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你有向你提出奇葩要求的鄰居嗎?_奇葩鄰居怎麼對付

慧眼掘金者說: 我家老宅子的鄰居無理取鬧到我家搬離的地步,真是無奈。 我家的老宅子是祖上傳下來的,鄰居跟我母親…

慧眼掘金者說:

我家老宅子的鄰居無理取鬧到我家搬離的地步,真是無奈。

我家的老宅子是祖上傳下來的,鄰居跟我母親是遠房表親,我小時稱呼他為舅舅,我們兩家是一進院落,與另兩家隔一個曬場相鄰,兩家間還有幾個共用的天井,我小時候鄰居家母親在的時候,我們兩家關係挺好的,她母親作為我們家族裡的長輩,大小事,我父母都會跟她商量,平時兩家來往也挺多,特別我們小孩間玩的也很好。

自從鄰居母親去世後,他家接連發生了很多事,一是他跟老婆離了婚,二是他唯一的女兒出嫁到杭州,家裡只剩了他一個人,幾百平方的房子住了他一個人,似乎對他的性格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整個人變得刁鑽刻薄,特別是我結婚搬離老宅子以後,家裡只剩了父母,諾大的大宅院只剩了他們三人生活,再沒有了以前熱鬧的氣氛,陰森森的,沒有生氣。

我結婚以後,我們自己不做飯,一星期兩家老人家裡輪流吃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經常會聽父母說起鄰居無緣無故地找他們的麻煩,經常一點小事就指桑罵槐的,開始時我們勸父母,畢竟是親戚,他一個人生活,可能心理上比較孤獨,如果不是什麼原則性的事,不要去理他,更不要跟他正面衝突,父母也同意,畢竟他們做鄰居一輩子,也是從小玩大的,每次鄰居上頭時,他們就選擇出門或者到其他鄰居那裡串門。

也許是我家的忍讓縱容了他,不久,他就越來越過分。因為我們這條街的古建築被列入了政府的保護計劃,政府幾次派人過來測量面積,明確產權,然後我就聽到了鄰居奇葩的分割方案。

因為祖上我們是一家,我家位於與另二家相鄰的位置,中間有一間天井與另二家是有門的,平時一直封閉著,這次測量面積了,都跳出來說這個天井是共用的,開始另二家來跟我家吵,鄰居都站我家一方,引經據典說明這個天井是我們這一方的,後來另二家看歷史問題很難處理,慢慢不說話了。

沒想到的是,鄰居看另二家不說話了,他公開到處說這個天井他家也有份,祖上這個天井也是他家的過道,而且不止一次地找茬跟我父母吵,父母被他吵怕了,跟我一說,我也不了解幾十年前的事,只看這個天井位於我家範圍內,跟他家一點沒有交集,他如果要到這個天井去,必須經過我家客堂,覺得完全沒有道理,衝動下跟他也鬥了幾次嘴,更是激怒了他,有一次,他甚至趁我父母不在,用鋤頭把這個天井的幾塊磚挖了。

那天晚上,我正好去父母家吃飯,看到這個情況,感覺跟這樣的人吵也吵不出什麼結果,動手也不合適,畢竟他上年紀了,就跟父母商量,我們惹不起,就躲吧。

第二天,我就跑了幾家中介,買了套二手房,父母雖然不太願意,但是想想天天跟這樣的人住一起也太累,也就搬了出去。

自從我們走後,他就成了那地的霸主,我家的地板被他挖得不成樣子,門都被反鎖,我們自己的房自己進不去。

現在,我們搬離老宅子已經16年了,老宅子破敗不堪,幸好去年春節前正式跟政府籤約收購了,那個有爭議的面積政府還是列在了我家的名下,這位鄰居80多歲了,還是一個人住在那邊,因為他不肯在收購協議上簽字,後期我們也不知道會怎麼處理。

就事論事,我家是吃虧了,有鄰居說我家被這老頭趕走了,但是客觀上,正因為他無釐頭的作,我們反而享受到了房地產上漲的紅利,父母的老年生活,因為有了更好的生活環境,更開心,更舒適。

狀狀子說:

我花500塊在北二環租了個套一,對門鄰居是一個50多歲的大嬸,她特別熱情,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正當我覺得大嬸為人不錯的時候,她向我提了一系列的要求,相當「奇葩」,我差點連夜搬走。

畢業前,我們基本上都找好工作了,因為學校要求在新生開學前搬出去,所以,我們都在外邊租房。

2011年成都房價不高,租房也不算很貴,我平時在暑假打工,存了一些錢,交半年房租的錢還是綽綽有餘的。

沒辦法,我從小被教育要勤儉節約,懂得理財,所以自從上了大學,我基本上都是靠獎學金讀完大學的。

北門的房租是最便宜的,但是靠近火車站,也比較混亂。

為了安全起見,我在北一環解放路附近租了套一居室的電梯公寓,兩梯六戶,我租房的那家人常年在外地,見我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就把房租便宜了一些租給我,她有個要求就是,要保持房屋的乾淨,整潔。

房租每個月就轉帳給她,他們兩夫妻在外地做生意,一般過年會回來一次。

房東麗姐帶我去公寓,順便給我說水電氣怎麼處理,去公寓剛上電梯的時候,進來一個大嬸,看起來年齡約摸50歲左右,身材稍微發福,但是,看得出來她年輕的時候,應該很漂亮,她剛進來就咧開嘴笑起來。

小麗,很難得見你回來一趟。大嬸跟房東大姐打起招呼。

房東大姐只是點頭示意,也沒跟她多說,出了電梯,麗姐帶我看房,進了房子,我正關門,看見剛才的大嬸進了對面1號房。

麗姐說,對面那個大嬸,你可別和她走的太近,對你沒啥好處。

我沒多想,城裡又不像鄉下,一個村的人都認識,我和對面大嬸又不認識,談何交集。

確認好房子後,麗姐說有事就電話聯繫,第二天我把房租轉給她,她就去了外地。

本來以為和對面大嬸毫無交集,結果因為一件事,拉近了我和她的距離。

我上班的公司是朝九晚六,下班回來也很無聊,平時就刷劇,或者看看書,反正生活也很單一。

有一天,周六晚上九點左右,我剛洗完澡,就停電了,我透過窗戶看小區,外邊也是黑黢黢的一片,我猜想應該是小區停電。

我正感嘆電腦文件還沒保存的時候,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本來北門就比較混亂,我聽到敲門聲心裡緊張起來,大聲問,是誰啊?

