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水滸傳中的潘巧雲,為什麼令人印象深刻?_水滸傳中潘巧雲的綽號是什麼

一哥於一說: 一哥「俗人讀水滸」之——潘巧雲,一個骨子裡淫蕩的美女人 潘巧雲的美是來自骨子裡的,作者在對其美的…

一哥於一說:

一哥「俗人讀水滸」之——潘巧雲,一個骨子裡淫蕩的美女人

潘巧雲的美是來自骨子裡的,作者在對其美的描述上,可以說是不吝筆墨,完全脫去了「衛道士」的外衣,一連串的排比句給了這位美女,從頭頂直到腳跟,無不透露出美的韻味來。

書中說道:「布簾起處,搖搖擺擺走出那個婦人來。生得如何?石秀看時,但見:黑鬒鬒鬢兒,細彎彎眉兒,光溜溜眼兒,香噴噴口兒,直隆隆鼻兒,紅乳乳腮兒,粉瑩瑩臉兒,輕嫋嫋身兒,玉纖縴手兒,一捻捻腰兒,軟膿膿肚兒,翹尖尖腳兒,花簇簇鞋兒,肉奶奶胸兒,白生生腿兒。更有一件窄湫湫、緊掐掐、紅鮮鮮、黑稠稠,正不知是甚麼東西。」無論是潘金蓮還是閻婆惜、甚或金翠蓮、賈氏,都沒有這樣的待遇,足見作者內心深處小小的變態與掙扎。

潘巧雲的美,足以讓人驚魂動魄,石秀見嫂,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只見布簾裡面應道:『大哥,你有甚叔叔?』」等到石秀看到那女人嬌美時,「慌忙向前施禮道:『嫂嫂請坐。』石秀便拜。」這裡與武松見嫂不同,武松見嫂,是先說「嫂嫂請坐」,然後施禮,而這裡石秀似乎已經自亂了陣腳,胡亂施起禮來,相對於潘金蓮的「叉手向前」、「扶住武松」,潘巧雲並沒有進一步的行動,而是說道:「奴家年輕,如何敢受禮!」內斂而自信的美呼之欲出。

潘巧雲的美,還在於她的無意之舉,能把再平常不過的動作,顯示出勾魂引魄的媚態來,「那婦人拿起一盞茶來,把帕子去茶鐘口邊抹一抹,雙手遞與和尚。」比起潘金蓮的殘酒,要有意思得多,這手帕抺了抺茶鍾,輕巧而富有深意,想必引得和尚定然心跳加快了。

潘巧雲的美是有生俱來的,這樣一個素顏女子,「喬素梳妝,來到法壇上,執著手爐,拈香禮佛」,引得「這一堂和尚見了楊雄老婆這等模樣,都七顛八倒起來」,以致「十年苦行一時休,萬個金剛降不住」。反襯得潘巧雲之不媚而嬌,不妝而麗。

與其說是和尚勾引了潘巧雲,倒不如說是潘巧雲俘虜了和尚,但見「那眾僧都在法壇上看見了這婦人,自不覺都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一時間愚迷了佛性禪心,拴不定心猿意馬。」為了她的美,和尚寧肯失去修行。「那婆娘也掩著口笑。兩個都眉來眼去,以目送情。」潘巧雲以目傳情,秋波漣漪淡淡,雲情雨意如夏日雷動之後。

那婦人三杯酒落肚,便覺有些朦朦朧朧上來,媚態層出不窮。對於和尚的請酒,她「口裡嘈道:『師兄,你只顧央我吃酒做甚麼?』」言外之意,讓人捉摸心癢難忍。「那婦人便道:『我正要看佛牙則個。』」早已成了偷情專用言語。直到最後,「那婦人淫心也動,便摟起和尚道:『我終不成真箇打你。』」讓人生出諸多憐念來。

潘巧雲的淫蕩是真淫蕩,是基於她美麗的淫蕩,是不計後果的淫蕩,是骨子裡的淫蕩,是性慾噴瀉欲出又拿捏到位的淫蕩,是蝕人骨髓的淫蕩,是無法讓人原諒而又覺得愛憐的淫蕩,是讓施老爺子這個老夫子、衛道士也把持不住的淫蕩,是真淫蕩,是潘金蓮等人根本比不得的淫蕩。

薩沙說: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恐怕就是連續劇中潘巧雲對老公楊雄的那句名言:「我跟師兄快活一夜,勝過嫁給你兩年。」

水滸中有好幾個淫婦,比如潘金蓮、閻婆惜,還有潘巧雲。

相比起來,潘巧雲罪行最低,但死得最慘。

潘金蓮是通姦後又謀殺親夫,最終被武松當眾挖出心肝五臟祭祀了哥哥。

閻婆惜是通姦後又敲詐勒索丈夫宋江,被宋江殘忍地割下頭顱而死。

說起來,潘金蓮和閻婆惜不僅僅是通姦,而且還有主動謀害丈夫的行為,主觀上就非常惡劣。

試問,閻婆惜難道只會敲詐宋江300兩金子就算了?絕對不會。她肯定將宋江全部財產敲詐一空,才肯罷休。

潘金蓮更絕,不但下毒給丈夫武大郎吃,還在毒發時騎在他身上,等於是直接殺人。

但是潘巧雲相對來說罪行較輕,她僅僅是通姦罷了。

這裡還要說明一點,潘巧雲並不是楊雄原配夫人,本來嫁給一個姓王的小官,結果2年前病死了。

他同楊雄是二婚,楊雄自己是外地人,可能原配夫人也病死了,就娶了潘巧雲。

潘巧雲除了淫蕩以外,其他條件也不錯,相貌端莊,照顧家庭井井有條,父親潘公也是地方上一個人物,待人接物很是厲害,家裡也有些財富。

總體來說,潘巧雲和楊雄還是挺般配的。

但是,婚後兩人的生活卻不怎麼樣!

