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人,去外地旅遊,儘量別聯繫以前的老同學、老朋友。"你怎麼看?_去外地找朋友玩

風花有約說: B市有我兩個大學同學,一男一女,他們是兩口子。 當年在大學,班裡只有他倆都來自B市。我和女同學住…

風花有約說:

B市有我兩個大學同學,一男一女,他們是兩口子。

當年在大學,班裡只有他倆都來自B市。我和女同學住上下鋪,關係挺好。

我們那時大學畢業是包分配的,一般是那來那去,所以兩人畢業都會回到B市。

男同學對女同學發起了攻勢,但女同學沒看上他,對他的追求要麼橫眉冷對,要麼不理不睬,男同學傷透了腦筋。

有一天男同學找到我說,妹子,你想吃啥哥給你買,但你得給哥幫忙。

經過我的穿針引線,女同學最終被男同學的誠懇踏實打動,答應了。當然我也更沒少當電燈泡。

90年大學畢業,他們兩人畢業就結婚,是真正的從校服到婚紗,左手畢業證右手結婚證的浪漫。

那時候我們經常寫信。我寫一封,他們回兩封,兩人各寫一封,裝一個信封郵來。我看完一封再看另一封,都是生活趣事,或者他們夫妻鬧彆扭,各說各的理,我看著特別有趣,充當和事佬。

那個年代,幾張薄紙,一張郵票一個郵戳,天涯變咫尺。

後來家裡裝了固定電話,每到節假日,或者晚上9點以後,話費便宜了,我們就打長途互訴衷腸,每次說的快剎不住閘的時候,就互相打趣,趕緊掛電話省點話費吧。

再後來有了電腦,女同學不愛上網,說在電腦前坐一會兒就頭暈腦脹。我和男同學在QQ上聊,工作的事情生活的煩惱暢所欲言,常常聊到深更半夜。

所有這些,至今想起來,都感覺心裡暖暖的。

有了微信後,我們之間的聊天卻少了。特別是女同學,有時我跟她正聊在興頭上,她突然戛然而止;或者我說一句話,好久她都不回復,我想她可能忙別的去了。

2015年,我女兒考上了B市一所大學,我當時並不想聯繫他們,因為他們家還在距B市100多公裡的縣城,我不想打擾他們,就沒告訴他們我女兒考到了B市。

女同學在微信上問我女兒考到了哪?我說考到了B市。她問女兒幾號開學?我說9月5號。她說那你送孩子時一定要來我們家。我說好。她說到時候提前聯繫,我說一定聯繫。

我大姑姐在K市,K市距B市很近,只有140公裡。我大姑姐說讓我們先去她家住幾天,她帶我們在周邊玩玩,再去學校報到。

9月4號下午,女同學在微信上問我出發沒?我說我在K市我大姑姐家。她說那你坐班車來我們家吧。

我說我明天把孩子送到學校,安頓好,就去看望你們。

晚上,男同學給我發了一條微信,說明天下午他開車來B市接我。

第2天一大早,我們從姑姐家坐班車出發,中午12點左右到達,給女兒把床鋪整理好,出去吃飯,在學校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下午4點多,男同學發微信說他倆已出發,讓我在校門口等。

我在校門口望穿秋水,直到他倆站在我面前。我有種本能想要和女同學擁抱一下,她卻只是拉了一下我的手,我就克制住了衝動。

男同學問我老公,你是咋安排的?我老公說他和女兒就不去了,xx(我)去你家,你們敘敘舊。

我把給他們帶的土特產放進後備箱,說走吧。男同學說時間還早,我帶你們轉轉B市的城中草原。

城中草原並不大,男同學帶我們轉了一圈,給我和女同學拍照,請我們喝冷飲,我老公要掏錢,男同學不讓,兩人著實推讓了一番。

直到天微黑,男同學又到一家飯館要了幾個菜,請我們吃飯。

飯桌上的氣氛還算融洽,我和同學敘舊,我老公也有一搭沒一搭地和他們聊著。

吃完飯天基本黑了,我老公說,面也見了飯也吃了,你就別去了吧?

