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為何有秦國先進的郡縣制為參考,項羽和劉邦還要重啟諸侯分封?_秦朝滅亡後項羽自封為西楚霸王封劉邦為什麼

狐筆春秋說: 歷史的慣性豈是說改就能改的?秦國的郡縣制固然先進,但在當時秦失天下,諸侯共逐之的時代裡,縱然想回…

狐筆春秋說:

歷史的慣性豈是說改就能改的?秦國的郡縣制固然先進,但在當時秦失天下,諸侯共逐之的時代裡,縱然想回歸秦國郡縣制的軌道,又談何容易?更何況郡縣制本身就存在致命的弱點,而這也是劉邦為什麼開創郡國並行制的原因所在。

一:郡縣制真的先進?

中學歷史課本一直在強調郡縣制的先進,對此不吝褒美之詞,但如果看看歷史,我們會發現,夏商周三代施行分封制,國祚綿延,至於周朝更是長達八百年之久?自秦代以來施行郡縣制,國祚短如秦朝者不過15年,長如盛唐不過298年,兩千多年來竟然沒有一個挺過300年的朝代。

在封建時代,天子封建諸侯,卿大夫亦世事其官,世爵世祿固然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階級壁壘,使得民間的優秀人才鮮能上通下達。但也保證了國家的穩定,因為天下不過是共主的身份,中央王室的混亂與動蕩並不會造就地方諸侯國的動亂,不影響「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百姓生活。殷商的九世之亂和西周的共和執政就是最好的證明。

而郡縣時代則不然,天下的權力皆在帝王之手,地方只有俯首聽命的職責,而無因地制宜的自主,而這就會導致風險過於集中,抗打擊性能力和對抗性能力過於薄弱的問題。是典型的集天下之弊於一隅。一旦中央出了問題,天下分崩離析只在一瞬之間。但誰又能保證繼位的皇帝個個都是明君聖主呢?所以自秦以來的兩千年裡,這片土地就一直在昏君、幼主、權臣、外戚、宦官的魔咒中循環,興亡天下事,可憐唯百姓。相比之下,封建制和郡縣制的優劣一目了然。

二:分封制真的落後嗎?

郡縣制是為君主獨裁量身定製的,講的是一個金口玉言、天下獨尊。這種制度,遇到明君聖主就能爆發出強大的政治優勢。凡有興作天下皆望風響應;可一旦君王昏悖,就容易導致國家動蕩。「人亡政息,治亂相隨」的政治局面也就會不斷重複。

分封制破類似於股份合作制,天下並不是王室一家的天下,是宗族子弟、功臣集團、外企集團、先賢往聖之後嗣共同擁有的。天子在「裂土分茅」之後,作為諸侯只要盡到「藩屏王室、定期朝貢」的責任就好,封地內的一切都能自主自專,不受王室的影響,而作為共主的王室也不會主動幹預地方諸侯的內政。

一旦王室發生動亂,地方諸侯就會主動負擔起「勤王」之責,幫助王室平定叛亂(周幽王烽火戲諸侯事件導致犬戎之亂後,諸侯即相率勤王,驅逐犬戎,擁戴新君繼位)。哪怕再王室卑微不足以號令天下的情況下,迫於諸侯之間相互制約的關係,也不至於像郡縣制一樣瞬息之間土崩瓦解。而這就是為何平王東遷之後,東周依然能夠苟延殘喘近500年的原因。

封建諸侯,廣殖宗室。在「賞有功,獎後進,勸來者」之外,還在於諸侯之間既能守望相助共襄王室,又能彼此制衡不敢妄動。秦始皇一天下行郡縣,直接導致大澤鄉起義之後,地方各級管理為了保證自身利益而選擇與秦帝國割裂,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勢。劉項因而蔚然成勢,宗室只能坐以待斃。

能青史留名的人有哪個不是人中龍鳳,當世豪傑?劉、項二人身處當時,不僅目前耳聞,而且還親身參與其中,郡縣制與分封制,孰優孰劣。難道不比我們這些翻故紙堆的清楚嗎?