潘巧雲和楊雄結婚不到1年,照常理來說屬於新婚,夫妻應該如膠似漆,實際上卻不是如此。

楊雄整日去官府值班,即便回家對妻子也沒有什麼太親熱的表現。

楊雄是一個監獄官員,所以經常要晚上去值班。但古代婦女都是不上班的,潘巧雲整天在家,夫妻感情如果好,也可以白天膩在一起。

實際上,楊雄對潘巧雲不太重視,似乎是多年老夫老妻一樣,不像是剛結婚1年。

這是反常現象,唯一的解釋是,楊雄可能年齡大了,對女人不太感興趣。

書中楊雄29歲,但古人和今天不一樣,男人往往十六七歲就結婚了,很早就有夫妻之事。

到了29歲,按照今天來看似乎年齡不大,卻已經結婚了10多年,不是小白了。

況且古代醫療差,宋代29歲至少相當於今天39歲,大部分人活到60歲就很了不起了。

另外,楊雄可能性能力有些問題。他之前應該是有原配妻子的,但這麼多年沒有生育一個孩子,換了潘巧雲也是沒有懷孕。

如果說一個女人可能是女方原因,兩個女人都是20多歲最適合懷孕年齡,那就是楊雄問題。

關鍵在於,潘巧雲是個淫婦,因為丈夫楊雄性方面不行,甚至整天不在家,她性慾難以滿足就飢不擇食。

大家注意,潘巧雲不僅僅是同海闍黎這個和尚通姦,之前甚至挑逗石秀。要知道,潘巧雲是小家碧玉,是不能隨便出門的,在家也不能見陌生男人。可以說,和尚和石秀幾乎是潘巧雲能夠見到的唯一年輕男人,她竟然一個都不放過,可見饑渴到了極點。

大家看看潘巧雲同海闍黎通姦的過程,哪裡是和尚勾引婦女,完全是潘巧雲主動釣和尚。

潘巧雲的最大問題,是陷害的石秀。

但潘巧雲也是出於自衛,畢竟一旦楊雄確定老婆通姦,最低程度也會羞辱她一番,將她休掉。

在禮法很厲害的宋代,潘巧雲哪裡有面目見人,恐怕只能投河上吊而死。

萬一楊雄找機會捉姦,將潘巧雲以及和尚當場殺死,在宋代也不是什麼大罪。

所以潘巧云為了自保,也只能反咬一口陷害石秀調戲自己,爭取丈夫楊雄的信任。

就像《西遊記》黃袍怪抓住了老婆唆使豬八戒、沙僧來救她的把柄,同老婆對峙。老婆卻一口咬定沒有此事!為啥?誰會隨隨便便承認這種事來尋死?肯定都要賴到最後一刻。

潘巧雲並不是主動去害石秀,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自衛。

大家去看看監獄裡面那些死刑犯,有幾個承認自己有罪的?哪怕都是罪證確鑿的情況下也要賴。

而潘巧雲誣陷石秀的結果也不嚴重,不過是石秀和楊雄鬧翻離開。

然而石秀也不是好惹的,被誣陷以後竟然在通姦現場殺死了海闍黎。這種情況下,楊雄為了講兄弟義氣也只能殺死淫婦潘巧雲,不能讓石秀一個人犯了殺人罪。

所以,潘巧雲給人的印象是很深的,因為她整天就想著男女那點事,其他的什麼都不顧。

說來說去,她就是個普通的淫婦罷了,而且還沒腦子。

其實就憑她那句「我跟師兄快活一夜,勝過嫁給你兩年」,楊雄絕對會殺他,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啊,讓你揭丈夫最忌諱的短!

初曉兒說:

《水滸傳》中的潘巧雲令人印象深刻,是因為這個偷漢子的女人死得慘烈,也因為她的出語驚人,還因為她的丈夫楊雄令人不解。

一、《水滸傳》裡,因為潘巧雲死得慘烈,所以令人印象深刻。

《水滸傳》裡,潘巧雲被石秀攛掇楊雄帶到翠屏山上,然後由於石秀的不斷撥火,激得楊雄極其殘忍地殺了潘巧雲。

楊雄殺潘巧雲的手法,令人髮指:

一刀從潘巧雲的心窩裡捅進去,刀口往下一划,取出心肝五臟掛在樹枝上,然後「分開她的七件事」,也就是把她的六腑和子宮逐一割斷分開。

整部小說《水滸傳》裡,死得最為慘烈的女人是潘巧雲,所以潘巧雲令人印象深刻。

不錯,潘巧雲是偷漢子了,她偷了和尚裴如海。

但女人偷漢子,就犯下了如此大罪?

有人說,潘巧雲比潘金蓮更可惡,潘金蓮偷人,是因為武大郎太醜!我認為,這個說法不值一談。

有人說,潘巧雲不殺,她以後肯定會設法毒死楊雄。潘金蓮毒死武大郎就是榜樣。

這個類比法的邏輯,等於是順著魯迅先生說阿Q的話往下推論:凡尼姑都是偷和尚的。所以,凡有外路的女人都會毒死親夫。

有人說,潘巧雲挑撥了楊雄與石秀的兄弟情誼,說石秀摸了她的胸部。

潘巧雲確實對楊雄說了那句話,但那說到底無非是潘巧雲想要石秀離開她家!

潘巧雲真的犯下了等同於五馬分屍的滔天大罪?

二、《水滸傳》裡,因為潘巧雲出語驚人,所以,令人印象深刻。

李雪健版電視劇《水滸傳》,表現了潘巧雲對小說《水滸傳》男權社會對女子肆意踐踏的反抗。

潘巧雲臨死,並沒有向楊雄搖尾乞憐,並沒有向石秀說什麼「叔叔救我」,而是說了一句「我與師兄的兩個晚上,勝過與你楊雄兩年的夫妻來得快活!」 出語驚人!令人印象深刻!

