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董卓三千人馬進京挾天子,為何如此成功?_董卓三千人進入洛陽

風去了無痕D論史談兵說: 成功秘訣,就是時機抓得準! 而董卓的成功,就是因為他十分精準而及時地抓住了時機。 什…

風去了無痕D論史談兵說:

成功秘訣,就是時機抓得準!

而董卓的成功,就是因為他十分精準而及時地抓住了時機。

什麼時機呢?

就是趁大將軍何進和車騎將軍何苗身死,京城大亂,禁衛軍群龍無首之時。以三千騎兵急行軍,第一時間進入京城,並利用他在禁衛軍中的威望,迅速就掌握了京城禁軍大多數部隊的兵權。

有雄兵在握,這就是董卓能成功的掌控京城、又挾持了天子的最主要原因!

那麼,董卓在禁衛軍中有什麼威望呢?這就要再聊聊東漢禁衛軍與董卓的關係。

一:

京中朝廷高官多的是,為什麼只有董卓才能夠迅速掌握兵權?

就是因為董卓在東漢軍隊的主力——禁衛軍北軍之中,有著巨大威望,禁衛軍官兵們信服董卓。

歷史上的董卓與演義裡有很大區別!

演義裡董卓暴而無恩,愚蠢而狂妄。

而歷史上的董卓,有俠義之風,少年時就以廣交豪傑出名,又出手大方,善結將士之心,此人在東漢軍隊基層將領與官兵中的威望很高,實際上是很得軍中將士們的擁戴。

這事,可參考《三國志·董卓傳》。

二:

東漢末,朝中重臣高官大多是河南河北人士,涼州人在朝中是被排擠的。然而禁衛軍尤其北軍的主力卻是六郡良家子,將士大多都是西北人。

這樣,西北人對隴西良家子出身的名將董卓,肯定有純天然的的親近感。原因無他,就因為半個老鄉的關係。

由此,董卓趁亂進京,恩威並施之下,立即就掌握了北軍的指揮權。

三:

禁衛軍北軍,兵力或只有區區二三萬,卻是東漢裝備最精良,最訓練有素,戰鬥力最強的部隊。

而董卓進京的時機,拿捏的恰到好處,輕鬆就把北軍掌握了。掌握了北軍,那實際就是掌控了京城!

此外,董卓雖然三千騎進京,但他並非只有三千人馬!三千隻是輕騎,後續一二萬人馬,仍然也是有的。

如此,董卓本部加上天下最精銳的北軍,足以讓董卓牢牢掌控了京城,再挾天子以號令天下了。

更有意思的是,除了京都洛陽的北軍聽令於董卓之外,董卓又以朝廷的名義,使得掌握著東漢另一部最精銳兵力的名將皇甫蒿,也向董卓交出了兵權,其麾下三四萬漢軍精銳,則同樣成了董卓的部下。

然而當世名將皇甫嵩為何會聽命於董卓,乖乖的交出了他的部隊?

  • 其一,皇甫嵩也是西北人,與朝中的權貴合不來。
  • 其二,這就或許與他麾下部隊官兵們的情緒有關了。同樣道理,軍中將士多為六郡良家子,所以大亂之時,他們更願意相信同為六郡良家子出身,有豪俠之風的董卓。

所以,北軍的軍心在董卓了!

這樣,東漢朝廷主少國疑,而董卓又已經強兵在握,豈能不成功挾天子?又有誰敢不服?

妖火說歷史說:

董卓能夠僅憑三千人馬,便進京成功掌權,這裡面既有當時時局的巧合,也有董卓個人的能力原因。簡單來說,董卓入京之後,先控制了皇帝,然後拉攏士族,打壓宦官和外戚,並且收編他們的力量,最後再一腳踢開士族,徹底獨自掌權。

這個過程,要想說明白的話,還得從漢靈帝在位那會兒說起。

漢靈帝劉宏,原本只是劉氏的一個旁支。因為之前的漢桓帝無子,而且他們這一脈也找不出合適的人繼承皇位。所以當時掌權的外戚竇家,為了能夠繼續掌權,就打算從劉氏旁支找一個人來繼承皇位。如此一來,這個外來戶根基不深,就只能繼續聽命於他們,方便他們掌權。

在經過一番挑選之後,竇家最終就選擇了劉宏。

不過,竇家萬萬沒想到,他們看中的這個劉宏,也是一個硬茬子。劉宏當上皇帝之後,很快就聯合大臣,發動了政變,擊敗了竇家。自此之後,劉宏徹底掌權,坐穩了皇位。

劉宏掌權之後,最初的十年裡,還算做得不錯,逐漸壓服了各方勢力,平定了邊疆的叛亂,讓漢朝表面上變得好了許多。如果劉宏能夠繼續努力的話,說不定還可以成為一位中興之主,讓漢朝再多傳幾代。但可惜的是,劉宏坐穩皇位後,便自以為海內昇平,開始貪圖享樂起來,這就為後面東漢的滅亡埋下了伏筆。

此時的漢朝,很太平嗎?

當然不是。

自劉秀建立東漢以來,到劉宏登基的時候,已經過了將近一百五十年。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之後,此時的東漢王朝,土地兼併情況已經非常嚴重,土地都跑到了那些世家手裡。底層人民手裡沒有土地,就只能接受那些地主階層的壓榨,沒有上升的空間,社會徹底固化。

當一個國家到了這個地步的時候,就算表面上風平浪靜,骨子裡也已經開始腐爛,撐不了多久了。

果不其然,公元184年,黃巾起義爆發了。

黃巾起義爆發之後,很快就席捲全國。那些沒有土地、沒法生活的底層人民,紛紛加入到抗爭的隊伍當中,反抗東漢王朝的統治。不過,此時的東漢王朝,軍事力量還十分強大,不是那麼容易就會滅亡的。黃巾起義爆發之後,東漢王朝派出大量軍隊,鎮壓農民起義,一時之間黃巾軍倒是有被撲滅的跡象了。

不過,黃巾起義雖然被鎮壓了,但是帶來的後果,對東漢王朝來說,卻是致命的。因為在這個過程中,為了鎮壓黃巾軍,各地方勢力開始瘋狂擴軍,地方性軍事力量開始越來越強,漸成尾大不掉之勢。

在這個過程當中,《三國演義》裡面那些有名的人,基本上都開始紛紛登場,趁著這個機會發展自己的力量。而且有意思的是,這些人幾乎清一色都是站在東漢王朝那一邊,幫著鎮壓黃巾軍。

董卓,就是趁著剿滅黃巾軍的機會崛起的。

董卓原本是個東漢中層官員,出身一般,老爹是個市級幹部,勉強能夠讓董卓入朝做官的家世。董卓年輕時性情任俠,喜歡交朋友。據說有一次,當地的羌人到他家做客,董卓很豪氣,把自家唯一的耕牛殺了,用來招待客人。羌人首領為之感動,回去以後,送了上千頭耕牛過來,報答董卓的招待情誼。

從這個故事,我們也不難看出,董卓其實是個很有投資眼光,而且很會豪賭的人。他看準了羌人重義氣的性格之後,捨得下血本,直接殺了自家的耕牛招待客人,自然贏得了羌人的友誼。

正是因為這種性格,董卓入仕之後,左右逢源,很快就得到了上司的青睞,青雲直上。再加上董卓確實為人勇武,又生活在邊境,所以很快在邊境打出了自己的威名。

但同時,這種性格也很容易惹事。董卓後來就曾因事被免官,到底是什麼事情,史書上也沒記載,想來應該是和他的這種性格有關。不過,犯事之後,董卓憑藉鑽營的本事,巴結上了朝裡的司徒袁隗,很快就重新崛起,而且更進一步,被任命為并州刺史。