兩位同學直直地看向我,我沒心沒肺地說,機會難得,我想去。我老公沒吭聲。

一路上,男同學開車,我和女同學坐在後排,三個人聊著畢業25年來的變化,哪個同學發跡了,哪個同學落魄了。

到他家天完全黑了,從後備箱拿出我帶來的土特產,女同學還拿下來兩個手提紙袋。

我突然明白,紙袋裡肯定是給我的東西。他們做了兩手準備:吃完飯我如果不來他們家,他們就把紙袋裡的東西給我;如果我跟車走,他們就不往出拿紙袋。

但既來之則安之,我假裝沒看著。

進家就洗漱,然後我和女同學睡主臥,男同學睡次臥。我和女同學開始話嘮,聊的無非是女人的話題,婆婆妯娌老公孩子。

第2天,兩口子帶我進山,去當地一處著名景點遊玩,我發現男同學情緒不高,但我也沒多想。

又逛了一處農業園區就到中午了,三人去吃飯。我說這頓飯我來請,兩口子死活不讓,說來到他們住的城市,怎麼能讓我掏錢?他們要盡地主之宜。

下午4點多回到他們家,我想走,就問有沒有回B市的班車了?男同學說著急啥?好不容易出來了,再住一晚上吧。

然後男同學去打麻將,我和女同學在他們小區周邊轉了轉,她帶我去吃了當地的品牌涼皮,味道特別好。

晚上10點多鐘休息,再沒說話,不像頭天晚上兩人聊到2點多。

第2天早晨,女同學熬稀飯烙饃饃,三個人吃了早點,又閒扯了一陣,女同學拿出幾張百元鈔票(具體多少我不清楚)說我女兒考上大學,他們表示心意,我堅決不收。

然後兩口子送我去火車站,我坐火車回到B市。

仔細回想這兩天的行蹤,我感覺同學兩口子很熱情,但這個熱情中有疏遠有距離,並沒有我想像中25年沒見面的熾烈。

尤其是男同學,一直情緒不高,心事重重的樣子。我想可能是他工作不順心吧。前些年他停薪留職外出搞工程,回來後副職的位置被別人頂替,他被調到基層,可能心裡不爽。

我有點後悔去他們家。

正確的做法是:在他們來B市請我們吃飯後,我把帶的土特產送給他們,他們車上也備好了給我的禮物,互相見一面就行了,根本沒必要去再去打擾人家兩天。

我把困擾說給了老公,老公說事情過去了,沒必要瞎想。

後來我還發現,不管我在朋友圈發啥內容,他們倆口子從不點讚。

2017年的春節前,我爸尿血查出膀胱癌。那個春節我過得一點都不好。春節過後,我在微信上問候女同學,問她年過得怎麼樣了?她一直不回復。

我翻看她的朋友圈,發現她和往常一樣分享文章,給別人發廣告,但就是不回復我,令我特別納悶。

2個月後她才回復我,說她爸病了,她很忙,沒工夫理我。

我說咱倆差不多,我爸也病了。我們這個歲數上有老下有小,你好好扶持老人吧。

我邀請他們兩口子能來我家玩一趟,讓我儘儘地主之宜,也好回報他們的情誼,但他們一直沒機會。

這讓我覺得,我欠了他們的人情。

我老公買了我們這裡最貴的特產,我給男同學發微信,讓他把他家詳細住址告訴我。男同學一直不回復,我想他可能是怕我又要去他家吧。

三天後,男同學才把地址告訴我,還問我要地址幹嘛?

我說我老公買你買了點特產,我給你發快遞。他發來個呲牙的表情。

收到後,兩口子在微信上特別客氣,左一個謝謝右一個謝謝。女同學還說,你給我這麼貴重的東西,我給你點啥?

我說你什麼都不用給我,來我家住幾天就行。

這些年我們很少聊天,只在過年互相發祝福的圖片和文字,以表示大家都安然無恙。

2020年冬天,女同學突然給我發微信,說好久沒聯繫了,問我女兒工作沒?找對象沒?我說工作了,還沒找對象。

她說她女兒29歲了,一直沒對象,她特別犯愁,又不敢嘮叨女兒。我勸她順其自然,只要孩子過得快樂,不結婚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2021年過年,我給他們兩人各自發去新春祝福,兩個人誰也沒回我。這兩年我也不發了,我們成了陌路人。

囉嗦了這麼多,我想說的是:無論出差還是旅遊,儘量別聯繫以前的老同學老朋友,不要高估你在人家心目中的位置,因為時過境遷,以前的舊情誼也不見得有多濃烈,大家都回不到過去;現在的工作生活壓力都大,你去就打擾人家的正常生活,人家在百忙之中還要抽出時間應酬你,實在是不妥。

海言海說說:

的確如此,去年我和朋友去新疆玩了10天,想著有一個多年未見的老同學在,便聯繫上了,結果因為這事,導致我這老同學差點被我們打,最後也搞得不歡而散,多年的情誼都差點斷了。

事情是這樣的,去年我和朋友相約著去新疆玩,正好大家那段時間都不算很忙,就請了年休假,然後訂好了機票,也規劃好了行程,一切準備就緒後,我們就啟程了。

剛開始到了烏魯木齊後,準備先在烏魯木齊待一天,逛逛大巴扎吃吃大盤雞什麼的,但是呢,沒想到我一個高中同學看我在朋友圈發了到新疆的照片,立馬給我發來信息說:「羅,那個誰,對,是王林也在新疆,都好多年了,當時他不是和你關係挺好的嗎,你可以聯繫他,你們出來聚聚。」

他發信息之前,我就心想著,就是聽說有個同學在新疆,一時半會想不起來,正好這個同學提醒了我,對,就是王林,我忙翻了翻電話,正好有他的電話,但都好多年沒聯繫了,這個電話號碼不知道還用不。

我正嘀咕著,我朋友甩了一句:「你打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於是我就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到了過去,電話嘟了幾聲,接了:「是羅哥嗎,想不到你還記得給我打電話了。」

