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親眼見到戴腳鐐的在押或服刑人員是一種怎樣的體驗?_戴腳鐐的犯人是重刑犯嗎

沈醫生說: 那是在2003年三月份一天,我家被入室盜竊。八月份的一天,五名警察押著看上去大約20歲左右的兩名罪…

沈醫生說:

那是在2003年三月份一天,我家被入室盜竊。八月份的一天,五名警察押著看上去大約20歲左右的兩名罪犯突然來到我家樓下。那是一天的下午四點多,車上下來五名警察,其中兩名押著一個個頭大約1.7米的瘦弱的小夥子下車,小夥子褲子沒有腰帶,褲子都溜在屁股半腰,手銬腳鐐連著,使得他走路有些費力,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動。我認識其中一名警察順便問了一下,啥情況?警察嚴肅地說,還不知道啊?你家被盜團夥來指認現場。呃呃呃!不知怎的,看到小夥子這年齡及瘦弱的身軀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憐憫之心油然而生。覺得這麼年輕的孩子,瘦弱的身軀,生活中可能遭遇不幸被生活逼迫所致。快教育一下放了吧!後來了解到,這是一犯罪團夥,從小爬竹竿的經歷使得他們攀爬能力特別強,全國流竄作案多起。主要是盜竊、入室盜竊。多年過去了,不知道這幾個孩子是否改邪歸正走上正路了沒有?!

米絲的李生說:

我們公司接到一個女子監獄附屬醫院改裝會議室廣播系統的工程,我作為這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人生第一次進到監獄裡而且還是女子監獄。當我如此近距離看到犯人帶上腳鐐和手銬,當時我第一的內心反應是——人的尊嚴怎麼如此廉價!

去年5月,因為工作我們需要進到女子監獄附屬醫院裡面去施工,我們開好證明,提供身份證信息和指紋。通過層層的認證和檢查,收繳了除鑰匙以外的任何隨身物品,穿上施工用的黃色小馬甲,這才允許進入施工。

我們施工的區域需要進到女犯人的宿舍,我們每一次進去其實都挺尷尬的。陪同的獄警是一個身材非常高挑,眼睛大大的年輕女孩。她走路帶風,嗓門也大,她會朝著寢室過道大門大聲的喊「有男師傅要進去施工,所有人回到寢室,去 看一看廁所裡有沒有人」等確定過道沒人了,我們才能進去施工,當時心裡怕怕的,都說女子監獄裡的人像老虎。

臨近中午獄警通知我們必須要出去了,犯人要吃飯午休這是必須要保證的。我們收拾工具,已經有很多人排著隊打飯了,我看了一眼,一個素菜一個葷菜,夥食還是挺好的。

工程改造弄了三天,第四天的開始調試。這是獄警安排了兩個女犯人來學習,以後組織活動都是女犯人必須參與的。這也是我這麼近第一次接觸女犯人,這兩個年輕女孩不知道犯了什麼錯進來,我也不敢問。接觸下來,其實她們和外面的女孩並沒什麼倆樣,挺陽光的,有說有笑。要不是在這特殊的地方,穿著特殊的衣服,你都不能把她們聯想到是犯人。聽說她們還經常組織有跳舞和歌唱等文藝活動。

在這個監獄附屬醫院裡有一些生病好了的,會轉出去回到正常的醫院裡,生病的也會轉進來。這就發生了我一開始看到的那一幕,女犯人會被帶上腳鐐和手銬,用掃描儀在身上檢查,然後依次上車。當時我的第一反應真的是人的尊嚴好卑微,好廉價。因為我是站在一個自由人的觀點去評論這一視覺衝擊,等過了一會我坦然了,因為她們是犯了錯的,在這裡她們失去自由是來改造悔過的。


其實通過這次進入女子監獄的機會,和獄警,女犯人接觸下來。大大的改觀了我之前受到電視劇裡對監獄生活描寫的影響。獄警兇神惡煞對待犯人非打即罵,犯人沒一點自由和人權。真實我看到的並不是這樣!

