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宋孝宗是南宋難得的好皇帝,但北伐大計為何沒有成功?_宋孝宗北伐時為什麼不用嶽家軍

老王頭說影視說: 說到底,宋國軍隊根本就不是金國人的對手。 當時金國的國力可以說十分孱弱,經過了海陵王完顏亮的…

老王頭說影視說:

說到底,宋國軍隊根本就不是金國人的對手。

當時金國的國力可以說十分孱弱,經過了海陵王完顏亮的折騰,完顏亮早年曾經堅定的追隨完顏宗弼,在金國的朝堂上是堅決主張南方消滅宋國的,但是完顏亮缺少梁王那樣的水平,完顏亮在金國國內搞改革,結果怨聲載道,他還消滅了完顏宗室,完顏亮這場清除異己的行動讓金國元氣大傷。以海東青為圖騰的女真部落,曾有過一陣動搖。完顏亮在采石之戰中,被內亂的軍隊所殺,金國也在這場戰爭中失敗。

這些條件看來都是對宋國的利好消息,所以宋國拒絕了金國的和談建議,宋軍在1161年開始著手北伐。在宋金主力決戰的符離之戰中,金軍只有一萬多人,面對的是十倍於己的宋軍,最終宋軍交出了五萬多個人頭,而且宋軍主力部隊和騎兵部隊李顯忠部基本上被全殲。金軍也由此一路抽著宋軍到長江邊。

所以軍事上宋軍不具備與金軍抗衡的能力,而金國人急需穩定的外部環境來休養生息,這才促成了和議。

林長風說:

宋孝宗一生的理想就是北伐中原,收復失地,王夫之說他是「怨不可旦夕忘,時不可遷延失」,已到了心心念念的地步。

然而,外部條件和內部條件都註定了他的理想不可能實現。

外逢金國的金世宗即位,國定民安,無懈可擊

其實,當金世宗完顏雍取代了海陵王完顏亮,成為金國皇帝之初,金國正是內憂外患,面臨著三大棘手的問題:其一,侵宋戰爭失敗的穩妥善後;其二,中央皇權的順利過渡;其三,各地起義的及時平定。

在這三個問題上,金世宗以穩健的政策處理,逐漸穩固了他的統治地位。比如,金世宗沒有採取殺戮異己、排斥政敵的做法,而是實行了既往不咎、兼容並包的政策,一大批文武官員被世宗所爭取,實現了中央政權的平穩過渡。

世宗推行與民休息的政策,選賢治吏,輕賦重農,尊崇儒學。大定二年,他把來自中原參加南徵的步軍都遣返回家;同時派官員到漢人起義密集的山東地區,招撫正隆時期因苛重的兵役和勞役鋌而走險的農民,只要及時歸農,罪名一律赦免。

在金世宗的治理下,金國國庫充盈,人民生活富裕,實現了「大定盛世」的繁榮鼎盛局面,金世宗甚至被後世稱為「小堯舜」。此稱號雖然過贊,但也從一定程度上說明了金國此時政局穩定,財政充裕,戰備嚴整,無懈可擊。

宋廷內部關於戰與和的意見有分歧,雙方爭鬥不下

南宋一朝,內部關於對金主戰和主和的意見一直相持不下,宋高宗時如此,宋孝宗時依然如此。從孝宗時期幾個重要位置人選的變化上,便可以看得出來。

宋高宗退位前,南宋對金剛剛取得了采石磯大捷,一時間主戰派聲勢壯大,高宗不得不啟用主戰派的代表張浚,讓他出判建康府。孝宗繼位後,立即召張浚入京,任命他為江淮宣撫使。不久又任命張浚為樞密使,都督江淮軍馬,史浩升為右相,當時左相是陳康伯。

史浩是孝宗潛邸老師,但在對金問題上,他卻是個安於現狀的主和派,對孝宗銳意北伐始終持反對態度,他並不是個像秦檜那樣的賣國賊,而是認為「若中原真有豪傑卻不能亡金,正證明金人統治的穩固,未可貿然出兵。」

陳康伯卻是一個堅定的主戰派,然而之後不久符離之戰宋軍潰敗,主和派聲勢又佔了上風,開始一齊彈劾陳康伯,陳康伯不得已請求罷官回鄉並推薦張浚為相。但孝宗迫於壓力,不得不啟用主和派的湯思退為右相。張浚也被降為江淮宣撫使,但仍掌握兵權。

