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明朝的首都不在湖北,為何在湖北鍾祥有座明皇陵?_明朝為什麼在鍾祥封王

逆流的魚L說: 中國古代王朝皇帝陵墓一般都會選擇在都城附近修建,例如明太祖的孝陵就在南京,十三陵在北京附近的昌…

逆流的魚L說:

中國古代王朝皇帝陵墓一般都會選擇在都城附近修建,例如明太祖的孝陵就在南京,十三陵在北京附近的昌平。即使不在都城附近也不會離得太遠,例如清朝東陵在遵化,西陵在易縣。可是明朝卻有一座皇帝陵墓在湖北的鐘祥,可是鍾祥並沒有當過明朝的都城,為什麼這裡會有一座皇帝陵墓?

這座皇帝陵墓被稱為顯陵,在規格上確實是皇帝陵墓,可是主人並沒有當過皇帝,這座皇帝陵的出現完全是他的兒子的所做所為。

顯陵的主人名叫朱祐杬,他是明憲宗第四子,明孝宗的弟弟。

作為皇帝的弟弟自然沒有當皇帝的指標,因此他被封為興王,並且在不久之後就藩安陸。

安陸地區大體就是今天湖北省的鐘祥一帶。

在明朝的時候這裡地處偏僻,交通不便,先後被封過兩位藩王,但是都沒有傳承,興王是第三位到這裡的藩王。

興王在弘治七年到這裡,一直到正德十四年去世沒有離開這裡,最後安葬在這裡。

他是藩王,按照規定他的陵墓只能是王的級別,因此在開始這裡沒有顯陵,不過在兩年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明武宗正德皇帝去世,他沒有子嗣,也沒有兄弟,因此明孝宗以來的皇帝繼承順序斷絕,誰來當新皇帝成了問題?

朝廷大臣們只能上溯到明武宗的祖父明憲宗的其他子嗣的後人中尋找。

興王的兒子朱厚熜成了最合適的人選,因此朱厚熜一躍成了新皇帝。

朱厚熜雖然繼位年齡不大,但是十分清楚自己的地位因此他從進京開始就開始堅定不做傀儡,要拿到自己的皇帝權力。

朱厚熜為此展開了大禮儀之爭,藉口給親爹爭奪名分,從大臣等人手中奪過大權。

當朱厚熜成為真正的皇帝後,他決定給自己親爹該有的一切。

此時朱祐杬早就被追封為了皇帝,一切祭祀帶血都是皇帝級別的,可是朱厚熜認為遠遠不夠。

為此朱厚熜下令安陸改稱承天府,所屬縣改稱鍾祥。

父親的陵墓全面升級重建,規格全部採用皇帝制度,陵墓所在的松林山改稱純德山,陵墓改稱「顯陵」。

由此出現了湖北沒有成為明朝政治中心,卻出現了一座帝王陵墓的事。

伯虎42說:

成化十二年(1476年)七月初二,明憲宗的皇四子出生於京師皇宮,其生母為邵氏,時為憲宗才人(後宮低級嬪妃)。對皇四子的出生,憲宗非常高興,這標誌著他的皇子數量又有增加,一度有不穩傾向的帝統傳承,終於可以再加上一道保險了。

之前很多年,明憲宗被寵愛的貴妃萬氏所蠱惑,久久不能接觸其他后妃宮女,導致皇家子嗣單薄;而萬貴妃所生的皇長子、以及賢妃柏氏所生的次子朱祐極,都在幼年時夭折了。另外,宮女紀氏所生的皇三子,因為害怕被萬貴妃迫害,自出生後就被藏在深宮中,憲宗不得知(關於此事,史書上有不同記載,在我的文章——《亦非陰鷙之謀、徒以恃寵溺愛——萬貴妃和孝穆紀太后的那段史實》中,已經做了詳細的論述;為了不致使意見分歧,導致和本文無關的爭論產生,這裡還是採用皇三子被紀氏保護藏身、憲宗不得而知的說法)。

成化十一年(1475年)四月,因為機緣巧合,皇三子的身份被公開,明憲宗賜其名為「朱祐樘」;十一月,皇三子被正式立為皇太子(因為此時憲宗的皇子中,只有皇三子獨存)。

萬貴妃在皇三子被公開身份後,氣惱非常,同時也無可奈何,於是破罐子破摔,從此不再幹涉憲宗接觸其他嬪妃、宮女;因此,成化八年(1472年)入宮的才人邵氏,得以入殿侍奉憲宗,並因端莊秀氣的容貌、和知書達理、溫婉柔順的性格,很快獲得憲宗的特別關愛,接連受到寵幸。

成化十二年(1476年)七月,邵氏誕育了憲宗的皇四子,再獲皇嗣的憲宗喜出望外,賜皇四子名為「朱祐杬」,並晉封邵氏為「宸妃」。之後,邵氏再接再厲,又為憲宗誕育了皇五子朱祐棆、皇八子朱祐枟,並因此進封為貴妃。

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因為萬皇貴妃(為了補償萬氏的失落心情,憲宗晉封其為皇貴妃)的挑唆,憲宗一度有改立儲君的念頭,想要以皇四子朱祐杬代替皇太子朱祐樘。幸好,前有司禮監太監懷恩據理力爭,後有泰山突然地震,再加上欽天監官員奏稱地震是應「國本不穩」之象,東宮不可輕動,憲宗這才打消了易儲的主意。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正月,萬皇貴妃因年老體衰而薨逝,憲宗由此心情沮喪、情緒萎靡、身體狀況也逐漸變得衰弱。自知命不久矣的憲宗為了了結心願、加恩諸子,於是在四月間為皇太子舉行大婚,冊立張氏為太子妃。又在七月的時候建藩,冊立皇四子朱祐杬為興王,皇五子朱祐棆為岐王,皇六子朱祐檳為益王,皇七子朱祐楎為衡王,皇八子朱祐枟為雍王(其餘在世皇子因為年紀小、暫時未封王)。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八月,明成化帝憲宗駕崩,年四十一歲。少年坎坷的皇太子朱祐樘歷盡艱辛,終於得以繼位登基,即明孝宗弘治帝。

孝宗繼位之後,並沒有因為當年的「易儲」之事而報復、怠慢曾經威脅過自己儲位的四弟興王朱祐杬,而是妥善照顧,關愛有加。弘治五年(1492年),在孝宗的主持下,十七歲的興王舉行了大婚,迎娶中城兵馬司指揮蔣斆之女蔣氏為興王正妃。

當初在弘治四年(1491年)的時候,孝宗就曾經選定衛輝府(河南衛輝)為興王藩封,但興王奏報皇兄,說衛輝府「土瘠而民貧,且河水為患」,又需要新建王府,耗費巨大;而「郢、梁二王有故邸、田莊在湖廣安陸州」,不需要大興土木,可以改建郢靖王(太祖之子朱棟)、梁莊王(仁宗之子朱瞻垍)的舊王府,作為自己的王府,也算為朝廷節約開支。

對於弟弟的這個請求,孝宗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因此便改湖廣安陸州為興王封國,然後派官員先期前往,修整已經空置了很久的原郢王、梁王府(郢王、梁王先後就藩安陸,都因無子而除國,王府因此空置下來)。

弘治七年(1494年),興王已滿十九歲,安陸的王府也修建完畢,於是孝宗開始為弟弟準備就藩之事;九月初八,在皇兄的安排下,興王前往昌平天壽山,祭拜並辭別列祖列宗;九月十八,興王在最後一次入宮、叩拜辭別皇兄後,攜家眷、護衛、侍從等,正式前往湖廣安陸州藩地「之國」。

