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雍正王朝》中胤禛追庫銀失敗,康熙評價"你這人一向以精明自詡",是什麼意思?你怎麼認為?

璀璨我心說: 精明二字,不是似乎有譏諷之意。 而是就是有譏諷之意! 這是絕對的。 《雍正王朝》中胤禛追庫銀失敗…

璀璨我心說:

精明二字,不是似乎有譏諷之意。

而是就是有譏諷之意!

這是絕對的。

《雍正王朝》中胤禛追庫銀失敗,康熙評價「你這人一向以精明自詡」,就是諷刺的意思。

康熙對胤禛實在太了解了。

他們是親生父子,如同一個人那麼親密。

兩人是真正意義上的父與子。胤禛是康熙的兒子。

康熙是看著胤禛長大的。對胤禛的一切了如指掌。

康熙能不了解胤禛嗎?那肯定了解胤禛了。

四阿哥胤禛是一個鐵面無私,辦事盡心盡力毫不顧忌自己的得失的人。

這一點,康熙是非常滿意的。因此也就對胤禛被加讚賞。

因而,康熙也就經常讓胤禛為他分憂解難。

而胤禛又才能非凡,為康熙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深得康熙讚許。

可是,追查國庫欠款的這件極其重大的差事,胤禛也確實是辦砸了。

所以,《雍正王朝》中胤禛追庫銀失敗,康熙評價「你這人一向以精明自詡」,是有譏諷之意。

步武堂說:

電視劇《雍正王朝》當中,由四阿哥胤禛牽頭辦理的追比國庫欠款的差事,最終其實是真的辦砸了。

四阿哥胤禛不僅是沒能追回多少國庫的虧空,反而挑起了皇子之間,以及朝廷文武大臣之間的矛盾,甚至是逼死了康熙的莫逆之交的老臣魏東亭。

更嚴重的是,這個差事辦下來,四阿哥胤禛就真的成了一個「刻薄寡恩」的冷麵王,一個徹頭徹尾的「孤臣」。同時康熙對四阿哥胤禛的看法也開始頗有微詞,那一句「你這個人一向以精明自詡」,透著康熙對四阿哥胤禛的蔑視和不滿。

康熙的不滿,只是告訴胤禛,這一次你的精明用錯地方了。對於四阿哥胤禛鐵面無私,辦事盡心盡力毫不顧忌自己的得失,一心為自己分憂解難,康熙還是非常滿意的。

其實,四阿哥胤禛所追求的應該就是這樣一個效果,不惜把自己也搭進去,讓康熙看看在追比國庫欠款這個關係到江山社稷的安危的大是大非面前,所有的人都是如何表現和表演的,最重要的是太子的表演。

當然,四阿哥胤禛在追比國庫欠款的差事上,肯定是用力過猛,並且發力點和目的都不是奔著「收回國庫欠款」的目標去的。胤禛的這個心思,康熙是看清楚了。

早在四阿哥胤禛在康熙面前主動請纓「追比國庫欠款」並表態「大不了當一個孤臣」的時候,大概康熙就很清楚,胤禛是奔著「捅馬蜂窩」去的,所以,他沒有同意胤禛提出的讓十三阿哥胤祥幫自己辦理追比國庫欠款的差事的請求,反而提醒胤禛「聽說你帶回來了一個'孤臣'?」——他說的那個孤臣就是田文鏡。

康熙的意思很清楚,你想幹什麼我很明白,但不能拿十三阿哥胤祥當槍使,當墊背。你帶回來的那個田文鏡可以。其實,無論是康熙還是胤禛都知道,國庫的錢款要想追回來實在是太難,但是不追,就會越來越嚴重,國庫永遠虧空,最關鍵的是由此造成的「吏治腐敗」和不把江山社稷當回事的風氣是康熙更擔心的。

同樣,四阿哥胤禛也很清楚追比國庫欠款的差事絕對是一個「費力不討好」的差事,辦好的可能性很小,得罪朝廷上下大批官員乃至皇親國戚幾乎就是必然。但他的師爺鄔思道告訴他:正因為如此,這個得不到任何好處反而會給自己樹立眾多敵人的差事,才是需要胤禛拿出勇氣來承擔。

因為和得罪所謂朝廷群臣比較起來,得到康熙的認可,甚至是信任,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向康熙表忠心的機會——苟利社稷,雖千萬人吾往矣。而康熙看上的正是這一點。