聽著熟悉的聲音,我真是受寵若驚啊,沒想到他來新疆這麼多年,這個高中時期的電話都沒換:「我來新疆咯,想著你在新疆,就聯繫你,看看咱們兩哥倆有時間出來聚聚吃個飯。」

「沒問題,你是來玩的吧。」

「對,我和我另外一個朋友,我們有十天的假期,準備去喀納斯伊犁去逛逛,明天就出發。」

「哥,別了,跟團不好玩了,咱們自駕遊吧,我這邊請幾天假陪你們幾天,正好我朋友是租車的,咱們租一個車就行。」

說完,我便告訴他,我和朋友商量一下。

掛完電話後,我把王林的想法給了朋友說,朋友沉思片刻,又問了我的意見,我說聽你的,他說:「下午我剛把團費交了。」

我就給王林打電話說這個事,可是這老同學也太熱情了,忙讓我把電話給我這朋友,嘀嘀咕咕他們在電話裡說半天,最後我朋友在我這位老同學的持續地勸說中終於決定租車自駕遊了。

但是呢,也正是因為這次自駕遊,差點把我和老同學的關係給搞砸了。

第一件事,正是因為租車,租車自駕遊,本來我和朋友是想找一個代駕,可是我老同學不肯,說有外人在,咱們不好玩,我們自己開車多爽啊,但是我和朋友的駕照都沒拿多久,而且新疆的公路一馬平川的,開著開著就要睡著,每次開車都小心翼翼的。

加上新疆的景點彼此隔得非常遠,開車往往三四個小時是常態,我們三人雖說換著開車,但是累啊,到了景點,已經疲累交加了,誰還有心思逛。

那幾天我和朋友回到酒店,一覺就躺下了,根本不想動,我朋友天天抱怨:「本來是來旅遊的,開開心心,跟個團啥都不用管,結果你這熱心過度的同學,把我可折騰慘了。」

我尷尬地笑著說:「我也還不是一樣慘,我駕照沒拿幾年,都沒怎麼開過車,結果在這裡我每天開車都神經緊繃,別提多累了。」

這還沒完,我這熱心的同學在吃住安排上,也是各種不讓我們操心。

本來我們出來旅行,來回的機票就已經花去了我們預計的旅行費用的一大半,來之前我們是商量著酒店不用講究環境多好就行,結果我們到了一個地兒,老同學可不管這些,硬說歹說要讓我們住好的地兒。

「你們是來旅遊的,當然應該住得舒服,住得不好,整個旅行的體驗就不好。」說完這句話後,他就開車送我們到了一家當地的星級酒店,看著單間房價,我和朋友面面相覷,流露出苦澀。

我這老同學看了看我們,直接說:「沒事,我認識老闆,讓他給你們打個折。」

這其實不是打折的問題,而是整個旅程,我們都沒自主權的問題,哎,花了一大筆錢住了一晚高檔酒店,朋友又向我吐槽到:「你這同學,不是蓋的,錢又不是花在他心上,當然不心疼啊,我下個月得吃土了,過幾天會烏魯木齊還要給媳婦買禮物,這禮物的錢都沒有了。」

我只能嘆氣一聲,沉默著不說話。

當然,不止住,在吃上,我朋友也是各種給我們做主啊,比如我朋友想吃烤腰子,結果老同學直接說了句:「這個還是少吃,我媳婦上次吃拉了好幾天肚子。」

我朋友又說那吃烤羊肉串,吃饢餅,這老同學又發話:「少吃,特別油膩,我來新疆都不怎麼吃,饢餅太幹了,嘗一嘗就行。」

說完,我朋友和我撇了一眼,無可奈何,這也不能吃那也不方便吃,來一趟新疆不就是來好玩好吃的嗎。

那天晚上,我朋友在酒店問了我一句:「你這同學是不是在公司是領導,各種做主,什麼都得聽他的,導致在生活之外,也PUA其他人了。」

「我也不太清楚,哎,只能說,來新疆了就不該聯繫他的,沒想到這麼不好的體驗,這樣吧,要不然我們回烏市後,就和他說不用他陪了,我們自己去逛。」

我朋友點頭。

可是事實證明,我們的想法是好的,可是老同學的熱情再次一滾滾地向我們襲來。

當我們臨近假期結束,從伊犁開車回到烏魯木齊後,我們正式和老同學說,最後一天我們要在烏魯木齊買點特產禮物啥的,讓他就不用陪我們了,他這兩天也怪累的。

可是沒想到的是,老同學依然熱情似火:「不用,你看你們最後一天了,我陪你們去買禮物,絕對不會被坑。」

我和朋友再次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烏魯木齊的最後一天,也是我們十天假期中最生氣最難受的一天,當天一早,我們起床了,先去逛了大巴扎,然後同學帶著我們去了乾果市場還有賣玉的商場。