獄警和犯人並不是敵對關係,我覺得獄警就像幼兒園的老師,犯人就像一群不聽話的孩子。這裡配得有醫生還有心理指導,幫助她們認識自己的錯誤,好好的改造。

犯人在監獄裡也不是完全失去自己,我看到的,監獄裡有一片菜園都是她們親手種的,綠油油的蔬菜暗示著她們也會有一個美好的新生

監獄裡還有讀書室,獄警也會常常請一些老師給犯人們上課,培訓工作技能。

對於夥食,不是發黴的饅頭和大米。只要不浪費,她們每天都會有不同的食譜,新鮮的蔬菜。

犯人並不可怕,也許她們曾經是犯了錯,現在也接受了懲罰。就和你身邊的其他人一樣,也有什麼區別。

法與生活手拉手說:

回答問題前我們先介紹下腳鐐的基本情況;

腳鐐是一種金屬質地的用於束縛犯人雙腳使其不能走快的警用器械,通常由鐐環和鐐鏈兩部分構成。使用方法是將鐐環套在犯人的雙腳腳踝上,鐐環上配有鎖具或者鉚釘孔,可以通過鎖住鎖具或者在鉚釘口釘死鉚釘將鐐環固定在犯人雙腳上,使犯人不能取下自由行走。鐐鏈是連接雙腳鐐環的金屬鏈。

懲戒性質的重鐐

腳鐐是一種臨時固定或者約束的一種警械、也叫戒具。戒具是指為防止犯人,犯罪嫌疑人自殺、逃跑、行兇或進行其他破壞活動而依法設置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工具。警械有手銬、腳鐐、警繩等。

普通的腳鐐、輕鐐

腳鐐根據不同的角度分類不同;

1、根據重量的不同可以分為重鐐和輕鐐;

2、根據適用的犯人不同分為普通腳鐐和死囚腳鐐;

3、根據固定鐐環方法不同分為腳銬,警用腳鐐和監獄用鉚釘式腳鐐。

4、根據開鎖方式不同分為鑰匙腳鐐以及螺絲固定腳鐐。

通常腳鐐的是由鋼鐵做成的,總重量最重的有接近18公斤,我國目前使用的普遍約有3公斤左右。主體材質是鋼鐵材質。

懲戒鐐、重鐐

腳鐐的作用以及功能;

戒具是指為防止犯人,犯罪嫌疑人自殺、逃跑、行兇或進行其他破壞活動而依法設置的限制人身自由的警用器械。

正在加戴普通腳鐐

有以下幾種情況會被加帶腳鐐;

1、一審被判處死刑的犯罪嫌疑人;

2、生病需要外出就醫的在押人員;

3、在關押期間嚴重鬧監,不服從管理、欺壓他人等行為的;

4、外出去法院參加開庭審理的在押人員;

5、有特殊癖好的人網購皮質、鐵質手銬腳鐐!明確告知,違規使用屬違法!不建議正常人士購買使用!

絕大多數的腳鐐都是在監獄或者看守所使用,法庭開庭的時候法警也會用。除此之外,別的單位甚少使用腳鐐這種戒具!

我們普通人會在哪幾種情況下有可能看到加戴腳鐐的人:

通常情況下,第1/3條的人家戴腳鐐我們普通人是不可能看到的。第1/4條我們普通人就有機會看到。

第一條;人吃五穀雜糧,難免會生病,遇到嚴重疾病、威脅到人身安全時,看守所、監獄需要帶其外出就醫。外出就醫規定要求必須加戴腳鐐、電子腳鐐。確保就醫過程安全,不能發生脫逃事故!全國絕大多數看守所帶人外出就醫就去當地老百姓去的普通醫院。這時候就有可能看到了。

第四條;現在絕大多數的法院開庭審理都屬於公開審理,我國公民都有權利去法庭現場旁聽,只需要登記個人信息,遵守法庭秩序即可。法庭審理時,犯罪嫌疑人也是加戴腳鐐的。這時候也可以看到。但是事不關己的按鍵,普通老百姓也不會去湊熱鬧旁聽。

回到問題:親眼見到戴腳鐐的在押或服刑人員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這取決於你所從事的職業來決定你的感受。