這個袁隗,就是後來那個統轄河北四州之地的袁紹他們家人,是袁紹的叔叔。袁紹後來總吹他們家『四世三公』,意思就是說他們家連續四代都有人位列三公之位。這裡面的第四代袁家三公,說的就是袁隗。

搭上袁隗這條線,對董卓來說,是個極其重要的事情,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漢朝的命運。

當上并州刺史之後,董卓已經算是步入國家高級幹部的行列了。刺史這個官職,大概就相當於今天的省長。

就在此時,黃巾起義爆發了。

黃巾起義爆發後,已是一方大佬的董卓,自然要負責轄區內鎮壓黃巾軍的任務。這個過程說起來相當的複雜,反正就是經過一場場大戰之後,董卓逐漸成為一方霸主,並且擁有了自己的嫡系軍隊。雖然期間也曾有過戰敗,甚至還曾差點因為戰敗被處死。但最後結果還算不差,董卓因功封侯,雄踞一方。

就在董卓逐漸崛起期間,東漢首都洛陽那邊,也發生了一系列的變故。

之前說過,漢靈帝上位之後,首先面對的是強大的外戚竇家,自身只是一個傀儡。而且劉宏剛剛進京當皇帝的時候,其實才僅僅只有十一歲而已。

十一歲的孩子,是怎麼除掉強大的竇家呢?

其實,劉宏什麼都沒做,只是借勢而已。

因為當時的朝中,除了外戚之外,還有一股很強大的政治力量,那就是宦官。劉宏登基之後,宦官集團擔心外戚集團徹底掌權後,對自己不利,所以搶先發動了政變,除掉了竇家,所以劉宏才能順利即位。

對於這些扶保自己上位的宦官,劉宏也是十分的感激,對其委以重任。所以,劉宏在位期間,這些宦官的權力,也進一步膨脹。當時有一批宦官,深受劉宏信賴。因為幾個領頭的都擔任過常侍之職,所以被稱之為十常侍。

宦官集團,便以十常侍為首。

除了宦官集團之外,劉宏後來還大肆任用自己皇后何氏家族的人,組成了強大的外戚集團。隨著後期漢靈帝越來越貪圖享樂,越來越不管事,這兩黨的權力也越來越大,逐漸把持朝政。

到了公元189年,因為長時間的享樂,劉宏不但玩垮了東漢的江山,也玩垮了自己的身體,即將命不久矣。此時的黃巾起義,已經被逐漸鎮壓,但是各地方勢力尾大不掉之勢,已經凸顯了出來。所以,劉宏臨死之前,倒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想要收回地方兵權。

這其中,就包括董卓。

漢靈帝先是拜董卓為并州牧,也就是從省長升為省委書記,然後讓董卓交出手裡的軍隊給皇甫嵩。皇甫嵩是東漢末年的名將,相對來說更可靠一些,劉宏此舉也有收兵權的意思。但是吃進嘴裡的肉,哪是那麼容易吐出來的?董卓這個時候,就開始耍無賴了,以士兵和他關係太好,離不開他為由,拒不交兵權。

這要是換做其他朝代,董卓這個舉動,已經近乎等同於謀反了。可是漢靈帝這會兒已經病重,需要解決的擁兵自重的將領不止他一個,而且劉宏還需要解決立儲問題,根本沒太多精力搭理董卓,這才讓董卓鑽了空子。最後,漢靈帝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暫時同意董卓帶兵前往并州邊陲。

但是,董卓接下來並沒有帶兵前往并州邊陲,到了河東郡就不走了。因為董卓看得出來,此時的朝廷,已經到了一個十分關鍵的時刻。他的這些兵馬,要是去了邊陲的話,也就是一個守邊的命。但如果留下來,說不定能夠在接下來的朝堂動蕩當中,佔據一席之地。

果不其然,董卓賭贏了。

公元189年,四月,漢靈帝駕崩。

漢靈帝駕崩之後,宦官集團和外戚集團的矛盾,瞬間變得不可調和。外戚集團想要擁立何皇后所生的劉辯為帝,而宦官集團為了自身利益,想要擁立漢靈帝的庶子劉協為帝。宦官集團的領袖,就是那幾位常侍;而外戚集團,則是以何太后的弟弟,大將軍何進為首。

靈帝一死,雙方瞬間開打。

第一回合,宦官集團想要趁著靈帝駕崩,何進入宮參拜的時候,除掉何進。只要何進死了,外戚集團沒了兵權,自然就沒什麼威脅了。但是何進事先得到了消息,沒有入宮,所以宦官們自然也就沒有了刺殺的機會。

因為何進沒死,宦官們不敢貿然下手,所以何太后所生的劉辯順利即位,何太后稱制。

這個回合,宦官集團輸了。

第二回合,何進知道宦官集團已經想要刺殺自己後,乾脆徹底撕破臉,打算直接誅殺宦官集團。但是京城禁軍,掌握在宦官手裡,何進手上沒有嫡系軍隊。而且最關鍵的是,當何進提出要誅殺宦官集團的時候,何太后竟然堅決表示反對。何太后反對的原因,大概也是怕何進從此一家獨大,徹底無法約束。

在這種情況下,何進只能下令,從外邊調兵進京。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何進調集的軍隊極多。包括河東郡那邊的董卓,河內郡的丁原,並且派派幕僚王匡、鮑信去山東募兵,讓這些人以演習的名義來京城,先給這些宦官製造一些壓力。

已經在河東郡那邊等了好幾個月的董卓,終於等來了自己的機會,董卓當即率三千精銳前往洛陽,準備參加這場奪權大戰。但是,就在董卓剛剛率兵趕到洛陽附近的顯陽苑,就發現事情好像和自己之前預料的不太一樣了。

就在董卓率兵趕赴京城的這幾天裡,京城洛陽這邊,又出現了變故。宦官集團將何進已經徹底決心誅殺自己,便索性拼死一搏,趁著何進入宮面見何太后的時候,刺殺了何進。

何進死了!

不過,何進死了以後,這些刺殺何進的宦官,也沒有能夠掌權。因為就在何進剛剛被殺之後,其麾下的吳匡、張璋、袁術等人,得知何進被殺,直接帶兵入宮,打算將這些宦官全部誅殺。宦官們因為身在宮內,謊稱這些人是進宮刺殺皇帝,所以把皇帝劉辯與何太后帶走,逃出了洛陽。但是在這途中,劉辯又和何太后走失。

就這樣,當董卓到來的時候,剛剛即位的小皇帝劉辯,正被宦官們挾持,逃到了洛陽附近的北邙山上。整個洛陽附近,亂成了一鍋粥。

但是,在如此亂局之內,董卓卻看到了機會。

這是天賜良機啊!

董卓本來只是想著,能夠帶兵站隊,回頭分蛋糕的時候,能分到更大的一塊權力蛋糕。但是眼下,皇帝已經近在眼前,有什麼是比皇帝更重要的?

