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你遇到過最無恥的"蹭飯",是什麼樣的?_蹭飯是什麼意思形容人

我誰與從說: 我老公有一個同學,是一個臉皮非常厚的人。說起他,只要接觸過他的同事,沒有一個不討厭他的。 這個同…

我誰與從說:

我老公有一個同學,是一個臉皮非常厚的人。說起他,只要接觸過他的同事,沒有一個不討厭他的。

這個同學是在上世紀60年代,他還是一個高中生的時候,他父母就替他結婚了。到高中畢業的時候,他就有一個孩子了。後來他又考上了大學,在大學裡,他老婆又生了兩個孩子。到了1970年,他大學畢業的時候,他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爸爸了。

這個同學姓黃,因為他個子比較大,大家都叫他大黃。

可能大黃認為自己負擔太重吧?70年他們大學畢業,他來到了我們單位。當時職工們都是在職工食堂吃飯的。當時吃飯是需要糧票的,而且除了糧票還要花錢,所以還有錢票。比方說一個饅頭,當時是二兩糧票二分錢。

當時大家都在排隊買飯的時候,只要你前邊或者後邊挨上了大黃,他總會說:哎呀,我忘了帶飯票了,你借給我五毛錢,二兩糧票吧!因為他借的數量很小,同事們都會很熱情的借給他。

但是不久後大家就發現了:他不是一次忘,兩次忘!他基本上是每次都忘。不管是早晨、中午或者晚上,只要你買飯時遇到他,他總會向你借糧票,飯票,而且借了以後從來沒有還過。

因為他借的次數太多了,好像排隊挨過他的同事,他全部借過了。這樣有經驗的同事,只要去食堂買飯,看到前邊有大黃,同事們都會主動的把腳步放慢一些,儘量的遠離大黃,生怕自己再和他排到一起,又被他借飯票錢票。

慢慢的,大黃就成了單位的一個公害了。同事們看見他就像躲避瘟疫一樣躲避他。誰都不願意排隊的時候挨到他,因為大家都知道,只要挨著他,就要被他借飯票了。

這是大家正常上班的時候,大家到食堂買飯的情景。遇到節假日和星期天,職工食堂一般是一天是兩頓飯。結了婚的職工,因為自己有了家了,就不到食堂買飯了,大家都是回自己家裡做飯吃。因為家屬院和辦公院只有一牆之隔,離得非常近。這個時候大黃就會以星期天沒事串串門兒為由,今天上這個同事家,明天上那個同事家。只要他去了,坐在你家裡,這一天你就別想讓他走了,他會一直在你家裡蹭飯,蹭到吃完晚飯才會離開。

大黃可能也知道同事們討厭他吧!他一般情況下不會接連的去一家兩次。他都是好幾個月到你家去一次,都是讓你猝不及防的時候,他忽然來了,你又不好意思讓他走,只好接待他。雖然他去的次數並不多,但是大家都特別討厭他。

大家都說他現在採取的是遊擊戰蹭飯法。

有時候大黃不在場的時候,同事們背後說起他,基本上大家都是眾口一詞:這個人太沒意思了。全單位沒被他坑過的人基本上沒有,大家都對他討厭透了。說實話,也不知道他一共省了多少錢?他那樣做到底值不值得?

因為單位的同事們對他的反應太壞了,後來單位領導就把他派到另一個單位去支援兄弟單位了。結果到了那裡沒有多久,那個單位就不要他了,聽說他在那裡混得很慘。最後,他自己主動提出來,他調到了他們老家的一個縣城裡去了。

剛開始到縣城去的時候,因為縣城裡很缺人才,對他這樣的大學畢業生是非常歡迎的。沒想到他去了不到半年,就被當地人討厭透頂了,他自己到處聯繫接收單位。沒有單位再要他了。最後,他只好在縣城裡被大家冷落,鬱鬱寡歡,後來很快就生病了。在80年代末期,他就去世了。

大黃去世後,我們同事們背後議論他,都說他是一個內心非常貧窮的人。因為他內心裡感覺自己太窮了,窮的不如任何人,所以他總想從別人身上找回來一點幫助,雖然最後找回來的幫助並不大,但他的做法卻讓大家都討厭透頂。

其實單位裡好多人都比大黃還要貧窮,但人家都沒有表現出他那種貧窮的樣子,過去都說人窮志短,我覺得人窮,也不應該志短,更不應該讓人看不起。像大黃這樣的人,希望再不要遇見。

大花貓71373869說:

我家兄妹三人,我居最末。
由於哥哥出於種種原因,日子過得緊張:別的不說了,就連最基本的身上衣、口中食,也解決不了。因此到了他的第二個孩子出生之後,大侄女就成了「常住聯合國大使」,除了偶然睡覺回去之外,吃穿都是由我供給——父母年齡大了,在我獨自贍養老人的同時,一個小不點兒,捎帶著就養活大了。等到她以後嫁了,就不會來蹭飯了吧?現在還小,誰也不管,難道還能讓她沿街乞討去?這就是我當初的想法。不但不憎恨,還覺得她挺可憐的。
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也從農村搬進了小縣城居住。父母依然是我獨自贍養,三個侄兒侄女們也都相繼成家了。由於哥哥家裡依舊貧困,窘迫的程度,旁人根本就無法想像。這麼說吧:過年的那一天,他們只做兩個人的飯。侄兒帶著媳婦兒,回家裡轉一轉。算是拜過年了。就和他媳婦兒一起到我家蹭飯來了。而到了大年初二,兩個侄女連同侄女婿和他們家的孩子,也和侄兒一樣,回到村裡的父母家走個過場,然後就折返回到城裡,找爺爺奶奶蹭飯來了——就這樣,連續蹭了十幾年,人家根本就不承認吃過我的飯——我們是吃的爺爺奶奶的飯,又沒吃你的。就連我求人、請客送禮、託關係給他們安排的工作,人家一概否認:一個說是自己找下的工作,另一個說這是我奶奶給安排的工作。不領你的狗情!
這也罷了。他們年年過年來蹭飯,順便就綹些看上眼的東西:不是老人的金戒指,就是銀手鐲、銀狗牌(小孩子帶的銀器)等。最讓我不滿的,是把我奶奶給了我的一套明代木刻版《本草原始》偷走了!是她家的小孩子說漏了嘴,說岀來的。後來再問,不承認了。
更奇葩的事情還在後面:因為我腦梗之後,行動不便。而又碰上母親腎病症候群,全身水腫。醫院不收了,回家裡我用中藥調養。剛剛好轉,父親又不聽勸阻,執意上街賣破爛。被一輛無牌三輪摩託車撞飛住院。肇事者逃逸了。
因為此時,哥哥姐姐均已過世數年。父母均需要照料之際,我又患腦梗剛剛出院,行動尚不方便。蹭了幾十年飯的這些人,除了捨不得花一分錢,給撫養了他們十幾年的爺爺奶奶看病,居然提出「誰不是一家人家,都得鬧自家的世務」?我要不給每月4000元的護理費,再把他們的吃喝標準達到至少中上水平(天天得有肉有硬菜),就不來伺候爺爺奶奶。或者是提出把我城裡的一套八十多平方的樓房,以五萬塊錢作價頂給他們,就考慮過來伺候……大有趁你病、要你命的味道。
就算我幾十年餵條狗,它也不會這樣吧?幾十年下來,天天餵狼,它也就頂多是只白眼狼了吧?
啥也不說了……只可惜我那十幾年的飯,不知道餵給啥動物吃啦……花的錢和心血,就更別提了……
這就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無恥的蹭飯之人。

射手座羊仔說:

同事貞姐,40歲,有一個16歲的兒子和一個13歲的女兒,每逢公司飯局和同事聚餐,貞姐總會帶上孩子蹭吃。後來,同事看不過眼,說了她兩句,從此,貞姐就沒給過好臉色我們看。

我們是在電子廠工作的,每逢我們業績有突破,公司就會下撥活動基金。業績提升20%的,獎勵活動基金800元;提升50%的,獎勵1200元。

同事之間一起工作多年,彼此關係很好,我們一直有組織聚會的,當月有活動基金的,次月到帳就花掉,如果沒獎勵金的,我們就各自AA制聚會,這是不成文的規矩了,大家都心知肚明。

正因為同事之間很熟絡,有的同事開始無視彼此的約定,帶著自家孩子來「蹭吃」。

貞姐算是我們部門的大姐大,聽聞她老公是做買賣生意的,收入可觀。貞姐月薪有4800元,但不妨礙她每天衣服不同樣,用最貴的手霜。她經常在我們面前炫耀,很多女同事都很羨慕她的生活質量。