電視劇裡,楊雄已經見到了石秀拿到的潘巧雲通姦的證據,已經知道了潘巧雲偷了和尚裴如海。他只是希望潘巧雲一個親口否定,希望潘巧雲一個死不承認。希望潘巧雲給他男子漢大丈夫的尊嚴。

但潘巧雲沒有如他的願,潘巧雲偏偏沒有給楊雄面子,偏偏讓楊雄無地自容:你這所謂聞名江湖的英雄,在我眼裡就是一個廢物!就是連一個和尚也不如!要殺便殺,我潘巧雲無所畏懼!

面對石秀的所謂路見不平的英雄行徑,潘巧雲同樣說得十分乾脆:「你殺了我的師兄,我再也不想活了!」

石秀堂堂五尺漢子,吃飯穿衣的本領都沒有,形同沿街乞討。但欺負女人的功夫倒是十足有餘!

石秀的所謂「精明」,所謂「心細如髮」,就不能用在其它地方?就只能用在監視女人偷情上?

施耐庵把自身奮鬥上的不如意發洩在女子身上,有意思麼?

電視劇裡,潘金蓮啐了一口口水在王婆的臉上,我覺得如同啐在了施耐庵的臉上!

電視劇裡潘巧雲的出語驚人,我認為痛快淋漓,給了施耐庵一個耳光。回復了施耐庵對女子的無端踐踏:我潘巧雲死則死矣,死而無憾!

初曉兒無意替姦夫淫婦開脫,更無意為謀殺親夫的潘金蓮開脫。我只是對小說《水滸傳》裡作者對女人的態度大惑不解!施耐庵你與誰有仇你衝著誰來,何苦肆意編排女人?

為什麼整部小說《水滸傳》沒有一個女人是好女人?為什麼除了上梁山的三個非男非女的女人以外,女人都是淫婦?

潘金蓮是淫婦、潘巧雲是淫婦、白秀英是淫婦、賈氏是淫婦 、李師師更是淫婦……施耐庵筆下,有名有姓的女子都是淫婦!

其實就是梁山泊三個非男非女的女人,施耐庵也沒少在她們頭上無端敲打。孫二娘是個賣人肉饅頭的,扈三娘長得好看,那就指配給比「三寸丁谷樹皮」好看不了多少的「矮腳虎」!

封建社會的男子都不是女人生的?或者都是淫婦偷漢子生的?假如是那樣,那麼如此一來,所謂一百八將,一百零八個「英雄好漢」都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電視劇《水滸傳》裡塑造的潘巧雲來得痛快!我認為那是對施耐庵筆下的男權社會的控訴!所以,令人印象深刻。

三、《水滸傳》裡,楊雄的令人不解,所以,潘巧雲令人印象深刻。

小說《水滸傳》裡,潘巧雲令人印象深刻,與楊雄的令人不解緊密相關。

楊雄為何一個月三十天倒有二十天的日子不在家裡?他真有那麼忙?在家裡的幾天為何又與老婆不親熱?

楊雄綽號為「病關索」,有人說「病關索」就是使關索病,說明楊雄英雄了得。但梁山泊一百八將裡,楊雄平平無奇,沒見有何了得的地方。

那麼,「病關索」的「病」字是何意?生病?

假如楊雄有病,我看大概是性能力上的毛病。不然,面對如花似玉,年方二八的潘巧雲,為何三天兩日不著家?到了家裡也沒性趣?

小說《紅樓夢》說:「女兒樂,夫唱婦隨真和合。」 夫唱婦隨才和合,夫妻和合才夫唱婦隨。

這楊雄莫非與盧俊義一樣,要終日裡打熬力氣,經不得女色?

既然經不得女色,何苦娶了個亮麗女子放在家裡?做擺設?「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是聖人的話。 面對沒有人之大欲的楊雄,潘巧雲真的罪大惡極?

施耐庵筆下的淫婦都美。當然,不美做不了淫婦,因為沒男人喜歡。

但施耐庵筆下的美女都是淫婦,用淫婦來襯託英雄,是施耐庵的一大發明!

但用潘巧雲來襯託楊雄,我總覺得不妥。

楊雄對潘巧雲偷漢子一無所知,假如不是石秀多事。楊雄與潘巧雲相安無事,楊雄生他的病,潘巧雲偷她的情。安定祥和,家宅平安。

潘巧雲毒死楊雄的事,我看也發生不了。因為楊雄死在家裡沒有上梁山,梁山泊石碣天文上就只有三十五天罡,一百七將。

那麼施耐庵就是用潘巧雲來襯託石秀了。石秀是拼命三郎,我覺得這拼命三郎在潘巧雲與和尚的床第之事上拼命,也沒多大光彩。

楊雄、石秀兩大英雄,梁山泊三十六天罡裡的兩大將領,合夥對付一個十六歲的弱女子潘巧雲!把她處以極刑,就形象高大起來了?

施耐庵本來是極力貶低女子,我看適得其反,恰好反映了施耐庵挺看得起潘巧雲!施公對女子如此深惡痛絕,是不是因為吃過哪個女子的暗虧?

楊雄的令人不解和作者的莫名其妙,潘巧雲自然就令人印象深刻。

期盼列位看官不要以「萬惡淫為首」來搞道德綁架!潘巧雲偷漢子有錯,但罪不至死!更犯不上五馬分屍!

初曉兒不願意上綱上線,寫封建社會幾座大山壓在婦女頭上之類的,只是就事論事,為小說《水滸傳》裡的女人鳴不平而已。文章格局很小,但直抒胸臆!