經過半年的長途跋涉,興王一行人於弘治八年(1495年)二月十六抵達安陸州,入住早就修造好了的「興王府」;從此,興王朱祐杬就在安陸長居下來,再也沒有離開這個當時還是偏僻鄉下的小地方。

興王就藩之後,謹慎嚴格要求自己,不大肆花費錢糧,也不隨意廣建遊樂之所,而且勤於撫牧地方(但不幹涉政務),多次出私帑增修安陸的城池,賑濟災民、推行教化,此外就是潛心讀書,沒有其他不良行為。

和其他藩王們多貪鄙暴虐、庸碌顢頇的行為相比,興王的所作所為絕對稱得上「賢德、溫良」,因此,孝宗多次下詔,嘉獎這個低調、仁厚的弟弟。

弘治十三年(1500年)六月十二,興王的長子出生,為興王妃蔣氏所出;可惜這個嬰兒運數不佳,僅僅只在世上存活了五天就夭折了,後來才追賜名為「朱厚熙」。此後,興王又三次得到後嗣,不過都是女兒。

弘治十八年(1505年)五月,興王的皇兄——明孝宗弘治帝駕崩,皇太子朱厚照繼位,改明年為正德元年,即明武宗正德帝。

得知皇兄駕崩的噩耗後,興王悲傷不已,在安陸王府舉哀致祭,並按制度上表,向嗣皇帝侄子致哀,隨即再次上表恭賀新帝登基,盡到了身為臣子的本分。

正德二年(1507年),興王在連生三個女兒之後,終於又得到了一個兒子——當年八月初十,興王妃蔣氏誕育了興王次子、且健康平安;興王為此興奮不已,在次子滿百日後,便上報給禮部(轉遞於皇帝御前),為兒子請名;次年二月,在一年一度例行的「宗室賜名」典儀上,正德帝為這個小堂弟賜名為「朱厚熜」。

對於這個好不容易得來的獨子,興王異常鍾愛,在他很小的時候,就親自教導他學習詩文、《祖訓》等,稍大後,又手把手的指導兒子研習儒家經典、古籍經義,還諄諄教導、讓兒子明白修身齊家的道理。平日裡王府祭祀、朔望大典、內外接待禮儀,朱厚熜都在父親的帶領下,一步一步地慢慢熟悉、參與。

因此,朱厚熜從幼年時起,就在父親的指引下,掌握了諸多為人處世的大義,以及各種皇家禮儀制度的規制,有著遠超同齡人的老成和縝密。這些少年時的經歷和學習,將在日後對他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

同時,對父親的關愛呵護、以及悉心教誨,少年朱厚熜永遠銘記在心,時刻不敢忘,父子之間的感情深厚而溫暖。許久之後,朱厚熜命運因事而改變、登上了天下至尊的位置,在面對朝臣們的挑戰時,即使他勢單力薄、年少無助,也絕不示弱,一定要維護父母的宗法地位,絲毫不肯退步。其中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和父親的感情,確實是情深意厚,無可割捨。

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十七,興王朱祐杬薨逝於安陸州的王府中,年四十四歲。武宗聞叔父的訃告後,輟朝三日以表哀悼。十月,武宗賜興王諡冊、壙志,並派遣勳臣為使,至安陸州弔唁並監督安葬事宜,為興王在安陸州松林山選定吉地,建造墓園。

正德十五年(1520年)春天,朝廷為薨逝的興王擬定了諡號「獻」,並報武宗御覽批准,轉發安陸興王府。因此,已經去世近一年的興王身後諡號被定為「興獻王」;此時,王墓已經落成,興獻王因此正式下葬於松林山墓園中。

興獻王薨逝前,她的獨子朱厚熜已經擁有了興世子的身份;在父親去世後,虛歲十四、實際才十二歲的興世子在興藩屬官的協助下,在為父親服喪的同時,開始獨立管理偌大的王府,待孝期滿後(名義上是三年,實際為二十七個月),再行文上報禮部,正式襲興王王爵。

按照正常的儀制流程,興世子應該在正德十六年(1521年)九月向朝廷請封(二十七個月孝期已滿),然後正式襲爵興王。但天意難料,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就在朱厚熜的孝期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時候,他的堂兄、明武宗正德帝因病在京師駕崩(武宗駕崩之事很是詭異,因為不涉及本文內容,就不再過多細述了)。

武宗駕崩得很突然,身後也沒有留下皇子,更沒有(在世的)親兄弟,因此,大明皇統斷絕,皇位空虛,如何延續大統,就成為朝廷首輔楊廷和最為頭疼的事情。

在稟告了皇太后(武宗生母張氏)、以及和其他輔臣們商議後,楊廷和以武宗遺詔的名義,引用《皇明祖訓》中的內容——「父死子繼、兄終弟及」,以興獻王世子朱厚熜與武宗親緣最近、世序最前,「倫序當立」,命興世子其縮短守孝的時間,襲爵興王,隨即派出使臣前往安陸,迎興王至京師,入繼大統。

為什麼武宗有那麼多的堂弟、甚至還有幾位皇叔在世,但卻是興世子朱厚熜「倫序當立」呢?這是因為:武宗祖父憲宗的諸子中,其長子、次子都早夭,三子是武宗之父孝宗朱祐樘;孝宗駕崩後,武宗以皇太子的身份繼承皇位;而憲宗第四子就是興世子朱厚熜之父、興獻王朱佑杬。

因此,在孝宗、武宗一系絕嗣後(孝宗養大的皇子只有武宗一人,武宗則無子,因此他駕崩後,孝宗一脈絕嗣),按照《皇明祖訓》中的規定,就得從憲宗其他皇子中,挑選和孝宗倫序最近的一支來承襲皇統;而興獻王是憲宗第四子,按照「倫序」原則,自然就得由興藩來入繼大統、承襲帝位了。

因此,即使當時武宗在世的堂弟有十八人,在世的叔父也有六人,但按照「倫序為先」原則,就得是憲宗第四子、興獻王朱祐杬(已薨逝)的獨子、現任興世子朱厚熜的位次最前,將承襲堂兄武宗正德帝的皇位、入繼大統。

根據這個原則,楊廷和在奏報皇太后同意後,於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十六,以皇太后懿旨的名義,命華蓋殿大學士梁儲、定國公徐光祚、駙馬都尉崔元、禮部尚書毛澄、太監谷大用等,奉武宗皇帝遺詔(楊廷和等內閣輔臣所擬定),啟程前往湖廣安陸,迎興世子入京繼承大統。

但楊廷和在草擬武宗遺詔時一時疏忽,沒有在遺詔上明明白白地寫下「以興世子入繼孝宗為嗣、『兄終弟及』、承襲皇位」這一款內容,這就為後來的事情埋下了伏筆,新帝和文臣們之間,進行了十多年的禮儀制度爭論拉鋸戰;最終,還是皇權獲得了勝利,文官集團被徹底壓制,新帝在禮法上大獲全勝。

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二十六,迎駕的使臣抵達安陸,朱厚熜以興世子的身份接見諸臣,並接受了以武宗名義下達給自己的遺詔;四月初二,興世子在拜謁了父親的墓園、並辭別母親興王妃蔣氏後,由使團官員扈送,前往京師,準備繼承皇統。

正德十六年(1521年)四月二十二,興世子經一路跋涉,終於抵達了京師。當時,輔政的文臣們想要興世子以皇太子的禮儀,從東安門入宮,暫居文華殿,然後擇日登基,並以孝宗皇帝為「皇考」。