是我,我是你對門的鄰居,今天物業通知停電,我估計你沒看到通知,我拿兩根蠟燭放你門口。

聽到是對面鄰居,我緊張的心一下子放鬆下來,我打開門時,她已經進屋了。

人與人好像就是有一定的緣份,以前我上下班怎麼也碰不到對面的鄰居。

經過送蠟燭這個事情後,我一周也能碰到她好幾次。

我覺得她除了健談外,好像也沒別的啥毛病,我想起房東麗姐見到她的態度就感覺到不可思議。

經過多次得接觸我才知道她姓徐,是成都本地人,家裡好幾套房,她也是城北的拆遷戶,還有一個兒子年紀比我大幾歲,在外地工作。

知道她姓徐後,我就叫她徐阿姨,她總是樂呵呵的,她現在是獨身一人,十幾年前和老公離婚了,孩子跟著她,她離婚後沒有再結婚。

有一次閒聊,她說,找老公千萬不要找長的好看的男人,你看不住的。

當時我一臉尷尬,鑑於她是長輩,我在一邊打著哈哈,也沒有多話,因為年齡懸殊大,我也不知道該反駁還是贊成。

她又繼續說道,我和前夫結婚就是因為他長得帥,拆遷分了房子後,他徹底就放飛自我了,我和他談戀愛的時候,我爸媽就反對,說他有一雙桃花眼,招女人喜歡。我偏不信,我就認準了他。你不要看我現在這麼胖,年輕時候,我可漂亮了。架不住豬想吃蘿蔔青菜,所以,我生了孩子後,心情極度鬱悶,人也胖起來了。孩子五歲的時候,就離婚了。

我訕訕地說,我現在只想搞事業,再說我也碰不到帥哥。

徐阿姨說,哎,你要是我兒媳婦就好了!

我真當她時一本正經地開玩笑,一笑而過。

我之前說過徐阿姨話健談,後來我發現她就是個話嘮,要是跟你聊起天來,簡直就是插不進去話,而且你還得陪著聽,她能一直找話題說。

因為熟絡起來的緣故,她有事沒事都找我嘮嗑,我理解,她長年一個人在家,她兒子我也沒見過,對他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在外地工作,好像挺能幹的。

徐阿姨是個很會做飯菜的人,而且也很節約,平時沒事就會拿個小鋤頭,去外邊種菜,有時候就能看到她提著土豆、萵筍之類的回來,還不忘給我一些,反覆強調這些菜都是綠色食品。

盛情難卻之下,我對她的好感又多了一些,在外邊打拼,難得有一些跟你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能時刻惦記你,幫助你。

我在想徐阿姨照顧了我不少,周六燉湯的時候還不忘分我一些,但是我卻沒有一次幫過她,沒想到就有一次,我幫了她的忙。

徐阿姨在我門口等著我,我看她跟著急,趕緊問她出啥事了。

哎,我兒子跟我QQ視頻,我不知道咋弄了一下就黑黢黢的啥也看不到,我這不就想到你是個大學生這些應該懂。徐阿姨著急地說道。

走,我去看看咋回事!

我第一次進她家,屋子乾乾淨淨,電腦在她臥室裡,臥室裡掛了一些照片,從幾歲到成年的都有,徐阿姨看我盯著照片。

就對我說,照片裡的人是我兒子,他所有得照片我都保存這,大了他幾套不愛照相了。

我怕她滔滔不絕起來,趕緊問她,電腦開了沒有?

嗯,開著呢。

我檢查了電腦,是攝像頭線掉了,所以視頻的時候是漆黑一片,我重新給她插上去,叫她開視頻看看。

我正準備走的時候,她拉住我說,你先等下,免得還是壞的。

我想反正一兩分鐘的時間無所謂,所以就陪著她,她打開視頻,一切正常。

兒子,你看這就是我給你說的那個女孩,人很不錯。

我總感覺怪怪的,聽她誇我,我也來不及多想,在一邊說,徐阿姨,你電腦沒事了,我先走了。

這個事情過去沒多久後,徐阿姨跟我提了一個要求,當時我就嚇了一跳!

那是中秋節的前一天,我爸媽都在外地打工,我回去也沒人,所以決定不回老家了。

徐阿姨知道我不回去,在中秋節那天,特意煮了兩個人的飯菜,叫我一起吃。

我推脫不過,就過去和她一起吃飯,徐阿姨做的飯菜真的是特別好,我在飯桌上直誇她,做菜的水準都達到廚師級別的了,比我媽強多了。

徐阿姨看著我,笑呵呵地說道,你要喜歡吃,我天天做給你吃!

那哪能行呢,我又不是您閨女!我隨口說道。

那當個兒媳婦也可以天天吃啊……

我當時差點就噎住了,心想徐阿姨還這麼幽默。

本來以為這事就翻篇了,我只當是個玩笑。

外一周後的一天,我剛下班,她就在門口了,她一把拉住我:

小薇,你覺得我兒子怎麼樣?

我說,大哥人不錯,工作也好,你培養了一個好兒子!

哈,我就知道你也喜歡他,喜歡他的女生可不少,我一個也瞧不上,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覺得你挺適合當我的兒媳婦。

徐阿姨,你開什麼玩笑。

我哪裡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我兒子你也看到了,我覺得你們真的很適合,你性格好,還在考公務員,這就是我理想的兒媳婦。

徐阿姨,我還要加班處理工作上的事情,有事以後說。

本來我以為她只是開玩笑說的事情,我完全沒放心上,誰知道她做了一件更讓我意外的事。

讓別人做她兒媳婦,甚至都沒通過她兒子,她提的這個要求,我只能用奇葩來形容,她兒子不知道找什麼樣的女朋友嗎?

周六的一天早上,我正在煮早飯,就聽到她在叫我。

我打開門,就看到門口站著幾個人,徐阿姨赫然在例。

她招呼著其他幾個人就進來了。

她們打量著我,笑著說,還真不錯!

徐阿姨說,你看我兒媳婦挑的不錯吧,我叫我兒子在國慶的時候必須回來和小也很見上一面。

徐阿姨拉著我的手說,小薇,國慶節你就不要安排其他事情了,到時候我們一起吃個飯,就算把這個事情定下來了。

她的幾個老姐妹兒也在附和道,你有徐阿姨這樣的婆婆,你不會吃虧的,她就一個兒子,長的不錯,而且以後她的五套房都是你們的,你還有啥不知足的,別人求都求不來。

說實話,那個時候的我一門心思都是在搞事業,崇尚的自由主義。眼看徐阿姨在搞事情,我真的慌的一匹。

這個時候我才想起麗姐的忠告,不要和徐阿姨走的太近!

誰能接受鄰居突然提出一個要求,讓你當她兒媳婦的要求。

後來,徐阿姨每天做好飯菜等我下班,有時候還幫我交個電費啥之類的,我給她錢她夜不要,還說都快成一家人了,大有趕鴨子上架之勢!