所以,四阿哥胤禛在追比國庫欠款的這件事上所採取的就是「堅決不妥協,不讓步,不留情」的極端手段,這個手段的急先鋒就是那個胤禛從揚州帶回來的「孤臣」田文鏡。

田文鏡的性格就是一根筋,不僅如此,這位非進士出身的官員,儘管是盡心盡力,清正廉潔,嫉惡如仇,但是依然得不到哪怕是「清流們」的認可,所以,田文鏡對於「清流集團」沒有任何好感,借著催還國庫欠款用盡挖苦刻薄和誅心的語言和態度極盡羞辱為了「合群」只欠一兩銀子的老狀元就不奇怪了。

田文鏡非常清楚他的主子胤禛在追比國庫欠款差事當中給他巨大的權力的用意,所以,幾乎所有的「得罪人」的事,所有「背罵名」的事, 所有「當惡人」的事基本上都有他一人來做,他的這種做法甚至是引起了十三阿哥胤祥對他四哥的不滿。

但是,胤禛沒有料到的是兩件事,正因為這兩件事的發生,才導致胤禛追比國庫欠款的差事最終不了了之,相當於追討失敗,儘管這在胤禛的意料之中,但是田文鏡的被撤差並攆出京城,以及康熙的那句「你一向以精明自詡」的評語,讓胤禛也感到沮喪。

第一件事,就是康熙的髮小,老臣魏東亭因為欠國庫巨款無法清還而四阿哥胤禛限期還款(不還就抄家)毫不留情的強硬態度,把魏東亭逼到了絕境,他不願意給康熙添麻煩,更不願意讓康熙丟臉,所以選擇了自殺,打算「一死百了」。

對於魏東亭之死,康熙很心痛,他非常清楚魏東亭所欠國庫銀兩的重要原因是自己幾次江南之行魏東亭因為接駕花費過大。他覺得這個四阿哥胤禛在追比國庫欠款的差事上太過操切,太過鐵面無私(沒有人情味),並且發力點(拿魏東亭開刀)是有問題的。

第二件事是康熙因為魏東亭之死以及朝中的老臣們為此產生的針對四阿哥胤禛的追比國庫欠款的「嚴酷無情」產生的嚴重不滿,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一方面通過動用自己的「私房錢」替那些老臣們還款,另一方面想通過太子胤礽告訴胤禛,不要過於操切,要穩當些,避免矛盾激化。

但是,太子胤礽卻借著康熙讓他過問一下這個事情的機會,當了一次老好人:他一方面阻止了康熙替老臣們還款,另一方面宣布可以暫緩還款(以兩年為限),其實這就相當於「釜底抽薪」,無論是康熙下決心借著這個國庫欠款「整頓吏治」,還是四阿哥胤禛想「六親不認」的逼所有人表演,都在這「兩年為限」的面前「灰飛煙滅」,所以,康熙也只能感嘆「兩年,還能說什麼呢?」。

儘管追比國庫欠款的差事不了了之,但是康熙卻必須要做兩件事 。

第一是通過罷黜田文鏡並貶到陝西當個小知縣來平息胤禛因為「六親不認」導致朝廷上下的文武大臣的不滿情緒。這似乎是在當初就已經想好了的事情。

第二就是康熙必須要給胤禛一個教訓,他對胤禛選擇魏東亭作為發力點並由此逼死魏東亭這件事是非常的不滿意,他從胤禛的這個舉動上看出了胤禛不惜綁架自己也要捅馬蜂窩的心思,而康熙並不是很贊同胤禛的做法。

所以,康熙在處置了田文鏡之後,立刻就當堂點出幾個個欠款不還的大臣並很清楚的指出其欠款不還的惡意,以及拿國庫銀兩謀取私利的惡行,並當場拿下。

康熙此舉告訴胤禛,我知道的你會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拿魏東亭開刀,自己好好想清楚。

康熙告訴四阿哥胤禛:你這人一向以精明自詡,這一次卻該查的沒查,不該查卻往死裡查,弄得不該死的死了,該辦的沒有辦。

胤禛十分惶恐,但是,康熙並沒有繼續深究,只是點到為止,看見胤禛有了惶恐的態度,也就「雷聲大雨點小」的對胤禛「罰俸一年」——這就相當於「不賞不罰」。

其實康熙還是獎賞了胤禛的,但這個獎賞是通過提拔重用年羹堯來體現的。

通過對田文鏡的罷貶來對胤禛進行「警示」——辦事不要過於操切,心態不要過於陰暗。

通過對年羹堯的升遷來對胤禛進行「肯定」——讚賞敢於做「孤臣」的決心和膽量,欣賞「為君分憂」的態度和行為。

康熙的水平真的很高。

聞學天史說:

《雍正王朝》中,胤禛在戶部追繳過程中,輕敵冒進,一桿子把「馬蜂窩」給捅了。不僅沒能追回戶部的虧空,反而逼死魏東亭;堂堂皇子在大街買家當;一幫官員甚至跑去向康熙喊冤。康熙乍一看,再不出來收拾,恐怕就要引起朝廷動蕩不安了。由此康熙對胤禛的表現頗有微詞,那一句「你這人一向以精明自詡。」既是透著康熙對胤禛的蔑視,更是隱晦對他的提示。

胤禛追繳戶部欠款的過程

戶部欠款的形成,按照鄔思道的分析:一類是生活困苦,無奈而借;二類是不安於現狀而借;三類是跟風而借,唯利是圖。在鄔思道看來,第三類人是追繳的重點,康熙真正要查的也是他們。

但胤禛並沒有採納鄔思道對三類人的分析,而是一窩蜂的要求全部還錢,上至皇子貝勒下到文武大臣,只要欠款無論隱情全部限期還款,這個差事辦下來,得罪朝上一眾官員乃至皇親國戚,還逼死了魏東亭,大家眼裡的四阿哥胤禛就是個「冷麵王」,就連十三阿哥胤祥都無法理解他的做法。

在追繳戶部欠款的最後一天,收回欠款的人也只有三成,四阿哥胤禛無何奈何,甚至對那些官員給出近乎央求的話,言外之意是:

「追繳欠款是最後一天了,我傷心的不是我這個郡王不保,是傷心朝中這麼多官員居然只有家而沒有國,只有自己而沒有朝廷,而你們這些飽讀聖賢書走進殿堂的,難道不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道理嗎?」

胤禛是經歷過江南籌賑,親眼目睹百姓的疾苦,憑心而論,太清楚國庫的錢糧的重要性了,難道這些朝廷官員不懂?他們當然懂,能當官的都不是「豬腦子」,只是就如康熙所言「他們將這個國家當成了皇帝自己的國家」而已,認為「能佔就佔,能貪就貪」才是真正的識時務。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道理,哪個官員不懂?可這張皮不被扯下來,這些毛壓根不會在乎。所以這些官員對胤禛的話根本不當回事。

在胤禛主動接手追繳戶部欠款時,他就表態「大不了做一個孤臣」,康熙也贊同他做「孤臣」,但是胤禛沒有真正領會「孤臣」的意思,追繳戶銀前康熙就和胤禛說了自己的想法,所謂孤臣,胤禛理解為孤家寡人,做事只講理不講情面。而康熙囑咐「孤臣」是指不追求名利、不趨炎附勢的人,有自己思想和個人操守。

而胤禛就是因為得了康熙「孤臣」的囑咐,才會一往無前始終讓人還錢,因為他覺得自己總站在有理的這邊,這才逼著老十胤䄉當街賣家當,太子買官,魏東亭自殺。

或許從魏東亭自殺開始,就預示著追繳欠款一事不會成功,當初魏東亭所做的一切努力,先是找九阿哥胤禟借錢不成,胤禟在背後教唆和推動下,魏東亭又去找與胤禛交好的十三阿哥胤祥求情。可惜胤禛在「孤臣」路上越走越黑,直接迴避了老十三,胤禛頂著孤臣的名號,幾乎將朝上一眾大臣都得罪了。如此一來,真的快成孤臣了。

如果胤禛當時對鄔思道的分析,好好收集情報,就能對追繳戶銀一事有個大概章程,就不至於眉毛鬍子一把抓,導致自己最後幾乎沒落下什麼好處,結果還被欠款官員們嘲笑,嘲笑胤禛面對「法不責眾」的無何奈何,挖苦胤禛小題大做,在慶幸自己能光明正大拖欠國庫欠款,就算主動站出來還款的,也是康熙從大內拿出來的銀子。

行文至此,不由想起崇禎皇帝的嶽父,周皇后的親爹周奎,這貨如意算盤打得叮噹響。李自成大兵壓境,崇禎皇帝被迫無奈,讓嶽父周奎捐助五千兩白銀資軍餉,周奎倒好,向女兒周皇后借了五千兩,然後拿出三千兩「捐獻」朝廷。一番操作下來,周奎反倒掙了兩千兩,朝廷有這樣的重臣,大明王朝有這樣的國丈,大明不滅才是天理不容。