興世子聞訊後勃然大怒,斥責前來報信的使臣們說:「我以遺詔嗣皇帝位,不是來給別人當兒子的!」就這樣,還沒有正式繼位,興世子就和文臣們因為宗法禮儀的事情,鬧得不可開交、彼此僵持,大明社稷的繼承人居然無法順利登基。

最後,還是皇太后下懿旨給內閣,讓文臣以國事為重,給興世子上勸進箋表,先把君臣名份定下來再說。在皇太后的調解下,諸臣在京師郊外給興世子上箋勸進,興世子也勉強受箋,隨即從大明門入皇宮,在奉天殿舉行了正式繼位的儀式。

新帝親自擬定明年年號為「嘉靖」,這就是大明第十一代皇帝——明世宗嘉靖帝。這一年,嘉靖帝十五歲(虛歲,實際上才十三歲)。

嘉靖帝繼位後,文臣們依舊不肯放棄,對皇帝以哪一位尊長為宗法制度上的父親(即皇考)之事,和年輕的嘉靖帝展開了激烈的交鋒,這就是影響大明朝野十多年的「大禮議」事件。文臣們從大明祖制及儒家倫理道德方面出發,堅持要嘉靖帝奉伯父孝宗弘治帝為皇考,以武宗生母、皇太后張氏為母后;而嘉靖帝的生父、興獻王朱佑杬則改稱「皇叔考興獻大王」、嘉靖帝生母、興王妃蔣氏一併改稱「皇叔母興國大妃」。

文臣們這麼做的目的,一是將大明皇統將在宗法上保持在孝宗、武宗一系,而不至於皇統承襲出現轉移情況,二是藉機壓制皇權、擴大文臣集團對朝政的實際控制權,在話語權和道統高度上限制皇帝和皇權的影響力。

嘉靖帝一生「涼薄」,惟獨對親生父母的感情確實是異常深厚,尊崇禮敬、恪守孝道。因此,當嘉靖帝得知文臣們居然還是要讓自己認孝宗皇帝為「皇考」、以皇太后張氏為母后,而親生父母反倒要改稱「叔父、叔母」時,不由得怒火萬丈,毫不客氣地反駁:「朕父母俱全,何可為他人子焉!」

正德十六年(1521年)十月,為了反擊文臣們的挑釁和冒犯,嘉靖帝毅然下旨,追尊生父興獻王為「興獻帝」,而尚健在的親祖母、憲宗貴妃邵氏則被尊為「皇太后」(按道理應該是「太皇太后」,不過嘉靖帝表示祖母的位份不敢壓過孝宗皇后、此時的正牌皇太后張氏,因此不稱太皇太后,只稱皇太后)。而尚在世的生母、興王妃蔣氏,則被嘉靖帝尊為「興國太后」,沒有得到「皇太后」的名號。

嘉靖帝畢竟是剛剛繼位,羽翼未豐,皇權還沒穩固,因此不能、不願馬上就和文臣們撕破臉、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尊親生父母為「興獻帝、興國太后」的同時,出於平衡、緩和的目的,嘉靖帝在嘉靖元年(1522年)正月再次下達諭旨,稱孝宗為「皇考」,尊皇太后張氏為「聖母」,而「興獻帝」、「興國太后」在平日則稱為「皇帝本生父」、「皇帝本生母」。

從嘉靖元年(1522年)至嘉靖三年(1524年),年輕的嘉靖帝暫時收攏了心中的怒氣,表面上向文臣們退了一步,在公開的皇家儀式、祭祀中,稱孝宗皇帝為「皇考」、尊皇太后張氏為「聖母昭聖慈壽皇太后」,使得君臣矛盾暫時得以平息。

而嘉靖帝在此期間,不斷地收攏皇權、安插潛邸的親信和其他忠於皇室的臣子進入權力中樞,掌握朝堂控制權,以備將來的再度交鋒。

但嘉靖帝在暫時穩住文臣們的同時,也沒有放棄自己尊崇親生父母的行動,「興獻帝」在此期間被上追尊號為「本生皇考恭穆獻皇帝」,「興獻後」蔣氏則進一步加尊為「皇帝本生母章聖皇太后」,從單純的「帝、後」晉升為更具正統地位的「皇帝、皇后」。

另外,嘉靖帝還在親祖母(興獻王朱佑杬生母、明憲宗邵貴妃)即將薨逝前,將她的名號由「皇太后」升為「壽安太皇太后」,正式超越了「聖母」慈壽皇太后張氏(壽安太皇太后不久後即駕薨)。

在嘉靖帝不斷地尊崇親生父母名號、並追加親祖母尊號之時,文臣們也在行動,不厭其煩地以《皇明祖訓》、儒家宗法、孝道禮制等來規勸、進諫皇帝,意圖在道統和禮法上迫使皇帝放棄尊崇親生父母的想法,老老實實地回歸到儒家制度的約束下來。

但嘉靖帝此時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孤身一人從安陸到京師來繼位的年輕王世子了,三年的帝王生涯,讓他本來就異常成熟頭腦更加老練,帝王手段嫻熟無比、甚至有狠戾的跡象,朝堂大權也幾乎操控於手中,再也不會輕易對文臣們的要挾低頭,而是將反過來壓制文臣集團了。

嘉靖三年(1524年)正月,首輔楊廷和因為與皇帝進行了三年的「禮議之爭」,實在是心力交瘁、力不從心;在極度的內疚和慚愧下(沒有維護好儒家道統、以及沒有教導好皇帝),心灰意冷的楊廷和向嘉靖帝提出了致仕的請求。

對於這個當年力主迎立自己為帝、後來又多次反對自己尊崇親生父母的老臣,嘉靖帝內心的情緒很是複雜,不知道是該感激他、還是該恨他。最終,嘉靖帝對楊廷和的致仕沒有做過多挽留,很是爽快地批准了他的請求,然後賜「表彰功勳」的詔書給楊廷和,並讓朝廷提供車馬、護衛、物資,將楊廷和安全地送回了故鄉四川,還賜予楊廷和「蔭一子為錦衣衛指揮使」的待遇。

楊廷和的無奈致仕,標誌著「大禮議」事件中,嘉靖帝開始取得優勢,並且即將展開對文官集團的反攻;而楊廷和之後,再也沒有任何一個文官可以讓嘉靖帝有所忌憚、退讓,他在儀制上尊崇自己的親生父母、抬高父母的地位,已經不再面對強大的道德、宗法壓力了。

在之前的嘉靖二年(1523年)四月,興獻王(興獻帝)墓園就已經將原有的黑琉璃瓦更換為黃琉璃瓦(皇帝規制),還增添了神路橋等建築。而楊廷和致仕後,嘉靖帝於嘉靖三年(1524年)三月再次提升生父的墓園規格,正式改「興獻王墓園」為「顯陵」,以符合生父「恭穆獻皇帝」的身份。

七月,嘉靖帝趁熱打鐵、再度出擊,利用準備當年冬至祭祀典儀的機會,先為「恭穆獻皇帝」、「章聖皇太后」預備好致祭的冊文(按大明祭祀禮儀的規定,正統的皇帝、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才能在祭祀大典中奉上冊文;在世的皇帝、皇后、皇太后也可以有)。

