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有到老了,沒有得任何病,最後老死的人嗎?_人老了沒什麼病為什麼會死

認清現實從頭開始說: 我外婆,93歲,自然死亡,早上起來喝碗羊肉湯,洗好碗,刷好自己的尿盆,穿好壽衣,嘴裡含顆…

認清現實從頭開始說:

我外婆,93歲,自然死亡,早上起來喝碗羊肉湯,洗好碗,刷好自己的尿盆,穿好壽衣,嘴裡含顆桂圓,安詳的躺在地上(在我姨家住的怕死在床上對閨女不好,民間說法)去世了。外公外婆一輩子都是好人,真的是太慈祥了。

兒童乳膠枕說:

有,我奶奶100歲自己穿戴好走的!眼不花,耳不聾,每天都做針線活,誰家生孩子送雞蛋還有自己做的枕頭,孩子上學送自己做書包,誰家姑娘出嫁送自己織的紅飄帶綁被子。一直自己住,自己做飯,沒有連累過兒女,走的那天上午十點多沒開門!我三嫂嫂感覺不正常,讓我哥把奶奶的門打開,看到奶奶躺在床上,帽子,壽衣都穿好衣服,鋪的,蓋的都是換洗的乾淨的。沒有讓兒女門伺候過一天!乾乾淨淨的走的!

76歲小孩說:

我的母親97歲,前一天我給洗頭理髮,洗腳剪了指甲,娘倆閒聊一會有說有笑,還讓人給我摟著媽媽脖子貼臉照一張照片。第二天中午吃一碗雞蛋羮,沒有任何反常現象,下午三點睡覺就走了……除了關節疼痛啥病沒有。別人說老死了。

七十本色說:

我姑母就是,那一年觀看現場直播北京奧運會 ,她盤腿坐在沙發上 ,靜靜的看,兒媳婦端來水果,點心 泡上茶放到她面前 ,就忙裡忙外不管她了,大約快中午,兒媳婦問:娘,咱午飯吃啥?

不言語,又問,娘,我咋做飯,你想吃啥?還不言語,兒媳婦走過來 ,姑母沒了鼻息 ,手涼了。眼睛還盯著電視,兒媳婦輕輕搖搖她,沒有一點反應。給她順下眼皮 ,跪下來哭著說:娘,我送您走,您一路走好。

享年87歲

智慧不夠的小五說:

太爺爺坐在門口對我爸說,乖孫爺爺今天就要走了,去池塘裡挑點水回來家裡辦酒席用。

那天太爺爺讓我爸爸去挑水說自己今天傍晚就要走,讓我爸多挑點兒。

我爸就提著水桶往池塘挑水了,挑了好多水回來。

太爺爺說走的時候要洗澡,我爸我爺爺就幫他洗澡,太爺爺說快點,快點。他們都到家裡了,你還不快點把我洗好。

我們趕緊幫太爺爺穿上衣服,鄰居都來看太爺爺,太爺爺穿好壽衣,坐在大廳端端正正地和大家告別。

沒一會兒就往他的床上躺,太爺爺說我走了,他們來接我了。

沒多久太爺爺真的走了,87歲。

誰來接太爺爺,太爺爺沒說清楚,只是說有人來接,我家太爺爺就是喜歡看經書。平時都會在家念念經,會念很多種經書,從來沒有生過病,雖然不是很長壽,但真的是無病無痛走的。

繁花似錦124213說:

有這樣的人。繁花的外祖父離世時97歲,從外祖父離世到現在已有30多年了。
繁花小時候聽媽媽講,外祖父的家庭是大戶人家,外祖父年輕時人長的很帥,是一位木匠師傅,那個年代手藝人特別受重視。外祖母是大家閨秀。外祖父和外祖母結婚後,由於外祖母身體原因懷孕就流產,後來外祖父抱養了朋友的女兒,就是繁花的媽媽。外祖父和外祖母對抱養的女兒如掌上明珠。在繁花媽媽4歲時,外祖母終於生下一個自己的女兒。