我還好,就買了各種乾果給老家的朋友同事寄了回去,我朋友呢,因為要給老婆買禮物,結果花了1000多塊錢買了一塊玉,當然是在我老同學的推薦之下。

本來沒什麼事,但是呢我這朋友有一個對玉深有研究的朋友,當天晚上拍照給他看的時候,得出了結論:「這玉最多幾百塊。」

朋友剛開始不相信,但他這朋友給他說了各種看玉的細節,到後來,朋友躺在床上特別生氣地對我說:「你這同學,一言難盡」

我搖頭,不知道怎麼安撫我朋友了。

這時老同學發了簡訊過來:「不好意思,這次沒陪你們幾天,下次來留足時間,讓我好好陪一下你們。」

我心裡嘀咕了一句:「還是別了,下次來不會再聯繫老同學了。」

其實老同學也是為我們好,各種為我們考慮,但是呢,我們出來玩的,有自己的計劃,本來想著大家就聚一天,嘮嘮嗑,沒想到他的過於熱情,盡地主之誼的過度表現,讓我們難以招架,最後導致我和朋友的體驗感很不好。

所以看到這個問題,我就想到我這段事,去旅行,麻煩老同學必然不好,人家要各種捨棄自己的生活節奏,更有可能會請假,各種陪你,然後還有可能破費給你買各種禮物什麼的,所以從這一點上不能麻煩人家,不太建議去旅行聯繫同學。

還有一點,如果你和其他朋友,而其他朋友和你這老同學並不熟悉,也要考慮他的感受,他是和你一起來旅行的,不是來陪你見老同學的,從這一點上來看,也不建議不考慮同行的人的感受,擅自聯繫老同學。

而且很多年沒聯繫,你們的關係不一定還是那麼好,你聯繫他,他拒絕你,你心裡會不好受,他出來見你,作為地主之誼會帶你吃當地特色,買當地的禮物,這些他都要破費,如果是關係不好,這些錢他花得也不好受。

所以呢,在去外地旅行之前,就要想清楚是否聯繫曾經的老同學,好好考慮一下,總沒錯。

退休兩年的外婆說:

8年前我與3個閨蜜及2個男同學一起去廣西旅遊。去之前,一個男同學執意要跟高中老同學張晨聯繫。我很不贊同,高中畢業後久沒聯繫,聽說張晨在部隊軍事學院正團級轉業後,在南寧混得不錯,現在是南寧市某局分局長。人家未必記得認識咱們,何必欠人情呢?男同學執意堅持要聯繫張晨。這恐怕是我旅行非常後悔的一件事,張晨見面後的一句玩笑話,雖然我經常講出來調侃自嘲,但讓我至今覺得難堪!

張晨熱情給我們介紹行程安排和建議。因為就一周的時間,確定先到南寧後,先去北海,然後從南寧中轉到桂林陽朔。Z後從陽朔返回武漢。

張晨如期在南寧東站接站,見面後,他熱情勁兒真的超乎想像。因為我們是6人,他開著一輛7座別克商務車,那神情,感覺自己牛氣沖天,日子過得非常滋潤。一路上他給我們介紹南寧城市情況,並表示他全程給我們提供車輛,我們幾個一聽,可高興壞了,這一下解決我們的大問題。

酒店是張晨事先幫我們聯繫好的,按我們的要求,從節約費用的角度,儘量考慮連鎖店之類,只要乾淨衛生就行。張晨倒是很會辦事,他給我們定在市ZX朝陽廣場中山路的城市便捷酒店,剛剛開業的酒店,地段好、J格優惠。我們住下稍微洗嗽後,張晨的同事和戰友們7、8個已經等候在南寧飯店的包間裡為我們幾個接風。

女生自然坐上席,張晨堅持要我挨著坐在他的左手位,一一介紹後,一頓胡吃海喝開始了。席間,張晨熱情地給我們三個女同學道菜。我自然是他Z殷勤的一個。

酒過三巡,張晨不停舉杯給我喝,他是白酒,我是紅酒,酒喝到高興處,也自然沒少喝。看到張晨有些醉意了,我開始提議上主食,不要再喝了,同行的兩個男同學自然被張晨戰友和同事們的熱情感染,酒是喝得昏天黑地了。

3個閨蜜也覺得該剎車了。明天還要開車去北海呢!

「明天周末,我開車跟你們一起去」張晨明顯醉意。然後,他他興奮地跟我的那三個閨蜜說「告訴你們一個大秘密……」突然他用手指著我,「已經30多年了,我一直藏在心裡的秘密,當年高中時,她可是我暗戀的對象。當年她多漂亮呀,穿的衣服也好看,我們農村娃只有望塵莫及……」酒後吐真言呢!何止閨蜜聽見了,一桌人都聽到了。大家嬉笑的,跟我敬酒的,擠眉弄眼的,不亦樂乎。

「真是後悔見到她,她破壞我心中偶像和女神的形象」……

張晨沒頭沒腦的這句心裡話,是對著我和幾個閨蜜說的,可聲音分明蓋過了立馬大家的笑鬧聲。幾秒的安靜後,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

這話說的,是事實啊,30多年前十七八的鄉鎮女高中生,恰恰我父母都是鄉鎮的職員,我是非農戶口,在八十年代初期,的確與農村戶口有很大的差異。現在非農戶口不說,張晨記憶中的女高中與快50歲的黃臉婆比較起來,當然失望,與記憶中偶像和神女相差太遠了。

我撲地笑出聲來,以掩飾此時的尷尬。真不應該,此行讓張晨費了時間,費了精力,還費了RM幣,換來的是心中女神形象的大破壞!不應該!嘿嘿!