「恭穆獻皇帝」、「章聖皇太后」只是嘉靖帝的「本生父母」,按禮制是不能擁有祭祀冊文的,使得文官集團為此事跳出來反對,在左順門外鬧事;嘉靖帝則痛下狠手,以「要挾君上、無人臣禮、大不敬」的理由,將鬧事的官員全部抓捕,隨即部分官員被貶斥、勒令致仕,部分官員先施以廷杖,然後革職、充軍(其中就有鬧事為首者、楊廷和之子楊慎)。

經過這件事情後,文官集團的氣焰被徹底壓制,話語權和道統大義都被嘉靖帝牢牢控制在手中。

而接下來的冬至大祭禮中,嘉靖帝直接給生父去掉了尊號上前綴的「本生」二字,尊稱為「皇考恭穆獻皇帝」,生母蔣氏則加尊號「章聖慈仁皇太后」,剛剛薨逝的親祖母太皇太后邵氏追諡為「孝惠康肅溫仁懿順協天祐聖皇后」,和祖父憲宗皇帝合葬茂陵。

至此,在皇室儀制和儒家宗法制度上,嘉靖帝的生父、生母、親祖母,都得到了正統的皇帝、皇后的尊號,以及身後的相應待遇。

而對於稱呼了三年「皇考」的伯父孝宗皇帝,嘉靖帝在冬至大祭儀式上正式改稱為「皇伯考」,皇太后張氏則改稱「皇伯母昭聖慈壽皇太后」。從正德十六年(1521年)四月開始,歷時三年之久的「大禮議」事件,終於以掌握了皇權的嘉靖帝的大獲全勝、文官集團們一敗塗地而告終、

在為親生父母爭取到了正統「皇帝、皇太后」的尊號後,嘉靖帝還不滿足,決心更進一步,為父親加尊廟號,將來供奉神主於太廟,和歷代先帝們一起接受後世子孫的祭祀。

為了符合儀制、嘉靖帝命工部重新建造顯陵的地宮(之前的地宮是王陵建制);嘉靖四年(1525年),顯陵新的玄宮及寶城落成,並增添一座高大的平臺(瑤臺),將寶城與之前的舊興獻王墓園寶城連接起來;因此,顯陵是唯一一具有兩座寶城的明代皇陵。

嘉靖六年(1527年)十二月,嘉靖帝再命將顯陵的規制全部按照天壽山皇陵之制重新修葺,寶城、寶頂、享殿都再次按帝陵制度增加建築,加建方城明樓和睿功聖德碑樓、大紅門;顯陵神路兩側則新建瞭望柱和十二對石像生。

嘉靖十年(1531年),顯陵地面建築改建工程基本完工,嘉靖帝賜封陵區的松林山名為「純德山」,並立碑建亭作為紀念。

嘉靖十七年(1538年)九月,嘉靖帝生母「章聖慈仁皇太后」蔣氏病重,嘉靖帝為母親身後榮耀之事,為生父追加諡號為「知天守道洪德淵仁寬穆純聖恭簡敬文獻皇帝」,上廟號「睿宗」,以便母親薨逝後,可以「祔睿宗諡」,入太廟祭祀。

十二月,章聖慈仁皇太后薨逝,嘉靖帝為母親上諡號「慈孝貞順仁敬誠安天誕聖獻皇后」,並親赴昌平天壽山皇陵區,為母親卜選吉壤,最後在成祖長陵西南方向的大峪山下選好了吉地,準備將母親安葬於此。

當時,嘉靖帝還動了「遷顯陵」的心思,準備將承天府(嘉靖帝登基後,升安陸州為承天府)新修造好不久的顯陵廢棄,而「迎皇考梓宮遷於天壽山」。為了準備遷陵,嘉靖帝還命勳臣武定侯郭勳、文臣工部尚書蔣瑤等督工建造天壽山的新陵,以備將來父母合葬於此。

嘉靖十八年(1539年)三月,嘉靖帝在南巡湖廣承天府潛邸、並祭拜了顯陵之後返京;四月,嘉靖帝親自前往昌平天壽山,視察大峪山下為母親修造的陵寢。在和承天府顯陵的風水、地勢、環境進行仔細比較後,嘉靖帝認為天壽山陵寢「峪地空悽,豈如純德山完美」,也就是否定了在天壽山給母親修造陵寢、然後遷父親梓宮北上合葬的決定。

於是,嘉靖帝當即放棄了天壽山陵區內已經修造了一半的母親陵寢,而下詔「奉慈駕南袝」。嘉靖十八年(1539年)五月,勳臣京山侯崔元奉嘉靖帝諭旨 ,護送慈孝獻皇后的梓宮南下,七月,獻皇后梓宮抵達承天府,同睿宗獻皇帝合葬在顯陵的新玄宮之內。

此後,顯陵歷經多次加修,增添了祾恩殿、二紅門、左右角門、便路、御橋、外圍牆等建築,嘉靖帝還改荊州左衛為顯陵衛,負責顯陵的保衛、維護之責。一直到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九月,顯陵的擴建工程才全部完工,這也是大明王朝在南方所建造的最後一座皇陵。

胡集論壇說:

在湖北省鍾祥市城東北5公裡的純德山上,有一座明皇陵。一般情況下,皇陵都離都城不遠。明朝先是定都南京,所以朱元璋葬在南京明孝陵,後朱棣遷都北京後,明朝之後的皇帝都葬在北京,所以在北京有明十三陵。而湖北鍾祥自始至終也沒成為明朝的都城,為何會有座明皇陵呢?

位於湖北鍾祥的明皇陵叫做明顯陵,是中國中南六省唯一的一座明代皇陵,佔地面積是明代帝王中單體面積最大的皇陵。其實,這座明皇陵是由一座王墓改造而來的,這是明朝的哪位王爺呢?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明憲宗朱見深的第四子朱佑杬去世,明武宗朱厚照賜諡「獻」,稱興獻王,葬於湖北鍾祥市。那王墓是如何升級為帝陵的呢?

正德十六年(1521年),明武宗朱厚照駕崩,無嗣繼位,其父明孝宗也無其他皇子在位,便在皇室之中選擇了朱厚熜繼承皇位,即後來的嘉靖帝。而嘉靖帝朱厚熜恰巧是興獻王朱佑杬的兒子,明孝宗的侄子,明武宗的堂兄弟。藩王即位,通常都是過繼給輩分大一輩的皇帝為皇子,以便名正言順的繼承皇位,但嘉靖帝比較有個性,打破了這個常規,繼承皇位可以,但做兒子不行,侄子就是侄子。但自己的父親雖曾經是皇子,但沒當過皇帝呀!於是,嘉靖皇帝自立統嗣體系,追尊生父朱佑杬為「興獻帝」。原有王墳也相應按帝陵規制升級改建。明嘉靖三年(1524年)三月,王墳正式更名為顯陵,其主人是沒有當過皇帝的興獻王,嘉靖皇帝的父親。

所以,湖北鍾祥的明皇陵就是明顯陵,其主人是沒當過皇帝的興獻王朱佑杬,嘉靖皇帝的父親。

一國之君歷史研究說:

朱元璋建立明朝時,設立的都城是南京,但是,明朝歷史有兩次地方藩王即皇帝位的情況,一次是燕王朱棣以靖難之役奪了建文帝朱允炆的帝位,由於朱棣的封地在北京,所以朱棣即位後,逐漸把北京作為正式都城,而南京逐漸淪為陪都。