那個年代兵荒馬亂,繁花的媽媽在7歲時,外祖母又懷孕了。一天遭遇土匪,外祖母為了躲避土匪意外流產大出血離開人世。外祖父帶著兩個幼小的女兒相依為命,有好心人看著兩個幼小的孩子可憐,外祖父還要經常出去幫工,就給外祖父介紹鄰居未婚女孩,外祖父怕後媽對兩個孩子不好,一口回絕了。那個年代的孩子立事早,繁花的媽媽從7歲開始學著做飯,幹家務還要照看不懂事的妹妹。

多年以後繁花的媽媽結婚了,把外祖父和小姨都帶在身邊。繁花的父親是一位善良懂事的人,把小姨當親妹妹一樣看待,對待外祖父就像親生父親,(繁花在15歲時才知道媽媽是抱養的)。左鄰右舍都羨慕外祖父遇到了好女婿。後來小姨結婚,繁花的父母一直養著外祖父。

外祖父是一個善良,心直口快不記仇的人。外祖父很懂得保養身體,每天都堅持鍛鍊,繁花小時候很少看到外祖父得過病,就連傷風感冒都很少,就是在夏天有時壞肚子,讓外祖父吃藥,他堅決不吃,他說:「是藥三分毒」。在外祖父96那年還能徒步走近10公裡的路程經常去繁花家(那時繁花已經結婚),每次讓他坐公交他都不坐,說鍛鍊身體。在外祖父97歲那年,外祖父身體不如以前,夏天的時候還去繁花家住了幾天,那時繁花上班,有時休息也經常去看望外祖父。那年冬天外祖父吃飯很少,媽媽換樣做他也吃不多,媽媽懷疑外祖父得病了,帶外祖父去醫院檢查,醫生說什麼病都沒有,就是年紀大了機體功能下降導致飯量減少,後來飯不能吃了,只能餵些流食,外祖父在97歲那年年底離開這個世界。

老段世界觀說:

我的曾祖母96歲走的,走的那天還吃了兩小碗飯,一個橘子。她沒有得任何病。據她說民國時期有個道姑曾經教過她一些養生方法。

我曾祖母是一個纏過腳的生於民國的老人,她的童年極其的不幸,因為家裡窮,是作為童養媳七八歲的時候被賣到了我曾祖父家裡,那時候的童養媳,簡直是受盡折磨。

我曾祖父家裡雖然不算很大,但是也有點家業,但其實往往就是這樣不大不小的家族,對人反而很刻薄。

她不但要承擔我曾祖父的起居生活的服侍,還要承擔家裡的基本勞動,據她回憶給我聽,婆婆從小就看她不順眼,喜歡折磨她,冬天逼她去用冰涼的井水洗衣服。她的小手凍得通紅很疼,但是婆婆站在背後逼她。

什麼活髒和累,就要她去幹什麼活。我總記得她說自己沒有那麼高,但是婆婆逼她去做飯 ,她要墊幾塊磚頭才夠得著灶臺。有一次摔在地下,把胳膊都甩腫了。

到我曾祖父長大了,真正意義上和她在一起,她才稍微好過點,因為我曾祖父對她感情還是很不錯,可惜我曾祖父繼承了家業之後,開始染上賭博。把家裡的家業很快都輸光了。

我曾祖母生了五個孩子,就剩下兩個孩子,我爺爺和一個女孩。她帶孩子持家的時候,正是家裡窮的要死的時候,那個時候本來就有戰亂,又沒有飯吃,我曾祖父沒有事情做完全啃老,賭博也把家業輸光了。所以一家人老是挨餓。靠親戚接濟。

我曾祖父賭博的習氣特別大,有一次惡狠狠地把我曾祖母的唯一的首飾,都拿去輸掉了。曾祖母沒有辦法,常常在家裡哭泣。

我爺爺十六歲左右,曾祖父居然做了一個狠心的決定,他為了吃飯,把我爺爺賣了壯丁,我爺爺被國民黨拉去軍隊裡做搬運了。小小的年紀,就被拉走做壯丁,我曾祖母在家哭到心都碎了。