眼瞅著她提越來越多的要求,一個比一個難以接受,我內心無比煎熬,房租我才交了半年,想要搬走,好像也不太現實,這日子真的難熬。

我跟麗姐打了電話說了我當下的處境,意思是能不能看在我剛畢業又遇到這麼個事情的份上,把房租退我,我想搬家。

麗姐先是把我數落一番,你就是太單純,不聽勸,這個徐大姐不知道嚇走了我多少女租客了,下次我要租給男的了。

後來,我搬去了麗姐的另外一套房子,在東門二環路,那邊是二居室,她房租給我算的單間價格。

事情最終以搬家告一段落,後來我聽麗姐說,她又碰到徐阿姨,她還在跟麗姐打聽我的電話。

‬通過麗姐我才了解到徐阿姨為什麼提出要我當她兒媳婦這樣奇葩的要求!原因令人感慨!

‬徐阿姨離婚不只是因為丈夫花心,更多的是強勢,凡事必須自己做主,她年輕時候漂亮又強勢,所以離婚是必然的。

‬兒子是她一手帶大,以前談了女朋友,被徐阿姨幹涉太多,後來分手,她兒子受不了她要安排各種事情,一氣之下去了外地工作。

‬麗姐以前的女租客也受到了徐阿姨的熱情款待和提出當兒媳婦的奇葩要求,但是,也沒像對我這樣執著,後來,通過麗姐的轉述我才知道,我幫過徐阿姨很多忙,有時候還陪她聊天,我話不多,而且很節約,她覺得我會過日子,尊重老人。

徐阿姨的兒子也通過麗姐要到了我的電話,跟我道歉,他在電話裡說,徐阿姨年輕時候就是特別要強。他正談了一個女朋友,準備過年的時候帶回去,跟徐阿姨溝通。

其實,如果徐阿姨不固執己見,接受兒子談的女朋友,兒孫自有兒孫福,何必強加幹涉,有時候你覺得滿意的未必就是適合孩子的。

‬愛是寬容,不是約束,懂的放手也是一種幸福!

茶魚花香說:

對門的鄰居帶著幾個老太太堵在我家門口,不惜冒著觸犯法律的代價,只為了提一個奇葩的要求,我覺得這是我經歷過最奇葩的鄰居,至今記憶猶新。

為了有一個自己的私人空間,我在公司外面租了一套房子,房子面積雖然不大,但裝修的卻很別致,一室一廳,一廚一衛,能滿足日常所有需求,雖然房租貴一點,但勝在交通便利,上下班特別方便。

這是一個相對比較老的小區,也是第一批的拆遷小區,裡面住的都是方圓附近的居民,之前在這裡租房的同事特別多,但後來慢慢的就變少了,聽同事講,這裡面的居民對外來人員特別排斥,尤其是我們這種打工族,更是從心裡瞧不起,因此經常會受到鄰居們的冷嘲熱諷和特殊對待。

我找房子時也是猶豫了很久,對這個小區印象特別深刻,但絕對不是好感,我對它的印象都是從同事口中聽到的負面新聞。但房子對我來說只是晚上休息的一個地方,只要自己不去招惹別人,應該就不會遇到特別為難的事情。

房子是一梯兩戶,門口位置特別寬敞,對門住的是兩位老人和一個孩子,孩子的父母都不在家,由爺爺奶奶照顧。他們的門口擺了兩個鞋架,鞋子丟的到處都是。還有一箱玩具,拆的七零八碎的,門口的牆壁上也畫著亂七八糟的各種圖案,足見這個孩子的調皮。

有一天晚上我剛下班回來,就聽到一陣敲門聲,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對門的鄰居老太太,她笑著對我說,她正在炸魚,油不夠了,來不及去買,問我家裡有沒有油?恰好我剛買了一桶玉米油還沒打開,就拿給了她,她興高採烈的接過來走了。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她又來敲我家的門,她把剩下的油還給了我,5升的油已經見底了。還不待我開口,她就一陣抱怨,早知道是玉米油我就不用了,我們家只吃花生油,這種玉米油我們從來不吃,這油質量太差了,還沒用就見底了,一點都不香,浪費了我好好的一盆魚。

我聽了一陣無語,玉米油我是提前告訴你的,我選擇玉米油是因為它比較清淡,做出來的菜不油膩,並不是因為它質量差,5升油都不夠用,你家炸的是鯨魚嗎?

她氣衝衝的走了,我也氣的不行,好心還遭來一頓抱怨,做個好人太難了!

過了沒多久,我家裡養的一盆花生病了,我給它噴了點藥,但這種藥是治療植物黃葉的,對人體沒有任何傷害。考慮到樓道通風比較好,我就把它搬到了門口,還專門寫了個牌子做提醒。

那天下班剛到家門口就看見鄰居家的小孩兒在往我的花盆裡撒尿,老太太就在旁邊坐著看。一股尿騷味迎面撲來。我是個愛花之人,看到自己的花遭此待遇,心疼的不得了,等我過去的時候,他已經尿完了,我就隨口說了小孩兒兩句。

這下那老太太不樂意了,衝我一頓吼:孩子尿花盆裡怎麼了?這是在給花施肥,你別不知好歹!

得了,我不知好歹!跟這樣的人多說一句話我都覺得是多餘的,我回屋拿來了鏟子和新的花土,給這盆花把土壤全部換上了新的,待味道散去後,我端著花盆回了屋裡,後面還傳開了老太太的冷嘲熱諷:真是不知好歹,一個窮打工的,這麼矯情!

在我的精心照料下,這盆花成功緩過勁來了,我也鬆了一口氣,從那以後,再也不會把花盆放外面了。

有一次周六早上,我本來想著睡個懶覺,可是門外的打鬧嬉戲聲把我吵醒了,偶爾還有腳踢到門的聲音,我仔細一聽就知道了,一定是鄰居家的孩子在門口玩耍。於是翻來覆去再也睡不著了,起來吃了點東西,可是門外的動靜越來越大。經過多次發生的事情,我知道鄰居老太太是個不講理的人,我懶得和她們理論,電話約了個朋友,就準備出去玩。

一切收拾妥當就準備出門,可是我剛打開門就被迎面而來的水淋了一身,原來是那個孩子在玩水槍,一管子的水全都噴在了我的頭上,順著頭髮往下流,滿身都是水。

我又驚又怒,那個老太太自知理虧,二話不說,領著孩子就回屋了。

我回屋重新整理了一下,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就出門了。路上我和朋友說了這件事,朋友也氣的不行,讓我當天就搬走,先去他家住幾天,可是我的房租還沒到期,搬走也不會退房租的,何況還有押金呢?我決定等房租到期立即就搬走。

就這樣又過了兩個月,我的房租也快到期了,這段時間讓我見識到了我的鄰居有多奇葩,然而讓我沒想到的是奇葩的事情還在後面。

一個周末的下午,我正在睡午覺,忽然又傳來一陣敲門聲,伴隨著還有那個老太太的催促聲,聽到她的聲音,我本來是不想開門的,可又怕她有什麼急事,權衡再三還是打開了門。

老太太看我開了門,直接開門見山說道:樓梯照明費,一個月50,你家還沒交,你住了8個月,一共400元,給我就行。

聽到她這麼說,我直接樂了,簡直是笑話,我對我們小區的物業費還是了解過的,每平方1.5元,另外還有0.5元是小區垃圾清運費用,公共場合照明費用,公共設施日常維護費用,一共2元一平方,除了正常水電費外,我還每個月按時繳納120元的物業費,這會兒竟然問我收樓梯照明費用?即使收的話也應該是物業來收吧?