於是,董卓當即帶兵,前往北邙山,救下了小皇帝劉辯,並帶著劉辯返回了洛陽。自此之後,董卓就徹底掌控了皇帝,成了皇帝的代言人。

這個身份,可實在是太重要了。

董卓入京之後,首先以皇帝的名義,拿到了禁軍的指揮權,將原本由宦官掌控的禁軍,徹底收入麾下。同時董卓還積極聯繫士族,士族集團,本就是游離於宦官集團和外戚集團之外的第三方。當年提拔董卓的袁隗,就是士族的代表人物。在士族的支持下,董卓又很快掌控了何進留下的部曲。

當然,這時候對於董卓而言,還有一個麻煩,那就是之前何進調來的外地軍隊。這些軍隊當中,以河內郡來的丁原最強。為了解決丁原,董卓聯繫丁原麾下的大將呂布,以高官厚祿誘惑呂布,刺殺了丁原。

如此,董卓終於掌握了洛陽周圍的全部軍隊,徹底一家獨大。

之前互相死磕的何進和宦官集團,估計打死都想不到,他們兜來兜去,最後只落得一個兩敗俱傷,全都便宜了董卓。

進京勤王這件事,算是董卓一生當中,最大的一次豪賭。很幸運的是,董卓最後賭贏了。但同時,這也是董卓最大的不幸。因為以董卓的能力,當一個權臣或許可以,但絕對沒有能力去管理整個東漢王朝。

蛇吞象的結果,往往都是最後被撐死。

董卓掌權以後,開始倒行逆施。先是廢掉了劉辯,改立年齡更小的劉協為帝。同時向之前幫助他的士族下手,徹底掌握了所有大權。但董卓這樣的做法,也引起了所有人的反對。很快,各地方勢力就組成了聯軍,聯合進攻董卓。雖然最後被董卓擊敗,但董卓也徹底喪失了對關中以外所有地區的控制權。

再之後,就是著名的『美人計』環節了。司徒王允以貂蟬為誘餌,誘使董卓和麾下大將呂布反目,最終,董卓被呂布刺殺,連屍體都被點了天燈。董卓雖然死了,但他的這番折騰,也徹底打掉了東漢王朝最後一口氣。至此之後,各地軍閥開始亂戰,紛紛割地自立。就算董卓麾下的幾個將軍,也開始打來打去。

東漢,終於徹底崩了。

董卓之所以能夠以三千人馬,成功進京,並且順利掌控朝局,主要是因為當時京城的時局實在太亂,讓他給鑽了空子。宦官集團和外戚集團兩敗俱傷,董卓又恰好在北邙山救下了皇帝,自然可以順利掌控京城了。

喝下這口歷史的雞湯說:

能成為三國第一個「大魔王」,董卓當然是有幾把刷子的。

只不過,後世史家出於各種原因,刻意矮化董卓,使董卓入京把持朝政看起來就如同「撞大運」一般。

其實,哪有那麼多「撞大運」?

僅以數千人就能進京挾天子,進而把持朝政,董卓,靠的是自己的精心謀劃。

早有準備

董卓雖是涼州人,但他卻從不是一個坐鎮涼州的邊陲軍閥。

相反,他在洛陽、并州、冀州、益州、涼州各地徵戰、做官,積累的資源十分豐富,眼界也極為開闊。

因此,早在漢靈帝駕崩前,董卓就敏銳地意識到了機遇。

188年,漢靈帝調董卓入京為少府。

少府,是九卿之一,能位列三公九卿,算是當時官場人的夢想了。

過去,董卓很聽話,朝廷調他去哪裡就去哪裡,但這次不同了。

董卓意識到天下將亂,槍桿子才是王道,託言手下將士阻攔,推辭就任。

次年,漢靈帝有調他任并州牧,但要求他將自己手下的軍隊交給皇甫嵩。

并州牧可以要,但交兵可不行!董卓扛住漢靈帝和皇甫嵩給的壓力,拒不交兵。

同時,董卓帶手下五千人,駐於河東郡,觀察形勢。

觀察什麼形勢?

要知道,當時的董卓,手下不過五千人。要是沒有一點把握,就這麼屢屢抗拒朝命,完全是找死!

顯然,董卓不僅僅是籠統地感覺到機遇將來,而是對京城的局勢實時把握,洞若觀火!

別忘了,董卓自己在洛陽做過羽林郎,在禁軍有自己的「朋友」。而且,自己的弟弟董旻還是奉車都尉,對權力中心的情況看得非常清楚!

有了這些信息,董卓才敢屢屢違抗上意!

果然,不久,靈帝駕崩了。

亂局,即將到來。渾水摸魚的機遇,即將到來!

進退之道:儘可能靠近!

不久,何進為給何太后施壓,以迫使何太后同意罷除宦官,調董卓入京。

董卓當即進軍。

然而,何進又反悔,遂讓人要董卓返回河東。

董卓連漢靈帝的話也不聽,當然不聽何進的,繼續進軍,進入河南尹,直抵雒陽城下。

此時,種劭出城勞軍,並要求董卓返回。董卓令人威脅種劭,種劭大聲斥責董卓!董卓「辭屈」,被迫退到二十裡外的夕陽亭。

董卓這樣的人會因為「辭屈」就退兵?這可是個大笑話!顯然,董卓退軍,是出於全盤考慮。

一直以來,董卓一直在想辦法靠近洛陽,不惜冒著違抗靈帝、何進指示的風險。

然而,此時的董卓,並沒有和朝廷徹底鬧翻臉的資本,他所做的,只能是「試探性前進」。

在遇到士大夫的強硬阻止後,董卓知道「試探性前進」已經到了極限,不能再進,遂退回到了二十裡外的夕陽亭。

於是,在機遇到來前,董卓已經最大可能靠近了權力中心。

董卓,已經站到了「近水樓臺」之處,等待著月亮升起!

「內應」,讓火燒得更猛一些

不久,何進被宦官所殺。何進手下的袁紹、袁術、曹操等人興兵,誅殺宦官,京師大亂。

此時,董卓的「內應」也積極行動起來,把「火」燒得更厲害,並替董卓剷除了當時最大的競爭對手!

當時,洛陽城中,實力最強的是大將軍何進,已經被宦官殺了;實力次強的是車騎將軍何苗。

此時,奉車都尉董旻,利用何進部將吳匡對何苗的不滿,率軍聯合吳匡,一起進攻何苗,並斬殺了何苗!

其實,何苗本已出兵,與袁紹合兵,捕殺了趙忠等宦官。也就是說,何苗與袁紹等人當時仍是合作關係。

反而是名位不顯的吳匡,大呼:「殺大將軍者,車騎也,吏士能報仇乎」?煽動何進部下攻打何苗。

實力一般的吳匡,越過袁紹等人,如此行事,顯然與董旻的「工作」有關!

如此,董卓入京前,何進、何苗都已被殺。其部曲群龍無首!

「直取」天子

城內殺得一片大亂,城外的董卓也行動起來。

董卓很清楚:此時,最重要的目標是天子!

值得注意的是:董卓本駐於顯陽苑,是在洛陽城西;張讓等人挾持天子逃去的小平津,是在洛陽東北;而董卓迎得天子之處,是在洛陽城北的北芒。

顯然,董卓絕不是在路上「正好」遇到天子!而是目標明確的主動「迎」天子。

袁紹等人在城內殺宦官時,董卓已經目標明確的「直取」天子了。

這時,百官勸董卓退軍:有詔卻兵!

這個時候,董卓不再「辭屈」了,大聲呵斥:你們這些王八蛋,當朝廷大臣,卻讓天子受此難!我退什麼退?

於是,董卓率軍進入了洛陽!

「迎天子」的大功,為董卓接下來掌握洛陽,創造了政治上的主動權。

恫嚇袁紹,「接管」何家兄弟部曲

何進、何苗被殺,其部曲群龍無首。

然而,最有條件掌握這些部曲的,本是袁紹。

袁紹時為司隸校尉,擁有很高的威望。

當時洛陽有實力的將領中,虎賁中郎將袁術為其弟,曹操是其「奔走之友」,淳于瓊等人後來成了袁紹的手下,鮑信則直接建議袁紹除掉董卓···

可以說,如果袁紹果決行動,是有可能掌握局面的。

然而,袁紹卻被實力弱於自己的董卓「震住」了,不敢行動。

初入洛陽時,董卓只帶來了3000多人,兵力不足。

實際上,從駐河東時開始,董卓總共也就5000人,後續也就只有2000人能調來。

然而,董卓「變戲法」,晚上讓軍隊悄悄出去,白天又讓他們大搖大擺入城,造成軍隊源源不斷入城的假象。

於是,袁紹不但不敢動手除掉董卓,也不敢阻止董卓「消化」何進、何苗的部曲。

如此,董卓收編了何進、何苗的部曲,實力大增!