D二天大家睡到九點才起床。早餐後張晨堅持要陪我們去北海,說正好周末,他也放鬆放鬆。我們逛北海老街,在銀灘上盡情撒歡,我們在北海住了一晚,準備次日去潿洲島,張晨D二天要上班,自己坐車回了南寧,我們在島上住了2晚上,返回南寧。

張晨真是費了心思。我們在南寧交車後,他曾經軍事學院的學生,聽說是柳州市交J大隊的,竟然開車接到南寧了,要送我們直接去桂林。到了桂林,他的學生又是接我們到G檔餐廳飽餐一頓,送我們去住的地方住下來後,他的學生說桂林交 警同行派車,安排一司機次日跟著我們,說玩桂林司機兼導遊。我們無從推辭,只有不停地說上一堆感謝的話。

D二天上午出發遊灕江,我們退房時發現,房費已經全部結帳了。此行真叫我們人情欠大了。

晚上我們住陽朔西街,閒逛+美食。D三天,我們繼續遊陽朔遇龍河到舊縣竹筏漂流,賞田園風光,下午我們租車騎行十裡畫廊。晚上美美地欣賞印象劉三姐,充分感受壯觀的山水演出,真的是美不勝收。

從陽朔直接火車回武漢,結束愉快旅行。

回到題主的問題,真是太認同這句話了:人,去外地旅遊,儘量別聯繫以前的老同學、老朋友。

一、人情欠大了,關鍵是人情大於債。

此行我們幾個欠張晨人情,聯繫行程,車輛接送,接風洗塵,還一大群同事朋友陪吃陪喝,甚至牽扯到他的學生精力和時間,費用也不老少。人情欠了,總還有還的。張晨是湖北人,每年回家探望老家父母兄弟。自那年我們去了南寧後,同遊的其中一個男同學就成了同學聚會的「秘 書長」,每次張晨回老家,秘 書長通知一到,我們幾個同學輪流接他吃飯。想想當年人家那接待,簡直費盡心機,熱情有加,怎麼著我們也要變著法回報人家。

二、旅遊是放飛心情的,過多的應酬禮節非旅遊的初衷。

我對旅遊意義的理解是,走出現有的圈子,離開現實的環境,整裝出發,給自己的心情放個假。我每一次的旅行,都是為了在路上,去尋找一種不同的心境。蔚藍的大海、銀色的沙灘、可愛的海鷗、秀麗的山川、巍峨的長城、特色古鎮、茶馬古道、藍色的蒙古高原、地老天荒的沙漠、海枯石爛的戈壁……不同的地點,不同的環境,不同文化風俗、不同的感受和體驗,旅遊與我,就是一次心靈的震撼和美的盛宴。而聯繫了以前的老同學、老朋友後,對方或盛情接待,或禮貌應付,都會讓愉快的旅程多了一些世俗的應酬,從而大大違背了我們旅遊的初衷。

三、旅遊結束,可能會導致不必要的感情糾葛。

無論張晨是為了酒桌上的玩笑和開心,但以前的老同學和老朋友之間,總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感情舊事。旅遊結束後,為了還人情的心理,或本身還有其他舊情未了等心思等,幾十年不見的同學和朋友會增加接觸和聚會。素質高的可以一笑了之,熱鬧開心,偏偏生活中有很多同學聚會鬧出了不少感情糾葛。有的婚內出軌,影響家庭正常關係,甚至導致離婚的大有人在。

我是退休兩年的外婆,謝謝您走心地看到結尾。我真心覺得,去外地旅遊,儘量別聯繫以前老同學、老朋友,您怎麼看,希望得到您的互動和交流。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熒熒之光通天之亮說:

前幾年,我到北京出差兩天的時候,本來不想聯繫我人民大學的研究生同學的,但是總感覺好不容易去了趟北京,真的很想念曾經關係不錯的老同學,於是我就按照感情的好與深,先後撥通了譚某某、張某某、張某A、劉某某四個老同學的電話。令我沒想到的是前三個老同學,我自以為關係最好的三個,竟然都說有事,不接待我。

譚某某更是奇葩,我當天傍晚發的微信,到了第二天下午我都到了機場,準備返回了,這才回復我,說自己一直沒看手機,不知道我來了,不好意思。全然也沒問我什麼時候走,下次再來的時候再聯繫他之類的話。反正給我的感覺就是不冷不淡的那種,弄得我挺失望的。

等到我聯繫劉某某的時候,劉某某說可以出來,但是要等到晚上22點以後,因為之前要陪著孩子在家寫作業。我說好,總算有同學願意來見我了。其實我真的不是為了貪圖蹭老同學的飯和酒喝,純粹就是為了那一份感情!感情不好的同學,我會聯繫嗎?

到了22點以後,我們相約在北京潘家園見的面,老同學請我在路邊店吃了烤肉串,喝的啤酒,我們也是回憶起以前的種種,真是暢所欲言、無話不談。可是剛聊了不到一個小時,我老同學的媳婦就給我老同學打來了電話。我老同學接了電話以後,說過會回去。

熟料,過了20分鐘,他媳婦又打來了電話,又要叫我老同學回家。這次他媳婦明顯不高興了,在電話裡面對我老同學喊:你可以了啊!都幾點了還不回來?明天不上班的嗎?再說了,什麼老同學見面,也幫不上你什麼忙,瞎花那錢幹什麼?!意思一下就行了,抓緊回來啊!再不回來,今晚滾出去,不用回來睡了!