有一次公司飯局中,貞姐說兒子剛好放假回家,家裡沒人做飯,於是就把他帶過來一起吃飯。大家都沒意見,期間還有一些男同事跟他兒子一起打遊戲。

這小夥子第一次跟我們見面,顯得有些膽怯,吃飯也不敢夾菜。

後來,當月的活動金消費完了,同事聚餐就需要AA了,沒想到貞姐又把她兒子帶來吃飯。

這回,這男孩混了個臉熟,跟我們打成一片,一點也不陌生。男孩的胃口特別大,畢竟處於青春發育期嘛,食量大。他主動嚷著要吃炸子雞、回鍋肉、麻辣蝦,貞姐也沒有不好意思的,直接就讓服務員下單。

到了結帳時,一桌8個人,一共消費了580元,按理說,人均要支付72元的,但貞姐卻說:明明是7個人,怎麼按8個人收費呢?於是,重新計算後,人均82元。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到了第二次聚餐,貞姐這次把小女兒接過來了,這小女孩一點都不見外,看著餐單點了很多她愛吃的,而且是分量少、價格貴的食物,同事互相瞄了一眼後,沒吭聲繼續吃飯。

飯後,貞姐把手機交給小女兒,說:你打電話給哥哥,看他想吃點什麼?

我們一聽,面面相覷,想到這回貞姐應該會算上孩子的份吧。

結果,這頓飯一共消費了690元,光是貞姐打包給兒子的菜,就花掉77元。在攤分費用的時候,貞姐也讓同事計算7個人的份,不要算上她兩個孩子。

試過一次、二次、三次後,貞姐越來越肆無忌憚了,每次聚餐,她就會把孩子帶來蹭吃,這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同事們認為,貞姐不是缺錢的人啊,怎麼那麼摳門的,連續幾次都帶孩子來蹭吃,這說不過去啊。畢竟大家都是工薪階層,要是誰都帶孩子來蹭吃又不攤分費用,要其他人來承擔這開支,誰也吃不消啊。

眼看同事們有不滿,貞姐也沒有顧忌,繼續我行我素。

同事一句話,讓貞姐無地自容,從此沒給好臉色同事們看。

當大家頗有怨言時,在一次聚會中,貞姐忙於工作沒能去接孩子下課,她居然讓一個男同事開車去接送孩子過來吃飯。

男同事礙於情面,就同意了,想著這次貞姐沒理由拒絕支付餐費了吧。

在開車期間,貞姐給男同事打了一通電話,告訴他除了她兒子外,還有一個男同學的,是她小區的鄰居,也是兒子的同班同學,他媽媽出差,交代她幫忙接送的,也把他接過來一起吃飯吧。

那晚,貞姐十分好客,對兒子的同學照顧周到,還說:海兒,你想吃什麼就點什麼,不用跟阿姨客氣啊。

這兩個16歲的男孩,胃口很好,點了不少菜,連可樂都喝了3瓶。

到了結帳時,貞姐同樣按7個人攤分費用,這時候,有同事耐不住了,質問道:貞姐,這不對啊,怎麼說你也要掏2個人的錢吧。

貞姐聽到後,半開玩笑地說:他們連18歲都不夠,還是小孩,為啥要攤分?

耿直的同事認真了起來,說:你好幾次都這樣了,攤分又怎麼啦?大家都是打工的,你家那麼有錢,還跟我們在意這點錢嗎?

最後,貞姐氣鼓鼓地甩下200元,帶著兩個孩子走了。

的確,貞姐雖然不缺錢,但她喜歡佔便宜,凡是公司聚會或同事聚餐,她準會帶上孩子,要是孩子要補習,她也會打包回去,但從來都不會主動支付2人的餐費。

用她的話來說,不吃白不吃!

吃完飯後,她還會喊兒子把所有牙籤都帶走,她兒子準會靜悄悄地跑到每桌前,拿走所有的牙籤、紙巾。

還有一次,我在前臺結帳時,貞姐的兒子也跑過來了,一手把收銀臺上用水果盤裝著的薄荷糖一抓一抓地往兜裡塞。我驚訝地看著他,說:你用得著吃那麼多嗎?

他也沒在意我說的話,趁老闆低頭寫單時,他幾乎把薄荷糖都拿走了。

事後,他還美滋滋地湊在媽媽的耳邊一邊說,一邊拍了拍自己脹鼓鼓的衣兜,母子倆會心一笑。看著這一切,我真的覺得很無語。

印證了那句:細節見人品。就從貞姐帶孩子「蹭吃」的行為來看,我有話要說。

1、同事之間聚會,是一個聯絡感情的機會。關係好的同事,才會有機會一起聚餐暢聊,但這並不意味著能為所欲為,做出超越邊界線的行為。拿貞姐來說吧,她只顧自身的利益,而枉顧他人利益,以熟賣熟,傷害了同事的感情,也敗壞了自己的聲譽,真的是得不償失。如果她能主動掏錢支付孩子的費用,同事們也不會說些什麼。

2、同事們的忍讓也是縱容對方的肆無忌憚,如果一開始大家能站出來指正一下,也許也不會傷害同事之間的感情。如果依然繼續蹭吃,同事有意見的話,那以後乾脆就不組織飯局了。

3、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子不教父之過,貞姐的行為無疑是給孩子灌輸一個錯誤的思想,孩子會變得自私自利、貪小便宜。很明顯,貞姐的貪小便宜之心,對孩子影響極深,以至於孩子會主動把不屬於他的東西拿走,如果再不管教,他日難免會行差踏錯。

這是我見過最無恥的「蹭飯」行為,也是最失敗的教育!

洋生薑與楊說:

我以前單位的一個同事,「蹭飯」的境界無人超越,我真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大學畢業之前,要找單位實習交畢業論文,學校導師給我在東門聯繫了一家比較好的企業,待遇什麼的都很不錯,我只要安心在那裡實習,也有可能會留下來成為正式員工。

剛到單位的時候,經理帶著我熟悉了工作環境,考慮到我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就給我安排了一個技術含量不高的崗位,在我看來就是打雜的,但是工資給的讓我覺得還是很滿意。一個月5000塊的固定工資。

我剛到單位上班三天,因為我性格開朗就和辦公室的同事玩到一塊了,我的部門是行政部,大多數都是女性。我隔壁工位是做財務的周姐,通過這幾天的相處,我知道她比我大十來歲,離異,帶著孩子。而且人也很隨和,剛來就很熱情地噓寒問暖。

周姐身高一米七,瘦小精幹,一頭慄色短髮,膚色微黃,很明顯的眼袋,因為愛笑,眼角有明顯的魚尾紋。

給我的第一印象很好,第一天上班,她第一個給我打招呼,讓我有什麼不知道的就問她,她在這個公司工作了十來年,門清。

對於我這種才出來工作的大學生,見到熱情的老員工,自然是受寵若驚。相比較其他幾個做資料忙碌起來無暇顧及我的同事,周姐算得上是一股清流。

初露端倪的「蹭飯」方式

我上了一周班,平時幫大家打雜,複印資料,有時候幫各個部門經理,整理會議記錄,閒暇時間多,和幾個同事也熟悉了。

一天,周姐不在,我們幾個人就在辦公室聊天,我一看今天周姐不在,就很吃驚,問大夥,今天周姐沒來嗎,我一天都沒見到她人了。

我前面工位的小美說,周姐那個人,你和她還是保持距離吧,不出三個月,你肯定是受不了的,她的作風和我們不是一個時代,我媽平時都夠節約的了,我沒想到還有能超過我老媽的人。

其他幾個人也在附和道,大概意思就是周姐節約之類的。

我當時也沒往心裡去,周姐比我們大那麼多,孩子也在上學,她節約一點是應該的,而且我們是才畢業出來的,花銷也是無度的, 別人不怎麼花錢,在我們這些新時代的人看來都是節約到了極限,和我們的及時行樂是有衝突的,他們考慮的問題要多得多。

我們單位那附近沒啥吃的,那個時候也不流行叫外賣,吃飯的話要走很遠的地方,我們部門的一些會做飯的同事基本上自己帶飯,公司有微波爐,加熱就可以吃。我剛畢業自己還不會做飯菜,怕帶飯菜會讓他們笑話。

