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該不該告訴即將離世的老鄰居,她長期出差的女兒其實早已去世了?

我的貓叫核桃說: 我老公的外甥去世四年了,我們沒有告訴我公爹,也就是孩子的外公。公爹那時候就80歲了,本身有冠…

我的貓叫核桃說:

我老公的外甥去世四年了,我們沒有告訴我公爹,也就是孩子的外公。公爹那時候就80歲了,本身有冠心病,還栓了幾次,外甥的媽媽我的小姑子就這一個孩子,當時孩子去世時24歲。我公爹最喜歡這個女兒,如果他知道女兒的獨子去世了,他會很心疼女兒,公爹心又小,怕他受不了這個事再出事。

外甥剛去世時,小姑子怕到父母面前難過,再加上有好多需要處理的事。有三個多月沒去看我公爹。以前她可是一周去兩次,我公爹就問,我們就說她去學習的了,外甥出國留學的了。後來過年他問他咋不回來呢,和他說太遠了,外國也不過年。問他咋不使手機打電話呢,公爹說不過來,他想說的是視頻。我們也騙他說外國的網和咱們的連不上。

我覺得後來公爹能有感覺,大概是從他問的時候我們不自然的表情和小姑子回頭抹淚的動作中察覺的。慢慢的他也就不問了。

待了兩年,公爹慢慢的腦子越來越不清醒了,一些不常見的人他慢慢的也不認識了。一直到去年去世,公爹再也沒問過外甥,沒說過外甥的名字。

所以,我覺得孩子去世,還是不要告訴老人,如果老人一激動得病會後悔莫及的。老人即使猜著孩子出事了,但是只要不明確和他說,他怎麼著也有個盼頭,盼著盼著人老了,腦子糊塗了,也就忘了。

誰傻了說:

我們家鄉也有一個這樣的例子

一個年近八十的老人,妻子早年過世,育有一子兩女,其女早已出嫁,兒子在公家謀得一份職業,是在縣公安局工作。本以為兒孩滿堂,子孝媳賢,可以安度晚年,享享清福。

不料天有不測風雲,這兒子在一次執行任務中出車禍不幸因公殉職。其家鄉父老親戚朋友考慮老人年事已高,恐無法承受如此重大打擊,故一直未能將實情說與他知道。其媳也由於工作單位遠,加之工作特別忙,本就不經常回家,後又無奈改嫁。單位領導及同事眼見如此情況,料知如把實情告訴老人,老人一口氣不來,說不定會就此離世。考慮再三,思得一良策,單位每月把生活費寄給老人,並附有兒子信件,言明近況及工作如何如何的忙,不能回家等等理由。

時日一久,老人也習慣成自然,竟就此窩住在家,倒也自得其樂,活到九十八歲。個人以為,世間無不透風的牆,可能有人說一些不明不暗的話與他知道,老人只是朦朦朧朧中無法確定。也許是父子骨肉情深,心靈上的感應老人早就知道了,以免引起老人悲傷,都不說破而已。隨著時間的推移,等明白過來,悲傷漸減,也就釋然了,必竟人死不能復生。

以上只是個人所見生活中一實例,不知對題主有幫助否?像這種情況,考慮到老人即將離世,老人可能也感應到了,為使老人了卻一樁心事,應該是告訴她一聲好一些,反正創痛不是很久,因為老人時日無多了,許多老人在離世前未能見到親人不閉眼,也好讓她去的心安一些。

吳龍群說:

我見過的,像這樣失去親人的家庭,為老人好,一般都是隱瞞和善意的哄騙過去的。

我家鄉曾有一位晚婚老人,老伴先他而去多年了,膝下有一兒一女,均以結婚生子。

老人跟兒子過,他唯一的孫子,在上初中時溺水死了。

老人是二婚的,七八十了。有一天,突然中風癱瘓了,整日躺床上。飲食起居要人照顧,吃飯要人一口一口的喂。兒媳要忙農活,孫女還小,餵飯這個任務自然就落在比孫女大點的孫子身上了。

老人的孫子幾年來,每天風雨無阻的毫無怨言的給老人餵飯。

有一天,突然聽到外面兒子媳婦的悲哭聲,給自已餵飯也換人了。老人問:他們哭的這麼大聲,哭什麼,出什麼事了?現在給我餵飯的人怎麼換了?孫子去哪了?過來安慰他家人的鄰居說:沒什麼事的,是因為賭錢,你別理他們。你孫子讀初中要住校了,以後就由你孫女來餵你了。

