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小時候淘氣,差點淹死。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嗎?_小時候差點被淹死 預示什麼

葡萄媽媽愛學習說: 有這樣的經歷。現在還經常夢到自己沉到水底拼命掙扎,不知道那究竟是夢還是真實的。 那時還小吧…

葡萄媽媽愛學習說:

有這樣的經歷。現在還經常夢到自己沉到水底拼命掙扎,不知道那究竟是夢還是真實的。

那時還小吧,大概是7歲的樣子,在一個炎熱的夏天上午,和小朋友約好一起去河邊玩耍。我們老家地處長江中下遊平原,河流和馬路是如影隨形的。天氣雖然炎熱,但是那條河的河水還是在譁譁的流,終年都沒有乾涸的時候。

我們來到河邊小橋,河的兩邊有樹,感受著絲絲涼意。

橋下邊流淌著清澈的水,水裡的水藻隨著的河水流動,不知怎麼我們就提議下河裡去玩玩吧。

我們選了一條小路滑溜溜的下了河。剛下去那清澈的河水,玩的可開心了,可突然腳下一滑,整個人都跌到水裡,那水比膝蓋深一點,不知是害怕還是緊張,手亂抓的水草,怎麼都起不來,連喝了好幾口水,幸好有小夥伴把我拉起。渾身衣服都溼透了,坐在河邊的樹下,讓太陽把衣服烤乾。那是萬萬不敢回去跟家人講的,和小後邊拉手這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現在看到小河溝都不會再下去了,有心理陰影了。

楚粵散客說:

有啊,且聽我慢慢道來:

老家在江漢平原。出門附近都是水溝、水塘。小朋友走路、玩耍的時候不小心掉入水塘、水溝非常普遍,幾乎每個人都經歷過。

一般到五六歲左右,我們都學會了遊泳和救助訓練,就不會有被淹死的情況。

那時小朋友多,父母在生產隊裡面集體勞動,沒有時間照顧小孩子,孩子之間大的帶小的。不聽話就使用叢林法則,家裡有老大,一群孩子有孩子王,都是自覺管理。

夏天放假父母出工之後,我們就基本上是泡在池塘裡面,或者水溝裡邊度過的。摸魚蝦、打水仗、比賽潛水是最快樂的時光。

一群小夥伴兒裡邊,誰的遊泳技術最好,誰潛泳最遠,大家都心中有數;誰學會了遊泳,誰還沒有學會遊泳,也都知道;不會遊的,我們一般的都會關照一下,讓他們在淺水地方玩,

好多不會遊泳的小朋友,都是開始在水淺的地方玩,時間長了,次數多了,大部分都自學成才,學會了遊泳。

個別膽子特別小的,學起來比較慢,在大家的監護下,有意識的把他推到稍微深點的水中,讓他喝過兩次水,他也很快學會了。

我剛剛學會遊泳沒多久,有點兒小小的驕傲,想炫耀一下,在沒有別人監護的情況下,帶著一個不會水的關係最鐵小夥伴向深水區走出,鼓勵他說不用怕。

本來是小小心心的,向中間探去,誰知道一腳不慎,滑向深坑,一下子淹沒了頭部。說也沒法說,我的頭還被小夥伴死死的抱住。他在上,我在下;我拼命向上拱動時,他偶爾可以透氣,我只有喝水的份,要不了一分鐘我就會完蛋,他抓住我就像臨死前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我一下一下的在水下掙扎,他一下一下的在水面沉浮……

在我無力掙扎的時候,被一邊玩的小朋友們發現;他們大聲叫喚,會遊泳的夥伴們紛紛趕過來,把我們兩個從深水區撈上來,我們得救了,生死就是一瞬間的事啊。

經此教訓,再也不敢隨便帶不會遊泳的小朋友去深水區,並跟大哥哥們學習深水急救的技巧,如水中救人不能正面靠近,可以從側面打昏被施救者,或者用樹枝或毛巾牽引,絕對不能讓他抓住自己的身體等。

從我記時起,附近的幾個村莊裡,落水的小朋友不少,但沒有一個被淹死的。這歸功於會水的人普遍,和良好的關愛和救助風氣。

馬有都說:

有,真的自己就幾次,還有一個夥伴,現在還是南京大學博士後。就那次最危險,我們三個人去放羊,剛好山中間有一個水潭,不大,我和另一個夥伴會遊泳,但是也是一二成功夫,另外一個不會遊,我們不知道,當時這個水潭有淺水區,還有深水區,剛開始我們只在淺的地方鬧著玩,忽然另一不會遊的跑到了深水區,那個時候雖然不懂事,心裡還是非常緊張,最後我們兩個人合力把他推到了潭邊,很幸運,要不都沒有這個南京大學博士後了!