為此,康熙讓太子出面指導一下追比工作的注意方式方法,沒想到太子這時候卻扔出這樣的一句話:「慢!這些老臣的錢一文錢也不能收!」

四阿哥胤禛詫異看著太子,滿臉都是委屈……

太子胤礽給出三個理由:

第一,堂堂「康熙盛世」,追個債弄得眾心惶惶的,皇子叫賣家當、官員自盡,這有損朝廷的顏面。

第二,應該換個還款的方式,到目前追回的款項只有三成,有必要酌情處理,延期、分期還款。

第三,這些老官員的錢更不能收了,因為是皇上從大內拿出來的銀兩。

接著太子胤礽給出「兩年還清」的方案以後,眾官員高呼「太子聖明」,太子賺足了人望,收盡了人心。康熙苦心安排的一場整頓吏治的大戲就此草草收場。而一直費心費力追繳欠款的胤禛,則孤身一人站在院子裡,委屈到極點。

只是,胤禛的委屈才剛剛開始,後面還有更大的委屈!

康熙評價胤禛「精明自詡」,隱藏何意

第二天,康熙召開了一場大型朝會,康熙對太子的決定給予評價:兩年還清欠款,都說兩年了,朕還能說啥?到目前為止,追回的欠款不到三成。

康熙的意思很明確:雖然太子胤礽的決定不太滿意,但目前弄成這局面,還有啥辦法呢!這句話雖是批評太子胤礽,但實際是將最終責任歸結到了四阿哥胤禛的身上。胤禛的委屈,又追加了一層。

胤禛的錯誤就是這次追比欠款啟用了田文鏡,此人剛正不阿,不近人情,甚至可以說尖酸刻薄、不善變通,徹頭徹尾的「孤臣」。在災情的時候,直接頂撞官員的做法尚且有效,幫助胤禛順利完成了籌賑。

不過這次追比戶部欠款,胤禛再次讓田文鏡出手,勢必適得其反,田文鏡並沒有量情度勢,在康熙看來田文鏡做得有點過了,當街頂撞皇子不說,還間接導致魏東亭自殺身亡,還因為一兩銀子羞辱老狀元。

前文也說了,無論是鄔思道還是康熙,其實都希望胤禛視第三類人為重點,康熙主要是想讓胤禛攪和太子胤礽和老八胤禩兩人的勢力,因為太子和老八是代表著欠款兩大勢力的集團,但胤禛名義上是太子的人,再加上太子之前給胤禛暫不追繳的名單,所以胤禛就沒有對這一派人過於追究。至於「八爺黨」則是滑不溜秋,胤禛一時間也抓不到把柄。結果,只能拿第二類人先開刀,也就是以魏東亭為代表的老臣。

站在幕後觀察的康熙,對朝廷的事一清二楚,要說康熙的情報確實做得很到位,大臣們的行為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若是差不多,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但是實在過分至極,才出來將大家都收拾。

而後,康熙皇帝也針對三阿哥胤祉借錢編書的行為予以了評價:「從康熙三十九年起,胤祉召集了一批飽學之士在編書,馬上可以完成第一部《佩文韻府》了,還準備編一部集古今於一體的大書,聽了不甚欣慰,所以經費是從大內撥款資助的,讓他把這件大事做完!」

雖然這句話是直面訓斥胤䄉的挑撥,但也是對胤禛當初讓胤祉還欠款時,說的那一句:「借國債著韻書,恐怕於國計民生裨益不大」,加上三阿哥胤祉那個明顯的輕蔑眼神,難怪胤禛臉上會露著些許尷尬。

可見,胤禛的情報工作確實做得不咋地,康熙指出鄧元芳、桑佩、塗倫生三人,批評胤禛:該辦的不辦,該緩的不緩,不該死的死了。也難怪康熙會說「你這人一向以精明自詡」,為何這次追繳欠款沒有做到量情度勢?