老人唯一的兒子向來爛賭,他是知道的。聽後狠狠說了一句:都幾十歲了還這樣,我恨不得咬舌死去算了。(老人說的裡:「咬舌"還是咬什麼,我記不清了,大概意思就這樣的。畢竟我不能去找他的後人考證)。

就這樣老人相信了,瞞過去了。

過了幾年老人離世。到死家人都沒告訴他,其實,他的孫子早己先他而去幾年了。

可憐的老人,那麼痛愛他的孫子,卻連孫子最後一面都沒見著。

親人之間都是有感應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最後,老人也許感覺到了。他不說出來,是不想兒媳再悲傷難過,再擔憂自已這把老骨頭。

退一步講,老人要是真沒想到孫子己去了,而他親人們到死都不告訴他,這樣,對老人家是不是太殘忍,太不公平了?是不是一種不孝?

前年初,我二伯八十多歲,大伯父家中二堂兄也就是我二哥,因病同時離世。

那天上午,眼看久病的二伯父快不行了,他的家人和二哥的兒子我堂侄兒,一塊把老人安置到族裡的詞堂去。

剛安置好一會,二伯父,就走了。

堂侄因家中父親也是重病中,就沒久留,立馬回了家。回來看見父親蹲在房前曬坪邊上曬太陽,精神還可以,便對他說:爸,二叔公走了。他爸「嗯"了一聲,便站起身,侄兒趕忙扶著慢慢回屋裡客廳的沙發上坐下。堂侄也沒離開,就在那倍他說話。說著說著,他就不答話了。侄兒忙過試一下鼻息才知道,他,已經走了,緊隨他的親叔叔去了!

從二哥知道二伯父走到他自已走,相隔的時間就幾十分鐘。可憐的叔侄倆!

一個家族中,只一會功夫,走倆,真是家族之大不幸,家族的悲哀!

事後我想,堂兄是不是聽到自已親叔去了,聯想到自己,同病相憐,心中過於悲傷,一口氣上不來才…。

若是不告訴他二伯父去逝的消息,而是隱瞞,他會不會多活些日子?

綜上所述,我也糾結了。終究是告訴的好,還是不告訴的好?

歡迎各位網友參與討論。

上官婉婉說:

我父親2016年八月底忽然去世,當時89歲的奶奶還在我們家,父親去世的消息我們整個大家族都瞞著我的奶奶,大家都告訴她老人家,我爸去國外打工去了……奶奶那時已經有時混沌有時清醒,畢竟年齡大了了,奶奶有時候會問起我,你爸怎麼總是不回家呢?我就按照媽媽的囑咐,告訴我奶奶我爸去外地了了出遠門了,後來奶奶又對我說,你爸年紀大了,叫他回來吧……我口裡答應說,好的,轉頭把淚水擦掉,就那樣時間慢慢過去兩年多,到後來,我奶奶就逐漸不再追問我父親了……2019年7月31日傍晚,我奶奶去世了終年93歲,奶奶致死不知道她的大兒子我的父親早在三年前去世了,我們對奶奶的隱瞞是善意的,如果我奶奶知道她的大兒子去世的事情,估計活不到92歲的

其實我父親去世後的一段時間內,我奶奶是有感應的,奶奶那時候總是對身邊的親人說,她看到了我父親,有時候半夜看到他,有時候白天看到我父親就在身邊,但是待我奶奶轉身準備給他拿吃的我父親就又不見了……

父親去世後好一段時間,奶奶說身邊人說看到我的父親,又有一次,我奶奶在飯桌上一邊說一邊哭起來了,她說以前我二嬸去世大家都瞞著她很久……

奶奶她老人家對自己的兒子去世應該多少是有感應的,雖然她那時候思維反應很遲鈍了

我有一次跟我姑媽說起此事,我姑媽說,一直要隱瞞下去,隱瞞到我奶奶咽氣之前再告訴她真相

奶奶走了,我們在她去世前都沒有告訴她我父親早在三年前就去世的消息

奶奶去世後,叔叔們商量把奶奶的墓地選在我父親墓地旁邊,姑媽說,奶奶三年沒有見到她的大兒子了,這一次母子在另一個世界團聚了,相互陪伴著

輕揚6lo9說:

我家後排一位老太太,到死都不知道她兒子和媳婦已經死去十幾年。

老太太年輕時候老公就死了,有一兒一女,兒子大閨女小。她兒子看別人,用大貨車搞長途運輸能賺到錢,就把家裡的錢還有借親戚朋友的錢,買了輛大貨車拉貨,第一個月還行,賺到了錢,正當老太太兒子想大幹一場的時候,拉貨路上,碾死一個孩子,經過協商,他家賠了男孩家36萬。