如果您很少接觸此類情況,那第一次親眼看到加戴手銬腳鐐肯定是有很強的視覺衝擊力!有可能會有以下幾種感受:

1、震驚加上好奇的感覺;

2、膽小的也有可能是一種心驚害怕的感覺;

3、有種遠遠躲避、不願靠近的感覺;

4、不知內情的老百姓甚至於會有同情可憐的感覺;

5、聽著腳鐐拖在地上,鐵鏈摩擦在地上的聲音,加上步履蹣跚的腳步,會讓人聽起來很不舒服,甚至於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以上幾種感覺應該就是我們大部分普通人看到這種場景後的感覺。您認為你?歡迎評論區留下您的感受與看法。

如果您在看守所或者監獄上班,習慣了以後,就只會把加戴腳鐐作為一種規定用的戒具。作為一種工具使用。那就會習以為常或者是給被人戴腳鐐!

總的來說,因為我們日常很少有機會看到加戴腳鐐的情況,所以會有很強的視覺衝擊力,看到的那一瞬間會首先感覺很驚訝。

其實加戴腳鐐不僅僅是為了懲戒與安全著想,這也是對於涉嫌犯罪或者已經犯罪的人的一種懲罰。戴上腳鐐手銬在普通人面前出現,這本身就是限制自由、拘束約束的一種表現。也告誡我們普通老百姓——敬畏法律,遵守法律!

後悔懺悔、痛哭流涕的被告人

他們絕大部分也只是普通人,並不是罪惡滔天、十惡不赦的殺人狂魔。他們也有他們的家庭、親人,也有自己的理想與美好願望。下次再碰到類似情況,不要驚慌害怕。給與他們一些善意與鼓勵的眼神。誰都有犯錯的時候,徹底改正了就是好公民!

我是法與生活手拉手。專注於法與生活的點點滴滴。如果您有法律問題諮詢。歡迎留言討論。也歡迎私信交流。謝謝閱讀!

(圖片來源自網絡,違規請通告刪除)

王少爺說:

謝謝邀請!

其實犯人並沒有什麼可怕的,都只是普通人而已,和我們身邊的熟悉面孔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在裡面和在外面」罷了。

而未知好奇和一些影視電影的侵襲,使得我們想當然的認為他們很可怕,其實,也許現實中你身邊的「正常人」才更可怕。


而在看守所,哪幾類人會戴腳鐐?

1,故意殺人罪。

這類人因為主觀目的就是為了殺人,所以大多都是高刑期甚至死刑的。而能故意的殺人,肯定在某些方面異於常人,更多的在思想上很偏激,屬於高度危險類型。

因此,戴腳鐐也使得在集體監管生活中,能限制其一定的暴力行為。

而當判決下來,如果不是死刑立即執行,會在判決下達後,解除腳鐐,而在此之前會一直戴著生活,吃飯、睡覺、洗澡、上廁所都要戴著。

2,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犯人。

除故意殺人罪外,其他罪行的犯人進看守所是不用戴腳鐐的。而當他因為重罪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後,會在判決下達之日起被戴上腳鐐。

如果因二審和最高法改判能不死,在裁決書下達之日起,會解除腳鐐。

如果一直都是死刑立即執行,這幅腳鐐會陪伴他到死刑執行的當天才會被解除。

3,開庭受審的在押人員。

刑事案件,在開庭當天,從看守所到法庭,全程需要戴腳鐐。有的地方在開庭時會解除腳鐐,而有的地方開庭也需戴著腳鐐。

庭審結束後,在從法庭送回看守所這段路,也需要全程戴著腳鐐,到看守所後解除。

4,被懲戒的在押人員。

雖然看守所有很多「方式」來讓不聽話不老實的在押人員老實,但正兒八經的合法懲戒方式就是「戴戒具」

腳鐐的類型有很多,有重有輕,有長有短,五花八門。根據你的行為採取不同的腳鐐予以懲戒。具體不多做介紹,自行腦補。


如果論感受的話?