老同學就坐我對面,飯館裡面就我們兩個客人,比較安靜,所以老同學的媳婦說的話,我全聽見了。老同學掛了電話以後,面露難堪之色,說:我媳婦!不用管她,一身臭毛病,等我回家收拾她!

我聽老同學說了以後,心裡更不是滋味了,我知道老同學為了見我,真是不容易,回家還要跟他媳婦幹架,你說我出差就出差吧,還聯繫老同學幹啥?不是給人添麻煩,欠人家一份情嗎?

過了十分鐘不到,我就說散吧,快23:30了,明天你還要上班,我還要早走,今晚聊的可以了。老同學見狀也沒再執意挽留我,我們就這樣擁抱了一下,各自散去了。

前些年,我一個高中女同學來青島找我玩,我非常歡迎,說晚上請她吃飯。當時我沒有一分私房錢,我就跟自己的媳婦說了,要錢請客。可我媳婦堅決不給,讓我自己想辦法,還說什麼老同學,多少年不見了,來蹭吃蹭喝的,有意思嗎?

我當時暈了,我壓根沒想到我媳婦會是這麼種人。當時我也實在,就當了一次土鱉,竟然生生地沒請我女同學吃飯!我女同學很生氣,在我的高中同學群裡面,說我的壞話。說我真是夠可以的,人到了家門口,都不請客,還讓我其餘同學別來青島找我,說我是個土鱉。

哎,我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我能在群裡說我媳婦不給我錢?說我是妻管嚴?說我沒有錢請客?肯定又會招致一頓嘲笑和譏諷。

因此,人,去外地旅遊,真的儘量別聯繫以前的老同學,沒必要,給人添麻煩,人家還不一定願意、高興接待你,畢竟是讓人家花錢、花時間、花精力的事情。最好悄悄地去,悄悄地回,互不打擾、兩不相欠,最好了。

感謝閱讀,歡迎關注我,謝謝!

田園小豬生活記說:

前兩年的某一天中午,我正準備燒水煮麵時,突然老家一位當老闆的同學給我打電話說他開車到我生活的城市了,叫我請他吃飯,我住在農村裡,一般我們農村來了客人都是在家裡做飯吃。

我把我家地址發過去後,叫同學直接開車過來,我準備重新做飯,同學說現在團聚請客吃飯,還有誰在家裡吃的?一般都是在外面吃,想想也是,他是男同學,畢竟到我家裡來也不怎麼方便,農村院子裡的鄰居們看見又會議論紛紛的。

我不答應又顯得自己小氣,我們老家又是一個鄉鎮上的,我答應,感覺又不怎麼方便,雖然我和他之間沒有什麼,只是單純的同學關係而已,但是不知道的人碰到心裡總會猜疑,我也不好拒絕,最終還是答應了請他去外面農家樂吃飯。

我換好衣服,開著車和他到約好的地方,我比他先到幾分鐘,我一直站在門口等著他,當他開車到農家樂時,他把車停好後,他帶著一女的走了過來,然後說: 這是我老婆,我來這裡談一單生意,你也知道,現在談生意吃飯難免會喝酒的,喝酒後不敢開車,所以把我老婆帶著,回去時她可以開車。

然後他又對他老婆說: 這是我同學,從小學到中學,我們一直都是同班同學,前幾年沒結婚時見過,結婚後今天還是第一次見面。

我和他老婆打了一個招呼後,我們就一起進去找位置坐下,服務員拿來了菜單讓我們點菜,我也不知道同學夫妻倆喜歡吃什麼?然後把菜單遞給同學,讓他點菜,同學一邊點菜,一邊聊著他這幾年的成就,生意越做越好,在城裡買了房,換了一輛幾十萬的車子……,他老婆一直盯著手機玩,一句話也沒說!

菜點好後,同學問我: 老同學,你不介意多一個人吧?

我說: 不介意,還有誰呢?

同學說: 我生意上認識的一個朋友,昨天就說好了今天過來請他吃飯的,他應該快到了吧。

我說: 沒事,那等一下吧!

過了一會兒,同學的朋友來了,然後菜也上得差不多了,我們就開始吃飯,一邊吃飯,一邊聽著同學和他朋友談生意經。我也一句話沒插。

吃完飯後,同學的朋友說還有其他事情忙著離開,準備結帳時,同學叫他朋友別管那麼多,有事就先走,有人買單。

同學的朋友離開後,同學說忙著回去,還要開幾小時的車才能到家,下次有空再聊天,我去收銀臺把單買了,我買完單出來後,同學還站在門口花臺邊等著我的,我問他老婆呢?同學說他老婆去車上等他了。

和同學寒暄了幾句後,他開著車就走了。回到家後,我感覺這樣的相聚根本一點意思都沒有,我們都變了,已經完全失去了兒時的那份純真,我把他微信拉黑了,因為我覺得像這樣的情況,他完全沒有必要通知我,叫我請他吃飯。

以前他沒結婚還在到處東遊西蕩時,來到我所在的城市,打電話叫我請客吃飯,我也毫不猶豫地請了他好幾次,現在他成家立業了,也小有成就了,平時我們也從沒聯繫過,他來到我生活的地方,而且還叫另外的朋友一起,我覺得我根本沒必要再請他吃飯了,並不是我捨不得那幾百塊錢,而是覺得這種友誼已經變味了,像這樣的同學關係,以後不要也罷!