她被我反駁的啞口無言,說就是物業讓她來收的。我沒有理會她,直接關門回了臥室。她在門外氣急敗壞的踢我家的門,還口出狂言讓我好看。

過了一會,敲門聲又起,而且聽聲音,外面絕對不止一個人,我怒火中燒,這不欺負人嗎?一味的忍讓並不是我害怕你們!

我打開門就看見一群老太太擠在我家門口,七嘴八舌議論紛紛,為首的正是我家對門的那個老太太,她指著身邊的五六個老太太趾高氣昂的對我說,她們都是我們這棟樓的物業代表,現在就差我家沒交樓梯照明費,讓我趕緊交,否則今天別想出門!

我一聽,頓時笑了,我對為首的老太太說,你這是威脅,是犯法的,我現在報警的話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這群老太太還在硬撐著,但口氣已經明顯降了下來,看來今天想善終是不可能了,而且這種小事我也沒想著報警。

於是我給房東打了個電話,把事情說了一遍,結果房東直接說了一句讓我很無語的話:400塊錢又不多,你就給她們吧!

我想想就明白了,房東和她們都認識,肯定更加向著她們,指望他肯定是不可能了!

這群老太太們聽到房東的話,一個個更加囂張了,似乎今天這錢我非拿不可!

看著她們那幸災樂禍的表情我一陣反感,別說400塊,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你們!

我又打電話給物業,說明了情況,從物業人員的口中不難聽出,這件事情他並不知情,但又不敢私下定論,只回復一句話:物業周末不上班,周一再處理!說完就要掛我電話。

我直接對物業說了一句話:這件事情已經嚴重影響我的生活了,如果你們不處理,我只能請警察同志來處理了!

聽到我提警察,物業那個人明顯慌了,答應我馬上安排人過來處理。

半個小時後,物業的人終於來了,一起過來的還有我的房東,看來他們已經提前聯繫過了。

房東把我拉進屋裡一個勁的給我解釋樓梯照明費的問題,物業人員在外面和老太太們溝通。其實沒什麼可講的,樓梯照明費我承認存在,但是已經包含在物業費裡面了,想讓我交雙份,是絕對不可能的!

雖然這400元錢就這麼不了了之,但這樣奇葩的鄰居讓我特別心寒,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是一天也不想在這裡待了,第二天我就搬走了。房東不僅全額退還了我的押金,還退了我剩餘的房租,而且額外又給了我200元錢,作為搬家車費。

這是我第一次聽說樓梯照明費,一直到現在我都再沒有聽說過。後來我上網查了一下,這個費用是包含在物業費裡面的,按照物業綜合服務費的範圍,實際已經包含了樓道的公共照明費用。如果物業公司收取了物業綜合服務費,就不得再收取公共照明、消防設施、景觀水系、監控系統、單元門禁等設施設備運行維護費用。除非業主與物業籤訂合同,雙方約定這部分費用單獨交納,否則不能額外收取。

胡楊森林說:

有,鄰居向我提出的要求不但奇葩,而且很過分。

這事發生在今年冬天。

有天晚上,我們一家人剛想上床睡覺,忽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半夜三更的,弄得我心裡「咯噔」一下,還以為是我媽出事了呢!

我媽一直和我弟住在一起,快80歲的人了,腿腳不好,有風溼性關節炎,走路、上廁所都擔心她會摔倒。

於是趕緊看了看手機,手機是開著的,沒關機,要是我媽有事,我弟他不會半夜三更來敲門,會用電話聯繫我的。

既然我的手機沒關機,那一定不會是親戚朋友,打電話比上門方便多了。

那麼,會是誰呢?

帶著疑問,我問了聲:「誰啊?」

一個女人的聲音回應說:「是我。」

「你是哪位?」

「你家樓上的鄰居。」

聽她這麼一說,聲音果然有些熟悉,於是就開門將她迎了進來,然後一臉疑惑地等她開口說話。

結果,她一下子提出了兩個條件,她的兩個條件竟然當場讓我瞠目結舌、無言以對。

她說:

第一 你可不可以把你家的暖氣調高一點兒?我兒子冷得沒法寫作業。

第二 你能不能把你家WiFi關掉,我兒子破解了你家WiFi密碼在偷偷上網,已經嚴重影響到他的學習了!

我們小區不屬於集中供暖,是各燒各的,每個月,燃氣公司的人會來抄表,然後根據用氣量去繳費,燒多少的燃氣就繳多少的費用。

冬天最冷的時候,我家的燃氣費每月基本在500~600之間,因為樓下和左右的鄰居也都在燒暖氣,這跟報團取暖的性質差不多,所以費用不算太高。

我估計她家為了省錢沒開暖氣,所以相對其他鄰居,家裡溫度要低很多,最冷的時候確實會凍手。

不過我覺得不對勁,她家冷是和她們省錢有關係,關我什麼事呢?

我定的室內溫度是22°,室內溫度達到22°後壁掛爐會自動停止工作。如果再定高几度,每月的費用又要增多,關鍵是我覺得22°剛剛好,再高的話會熱得煩躁。

我一聽就來氣了,這不就是所謂的無妄之災嗎?正所謂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啊!