其實,幾千人反覆出入京城,無論部署得如何隱蔽,其動靜都不可能很小!

後來雄霸一方的袁紹、袁術,甚至曹操,卻都被蒙在鼓裡,實在不可思議!

只能說,至少在那一刻,袁紹、曹操們都還嫩了一點,董卓才是當時最成熟的陰謀家!

吞併丁原部

此時,董卓在洛陽的主要競爭對手變成了丁原。

丁原,本為并州刺史,當時,也是奉何進之命入京,做了執金吾。

東漢的執金吾,編制下的禁軍為緹騎200人,持戟520人,兵力不足千人。

所以,丁原所仰仗的,仍然是他從并州帶來的軍隊。

於是,董卓收買呂布,讓呂布刺殺了丁原,吞併了丁原的部眾。

呂布為何會刺殺丁原?丁原被殺後,為何其部眾又會跟著呂布降董卓?

小說的邏輯是:董卓用赤兔馬「搞定」了呂布,呂布又以其個人勇武「搞定」了丁原部。

這自然是小說橋段。

事實上呢?不要忘記,董卓此前做過并州刺史,而且,此刻的董卓,名義上仍是并州牧呢!

所以,董卓在并州軍中有一定的基礎,而其統領并州軍,又有職務依據!

因此,說到底,董卓得以收編丁原所部,還是因為其常年積累打下的基礎,以及關鍵時刻精準的陰狠毒辣!

如此,京城兵權,悉數完全落入董卓之手!

有了武力為後盾,那專權於朝,甚至廢立天子,皆不在話下了。

漢末亂世之初的梟雄之中,董卓確實是最「成熟」的一個。

多年徵戰四方,各處任官,使性格豪爽,善於結交的董卓,積累了大量的人脈資源。

因此,他「耳聰目明」,對京師情況洞若觀火,最早敏銳察覺到「機遇」的臨近。

因此,在「機遇」到來時,他是把握得最準、最快的一個。

後世史家出於各種原因,貶低董卓的準備、謀劃,將其歸因於各種「適逢」,這是不應該的。

只有客觀回顧陰謀家得逞的過程,才能吸取教訓,防範好新的陰謀家!

龔柳輝說:

董卓這個人是涼州的,他在進京之前還是有些本事,不是《三國演義》裡面只會為了貂蟬而爭風吃醋的董太師,他打仗也很厲害,武功高強,呂布未必是他的對手。

董卓年輕的時候喜歡結交羌人,他可以說是漢朝最早的一批軍閥,是一個離不開軍隊的傢伙,軍隊就是他的命根子。

據說,漢靈帝得了重病,下詔書任命董卓為「并州牧」,也就是離開軍隊去當地方官,這樣他的軍隊就得轉交給皇甫嵩將軍。

董卓表面上很高興地接受了任命,但是不肯交出軍隊,居然上書皇帝為自己辯解說:

「我掌兵10年,士兵、各級官員和我關係太好了,他們都要為我賣命,我乞求帶著這幫士兵去并州,讓他們和我一起去效力邊陲」。

說白了,董卓捨不得丟掉兵權,就像民國時期,很多軍閥願意當軍長,也不願意當省長,董卓就是這樣的大軍閥。

他把軍隊看到很重!

因為這個事情,皇甫酈勸說皇甫嵩趁機除掉董卓,皇甫嵩沒有這樣幹,只是將董卓不肯交出兵權的事兒上奏給朝廷。

於是,漢靈帝下詔責備了董卓,董卓對皇甫嵩就更加怨恨了。

最終,董卓還是自作主張,帶了5000人向并州出發,但是不久就停留在河東郡就不走了,董卓有自己的小算盤,他是想觀察都城洛陽的局勢。

可見,早年的董卓是一個有勇有謀的大軍閥,那麼董卓到底有多厲害,憑藉3000人馬進京,為什麼他就可以成功地挾持天子呢?

主要還是這麼四個原因。

其一、早年的董卓是一個閱歷豐富的軍閥,他戰功赫赫,粗猛有謀

漢桓帝末年的時候,董卓就已經被徵召為羽林郎,羽林軍就是朝廷最精銳的部隊,不久,他就成為中郎將張奐部下的「軍司馬」。

在此期間,他參與討伐漢陽的羌人叛亂,據說,董卓作戰能夠粗猛有謀,非常努力,建立了很多戰功。

事實上,董卓年輕時喜愛「行俠仗義」,曾經到羌人部落遊玩,與很多羌人首領結交。

後來,董卓回鄉耕種,一些羌人首領來看望他,董卓和他們一起回家,把耕牛殺掉款待眾人。

羌人首領們非常感動,他們回去後湊了上千頭各種牲畜贈送給董卓。

董卓成年後,就在隴西郡府擔任官吏,負責地方治安。

當時匈奴人經常騷擾邊境,劫掠百姓,涼州刺史聘請董卓為自己效力,董卓領兵大破匈奴,斬敵獲首級以千數計。

後來,并州刺史段熲將董卓推薦入朝廷公府。

漢桓帝末年,董卓擔任羽林郎。

據說,董卓有高超的武藝,力大無雙,擅長佩戴兩副箭囊,騎馬飛馳時,他可以左右射擊。

有一次,鮮卑人入塞搶劫,與叛亂的羌人聯合,一起對抗東漢朝廷。

朝廷拜張奐為護匈奴中郎將,負責平定幽、並、涼三州叛亂。

董卓大概就是這個時候出任了張奐的軍司馬。

不久,張奐派軍司馬董卓大破之,斬其首領,俘虜萬餘人。

董卓因功勞,被拜為郎中,賞賜了很多綾羅綢緞、金銀財寶,董卓把它全部分給了下屬官吏。

可見,早年的董卓還是有點本事,而且善於籠絡人心。

其二、董卓因為長期手握重兵,一開始就對朝廷陽奉陰違,朝廷怕邊疆出事,一直沒有動他,最後才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以至於挾天子,以令諸侯

事實上,朝廷也想對他明升暗降,升董卓為少府,董卓不肯受命,上書推辭:

「我下屬的湟中義從、匈奴士兵都來攔住我的車,苦求我不要拋棄他們,我制止不了他們,只能留下來寬慰他們,如果情況有變,我再向朝廷匯報。」

朝廷也無可奈何,最後不了了之。

其三、董卓受大將軍何進、司隸校尉袁紹所召,率軍進京討伐大太監集團「十常侍」,湊巧又救了小皇帝

不久,京中動亂。

因為漢靈帝駕崩了。

大將軍何進掌權,與司隸校尉袁紹合謀誅殺宦官。

而何太后不肯下詔。

於是何進、袁紹私招董卓領兵進京,以此逼迫何太后。

董卓得知這個消息,認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立即動身。

同時,董卓上書彈劾中常侍張讓等人。

但是,不久後,何進又反悔了,派諫議大夫種劭勸阻董卓進京。

種劭在黽池見到董卓,他要求董卓返回河東郡,去討伐流亡匈奴單于於夫羅。

董卓心想,開弓沒有回頭箭,不願意返回,他繼續上書辯解自己進軍首都的好處,然後就悄悄地進入河南尹,形成直逼京城的態勢。

迫於董卓進軍的壓力,何太后終於同意下詔董卓率軍抵達落陽城外時,種劭出城勞軍時,居然再次要求董卓撤軍。

此時此刻,董卓指使士兵上前威脅種劭,種劭大怒,斥責董卓,董卓自知理虧,便率軍西撤,去了洛陽城二十裡外的夕陽亭。

不久,一個內亂讓董卓撿了大便宜。

大將軍何進與袁紹秘謀要誅殺所有的閹官,太后不同意。

於是,朝廷徵召董卓,讓他出兵到京師,並密令董卓,跟他說:中常侍張讓等人竊幸乘寵,濁亂海內,希望將軍馬上來討伐這些太監。

可惜,董卓還沒有到來,何進已經被宦官謀殺了。

因此,很多憤怒的將士們開始攻殺宦官。

何進部將吳匡等人聯合了董旻,他們攻殺了車騎將軍何苗。

中常侍段珪等人見勢不妙,就劫持皇帝逃走了。

董卓望見洛陽上空濃煙滾滾,才得知朝廷發生重大變故,於是急忙下令進軍洛陽。

到達京城的時候,天未亮,他打聽到中常侍張讓等人劫持皇帝劉辯上了北芒山,於是又向北芒山趕去。

在北芒山下,驚魂未定的劉辯見到飛馳而來的董卓軍,嚇得大哭。

董卓終於在北芒迎救了皇帝,然隨後,董卓進入迎駕隊伍,先拜見劉辯,又伸手去抱陳留王劉協,劉協不肯,董卓只得與劉協的衛士閔貢並馬而行,一同入城。

董卓又向劉辯詢問事情的經過,劉辯因為害怕了,有些語無倫次,而劉協卻能表述清楚。

就在此時,董卓有了立劉協為皇帝的小算盤。

其四、董卓知道劉協是董太后撫養長大,號「董侯」,董卓又自認為與董太后同族,於是心生歡喜,希望劉協能當上皇帝

當時,大將軍何進死了,他的部曲張遼等人 、車騎將軍何苗的部曲都無所歸屬,就都聽命於董卓了。

不久,董卓又引誘呂布殺害執金吾丁原,吞併了呂布等并州人的軍隊,如此董卓掌握了洛陽地區的所有軍權。

總之,董卓在北芒山立下了救駕大功,回京後便掌權了。

與此同時,他又招攬呂布殺掉丁原,很快就吞併了洛陽的兩大軍閥勢力。

隨後,董卓廢漢少帝,立劉協為皇帝,他就是漢獻帝,不久他就弒害了少帝,以及何太后,從此他開始專斷朝政。

此人據有武庫的甲兵,國家的珍寶,開始威震天下。

可見,董卓不是一個孤立的小軍閥,長期以來,作為大軍閥,他與朝廷的文武百官有密切的關係,他還得到了大將軍何進的信任,是奉密詔進軍洛陽的。

他還善於拉關係,利用劉協和董太后的這層關係,把自己塑造成「皇親國戚」了,於是乎就憑藉3000人馬,開始挾天子以令諸侯了。

漁樵之人W說:

謝謝邀請!東漢王朝,實際上是宦官和外戚專權的王朝。到漢靈帝的時候,十常侍和何皇后的哥哥大將軍何進把持著朝政。

漢靈帝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劉辯,何皇后所生,已經立為太子、小兒子叫劉協,王美人所生。可是漢靈帝認為劉辯不如劉協聰明,又想立劉協為繼承人,可是何太后不願意。

公元190年,靈帝病危,趕緊商量劉協做繼承人的事,宦官蹇碩說,要想立劉協為帝,必須殺掉何進。靈帝認為說得有理,便詔何進進宮,企圖乘機殺掉。

何進來到宮門,司馬潘拉住何進的手,到避靜處,說出真相。何進大驚,趕緊回來,帶兵進宮去殺蹇碩十常侍。

沒等何進進宮,靈帝駕崩。十常侍密謀說,暫不發喪,等到何進進宮,殺了何進,再立劉協為皇帝。何進一聽非常憤怒,隨即和袁紹帶領五千精兵,衝進宮裡,立劉辯為帝,以皇帝的名義,立即捉拿十常侍。

十常侍見此情景,非常害怕,立即殺了蹇碩,然後以張讓為首的九常侍到何太后那裡求情,說大將軍何進要殺我們,這都是蹇碩所為,現在蹇碩已經被殺了,請太后救救我們。

何太后一聽,就勸何進不要殺張讓他們,說這是蹇碩所為,他已經被殺了,事情就不必追究了。

劉辯做了皇帝,何進是大將軍,袁紹、曹操等人都得到封賞,國家大事何進一人說了算。張讓等人心裡怎能好受,暗地裡總想著殺死何進。何進也要殺九常侍,以除後患,可是太后不允許。何進沒有辦法,就以皇帝的口吻,調西涼刺史董卓進京捉拿宦官。

董卓是一個非常精明的人,自黃金起義,天下大亂,早就想趁亂撈點好處,無論天下怎麼亂,他都靜觀其變。接到何進的手諭,立即帶領三千精兵直奔京城,董卓來到洛陽城外,何太后責怪何進,令董卓不要進城,駐紮在洛陽西門外。董卓進不了城,只得在洛陽城外駐紮下來,時刻注意觀望城中動靜,等待好時機。

張讓等人知道後,心裡非常害怕,趕緊去找何太后,何太后說你們幾個到大將軍那裡請罪就是了。張讓說我們不敢,最好是請大將軍來這裡,我們當著你的面向他請罪。何太后認為這樣做也好。

何進接到妹妹的詔書,不知是計,就帶著袁紹、曹操、袁術、一千精兵去見太后。何進一進了宮門,宮門立刻被關上了,曹操、袁紹想硬進,把門的說,大將軍一人進入就可以了,侍衛不許進。曹操、袁紹等人就進不去了,只得在宮門口等候。

何進走了進去,沒有走多遠,就被埋伏在那裡刀斧手包圍起來,瞬間就被砍死。

曹操、袁紹正在外面等候,張讓將何進的人頭從城樓上扔了下來,並大喊何進謀反被處死,這與你們無關,趕緊回去吧!曹操、袁紹、袁術一看大怒,立即砸開宮門,帶領一千精兵殺了進去,無論見到什麼人就殺,張讓等人見勢不妙,趕緊帶著皇帝劉辯和陳留王劉協逃跑。

城中喊殺連天,張讓逃出城,見皇帝和陳留王跑丟了,便投河而死,其他八個宦官也全被殺死。皇帝劉辯和陳留王劉協跑不動了,藏在草叢裡,一直到夜裡也沒有敢出聲。

董卓知道城裡出事,他不盲目出兵,派人打探虛實,當聽說皇帝跑不見了,認為時機到了,把皇帝弄到手是上策。立刻尋找,一直找到天快亮的時候,在洛陽北邊的山溝裡才找到。皇帝劉辯和陳留王劉協嚇得渾身發抖,狼狽不堪。董卓趕緊下跪,行君臣之禮,然後把皇帝劉辯和陳留王劉協救起,名正言順地帶領三千精兵進了洛陽城。

就因為董卓有救駕之恩,何太后和皇帝劉辯對董卓非常感激,就把軍國大事交給董卓,董卓立即把何進的部隊收編在自己的手裡,控制了國家的軍權。

董卓一天之內,從一個西涼刺史成了朝廷的重臣,地位顯赫了,天下就是他一個人說了算。這時,董卓就暴露了本來的面目。他看到皇帝劉辯不如陳留王劉協機警,特別逃跑的經過,皇帝劉辯說得吞吞吐吐,稀裡糊塗,不如劉協說得簡潔明了,清楚明白,就廢了皇帝劉辯,立陳留王劉協做皇帝,董卓自立為丞相。

董卓想幹什麼壞事就幹什麼壞事,把整個朝廷弄得烏煙瘴氣,天下大亂了。袁紹被氣走了,伍孚、曹操刺殺董卓都失敗,最後司徒王允定美人計才處死董卓。

董卓之所以能以三千精兵進京挾天子成功,其原因是董卓比較精明,不盲目行動,而靜觀其變,尋求有利的時機,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至於後來幹壞事暴露本來的面目,那是他得意忘形的一面。