唯一知道疼她的兒子,被一夥兵闖進來抓走了。只換來兩擔米好像。

我爺爺雖然年紀小,可是很靈活,他居然在一個夜晚,趁人不備,冒著吃槍子的危險,偷偷跑了回來。這才算是保住了這個兒子。

此後我爺爺一直對他母親十分孝順,不允許他的父親欺負他的母親。

我曾祖母說解放前,曾經遇到一位道姑,就是坤道,是遊方的,她在門口看見可憐施捨了一口飯吃,還把那位坤道請進家裡坐了一會。那位坤道就教給他一個方法養生。

我小時候聽她說過這個方法不過太小不懂,因為我曾祖母有好幾年是住在我們家的。我記得經常我沒事就去她房裡纏著她講故事,還看過她纏過的腳,真的很可憐。

後來我回憶大概就是導引啊呼吸類的一些方法。我曾祖母就傻傻地照做。

所以到解放後,她從沒有不舒服過,除了晚年眼睛瞎了一隻,其他任何病都沒有。


後來我爺爺走了,她就住在她女兒家裡,但是她堅持在側屋自己自理,不要人服侍,自己搞個小灶自己吃飯自己做菜,自己去種菜還,種了菜還搞點給女兒家裡吃。

每次吃飯,她都是在院子裡自己弄個小桌子,自己吃,不和他們一個桌子吃飯。其實她們沒有任何矛盾,但是曾祖母一直堅持這樣過。

別人過去說和勸她,她都說自己吃好吃點。其實她是不願意摻和在女兒的家庭裡面。因為女兒家裡人也多。她女兒三番五次要她一起吃飯,搶她的桌子她都不肯。

她有些習慣,比如喜歡喝薑茶,每天她都要用姜弄點薑茶喝,她喜歡笑,你和她說什麼她都笑哈哈的。因為她沒有文化,說話也不多,後來眼睛也瞎了一隻,就不怎麼自己動了,才讓她女兒服侍她吃飯。

但是直到死,都沒有讓人在床上服侍過一天。

有一天,她預知時至了,和她女兒說:你去把我孫子(就是我爸爸)叫來。我爸因為對她特別好她最疼就是我爸爸,於是誰也沒有叫,就是要我爸爸去一下。那時候她那裡距離我家還有七八十裡路,我爸爸工作很忙也。

她女兒就問,你叫他來幹什麼,來了必須住在這還回不去,耽誤工作。

她說:這次必須要他來,明天晚上他一定要在這裡。

她女兒感覺有點不妥,問她哪裡不舒服。那時候她已經96歲了。但是她三餐正常吃飯,沒有任何不舒服。看著也很正常。

沒辦法她一再堅持,她女兒,就是我爸爸的姑媽,就打電話要我爸一定要過去。


我爸以為他奶奶病了,嚇得第二天趕緊騎著單車就趕過去了。中午趕到那裡,我曾祖母很開心,拉著我爸爸說了很多話。

中午吃了一小碗飯,幾口菜。下午要我爸爸剝一個橘子給她吃了。吃了一整個橘子還。

到了晚上又吃了一小碗飯。一切都看起來很正常。

我爸私下和他姑媽研究,看起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啊,為什麼她非要自己過來呢。

到了晚上吃完飯沒多久,她就自己把衣服都穿戴整齊,躺在床上躺好,然後要我爸爸過去,說了幾句閒話大概問了一下我們小的都怎麼樣啥的,就不說話了,

但是人還有呼吸,臉色也很好。我爸不敢走開,她女兒也一直在旁邊看著。到了晚上九十點鐘左右,就感覺不到動靜了,一檢查,沒有呼吸了,叫也不應了,已經走了。那個樣子和睡著了一模一樣沒有任何不好的樣子。