能被戴上腳鐐的,大多是些可憐人。雖然很多都罪有應得,但其實和他們交談的時候,他們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甚至很多都心地善良心腸很好。

但命運就是如此,死刑犯如果流程走的慢的話,一副腳鐐可能會陪伴他很久,他們會把腳鐐磨的錚亮,猶如自己最深愛的玩具,或者把它理解為了身體的一部。

他們會努力去適應這幅腳鐐帶給他的不適,習慣後,腳鐐也許就成為他們的精神支柱。

其實只有腳鐐能陪伴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而失去腳鐐,也就代表了生命的終結。

429方寸世界說:

人生第一次看見戴腳鐐的在押人員是在1983年初春。我家住在縣看守所附近,每天上學放學要經過看守所門前一段道路,自己總是望一眼黑黑的大鐵門,希望看見有犯人被押出來但一直沒有見到,嚴打開始後公安局車輛都抓人辦案去了,有時提審犯人改為步行押送。有一天下午我提前回家路過看守所,看見遠處走來三個人,兩名武警一名犯人,我納悶他們走的怎麼這麼慢,近一些聽到鐵鏈磕碰聲音,經過身邊發現男犯人帶著手鐐和沉重的腳鐐,兩手提著腳鐐艱難地走向看守所。我看見犯人走遠,回憶起以前電影裡戴腳鐐的動作,感覺人一旦失去自由是多麼痛苦。

我做執業律師後曾在法院刑事審判法庭、看守所和監獄見過戴腳鐐的人,他們沒有戴自己第一次目睹的沉重腳鐐。以前法院審理輕罪犯人不戴腳鐐,後來有犯人在法庭上脫逃,全國法院規定出庭可以摘下手銬但必須戴腳鐐,我代理的一起六十歲老太太故意傷害罪案件,老太太家人與司法機關還有挺熟的關係,出庭時她也戴著腳鐐,法警不敢違規。

我願意回答網友問題和諮詢,網友互動點讚讓我感到光榮。請您關注我的公眾號,歡迎諮詢和評論互動。如果你認為我回答有道理,請你給我點個讚!

拼了命也無能為力說:

在看守所戴腳鐐的話一般有三種情況,監獄一般是看到不戴腳鐐的

一:一審死刑犯,一審判決死刑,如果是死緩的話是只用戴手銬不戴腳鐐的,判決書收到的那一刻起,就會被管教幹部叫出去,回來之後,手銬腳鐐就都戴上了,回來的路上老遠就聽得到腳鐐拖在地上的聲音了,外加個黃馬褂,一般都腳鐐最輕也有三十斤左右吧,你想正常活動那基本是不可能的,現在並沒有限制活動區域,但你也基本上就只能在原地鋪位上那麼大的範圍活動了,試下一下,你腳上套了個三十斤的腳鐐,手上還靠著手銬,你能怎麼活動,鋪位的話和普通的鋪位沒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他的鋪位不會加人,至於其他的防範措施,24小時都有人值班,所以不怕會搞出什麼其他動靜的

二:是嚴重違規例如打架,頂撞管教幹部,就被被上戒具,腳鐐也分很多種,普通的兩個卡子和一條鐵鏈,大概三十斤左右吧,然後還有帶個鐵球的,那你基本上是動不了,你想活動一下就得抱著那個鐵球,還有工字的,就像工字一樣,上面兩個卡子,下面兩個卡子連在一起,還有一種是猴子鐐,和普通鐐一樣,兩個卡子和一根鐵鏈,唯一的區別是有一隻手是卡在那跟鏈子上的,等於你隨時隨刻都是不能直腰,要猴子一樣鎖著自己身體那樣,包括吃飯,睡覺都是那個姿勢,一般這種懲戒時間是一個星期到兩個星期

三:是去醫院,當你病比較嚴重時,會把你送到外面的監獄去看病,這個時候也需要帶上腳鐐,為防止你逃脫,另外會有武警和幹部輪流值班看守

當然還有一種就是外地要調回本地監獄,這種也需要,當看到這種現象時沒必要害怕或者恐慌,他們也是人,而且他們基本活動範圍已經被壓縮到最小了沒什麼可怕的,一般做到敬而遠之就好了,不要去好奇。

法重情深說:

每當看到戴腳鐐、手銬的犯人,心裡就無比震撼。

記得那一年到看守所會見一個投毒殺人的女犯人,因為該犯人在一審期間已判處死刑。宣判後即被戴上腳鐐,該犯人為了活命,爭取最後一次機會,要求上訴。

我到看守所見她的時候,只見她從監獄號房裡蹣跚而出,腳上戴著沉重的腳鐐,一步一挪地向前走。表情非常吃力,也非常痛苦,不時地彎腰用手扶著腳鐐,走一段時間就歇一會兒。

當時就感覺到,犯人戴著這麼沉重的腳鐐,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跑不了了。

一審被判處死刑的犯人之所以被戴上腳鐐,一是防止他逃跑,二是防止他自殺,三是防止他傷害別人。這就是所稱的死刑犯。

還有一次在開庭的之前,法庭準備就緒,下面坐滿了被告人的親戚和朋友,鴉雀無聲。

當審判長宣布帶被告人的時候,老遠就聽到被告人腳上的鐵鏈摩擦水泥地的呼啦呼啦聲,越來越近,越來越響,非常刺耳。被告人的親屬都手捂胸口,掩面而泣……

所以,幹什麼事也都不能犯法,犯法之後不僅會被戴上腳鐐手銬,而且會顏面掃地!

好自為之。

76人間煙火說:

我記得去年在連雲港人民醫院,當時我去看牙疼,排隊的時候,看到兩個警察押著一個帶手銬,腳鐐銬的犯人,男的,很年輕,最多二十多歲,臉上面無表情,身材很壯,走動間腳上的鐐銬發出清脆的響聲,還有一個警察在一邊巡視,說實話,就看一眼,不敢直視。

只是感覺可惜,這麼年輕的小夥子為什麼要犯罪,我不知道他被警察押著,帶著手銬腳鐐銬在人來人往的醫院裡是什麼樣的心情?

沒想到他也是看牙,而且排在我的後面,我進去診室時,兩個女醫生說,後面要排到那個犯人了,都是小聲說了兩句就閉嘴了,好像大家都有好奇和恐懼的心理,一是怕犯人伺機逃脫,二是警察的槍也是真槍實彈。

女醫生很平常的幫犯人看診,開藥,然後排隊,最後押上警車走了。

醫院裡的人仿佛都鬆了口氣,畢竟誰也沒有直面過荷槍實彈的警察和帶手銬腳鏈的犯人!

英雄好漢茅十八說:

看守所戴腳鐐分兩種。

1是死刑腳鐐、比較輕,也就3斤多點,因為戴的時間長,從中院一審死刑判決下來開始戴,還要等高院複查覆審一系列下來最快也要一年多才結案拉去打靶。如果上訴就久了,如何維持原判也要三年左右菜能死 。這鐐得多折磨人。

2是懲戒鐐,懲罰打架鬧事的,18斤 。一般戴一周,哪個幹部戴的要等到下周他值班了才能解 。叫解玲還需系鈴人。因為他值班你打架鬧事他挨扣錢的。所以別的幹部是不能給你開的,這是規矩。

九幾年的時候打架鬧事被整得最慘,一副腳鐐18斤外加中間焊了個10斤大鐵球 。走路要用繩子提起鐵球才能走。還要拖著鐐一個一個監舍的都走到門口,重複的對裡面的同牢說:「對不起,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打架了……」。然後禁閉房一個月,解禁才能解鐐。

關于禁閉室就不詳細了,估計過不了審

Zzy冬日暖陽說:

一次開車途徑路邊一個小超市想下去買盒煙,正靠邊停車時走過一個警察,讓我把車稍微停遠一點。開出幾十米後把車停好,下車後才發現,小超市門前停著一輛窗戶上有鐵欄的警用麵包車。車側的推拉門打開後,下來兩個警察,站在車門兩側,一邊一個架著一個腳穿布鞋,戴著手銬,趟著腳鐐的犯人從車上下來,走向小超市旁邊的一家商店。當時就把我嚇著了,以前只在電視劇裡見過,第一次親眼見到這樣的場景。雖然幾年過去了,那個犯人趟著腳鐐「譁啦譁啦」的聲音至今難忘。是震撼?恐懼……?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種感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229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