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你小時候見過的很多職業,如今消失的有哪些?_小時候店

塵風攸然說: 1、彈棉花:以前家裡可能一床被子就是幾十年的家當,被子緊了不暖了,重新做一床費時費力,所以經常會…

塵風攸然說:

1、彈棉花:以前家裡可能一床被子就是幾十年的家當,被子緊了不暖了,重新做一床費時費力,所以經常會有匠人走街串巷去彈棉花,彈過之後的被子和新的一樣蓬鬆暖和。隨著生活水平提高,物質豐富,被子舊了現在基本上直接換新,很少拿去彈棉花了。

2、補鍋匠:以前一口鐵鍋能用大半輩子,鍋漏個底,破個洞也捨不得換,所以誕生了補鍋匠,他們燒鐵水,合縫隙,補一口鍋沒少費功夫,但是賺的不多。現在家裡的鍋基本上沒壞就換了,沒人去補鍋了。

3、說書人:以前茶館裡經常會坐著一位說書人,你喝茶我說書,茶畢,書合,是一種享受。現在大家聚會變成了去,酒吧也有駐唱,你喝酒我唱歌。

4、賣碟人:以前有一群人,背個箱子拿著盜版光碟四處販賣,現在估計家裡有影碟機的沒幾個了 這個職業也就消失了。

5、縴夫:這些個曾經河岸上雄壯的漢子,如今船基本都是機械化了,逆流而上再也不需要縴夫牽引力。

6、鐘錶匠:以前大街上鐘錶匠坐在自己的一寸格子裡,等候客人,那時候穿金戴表是時尚,修表是常有的事。現在戴表也是一種時尚,但是名貴的表去售後,廉價的表進垃圾桶,已經不需要街頭修表匠了。

時代在進步,社會在發展,大浪淘沙,未來必將有更多的職業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也會有很多新的職業如雨後春筍搬誕生,我們活在時代裡,有必要緬懷曾經的手藝人,他們在那個年代為家家戶戶帶去了快樂和幫助,更要珍惜眼前,要時刻奮鬥前進,跟緊時代,不做岸上黃沙。

愛生活的荷葉gV說:

隨著社會進步,科技發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在解放生產力的過程中,產生許多新的職業,為百姓生產,生活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同時,又有許多職業,無法適應時代的發展,而逐步退出了人們的視線。下面就個人認識到消失的職業,簡要說一下。算不算職業先不說,至少是為提高生活水平,而採取的一種謀生手段。

Ⅰ、貨郎。俗叫波浪鼓。一輛小推車,搖起波浪鼓,走街串巷,車裝日用百貨,實際是針頭線腦,鈕扣頂針,兒童糖豆等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日用品。既可以賣,也可以用舊衣服、破塑料、長頭髮來換。

2、鐵匠。又稱打鐵匠。農閒時節,一老一少,師父帶著徒弟,一大鐵錘,一小錘頭,相互配合,敲打出很有韻律的節奏。用爐火幫農戶碎煉鎬、鍁、犁、釺等農耕用具,為下一農忙季節備,好鋒利的農具。

3、焊錫壺。又稱打錫壺。受經濟和生活條件的限制,炒菜、燒水都是用碳火爐進行,而炒菜、燒水、做飯是用鐵勺、鐵壺、鐵鍋。稍不注意鍋、壺底與碳火接觸容易燒化,焊錫壺就有了用武之地。當然,飲酒用的酒壺,也有用牙膏皮聚少成多,熔化後煉成的。

4、磨剪子戧菜刀。劉歡在1989年央視元旦晚會上,曾經唱過一首歌《磨刀老頭》。歌詞:磨剪子來戧菜刀,不管生活變化怎麼多,你的剪子萊刀還得磨。

5、賣冰棍。夏日炎炎,一輛自行車,公社冰糕廠,送一個盛冰糕木箱子,載著批發來的冰糕、冰棍,沿街叫賣:「賣冰糕,賣冰棍」。糖水混合是冰棍,兩分一隻,加牛奶的叫冰糕,五分錢一隻。

以上,是當時人們生活的一個縮影。隨著改革開放步伐的加快,人們的生活節奏也更加迅速,上述職業,z

已經很難見到,做為歷史美好片段,用來回憶和珍藏。

點讚5874說:

謝謝邀請,想到哪兒說到哪兒。

一、鋦盆鋦碗鋦大缸的。小時候,偶爾會聽到「焗盆焗碗焗大缸嘞」的吆喝聲,左鄰右舍誰家的碗嘞盆嘞缸嘞如果裂紋了,想接著用,就會去焗一下。焗的目的無非是為了省錢。當然,焗盆焗碗焗大缸要有金剛鑽,沒有金剛鑽,攬不了瓷器活