我在外邊吃了幾周的午餐,遇到一家私房廚房的來上門推銷,說是訂餐,可以一周一周地訂餐,可以不用出去吃飯。

在外邊吃飯,我要走20分鐘才能到餐館,我看了她的餐單,兩葷一素,覺得還是不錯,比在外邊吃還要便宜。

周姐在一邊也給我建議,說可以試試,如果味道不好,就不訂,味道可以還可以繼續訂,這樣你不用跑來跑去,還可以和我們大家一起吃飯。

她說完的時候,大家都沒有搭理她,事實上在公司吃飯她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吃飯,其他同事也不怎麼願意和她一起吃飯。

小美給我說,她剛來的時候,她爸爸每天都給她做了好多排骨、紅燒蹄子這些,和周姐一起吃飯,結果周姐只炒了素菜,和小美換著吃,把她爸爸做的葷菜換了好多。

小美帶來一周的素菜,周姐大概知道什麼了,只笑著說,你也跟我學減肥嗎,吃素菜養身對身體好。

那家私人餐要下周三才開始正常營業,我還要等三天。我中午去了離公司兩公裡外的一家超市買了兩盒方便麵還買了一瓶香菇醬,這個簡直就是我的下飯神器。

我中午吃了飯回來,提著方便麵和香菇醬。周姐剛好在吃飯,她看到我的香菇醬,兩眼放光。

她問我,小薇,這個香菇醬味道怎麼樣啊,看起來還不錯呢。

我說,我讀大學的時候經常買這個下飯,味道還可以,這個裡邊還有顆粒牛肉。

她聽完就把我手裡的香菇醬拿過去,一邊說一邊就在開瓶蓋,你說得那麼神奇,我還真想嘗嘗,你不會介意吧。

那我還能說什麼,你是口手都不誠實,都打開了我還能說啥。

不用說,我真的知道周姐的蹭飯蹭菜是有一套,吃了就誇人有眼光,然後我那一瓶香菇醬被她一周吃光了。

一瓶香菇醬真沒啥,不過我買回來一口沒吃,之後她吃飯都要開我的香菇醬來佐飯,還沒一周讓她吃了個精光,我也是無語得很。

想著她是老員工工作上少不了要問問她,我也沒有多想什麼。

她能不花錢就喝到奶茶,比如叫我買大杯的價格划算,買回來,她就倒一半,篤定我喝不完,幫我分擔。

辦公室不管誰帶了吃的,不管有沒有叫她,她都能笑著湊上來,一邊吃一邊和大家聊天,反正,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都是別人。

不花一分錢‬「蹭」公司的聚餐

周姐做財務真是一把手,在她手裡過帳真的是沒有錯的地方,那些數據,數字看得我腦袋都疼,她一個人把數據驗算整理,每個月資金結算從沒有出過錯,她在老闆眼裡是一個不錯的財務人員,所以,有時候聚餐都是她在安排。

我聽其他同事說,老闆一開始沒讓她安排,本來銷售部的聚餐就很多,有時候外區人員回來開會就會聚餐,一個月會有三四次,在一次公司開會的時候,叫了行政部的派人做個總結,她們覺得周姐是老員工自然是要讓她去代表發言。

在會議上,她就提出了,聚餐費用超標,提倡節減成本的方法,她跟老闆建議,吃飯的時候可以帶上她,一是她可以跟老闆談餐費,而是控制餐費。

她們說,周姐就是為了「蹭」銷售部的聚餐,銷售部一個月聚餐好幾次,她一個財務人員跟著去,又不給錢,再說了有時候聚餐也是AA制,只是因為周姐一個人,所以每次老闆都是免了她的餐費,她聚餐跟著一起吃喝,好像就成了聚餐的一個規矩。

我來公司就碰到過兩次聚餐,我也是在聚餐中,看到周姐的「蹭」飯的能力,讓我也是大開眼界。

周五開過早會,老闆說我是新來的實習生,讓我感受一下公司的氛圍,剛好銷售部要聚餐,就叫我一起,說不定以後還會轉銷售部。

銷售部的人把用餐的地方選好了,是中餐,周姐知道我也要去,就在下班的時候等我換衣服,等我一起去。

我想也正好,除了老闆我一個人也不認識,到時候還顯得尷尬。

銷售部大多數來自郊縣,有二三十個人,我初來乍到,也沒有多話,跟著周姐的後面。

銷售部聚餐也不是為了吃這一頓飯,大多數時間就是回來開會、述職,吃對於他們來說並不是很重要,一個月能和老闆聚在一起聊聊天,這也許就是大多數公司的一個現象。

周姐卻樂此不疲,到場了,就招呼老闆點菜,也不看價格。

我問周姐,要不要問下老闆他們,徵求下意見。

周姐說,放心,我知道他們的口味,我和他們吃了不下數十場聚餐,他們現在都在一起「砌長城」哪有這個功夫來管這些。

我看著她點的菜,大多數都是葷菜,而且好像都是她喜歡吃的菜,她是自貢的特別喜歡吃辣。我心想,看來他們說得沒錯,周姐就是借聚餐,全是點自己喜歡吃的菜。沒辦法人家是老員工,老闆也很器重。

吃飯的時候,我看到大多數銷售都沒動那些辣的菜,只是吃了蔬菜這些,有些菜都沒動筷子,我自己也是被辣得不行,周姐吃得很開心。

臨結帳的時候,我看見周姐去結帳順便又把沒動的菜打包了,她笑著說,提倡光碟行動,反正也是沒動的菜,不打包可惜了。

周一她的飯盒裡還能看到周五打包的菜,我真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能把「蹭吃」搞得這麼高雅的人,也就周姐了吧,我總感覺這種方式有點不恥,很不地道,只有臉皮厚的人才幹得出來這種事情,我是做不出來的,不要說蹭吃,就是叫我吃,我還得客氣地說不。

「蹭」婚禮

最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我在公司呆了兩個多月,周姐也和我很熟了,完全不客氣的那種,你要說她沒優點那也是不可能的。

有時候她也會教我一些公司的業務,我很好奇她咋懂那麼多。

她說,我之前也是做銷售的,年齡大了,還有就是家裡還有孩子,老闆就叫我做財務,我本來也是學過會計的。

她 一本正經的時候,一點也讓我聯想不到她是個「蹭」貨,我同事他們背地裡叫她「周蹭蹭」,我嚴重懷疑她是屬狗的,因為辦公室誰有零食她都能第一時間知道。

而且還能面不改色和我們一起吃,為啥我要這麼說,她從來不會買零食給我們吃,小美來公司三年,從來沒看到周姐買過吃的。

不過周姐對我好像 例外,她有次給我帶了她過年做的臘香腸,還給我買過三次早餐,同事們都覺得周姐對我很不錯,畢竟我還能享受她的關照。

我在公司上班的第三個月,我一個同學結婚,給我發了請帖。

我問周姐一般結婚給多少錢合適?

她說,那要看情況,你也是未婚,給得多,別人也會還回來,如果關係一般,那就不用給多少,你現在也沒上幾個月班,給200塊已經都不少了。

我說還是給400吧,那個同學是我玩得比較好的,200塊我拿不出手。

周姐問,什麼時候的婚禮啊?

我說,下周六,就是我一個人去,給400塊,一個人去吃,好像吃不了多少。我本來就是戲謔的一句話。

哪知道周姐說,那下周我陪你去,你給了那麼多錢,一個人吃多沒意思。、

我以為她是在開玩笑,結果周六的時候,她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哪裡碰頭。

那次婚禮,我帶著她跟同學說這是我表姐,家裡鑰匙掉了只有一起來吃飯,同學他們也沒有多問。

周姐好像無所謂,發揚了她 的一貫作風,又吃又拿,還把新娘的手捧花搶到了,我叫她給我,她說她要拿回家點綴下房間,她的房間啥都沒有,需要鮮花的裝扮。

我真是第一次遇到蹭婚禮的,我遇到過很多人,就沒遇到過像周姐這種 「蹭」法,怪不得小美他們一開始就給我說,要遠離周姐。

我在這個公司做了三年,和周姐相處了三年,雖然她這個蹭吃蹭喝的做派是我見過最無敵的,甚至可以用「無恥」來形容。但是,在之後多的相處中,我了解到一些原因,我也覺得能理解她的行為。

一、大大咧咧不拘小節的性格,她之前說過她是銷售轉的文職,銷售本來在心理素質上是優於普通人,抗壓能力特別強,可以說她在之前的銷售工作中練就了「厚臉皮」,所以在轉後勤工作的時候,把習慣帶到了新的崗位,一個人養成多年的習慣很難改變。

二、因人而異,審時度勢。在我剛去的時候,因為我是新人性格活潑,也不太計較,周姐開始「蹭飯」。老闆的縱容,讓她「蹭」的肆無忌憚,雖然蹭相難看,但是憑實力蹭公司的飯。