為了對抗主和派,孝宗同時讓主戰的張燾、辛次膺和王十朋等相繼出朝,並在兩個月後升任湯思退為左相兼樞密使,張浚也升任右相兼樞密使,同時恢復了張浚都督江淮軍馬的職務。

張浚在江淮招攬兵馬,增修工事,填補戰艦,隨時準備北伐。但湯思退及其同黨百般攻擊張浚,誣衊他「名曰備守,守未必備,名曰治兵,兵未必精」。孝宗最終屈從了主和派的壓力,解除了張浚的職務。四個月後,張浚死在離京途中,遺囑說:「我曾任宰相,不能恢復中原,雪祖宗之恥,死後不配葬在祖宗墓側,葬在衡山下足矣。」

之後,湯思退獨相達半年之久,湖北京西制置使虞允文被撤職降知平江府。隆興二年十月,金軍揮師南下,湯思退主張乾脆放棄兩淮,退守長江,儘快與金議和。

孝宗表示「有以國斃,也不屈從。」抗金呼聲再次高漲,太學生甚至準備伏闕進諫。於是,孝宗罷免湯思退,太學生張觀等七十二人上疏請斬湯思退及其同黨王之望等,湯思退在流貶途中聞訊,憂悸而死。

陳康伯重新出任左相,主持大局。然而不到半年,陳康伯在向孝宗奏事後,臨出殿門時突然發病,等到用肩輿抬至家中,已經溘然長逝,享年六十九歲。

陳康伯死後,孝宗曾任虞允文為相,但不到半年就因與孝宗在重用潛邸舊人上意見有分歧,不得不主動請辭,兩年之後,虞允文鬱郁中去世。

從相位的人選變化上看,宋廷之中,主戰派和主和派的力量一直不相上下,尤其是已經身為太上皇的宋高宗,是主和派最有力的支持者,這使得孝宗在對金作戰時,總是受到掣肘,甚至為了妥協,不得不啟用主和派的人為相。宋孝宗在位27年,期間倒有25年受到了太上皇高宗的牽制。

倘若宋廷君臣上下一心,北伐之事或有可為,但群臣離心離德,大量的精力耗費在了內耗之上,對金作戰不利的後果便是必然了。

宋孝宗雖有北伐之心,卻無可用之將

儘管孝宗不失為南宋最想有作為的君主,但他也經常感嘆自己功業不如唐太宗,富庶不及漢文景父子,尤其抱怨自己還不如東吳孫權,能得許多人才。

孝宗時期,南宋中興四將中,嶽飛、韓世忠、劉光世已死,只留下一個張浚。其他名將如劉錡、張憲也死了,孝宗雖然知道張浚志大才疏,但也不得不重用他。

孝宗即位之後,不斷提拔張浚,最後到了右相兼樞密使,都督江淮軍馬的職務,可以說隆興北伐全賴張浚一人指揮。

隆興元年四月,為了防止主和派的反對,孝宗繞過三省與樞密院,直接向張浚和諸將下達北伐的詔令。同時,為了表示抗金雪恥之意,特為嶽飛平反昭雪,追復嶽飛官爵,給嶽飛加諡號武穆。

張浚接到北伐詔令後,星夜趕回建康,調兵八萬,號稱二十萬,一路由李顯忠率領取靈璧,一路由邵宏淵指揮攻虹縣。然而前線李、邵二人不合,初期雖攻下了軍事重鎮宿州,但在金軍的反擊中,李顯忠奮力苦戰,邵宏淵按兵不動,最終宋軍潰敗,史稱「符離之潰」。

孝宗另一個倚重之人是虞允文,曾在金主完顏亮南侵時,在采石磯大敗金軍,名聲極大。乾道三年,孝宗任命他為樞密院事兼參知政事,替代剛去世的吳璘出任四川宣撫使。虞允文治蜀不到一年,經濟發展,軍政一新。

虞允文在采石之戰時就已經51歲了。出任四川宣撫使時,已經60多歲了。隨著年齡越來越大,虞允文行事越來越慎重。宋孝宗多次催促他北伐,他都以準備不夠充分而拒絕。1174年,虞允文病逝,竟未來得及完成恢復大業。