二、走街串巷剃頭刮臉的。小時候,如果聽到錚——錚——這種兩根金屬棍因快速碰撞震動發出的金屬聲,就會知道肩上挑著剃頭挑子的剃頭匠就在附近。同時會想起那句話:剃頭挑子一頭熱。不知從何時起,剃頭挑子不見了。

三、街頭巷尾吹糖人的。小時候,還見過吹糖人的。吹出的糖人活靈活現,拿在手上捨不得吃。記得年輕時去過一次燈泡廠,感覺吹燈泡與吹糖人有異曲同工之妙。

四、磨剪子戧菜刀的。小時候,經常會聽到「磨剪子嘞——戧菜刀——」這種拉著長音的吆喝聲。現如今,已經幾乎聽不到這樣的吆喝聲了。家裡的菜刀不快了咋辦呢?用那種磨刀器自己磨幾下,而不是戧,用幾天菜刀又鈍了,治標不治本。

五、送信的郵差。小時候,我家附近有個郵電局,會經常看到穿綠衣服的郵差,郵差騎著綠色的自行車,自行車的後座上掛著綠帆布袋,一邊一個,送信或送電報。現如今,穿綠衣服的郵差看不到了,綠色的自行車也看不到了。對了,小時候特別羨慕騎自行車的郵差。為啥?郵差騎自行車走街串巷如履平地,一陣風。

六、開小人書店的。記得小時候郵電局邊上有一家小人書店。偶爾我會和母親要上幾分錢,去小人書店看小人書。對了,薄一點的小人書看一次一分錢,厚一點的二分錢。現如今,這種小人書店已經成為美好的記憶。

七、走街串巷蹦爆米花的。還記得,小時候在礦俱樂部前的小廣場偶爾會有一個蹦爆米花的。蹦爆米花的人臉黑乎乎的,手黑漆漆的。拿上一碗玉米,倒進那個橢球型鐵傢伙的容器裡,再放兩三粒糖精,扣上鐵容器的蓋子,鐵容器在小火爐上轉啊轉,不一會,「嘭」的一聲,一碗玉米變成了一盆爆米花,吃起來甜甜的脆脆的。現如今,這種街頭巷尾蹦爆米花的很難再見到了。對了,不久前和老伴去看電影,電影院裡買了一杯爆米花,感覺挺貴的。

八、彈棉花的。小時候還見過露天地彈棉花的,還見過鄰居大娘大嬸會把蓋久了的被子去彈一彈。記得母親也把我家的被子彈過一次。感覺彈過棉花的被子蓋在身上輕了不少也暖和不少。現如今,很長一段時間沒見到大街上彈棉花的了。

九、男裁縫。小時候,離我家不遠有一個小裁縫店,小裁縫店只有一個人,一個近50歲的男裁縫。這男裁縫一般只裁剪,不做衣服。據說這男裁縫是個八級裁縫,很厲害的。記得那次母親帶我去裁衣服,一塊布料在他手下,又是畫又是剪,如庖丁解牛,看得我眼花繚亂,就差目瞪口呆了。現如今,別說這樣的男裁縫,連女裁縫也很難見到了。說句不客氣的,家裡能準備個針頭線腦釘釘鬆了的扣子已經不錯了。

姑蘇芳草說:

我小時候見過的很多職業,如今消失不見了,如每當夏天,騎著自行車,賣棒冰的,還有賣熱白果,賣松炒三把鹽炒豆的。還有破布頭換糖吃的(麥芽糖)噹噹當敲下一塊,引起孩子圍觀的攤頭也消失不見了,總之還有許多如今看不到的場景,消失在歷史的常河中。

清江的書畫印說:

八歲之前,我在故鄉老家~山東掖縣(今萊州,歸煙臺管轄)沙河鄉珍珠村,那是我的出生地。五六歲時,啥事兒都記住了,天天在村裡村外瘋玩,隔三差五還隨大人到八裡莊集上去閒逛看熱鬧。因此在我小小年紀的眼裡,曾經看到過很多職業,如今均已消失得差不多了。

我看到的第一份職業:匠人打鐵。幾個壯漢推著獨輪車,挑著擔子,走鄉竄戶,上村頭支起爐灶,拉著風箱,燒起煤火。用一個大圓木頭墩子架著一個大鐵砧子,用長把鉗子從熾熱的火堆裡夾出一塊燒得發白的鐵塊兒來,在鐵砧上叮叮噹噹地打鐵。