你家冷,你兒子不學習,跟我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我當即就將她推出了門外,從頭至尾一句話都沒跟她交流,因為我覺得我要是試圖和她交流,她有可能會拿更奇葩的要求來和我胡攪蠻纏。

不要以為將她推出門外就安生了,過分的還在後面呢。

見我態度強硬,她第二天居然找到物業那裡去了。

無論物業怎樣耐心細緻地給她講道理,她卻一句也聽不進去,固執己見地認為錯在我身上。

見我我沒調高暖氣,也沒關WiFi,她就趁我不注意時在我家門口扔垃圾,半夜三更的下來跺腳、敲扶手。

後來,為了取證,我被迫在家門口裝了個攝像頭,我的意思是震懾一下,讓她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收斂,可笑的是,她偷摸下來扔垃圾、敲扶手的時候竟然沒發現頭頂的監控,所有的醜態都被拍攝得一清二楚。

我懶得跟她去對質,而是把視頻複製下來後交給了物業,並通過物業警告她:如果再敢搞這樣的么蛾子,我就把視頻發到網上去,給她曝曝光,並且還要交給派出所,讓警察來處理這事。

過後我在想,假如她家的生活條件比我家差點,態度不要那麼咄咄逼人,我或許可能會把我家的溫度調高點,同時也可以考慮修改WiFi密碼。

她要是繼續抱著這態度一意孤行下去,我會讓她知道一下什麼叫不能把不發威的老虎當病貓。

後來她的態度沒變,但是也不敢再來扔垃圾了,頂多夜裡穿著高跟鞋在屋頂蹦躂幾下製造一些噪音,反正我們一家三口瞌睡都比較重,不嫌累就由她去蹦躂好了,惹急了我給她上震樓器!

對於這樣不講理的鄰居提出的無理要求,大家說說我做得對嗎?

秋的蒼桑說:

鄰居想和我家換車位,我拒絕了,鄰居懷恨在心,把三輪車停放在我家車位上,被我說過以後,三輪車不放了,又開始往我家車位上扔各種生活垃圾和用過衛生用品,後來我老公把車位低價租了出去,鄰居再次扔垃圾時,被租戶看到,兩個人打在一起,租戶把垃圾塞進男鄰居嘴裡。

有天,在客廳沙發上正玩著手機,聽到敲門聲,我就小跑著去開了門,看到是樓下鄰居,就問她啥事?鄰居說,能不能進屋裡說,我說可以,然後把鄰居讓進了屋,直奔客廳,鄰居坐下後,我倒了杯水給鄰居,笑著問她啥事,搞得神神秘秘的。

鄰居笑著對我說,我家車位在最裡面,裡面又有根柱子,空間有點小,每次停車和開車都不好弄,我尋思咱們兩家能不能換下車位,我家車位當初花了九萬買的,你家車位花了多少錢買的,到時候我在補貼給你一半,你和你老公考慮下,鄰居說完,笑著看著我。

聽鄰居說完,我告訴鄰居,我家車位位置是不錯,當初還是找了人,買的這個車位,所以,我不能答應你這個要求,現在小區裡還有好幾家賣車位的,你完全可以買個車位,選擇的餘地還多點,隨便挑。

鄰居說,我之前也考慮,重新買個車位,但後來去看了那些轉賣的車位,位置都不咋地,價格還很高,和我老公合計了下,花高價買那樣的車位不划算,後來一合計,想給你家添點錢,咱們換下車位。

我再一次地告訴鄰居,換車位這個事情我真的不能答應,如果我換了,同樣的問題也就出在我們家裡了,那我圖啥,要不然你看看小區裡,有誰願意換的,這時我就做出了送客的準備。

鄰居看了看我,對我說,不難為你了,等你老公下了班,讓我老公找你老公商量下,男人之間好說話,你一個女人家,也當不了家,說了也不算,然後就朝門口走去,我因為生氣,也沒送鄰居到門口。

鄰居走後,我就給老公打電話,把鄰居要換車位的事情,告訴了老公,老公聽完以後,說鄰居兩口子真是人精,想花低價買好的車位,當別人是傻子還是救星,一家子啥人呀,不答應換就對了。

果不其然,老公下班回到家,告訴我,剛才在樓下遇到男鄰居,男鄰居把換車位的事情,又和我老公說了起來,我老公一句不換,拒絕的乾淨利索,然後頭也不回的進了電梯,留下鄰居在那拉著臉站著。

鄰居看第一次沒成功,沒有放棄,過了幾天,買了兩箱奶又敲開了我家的門,迫於禮貌問題,我又把她讓進了屋,順便給倒了杯水,問她是不是又來說,換車位的事

鄰居說,既然你猜到了,那你就痛痛快快地給我一個答案,我告訴鄰居,我在家沒有做主的權利,家裡一切都是我老公做主,你去找我老公吧!說完,我就告訴鄰居我要出門了,鄰居一臉不高興地起身提著兩箱奶離開了我家。

我以為鄰居這回死心了,誰知竟然跑到我老公單位,去求我老公換車位的事,這回我老公沒有一句話打發鄰居,而是對鄰居說,車位不換,你如果真想要我家車位,我按市場價賣給你,你看行不行?

鄰居聽到我老公這樣說,就大聲對我老公說,我回家和我老公商量下,然後面無表情地離開了,我老公在背後搖了搖頭。後來一個星期,鄰居都沒有再找我們說換車位的事,看來鄰居是徹底死心了。

半個月後,我開車回來,進了停車場,看到我家車位上有輛很破舊的腳蹬三輪車,還上了鎖,我以為是別人暫時放的,我就給挪到一邊去了,然後停好車回家了,我也沒當作一回事,也就沒告訴我老公。

第二天,我來到停車場開車,看到那個三輪車還停在那個位置,我也沒多想,就開車出門了,辦完事回來停車的時候,那個三輪車又停在我家車位上,還多上了一把鎖,我又費了很大勁,把三輪車給挪到一邊去,心裡想著,這也沒得罪誰呀!

後來這種情況又發生了兩次,三輪車一動不動地在我家車位上停著,我就告訴了我老公,我老公找物業調了監控,看到是樓下鄰居搞得鬼,我就敲開了鄰居家的門,告訴她,這樣做,不地道,欺人太甚,鄰居聽我說完,紅著臉關上了門,我也回了家。

從我說完以後,鄰居就沒在把三輪車停在我家車位上,同樣見了我,也就沒在說過話,我也沒主動搭理她,原以為這事算是徹底完了,沒想到一個月以後,鄰居又使出了更損的招。

有天開車回來,看到我家車位上堆放了很多生活垃圾,我就知道是鄰居做的,我給物業打電話說了這事,物業把垃圾弄走了,我氣哼哼的回了家,把這事告訴了我老公,我老公說,事不過三,這次就不計較了,我現在就把車位租出去。

誰知,第二天開車回來,車位上又堆滿了很多垃圾,還有用完的衛生用品,物業還是依舊把垃圾給弄走,我也沒去找鄰居算帳,接連四天,車位上都堆滿了垃圾,物業也幫我打掃了四次垃圾。

終於在第四天早上,我家車位以一千元的低價租給本小區的一位業主,辦好手續後,領著租戶去看了車位位置,租戶很願意,詢問為啥租這麼便宜,我老公就告訴了租戶,租房笑著說,我就願意治理這種無賴。