一點點歷史說:

說到水滸傳中最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女性一定是潘金蓮。

潘巧雲之所以同樣讓人記住,因為他和潘金蓮有太多相似之處,並稱《水滸傳》兩大淫婦,無論外貌,行事,甚至連死法都一樣。

長相美豔

原著中描寫潘巧雲用了大量排比句:「黑鬒鬒鬢兒,細彎彎眉兒,光溜溜眼兒,香噴噴口兒,直隆隆鼻兒......」後面有些少兒不宜。

潘巧雲是病關索楊雄之妻,和潘金蓮一樣都是二婚。

性格水性楊花

潘金蓮是和西門慶勾搭成奸,而潘巧雲更離譜,和寺中和尚裴如海有姦情。

潘金蓮毒死武大郎,潘巧雲陷害石秀,都是無恥至極。

死法一樣

施耐庵對於不守婦道之人,都安排了相似的死法,剖出心肝。

潘金蓮被武松「扯開胸脯衣裳,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摳出心肝 五臟,供養在靈前。」

潘巧雲被綁在樹上,「一刀從心窩裡直割到小肚子下, 取出心肝五臟,掛在松樹上。」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繫刪除。

邏輯文史說:

《水滸傳》中的眾多毒婦中,潘巧雲可能是最不該死的一個了,但施公貌似為了故意凸顯兄弟情大於親情的主題,才讓潘巧雲成為了楊雄的刀下鬼。

一說潘巧雲這個二婚女子我們不得不誇誇心特別大的楊雄,在那個年代能接受二婚女子就很讓人驚嘆了,而楊雄居然還允許他的妻子去追悼前夫,這真是大丈夫中的大丈夫。當然這追著追著就追出問題了,潘巧雲和做法事的裴如海就這麼勾搭上了。你要說潘巧雲和這和尚偷情,多少也和楊雄有關,畢竟楊雄每月有二十多天晚上不著家,這是一個女人所不能忍受的,而施公又對女人有股生來的偏見在裡面,所以自然得讓潘巧雲想著方法的去偷情。

就這樣,潘巧雲和裴如海從佛堂睡到了家中,潘巧雲還安排迎兒擺香案做標記,可以說二人廝守的每一夜,在潘巧雲看來都是幸福無比的。如果楊雄沒有遇到石秀,那他可能一輩子也不會發現潘巧雲的醜事,但石秀偏偏是個性情如火的漢子。施公對石秀的設定很是詭異,在石秀初見潘巧雲時就對這位大嫂進行了一次無情的yy。好吧,我承認潘巧雲穿的比較時髦,但施公這一段明顯展現的就是石秀腦海中的畫面…咳咳,點到為止。後來石秀撞破了二人的姦情就去告訴楊雄,結果楊雄醉酒後大罵潘巧雲,潘巧雲在楊雄清醒後倒打一耙對石秀進行了反殺,石秀被趕走,潘巧雲依然可以放肆的偷情。

其實故事到這裡結束也沒什麼不好的,但施公可是要體現忠義的啊,於是安排石秀先殺裴如海,再激楊雄殺迎兒和潘巧雲,隨後二人商議一起上梁山。

反過頭想想,潘巧雲是唯一一個沒想弄出人命的女子,雖說偷情著實不應該,但她所採取的行動僅限於趕走礙事的石秀,楊雄也不必以殺人的方式去葬送自己的前程。所以,其實仔細想想,潘巧雲之死,以及楊雄的殺意,完全是石秀在帶節奏罷了。


文/邏輯文史遊

石秀可並非好漢。

獵奇採樂說:

潘巧雲是個寡婦,因為貌美如仙,被楊雄娶為老婆。楊雄是水滸傳裡108將之一,楊家將的後人。

潘巧雲死的很慘,令人印象特深刻。被楊雄用刀挖出了心肝而死。

楊雄為什麼會對自己的老婆潘巧雲下如此狠手?

潘巧雲借給前夫做法事之機,與和尚斐如海勾搭成奸,被楊雄的好兄弟石秀發現,潘巧雲得知姦情暴露,誣陷石秀對其非禮。石秀把潘巧雲和和尚斐如海的姦情告知了楊雄,楊雄在石秀面前,挖了潘巧雲的心肝。

如此令人震顫的情節場面怎麼能讓人不印象深刻呢?

我想凡是讀過水滸傳的朋友們,都不會忘記這一殘忍場面。石秀剝下潘巧雲的衣服,楊雄揮刀剖腹挖心肝。

嗚呼,哀哉!潘巧雲就這樣被活活的挖了心肝,一個弱女子被兩個大男人就這樣要了命。

自古姦情出人命,不信去問西門慶。

淨水如心說:

《水滸傳》裡的潘巧雲,為什麼令人印象深刻?這是因為,小說《水滸傳》裡的美女並不多。滿打滿算,和梁山好漢有關係的美女也就寥寥幾個:潘金蓮、潘巧雲、扈三娘。

潘金蓮是武大郎的妻子,潘巧雲是楊雄的老婆,都因為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被人殺了。潘金蓮被小叔子武松殺了,潘巧雲被丈夫楊雄殺了,甚至殺的手段都差不多。

扈三娘是扈家莊的千金大小姐,祝家莊、李家莊、扈家莊三莊聯防,楊雄、石秀、時遷三個鳥人在上梁山途中,路過祝家莊的祝家店,時遷偷雞被發現,石秀燒了祝家店。三人和祝家莊莊客混戰起來。時遷被抓,楊雄、石秀到梁山報信。宋江認為,三莊聯防本來就是為了對付梁山,影響了梁山的發展,另外,攻下這三莊,還可以得到大量的糧食補給。因此派兵攻打三莊,這才引出梁山三打祝家莊的故事。結果三莊全部被毀。扈家莊除了哥哥扈成逃亡,扈三娘被虜,其餘全被殺光。扈三娘被心理陰暗的宋江許配給了猥褻醜鬼、矮腳虎王英。

潘金蓮、扈三娘、潘巧雲的遭遇,可謂紅顏薄命,同時也是封建社會殘害婦女的見證。放在今天,潘金蓮、潘巧雲她們本來都可以不死,也不用暗中和人私通,光明正大地離婚、再婚。