康熙評價胤禛「精明自詡」,其實是有兩層意思:既是批評胤禛能力欠缺,又是隱晦提示他沒做好情報工作,這次的追繳欠款,胤禛確實太草率了。之前康熙讓胤禛做「孤臣」,但並沒有讓他做一個孤立無助的人,胤禛將來或許要面對的敵人比如今狡猾百倍,這次康熙可以出面幫他收拾爛攤子,那麼以後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準呢,同時康熙也讓朝中官員領教了他的魄力。

最後康熙採取處置措施:處罰田文鏡,調離年羹堯,隱藏保護胤禛

在康熙命令圈禁胤䄉半年時,九阿哥胤禟立即趁機進攻田文鏡。康熙皇帝則給出了這樣的回應:

「田文鏡來了嗎?九阿哥說的可是實情?」

田文鏡給出「總是臣處事操切,任憑處置」的回答後,康熙皇帝則如此處置:把田文鏡調到陝西以知縣任職,限三日離京。

康熙對田文鏡的所在所為非常清楚,康熙這麼處置,很明顯,是在保護四阿哥胤禛!追繳國庫欠款追成這個尷尬局面,不能沒人站出來承擔責任,如果不處治田文鏡,就必須四阿哥胤禛。更何況,老十胤䄉已經被圈禁,如果胤禛這邊沒人受到處罰,勢力龐大的「八爺黨」豈能善罷甘休?

懲治田文鏡只能緩衝八爺黨的怨氣,自江南籌賑回來,已經明顯成為了眾矢之的,胤禛這次辦差,幾乎得罪了朝中一眾大臣,所以康熙將田文鏡拿出來當保護胤禛的盾牌,以緩衝老八他們的進攻。

這時候胤禩假意出來替胤禛說話了,康熙想要不處罰胤禛的結果等到了,順勢指出胤禛的「過錯」,並罰奉一年。罰奉一年對胤禛而言,還算個事嗎?

只是,趁著這個熱乎勁,胤禩再次舉薦年羹堯出任「四川提督」。老八為何舉薦年羹堯?其實有兩方面的考慮:一方面斬斷胤禛京中極為得力的臂膀。另一方面以賢能收買人心,樹立「八賢王」的形象。

就此來看,追比欠款一事,所有的功勞都被胤礽、胤禩爭了去,胤禛不但被「罰俸一年」,還從身邊抽走兩個得力幹將,表面上胤禛敗得一塌糊塗;實際上,這是康熙對胤禛最為有效的保護,最為理性的隱藏。

結語

其實,康熙評價胤禛「精明自詡」,一是確實對胤禛這次的表現透著蔑視和不滿;二是隱晦提示胤禛這次做事太草率,沒有做好情報工作,眉毛鬍子一把抓,導致形勢不堪一擊。以當前的形勢,康熙才痛快同意了胤禩奏請:將年羹堯調出京城。如果康熙不同意老八的奏請,他肯定不會罷休。到那個時候,不只是罰奉了,之前的為胤禛做的努力也會失去意義。因此只能讓胤禛徹底成為「光杆司令」,其餘皇子進攻自會暫時緩解。不得不說,薑還是老的辣!

—End—


飛鶴雲遊說:

竊以為:康熙的這句話有多層含義,既有肯定其目光如炬、心懷大局、敢於擔當的意思,也有點撥其性情急躁、過於剛直、不善權變的意思。整體上說,康熙對雍正敢於擔當、甘做孤臣的品格是肯定的,這也是後來之所以把大位傳於雍正的原因。皇帝為什麼「稱孤道寡」,就是因為皇帝不能有傾向性,更不能結黨營私。雍正剛登基那天晚上,鄔思道說得很到位,「皇帝無私事」。如果事實也如電視劇,那麼,從那個時候康熙就有培養雍正做孤臣的想法了。這無論是將來輔佐太子,還是由其直接繼承大位,都是必要的。

雍親王府說:

康熙評價雍正是「以精明自詡」,這是在肯定雍正辦事態度的同時,對於他辦事方法的批評。

雍正和十三爺胤祥江南籌款賑災,逼迫江南的鹽商富戶們捐款,幫助康熙解決了朝廷所面臨的眼前危機,也將這次的災情順利的渡了過去。而雍正也憑藉江南此行的功勞,被康熙加封為雍郡王。也正是因為雍正很好的完成了這次籌款賑災的任務,並且在期間便顯出了極強的原則性和辦事頭腦,才為康熙所賞識信任,進而將這次追比戶部欠款的任務交給了雍正。

可是雍正太過於看中康熙對於他「孤臣」的希望和要求了,只想著追款,而忘記了康熙的「仁心」和他一直崇尚的「聖人恕道」。

雍正接上了追比戶部欠款的差事之後,隨即帶著田文鏡和年羹堯進駐戶部,在幾乎沒有任何策略和方法研討的情況下,馬上開始了追比工作。

如果雍正能夠靜下心來,先對宗室和官員的欠款情況進行調查,就可以將所有欠款的官員按照鄔思道的提示劃分為三類:


第一類,就是確實因為俸祿不高,而自己又不肯貪腐,迫於生計造成了虧空。隆科多就是這樣的典型。

第二類,就是隨波逐流,將向戶部借款視為與朝臣站在統一戰線上的行為。老狀元陳文勝就是這樣的代表。

第三類,就是借錢挪作他用的。這樣的情況有很多,三阿哥胤祉借錢為了修書,十阿哥借錢是為了蓋戲樓,魏東亭借錢是為了填補為朝廷支出的窟窿,桑配,圖倫紳、鄧元方等人則是借錢當做本金去賺錢盈利了。


這些人當中,向桑配,圖倫紳、鄧元方這樣的人是典型的欺君罔上,罪不容誅,如果雍正早一點察覺他們真是借錢目的就不會讓他們如此逍遙橫行;對於魏東亭、三阿哥胤祉這樣的,確實借錢有難言之癮的,也沒有及時的了解反饋,區別對待;而田文鏡對於老狀元陳文勝近乎於羞辱式的逼債,讓這些隨大流借錢的人也產生了極大的抵制情緒。

可以說,正是因為方法上面的錯誤,不僅沒有讓雍正在追比戶部欠款上沒有取得很好的成績,反而卻造成了影響極壞的事件發生。

魏東亭自殺身亡、老功臣到康熙那裡苦難求情、十阿哥又帶人當街變賣家當,這些都讓朝廷和康熙的顏面掃地,而欠款卻沒有真正的追上來。更為關鍵的是,雍正在不調查清楚背後利益關係的基礎上逼迫太子黨手下的黃體仁、肖國興等人還帳,直接導致了太子胤礽賣官鬻爵的事情發生,直接牽動了朝局的發展。

所以,這才有了康熙對於雍正的那段評價:


你這人一向以精明自詡,這一次呢,該查的,該追的,都查了嗎?有些可以緩一緩的,你卻不會量情度勢,弄得不該死的死了,該辦的沒有去辦。


康熙在評價雍正是以「精明自詡」的同時,也是將矛頭直接指向了太子胤礽和八阿哥胤禩。

康熙對於太子在這次追比戶部欠款前後的表現是非常失望的。

太子一年四萬兩的體己銀子不夠花,還要到國庫借錢,成為這次戶部欠款的最大欠債人,為了填補上這個窟窿,又不惜賣官鬻爵,籌錢還債。之後更是提出了分兩年還款的提案,將康熙的計劃徹底打破。

康熙本來是想指望著雍正通過這次戶部欠款的追繳,充實國庫已備不時之需,但是太子的行動非但不是對於康熙的支持,反而成為了雍正追比欠款的掣肘。特別是最後提出的兩年還清的方案,讓康熙之前寧可自討腰包,也要讓國庫充實起來的舉動徹底成為了雞肋,雍正這麼多天來苦苦相逼的成果也隨即付之東流,國庫還是依然的空虛,王朝依舊面臨著危機,而太子的行為和舉動要承擔極大的責任。

對於八阿哥胤禩,康熙對其不僅僅是失望,還有極度的厭惡。

戶部落下如此的虧空,誰是第一責任人,必然是之前主管戶部的八阿哥胤禩。

而康熙追比戶部欠款的開始,八阿哥就是採取了一種典型的「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首先是辭掉了戶部主管阿哥的職務,用這樣推卸責任的方式掩蓋自己的錯誤;之後便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不去協助雍正追比欠款,挽回自己的過失,而是用挑破離間的方式來繼續製造著矛盾;而對於自己下面的官員和十阿哥等人也不去積極勸阻還款,反而出現了皇子和百官當街變賣家當的鬧劇。

可以說康熙將這一切都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因而在批評四阿哥同時,對於八阿哥胤禩也充滿了憤恨和厭惡之情,儘管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康熙已經確定不會將八阿哥作為自己的繼位候選人了。

歷史挖坑機說:
  • 康熙皇帝說四阿哥胤禛這些話,是在電視劇《雍正王朝》第六集。說這些話的時候,是因為四阿哥胤禛牽頭辦理的追比國庫欠款的差事,最後由於太子的昏頭作出了兩年還清的決定,因此一場轟轟烈烈的追比欠款的運動失敗了。
  • 而這次失敗讓康熙非常失望,不但是對太子的失望,還包括對四阿哥胤禛,八阿哥胤禩等諸位皇子。康熙的失望有三條原因