1143160127吳世金說:

「董卓三千人馬進京挾天子,為何如此成功」?這種說法是值得商榷的。

董卓挾天子,以令諸侯。只是偏安一隅,並沒有獲得諸侯的認可。

董卓對京城的統治,就算是短暫的平靜,也是曇花一現。沒有什麼成功可言。

董卓之所以能夠「夾天子以令諸侯」,是因為當時的政治制度,政治思想,文化傳統決定的。

政治制度,是殘酷鎮壓農民的反抗,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

政治思想上,文化藝術發展上,

皇權是真命天子,是正統。從統治階級到平民百姓,都崇拜皇帝,服從皇權的統治。

地主階級的興起,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勢力集團。這些大大小小的勢力集團,需要名正言順地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

天子,就成為他們爭奪權力的法寶。董卓,最先夾持了天子,獲得了「尚方寶劍」。

董卓能夠取得短暫的成功,其本質,就是「假傳聖旨」,利用各方面的矛盾,進行打擊與安撫,平衡他們的利益。

李華強74392258說:

東漢末年社會危機矛盾日益加深再加上天災,民不聊生怨聲載道爆發了農民參加的黃巾大起義,這更加快了東漢末期統治階級的風雨飄搖!後果導致最大的隱患之一是漢靈帝劉宏將刺史改為州牧,下放權力,大大加強了州牧各自管轄勢力範圍的軍政大權,成為割據一方實力派諸候,嚴重削弱了當時搖搖欲墜的封建中央集權,再加上朝廷腐敗,宦官與外戚爭鬥不斷、大小民變此起彼伏、邊疆戰亂不斷!漢靈帝駕崩後!外戚大將軍何進與宦官十常侍為誰是皇帝繼承人展開鬥法、撕破臉皮謀劃互相攻殺,先十常侍在宮廷內設伏想斬殺何進走漏風聲,何進沒掌握皇宮內禁衛軍,只好調京城外軍隊,其中下令之一給了并州牧董卓一個天賜良機的進京城洛陽機會,古代不像現在交通發達馬上就能到。就這幾天工夫,十常侍瞅準一個時機誅殺了大將軍何進,何進手下心腹將領不願意了,十常侍被殺的殺,混亂中的宦官們只好挾持新小皇帝劉辯和何皇后出京城逃避。「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此時洛陽城一片大亂,得此確切心狂消息,董卓親率三千人馬急趕截迎小皇帝又回洛陽城,開始了挾天子,掌控朝廷。董卓大權在握,廢皇帝又立更小劉協當皇帝,殘暴,倒行逆施落幕下場開啟了三國大小諸候的徵戰!

尋根拜祖說:

董卓從一名地方官員,一夜間就成了玩弄天子於股掌的權臣。表面上看,董卓的成功是因為挾持了皇帝,運氣太好,其實沒那麼簡單,如果您了解董卓的發跡史,就會發現他的崛起有必然性。

西涼梟雄董卓的早年經歷

董卓是隴西臨洮人,出身於一個士族家庭。隴西是個胡漢雜居的地方,羌人豪族與漢人士族集團之間存在著複雜的利益關係。

請注意,羌人並不是一個整體,而是若干大大小小的部落合稱,生活在河西走廊、隴右地區、河朔地區。大體上,西羌諸部大多與東漢朝廷為敵,東羌則大多歸順於朝廷。當然,還有很多騎牆派。

董卓自幼沾染了胡人的豪爽,又喜歡行俠仗義,因此結交了大量的羌人豪族子弟。這段經歷為董卓的崛起奠定了基礎,他出任地方官員後,總能在各大羌人部落中遊刃有餘。

因為戰功,董卓得到名將段熲的賞識,被推薦到洛陽出任羽林郎。漢桓帝末年,董卓以軍司馬身份追隨另一位西涼名將張奐,兩次擊敗羌人的叛亂,因功拜郎中。

這個期間,董卓展現出軍人的勇猛,他武藝高強、力大無窮,隨身必定攜帶兩副箭囊,馬上飛馳時能做到左右開弓,令敵人聞風喪膽。

董卓輕財好義,戰後他獲得九千匹絲絹的賞賜,全都分給了部下,贏得一片讚譽。他的人際關係也非常融洽,會做人,多年後張奐失意隱居,董卓不忘老領導,特地讓弟弟送去一百匹絲絹。

因此,後來董卓能有如此多的忠實粉絲,我們一點也不奇怪。

漢靈帝熹平年,董卓又得到袁紹的叔叔袁隗的推薦,後出任并州刺史、河東郡太守。

直到此時,董卓的職業生涯波瀾不驚,走的是標標準準的士族階級路線。然而,黃巾起義的烽火打破了東漢帝國的寧靜,也給董卓創造了絕佳的機遇。

董卓的第一次身份轉變:從邊將到軍閥

在黃巾起義爆發前後,東漢帝國已經處於財政崩潰的邊緣。為了應付兵餉不足的問題,朝廷同意各地官員可以招募私兵,兵餉自行解決。

這個飲鴆止渴的政策等於打開了魔瓶,為軍閥的誕生創造了孳生的條件。

董卓就是利用這個機會,組建了自己的西涼家兵。他的「董家軍」構成有三大組成部分,一部分是董氏家族子弟,一部分是河湟羌人,還有一部分是南遷的匈奴人,總人數大約三至五千人。

您可能會問,私兵的軍餉從哪裡來?還能從哪裡來,搶唄,戰利品、被攻略地區的富商百姓,甚至官府都是他們發財的對象。因此,同樣身穿軍裝,私兵的回報遠超正規軍,戰鬥力也超強,並且與自己的上司形成了牢固的利益紐帶,根本不會聽從朝廷的調遣。

客觀講,董卓的軍事才能並不算特別突出,曾經下曲陽敗給黃巾軍。但他善用計謀,跟隨張溫討伐羌人、匈奴人的聯軍時,在被包圍的情況下,他偽裝成糧食匱乏,靠打魚充飢的樣子迷惑了敵人。於是對方松放了警惕,董卓趁機連夜遁逃,跳出了包圍圈。

中平五年,董卓追隨皇甫嵩,各率2萬人討伐西涼叛軍。期間發生的一個故事值得玩味,當時漢軍屯駐陳倉,叛軍遠道來攻,董卓主張趁敵人立足未穩主動出擊,而皇甫嵩卻認為固守才是正道。

史書對皇甫嵩的戰術大加誇讚,但我卻認為,董卓的戰術未必不對,這僅是二人戰術思想的差異而已。

皇甫嵩為人謹慎,求穩,他所指揮的戰鬥強調的是「不敗」,即兵法所謂「不可勝在我,可勝在敵」。而董卓則對勝利的渴望更強烈,更善於抓住機會,強調的是「勝」。

這兩種思想其實沒有絕對的對錯,完全取決於對戰場形勢的準確判斷。但這小細節告訴我們,董卓是個善於冒險的機會主義者,一旦讓他看到機會,他絕不會鬆口。

陳倉之戰後,漢靈帝命令董卓將軍隊交給皇甫嵩,然後去洛陽就任少府。

董卓卻拒絕了,理由很簡單,這是漢靈帝的軟刀子,明升暗降,趁機解除董卓的兵權。

漢靈帝雞賊,董卓也不傻,他回復了一個軟釘子:俺這些胡兵攔住我不讓走啊,非說我拋棄他們了,沒辦法,臣只好留下來安慰他們……

漢靈帝心裡咯噔一下,壞了,這傢伙本就是西涼人,萬一跟叛軍聯合就遭了。現在已經公然不聽調令了,這可如何是好?