世照網傳媒黃河說:

我小時候有兩次差點兒被淹死的經歷。後來回想起來確實很後怕,慶幸自己命大。

第一次的時候我還非常小,大約就五六歲吧,我媽洗衣服,帶著我去堰塘玩。我要下去洗澡,由於在她眼皮子底下,我媽答應了,只是叮囑我不要去深水處。我也確實沒去深水處,只在堰塘邊淺水處嬉戲。不料水有浮力,一不小心我就被水推向了深處。我越掙扎,就向深水處滑得越快。很快,我就開始嗆水了。我母親一開始還以為我是學遊泳,但她很快就發現不對勁兒了,立即奮不顧身跳進了堰塘裡。母親拖著我的手,將我救了回來。

雖然這個過程並不長,大約也就三五分鐘吧,但我已經灌了一肚子水,嚇得不輕。母親的臉都嚇白了,她喃喃自語:「好在總算有驚無險!」

第二次我已經在上小學,有十一二歲了。雖然學校嚴禁私自下河下堰去洗澡,但這怎麼禁得住洗澡對少年的誘惑呢?結果當然出事了。

一個星期天的上午,我們去皮家灣的堰塘去洗澡。這個堰塘大部分地方水並不深,都在齊胸以下,但靠近堰坎的地方有一條凹槽,大約有一人多深。由於淺水處不過癮,我和弟弟、興國三人手牽手結伴向深水處走去。忽然,我一腳踏入了凹槽。我驚叫一聲,果斷把弟弟他們往淺水處推了一把,自己則落入了深水處。我在水裡沉浮,拼命掙扎,弟弟和興國則在淺水處拼命呼救。附近有很多人在收油菜,但大多是婦女,他們也不敢下塘來救人,只是協助呼救。

也不知在水裡掙扎了多久,我漸漸精疲力竭了。我想,我這條小命今天可能真的會交代在這裡了。

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從鐵房出來一位打鐵的叔叔,他逢巖跳巖,逢坎跳坎,一路狂奔,跳進堰塘把我救了出來。

我渾身癱軟,在堰坎上躺了很久才離開了。

我至今感恩著那位救了我的鐵匠全生叔叔——是他,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他高高的個子,飛奔的身影,是我腦海中最美的畫面。

自由往說:

當然有,不過不是被淹死。差點被我二哥按到水裡,嗆死!

小時候家住農村,我家有五個孩子。四個禿小子,一個姐姐。基本相差五歲 ,二哥比我大十歲。姐姐實際是老二,但沒排裡面。農村都這樣。

我最小,跟他們玩不到一塊去。玩,誰也不願意帶我,嫌麻煩。帶不好,還挨說。

夏天熱,基本都在門前水溝子洗澡。水淺,沒意思。總想去大河洗澡。

那時家裡管的很嚴,不經允許,絕對不可以去大河洗澡。必定水深,有急流,存在危險。

我發現二哥,總偷偷的去洗澡。

一天讓我堵住了,要麼帶著我,要麼告狀。二哥太淘,但就害怕爸爸揍他。

結果成行,大河是好,又寬,又深。剛學會狗刨,玩的正嗨。不知不覺,遊到水深處,一停下,已經抹脖子了。有點害怕,正要往回遊。不知上哪去玩的二哥,突然在我身邊冒出來。

我本來以為,二哥怕我危險,來接我,正要和他打招呼。可是,二哥突然伸出大手,一下把我腦袋,按到水裡。

我掙扎著,喝了幾口水,遊到了岸邊。

上岸,吐了幾口水。感覺天旋地轉,晃了晃腦袋,狠狠的蹬了二哥一眼,含著眼淚回家了。

回到家,開始告訴媽媽。媽媽沒啥反應,以後別跟他去了。媽媽就說了一句話,完事。

哼!等著。估計爸爸快從公社下班了,我就去道上迎接。

離老遠,我就哭急尿嚎的。爸爸抱著我,我添油加醋的一頓告狀。

哈哈😊!看著爸爸教訓二哥,我心裡,別提多高興了。隔著窗戶,我衝被打的,嗷嗷叫的二哥做鬼臉。也怪,二哥看到我,竟然不叫了。

嘿嘿😁!報仇了,心裡真痛快。看著二哥一瘸一拐的,我假惺惺的去扶他,滾一邊去。哼!不用拉倒。

當然,從這以後,我再沒跟二哥去洗澡。他也不帶我玩,哈哈😊!怕惹麻煩。

一晃幾十年過去了,偶爾聚一下,變成茶餘飯後的笑料了!