1)對皇太子的失望,沒有心中主見,不知道什麼是治國。

韓非子有句著名的論斷:「臣制其財,則主失德」。如果一個國家的皇帝失去了對財權的控制,那麼就會變成無德之人。說白了就是不能帶給下面的人好處,那麼人心也就散了。

而國庫裡沒有錢,對一個國家來說基本上就是破產的徵兆。因為很多事情做不了,很容易引起天下大亂。康熙看到了這一點,四阿哥胤禛也看到了這一點。但太子卻沒看到這一點。

所以追比國庫欠款十萬火急,是頭等大事。相對於死幾個官員來說,天下百姓不反,有飯吃才是根基所在。官員死了沒關係,總會有人補上。這一點太子沒看明白。

所以對康熙來說,一個帝王首先要明白,做任何國家大事,沒有錢是做不成的。而國庫裡沒錢,太子竟然在追比欠款的關鍵時刻制止了,這樣的太子根本治理不好國家。

2)對四阿哥胤禛辦事缺乏手段的不耐煩。

這時候的康熙還是心向太子的,至少心裡還是想把太子培養出來。所以對於四爺還沒那麼看重,只是覺得老四是個做事的人,但手段過於單一,就知道用權力威逼。沒把事情辦好。

所以康熙皇帝很不耐煩,認為這些事情還要我來教嗎!所以現場就露了一手。先是桑佩借了10萬兩銀子放債。康熙對此事早已知曉,他沒有下手的原因是,要讓老四去處理。結果四爺壓根就沒有往這方面努力。

還有圖論升、鄧元芳借國庫的錢做生意。每次都有1萬兩的收入。但要帳的老四還是不知道。所以康熙才表達對老四的不滿。說老四是「自詡精明」。

康熙一出手就把欠帳的分成幾等。第一等,就是真窮的,借了一點銀子,可以緩緩。第二等,是皇子,實在弄不動康熙會下手。所以康熙把老十圈禁宗人府就是給老四看。第三等,才是老四真正要把錢弄出來的,就是這些貪官汙吏。

對康熙來說,貪官汙吏的欠款最好要回來啊,因為他們做了很多見不得人的事,只要想查,渾身上下都是把柄,老四竟然不會利用,還把事情辦的這麼艱難。所以康熙這是敲打老四,並且給老四做示範。告訴老四,利用手中的權力威逼,那是「傻大粗」,高手要學會用手段,傷人於無形之間。

所以康熙對老四還是比較滿意,就是對他的蠻幹有些不滿。現場示範,手把手教。老四學的很快,後來《百官行檔》的時候,老四展現出來了卓越的手段,讓康熙很滿意。

3)對老八的強烈不滿!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康熙對老四沒有抱什麼期望,倒是對老八期望非常大!老八號成八賢王,在皇子當中又非常會處關係,有領袖氣質。老九,老十,老十四都對老八俯首聽命。

按理來說,在這次追比欠款中,老八應該看的很清楚當前的局勢,至少應該幫老四一把。讓老九老十把欠的錢還了,起一個模範帶頭作用。這也讓康熙另眼相看。因為追比欠款事關大清生死存亡。

但讓康熙大跌眼鏡的是,老八不但不幫忙,反而指使老十大鬧了一翻。追比欠款是老四在辦差,老四是為國做事,而老八卻堅定拆臺。完全沒有一點是非觀!這讓康熙非常失望。

也就是從這一次起,老八在康熙的心中就是一個結黨營私的小人。沒有一點是非觀和大局觀。所以康熙非常憤怒,當場圈禁了老十,給老八警告。

另外在說老四「自詡精明」的時候,未嘗不是說給老八聽,你老八那麼聰明的人,怎麼就看不到大局,就看到一些蠅營狗苟的東西。算什麼賢王,算什麼精明。

綜上所述:這一次國庫追比欠款的事情,康熙本來自己可以搞定。但他卻沒有做,而是讓皇子做,他在旁邊看戲。本來他就對太子不滿,所以太子的表現並沒有引起康熙的格外注意。

所以當康熙看到太子的表現之後,沒有絲毫奇怪,這本是在意料之中的。

對老四也沒有多大的吃驚,只是覺得老四的辦事方式單一,沒有手段,不知道自己的主攻對象。而是眉毛鬍子一把抓。所以現場示範,教老四做事。

但對老八是非常失望,看似老八沒什麼損失,但這一次卻是康熙對老八考驗,老八連一個小考都過不了。受苦受累的事老四在做,老八隻負責敲一下邊鼓,就這還弄砸了。所以說康熙說「自詡精明」,其實是一語雙關。可惜老八從頭到尾都沒有聽明白!