說起潘巧雲,其實不如潘金蓮、扈三娘名聲顯赫,許多看過《水滸傳》的朋友,或許都已經有點忘了她。

潘巧雲是楊雄的二婚妻子。說她二婚,是因為她初婚嫁的是王押司。不成想婚後兩年,王押司就去世了,這才又嫁給了楊雄。

這楊雄綽號病關索,是薊州城裡一個押獄劊子手。剛剛從法場殺人回來,被一夥潑皮無賴打劫,正束手束腳,遇到石秀救助,兩人便結義為異姓兄弟。石秀也就住在了楊雄家裡。

石秀原來是金陵建康府人,屠夫出身,因和叔叔來外鄉販賣牲口,叔父半途亡故,消折了本錢,還鄉不得,流落在薊州,賣柴度日。

石秀跟著楊雄回到家,楊雄的嶽父潘公原來是屠夫,聽說石秀和他同行,便攛掇石秀和他一起開個屠宰場、肉鋪子。就在這時候,潘巧雲前夫王押司的忌日到了,寺裡的和尚、觀裡的道士都被請來做道場。其中有個和尚對潘公的稱呼,引起了石秀的疑惑。石秀非常細心,慢慢一打聽,才知道這小和尚裴如海和潘巧雲關係不一般。為了能夠和潘巧雲親近,這個和尚認潘公為乾爹。在給王押司做道場時,兩人眉來眼去,打情罵俏,都被石秀暗中觀察個仔仔細細。

道場做完以後,潘巧雲和小和尚裴如海竟然暗中勾搭了起來,被石秀發現。石秀和楊雄說了,楊雄由於生氣喝多了酒,漏了口風,潘巧雲乘機誣衊石秀調戲她。楊雄一時不明真相,把石秀趕出了家。石秀在客棧中住下,夜裡撞破了小和尚裴如海的好事,殺了小和尚和給他報信的胡道。

出了人命以後,楊雄醒悟自己錯怪了石秀,便用計賺了潘巧雲和丫環迎兒到城外翠屏山一片亂墳崗樹林裡,套出她們的口供後殺了兩人,楊雄、石秀上了梁山。這就是潘巧雲被殺這件事的前後經過。

潘巧雲之死,之所以讓人印象深刻,有幾個原因。

一,是潘巧雲長相美豔,和潘金蓮一樣,屬於淫婦。潘巧雲是七月七日生的,按照中國傳統習俗的說法,七月七就是個鬼節。這就給潘巧雲貼上了一個晦氣的標籤。因此小字喚做巧雲。

二,在中國古代小說裡,凡是名字裡帶巧、雲等字眼的,就很少有賢惠的女人。這給潘巧雲設定了又一個標籤。比如《三言二拍》裡的朝雲、三巧兒等,一個是丫環勾引老主人,另一個是不守婦道的淫婦。

三,作者施耐庵先生在寫潘巧雲的時候,在潘巧雲的外貌上也下了一定的功夫。潘巧雲的外貌是這樣的:

黑鬒鬒鬢兒,細彎彎眉兒,光溜溜眼兒,香噴噴口兒,直隆隆鼻兒,紅乳乳腮兒,粉瑩瑩臉兒,輕嫋嫋身兒,玉纖縴手兒,一捻捻腰兒,軟膿膿肚兒,翹尖尖腳兒,花簇簇鞋兒,肉奶奶胸兒,白生生腿兒。更有一件窄湫湫、緊掐掐、紅鮮鮮、黑稠稠,正不知是甚麼東西。

從上面這段描述中,我們可以得到兩個信息,一是潘巧雲生得的確美豔絕倫,風情萬種。但是,這段話描述潘巧雲的外貌,明顯帶有一種戲謔、調侃的意味。意思就是告訴我們,這個女人儘管好看,但她絕不是個什麼賢妻良母。

楊雄殺潘巧雲也的確有點殘忍了。不過倒也符合楊雄劊子手的身份。《水滸傳》是這麼寫的:

那婦人在樹上叫道:「叔叔勸一勸!」石秀道:「嫂嫂,哥哥自來伏侍你。」楊雄向前,把刀先挖出舌頭,一刀便割了,且教那婦人叫不。楊雄卻指著罵道:「你這賊賤人,我一時間誤聽不明,險些被你瞞過了!一者壞了我兄弟情分,二乃久後必然被你害了性命,不如我今日先下手為強。我想你這婆娘,心肝五臟怎地生著?我且看一看!」一刀從心窩裡直割到小肚子上,取出心肝五臟,掛在松樹上。

站在公允的立場上看,關於潘巧雲紅杏出牆這件事,其實也不能全怪潘巧雲,很大因素是楊雄的錯。我們可以想想,那時候男女結婚比較早,潘巧雲結婚兩年,前夫王押司就死了。就是說,當時的潘巧雲仍然還是豆蔻年華之際。

但是楊雄工作太忙,一個月就有二十天當班不回家。大多數時間是潘巧雲獨自在家,獨守空房。這就是問題所在。人是情感動物,有七情六慾困擾,又正在青春年華時期,丈夫經常不在身邊,難免孤寂,也容易被別的男人乘虛而入。

之所以這麼說,絕不是給潘巧雲紅杏出牆找藉口。不管是什麼時代,出軌都是不對的,但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設身處地地想一想,潘巧雲出軌,難道這真的都是她一個女人的錯嗎?

楊角風發作說:

在《水滸傳》中,若是問誰才是最放蕩的女子,相信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潘金蓮。之所以說她放蕩,除了她暗中勾搭武松以及跟西門慶日日尋歡之外,還跟武大郎的冤死有關。

若除去謀害親夫這一情節,單論某方面的欲望來講,其實有一個女子是遠在潘金蓮之上的,她就是楊雄的老婆潘巧雲!

可是有一個疑問也縈繞在我們的心頭,楊雄也不是慫貨,也算一表人才,潘巧云為什麼放著不用,偏偏跟一個和尚勾搭上了呢?

再有就是,潘巧雲不過是出軌,相對於閻婆惜的勒索,潘金蓮的毒手,賈氏的毒計,罪過算是最輕的了,為何下場卻最慘?