另一次就是明朝第十位皇帝明武宗朱厚照31歲去世時沒有兒子,也沒有存活在世的親兄弟,於是在臨死前與大臣選定自己的堂弟朱厚熜為下一任皇帝,朱厚熜當時是被封在湖北鍾祥的興獻王朱祐杬的兒子,朱祐杬是明武宗的朱厚照的堂叔,是明武宗父親明孝宗朱祐樘的同母親弟弟,最終,朱厚熜以藩王身份進京城為明朝第十一位皇帝,也就是明世宗。

明世宗朱厚熜

朱厚熜的父親朱祐杬是第一任興獻王,他在北京出生,成年後被封到湖北鍾祥,也是第三個被封到湖北鍾祥的明朝藩王,在他前面還有兩位藩王,一個是朱元璋的第23個兒子郢王朱棟,另一個是明仁宗朱高熾的第9個兒子梁王朱瞻垍。

朱祐杬有兩個兒子四個女兒,長子早亡,朱厚熜是次子,朱厚熜12歲周歲的時候,朱祐杬因病去世,於是朱厚熜繼承了父親的興王爵位,接管了興王府,並且為父親守孝三年,而朱祐杬剛以藩王的禮節安葬在湖北鍾祥東北方向的一片松樹林中,這就是興獻王墓,是朱厚熜父母親的合葬陵墓也就是後來的明顯陵,鍾祥市唯一的明皇陵。

明顯陵

當時那裡還不叫鍾祥,叫安陸府,朱祐杬去世幾年後,明武宗朱厚照也因病去世,然後就是新一任興王朱厚熜被一批北京來的代表團迎到北京當皇帝,朱厚熜之所以能被立為皇帝,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是朱厚照沒有親兄弟,朱厚熜是離朱厚照關係最接近的堂兄弟,兩人血緣關係算是最近,兩人的父親是同父同母的兄弟。

二是朱厚熜年齡小,看上去也不強勢,大臣們選皇帝一般喜歡選弱一點的,畢竟作為臣子都不喜歡一個強勢的皇帝。

當時朱厚熜才15歲,一個未成年人,朝中大臣以為比較好控制,可以按大臣的意思來行事,但是朝廷的大臣們沒想到的是,他們很快與15歲的年輕皇帝發生了衝突,第一個衝突就是:朱厚熜進北京城從哪個門進?住在哪裡?

明朝皇帝世系表

明武宗時期的首輔廷和安排朱厚熜從東華門進,入住文華殿,東華門是紫禁城的東門,文華殿是太子居住的地方,這等於是把朱厚熜當成朱厚照的太子來對待,但是,朱厚熜可是朱厚照的堂弟,怎麼能住在太子府呢?所以朱厚熜不同意,不僅不同意,而且態度非常強硬,拒絕從東華門進,朝廷大臣和朱厚熜雙方互不相讓,就僵持在那裡。

最後還是皇太后居中調停,讓朝廷大臣讓了一步,在郊外讓朝臣勸進,然後從大明門進入,再在奉天殿即皇帝位,大明門就是皇宮的正門,奉天殿就是皇宮的正殿,是皇帝登基的場所,這個結果等是15歲的朱厚熜取得了勝利,也讓朝臣第一次領教了年輕皇帝的厲害,絕不是一個容易受到控制的皇帝,年紀輕輕就如此強硬,但這個時候已經沒後悔藥,皇帝已經即位了。

朱厚熜

朱厚熜即位後不久就改元嘉靖,朱厚熜就是嘉靖帝,然後嘉靖帝與朝臣又暴發了第二次衝突,內容就是:尊誰為嘉靖帝宗法意義上的父親?

古人講的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沒有兒子作為延續香火的傳統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明武宗朱厚照就沒有兒子,而朱厚熜繼承的是朱厚照的皇帝位,所以朝臣要求朱厚熜尊朱厚照為宗法意義上的父親,雖然實際上他倆是堂兄弟,但在法律上朝臣認為應該是父子,以延續朱厚照的香火,但是嘉靖帝朱厚熜不同意。

嘉靖帝與朝臣就此事爭議了三年半時間,最終還是嘉靖帝一意孤身並取得了勝利,想想看,一大群上了年紀的大臣們和一個十七八歲年輕皇帝之間的爭議,是怎樣一種情景,但是最終嘉靖帝還是贏了,他不管朝臣如何反對,還是尊自己的父親朱祐杬為獻皇帝、生母為興國皇太后,不僅只認自己的親生父母親,而且把自己親生父母親追封為皇帝和皇太后,只尊明武宗朱厚照為皇伯考,所謂的伯考就是伯父的意思

明顯陵

朱祐杬原本是個藩王,現在因為他兒子當了皇帝,所以被改封為獻皇帝,所以原本安葬在湖北鍾祥的興獻王幕也升級為顯陵,要知道當時只有皇帝的幕才能叫陵,你藩王的墓不能叫陵, 只能叫墓,所以湖北省鍾祥市就多了唯一一座明朝皇陵,這座皇陵就是朱祐杬的陵墓,由王爺墓升級為皇陵的。

朱厚熜是明朝一個非常特殊的皇帝,他出生在今天的湖北省鍾祥市,然後從鍾祥又被迎立到北京當皇帝,他在鍾祥生活了15年,所以鍾祥是他的故鄉,他當皇帝沒多久,就把安陸府改為承天府,作為明朝三大直轄府之一,相當今天的直轄市,鍾祥所在的承天府與南京所在的應天府和北京所在的順天府一起並稱為明朝三大府,地位非常崇高,要知道明朝自明世宗朱厚熜以來,後面所有的皇帝都出自朱厚熜的子孫,他們要尋祖籍地就要到承天府,所以承天府在當時的地位很高。

明顯陵

除此之外,嘉靖帝還把承天府的治所所在地命名為鍾祥,這兩個字的含義是「風水寶地、祥瑞所鍾」,鍾祥這個名字就從嘉靖朝一直沿用到現在。而朱祐杬的顯陵則成為華中六省唯一的明代皇陵,實際上,鍾祥除了有顯陵之外,還有郢王朱棟墓和梁王朱瞻垍墓,所以湖北省鍾祥市有很深厚的明朝文化,也出土了很多明朝時期的文物。

如今的鐘祥市只是個縣級市,隸屬於湖北省荊門市這個地級市,位於湖北省的正中間位置,在襄陽以南,荊州以北,宜昌以東,武漢以西的位置,而顯陵則位於鍾祥市東北五公裡的純德山上,顯陵佔地面積有2746畝,整個陵園外城周長為3600米,是明朝所有單一皇陵中面積最大的一座。

鄧海春說:

在我國歷史上,幾乎每位帝王都會在自己的首都旁修建皇陵,以供自己,以及自己的親人死後埋葬所用。其中最為著名的皇陵,或許便是「千古一帝」秦始皇舉全國之力所修建的秦始皇陵了,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帝王陵墓之一,傳說其中「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者久之。」

除了神秘的秦始皇陵,還有諸如常常被盜墓賊光顧的清代皇陵清東陵、一代雄主唐太宗李世民所葬的昭陵、雄才大略的漢武帝所沉睡著的茂陵等等。作為我國歷史上的主要朝代之一,存在近三百年的明朝歷經十六位皇帝,自認也有著許多的皇陵。

開國皇帝朱元璋在故鄉鳳陽建有明皇陵,初代首都南京則有著明孝陵,北京作為後來的首都,也擁有著規模宏大的明十三陵等。除此之外,在湖北鍾祥也有座明皇陵,那麼,明朝的首都不在湖北,為何卻在那裡建有皇陵呢?