第五天,租戶在外面開車回來,正好看到男鄰居往我家車位上扔垃圾,租戶問男鄰居為啥把垃圾扔車位上。

男鄰居叫囂著對租戶說,我又沒扔你家車位,你管得著嗎?說完就繼續扔起來。

租戶忍無可忍,上去一腳就把男鄰居踢了個狗啃屎,然後兩個人撕打在一起,租戶人高馬大,男鄰居根本不是對手,租戶把男鄰居坐在身下,順手抓了一把垃圾塞進男鄰居的嘴裡,男鄰居想單身翻不了,只能一個勁的哇哇叫,租戶又塞了幾把垃圾,才在男鄰居身上起來。

租戶橫眉冷眼的對男鄰居說,這是我剛租的車位,如果你在扔垃圾,我有的是辦法治你,男鄰居低頭哈腰的說著不敢了,然後邊走邊吐,租戶在後面笑了起來。

後來車位上再也沒扔過垃圾,半年以後,因為工作原因,就賣了房子,賣了車位,離開了那座城市。

我覺得,鄰裡之間除了互相尊重以外,最重要的是不要把對方當傻瓜,不要老想著對方好說話,想盡辦法去佔便宜。別人的一再忍讓不是傻,也不是怕你,只是不想撕破臉把關係鬧僵而已。但是你非要得寸進尺,那麼最後的結果也只能是這樣了。

俗話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但是,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在損害自身的利益下讓我去一味地去成全鄰居,我做不到。

如果是你們,你們會換嗎?

靜聽秋雨y說:

我一個鄰居特別有意思,15年我兒子在家上學,剛回到家裡的時候,家裡邊網線呀什麼的都沒顧上弄。

鄰居家裡裝了網線,因為我們住的那個胡同裡就她一家有網線,正好我們又住對門,胡同的路又窄,剛開始站在我家牆根底下就能搜到她鄰居家的WIFI,可能是因為別人家都不用的原因吧,她家WIFI好像沒密碼,打開就能搜到信號。

用了一次之後我兒子發現打不開了,我說可能是她家給鎖上了吧,我也沒多想,因為對門那家的媳婦和我以前是同學,我們都認識,知道她挺精明的,但不至於那麼小氣,就沒想那麼多,我去她家跟她說:「把你家網線的密碼跟我說一下唄,我兒子放學回來有時候想看手機。」她挺爽快地就答應了說:「行,等我兒子回來的,我讓他把密碼給你。」她兒子回來後她還真就把密碼給我了。

我兒子是兩個禮拜回一次家,在家住上兩天就上學走了,等下次回來的時候WIFI又打不開了,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跟兒子說:「算了不問了,等過幾天我就找人裝一個。」

那天我正在做飯,鄰居就拿了一捆線上我家來了,說:「我跟你商量個事兒,你看我家網線到期了不想交錢了,孩子也不怎麼在家住,我就想著你一家用一個也挺浪費的,要不咱兩家用吧,我給你交點錢。」我一看她拿的東西,心想這也沒打算跟我商量啊。

因為以前也認識吧,又住的近,當面推掉有點不好意思,我就婉轉地說:「兩家用一個行嗎,會不會打遊戲的時候網速特別慢,再說這也不方便接吧,咱們又不懂,我都不會弄。」她很大方地說:「哎呀沒事沒事,你忙你的,不用你弄,我兒子會弄,我讓兒子過來。」然後站在我家院子裡就喊上了:「小坡,來你姨家把網線裝上,趕緊的。」她兒子過來後娘倆就在那兒忙活上了,弄得我跟兒子倆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說啥好了。

那會兒電視也不用網線,就是我兒子兩個禮拜回家一趟,想打個遊戲,我看看視頻發個微信,一家用一個,說實話的還真的有點浪費,但我壓根兒也沒想收她的錢,都是鄰裡鄰居的住著,不能都看成錢吧,但是想起來她之前的種種行為,我就生氣的,我用你家的時候你處處為難,一會兒一個密碼的換,這會兒我家裝上網線了,你說來就來,方便的不要不要的,是不是覺得我太好說話了,鬱悶了好長時間。

我屬於馬後炮,只會自己生悶氣。

更有意思的是,她當時說給我錢,後來一直就沒再提起,我心想:就算我不要錢,你也得有個態度吧,就這麼白不提黑不提就擱這了?感覺她那個人就是精明過頭了,太能忽悠人,

老家人那會兒很少有人裝網線除了鄰居家,就是我家有,我家網線裝上之後,前後左右鄰居家的小孩都用,網速明顯得很慢,再加上鄰居之前的做法,我兒子也是不太樂意,抱怨我太好說話了,後來我想了想也是的,不能就這麼讓他佔便宜吧,就把他家網線頭給拔下來了,我跟她說:「兒子上網的時候太卡了,我就先把網線拔下來,我兒子在學校也不常回來,你們先少用一會兒,等兒子上學走了再給你們裝上。」後來我拔下來了就沒再給她往上插。

都是成年人了,誰比誰能傻多少啊?真的是沒見過這麼奇葩的鄰居,太不可理喻了。

阿娣33說:

中考結束後,鄰居換房了,也就有了新鄰居,見了兩次半,拌了三次嘴![發怒][發怒]

第一次照面是傍晚下班,新鄰居正在換門鎖,他們是03,我們是02,倆門成直角形,我等了十幾分鐘也不說暫停一下讓我回家,最後我直接跟換鎖師傅喊停的。我開門瞬間,新鄰居家的公公說我家門不行,開門會影響他家,我說我們跟前鄰居一直這麼住著,怎麼到您這裡我的門就不行了?……新鄰居的公公婆婆巴拉巴拉了一堆,我直接關門了。

第二次,10月2日,連續幾天下雨☔️,我帶孩子從老家回樓上住,把兩把雨傘🌂放樓道裡晾水滴(樓道裡還有兩把傘),晚上忘記收了,第二天七點帶孩子去上籃球課,發現雨傘全沒了。問01戶女主人,人家沒有動,敲03戶的門就沒人開,最後冒雨帶孩子去上課,溼透了。找前鄰居要了新鄰居的聯繫方式,打電話說十一一直在老家,沒有住樓上,確認了兩次都說沒有拿我們的傘。(我放傘時清楚記得她家門口放著一把溼雨傘) 最後求助物業,並在本單元業主群裡說下午要查監控。然後,下午鄰居就是是他們帶回老家了,第二天會還給我們。我們就又淋了一天雨,然後我和孩子們上學上班沒回過家。三天後回去,沒有見到雨傘,敲鄰居門,才說什麼丟了、找不到了、壞了……反正是沒有了。(不問自取拒不承認都可以算是偷了,還理直氣壯的[摳鼻][摳鼻][摳鼻])

第三次,半個月前回樓上,與新鄰居婆婆開門碰到了,她直接說我家門礙著她家了,我說你買的時候我的門是這樣的吧,她說是這樣的。我說那你為什麼還買,買了就別挑別人的。她居然說,你們不會換換啊,把你們的門換了!我都氣笑了:「你家買了房子,我為了你把自己家的門拆了?我不換!你是後來的,你覺得不舒服就自己換了,要不你就再換個房!」

我脾氣一直很好,和之前鄰居常有往來,換了這個新鄰居我也是醉了!我們一家四口,一個星期回去住不了兩三天,還是早上6點出門晚上八點回家,就這樣還住著不順心。有些人啊,總能刷新你的認知!