三、家庭原因,據我後邊的對周姐更多的了解,她做內勤是有一定原因,她因為好強,所以沒對同事說真實的情況,她老公在幾年前出車禍,截肢。相當於家裡四口人就她一個勞動力,除了孩子和老公還有個年邁的婆婆,為了照顧一大家子人,生活上節衣縮食。

結語:每個人都有一些自己覺得無傷大雅的習慣,但在別人看起來就無法接受,蹭吃蹭喝吃不了多少,但是這種佔小便宜的心理,本身就不可取。

七季冰峰說:

當年我軍校畢業後分回原部隊,在連隊裡任實習司務長。當時,我們同期入伍的戰友大多數都還在部隊服役。

到了年底,這些戰友該退伍了,在送別這些戰友時,其中有一個戰友對我說,他退伍回鄉要經過我們家所在的城區,問我有沒有什麼東西要帶回家?他可以順路幫我捎回家裡去。正好當時部隊給每個幹部發了兩箱鴨梨,我也吃不完,就把鴨梨裝在一個旅行包裡,委託這個戰友幫忙帶回家送給我的父母。

此後過了大概有兩個多月吧,我收到父母的來信,他們在信中責備我,怎麼大老遠的給家裡捎回去一包爛梨子?當時我百思不得其解,從時間上算,這個戰友從部隊離開後,到我家住的地方,路途上最多也就兩三天時間,怎麼這麼短的時間,梨子就爛啦?估計這梨子不經放吧,加上火車車廂悶熱,所以水果會爛得更快一些。本來這就是件小事,過去了也就過去了,我也沒往心裡去。

過了一年左右,我回家探親,這時才聽父母說,我那個戰友給我家裡送梨子來,從時間上推算,應該是他回到家鄉後的一個多月以後了。關鍵是,他給我家裡送梨子時,裝梨子的袋子已經換成了一條破麻袋,而他自己拎物品的旅行包,從父母形容的樣子看,應該就是原本我用來裝梨子的那個提包。這說明他是已經知道梨子早就爛了,但仍然是將一包爛梨子送到了我家裡去。

要說送爛梨子就送爛梨子吧,這也沒啥可說的,畢竟是受託於他人,管它變不變質的,反正得送到,對吧?可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他到我家後,我父母覺得是兒子的戰友來家裡了,總是得熱情一些吧,於是就挽留他在家裡多住幾天。沒想到的是,他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直接對我父母說,那就把我當兵前住的那個房間收拾出來給他住就行了,沒必要再單獨準備房間啦!聽那口氣,似乎是他住我的房間,已經是很給我父母面子啦。

當時,我的父母覺得,我的這個戰友家住農村,現在退伍回來了,在城裡舉目無親的,就是想在城裡多住幾天,散散心而已,多住幾天就多住幾天吧,反正家裡也不缺吃的,無非就是每頓飯多加雙筷子而已。但這位老兄住下來以後就沒有要走的意思啦,其本上就是把我父母說的那句「不必客氣,就把這裡當成自己家」的客氣話,當成是現實了。

本來,我父母心想,他住個三五天、十來天的總會離開吧?嘿嘿,沒曾想,這老兄就這麼心安理得地住了下來。要說吧,住下來也就住下來吧,這也沒啥!可問題是從此以後,這傢伙每天吃完早飯後,嘴巴一抹,扔下碗筷就出門了,到中午踩著飯點又回到家裡,吃完午飯後,照樣是放下碗筷就又出門了,直到吃晚飯再回來。

每天吃完晚飯後,他倒是不會出門了,直接往客廳沙發上一坐,打開電視機就開始看電視。那個年代的電視機還是那種按鍵式的,好象只能收八個臺吧。我父母,特別是我老爸,每天都得看看新聞聯播之類的實時政治類節目,但這老兄卻不管那麼多,哪怕是我老爸正在看著節目呢,他直接就走到電視機前,一把就按成他要看的那個頻道。甚至是有一次,我老爸打開電視機後,無論按哪個按鍵,結果全部都是一個臺,每個按鍵都是這個傢伙要看的那個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居然把電視機的八個按鍵全部調成了他要看的那個頻道。

在住我家的那段時間裡,他每天都是吃完早飯就外出,到吃午飯又回來;吃完午飯又外出,到吃晚飯時再回來;然後就是看電視、睡覺,頓頓不拉下,天天如此。

剛開始的一個月裡,我父母還覺得這也不算啥事,反正是兒子的戰友,也就由著他。但時間長了,就越來越覺得有些煩了。主要是認為,這傢伙也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用我媽的話來說就是,「就算是在外面住旅館,出門也好,回來也好,總得給旅館工作人員打聲招呼吧?就算是自己家人,出門也得說聲我上學或上班去啦。回來還要說聲我回來了」!但這個老兄,早上吃完早飯,把碗往桌子上一推,走了!回來吃午飯或晚飯時,一屁股坐上桌,端碗便開吃,一天下來也和我父母說不上幾句話。

本來要吃飯就吃飯吧,但他還對飯菜有諸多的抱怨。當時我父母都還在上班,對平時的生活也不太在意,基本上每頓飯都是由保姆或者是警衛員去夥房打回來吃。但這老兄時不時的還會在桌上嘀咕,今天早飯怎麼不是包子油條?怎麼又是稀飯饅頭?今天怎麼沒有榨菜肉絲?這菜肥肉太膩!等等等等。

就這樣,這個戰友在我家裡已經住了一個多月了。我老爸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委婉地找他談心,告訴他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還是得自己找個工作也好,回鄉種地也好,總得想辦法自己養活自己吧!結果這老兄是這樣回答我老爸的:「我現在養活自己完全沒有問題,天天不愁吃不愁住的,您就別替我操心啦」!我勒個去!

再後來,我老爸又找他談心,說:你是我兒子的戰友,因此,我也把你當成自己的兒子!我的三個子女從小到大,家裡都要求要他們學會做家務事。所以,以後你得象我兒子一樣,至少幫助家裡洗洗碗,打掃打掃衛生吧!結果這個戰友回答說,家裡的事情有保姆和警衛員做,您就不要再操心啦。更何況我家雖然在農村,但這些事情從來就不是一個男人該做的事。這個XXX(指我)還要做家務事,只能說明他命苦,沒有生到一個富貴家庭。

在聽我老爸老媽給我講這些事情時,還多虧我老爸算是解放前就上大學的「知識份子」,從來就不講髒話,而我老媽呢也是剛解放就上大學的老師,要不然,那句「草泥瑪」估計早就罵出口了。

再後來,我老爸看看實在是沒辦法了,就和他商量,乾脆幫他找個工作吧。誰知道找了幾個單位,他都不滿意。原因嘛,就是因為那個年代還沒打工一說,他又是農村戶口。安排他去的地方都只能是臨時工。他拒絕的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他與我一起入伍,他幹得不比我差,我上軍校時是班長,他那時也是班長,而且他也是參加了考軍校的。之所以沒考上,是因為沒有一個當「軍官」的爹,如果他有這樣的爹,他一定混得比我好!所以,只要不是那種正式的行政23級國家幹部的崗位,他是一概不會去滴!

就這樣,他居然在我家裡耗了大半年時間吧。最後,是我父母迫不得已,只好找了個要出差的理由,「請」他離開家的。這裡面還有一個細節,就是我父母告訴他說我們要出差了,不方便再留他了。但他是這樣回答的,說你們去出差吧,把鑰匙留給我就行,反正家裡還有保姆和警衛員,家裡的事情你們就不用擔心啦。我老爸實在受不了啦,才板著臉告訴他,這是部隊大院,你戶口不在這裡,不允許在這裡長期滯留!等他走後,老爸不得已還讓保衛部門通知門崗,以後這傢伙如果再來,就不準他進大門。

此後都已經好多年了,我仍然能聽到一些戰友說,他到處給別人講,他好心好意給我家送東西,注意!是「送」東西,而不是帶東西,竟然被我父母給攆出家門了。那故事講的,就好象我家是惡霸地主似的。

後來我問父母,他跑到我們家裡住這麼長時間,為啥不寫信告訴我?如果我知道了,就會立馬請假回家,把他給打出門去。結果被我老爸一頓好訓,說之所以不告訴我,恰恰就是擔心我這樣做。

最後需要說明一下,我的老爸做為一名老軍人,對部隊的戰士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無論他退伍與否,只要來家裡,老爸都會把他當做自己最親近的晚輩。而我母親呢,則是一位老師,對晚輩同樣會有一種慈愛。所以,也許現在會有一部分人覺得上面這個真實的故事不真實,但這就是那個年代所真實發生的事情!