一、

以前讀《水滸傳》,關於潘巧雲這一段,往往是帶著一絲獵奇的眼光去看,這裡面不僅有情和色,還有血腥。

當然,水滸傳中描寫的暴力情節很多,動不動就割頭、剜心的,但對男女之間的關係描寫,也是相當到位,如今讀來,真的是汙到了極致。

比如潘金蓮跟西門慶第一次鬼混地描寫:

「交頸鴛鴦戲水,並頭鸞鳳穿花。喜孜孜連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帶結,將朱唇緊貼,把粉面斜偎。羅襪高挑,肩膊上露,一灣新月……」

確實,年輕貌美的潘金蓮嫁給武大郎,算糟踐了人家,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在潘金蓮跟西門慶有過這次親密接觸之前,她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在勾搭武松,怎麼這次之後,就再也不考慮武鬆了呢?

或許,那一天,活了二十多歲的潘金蓮才真正體會到了做女人的樂趣,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甚至為此產生了毒害武大郎的想法,更是在武大郎喪事期間,都不肯歇一歇。

之所以西門慶擁有如此本事,還是誇誇人家賣茶的王婆,人家總結的能人「捱光」五個特點「潘、驢、鄧、小、閒」,那是相當到位。

如果說一開始我們對「潘、驢、鄧、小、閒」理解還不到位的話,等到了潘巧雲這裡,等到了這個裴如海和尚頭上,作者進一步闡述王婆的理論,提出了一個疑問:

「原來但凡世上的人情,惟和尚S情最緊,為何說這等話?」

二、

在這種事情面前,西門慶頂多算是一個小嘍嘍,在裴如海這個大和尚面前,也只能甘拜下風!

還是引用王婆的話,所謂的「潘驢鄧小閒」,就是指有著潘安的相貌,有著驢一樣的活兒,有著鄧通一樣的財富,還有討女人歡心的小心思,最後一條便是這個人還得閒。

在同等條件下,裴如海和尚在第五點的「閒」上是遠遠超過西門慶的,畢竟他還要經營藥房,還有一大府宅的人要養。

而有些酒色和尚呢,每日三餐都由好齋念佛的施主供應,住著寬敞的寺廟,還沒有俗事幹擾,臥室裡好床好鋪蓋,每天想著的也就這麼一個事!

這一點西門慶比不上和尚,武大郎更比不上了,辛辛苦苦賣了一天炊餅,走街串巷的。天還沒亮就出門,天黑了才回家,睡覺前還得看看明天的面發了沒有,柴火備好沒?末了還得算算今天賠了還是賺了,一折騰就到半夜了,再加上媳婦抱怨,以及聯想到明天又得早起,也就沒了興趣。

包括現在也一樣,真正為了家庭奔波的人,生不起孩子,畢竟好多人一年都回不了趟家,倒是那些閒人,一個接一個生孩子。

若是潘巧雲是個守婦道的女子,也必然不會跟一個和尚滾到一起,關鍵是這個女人不僅不守婦道,欲望還很旺盛,用一首詩描述便是:

「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教君骨髓枯。」

三、

在展開下一步的討論之前,我們還是先好好講一下潘巧雲的身世:

按照書中的說法,潘巧雲在石秀面前第一次出場時,剛跟楊雄結婚不到一年的時間,是二八年齡,也就是十六歲。

而她也不是頭婚,已經是二婚了,兩年前死了丈夫,也就是說,這個女子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嫁過一次人了。

相對於其她幾個放蕩女子,潘金蓮雖不是什麼好女子,但前提也是被王婆和西門慶設計勾搭的;閻婆惜根本就不喜歡宋江,是被老娘逼著嫁給他的,她真正愛的是張文遠;而潘巧雲跟她們不一樣,年齡在三人裡面最小,卻最主動,是她主動勾搭裴如海和尚的:

「那婦人在布簾下看了,慾火熾盛,不覺情動,便教丫嬛請海和尚說話。」

才一個十六歲的女子,怎麼癮就這麼大呢?

哎,你沒猜錯,她的癮就是這麼大!

還是看前面那首描述潘巧雲的詩,所以說《水滸傳》的作者實在是汙,若是不仔細研究這首詩,還真不好理解她的人設。

年齡十六,身體很柔軟,腰間的那把劍能斬笨蛋丈夫,雖然不是砍他頭,但是暗地裡卻掏空了他身體,將骨髓都榨乾了。

要知道她嫁給前夫王押司時,才十四歲,小小年紀本事強勁,押司嘛,大家都知道,參考宋江當押司的時候,也是挺閒的。

用潘公的話講,王押司不該死啊,咋這麼不禁榨:

「我這小女先嫁得本府一個王押司,不幸沒了。」

四、

其實這方面也不能全怪潘巧雲,若是楊雄能像自己的名字一樣,雄起來,也就沒那野和尚什麼事了,可惜他雄不起來。

楊雄,在書中的官職是節級,相當於獄卒的這麼一個差事,不是什麼大官。他能入贅到潘家,一方面確實是潘家家大業大,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說潘巧雲確實美,即使她是二婚,自己還是初婚。

楊雄很忙,按照書中的描述,他一個月也回不了幾趟家,即使偶爾回幾次家,也是夜晚才歸,白天回來也僅僅是吃過飯就走:

「楊雄回家,俱各不提,飯後,楊雄又出去了……楊雄當晚回來安歇……當晚無話,各自歇了。次日五更,楊雄起來,自去畫卯,承應官府。」

就像剛才提到的,楊雄是個大忙人,哪有心思往床上那點事兒上想,即使一個大美人躺在身邊,他倆也是一夜無語,第二天一大早他又爬起來上班去了。

當然,這只是一方面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楊雄啊,其實已經被掏空了。這時候他倆結婚已經快一年了,潘巧雲上一任丈夫,頂多就堅持了一年多的時間,就被榨乾了。

而楊雄呢,也沒好到哪裡去,你看看他的名號就明白了,病關索!