糧農二代說:

我住電梯房八樓,門對面住的是一對年輕夫妻,偶爾相見,點頭招呼,相鄰十多年,不知姓甚名誰。有一天中午,鄰居敲門找我幫忙,讓一位時髦女人在我家躲避,考慮到遠親不如近鄰,同意讓女士進屋迴避,後來發生的事,差點讓我妻離子散。

我招呼時髦女士在客廳看電視,我回到臥室午休。這時,上白班的老婆居然提前回家,見一陌生女生在客廳沙發少躺著看電視,感到十分詫異,直接到臥室問我那位女士是誰?我說是對面鄰居家的,不知啥原因,請幫忙在我家迴避,我想大家是鄰居,抬頭不見低頭見,不好意思拒絕。

我感覺老婆有點疑神疑鬼,但自己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沒多餘解釋。到了傍晚,那位女士還在我家客廳躺著,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只好去敲對面門,開門的是一位女士,問我有啥事?我說你家男人上午安排一客人在我家午休,我兩口子要出門應酬,這個客人咋個辦?

女士說她出差,上午剛回來,不曉得家裡來了客人,立馬到我家接客人,居然不認識,女主人立馬回屋問她老公,那位女士是誰?男主人居然說他也不認識,賭咒發誓說沒安排女人到我家午休。我老婆一聽火冒三丈,氣不打一處來,認定我養小三,我被罵得狗血淋頭,雞犬不寧。

我叫鄰居男人說清楚,可這個人渣弄死說不認識這個女的,氣得我吐血。我叫那位女士說清楚咋回事,沒想到那女士居然胡編亂造,說我帶她回來的。我跳進黃河洗不清了,反覆解釋,老婆弄死不相信我說的話,鬱悶死了。

私下找鄰居家男人溝通,他居然跪下求我幫忙,否則,他立馬前功盡棄,一無所有。原來他家很窮,不惜代價追到現在的富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但老婆太強勢,他活得很憋屈。

鄰居男人接著說,前幾天,初戀情人回來了,趁老婆出差,帶初戀情人回家喝茶聊天敘舊,沒想到老婆提前回家,情急之下把初戀情人安排到我家迴避,沒想到出了這麼多事,感到很抱歉。但他離不開現在的老婆,跪求幫忙幫到底等。

我找鄰居男人溝通時,專門請我老婆在隔壁房間偷聽,老婆聽了我們談話,覺得我們在演戲,故意糊弄她,還是半信半疑疑神疑鬼。我兩口子不冷不熱,分居過日子,活得很累。有一天,老婆突然熱情似火,含情脈脈說誤會我了,讓我誠惶誠恐,受寵若驚。

原來,我老婆喜歡養貓,在家裡安個無數個監控攝像頭,主要目的是監控幾隻貓的日常生活習性。她在回看監控貓的錄像時發現那天中午,確實是鄰居男人敲門帶的那位女人到我家,還請求我幫忙,讓那位女士規避一下等,哎呀,額的娘,終於大白於天下。

老婆要給鄰居女人說明情況,我勸老婆算了,好人做到底,俗話說得好,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我兩口子的疑問消除了,為了鄰居未成年的孩子,我寧願自己冤屈,也不想毀掉他們的婚姻,我老婆通情達理,同意我的做法,我很感激我老婆。不知我的做法對不對?歡迎討論。

糧農二代,一家之言,僅供參考。

大神來襲說:

對門鄰居是一位50多歲的大媽,由於是幾十年的老鄰居關係一直都不錯。後來,她的所作所為讓我徹底跟她鬧翻了。

我家是老城區的房子,是一樓。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老城區的房子,特別是一樓,光線都不怎麼好,大白天的進屋還要開燈。

一樓的陽臺其實是狹窄的巷子,環繞了房子一周,三面都沒有陽光。下午的時候陽光可以照到客廳,就因為這束陽光,鄰居也想據為己有。

對門那家比我家更慘,四面都沒有陽光,想要曬衣服被子,還得爬樓梯上到樓頂去。

最開始,我看她年紀大,也沒有老伴。所以每逢我休息,只要天氣好,我都會幫她把被子背到樓頂去曬。六樓的樓頂就是七樓了,我背著東西上樓也是累得大口喘氣,何況是一個大媽呢。

而街道上有什麼需要傳達的事情,大媽也會第一時間告訴我。記得冬天的時候我家陽臺外面的水管子破裂了,也是她從自家陽臺繞到我家陽臺,幫我關閉水閘的。

這樣互幫互助的小事情多得數不勝數,關係甚至比一些親戚都要好。

但是,自從大媽養了兩條小狗以後,我們兩家的關係慢慢發生了變化,她開始提出一些無理要求。

她女兒怕老人一個人孤獨,所以給了她一條獅毛狗養著,後來她女兒工作忙,又把自己養的一隻泰迪送給了大媽寄養。

好傢夥,這兩條狗一天到晚叫個不停,大媽也不會教,也不知道制止。每次有人從一樓經過,狗叫聲就會突然而來,好幾次把樓上的鄰居嚇一跳。

一些鄰居不堪忍受,讓大媽不要養狗,或者只養一條狗也行。但是大媽的耳朵不好使,她始終認為狗養在自己家,又沒有出去咬人,嚇唬人。狗叫聲也不大,怎麼就不讓養了?這就是欺負自己家裡沒男人。

這件事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後來,大媽不知道聽誰說的,養狗需要經常遛狗,不然狗容易生病也容易拆家,而且長時間待在家裡,身上一股味道還有寄生蟲。

大媽可沒時間去遛狗,她退休以後唯一的活動就是每天去寺廟拜佛,自然不可能帶著狗去。所以他就和我商量,讓她家的狗自由的在陽臺外面跑,因為我們兩家的陽臺是連著的,運動距離也足夠了。

而且下午的時候我客廳外面還有太陽照射,大媽的狗還可以在我家客廳窗戶外面曬太陽。

最開始,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妥,對她的提議也接受了,畢竟這麼多年來,兩家關係一直不錯。而且我經常在外面上班,很少回家,也基本不怎麼會打擾到我。