本來買車錢就是借親戚朋友的,這一下是車也毀了,又碾著人陪了一大筆錢,她兒子也嚇的再也不敢開車了,就出去打工了。老太太知道兒子出去打工還帳,每年春節才回來一趟。老太太兒子出去打工四年後,工地出事故,她兒子被砸死了,當時老太太有病很厲害,她閨女就沒敢跟她說。借她有病,把她接到自己家了。

老太太兒媳婦領著孩子在家,天天哭哭啼啼,覺得日子沒發過,老公死的撫恤金都還帳了,雖然不欠別人錢了,可是自己年輕輕就守寡了。她不願意以後就這麼苦哈哈帶孩子過,她帶孩子來找老太太,老太太很高興,問東問西,又問兒子回來過沒有?兒媳婦說:「前些天回來了,看你沒在家,也著急走,就沒來看你,等春節他就回來了」。

老太太相信了,還安慰兒子媳婦:「叫他安心打工吧,我在你妹妹這挺好的,別惦記我」。兒媳婦把孩子交給老太太閨女說:「讓他在你家跟咱們一起吧,還欠別人有錢,你哥雖然死了,帳不能懶,還得還,我也出去打工掙錢還帳」。

老太太閨女相信了嫂子的話,還囑咐嫂子出去打工小心點。她也沒想到嫂子一走就是永別。老太太兒媳婦走了三年沒回來一次,開始還有電話來,後來電話也沒有了,想聯繫也聯繫不上,因為老太太兒媳婦不是本地人,老太太閨女也不知道嫂子娘家人電話,就這樣,老太太兒媳婦消失了。又過來兩年,鄰居找到老太太閨女,悄悄告訴她:「你嫂子死了,病死的」。

每年春節,老太太就想兒子,兒媳婦,讓閨女給兒子打電話叫兒子回來,她閨女每次都說:「俺哥嫂忙,回不來,等明年錢賺的差不多了就回來了」。老太太問的厲害了,她閨女就讓老公跟她做戲「騙」老太太。一次,老太太哭著非要讓閨女給兒子打電話,閨女沒辦法了,讓老公出去,給她打電話,還特意安排老太太去廁所的時候打,老太太閨女則故意站在廁所門口大聲接電話,讓廁所裡的老太太聽見,那樣老太太就相信兒子還是外地打工。

就這樣一瞞十多年。老太太快80歲那年有病了,臨死說:「讓你哥回來吧,回來晚了恐怕我這輩子看不見他了」,老太太閨女哭著撥打了哥哥的電話。驚訝的一幕出現了,電話通了,那邊一個男人聲音問:「誰呀?」,老太太閨女驚喜交加,馬上說:「求你先別掛,我媽快不行了,想聽聽哥哥的聲音,你說一句吧,好讓媽放心」,電話那邊那個男的停了兩秒說:「行」。

老太太閨女趕緊把電話放老太太耳邊說:「媽,媽俺哥電話」,那邊男的說:「媽,你要好好的,等著我回去,等著我回去看你」,老太太嘴裡:「恩,恩」答應著,流著淚,面帶放心去世了。

素老三說:

我爸說,他剩下的日子還會哭三次,但我媽說,一次也不讓他哭了。

前兩年,我大姨過世了,我爸去參加葬禮,哭得很兇。他想起大姨對我家的那些好。我爸是個重情重義的人,誰對他好,他會感恩一輩子。

我媽30多歲的時候,在工廠做工時,手指頭被機器軋掉兩根。那兩年冬天,我媽的手指恢復期間,我大姨就給我們姐弟做衣服,做棉鞋,還給我爸做過棉褲棉襖。

我爸參加大姨的葬禮回來,眼睛都哭腫了。回到家,躺到臥室的床上,他還哭。我媽說:「以後,誰的葬禮都不要通知你爸,你爸太重感情,又脆弱,他承受不了。」

隔了一天的早晨,我爸心情好一點,要去東江灣散步。我陪著我爸去。走到路上,迎著紅彤彤的朝陽,我爸忽然伸出三根手指,對我說:「紅啊,爸這輩子,還得哭三次。」

我心裡咯噔一下,不太好的預感。我就問:「爸,什麼哭三次啊?你想起什麼來了?」

我爸說:「我身邊的老人,都沒得差不多了,你媽也說了,以後誰過世,也不讓我去參加葬禮,可我自己哥哥兄弟的葬禮,我得去呀,你大爺,你二大爺,還有你老叔,身體都不如我好,他們可能都會走到我前頭,我得去參加他們的葬禮,我就得哭三次。」