在書中,一旦涉及到病,往往都是面色發黃,這是腎虛的表現,對於楊雄來說,也是如此:

「淡黃麵皮,細細有幾根髭髯。」

當然,腎虛一方面有上夜班勞累的原因,另一方面則是那方面勞累過度了。

五、

所以,楊雄才在結婚不到一年時間,就扛不住了,開始想方設法加班不回家,這一點潘巧雲自己也說了:

「我家的老公,一個月到有二十來日,當牢上宿。」

要是楊雄不多加加班的話,恐怕潘巧雲離三婚不遠了……

因為楊雄無法滿足潘巧雲,所以這個女子這段時間才開始尋求下一個目標,而壯實的石秀,成了她的下一個目標。

在石秀的眼中,潘巧雲也確實嫵媚得很,經過作者一番描述,實在是讓人叫絕,但畢竟少兒不宜,原話就不全貼上去了,貼前兩句吧:

「黑鬒鬒鬢兒,細彎彎眉兒,光溜溜眼兒,香噴噴口兒,直隆隆鼻兒,紅乳乳腮兒,粉瑩瑩臉兒……」

潘巧雲這種隨時捕魚的陣勢,確實讓石秀吃了一驚,從後面的情節描述中,潘巧雲跟潘金蓮一樣,也是對武松般身材的石秀產生了興趣,這在石秀發現潘巧雲跟和尚有染後暗自揣測:

「我幾番見那婆娘常常的只顧對我說些風話,我只以親嫂嫂一般相待。原來這婆娘倒不是個良人!」

因為石秀這人比較重義氣,不為所動,所以潘巧雲才轉而衝自己的師兄下手,並且好好發洩了一通:

「好半日,兩個雲雨方罷。」

後來的一個月裡,更是十數次在一起廝混,就問你,一個月十多次好半日,你怕不怕?

幸虧石秀定力足,不然的話,他就不是拼命三郎了,而是喪命三郎了。

六、

潘巧雲癮大,丈夫楊雄滿足不了她,也確實情有可原,可是為什麼非要找個和尚呢?

一方面,這個和尚是特意找上門的,而且為了能勾搭上潘巧雲,可是下足了功夫,足足有兩年之久:

「我把娘子十分錯愛,我為你下了兩年心路。」

而且裴如海人長得不錯,聲音好聽,當初潘巧雲就是被他的聲音所吸引的,寺裡的女香客也有主動投懷送抱的。據說某網紅丁什麼真的家鄉,也有很多女「香客」前去「念佛」,主動投身他們村的那些男「網紅」們。

再加上這個和尚的本領很強大,讓潘巧雲很滿意:

「可惜菩提甘露水,一朝傾在巧雲中……這個氣喘聲嘶,卻似牛齁柳影。那一個言嬌語澀,渾如鶯囀花間。」

最重要的是,和尚嘛,他絕對不敢張揚的,要換別的男的,玩了一次後,黏上你了,推都推不掉。和尚就不一樣了,他不敢找上門啊,也就不用負責任,不然佛祖都得用如來神掌劈他!

再加上,他們之間的事一直很秘密地進行,這跟潘金蓮和西門慶不同,那倆太高調,搞得街坊鄰居,甚至整個陽穀縣都知道了,唯獨瞞著一個武大郎。而潘巧雲和裴如海行事低調,都是半夜來相會,正因為如此,潘巧雲才會沉迷其中,一發不可收拾

在央視《水滸傳》中,潘巧雲臨終前的那句話或許能說明一切:

「我嫁你兩年了,還不如跟那師兄睡那兩夜快活!」

七、

講到這裡,不得不說幾句石秀,人家出軌是人家的事,你為啥多管閒事,非要捅破呢?

有人說,可能是石秀嫉妒,畢竟自己的身份在這裡擺著,即使潘巧雲勾搭自己,自己也不能做出越格的事。但自己不做,也不希望別人做,更不用說一個和尚了,所以他恨啊,恨到頭,就這樣了。

也有人說,不對,石秀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他確實是拿真心對待楊雄,眼看著自己的結拜大哥頭上都能踢足球了,心裡著急啊。

如果石秀沒有把楊雄當兄弟,他大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即使後來事情發了,他也可以恍然大悟嘛,迅速站隊楊雄,也不必主動出擊,破壞人家婚姻強吧?

其實石秀還算是能忍了,潘巧雲初見裴如海他就察覺不對勁了,但直到一個月後,拿到了確切證據,這才找到楊雄,跟他商量捉姦的方案。

可惜楊雄這人不厚道,酒後誤事,一通醉話將倆人的合計全盤託出。結果被潘巧雲佔了先機,反咬一口,石秀反而成了勾搭潘巧雲之人,這可是奇恥大辱了,他怎麼能咽得下?

其實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但是出於對楊雄安全的考量,還是忍了:

「楊雄與我結交,我若不明白得此事,枉送了他的性命。他雖一時聽信了這婦人說,心中怪我,我也分別不得。務要與他明白了此一事。」

這才有了石秀親自捉姦,殺人取證後,夥同楊雄來了個翠屏山慘案,活剖了潘巧雲!

八、

那麼,我們也要思考一下,難道僅僅是因為石秀被潘巧雲冤枉後便惱羞成怒,非要攛掇楊雄殺妻嗎?

其實並不是完全如此!

潘金蓮是確實毒殺了武大郎,武松一開始也只是報官,後來發現報官沒用,才痛下殺手。閻婆惜是觸犯到了宋江的底線,拿到了他跟梁山賊寇私交的信件,而且提出的條件宋江根本無法達成,你死我亡的時刻痛下殺手。

而潘巧雲跟她倆都不一樣,她既沒有實施對楊雄的施害,也沒有動機去做這件事。整個事件,包括可能的後果,其實都是石秀自己分析出來的:

「怕哥哥日後中了奸計,因此來尋哥哥,有表記教哥哥看。」

並且,石秀跟楊雄策劃翠屏山慘案的時候,他也不是說的殺害潘巧雲,而是休掉她,一開始楊雄也是奔著這個目標去的:

「哥哥那時寫與一紙休書,棄了這婦人,卻不是上著?」

但到了山上後,石秀就變了,在丫環招供了後,潘巧雲曾經向楊雄認錯,讓他饒了自己,但石秀卻說:

「哥哥含糊不得,須要問嫂嫂一個明白備細緣由。」

等到潘巧雲招供了後,石秀還火上澆油,故意問楊雄,你打算怎麼處置給你戴綠帽的潘巧雲啊?