但是每次逢年過節我回家的時候,發現陽臺外面都是狗毛和狗的排洩物,有時候還有腐爛了的魚肉。雖然一樓的陽臺是外面的巷子,但是我也是在外面曬衣服的,洗衣機等一些雜物也是放在陽臺的,這樣的事情,我不可能裝作不知道。

我直接找到大媽,她卻說她幾乎天天在打掃,可能是這幾天忘記了。我看著變質的魚肉和狗的排洩物,我知道,她在說謊。

於是我對她說,還是不要讓狗跑到我家陽臺這邊來了吧,大媽雖然嘴上答應了,但是情況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甚至得寸進尺。

她在我家陽臺和她家陽臺之間搭了一個狗窩,狗雖然是跑不到我家陽臺這裡來了。但是狗窩的位置正好搭在了我家客廳的窗戶外面,我家唯一能照到陽光的位置被狗窩擋住了一半。

冬天還好,夏天一股狗臭味直接飄進了我家的客廳,還有狗毛在窗戶外面飛舞,我完全不敢開窗戶。先不說是否影響到我的正常生活,光是這個狗窩搭建的位置就侵犯了我的領地。

每次我從外地回家,就會去找大媽,她也很識趣,慢慢地把狗窩挪走,說知道我不在家,正好天氣好,讓狗曬曬太陽,不會影響到我的。

我一走,她就又把狗窩挪到我家窗戶外面,而且佔的地方越來越多,恨不得整個窗戶都要被她擋住了。我最後實在沒辦法,第一次板著臉去找她協商。

我讓她馬上拆除狗窩,離開我家的位置,她卻邊挪邊罵,說我不近人情,說以前跟我父母的關係有多好,而且還說,當年蓋房子的時候,要不是她說盡了好話,我家也是四面沒有陽光,現在日子過好了,就翻臉不認人了。

我沒有理會她的說辭,並且告訴她,我會在兩家分界處做一個欄杆,大媽卻不在乎,你有本事就去做吧。

我心裡也憋著氣,說做就做,找來做防盜網的師傅來施工。這個時候,大媽卻開始耍無賴了,在施工現場大哭大鬧,搞得別人施工師傅不敢接我的這個活,看著工人的離去,大媽表情一變,挑釁似得看著我。

這可把我氣得幾天沒有吃好飯睡好覺,我也是個不服輸的人,我找來的工人不敢施工,我自己可以啊,誰還能管我在自家焊接防盜網。

說到做到,我自己去買了一個家用電焊機,也買好了鋼筋等材料,可是我卻不會電焊。

沒關係,我又去工地做了半個月,向電焊師傅請教,然後在網上自學,一個月以後,我自己可以操作了,雖然自己焊接的防盜網沒有什麼賣相,唯一的優點就是結實耐用。

大媽看著我焊接,只是不停地咒罵,說要找人評評理,說我佔了她的地方,說我只會欺負一個孤寡老婆子。

她真的找來的街道居委會的,還有其他的鄰居,可說別人一看現場的地形就說,這哪裡是你的,這明明是別人的地方,他還退了30公分的距離。

自此以後,我再也沒有和她說過一句話,也沒有打過一次招呼,形同陌生人。她為了報復我,明明都已經安裝了天燃氣,她不知道哪裡弄來的煤炭和柴火,每天都在防盜網那裡生爐子,故意讓煙飄到我家來。

我也想了一個辦法,加高了防盜網,用各種材料把防盜網包了個嚴嚴實實,這樣一來,煙也飄不過來了。

以上發生的事情,糾纏了好幾年。

說到最後,我覺得,鄰居之間除了互相尊重以外,最重要的是不要把對方當傻瓜,不要老想著對方好說話,想盡辦法去佔便宜。別人的一再忍讓不是傻,也不是怕你,只是不想撕破臉把關係鬧僵而已。但是你非要得寸進尺,那麼最後的結果也只能是這樣了。

俗話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但是,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在損害自身的利益下讓我去一味地

成全鄰居,我做不到。各位網友,你們身邊有這樣的鄰居嗎,如果對方提出無理的奇葩要求,你該怎麼做才好呢,歡迎在評論區留言討論。

南方笨表妹說:

上個月我就遇到了這種事,鄰居向我提出了一個要求,他要求我把車位讓給他。

我是租房住的,我老公有一部車,平時不怎麼開,樓下有四個停車位,是房東家劃分的,房東不收停車費,只要是租房東的房子都可以停車。

我租的這棟房子,從二樓一直到五樓都有人住,而且每戶都有車,所以平時是誰回來得早誰就停,沒有說車位是固定哪個人的,因為房東沒有收錢。

平時我老公的車是停在路邊的,停路邊也不收錢,就是走路比較遠,幾百米這樣,我們也想停樓下,可是每次回來車都是滿的,很少到我們停。

上個月我老公開車回老家了,後面回來的時候看到樓下有一個空車位,我們就停了,停了四五天,有一天二樓的鄰居找到我,剛開始他的態度是很好的,他問我能不能把車停到路邊去,他晚上回來得晚,路邊沒有車位停車了,我當時告訴他,我要打電話問過我老公才可以,因為車是他的。

後面我就打電話給我老公了,我老公不願意,說車位又不是他的(以前租房子的時候房東就說了,只要樓下有車位,誰都可以停),後面我就告訴那個鄰居,說不好意思,我老公不想把車停路邊。

那個鄰居一聽說我老公不願意讓車位,他立馬就在我家門口嘰嘰歪歪了,說什麼他平時回來都是停樓下的,現在我們停了,他就沒有地方停車了,還說我們一點都不大度……

聽到他這麼說我也火大了,我說你給錢房東租車位了嗎?房東以前就說了,租他房子的誰都可以停車,你又沒交錢,停車位也不是你的,憑什麼要求我們把車位讓給你?除非房東親自開口叫我們挪車,後面他就罵罵咧咧地下去了。

那個鄰居下去以後,我打電話問房東說停車的事情,房東說他不知道這件事,房東說只要樓下有停車位,誰都可以停,他沒有收過任何人一分錢,叫我不用理那個鄰居。

後面晚上我老公回來了,我問我老公,我說明明四個停車位,幹嘛那個鄰居就單單來找我們讓停車位?我老公說因為我們好說話,平時跟誰見面都是笑呵呵地打招呼,人家認為我們好欺負。

反正那一次我們沒有給樓下的鄰居讓停車位,其實說真的,車是我老公的,如果我老公願意讓停車位,那我沒話說,但是我老公不願意讓,那我也不能逼著我老公讓停車位,再說了停車位是公共的,不能因為你回來晚沒有地方停車,我們就要把車位讓給你,憑什麼?

後面我下樓再看到那個鄰居我有打招呼,但是人家也不搭理我了,再後面我也不跟他說話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171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