所以說我對「人去外地旅遊時,儘量別聯繫以前的老同學,老朋友。」看法是: 確實最好不聯繫,也許你的到來,有可能打亂別人原有的計劃,尤其是那種平時不怎麼聯繫的;人隨著時間的變化也在不斷地改變,以前再好的關係僅限於以前相處時的美好,時間久了,再濃厚的情感都會變淡,所以說最好不要去打擾別人現在的生活,因為在別人現在的圈子裡,早已有人取代了你的位置。

老山巴蜀人張勇說:

「人,去外地旅遊,儘量別聯繫以前的老同學、老朋友」。你怎麼看?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舉一個我個人親身經歷的事情。

今年春節的大年初一,我有一個與我們四川臨近省份的戰友,也就是我上世紀80年代在雲南邊防部隊連隊當排長時,他在我們連隊我們排當兵的一個戰士,我們前幾年連隊組織過聚會活動,我們已經在分別30多年後見過面。我們以往都有過微信聯繫。他在正月初一這天發微信給我問我在成都沒有?我說我在成都。我問你要來成都嗎?他說他準備來成都玩。我問他好久來,他說他正月初三來。我說你是坐車來還是開車來?他說他們是開車來,是娃娃開車。我想他們這春節出來玩無非老婆娃兒和孫子吧?最多一車5一6人不得了。曾經在一個連隊還是一個排戰鬥生活過的戰友兄弟,來了成都無論如何我作為老排長和東道主都要招呼他一下。我這樣想著,便告訴他我的安排。我說我正月初二要搭車回老家兩天,正月初五就回到成都。我問他到了成都要玩多久?我們還是要見個面。

他說他正月初三來,正月初六回去。如果說我要安排同他見面,那麼他就正月初七回去。

這樣,他和我聯繫過後,正月初二我就回到了老家巴中。當然這期間他告訴過我,他正月初三已經到了成都。

正月初五早上,我從老家巴中往成都走,我就給這位戰友發信息,我說我今天中午就能回到成都,問他在什麼地方玩,今天中午或者晚上能不能安排一個時間我們聚一聚,是吃火鍋還是中餐?

接到信息他及時給我回過來了電話,他給我說他正在成都市區玩,我聽他說的這個地方距離我住的地方也只有幾公裡遠,我還感覺這個還真是時候還真是緣分。然而他一下子說他是兩親家一起出來的有10多個人,我猜測他們這次出行除了老婆娃兒親家,或許還有親家的其他娃兒等等。我一聽這話就不敢問有10幾個人了,超過10個人我就無這個心理準備了,也超出我的接待能力了,說明這戰友已經不為我考慮了。

在我的心目中,他一車人,我是可以接待的,如果是說他有10幾個人,我和他也不好更多的交流戰友感情了,所以我就提醒他叫他娃兒開車到我這邊來我們還是到個堆,我實際上暗示他,他帶上自己的老婆娃兒其他的多餘的人不用來了,一車人我也是樂意安排的,我就接待他們一下,生活酒水也不會超過2000元。他一再的說,他人多也就不過來了,但他的語氣我聽得出來其內心還是想我接待他全部人員的。我擔心他全部人員過來加上我妻子及兒女等家人陪同,我大半個月的養老金就完了,我只有順著他的話說下次再見面了。

說實話,這次我一個排的戰友兄弟到了成都,我沒有接待。我的內心還真有些過意不去,我又不好到他玩的地方去請他,我也顧慮給我帶來更多的被動。所以這次他來到成都,他想見我,我也想見他,但我們最終沒有見面。這件事我還是感到有所遺憾[流淚],但是我覺得這主要還是我這個戰友兄弟不會處事,他應該知道我不是什麼大老闆也不是有錢人,只是一個平常百姓,他給我出了一個難題。

由此說明我們到一個地方旅遊也好出差也好,即使有自己老同學老朋友,不是非常之好,不是十分必要都不要去見面,不要去打擾別人給別人帶來麻煩。如果是非常要好的同學朋友,那麼也要看別人有沒有空閒時間有多大的接待能力,不要讓別人為難,畢竟大部分人都不是發財人,即使是發財人成功人士,自己為難別人也把自己顯得低三下四沒有面子,別人看不起你,再說這些年來又有幾個人吃不起飯呢?方便別人也就是方便自己!

我就是這個觀點不知大家以為如何?