心靈窩說:

前幾天,婆婆打電話向老公告狀,她說老家的人都說我們小兩口小氣,對自己村裡的人都不冷不熱,沒有一點人情味。現在她都怕出門,不然總遭別人嘲諷。

老公細問,發現竟然是來我們家蹭了半年飯的表叔說的。

古話說「一飯之恩」,他帶著7、8個人在我們家吃了半年。為什麼他沒有半點感恩之情,反而有種鬥米之仇的感覺?

我想了想,原來是上次我說了一番話,讓他惱羞成怒,記恨於心,才會到處「敗壞」我們夫妻的名聲。

那個表叔,在村裡的時候我們兩家只是見面打聲招呼的情誼,從未到彼此家裡吃過飯。

有次,他和我老公在村裡微信群聊天,然後得知我老公在廣州,他主動加了微信。

他告訴我老公他在附近工地做事,有時間來我們家玩玩。

我們以為他說的是客套話,哪想三天後,他讓老公發位置給他,他要過來吃飯。

我想著都是一個村裡的人,都在外面打拼不容易,而且工地夥食肯定不好。所以我提前去菜市場買了雞、肉、魚、小龍蝦和其他素菜。

然後讓我老公幫忙看娃,我趕緊擇菜做菜。平日裡我喜歡窮講究,手法較慢,一個半小時才做出5菜一湯,而且手還被小龍蝦夾出血了。

17:30,表叔到了,看到他們我傻眼了。表叔竟然帶了7個老鄉過來,加他一起8個人。桌上的菜怎麼夠!我以為他一個人過來的。

不管認不認識,好歹都是一個縣的。而且別人第一次來我們家,我們不能失禮,要照顧周到。

我趕緊拿上手機跑到附近的熟食店,買了58元的特辣涼拌牛肉、12元的涼拌菜、30元的烤鴨和30元的乳豬肉,然後又跑到便利店買兩瓶飲料和一箱啤酒。

當我把東西放在桌子上,表叔說話了:「怎麼沒買白酒?他們都是喝酒很厲害的人。」

聽到他這句話,我有點不開心。我最怕別人在我家喝醉酒了,像我姑父上次陪朋友一起吃飯,他朋友喝酒去世,就算他沒勸酒,都賠了3萬元。

而且,我氣喘籲籲地買回東西,他沒有一句「辛苦了」,反倒覺得理所當然。

然而不管我再怎麼不樂意,也只能去買,誰叫他是我老公的堂表叔。

吃飯時,他們吃得盡興,喝得暢快,聊天聲一聲比一聲高。

我在一旁膽戰驚心,我害怕他們喝酒出事,也怕他們太吵引起投訴。

果然,1個小時後,房東發信息給我,說有人投訴我家太吵。

我把這件事告訴老公,老公勸他們。他們喝得有點高,叫叫嚷嚷「誰閒的沒事幹,瞎操心,嫌吵過來當面和我們說。」

對此,我們夫妻倆只能幹瞪眼,我嘆口氣帶著小孩去臥室玩。

30分鐘後,有民警過來,說有人投訴我們擾民。可能警察有震懾作用,他們不鬧了,終於走了。

他們走得輕鬆,卻留下一屋子的菸頭、檳榔渣、空酒瓶以及桌子上吃過的碗筷……老公可能覺得理虧,他主動收拾起來。

我們以為表叔只是一時興起過來玩玩,然而半個月後,表叔又發信息給我老公,說要過來吃飯。

他都這麼直白,我們也不好拒絕。有了上次的經驗,老公問表叔帶人過來嗎?

表叔說「他們有些沒空,只帶5個人過來。」

有了人數,我計算菜的份量,不能買少了。畢竟大菜市場的菜便宜些,一趟下來能省好幾十。

和上次一樣,表叔把自己當主人,熱情地招待他的兄弟;把我們當服務員,需要什麼,吩咐我們倆就行。

和上次不一樣的是,有了上次擾民的經驗,他們沒有太吵,晚上9點多就離開了。

然而他們的離開並沒有讓我們輕鬆,反而成為我們的負擔,從那以後他們一個月來兩次,固定的。直到半年後,我的一個舉動,才讓他們沒有再來。

他們那次來,我中午蒸了一個豬血丸子沒有吃完,罩在桌子上。表叔看到了,拿手捏了一個塞進嘴裡,邊吃邊直呼「好吃,晚上你給我蒸一個」。

我按照他的要求照辦,誰知表叔這個老人家竟說晚上的豬血丸子不好吃,和中午的不是一個批次我把好吃的留給自己,故意煮難吃的給他們吃,你擺明了瞧不起我們!

一忍再忍,無需再忍,我生氣了:「表叔,你這話說的,豬血丸子都是別人給我們的,幾乎都是一個樣,我哪能分得出來。而且你每次來吃吃喝喝就算了,還帶這麼多人來,哪次我不得花一兩百,我們兩口子賺錢也不多。而且你來了10來次了,買過一個棒棒糖給我小孩嗎?人啊,要講良心,不能做白眼狼。

表叔覺得我失了他的面子,他讓我老公管管我,還說「女人家家的,竟然來管男人間的事」。

老公裝作沒聽見,繼續餵崽崽吃飯。

表叔看到我夫妻倆這種態度,也生氣了「不就是一兩頓飯嗎?我們還吃不起嗎?你們也太小氣了!兄弟們,我們走!」然後他們怒氣衝衝地走了。

他們走後,老公埋怨我衝動,表叔愛記仇,說不到回老家又得編排我們一番。

果然,他回老家後,就到處說我們夫妻的壞話,說我們如何苛刻,如何冷漠,不善待村裡人。

婆婆好面子,因為表叔的謠言都不好意思出門,就怕別人喊她「鐵公雞他娘」。

我知道,我怎麼說,婆婆都會有怨言,只有老公說,她才能聽得進去。

果然,老公把這半年表叔的所作所為告訴婆婆。婆婆恨得直咬牙「那個殺千刀的,吃了我娃那麼多,讓我媳婦這麼累,一聲謝謝沒有,還來說你們。放心,我明天就去把他做的好事說出來。」

婆婆一向老實,而表叔一直狡猾,所以大家都支持婆婆,紛紛指責表叔「白眼狼」。

寫在最後:說實話,自己一個村來吃飯我不介意的。假如表叔自己識趣,有點感恩之心,不帶別人來,我不會抱怨。

現實是,他把這一切當成理所當然,把我家裡當飯店,把我們夫妻當僕人一般,好像我們夫妻欠他似的!

這種感覺很不好受!

而且上次我公公回老家奔喪,想和他一起坐車回去,他百般推脫,最後他悄悄地回去了。

還有他悲觀厭世,總是覺得命運不公,在我們家懟天懟地懟空氣。

這點我更不喜歡!

在我的觀念中,這種人沒有心,也不適合相處,他們很容易有反社會情緒,對我來說遠離是最好的選擇。

也許,我在他眼裡是個「無情無義」的女子。可我不在乎,我只要做好自己,對得住良心就行。更何況我又不是人民幣,讓人人都喜歡。

大神來襲說:

每到飯點,我都會跑去姑媽家蹭飯,面對姑媽和表姐厭惡的眼神我絲毫沒有覺得不妥,她們有時候甚至會提前吃完飯,但我依然會去廚房翻找出吃的來。

本來我也是一個內向的人,不怎麼會說話,也不會表達自己的情感,小時候父母帶我去親戚家吃飯,面對滿大桌我喜歡吃的菜餚,也不敢先動筷子。

只有在大人不停的催促下,讓我不要講客氣,我才小心翼翼的夾幾筷子。而且也只是夾自己面前的菜,絕不會起身站起來夾遠處的菜。

時間一長,親戚們都知道我是個老實人,跟自己的父母一樣,老實人的意思就是沒什麼出息,幹不了大事,發不了財的。

90年代父母都下崗了,父親的單位算斷了一筆補償款,有5000多塊錢,一直瞧不起我們家的姑媽跑來借錢。

單位給父親算了5000塊錢補償款,姑媽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消息,跑過來借錢,當然,她繞過了我母親。她知道,如果找我母親開口,這個錢百分百借不到的。

因為一直以來,姑媽和我母親的關係不太好。前不久,剛剛下崗以後,父母打算做點小生意養家餬口,想借錢買一臺冰櫃。當時單位的錢還沒有算下來,於是就找到了姑媽。

剛剛把來意一說,並且保證錢只要算下來,馬上還給她。但是姑媽不僅沒有借,還把父母給羞辱了一番。說,你們兩個工廠的普通工人,能拿到多少錢,再說,要是這個錢一直沒有算下來,我的錢不是打水漂了嗎?邊說邊把母親朝門外推。