其實,明朝的皇陵和其它朝代的很大不同就在於全中國共有五處明皇陵,其中,最早的一座是朱元璋在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時於今安徽省鳳陽縣開始修建的明皇陵,它是用來埋葬朱元璋的父母和兄嫂的,此外,還有埋葬朱元璋祖先的明祖陵,它位於今江蘇省盱眙縣。

後來,朱元璋又為自己和馬皇后修建了明孝陵,為早逝的太子朱標修建了明東陵,這兩座陵墓都位於今南京市玄武區。朱棣遷都北京後,明朝帝王的皇陵也就在北京動工,明十三陵和景泰陵都位於北京周邊。然而,從明正德十四年(1519)起,今湖北省鍾祥市一帶卻修築起了明顯陵,那麼,它到底是個什麼來頭呢?

明武宗朱厚照作為明孝宗的獨子,兩歲便被立為皇太子,在嬌慣中長大,弘治十八年(1505),年僅十五歲的明武宗繼位,改元正德。正德十四年(1519),明孝宗的四弟,也就是明武宗的皇叔,興王朱祐杬去世,武宗賜他諡號為「獻」,並在其封地湖廣安陸州修建親王陵。

安陸州便是如今的湖北鍾祥一帶,而明武宗為了表達對四叔的重視,專門派人在松林山挑選風水寶地,將朱祐杬安葬。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明武宗病逝,據《明史》記載,臨死前他留下因為自己年僅三十一歲便去世,膝下無子,便按照「兄終弟及」的繼承規則,「遺詔召興獻王長子嗣位。」

興獻王的長子朱厚熙出生五天後便夭折了,這裡所說的「長子」自然是興獻王的次子朱厚熜,朱厚熜繼位後,改元嘉靖,並不顧朝臣的反對,將自己的生父朱祐杬追尊為「興獻帝」。嘉靖五年(1526),皇帝再次頂著壓力將父親迎進宗廟。

嘉靖十七年(1538),朱厚熜為父親追尊廟號「睿宗」,朱祐杬進入了明朝皇帝的行列。不過,早在嘉靖帝繼位的第二年,便對原來的興獻王陵進行了皇陵改造,並改名為「顯陵」。此後,顯陵歷經擴建和修繕,於嘉靖四十五年(1566)才真正建造完工,嘉靖帝對父親的執意追尊,成為了湖北鍾祥顯陵產生的理由。

1988年元月明顯陵被國務院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0年11月30日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作為"明清皇家陵寢"的一部分批准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尋根拜祖說:

這地方原來是「王爺墳」,為了把它升格為「皇帝陵」,大明朝付出了16條生命的代價;為了讓它長得更像帝陵,前後又花了40年擴建,所以這是一座用血淚堆砌的記憶。

這座佔地183公頃的皇陵叫「顯陵」,躺在裡面的主人叫朱佑杬,是明憲宗朱見深的第四子,明孝宗朱祐樘的異母弟弟。

朱佑杬11歲被封為興王,18歲離京就藩,封地就是今天的湖北鍾祥。

朱佑杬生育能力不強,只有兩個兒子,長子還早夭了,僅剩下一個兒子朱厚熜。朱厚熜出生時朱佑杬已經31歲「高齡」了,所以對這個兒子寶貝得不得了。

朱厚熜生來天資聰慧,學習能力超強,這讓朱佑杬喜出望外。於是朱佑杬拿出畢生所學,親自教授兒子讀書。可惜,爺倆燈下夜讀的溫馨並沒有維持多久,正德十四年,年僅43歲的朱佑杬去世了,阿熜時年才12歲。

時任皇帝明武宗朱厚照下旨,給叔叔朱佑杬加諡號「獻」,賜興獻王以親王規制葬於鍾祥市東北的松林山,並批准堂弟朱厚熜承襲興王之位。

又過了兩年,30歲的朱厚照把自己玩脫了,臨走前連個摔盆子的人都沒有,龍椅沒人坐了。

阿照彌留之際,首輔大臣楊廷和以皇帝的名義,給朱厚熜發了一道聖旨,令他縮短守孝期。這個信號很明確,阿熜已經是皇儲的候選人。

按照古代繼承法統,假如皇帝絕嗣,就應該從血緣關係最近的庶支中挑選一人,過繼給大行皇帝為子,以符合「父死子繼」的繼承原則。可是阿熜是阿照的堂弟,明顯違法了,楊廷和為何要這麼做呢?

原來楊廷和手上有朱元璋的聖旨《皇明祖訓》,朱元璋為了防止出現幼帝坐國,導致皇權旁落的情況,規定皇帝絕嗣的情況下實行「兄終弟及」的政策。

事實上,即便沒有《皇明祖訓》,楊廷和恐怕也很難給阿照過繼一個兒子。在明憲宗的曾孫子輩中,年齡最大的朱載圭,要在七年後才出生。因此「父死子繼」就是個死結,只能「兄終弟及」。

就這樣,阿熜被幸運之神惠顧,從興王搖身變成了大明皇帝,即嘉靖帝。

不過,楊廷和要是預知接下來發生的事,估計他寧可違背禮法,也要堅決把阿熜這個小崽子一腳踢開。

朱厚熜人還沒進紫禁城,就給楊廷和出了一個難題:要想讓我進紫禁城,必須走大明門,想讓我走東華門,對不起,爺回鍾祥繼續當王爺!

原來紫禁城的門有高低貴賤,大明門是皇帝走的,東華門是皇太子走的。楊廷和的意思是:小阿熜你是孝宗的兒子,武宗的弟弟,即將即位的皇太子。阿熜的意思是:俺是皇帝,俺不是皇太子。

明白沒?雙方有個分歧,即阿熜到底是以什麼身份即皇帝位。楊廷和說,按祖宗家法,你現在是朱祐樘的兒子,你生父朱佑杬現在是你叔叔了。阿熜說,憑啥啊,說好的我是來做皇帝的,不是來當太子的,我就是朱佑杬的兒子。

別以為古人吃飽撐的,稱呼裡有大學問,它是維護皇權至尊的根本大法。

除此而外,對楊廷和來說可能還有另外一個意義:阿熜啊,你記著你是我立的,乖喲。小朱同學一擰脖子:俺是從俺爹那裡繼承的皇位,跟你沒一毛錢關係,滾!

這就是他們在稱呼上較勁的兩個原因,這個14歲少年的天資驚人不?膽氣嚇人不?

接班人都已經到紫禁城外,楊廷和又不能退貨,只好被逼退讓,同意朱厚熜從大明門進來,阿熜先聲奪人。

剛坐上皇位,阿熜又提出了個更過分的要求:俺爹要當皇帝。當然這個聰明娃不會那麼粗魯,他的理由能噎死楊廷和:俺媽還在鍾祥,俺要盡孝,俺要接她來北京,要封她為皇太后。

楊廷和一聽頭都大了:那不是你媽了,是你嬸,你媽是張太后。阿熜哭了:俺要回家,俺不當皇帝了。

有見風使舵的官員跳出來:老楊你太不近人情了,人是人他媽生的,妖是妖他媽生的,你媽貴姓啊?

楊廷和一氣之下撂挑子了:俺要回家,俺不幹了。

就這樣阿熜再贏一局,他媽蔣氏當了太后。蔣氏升官了,她老公跟著沾光,從「興獻王」升格為「興獻帝」。

「興獻帝」雖然有個帝字,怎麼看都像山寨版的,起碼得有皇家至尊版的服務才更像嘛。於是阿熜有提出要求:俺爹要進太廟吃供奉。

這話惹翻了一群大臣,楊廷和雖然回家養老了,還有他兒子楊慎(就是寫「滾滾長江東逝水」的那位),還有徐文本、鄭本公、鄒守益、唐皋等一群不要命的愣頭青:太廟是皇家嫡系先祖們吃飯的地方,你爹一個庶子,不怕被老祖宗轟出來嗎?不行!