於是漢靈帝繼續加碼:加授董卓為并州牧,即日赴任。州牧的級別相當於三公,頂級大佬。董卓這回給面子了:并州我可以去,但俺的家兵非要為我賣命,不肯離開我,所以我只好帶著他們赴任了……

漢靈帝氣得直翻白眼,可也無奈,眼睜睜地看著董卓率領數千私兵奔赴并州。

手上握著刀把子,早晚會走到這一步,漢靈帝在打開魔瓶蓋子的時候就該想得到。

董卓的第二次身份轉變:從軍閥到權臣

董卓才走到河東,朝廷就發生了巨變:漢靈帝駕崩了。於是董卓耍了個小心思,他停滯不前,駐留在河東靜觀其變。

不得不說,董卓的政治敏感度很非常高,假如他傻乎乎地去了并州,很可能就失去了後來的機會。

不久,何進與何太后在誅殺宦官的問題上產生嚴重分歧,何進聽信袁紹的臭棋,下令董卓帶兵進京,以威逼何太后屈服。

董卓樂瘋了,還有這種好事,一般官員入朝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是帶兵進京那就不一樣了,有了兵,在朝廷說話聲量就大多了。

於是董卓快馬加鞭,直奔洛陽。可半路上遇見了使者:回并州就職,用不上你了。

董卓一陣冷笑,沒聽說過請神容易送神難嗎?想讓我回去?晚了!於是他悍然闖進洛陽城外。

您可會問:區區三五千人,就不怕朝廷大軍嗎?北軍、西園八校尉,怎麼也得五萬人吧?能把董卓踩扁了,他憑什麼這麼狂?

如果洛陽真有五萬人,漢靈帝還用得著允許招募私兵嗎?

黃巾起義爆發後,北軍幾乎全都被徵調前線去了,連部分羽林衛都承擔了周邊城防的任務,因此洛陽的守衛很空虛。

一年前,蓋勳曾經建議漢靈帝:你給我權力,我幫您打造一支一萬人的禁軍。可惜直到漢靈帝駕崩,這計劃都沒能實現。

西園八校尉倒是草建了,但人數太少,推測不會超過5000人,護衛皇宮夠用,保護洛陽那就是笑話了。這就是董卓猖狂的資本,洛陽沒人能擋得住他。

接下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十常侍之亂」爆發,何進被宦官們殺害,袁紹等人衝進宮裡對宦官們展開屠殺。宦官們劫持漢少帝、何太后一行逃出洛陽,在邙山與董卓撞了個滿懷。

這真是「線頭掉進針眼裡,巧了」,於是董卓將少帝等人打包裝貨,大搖大擺地進了洛陽。所有人都傻了,忙活半天,皇帝咋成了董卓的人質了呢?

是的,董卓的運氣太好了,他正往城裡趕,迎面就碰上了少帝一行。就這樣,董卓扼住了命運的咽喉,也掐住了東漢帝國的命門。

儘管有人想喝退董卓,但這個時候的董卓已經是咬住獵物的猛獸,怎麼會鬆口呢?他數次拔刀威脅,挾持著皇帝進了宮。

第一不過關了,但接下來怎麼辦?畢竟洛陽還有西園八校尉,還有何進、何苗的府兵,以及并州刺史丁原帶來的士兵,董卓這點人馬肯定不是對手。

董卓很狡猾,他演了一齣戲:晚上,西涼兵們化妝成百姓悄悄出城,第二天天一亮,他們穿上軍裝,鑼鼓喧天旗幟飄揚地進城,連續四五天「源源不斷」。

所有人都驚呆了,董卓這麼多人馬,怎麼對付?

同時,他快刀斬亂麻,趁軍中無主,接管了何進、何苗的軍隊。又拉攏呂布殺了丁原,吞併了并州軍。短短幾天,兵權全都落入董卓之手。

這速度,都把袁紹看傻眼了。氣得鮑信大罵袁紹:前幾天我就讓你刺殺董卓,你卻不敢,現在沒機會了。

就這樣,董卓一夜「暴富」,成了東漢帝國的「大掌柜」。

一國之君歷史研究說:

東漢末年的天下大亂就是從董卓進京控制朝廷開始的,這一事件也被認定為廣義的三國開始,董卓作為地方軍閥進京控制朝廷,這在東漢近兩百年的歷史上是首次出現的,這一事件標誌著東漢朝廷名存實亡,而由於董卓倒實逆施,引發了天下諸侯對董卓的討伐,從而開啟了三國的亂世。

那麼問題來了,作為并州牧的董卓只是個地方官,為什麼他能進京左右朝廷?為什麼是董卓,而不是別人?

一、董卓進京前的宮廷鬥爭

漢靈帝在世時,尚能控制朝廷勉強保持穩定,規模宏大的黃巾起義就是在漢靈帝手上平定的,漢靈帝一去世,各種野心人物開始粉末登場,朝廷上開始湧現出爭權奪利的生死之戰,這其中有兩個關鍵人物,第一個是何進,第二個是袁紹,董卓能夠進京,就拜何進與袁紹的謀劃。

大將軍何進是東漢末年的風雲人物,是漢靈帝去世後的首席權臣,何進與身為皇后的妹妹在漢靈帝去世後共掌朝政,何進是大將軍,錄尚書事,掌管外朝和兵權,何皇后在漢靈帝去世後就是皇太后,掌管內朝和宦官,兄妹兩人掌控了東漢朝廷。

宮廷內的鬥爭首先發生在宦官與外戚之間,外戚以何進為首,宦官以蹇碩為首,雙方發生鬥爭的原因就是皇帝的人選,這是漢靈帝在世時埋下的隱患,漢靈帝喜歡幼子劉協,想立其為帝,但長子劉辯得到了何進和何皇后的支持,又是嫡長子,群臣也支持劉辯。

漢靈帝生前沒能立劉協為帝,卻把這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交給了宦官蹇碩,並且為此做了一系列的安排,漢靈帝設置西園八校尉分何進的兵權,制衡大將軍何進,而蹇碩就是西園八校尉的首領,就連何進也要聽從蹇碩的命令。

雙方在鬥爭中何進取得了勝利,誅殺了蹇碩,保住了劉辯的皇位,但宮廷鬥爭並沒有結束,因為有人一直勸何進誅殺所有的宦官,這個人就是袁紹。

袁紹至少勸過何進三次把宦官一網打盡,但何進一直猶猶豫豫的,何進之所以不願意,一方面是其妹何太后不同意,二是何進本人與蹇碩之外的十常侍關係不錯,袁紹為了逼何進同意殺宦官,甚至不惜假傳何進旨意,命令地方官府捕殺宦官家屬,大有逼宦官狗急跳牆之意。

袁紹還出了個壞主意,讓何進徵召地方軍閥率軍進京逼宮,以逼迫何太后同意殺宦官,何進同意了,這個被徵召進京的地方軍閥就是并州牧董卓,至於為什麼是董卓,這是有原因的,因為董卓是袁隗的故吏。

東漢末年的袁家是四世三公,門生故吏遍天下,袁隗是袁紹的叔父,也是當朝太傅,位高權重,召一個自己曾經的下屬進京,也是為了方便自己掌控權力,而這一切都是袁紹以及其背後家族的政治目的。

但是何進並不傻,召董卓進京是有風險的,畢竟董卓不是他的親信,所以何進也留了一手,他並非只徵召董卓一支軍隊進京,除了董卓之外,還有并州刺史丁原的軍隊,丁原手下的張揚、呂布、張遼都是後來的風雲人物。

除此之外,何進還派了不少人到地方上去招兵買馬,有鮑信、張揚、張遼、毌丘毅等人,到地方招兵的目的就是培養自己的親信部隊,以增強自己的實力,以抗衡不受自己控制的董卓。