面對姑媽的言辭,老實的父母無言以對,只得帶著我回家。一家人的生活逐盡陷入了困境。

都說禍不單行,福無雙至。我覺得這句話不對,我和小夥伴街上遊玩的時候,撿了一條金手鍊,小夥伴還說是銅的,嘲笑我讓我扔掉,但是我回家拿給了父母看,父母也不確定。

最後把這條金手鍊讓見多識廣的姨夫查看,他確定是純金的,於是他留下了這條鏈子,給我們家買了一臺冰櫃,另外還給了500塊錢。

賣雪糕飲料啤酒的攤位終於出攤了,一家人總算是有了點收入。這個時候,父親單位的補償款也下來了。

沒過三天,姑媽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消息,趁我母親在外面守攤來到了我家裡。還沒開始說話,一見到我父親就聲俱淚下的說對不起,當時確實是家裡有困難,所以才沒有把錢借過我們的。

話風一轉,又開始訴說家裡遇到了困難,姑父的貨車因為某些原因已經賣了,現在還差一萬多塊錢才能重新買一輛貨車,要不然日子都沒法過了。

就這樣,在姑媽哭哭啼啼的表演下,父親瞞著母親把錢借給了姑媽。後來母親知道了,只是無聲的嘆了一口氣,沒有過多的責怪父親。

母親病重,急需錢做手術,父親派我去登門索要,但是我被擋在了門外。

母親因為腦溢血住進了重症病房,家裡本身就沒有積蓄,親戚都在一點一點的湊錢。姑媽借走的那五千塊錢已經兩年了,一直沒有還,現在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在父親的授意下,我一大早就敲開了姑媽家的門,簡潔的說明了來意。她們一家人居然沒有當回事,只說,買車以後錢還沒有掙回來,沒有錢還給我們,還一邊說一邊把我往門外推,然後關閉了大門,任我在門外怎麼說都無動於衷。

臨走的時候我說了一句,「你今天這樣做,我們從此以後就不再是親戚了」。

母親的手術費姨媽舅舅湊齊了,但是並沒有挽回她的生命。一年以後,父親思戀母親也抑鬱而終,他們去了天堂,繼續廝守在一起,留下我一個人嘗盡人間的酸甜苦辣。

初中剛畢業的我,生活陷入了困境,除了一套房子,什麼都沒有留下。不得已,我再次找到了姑媽家。

父母的離世對我的打擊很大,明明還是一個孩子,但是思維卻成熟得讓人心酸。我知道,姑媽家還有五千塊錢沒有還給我們,沒字據沒借條,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認帳。

我管不了那麼多,我需要活下去。處理完父親的喪事以後,第一次上門去他們家,當時正是中午,他們一家三口人正在吃飯,看見表姐碗裡滿滿的一大碗粉蒸肉,我吞了吞口水,好久沒有吃過肉了。

最困難的時候我還在菜市場撿過菜葉子,這滿滿的香氣撲鼻的粉蒸肉甚至讓我忘記了此行的目的。

姑媽問我吃過飯沒有,我搖搖頭。姑父轉身拿了一個空碗,夾著粉蒸肉。這個時候,我提出了那5000塊錢的事情,姑父手上夾肉的動作停止了,姑媽乾咳了兩聲,從口袋裡掏出了2塊錢給我,讓我去外面買燒餅吃,家裡等會要來客人,這個事情下次再說,然後催促我趕緊去買吃的。

臨走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姑父把那碗肉又倒進了表姐的碗裡,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麼,僅有的一點親情,這個時候被研磨得乾乾淨淨。

兩塊錢買了6個饅頭,坐在客廳的地上吃著,看著客廳裡父母的遺像,我邊吃邊哭,直到累了,沉沉睡去。

我暗暗做了一個決定,再次去了姑媽家,也是飯點。沒等他們招呼,直接去廚房拿了碗筷,來到飯桌前自顧自的吃了起來。邊吃邊說那五千塊錢的事。

他們一開始還抵賴,說沒有這回事,說到激動時,又來那一套,要把我趕出去。我故意大聲的跟他們吵,把左鄰右舍都驚動了,讓大家來評評理。

畢竟好人還是多,有些大媽大爺都說,這麼小的孩子,敢訛你們五千塊錢嗎?另外幾個鄰居還說,我記得這個孩子當時一大早來敲你們家門,好像也是為了那五千塊錢吧,人家父母都不在了,現在連欠的錢也打算不給了嗎?

姑媽一家人看形式不對,只得說,沒說不還這個錢,只是這麼小的孩子拿那麼多錢怎麼能讓人放心,暫時替他保管而已。邊說邊勸大家離開,沒什麼好圍觀的,這都是家務事。

人群散了以後,姑媽目露兇光的對我說,沒想到你年紀不大,心眼不小,想拿回這五千塊錢,做夢吧!沒等他們趕我走,這次,我自己主動離開了。

為了要回父親的血汗錢,為了自己能活下去,我把父母的遺像裝進了書包裡。

第二天清晨,敲開了姑媽家的門,一進門,我就讓她給我做早餐。她沒動,也沒說話,我只能自己做了,故意搞得很大的響聲,煮好了麵條吃了以後就躺在客廳的椅子上休息。

快到中午的時候他們也沒有做飯的意思,不做就不做吧,我來這裡真實目的也不是蹭飯吃的。我把書包裡面父母的遺像拿出來在他們家客廳擺好,然後在他們家冰箱裡面翻出來蘋果給擺上。並大聲說道「我不吃飯沒關係,我父母可是要吃飯的」

姑媽一家人跑到客廳一看,頓時氣壞了,伸手就想把遺像丟地上,我把廚房的菜刀拿著架在自己脖子上,「你動一下試試,我死在你家裡,讓我父母看著,是你們逼死我的,你信不信」,我竭力的嘶吼著,眼珠子都已經紅了。

他們一家人都被鎮住了,表姐已經嚇得哭了起來,他們不敢相信,一向老實木納的我會做出這樣的事。脖子上的皮膚已經劃破了,血絲順著脖子流向了胸口。

「錢,我們給你,等你姑父去取」,姑媽終於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我在他們家這樣蹭飯長達一個多月,不是她家都飯多香多好吃,也不是自己不知廉恥。實在是沒有辦法,父母的離世他們家也有部分責任。

父親念及兄妹情,錢借給她,一直沒要,母親病重也沒打算還。最後都想徹底賴掉,這就是所謂的「親情」,而我,也被他們一家稱為「最不要臉的蹭飯者」。

快樂小糖果說:

前段時間我請幾個同事吃飯,有一個女同事把她男朋友帶過來蹭飯,我也沒說啥,結果等吃完去前臺結帳的時候,才發現不對勁,仔細一看消費清單,真的是有點生氣,沒想到竟有這麼無恥的人!

我負責一個項目,做的很不錯,得了一筆獎金。我請了幾個平時關係還不錯的同事吃飯。由於平時工作日比較忙,所以吃飯的時間定在了周末。我選了一個經常去的飯店,定了個包廂,提前將菜和酒水點好。

到了飯點的時候,有個女同事帶了一個不認識的人過來,說是他男朋友。我當時有點詫異,因為這個女同事事先也沒說過會帶男朋友過來。不過我也沒多想,多個人也就多張嘴,不過是多擺一雙筷子的事情。

人到齊後,大家就開始了喝酒聊天。女同事的男朋友話並不多,可能是因為和我們不熟的原因。期間,他出去接了個電話,過了半小時才重新回來包廂。

等到大家吃飽喝足後,我走出包廂準備去結帳。我來到前臺,問服務員多少錢,掏出手機就準備掃碼。結果服務員一說消費金額,我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因為和我預估的話費差的有點多。

因為都是提前點好的飯菜,而且包廂有最低消費2000元,我是按照最低消費點的,當時還粗略地算了下,大概就是2100元左右的消費。可是剛才服務員告訴我的消費金額是3100,我趕緊拿起消費清單仔細檢查起來,果然發現了端倪。