古人規矩太死板,每一代只能有一個座位,你朱佑杬擠上桌,讓孝宗朱祐樘到桌子底下吃飯吶?

阿熜不管:原來你們一直看不起我吶,老子就這麼幹了,咋的吧?

楊慎一聲高呼:「國家養士一百五十年,堅守節操大義而死,就在今日。」譁啦一聲,一百多號人跪在金水橋抗議阿熜的粗暴行為。

朱厚熜一聲冷笑:抓起來,給老子抓起來,打,錦衣衛掄大棍上!

就這樣,嘉靖三年的七月十二日成了紫禁城最黑暗的一天,16位大臣被當場打死,134名官員被捕入獄,四品以上官員86人停職待罪!

這場為時三年半的鬥爭,以慘烈的方式收場,阿熜大獲全勝。朱佑杬正式加冕入太廟,取廟號「睿宗」,跟朱祐樘平起平坐了。這就意味著法理對皇權低頭,承認明孝宗一系斷絕了。

阿熜滿意地對大臣們說:俺爹睡覺的地方是不是也該氣派氣派吶?大臣們齊聲應和:太應該了,那裡應該叫做皇陵。

於是,修建了三年多的王爺墳改稱「顯陵」,擴建工程拉開帷幕。

建到底7年,蔣太后去世了。阿熜說,在大裕山給俺媽修個陵吧,把俺爹遷過來。結果,新陵園修了八年,阿熜又改變主意了:這地方風水不如鍾祥顯陵,還是讓俺媽去顯陵跟俺爹合葬吧。

我估計阿熜心裡犯嘀咕:地上的事我說了算,地下的事老祖宗說了算,俺爹的皇位是搶過來的,跟祖宗們睡一起,會不會挨揍?還是遠一點吧。

就這樣,八年的工程款打了水漂,又在鍾祥加大投資,一直修建到嘉靖四十五年阿熜崩了為止,顯陵才算正式完工。

四十多年的營建,花去了多少民脂民膏,多少民工喪命於此?我們不清楚朱佑杬睡得爽不爽,但有個人一定很爽——李自成。

崇禎十五年,闖軍攻陷鍾祥,一群兵哥哥們抄傢伙直奔顯陵,該搶的搶,該扒的扒,拿不走的就一把火燒光。

修建需要四十多年,毀掉僅僅片刻功夫,估計朱佑杬嚇得不輕。

魏青衣說:

對於很多湖北鍾祥人來說,應該對此地的明皇陵都有所耳聞,但真正知道其中內情的人卻是很少,雖然很多人也都知道鍾祥有一座明皇陵,幾人知道裡面埋葬的到底是明朝哪一位皇帝呢?

大明王朝的都城,分為南京和北京,這兩座城市都做過大明王朝的都城,湖北鍾祥明顯不屬於這兩個地方中的任何一個,但鍾祥卻奇蹟般的也擁有一所皇陵。

大明王朝真正在位的皇帝一共也不過有一十六位,一十六位皇帝中,除去建文帝下落不明,其餘皇帝盡皆有一所屬於自己的陵墓,而湖北鍾祥,卻多出來了一座皇陵,這又是什麼緣故?

對於這座皇陵,最讓人好奇的莫過於其中的墓主,這座皇陵較之許多陵墓顯得大不相同,因為這座陵墓竟然是一所罕見的一墓雙冢。而這座陵墓,也並非一開始就是帝陵,而是由一座王陵改造而成。

這個陵墓的墓主就是興獻王朱祐杬、慈孝獻皇后。

其實這所陵墓之所以由王陵被改為皇陵,朱祐杬還需要感激自己的兒子,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

公元1521年,三十一歲的朱厚照忽然駕崩,皇帝駕崩雖是一件轟動全國的大事,但也是比較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是放到朱厚照身上就不同了,因為,他沒有子嗣!

沒有子嗣的朱厚照繼承人,只能從皇室宗親的近支中選擇,皇四子朱祐杬一早就受封為興獻王,但是朱祐杬卻是在朱厚照去世的兩年前也去世了,這時候,朱祐杬的嫡子朱厚熜就成為了繼任的最好人選。

本來像朱厚熜這樣的,一般都應該先過繼給朱厚照,最後再以朱厚照的子嗣身份繼承皇位,但是朱厚熜卻是堅持要以朱祐杬兒子的身份繼承皇位,也算僥倖,他繼位的時候,周圍並沒有太多的威脅,所以在他自己的堅持下,朱厚熜還是以朱祐杬兒子的身份繼承了皇位

很顯然的,以興獻王兒子的身份繼承了皇位,朱厚熜在繼位以後一定會提高自己父親的地位,在登基不久,朱厚熜最終將自己的父親追封為興獻帝,加尊獻皇帝,可以說興獻王的地位就是跟著朱厚熜水漲船高的。

其實這樣子新晉的皇帝這一座在明朝也並不是唯一的,建文帝朱允炆登基的時候,也曾經幹過這種事,只不過當時並沒有擴建朱標的陵墓,再者建文帝登基的時候也並非是過繼過去的,從結果來看,兩者是一樣的。

圖文繪歷史說:

我是荊門籍,這個問題剛好可以聊聊,荊門沒什麼歷史古籍,雖然有很多楚墓,但都在地下不能挖,緊挨著荊州有很多英雄事跡,但只有個地名,所以一般有朋友到荊門來做客,想看點歷史的東西,唯一的去處就是荊門鍾祥的明顯陵。

明顯陵。

先說墓主人,明顯陵是一座皇陵,他是明憲宗朱見深第4子朱祐杬的墓地,朱祐杬生前只是興獻王,封地在湖北安陸,今天的荊門鍾祥,按根兒講這裡原本只是座王墓,但朱祐杬有個好兒子朱厚熜,後來入了北京當了皇帝,就是著名的嘉靖皇帝,所以嘉靖帝給自己父親重修墓地,並經過自己一番運作,成功地把父親從王升為帝,於是興獻王墓變成了帝陵,取名「明顯陵」。

明朝皇帝沒幾個好東西,有個明武宗喜歡打仗玩,玩著玩著忘了傳宗接代,死了無子,又沒兄弟,按老朱家的嫡傳宗法制,在鍾祥打鳥玩的14歲少年朱厚熜成了儲君,後來的明世宗,一般用年號稱他為嘉靖皇帝,這皇帝出了名的混蛋,青詩煉丹不理朝政,任用奸臣嚴嵩等,但他在宗法上門兒清,非要把自己死去的父親尊為皇帝,不肯妥協,爆發了「大禮儀事件」。

嘉靖皇帝畫像。

嘉靖皇帝因為是繼承堂兄明武宗的皇位,按禮法必須尊明武宗的父親明孝宗為父親,這樣在法統上屬於父傳子才說得通,但嘉靖帝性格犯毛,他覺得自己的父親是興獻王,拒絕認別人為父,要麼把自己死去的父親追尊為皇帝,那皇帝傳皇帝沒錯,要麼我就回鍾祥還是當我的興獻王,這皇帝誰愛當誰當。