先後說:

本人自駕遊行程8萬多公裡,新疆、內蒙全境、東三省、山東、河南、陝西北京、天津等等,從來都是自由自在,基本上說走就走,到了外地,包括新疆都有朋友,但是從來不找,一是不想打擾別人,二是不想自己的行程出現計劃外的情形。自駕遊豐儉由自己,要的就是自由和愜意。

白明說:

如果人家請你吃飯,最好不要帶其他人參加。如果突然遇到其他吃飯場合,分身乏術,只要人不多,也可以帶來,但要事先打招呼。吃飯中間,找個藉口出去,把單偷偷買了,不要讓主人有機會阻攔你買單。如果事後主人不好意思,就說你下次吧。我遇到幾次這種情況,有人也是這樣處理的,大家都舒服。

優雅莉媽說:

今年十一假期,老爸老媽的朋友要去南方旅遊。路過瀋陽,想到我們這玩幾天,聯繫我爸媽要聚一聚,我們全家熱情接待。可幾天下來,讓我下定決心,以後去外地旅遊,一定不聯繫老同學老朋友!這是為什麼呢?

十一假期本來我們全家想去本溪和盤錦,但國慶節前幾天老媽接到老朋友揚姨電話,說她和老伴要去海南,路過遼寧,想到我們這玩幾天。。

他們是十一前一天晚上到的,老公和我爸去高鐵站接站,我和老媽在家準備晚飯。吃過晚飯,爸媽熱情留朋友老兩口在家住下。

十一當天,我買了大包小包好吃的,帶著四位老人去了我們當地有名的溼地公園,來了一個秋季一日遊。

晚飯就安排在飯店吃,吃飯閒聊時,楊姨說起他和老媽共同的朋友趙叔,在長春居住,也好幾年沒見了,挺想念的。老媽說那就叫過來聚一聚啊,長春也不遠,到這坐高鐵就倆小時。

趙叔接到電話,欣然接受了邀請。十月二號一早就坐高鐵趕過來了。上午幾個人聊天還打了一會麻將。中午我和老公又是一通忙活做了六菜一湯。

吃過午飯,老媽看天氣很好,秋高氣爽的,提議去登山。山不是很高,而且空氣好本來是個好主意,沒想到出了意外

山上風景優美,70幾歲的老人,也興致盎然拍起了照片,拍照時,趙叔為了選好角度,一直往後退,沒留意後面的樹杈,結果給絆倒了,把腳給扭傷了。

嚇的我趕緊送他們去醫院,好在醫生說並無大礙,敷幾天藥就行,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從醫院出來,趕緊安排晚飯,我選了一家自助餐,80塊錢一位,菜品非常豐富,而且這個季節是吃海鮮的時節,螃蟹、貝類、大蝦很多。

我爸媽年紀大了,不愛操心,所以讓我幫著安排,這幾天我雖然很累,但真是盡心盡力,沒想到又出差頭了。

吃過晚飯,趙叔因為腳扭了,急著回去。所以從餐廳出來直接送他去高鐵站,聯繫了他兒子去接站,我一再跟他解釋了腳扭的原因,畢竟是在我們這裡受傷的,心裡很過意不去。

回到家也挺晚了,累了一天,我也趕緊睡覺,可半夜一點鐘我媽卻打來了電話

原來楊姨的老伴不舒服,身上起了很多紅疙瘩,特別癢,睡不著覺。

這又是怎麼了呢?趕緊去醫院掛急診吧。醫生檢查完說是過敏了,可能是這幾天玩的多比較累,免疫力低,再加上今天海鮮吃的有點多,所以過敏了。

在醫院掛了點滴,又開了藥,忙完天都快亮了,好在人沒啥事,身上也不那麼癢了,疙瘩也消了不少。

3號就在家休息了一天,我也沒閒著,幫著買菜做飯。老爸老媽其實也挺累的,平時兩個人清閒慣了,一下適應不過來,晚上也睡不好,而且又接連出了點意外。

所以4號她們提出要走的時候,老爸老媽也沒再強留。老爸老媽都是熱情好客之人,要是放在以前肯定還要多留幾天的。

4號中午我和爸媽把她們送到機場,回到家後,我們每個人都累的不想說話。

我跟爸媽說,這幾天下來我是明白了,以後咱們要是出門旅遊,就自己去,可千萬別聯繫同學朋友,太給人家添麻煩了,這得欠多大的人情啊!

而且你們再有朋友來,可要注意了,見個面聊聊天,吃飯就免了吧。老話還是很在理的,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飯,九十不留坐。年紀大了,出點意外沒法跟人家家人交代啊!

寫在最後

回到題目:人,去外地旅遊,儘量別聯繫以前的老同學老朋友!

我同意這個觀點,真的是太麻煩了。接待的人,完全打亂了生活節奏,花著錢搭著時間。處在旅遊城市的話,一年接待幾波啥也不用幹了。如果中間出點意外,還要擔責任!

被接待的人,你聯繫了老同學老朋友,心裡感覺給人家添了麻煩,玩起來肯定不自在,還欠了一個大大的人情,以後也得還。

尤其是老年人,出門旅遊最好有子女陪同,不要輕易在別人家留宿留飯,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飯,九十不留坐,說的真是太對了!

朋友們,對於這個問題你是怎麼看的呢,歡迎留言討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381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