我看見清單上多了一條玉溪莊園,怪不得貴了1000元,原來問題就出在這條玉溪煙上。我當時還有點生氣,心想這個服務員也太粗心了,我明明沒要煙,還給我多算了條煙。

我就問服務員:「我並沒有點玉溪,是不是搞錯了?」結果服務員很肯定地和我說就是我們包廂點的,而且點菸的人說了記在我們包廂帳上。

我一聽感覺非常疑惑,我那幾個同事平時都不抽菸的,那會是誰拿的呢?然後我問服務員拿煙的人的衣著和長相。服務員說是一個有點微胖、長著捲髮的男人拿的煙。我一聽立馬就知道是誰了,服務員描述的人正是女同事的男朋友。

我心裡很是震驚,這樣的事一般人估計都幹不出來吧!同事的男朋友心裡咋想的!這過來蹭吃蹭喝也就算了,我也沒當回事,不就是多雙筷子的事嗎?可是完了你還順我一條這麼貴的煙,這事就真有點說不過去了。

我感覺同事的男朋友有點無恥,我立馬決定這個冤大頭我絕對不會當。我跟服務員說:「你和我去包廂一趟,確認一下拿煙的是不是我們包廂的人!」

服務員隨我一起走近包廂,我對幾個同事說:「我剛才去前臺結帳,發現消費金額有點問題,服務員說是我們包廂有人拿了一條1000元的玉溪,我怕搞錯了,所以讓服務員過來看看究竟是不是我們包廂的人拿的煙!」

服務員看了一眼女同事的男朋友,立即指向他說道:「是這位先生拿的煙。」大家齊刷刷地看向女同事和她男朋友。我趕緊啃聲道:「其實我並不在乎這條煙,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是不是我們包廂的消費,不然搞錯了可就冤枉了!」

女同事和她男朋友的臉都紅彤彤的。她男朋友臉紅是因為拿煙的事被當場戳穿,而女同事估計是覺得她男朋友的做法讓她很丟臉。然後她男朋友很勉強地笑著解釋道:「這是個誤會!怪我!我剛才出去打電話的時候確實要了條煙,本來想著先記包廂帳上,等我打完電話就讓我女朋友先把煙錢轉給你,結果電話打完後就忘了這事了!」

女同事趕緊將1000元微信轉給了我。連連給我道歉,說是誤會一場,讓我不要介意。我見目的已達到,也不想場面太難堪,於是說道:「我就是怕服務員搞錯了,並不是真的在意煙錢!」

飯局結束後,女同事和她男朋友藉口還有其他事情,打車單獨走了,估計是因為很尷尬吧!後來沒多久,女同事就和她男朋友分手了,當然這事是女同事自己說的,她說從那件事發生後,她就覺得她男朋友人品不怎麼樣,後來又發生了幾件事,堅定了她的看法,於是就果斷分手了。

寫在最後:當我們遇見無恥的蹭飯時,一定不要悶聲吃虧。

第一,蹭飯者的無恥行為,說明這個人人品差,不管認不認識,都沒有深交的必要了。既然沒打算繼續交往,那還顧及對方的臉面幹啥。

第二,遇見這種事,如果忍氣吞聲一次,那就可能有下一次。自己的利益需要自己主動去維護,不要覺得拉不下臉,不要覺得吃虧是福,別人都欺負到臉上來了,你沒半點反應,那活該被欺負。

當然不是說一定要採取激烈的手段去反擊,你可以採用一些比較委婉的方法去解決,比如類似文中的做法,或者你有更好的方法也可以去使用。

秋的蒼桑說:

老公請同事吃飯,同事帶著老婆孩子去蹭飯,同事點了二十道菜,飯桌上同事老婆吃相很難看,同事老婆吃飽喝足以後,還私自拿了一條華子,又點了兩道硬菜準備帶回家吃,一頓飯花了兩千八百。

有一次,我老公替公司解決了一個小難題,公司獎勵了三千塊錢,老公那個部門的人,都吆喝著讓請客,我老公欣然答應,訂好了請客的時間和地點,當時還讓我去,我沒去。

這天剛下班,我老公就招呼他們那個部門的人,趕緊收拾下,一會去吃飯,等大家都收拾好了以後,我老公領著同事們下樓,正好碰上另一個部門的同事小張,雖然在同一公司,但和小張不算熟。

小張問我老公,去幹啥,我老公說,和部門這幾個孩子聚聚(他們都比我老公小),小張對我老公說,我去湊湊熱鬧行吧?我老公說可以呀!小張就隨我老公,一行人開車來到某個酒店。

因為早定好了包間,所以他們直接來到包間,落座以後,我老公讓同事們點菜,幾個同事說,讓我老公點,我老公讓他們點,結果他們不點。

這時小張說,不點白不點,你們不點我點,拿起來菜單,點起了菜,邊點菜邊說著,狠狠宰我老公一頓。

小張點了,佛跳牆(價格不同),黑椒牛柳,烤羊腿, 10隻螃蟹,清蒸黃花魚,油燜大蝦,紅燒海參,金槍魚,鐵板燒牛仔骨,……,小張一共點了二十道菜。如果不是有人說夠吃了,小張還得繼續點。

等了沒多久,菜就陸續上桌了,這時小張猛拍了下大腿,說和老婆孩子約好,今晚出去吃飯的,給忘了,然後小張自言自語地說,我還是給老婆打電話,讓她帶著孩子來這裡吃吧!這麼多菜,六個人也吃不完,浪費了多可惜。

然後撥通他老婆的電話,對著電話那頭的老婆說,你趕緊帶孩子來某酒店,今天劉哥請公司同事吃飯,說完掛了電話,然後笑嘻嘻的對其他同事說著,給各位兄弟添麻煩了,我老公說沒事,其他同事也隨聲附和著。

這時菜上齊了,小張老婆帶著孩子也來了,小張給他老婆挨個介紹同事,讓他兒子給每個人叫叔叔,大家都禮貌性地回應著,小張說,那現在就開吃,要不然都涼了,大家動起了筷子,吃了起來,邊吃邊聊,偶爾交流幾句菜的味道。

小張一邊給老婆孩子夾菜,嘴裡一邊說著,這是你前幾天想吃的,沒捨得買了吃的,你想吃的今天讓你全吃一遍,你們快點吃,要不然涼了,小張六歲的兒子偶爾用手抓菜吃,小張兩口子對兒子的行為,裝作看不見。

這時,小張的老婆抓起一條烤羊腿,就大口吃了起來,一隻手抓著羊腿,另一隻手趕緊夾起一隻螃蟹,放在自己餐盤裡,小張老婆吃的滿嘴流油,嘴裡都填滿了,還一個勁的往嘴裡吃,其他同事都看的有點尷尬。

羊腿吃了一半,小張老婆用筷子又夾了四隻紅燒海參,兩隻放在自己餐盤裡,兩隻放在兒子餐盤裡,嘴裡說著,老公,你也吃兩隻,好好補補,這海參做的真好吃,我的多吃點,平時我可是捨不得買著吃。

吃完了海參,小張老婆又拿了兩隻螃蟹放在餐盤裡,吃了起來,邊吃邊說,這螃蟹挺肥的,就是蒸得有點欠火候,不過我也只能將就少吃點了,說著又夾了一隻放在自己餐盤裡,吃的螃蟹殼扔的到處都是。

小張老婆狼吞虎咽一番,嘴裡說著有點吃撐了,出去走走,然後背著包就出了包間,來到前臺,要了一條華子,放在自己包裡,然後又點了兩個硬菜,叮囑前臺記在某包間上面,等快走的時候,再把那兩個硬菜做上,說完,又回到了包間。

小張老婆回到包間後,坐下,又吃了起來,還和身邊的女同事聊起天,可能由於她之前的吃相,女同事不怎麼願意搭理她,沒覺著尷尬的她,還是對著女同事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就連同桌的男同事都有點尷尬的不好意思看她。

這時我老公電話響了,出去接電話,接完電話,走到前臺,讓前臺把帳算一下,前臺算好帳,告訴我老公錢數後,我老公雖然有點心疼,但還是把錢付了,順手接過前臺遞過來的小票,看了一眼,就起了皺眉頭,對前臺說,我們沒要煙,也沒點那兩道菜,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前臺看我老公疑惑,就把剛才小張老婆的做法說給了我老公聽,我老公聽完以後,笑著對前臺說,不好意思了,然後朝包間方向走去,想到小張老婆的做法,我老公很生氣,決定提前結束這尷尬的飯局,

我老公回到包間,說有點急事,先回去了,其他人聽到我老公要回去,紛紛說,吃飽了,也要走,小張一看我老公要走,就問結帳沒,我老公說結了,小張笑著說,讓我老公破費了,小張老婆,也沒有把自己在前臺的拿煙點菜的事,說出來。

出來酒店門口,其他人就開始抱怨小張還是原來德行,領著全家蹭吃蹭喝,從來不捨得請一次客,同事們都很煩他。每次別人請客,小張都跟著去,然後再把老婆孩子叫去,專挑貴的菜點,專挑自己老婆孩子喜歡吃的菜點。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為我老公鳴不平,我老公笑了笑,對同事們說,天不早了,你們都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同事們紛紛告別,我老公也開車回家了。

我老公回到家,洗完澡,坐在沙發上,我問他,今天吃得怎麼樣,我老公說一般,我尋思只吃了簡單的飯菜,我說,你太小氣了,怎麼只請大家吃一般的飯菜?