這時候,他可是早就忘了來之前跟楊雄商議的,休掉她就行了的說法。

九、

事實上,石秀很清楚,對於戴綠帽這事,楊雄一時氣頭,是啥都幹得出來的!

當初他第一次給楊雄說這事時,楊雄就暴怒,罵潘巧雲是J人:

「你這J人!賊妮子!好歹是我結果了你!」

等到潘巧雲的衣服被剝掉之後,石秀親自遞上了刀,還說了一句:

「哥哥,這個小J人,留他做甚麼?一發斬草除根。」

潘巧雲一看楊雄要來真的,嚇得直求饒,甚至求石秀,讓他幫忙勸一勸大哥,因為她清楚啊,這時候的楊雄是需要臺階的,這個臺階只能石秀給,可惜,石秀不這麼想:

「嫂嫂,哥哥自來伏侍你。」

就這樣,潘巧雲死了……

現在再回過頭來想一下石秀為什麼要這樣幹?

一是他確實報復心強,畢竟綽號就是拼命三郎嘛,誰敢冤枉他,他就跟他拼命。

其次,他確實覺得潘巧雲該殺,自己的大哥楊雄不該頂著一個足球場生活,實在丟人。

最後,他其實是有私心的,要知道他在認識楊雄之前,就已經跟戴宗和楊林接觸過了,他倆還熱情邀請石秀上梁山,甚至送上了十兩銀子的路費。因為後來跟楊雄請到了府上,這件事就耽擱了,但他的心中還是嚮往梁山的。

但自己一個人上梁山,總有點孤單影只,若是拉上楊雄,豈不美哉?

而且這種想法在上翠屏山之前就定好了,還帶足了盤纏,等到潘巧雲一死,楊雄還想回去收拾東西,石秀直接攔住了,還收拾啥,我都帶著呢,走吧!

潘巧雲章節,也算是書中比較汙的一章了,青少年們,確實不適合看,一方面會被這些英雄氣概所感染,容易衝動。另一方面,也容易貶低女性,被女拳攻擊,畢竟在當今社會,潘巧雲這事,壓根就不叫事,死不了的!

我叫楊角風,換種視角看水滸,你會發現不一樣的樂趣,喜歡就請關注吧!

詩詞生活日記說:

潘巧雲與潘金蓮齊名,並稱「水滸二潘」。睹後的確令人印象深刻。

為何呢?因為淫蕩、風流、水性楊花、朝三暮四。總之,她是中國壞女人的典型。

潘巧雲,小說《水滸傳》中的人物,生於七月七日,稱風韻寡婦,原是一屠夫之女,曾嫁本府王押司為妻,王押司去世後,改嫁楊雄。

兩年來,楊雄因公務繁忙,經常在衙門當值,疏冷了潘巧雲。不想潘巧雲水性楊花,耐不住寂寞,終潘與海闍黎裴如海勾搭成奸。

後來,被石秀髮覺,卻又不思悔改,乃進讒言與楊雄,教楊雄趕走石秀。石秀不忍楊雄受矇騙,乃暗中設計殺害裴如海,並與楊雄將潘巧雲騙上翠屏山。楊雄得知真相,怒殺潘巧雲。

銅雀深宮讀紅樓說:

自古紅顏多薄命!潘巧雲能令人印象深刻,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一:死得慘烈。潘巧雲作為一位妙齡女子二婚嫁給楊雄,蠻指望得個威武丈夫可以依靠,誰知丈夫卻長期忙於公務疏於夫妻生活,只拿妻子做個擺設,天長日久致使妻子與裴如海和尚生了外情。偏生這外情又被暫住在楊雄家裡的的石秀窺破。潘巧雲便使了個小詭計對丈夫說石秀調戲於她。石秀哪容得被人汙陷,更是細心留意收羅潘巧雲和裴如海偷情證據,後來用計殺了裴如海。如果故事只止於此便也罷了,只是石秀仍為楊雄忿忿不平,遂和楊雄一起設計把潘巧雲和丫環迎兒騙到翠屏山上。果真是妻子如衣服、兄弟似手足。楊雄為了令兄弟平冤解恨,讓石秀把妻子剝了個精光綁在樹上,這時候的潘巧雲還指望著石秀能勸勸楊雄,憤怒的楊雄先是割了她的舌頭免她叫嚷、然後一刀從心窩裡直割到小肚子下,取出心肝五臟,掛在松樹上。丫環迎兒也被斬為兩段,兩位柔弱女子就這樣粗暴的被兩位英雄好漢送上了奈何橋。
二:生得妖嬈。原文中作者用了大量的排比句來形容她:

黑鬒鬒鬢兒,細彎彎眉兒,光溜溜眼兒,香噴噴口兒,直隆隆鼻兒,紅乳乳腮兒,粉瑩瑩臉兒,輕嫋嫋身兒,玉纖縴手兒,一捻捻腰兒,軟膿膿肚兒,翹尖尖腳兒,花簇簇鞋兒,肉奶奶胸兒,白生生腿兒。

由此可見,潘巧雲也算得是人間尤物了,怎生不讓人心生掛念呢?

三:性情風流。空守閨房的潘巧雲寂寞難耐、不禁打起了丈夫好兄弟石秀的主意,可那石秀卻是榆木疙瘩一般油鹽不進。好在花和尚裴如海讀懂了她眼底的欲望之火。正是:不顧如來法教,難遵佛祖遺言。一個色膽歪斜,管甚丈夫利害。一個淫心蕩漾,從他長老埋冤。這個氣喘聲嘶,卻似牛齁柳影。那一個言嬌語澀,渾如鶯囀花間。一個耳邊訴雨意雲情,一個枕上說山盟海誓。闍黎房裡,翻為快活道場。報恩寺中,反作極樂世界。可惜菩提甘露水,一朝傾在巧雲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239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