吃睡槍槍說:

江南籌款,胤禛幾乎是一分錢沒花,籌到了款,壓住了災區的形勢。

事後太子爺怎麼說的?先象徵性誇了一句,開始說他辦事不力,沒以德服人之類的。康熙聽了一愣,立刻用天津桂順齋的沙琪瑪打岔。

康熙封胤禛為郡王其實就已經是表態了,太子居然還是這麼句話,也難怪這胤礽的太子當不下去。他難道忘了,胤禛那會兒是誰的人?

追比欠款,暴露了老八管理戶部卻縱容人借錢,太子身為儲君,卻大手大腳揮霍。其他皇子,哪怕是沒借錢的九爺,來源也是任伯安這類贓官。

這真是追比欠款這麼簡單嗎?明顯是大清朝的根本性腐敗!和皇子們牽連的如此深,太子帶頭欠款和賴帳,老皇帝怎麼想?多麼失望?

此外,雍正剛剛升為郡王,其他幾個皇子能不眼紅?怎麼可能幫他?此外,就一個剛跟來的田文鏡在跟著努力收拾,是因為大家基本上都在欠錢。康熙發落了三個官員,是因為他是皇帝,信息渠道肯定是強於胤禛的。胤禛不知道,太正常了。

所以,胤禛這一下看似莽撞,其實順利的暴露了太子和老八的惡劣行徑。一個沒管好錢,水災拿不出錢。一個身為儲君,居然監守自盜。胤禛用一句輕飄飄的「自詡精明,罰俸一年」的批評,達到了老八努力多少年沒達到的目的,暴露出太子的朽木不可雕!

皇帝心裡有數,這裡必須是罵一通的。不然,底下的大臣們這口悶氣也過不去,這幫人,借錢了也理直氣壯,畢竟人數多嘛。

所以,貌似一通罵,其實是鬆動了太子和老八一儲一奪的格局,也是老四開始進入王儲潛在人選的開局。

刑部冤案之前,太子其實還有機會,可惜任伯安一事,老八和太子又一次失誤。太子居然要換人命錢,老八竟然連夜上密折捅太子刀子。兩者德不配位,均失去聖心。到此,九王奪嫡已經算是結束了。

因此,胤禛看似是一路靠著鄔思道分析籌劃,實際上思路一直非常清晰,包括刑部這個馬蜂窩,演的戲差點氣走了鄔先生。胤禛先是接了差事,又烤火泡涼水得病躲過去。一路上都是以小博大,順利的以很小的代價,逐步殲滅了奪嫡對手所有的有生力量。

因此,作為一個老練的職場人事,胤禛其實步步精準,把這群不識大體的兄弟們慢慢的淘汰掉了。

望圖生意說:

批評能力不足唄 還得歷練 微微批評 讚許勇氣可嘉,以後還想提高 還得跟著你爹學學 等待未來新任務 你爹帶你練級,可是 下一步 四爺兵出險著 刑部案子審理 直接大汗泡在涼水裡 製造個傷寒重症 橫空出世個弘曆 換了新玩法

正說清代十二朝說:

在影視劇中,出現國庫欠款的時候,康熙皇帝心中屬意的皇位繼承人仍然是太子胤礽,而非皇四子胤禛!

胤禛帶著胤祥在江南募捐,成功的解了朝廷的一次燃眉之急,被康熙皇帝讚許,也只是因為他辦事得力,真正的為朝廷做出了貢獻,這和儲君位置關係並不大甚至毫無關係!一直以來,康熙皇帝都知道胤禛是支持和擁護太子胤礽,屬於「太子黨」集團的成員之一!胤禛甘為「孤臣」的做法讓康熙皇帝看到將來太子繼位以後,能有這樣的臣子輔助而倍感欣慰!

追繳國庫欠款,胤禛的所為確實有欠妥的地方,一味按照自己的性子,按照「孤臣」的做法來辦事,不知道變通,不知道回還,又讓康熙皇帝對其不放心起來!所以,做錯要承認,挨打要立正!做錯了就是做錯了,當爹的訓兩句肯定沒好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034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