而且走了好幾個小時,手腳還是軟的。

辦喪事的時候我在棺材面前看了一陣子,我感覺她老人家的樣子真的很慈祥,我當時還小,但是我也感覺,這不像是死了。

這些年來,我看到很多人得病受盡折磨直到死去。我常常回想起我的曾祖母,她一輩子受盡了苦,遭了很多罪,可是到了晚年,她的日子過得卻十分恬淡,我不知道為什麼她從來不得病,據說是感冒都沒有過。消化不良都沒有出現過一次。

除了眼睛盲了一隻,無病無痛自然老死,而且自己能夠預知時至。這確實是很多人夢想得到的壽終正寢啊。


一個人,無論受盡了什麼苦難折磨,但一定要把心,修好了,晚年都不至於那麼難過。

我們現在時常在研究,人怎麼樣才能活得舒服點、自在點、健康點。很多人認為要這樣養生那樣養生,要吃什麼樣的食物,各種講究,但是終究落在了刻意這兩個字上面,和養生的理念——自然,相去甚遠。

為什麼人要活地自然點,因為人這種生命本來就是很自然的,最初的原人,就是極其自然,天人合一狀態的人類。

因為世界變化、環境變化、思維變化、汙垢越來越多,導致人類變成了現在這樣的很不自然的狀態。

佛和道的修行,其實都是把人的刻意慢慢去掉,留下自然的一面,就可以了。就是這麼簡單,沒有任何其他複雜的,可是這樣的簡單,卻對我們來說極其不簡單。

什麼是去掉刻意,留下自然的一面呢?其實就是返璞歸真,道法自然。

人的思維,欲望,主觀性,都是很刻意的,統統建立在「我要,我想、我不要、我不想、我喜歡、我討厭,我......」之上。

只要是建立在我之上的,幾乎都是刻意的主觀作意,因為這些我......,會讓我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這是存在於世界的重要環節。所以我們執著於這個自我,才得以存在。

而如果不依賴於自我之上,脫離自我的過度需求,就變成了純粹的活著,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幹嘛就幹嘛,不為生命做任何多餘的負載。這就是原人的概念。

原人,是健康的人,是清明的人,是通透的人,也是最本質的人。它好像是長江之源頭的一滴活水,修行是從各流域回溯母親河的源流,回到那一滴水的清淨本質。

其實你不需要走到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脈各拉丹冬峰西南側沱沱河去找那滴水,而是任何一滴長江水,你都可以回溯。

一個人壽終正寢自然老死,是非常大的幸福。

中國古代把這樣的結局稱之為大福報,只有極其有福報的人,才有機會得到。即使是帝王將相,都無法有運氣得到。而一般這一類人,反而還常常不得好死。

為何自然老死是福報,因為不被病痛折磨,不拖累子女,不在難受裡煎熬。國外弄安樂死,也是為了幫助人解決這樣的生命尷尬。

因為能夠活到這樣死去的人太少了。還有一些人,走的很快,走的很乾脆,也算是福報,我有一位親戚,八十多的老爺子,身體特別健朗,天天遊泳,中氣十足,有一天忽然洗澡的時候摔了一跤就走了。

這也是極大的福報了。也不簡單。比起那些在醫院苟延殘喘的人,那幸福多少倍啊。


我曾經去過那些垂危老人和老到無法自理的老人病房探病,見過太多老人,在病房裡只剩下眼睛麻木無光地看著天花板,沒有任何光芒了一片死寂的眼神。有的被疼痛折磨不停哀嚎呻吟。

我常常尋思如果有那麼一天我也淪落到這個地步,一定要想辦法解決掉自己。

所以,我們唯一該做的,就是把這顆心,修好它,修地寬厚點、輕鬆點、舒暢點,別堵著,別壓抑、別負載過多。

心的安詳,心的鬆弛,會帶給人整個生命質量的改變。

白粥鹹菜地瓜葉說:

我老奶奶(曾祖母)活到96歲,中午還給我奶奶端飯吃,下午就沒了。我奶奶27歲癱瘓,老奶奶照顧我奶奶四十年,帶大了我爸兄妹四個,也帶大了我們幾個重孫輩,她辛苦了一輩子,無病無痛地走了。