與虞允文類似的還有吳璘。吳璘的軍事指揮能力不在虞允文之下,長期鎮守於川陝一帶,前期抵抗西夏,後期抵抗金軍,形如一道堅固的屏障,保護了天府之國四川的安危。遺憾的是,吳璘的年紀比虞允文還大,在1167年就病逝了。

後人以恢復論其父子道:「高宗之朝,有恢復之臣,而無恢復之君;孝宗之朝,有恢復之君,而無恢復之臣。」說得不無道理,高宗無意恢復,但嶽飛、李綱、張浚都以恢復為己任;孝宗志在恢復,張浚志大才疏,虞允文中途而歿,歷史的機遇並不是盡如人意的。

在一連串的打擊之下,孝宗後期倒向了主和派

符離之戰的失敗,以及虞允文的去世,大大打擊了孝宗北伐的決心和信心,虎虎銳氣逐漸消退,守成的暮氣佔據上風。

淳熙五年(1178年),孝宗任命史浩為右相。史浩因反對隆興北伐而撤職賦閒十餘年,孝宗起用他,表明其政策的轉向。史浩入相,太上皇趙構興高採烈地說:「卿再入朝,天下之幸!」

同時代的朱熹認為,孝宗晚年所用宰執,「多是庸人」。

雖然在軍事上,孝宗認為已經無法戰勝金軍,但他仍然希望能夠改變國弱民貧的局面,以待將來自己的子孫恢復北方。早在隆興乾道間,孝宗就仿照太祖的做法,設立封樁庫,作為備戰錢庫,但措施不力,收效頗微,淳熙六年盤點庫存僅五百三十萬緡。經過整頓,四年後增至三千餘萬緡,但後因太上皇的需索等濫支現象嚴重,僅隔兩年封樁庫財物就銳減至五六百萬緡,整頓財政也落得個虎頭蛇尾。

1189年,不復當年銳氣的宋孝宗決定禪讓皇位給自己的兒子趙惇,宣布了自己北伐事業的完全失敗。禪位以後,孝宗改高宗原先退居的德壽宮為重華宮,移住其中也當起了太上皇。五年之後,孝宗在重華殿逝世,終年六十八歲。

雖然北伐失敗,但孝宗在位期間積極整頓吏治,裁汰冗官,懲治貪汙,重視農業生產,百姓生活安康,史稱「乾淳之治」,後世史學家仍給予了他極高的評價,稱其為「卓然為南渡諸帝之稱首」。

蕭邦青史談說:

隆興北伐最初的勝利就給後來的失敗留下隱患了。

最初宋兵兵分兩路:一路由李顯忠率領取靈璧,一路由邵宏淵指揮攻取虹縣。

五月,李顯忠順利攻克靈璧,而邵宏淵卻久攻虹縣不下,李顯忠遂派靈璧降卒前去勸降,虹縣守將放棄抵抗。邵宏淵則以虹縣戰功不出於己為恥,對李顯忠心懷怨恨。李顯忠乘勝進攻宿州,邵宏淵又按兵不動。

攻克宿州令孝宗大受鼓舞,但前線兩將矛盾卻趨於激化。孝宗升李顯忠為淮南、京東、河北招撫使,邵宏淵為副使,但他恥居李下,向張俊表示拒絕接受李顯忠的節制。而張浚則遷就了邵宏淵的要求。之後李顯忠與邵宏淵在宿州府庫賞賜的問題上產生糾紛,人心浮動。

不久金將紇石烈志寧率先頭部隊萬餘人來攻宿州,被李顯忠擊敗。但金軍十萬主力隨即趕到,李顯忠奮力苦戰,邵宏淵卻又按兵不動。軍心立時渙散。

入夜,邵宏淵部中軍統制周宏謠言亂軍,宋軍遂不戰自潰。金軍乘虛攻城,李顯忠殺敵兩千餘,終於難阻潰敗,於是率部撤退。但行未多遠,宋軍就全線崩潰,軍資器械喪失殆盡。所幸金軍不知底細,沒有貿然追擊,宋軍才在淮河一線站住了腳跟。宿州舊郡名符離,故史稱這場潰敗為「符離之潰」。

「符離之潰」對孝宗的雄心給予了重大了打擊,他開始在戰和之間搖擺不定。最終南宋放棄收復的海、泗、唐、鄧、商、秦六州,雙方疆界恢復紹興和議時原狀。

所謂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內部紛爭導致了隆興北伐的徹底失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542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