在此過程中,何進還曾反悔,並派出諫議大夫種劭勸阻董卓進京,董卓並不聽從,反而繼續進軍,甚至還敢威脅種劭,但仍然被種劭呵斥退卻,大將軍何進尚在,董卓就敢違抗命令,可見董卓進京是有政治目的的,並且得到了朝廷中袁紹、袁隗等人的支持。

可以肯定的是:董卓是袁紹引來的,袁紹指名道姓讓何進召董卓進京,有其重要的政治目的,甚至袁紹與董卓私下還有某種協議,袁紹就是故意挑起外戚(何進)與宦官(十常侍)之間的鬥爭,讓他們自相殘殺,然後自己再來坐收漁翁之利。

二、董卓進京前朝廷的兵權分布

漢靈帝晚期設置了西園八校尉,以蹇碩為首,其餘校尉還有:袁紹、鮑鴻、曹操、趙融、馮芳、夏牟、淳于瓊,這八校尉是有兵權的,漢靈帝以宦官掌權,目的就是為了制衡大將軍何進,八校尉中只有蹇碩是宦官,其餘都是士人。

推測西園八校尉應該是守衛皇宮的,因為東漢還有守衛洛陽的衛戍部隊,這就是北軍五校,分別是屯騎、越騎、步兵、長水、射聲,也是東漢朝廷的直屬中央軍隊,在平定黃巾起義中,北軍五校就是主力之一。

西園八校尉之首蹇碩被殺後,其軍隊被大將軍何進兼併,而北軍五校同樣聽命於何進,後來的荊州刺史劉表當時是北軍中候,有兵權,掌管北軍五營,也是何進的親信之一。

何進是大將軍,相當於東漢最高軍事長官,也是名義上軍隊的統帥,除何進之外,當時的驃騎將軍是董重,董重是漢靈帝生母董太后的侄子,也是外戚,與何進是政敵,被何進逼著自殺,驃騎將軍僅次於大將軍,算是全國武裝部隊副司令員。

何進的異父異母弟何苗是車騎將軍,是全國武裝部隊的第三號人物,名義上也算何進陣營的勢力,當時的虎賁中郎將是袁術,相當於中央警備團團長,袁術又是袁紹的弟弟,袁紹在當時又是何進的親信,算起來都是何進的勢力。

何進還招募了一大批的名士作為自己的賓客或者幕僚,這些人有:何顒、荀攸、鄭泰、華歆、王朗、劉表、孔融、邊讓、蒯越、吳匡、王允、陳琳、張津、毌丘毅、丁原、張遼、鮑信、王匡等等,可以說何進控制了朝廷所有的兵權和人才,西園八校尉與北軍五校的兵權都在何進手中,他要殺宦官簡直易如反掌,何需召董卓進京。

三、外戚、士族與宦官的火拼

袁紹一心一意鼓動何進誅殺所有宦官,一個不留,並且在全國各地抓捕宦官家屬,這等於是把宦官逼上了絕路,兔子急人還咬人呢,此時的宦官雖然沒有兵權,但也不想束手就策,於是通過欺騙的方式把何進騙進皇宮殺了。

何進一死,他手中的兵權就開始四分五裂了,何進的部下吳匡為了給何進報仇,聯合其他將領殺死了車騎將軍何苗,袁紹、袁術等人則率軍殺入皇宮,見到宦官就殺,把整個皇宮中的宦官殺得乾乾淨淨,只有少數宦官挾制劉辯與劉協逃了出來。

此時的西園八校尉與北軍五校一片混亂,在各自校尉的帶領下各自為戰,缺乏一個能夠統帥合局的軍事將領,再加上大將軍、驃騎將軍、車騎將軍三位軍事長官都被殺,才給了董卓可乘之機

四、董卓的手段

手段一:虛報人數

京城的西園八校尉、北軍五校及其他兵力全部加在一起,也就是萬餘人,董卓帶進京城的軍隊只有三千人,他變著法子玩花樣,讓進了城的士兵晚上出城,早上再進一次城,給人的感覺就是董卓的軍隊很多,對其他手握兵權的校尉們產生了震懾。

西涼軍隊原本就驍勇善戰,再加上董卓耍了這樣的心機,造成了董卓手下軍隊數量很多的假象,朝廷中即使有人有董卓有意見,也不敢輕舉妄動。

手段二:拉攏收買

丁原也是被何進召到京城洛陽的,後來擔任了執金吾,也就是維持京城治安的官員,呂布是丁原的主薄,但是被董卓收買,董卓用高官厚䘵引誘呂布殺死了丁原,然後吞併了丁原手下的軍隊。

丁原手下的張遼也跟隨丁原舊部一起投靠了董卓,董卓實力大增,要知道丁原最初也是帶了一支軍隊進京,人數可能與董卓帶到京城的一樣多,再加上丁原又被任命為執金吾,成為何進的親信,他手底下的軍隊數量只會多不會少,董卓吞併丁原手下軍隊後,實力擴充了一倍有餘。

手段三:挾天子以令諸侯

董卓在城外準備進京時,遇到了從城中逃出來的皇帝劉辯與陳留王劉協,然後把他們又迎到了洛陽,董卓自詡救駕有功,又把皇帝控制在自己手中,形成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局面,董卓才是東漢末年第一個挾天子以令諸侯的人。

皇帝在手,誰敢對董卓不敬,董卓就能借著皇帝的命令討伐誰,東漢那幫大臣要麼跟隨董卓繼續為皇帝效命,要麼逃離京城洛陽,如果誰敢跟董卓作對的話,董卓隨時可以安一個謀反的罪名給誰,這可是誅三族的重罪,也就沒人敢反抗董卓了。

手段四:廢立皇帝、毒殺太后

在任何朝代,廢立皇帝都是一件天大的事,也不是臣子可以隨便做的,兩漢歷史上只有霍光有過一次廢立皇帝,即使霍光一生恭敬,但仍然一直被人質疑廢立皇帝的目的。

董卓進入京城的第三天就開始討論廢立皇帝之事,滿朝文武大多數人是敢怒不敢言,董卓之所以敢這麼做,靠的就是手中的兵權,誰要是敢反對,不是逃亡就是被囚禁,袁紹反對,結果逃出了京城,盧植反對,也被迫逃走。

董卓還做出了極其出格的事,就是廢除並毒殺了何太后,連當朝太后也敢殺,那些朝中重臣無一不是膽戰心驚,這兩件狠毒的事都是董卓用來立威的,意在告訴天下人,我董卓想做的事一定能做到,誰敢反對就是死路一條,所以不想死的不是逃走了,就是隱藏在洛陽尋找機會,比如袁紹、袁術、曹操等人都逃走了,王允、何顒、荀攸等人則一直尋找機會殺董卓。

京城軍隊的人數雖然比董卓多,但都是各自為政,猶如一盤散沙,董卓的實力算是所有軍隊中最強的,很少還有人知道董卓有個叫董旻的弟弟在朝廷中擔任奉車都尉,手下也有少量軍隊,董旻肯定是支持董卓的。

董旻在何進被殺後,與何進手下大將吳匡聯手殺死了車騎將軍何苗,何苗可是車騎將軍,還是武裝部隊第三號人物,仍然不敵何進舊部,這些人殺了何苗之後,都投靠了董卓,等於是何進舊部與何苗舊部都被董卓收入麾下,這一下子董卓實力就無比強大了,比其他所有軍隊的實力都要強。

儘管袁紹、袁術、曹操對董卓不滿,但以實力來看,他們加起來都不及董卓一半,所以他們不敢跟董卓火拼,只能逃走,然後董卓就控制了京城所有的軍隊,成為東漢末年頭號權臣與實力派人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519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