老公看我誤會了,就把晚上請客發生的事,給我說了一遍,我聽完後,也很生氣,安慰老公,知道小張兩口子啥人就行了,以後躲著走,就可以了。

然後老公嘴裡說著,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大就是別人。

其實小張點菜也無可厚非,只是都點了自己家人喜歡吃的,還點了那麼多菜,而且這些菜,每個菜都百十元左右,小張點了這麼多,其他同事都不在好意思點了。

對於小張老婆後續的操作,連吃帶拿,實屬不敢苟同,也讓人很生氣。

說白了就是,我老公請小張一家三口吃了頓飯,花了兩千多塊,其餘同事是副陪。

同事之間的的聚會,是一個聯絡感情的機會。關係好的同事,才會有機會一起聚餐暢聊,但這並不意味著能為所欲為,做出超越邊界線的行為。

這就是我見過最無恥的蹭飯!

瑪琳說:

村子裡誰家有事,劉奶奶都提上兩升子(10斤)苞谷過去「蹭飯」,被村民稱為「無恥」的蹭飯,劉奶奶熱衷於蹭飯,蹭飯就算了,每次等別人吃完後,偷偷的把葷菜往兜裡揣。一次因為主家嫌棄劉奶奶送禮太少,把劉奶奶數落了一頓,從此村裡誰家有事,再也不見劉奶奶的身影!

村裡誰家有紅白喜事,都會辦宴席!整個村裡和鄰村的都回去。而村裡有這樣一位活躍的老人,誰家有事她都熱心的去捧場,提上兩升子(農村計量器,一升子5斤,如圖)苞谷。

農村用來記重,不用秤

其實提著十斤苞谷,誰家也不缺這點苞谷,難免別人會說閒話。劉奶奶樂此不疲,哪裡都有她的身影,劉奶奶認為人情往來,人到人情到。在酒席上,誰都知道劉奶奶是專門來蹭吃蹭喝還偷,吃完不忘揣一點在兜裡!這讓大家都特別反感劉奶奶!

一次鄰居的老母親過80大壽,劉奶奶還是和以前一樣,提著苞谷過去,早早坐桌子上等飯吃!等大家都吃完了,劉奶奶拿出袋子,把葷菜各樣的裝點在兜裡,準備拿回家,被主家的三閨女看見了,三閨女當時當著大家的面數落劉奶奶:你這個不要臉的老太婆,提幾顆爛苞穀子過來混飯吃,誰稀罕你那幾顆爛苞穀子?家裡沒得吃的,也不用這樣窮兇惡極的。你的幾顆爛苞穀子能換上這頓飯呢?混吃混喝就算了,還把好東西偷回家,你幾輩子沒吃過東西了?這一桌子你搬回家吧!夠你吃幾天了。

劉奶奶面帶笑容的不出聲,把自己準備裝走的東西還是揣兜裡了,沒有當著主人的面扔下(這是最高的素養),然後悄悄的回家了,以前劉奶奶去別人家吃完飯後,會叫主人「騰口袋」(方言),她提苞谷的袋子要拿回去。這次被主人數落了,劉奶奶袋子也沒拿就走。

走後大家都說:說得好,這個老婆婆就是不要臉,哪裡都有她湊熱鬧,吃完了還偷走,這樣把收拾了,看她下次還好意思偷不。然而以後誰家有事,酒席上沒有了劉奶奶的身影,大家都說劉老婆婆被上次收拾了,懂規矩了不出來混飯吃了。哪裡都是幾斤苞谷,她也好意思,現在的雞都不吃苞谷了,要吃大米,她居然好意思拿苞谷送人情,送人情是假,蹭飯是真,連吃帶偷。

後來一次我家殺豬,我母親讓我去把劉奶奶接過來吃飯!因為劉奶奶家沒餵豬,母親說大家熱熱鬧鬧的殺年豬,劉奶奶看見會難過的。雖說一個村子,我沒去過劉奶奶家,也很少知道劉奶奶家裡的狀況,劉奶奶送禮這些事情是奶奶講給我聽的!

我過去到劉奶奶家,劉奶奶正在挖地準備種土豆,我們那裡都是年前種土豆。我對劉奶奶說:表奶奶,我媽說讓你去我家幫忙燒火(我之所以叫劉奶奶去幫忙燒火,是想讓劉奶奶感覺自己去勞動了,吃這頓飯更有意義,不是去白吃這頓飯,更不是同情她!我們農村是柴火灶,人多做飯必須要一個人幫忙燒柴火),我媽做飯,我家今天殺豬。

劉奶奶說:么女兒(鄰居對我的稱呼)你啥時候回來的,在哪讀書呢?回去給你媽說一下,我就不去了,你們吃吧!你爸爸上次給我打的酒我還放著捨不得喝,我欠你們家的人情太多了,我還不起。

我說:表奶奶去嘛,我媽專門讓我來接你的,你是怕別人說你閒話嗎?沒事的,你是吃我家的飯,不是吃別人家的!我奶奶說好久沒見你了,想和你一起談家常呢!

劉奶奶說:不去了,你表嗲嗲(她丈夫)在床上動不了,我給她做飯。你快回去吧!回去給你媽說勞慰(謝謝)了。

我說:表嗲嗲在哪呢?我還沒見過表嗲嗲呢!我進去家裡看,劉爺爺躺床上的,就兩間房子,一貧如洗,收拾得挺乾淨。兩個老人有個兒子,犯事勞改了,劉爺爺因為兒子的事情,到處奔波摔得下身癱瘓。劉奶奶見到我親切的說:么女兒過來了。

我說:是的,表嗲嗲你身體咋樣了?

劉爺爺說:你表嗲嗲徹底廢了,只浪費糧食,幹不了活,看把你表奶奶操磨成啥樣了,我這樣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你說有啥意思。

劉奶奶執意不去我家吃飯,我也就不強求,我知道劉奶奶怕別人看不起她!回去我對母親說了,母親說:這個老婆婆太倔了,不來算了,她是個豪傑人,一輩子不願意麻煩別人,不看別人臉色。下午你給送點過去,這樣的遭烈(可憐)人家,只當做好事,劉老漢(劉爺爺)如果不出事,家裡不會像這個樣子。老兩口以後也是個孤獨終老,劉老婆婆一個人種點地,養活兩個人挺困難。村裡人因為他們兒子的原因,都看不起他們,這樣要不得,老兩口老實本分的,兒子做的孽不應該怪老兩口身上。

後來我給劉奶奶家送了吃的和肉。看著老兩口吃得特別香,劉奶奶對劉爺爺說:多吃點,好久沒打牙祭了,么女兒給拿的另一塊肉我們放到過年吃。么女兒你是不知道,以前我喜歡去村裡送人情,雖說我窮,沒貴重東西拿去,拿點苞谷過去算我的心意,我只想填別人的人情,卻讓人家看不起,後來我哪都不去了。以前人家有事我送情吃飯,總是想著給你表嗲嗲帶點好的回來他也吃一點,打打牙祭,後來我這樣做,讓人看不起,別說我有多丟人。現在村裡就林嫂(我母親)和老師(我父親)對我好,尤其是你父親,常常給我們打酒和買吃的。

我說:我聽我媽說過,我媽那時帶著我,我還小,我爸爸常年不在家,表嗲嗲沒少幫我們的忙,每年沒少幫忙幹農活,買肥料都是表嗲嗲幫忙背回來,只能現在慢慢填你們的情。

我不知道村裡人為什麼那麼反感劉奶奶。劉奶奶提著苞谷來家裡送人情,來者是客,應該感激她,十斤苞谷對於別人家來說,什麼都不是,對於劉奶奶來說,是幾天的口糧!禮輕情意重,不應該瞧不起她,劉奶奶這不叫蹭飯,她懂得人情往來,她懂得感恩。她拿吃的只是等別人吃完後,適當的拿點回去給老頭子吃,做法雖不妥,但是不能認為她是偷。劉奶奶值得尊重,她比其他村民有素質有修養,應該得到善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419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