七星橋上說:

秦始皇實行郡縣制,的確是先進體制。但是,當天下發生陳勝吳廣起義,以及隨後一系列起義,地方勢力,真正起兵勤王,捍衛朝廷,似無幾人或幾處。後霸王項羽尤漢高祖劉邦終得天下後,研究吸取秦朝之「幹強枝弱」等經驗教訓。大封諸候,尤封本姓子弟為王,分封駐藩各地,以拱衛皇室,護衛朝廷。雖有吳王等七國諸侯之亂,但總體基本達到初封之願。這在當時環境,對漢王朝言,似是良法,而事實證明,似是有效。

一夜暴富兒孫滿堂說:

作為2000多年後看過古今中外發展趨勢的人,覺得中央集權好,可秦末漢初的人沒這種經歷。擺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延續了800多年的邦聯式周,和一個15年就滅亡的中央集權帝國制的秦。秦那麼強大,為什麼二世而亡?周天子經常在諸侯那裡吃癟,還能苟延殘喘幾百年?

從今天的角度,我們能看遍漢晉南北朝唐宋元明清,做縱向比較。也能看看古希臘城邦,羅馬帝國,西歐封建去做橫向比較。但是生活中公元前的秦末漢初的古人,他們沒有太多的模板和實例來參考,這是他們的歷史局限性。

秦的速亡就好像一次失敗的政治試驗,有些人覺得試驗失敗了,我們就退回到上一步吧;還有的人說我們把秦和周的模板進行融合,摸索出新的路子。前者的代表就是項羽,他追求的是恢復到周朝的邦聯式國家,分封諸侯,不稱帝只稱霸。後者代表是劉邦,他繼承了秦的政治框架,並提出改良方案。

最後聊聊中央集權和秦的速亡。中央集權的帝國制對我們中國,對中華民族的發展有很重要的意義,他使得中華文化融合、發展、延續,多樣性的文化傳統融合到一起,使得中國成為一個文明國家,我們不像歐洲那些民族國家,他們以民族為國家認同感,認為一個國家最好只有一個民族,所以有各種民族分裂主義(比如西班牙的巴斯克、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英國的蘇格蘭獨立公投等)。而我們中國人是以文化作為認同,歷史上不管是匈奴,鮮卑,契丹,女真,他們都是外族,一旦他們接受了中華文明(也就是漢化),那他們也被我們所認同和接受,而這種融合來自於大一統的帝國,只有在大一統的帝國中,才能實現文明的融合和認同。

但是要過渡到中央集權的帝國,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兒,戰國雖然被秦統一,但是六國人民本身具有獨有的文化風俗習慣,這種融合需要長達幾十上百年穩定政局下的潛移默化。而秦的統治政策沒有給這種融合提供基礎,嚴苛的秦法帶來的高壓的統治,六國人民內心是抗拒的,當這種抗拒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引起巨大的反彈。想想看,即便是秦國自己的百姓和士大夫,接受中央集權,接受高壓的秦法,也花了上百年,自秦孝公變法後「奮六世之餘烈」。自己一個秦國接受起來都花了那麼久,當秦始皇把這一套推向全國的時候,其反抗力度會有多激烈!還可以舉個例子,隋朝滅南朝陳以後,隋文帝立即就派人去南朝故地「洗文化」,強行推銷新的文化和宗教,結果南朝皆反。

漢朝繼承改革了秦制,但是換了手段:慢慢來,輕徭薄賦,先穩住局面,畢竟吃飽了肚子才能思考。經過高祖,呂后,文景多代的努力,國家穩定以後,雄才大略的漢武帝開始削諸侯,統一思想,同時有一系列成功的對外擴張,提高了人民的身份認同,使人民以「漢人」身份為榮,凝聚力產生了,思想統一了,文化也融合了。凡事有利必有弊,這種思想統一也在一定程度上禁錮了思潮的發展,這也必須提一點。

秦只是編制了中央集權帝國制的構架,而漢完善了實現帝國制的辦法,後世王朝只需要按照漢朝的模板來就行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62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