這事就把朝廷搞尷尬了,嘉靖這孩子和當時的內閣等朝廷大員來來回回搞了幾年,古代肯定皇權最大,最後嘉靖帝血刃收場,嘉靖的父母被追尊為皇帝和皇后,明史裡看到個叫明睿宗的,就是這位一天皇帝沒當過的嘉靖父親興獻王,他的王墓也被擴建改造為了皇帝陵規格,搞笑的是,嘉靖帝為了噁心朝中腐臣,給父親重修陵墓,硬是修了40多年,動不動拿到朝堂上討論顯陵加點啥改點啥,直到嘉靖死前才算完工。

興王府遺址,嘉靖皇帝出生童年在此。

這座明顯陵,除了裡面躺的人沒當過一天皇帝,其它的跟皇帝一樣,明末李自成造反時毀了一部分,後來有重修,石刻基本保留,琉璃影壁是個老物件,寶頂較好,未被盜,2000年列入世界遺產,鍾祥還有興王府可參觀,可一道看看,再下個館子,點盤卷,當年嘉靖御用菜品,也叫盤龍菜,一趟不虛此行。

澳古說歷史說:

明朝十六帝,一位葬在南京(明太祖朱元璋孝陵),一位未有皇陵(明惠帝朱允炆),一位葬在北京西山(明代宗朱祁鈺),十三位葬在北京昌平區(明成祖朱棣長陵、明仁宗朱高熾獻陵、明宣宗朱瞻基景陵、明英宗朱祁鎮裕陵、明憲宗朱見深茂陵、明孝宗朱佑憆泰陵、明武宗朱厚照康陵、明世宗朱厚熜永陵、明穆宗朱載垕昭陵、明神宗朱翊鈞定陵、明光宗朱常洛慶陵、明熹宗朱由校德陵、明毅宗朱由檢思陵)。

除此,朱元璋稱帝後,曾為朱姓先祖在江蘇盱眙、安徽鳳陽建皇陵,盱眙明祖陵,埋葬著德祖朱百六、懿祖朱四九、熙祖朱初一;鳳陽明皇陵,埋葬著仁祖朱世珍。

看到這裡,很多人或許不明白了,明朝十六帝皇陵、祖陵皆不在湖北,湖北怎麼會憑空冒出一座明皇陵呢?

這座皇陵,位於今湖北省鍾祥市城東北5公裡的純德山上,始建於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原是一座王陵,是明憲宗朱見深第四子興獻王朱祐杬的陵墓。

為什麼一座王陵會變成皇陵呢?

這一切還得從明武宗駕崩時說起。

正德十六年(1521年),貪玩成性的明武宗暴斃於豹房,年僅三十一歲。武宗臨死前並未留下子嗣,因此繼承人只能是從朱姓旁系皇族選出,而以太祖朱元璋所寫的《皇明祖訓》規定,在皇帝無子嗣的情況,帝位人選只能是遵循「兄終弟及」的傳統,就是帝位人選,只能從與皇帝血脈相近的堂弟中選出,故此,曾經絕無可能繼承皇位的興王朱厚熜被首輔楊廷和等選中,入京為帝。

4月22日,武宗生母張太后遣太監谷大用、韋彬、張錦,大學士梁儲,定國公徐光祚,駙馬都尉崔元,禮部尚書毛澄,帶著內閣擬好的武宗遺詔前往湖北安陸興王邸迎接朱厚熜入京即位。使團到安陸後,興王朱厚熜以藩王身份接見使團並接受遺詔,隨後同使團前往京師。

本來一切順利,朱厚熜是開開心心地進京即位,而群臣也是高高興興地做著擁立之臣。但是,當朱厚熜來到北京後,他與群臣之間卻發生了激烈的衝突。禮臣建議朱厚熜尊孝宗為皇考,改稱興獻王為皇叔父,以皇太子的身份繼承武宗留下的皇位。但是,朱厚熜卻堅持不允,「遺詔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 ,說遺詔是讓他來做皇帝的,卻不是來做皇子的。

為這個問題,朱厚熜與群臣之間是互不相讓,誰也不願意後退一步。但是,國不可一日無君,朱厚熜遲遲不願登基,這勢必會影響到明朝的安危,故而在雙方僵持不下時,張太后站了出來,讓群臣暫棄讓朱厚熜認孝宗為皇考的念頭,讓朱厚熜先登基,這些事情日後再談。太后都出面了,群臣自然不敢再這般固執下去,只能是先完成登基大典,宗法禮儀之事暫時擱置一邊。

5月27日,朱厚熜正式即皇帝位,次年改元嘉靖,是為明世宗。嘉靖即位後,之前被擱置一旁的認誰為皇考之事,被再次舊事重提。而為了這件事,朱厚熜與群臣發生了長達三年半的禮儀之爭,史稱「大禮議」。

同年七月,進士張璁進言,請求嘉靖「繼統不繼嗣」(承法統卻不承嗣),尊崇生父朱祐杬,立興獻王廟於京師。楊廷和等抗疏力爭,竭力阻止嘉靖尊崇生父之舉,但是嘉靖卻都是充耳不聞,一意孤行。十月,嘉靖不顧朝臣反對,追尊生父興獻王為興獻帝,祖母憲宗貴妃邵氏為皇太后,母妃慈孝獻皇后為興獻後。

嘉靖三年(1524年)正月,在群臣激烈反對下,嘉靖被逼無奈,只得稱孝宗皇帝為皇考,慈壽皇太后為聖母,生父為「本生皇考恭穆獻皇帝」,生母為「本生母章聖皇太后」。嘉靖此舉只是暫時的屈服,並非是真正屈服於群臣,七個月後,趁群臣暫時鬆懈,嘉靖直接詔諭禮部,十四日為父母上冊文、祭告天地、宗廟、社稷,並為其生父上尊號「皇考恭穆獻皇帝」,生母改稱「聖母章聖皇太后」。此時,群臣即使百般勸諫,嘉靖是置若罔聞,並先後杖死十六位五品以下官員。

經這麼一鬧,群臣是再也不敢明目張胆地反對嘉靖尊崇生父母之舉。九月,嘉靖改稱孝宗為「皇伯考」,張太后為「皇伯母昭聖慈壽皇太后」。嘉靖十七年(1538年),興獻帝被追尊為「睿宗知天守道洪德淵仁寬穆純聖恭簡敬文獻皇帝」。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嘉靖追太宗朱棣為成祖,是為「萬世不祧之君」,而後以「既無昭穆,亦無世次,只序倫理」為由,「奉睿宗於太廟之左第四,序躋武宗上」,將興獻帝的牌位升袝太廟,排序在明武宗之上,改興獻王墓為顯陵。

自此,曾經的王陵變成了皇陵。

因嘉靖元年,嘉靖就追尊生父為興獻帝,故而朱祐杬的興獻王墓在次年就開始以帝陵的規格進行修繕。

嘉靖二年(1523年)四月,興獻王墳原覆黑瓦換為黃琉璃瓦,並修築神路橋等帝陵地面建築。

嘉靖六年(1527年)十二月,隨著嘉靖正式追尊生父為「皇考恭穆獻皇帝」,顯陵開始了大規模的改建。朱厚熜「命修顯陵如天壽山七陵之制」,修葺寶城、寶頂並重建享殿,增建方城明樓、睿功聖德碑樓、大紅門,並在龍鳳門前的神路兩側建置瞭望柱和12對石像生等。

嘉靖十八年(1539年)七月,聖母章聖皇太后葬入顯陵,與興獻帝合葬。

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七月,顯陵增建二紅門左角門、便路及御橋、牆等建築。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九月,顯陵擴建工程完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2119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