成熟29042511說:

這個問題問到點子上了,我有,不僅有而且還不止一次[捂臉],男孩子小時候淘氣又喜歡遊泳,三四歲淘氣掉到松花江支流讓人救起,七至十歲幾次夏天去河裡遊泳玩水差點衝跑讓人救起,後來十四五歲了學大人跳水,從六七米的橋上跳下摔暈,更有就是暑假與同學野外遊泳,過高估計了自己的能力遊到三分之二的距離體力不支,要不是遇到好心人相救後果不堪設想。

甜甜暖暖生活日記說:

有過,差一點,小時候10幾歲左右吧,和我們村兩個鄰居家的孩,我們3個人,去附近的水庫玩。

現在想來,她倆比我大兩三歲,個子會更高些,看她們在前面往裡走進,我也往裡走進,進到差不多的地方,她們轉彎往回走了,往回走的時候,這就是危險的時候。

也是她倆在前,我在後邊,就轉身的時候,我感覺往後邊踩深了一腳,身子和頭往後仰去,咋了一跳,嘴裡也出不了聲音,她倆背對著我往前走發現不了,我還心想完了。

幸虧我感覺水裡一股力量把我從後背那裡像託了一把,我又站直了就快往前走去。

真的,就差那一道力,不然那倆夥伴得走到邊上回頭才能發現我不見,我爸媽得多傷心,差一點,可怕呦。

現在想到這裡,覺得別的都不算什麼那,活著就最好了。

渝鄉老冉說:

沒有,但是我們村子裡小時侯淘汽,不是差點淹死,而是真的淹死,這個事發生在七十牟代,農村那個時侯什麼都缺,錢也沒有,糧也少,燒火煮飯柴火都設有,我們小時侯背個背篼天天上坡打柴,這一牟夏天來了,兩個小朋友打完柴,看天色還早,心裡特別高興,就下塘洗澡,他們當時在十一二歲,水性又不好,下去後,有一個落水了,那個趕忙去救,救的方法不對,被對方抓住了,兩個人都完了,那個時侯條件差,都在塘裡,河裡洗,生亍那個年代,沒辦法,謝謝

寫作新人說:

小時候經常和同學小夥伴們去大河洗澡,尤其是七八月份的夏天,下午放學後就一起去大河,泡在冷水河裡別提多開心了。

從小學到中學去大河洗澡,一直沒學會遊泳,最簡單的「狗刨」都沒學會,老是沉到河裡喝幾口水而失敗。

唯一的就是學會了「扎猛子」,二三米深的水都敢下去,然後再上來,非常好玩。

有一次和小夥伴們去電廠玩,院裡有一個非常大的蓄水池,二米來深,洗澡的小孩子也多,像下餃子似的一個接一個往水裡跳。

那時候我也不大,十歲左右。當時玩的正開心的時候,我正站在蓄水池臺階上,也沒注意,一個比我大兩歲的夥伴一把我推下河裡,嗆了幾口水上來了,讓我一頓揍。

嚇了一跳,幸虧我爬了上來,心裡還有點恐懼的感覺。後來我有點怕水,也很少去大河洗澡了。

甲子康伸說:

原創

記得是六六年夏天,生產隊倉庫房東山有條小溝,北頭有一個牛洗澡飲水的塘。

我們三五個年齡差不多的小朋友,赤身裸體在水塘邊學遊泳。

由於小時候淘氣,大家就打起水仗來。

水也就一米多深,你來我往大家也就沒注意,所以,在退讓的過程中,遊落到深水區。

抬頭見不到天,滿眼是水,悶進深水裡分不清東南西北。

我和一個小男孩纏在一起,互相掙扎著,一會他頭冒上來吸口氣,我就得在水裡喝水。

為了活命我就使勁把他往水裡按,而後我又翻到水面上吸一口氣,他就得在水下口水。

好在水塘不寬四五米的樣子,兩個人你來我往折騰到淺水區。

兩個人搞得是精疲力盡,爬上岸,望著天空放聲大哭。

媽呀,今天差點被水淹死。

所以:想起那段往事都毛骨悚然,見河生畏。

從此也學到了在水裡救人千萬不能纏身,由於落水的人求生欲望強烈,一旦被纏住就難以脫身。

一定要推著運行或者用一根棒子牽著,否則,兩人無一生還。

半個世紀過去了,至今難以釋懷。

珍惜生命,沒有大人監護的情況下,不要讓小孩玩水。

以此親身經歷,以饗讀者!

玩水的教訓等於小孩在玩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647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