都說婆媳是天敵,我老奶奶和我奶奶這對婆媳的關係卻不一樣。

我奶奶從27歲生完我叔後就生了腰椎疾病癱瘓在床,我奶奶癱瘓的時候,我爸是最大的孩子,才8歲,叔叔才幾個月,還有兩個姑姑分別是三歲,五歲。

四個孩子,一個癱瘓的奶奶,我老奶奶和我爺爺兩個人頂起了這個家。

老奶奶是舊社會過來的小腳老太太,腳都纏到了畸形,走起來一扭一扭,但家裡的一切事情她都承擔了下來,一大家子的縫縫補補,洗衣做飯,帶孩子,她都不讓爺爺操心。

其實她生了五個孩子,但在身邊的只有爺爺一個人。

她經歷了1942年的大逃難,在逃難的路上,把二兒子和一個丫頭送了人。

後來又生育過一對雙胞胎,生下來就送了人。

所以,雖然她生育了五個孩子,爺爺卻形同獨生子。

後來,送到遠方的二爺爺和姑奶奶曾經回來過。

二爺爺回來的時候,也是歷盡艱辛才找到的家。二爺爺出錢給老奶奶打造了一幅棺材,他說,這一次回來,也許就是人生最後一次,給老母親做一幅壽棺,也算盡了孝心。

所以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裡,老奶奶的房子裡正中間客廳的位置一直放置著一幅棺材。棺材裡常年放著各種糧食,防老鼠非常好用。