一個老漢用長把鉗子夾著從發白變紅的鐵塊兒,右手搶起一把短把錘子有節奏地在鐵砧上一下一下地打,另一個壯漢掄起大鐵錘隨著老漢的節奏叮噹叮噹地敲打。鐵塊變冷變硬了,再放進火堆裡,拉起風箱把鐵燒紅,夾出來冒著火星再叮噹叮噹地錘打。

我和小夥伴們圍在旁邊看,有趣極了,那叮噹叮噹有節奏的錘打聲,是那麼震撼著小小心靈。幾番燒紅又冷卻,幾番錘打帶節奏,一件農具打成了,老漢用長把鉗子夾起農具往旁邊的一個水盆裡一放,呲呲地冒氣。熱鐵瞬間冷卻了,變得堅硬又鋒利,一件農具打成了。

小夥伴們看夠了熱鬧回家了,我呆呆地看著老漢和壯年人蹲在灶火邊吃飯,黃澄澄的小米飯,大蔥蘸著醤,吃得那麼香甜。我看著,饞得心發緊,在家裡只能吃地瓜幹`高粱米麵餅子和小鹹魚兒、醃白菜幫子,哪見過香噴噴的小米飯啊!如今這走鄉打鐵打農具的職業再也見不到了…。

在我幼小心靈中永不磨滅的第二份職業,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全能"藝人",挑著一副擔子走村竄鄉,在村公所的空地上,藝人搭起一個小舞臺。那舞臺一人多高,四四方方有一半桌子那麼大,四周用藍布圍著。藝人站在舞臺後面,腳下踩著小鑼小鈸,手上拽著幾根絲線,嘴裡唱著曲兒,演出開始了。

只見舞臺上簾兒一掀,出來一個小人挑著擔子叫賣,忽然身後跑出一個強盜,背上插著一把大刀。他把挑擔子叫賣者綁到一根木樁上,伸手從背上抽出大刀,一刀把綁著的人腦袋劈成兩半。小鑼響了,小鈸響了,藝人嘴裡又喊又說又唱,我們看得心驚肉跳。藝人停下演出,拿著個小盆向看"戲"的大人收錢,有給一分的,有給貳分的,有給伍分的,給錢就行,我們小孩子不收錢。

一人一臺戲,演出的"戲"驚險又刺激,"藝人"手腳並用嘴也不閒著。舞臺上的小人是木偶還是小膠皮人,咱也不知道,一個藝人一副挑子。走到村裡,搭起舞臺,一人又說又唱又奏樂。有時候跟著大人上八裡莊趕集,在集上也能看到"藝人"在演出,圍著看的人很多,他能多掙幾角錢,現如今只有記憶了,這種職業永遠消失了。

我看到的第三份職業,那時已隨父母從山東掖縣來到黑龍江一個縣城了,我也從七八歲的小孩變成少年了。我常上一個地方去看一種活計~給馬釘馬蹄掌。一個臨街的房子,裡面有烘爐,拉風箱燒煤塊打鐵掌,門外四根木樁,用橫木固定,中間栓一匹役馬,鐵匠給馬釘馬掌。

鐵匠扎著帆布圍裙,鞋面上綁著帆布罩,把馬腿彎到膝蓋上,用鋒利的彎刀修著馬蹄,像人的腳趾甲手指甲一樣。馬蹄角質化,沒有神經,火燒刀割馬都不疼。鐵匠在烘爐裡把馬蹄掌燒紅,在鐵砧上叮叮噹噹一陣錘打,再燒紅,用一種鋼製工具在鐵掌上衝出小洞,放水裡冷卻,開始往馬蹄上釘新鐵掌。

舊鐵掌磨損得殘缺不全了,鐵匠把舊鐵掌用虎頭鉗子卸下來,馬掌釘扔地上不要了,我每次都在地上撿起殘缺的馬掌釘,一點一點攢夠了一斤,就上土產公司的廢品收購站去賣,一斤馬掌釘能賣兩三角錢!現在釘馬掌這種職業已經在縣城消失了,我們在網上視頻看到的修馬蹄掌,那都是驢馬騾市場上的,民間的這種職業已經不見了。

圖源自網絡,如侵告刪。

正能量豆漿EM說:

在我的記憶中,鋸盆,鋸碗,鋸缸,鋸鍋的不見了。

二是,焊壺的。原走街串巷,沒了,現在辦廠了,成老闆了。

三是拉坡的沒了。在我的記憶中,六十年代以前還有,每逢坡大一些的路上,總有一些人,推坡,也有用牛,馬拉坡的。

四,小時常見,做織布機,做紡花車的,很吃香。不見了。

五,走街串鄉,染包衭皮的,不見了。

六,剃頭挑子,不興了。改理髮店了。

唉!這都是記憶中的事了,也人類進步,也是社會變遷的記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2003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