這個棺材在老奶奶的房間一放置就是三十多年。

老奶奶帶大了我爸,我姑,我叔,操持著家裡的一切,和我爺爺一起照顧著我奶奶。幫我奶奶端屎端尿。

後來,我們幾個重孫輩出生了,也依舊由老奶奶帶大。

老奶奶一個字也不認識。村裡的老太太大都信仰JIDU教,老奶奶不信。

但她讓鄰居信教的老太太帶著奶奶信。

她說奶奶天天一個人躺在床上多無聊。有幾個信教的老太太經常陪著一起禱告,也好打發時間。

我奶奶信教很入迷。一禱告半小時,半小時一禱告。

老奶奶自己不信教,但對奶奶信教卻很支持。教堂裡有時候組織活動,老奶奶還拉著奶奶去教堂參加過。

教堂建新屋,老奶奶還為了奶奶作為教徒的家屬去教堂裡幫工煮飯。

後來,我讀小學的時候,老奶奶已經很老了,但身體依然硬朗。

老奶奶過的最後一個生日,我媽媽特意去集上買了老奶奶愛吃的豌豆餡,老奶奶已經很少牙齒了,愛吃這種軟爛的食物。

還煎了蛋餅。

那年頭家裡窮,老人過生日,也無非是煮個蛋,很多家庭乾脆都不給老人過生日。但我媽每年都會在老奶奶的生日給她買點好吃的。豌豆餡是經常買的。

記得我去給奶奶家送豌豆餡和包子,老奶奶咧著沒有牙的嘴:「四妮,年年吃你媽媽買的豌豆餡,不知道還能吃幾年了!」

我當時小,根本沒有考慮這句話的意思。

回到家後,卻依葫蘆畫瓢地把老奶奶的話學給了媽媽聽。

媽媽一聽,就和爸爸說:「咱奶奶怕是壽限快到了吧,能說這種話,她向來不會說這樣的話的!」

我爸卻沒在意:「瞎說啥呢,咱奶奶身體這麼好的,一百歲也沒有問題!」

過了沒幾天,我從學校放學回家,家裡卻是鐵將軍把門,沒有人。

我直接奔向奶奶家。

奶奶家圍了好多人,我媽媽看到我,把我拉到一邊:「妮兒,你老奶奶死了,這幾天都得在奶奶這邊辦事,你這幾天不要上學了!」

那天中午,爺爺煮好麵條,還是老奶奶給奶奶端的麵條。

吃完飯,老奶奶說有點困,就去睡了一下,爺爺出去玩了一圈,看到有拉板車換桃子的,就用玉米換了幾斤桃子。

大大的水蜜桃,又大又紅又軟,爺爺想著老奶奶也睡了好一會了,睡得多晚上就睡不著,就去叫老奶奶起來吃桃子。

這一叫就沒有叫醒。老奶奶就這麼無病無災地走了。

一顆藥都沒有吃。

我和老奶奶很親,當時卻不知道難過,我還不曾經歷過生死,我拉著死去的老奶奶的手,涼涼的,軟軟的。

沒有一絲恐懼。

我媽媽後來說,老奶奶在家裡停了三天,身體一直都是軟的,有些人死了馬上就硬了。我們迷信說,生前做了好事的人,死後就一直是軟的。

我奶奶沒有哭,她說,老奶奶一定是上天堂去了。

在老奶奶的房間停了幾十年的棺材終於迎來它的主人,老奶奶安詳地睡了進去。

老奶奶的墳埋在我們的祖墳裡,和老爺爺埋在一起。

老奶奶這輩子是辛勞的一輩子,卻也是無病無痛的一輩子。她沒有享過什麼福,卻也沒受過太大的罪,對於她的一生來說,這樣的死也許就是最有福氣的一件事。

阜新老農民說:

有啊!起碼我經歷了兩個!

一個是我姥爺,每天晚上一杯白酒,是過去的小杯子,倒上白酒,放紅糖,然後點燃,燒一會兒,吹滅,一口喝下。

抽菸只抽菸袋鍋子,從不抽菸卷。過去能幹活的時候,嘴裡叼著菸袋,一手鞭子一手扶犁,那叫一個安逸。

八十的時候,老爺子就不怎麼下地了,每天早起出去轉一圈,回來洗臉吃飯。然後盤腿坐炕上喝茶,抽菸。

那天早上,喊我二姐:丫頭,給爺裝一鍋子煙,一邊抽,一邊說:丫頭,喊你爸回來吧!

二姐不知道咋回事,去喊我大舅,等大舅回來,姥爺端著菸袋鍋子,盤腿坐那,已經沒了呼吸。

第二個是我們村的一個老爺子,論輩分我得叫爺爺。九十歲,還能上山幹活,耳不聾眼不花,一口小白牙齊齊整整,氣人不?我四十來歲就掉了一個牙![捂臉][捂臉][捂臉]

六十歲的時候趕大馬車,到市裡送貨,一個人,半個豬頭,一大碗麵條,一斤酒。

直到九十歲,吃肉從來不切片,不吃炒肉,肉煮好了,切一塊肥瘦相間的,一斤左右,蘸醬油就那麼吃,九十歲的時候一頓還能吃半斤肉。

那年秋收,老爺子幫孫子揚穀子,突然扶著腰喊他孫子:扶我進屋,岔氣了!快叫你爸媽他們回來,外地的趕緊打電話,我不行了!

孫子雖然不信,但也照辦了!老爺子去廂房,看了看自己的棺材,那個時代都是提前十幾年預備棺材。敲了敲,聽聽音兒!回屋裡讓孫子媳婦煮肉,自己洗腳洗臉梳頭。

然後躺炕上開始抽菸。

過了半天,孫子兒子女兒都回來了,老爺子看他們一眼,讓兒子切了一塊肉,吃了幾口:完犢子了嘍,半斤肉都不讓吃完了!

說完,咽氣了!

亮亮25252743說:

您好謝邀!有,我的姨奶奶就是沒得什麼病,一直活到98歲才老死的。

老人沒什麼病到最後老死的情況雖不普遍,但還是有的。這些老人性格比較開開朗,遇事不慌,小事不計,大事能辦,心胸寬廣,與人為善。平日裡手腳勤快,起居規律,一日三餐飲食正常,直到老了頭腦還清晰。

人到一定的年齡,身體各種器官也在慢慢衰老退化,但如果沒有受到外界影響及病菌侵蝕,加上平時自身保養,一般是不會有什麼大病的,直到最後也沒病沒災沒痛苦的老去,用我們上海閒話講,就是身體慢慢熟透了,到一定的辰光就走了。

謝謝!祝您生活愉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1905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