我大爺比我爸大6歲,現在快90歲了,我大爺做過一次大手術,身體恢復得還可以,但很瘦弱蒼老。我二大爺比我爸大3歲,二大爺身體不好,有哮喘,他還有各種老年病。

我老叔雖然比我爸小兩歲,但是,我老叔的身體,是我爸他們兄弟四人當中,身體最不好的一個。老叔前幾年就得過腦梗,到醫院救治了半個多月,隔了兩年,又犯過一次,身體每況日下,他時常都糊塗了。

我爸認為,他的身體是兄弟四人中,最健康的,所以,他認為他兩個哥哥和一個弟弟都可能走到他前面,他去參加三人的葬禮,肯定大哭一場。甚至是哭得死去活來。

因為我爸他們兄弟之間情意深厚,尤其我爸又太重感情,他對兩個哥哥非常尊敬,對弟弟很是愛護。不說別的,就說我爸和我大爺的感情吧。

當年我爸從部隊退伍回來,想回農村老家,我大爺當時在大安的木工廠當工人,我大爺就攔住我爸回農村種地,他力勸我爸來到大安,並把我爸介紹去機械廠當了工人。

我爸和我媽結婚,是我大娘做媒的。他們剛結婚時,沒有房子,就住在大爺大娘家的倉房裡。我爸對我大爺是言聽計從,大爺說什麼,我爸都不會反駁。

大約我六七歲的時候,我們家當時已經搬到罐頭廠家屬房那裡住了,我爸和我媽吵架,我爸照著我媽的屁股用力地拍了幾巴掌,我媽就哭著跑到大爺家,向大爺大娘告狀,說我爸打她了。

我大爺派我表哥來家裡,把我爸找去了,給我爸一頓訓。直到今天,五六十年過去了,我爸跟我媽吵架,再沒動過手。

所以說,我爸太重感情,真要是我大爺,二大爺,或者是老叔過世了,能告訴我爸嗎?我爸還不得哭死啊?

所以,我爸跟我說「他將來會哭三次地」這句話,我回家之後,就悄悄地告訴了我媽。我媽聽完,就說:「一次也不能讓他哭了,他會哭出個好歹的。」

我媽後來就告訴我老妹和老弟,以後親戚誰家老人過世,不要告訴我爸。尤其是我的大爺,二大爺和老叔,就是生重病了,也不要告訴我爸。

去年春天,我爸生病了,到省城住院手術。當時是我弟弟在陪護的。我爸是腸子有問題,前一天晚上灌腸的時候,我爸折騰了一晚上,凍著了,第二天就發燒了,沒法做手術。

我爸當時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的,好像做了一個夢,他忽然睜開眼睛,看著我弟弟,說:「老兒子,我夢見你老叔了——」

弟弟就說:「我老叔幹啥呢?」我爸說:「我夢見你老叔是小時候的事兒,不是現在。夢裡,你老叔四五歲,胖乎乎的,在大鐵門上爬過來,爬過去,可好看了。」我們的老叔,就是我爸唯一的弟弟。

我爸帶著一絲微笑,又進入了夢鄉。這時候,我弟弟的手機響了,是我堂姐的電話。這個堂姐,就是我老叔的大女兒。

我弟弟接起手機,還笑著說:「姐,我和我爸正說到我老叔呢,我爸說他剛才做夢了,夢到我老叔小時候的事,說我老叔——」

電話裡,忽然傳來堂姐抑制不住的哭泣聲。我弟弟嚇壞了,急忙說:「姐,怎麼了?」我弟弟其實聽到我堂姐的哭泣,就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他看了一眼還在病床上昏睡的我爸。他就趕緊拿著手機,退到病房門外。

堂姐止住哭聲,說:「我爸過世了,剛走不到十分鐘。」弟弟淚如雨下,對堂姐說:「怎麼辦呢,我爸住院呢,告訴不告訴我爸?」

堂姐果斷地說:「別告訴我三大爺了,也別告訴我三娘了,他們年齡大了,聽到這個消息,我怕他們太難過,我就是通知你一聲——」

我弟弟和堂姐掛斷電話之後,他給我和妹妹打了電話,把這個不幸的消息告訴了我們。我在電話裡就急忙叮囑弟弟:「你趕緊洗洗臉,別讓爸看見你哭過,這事不能告訴爸!」

跟弟弟掛斷電話,我忍不住落下淚水。我看過我爸寫的回憶錄,我知道我爸跟我老叔的關係最親近,老叔病逝的消息要是告訴我爸,我爸的心會疼碎的,那我爸就可能一病不起。

我爸是1940年出生的,老叔是1942年出生的,兩人之間相差2歲。我爸五六歲的時候,山裡的土匪到屯子裡搶劫,我爺爺就帶著奶奶等人,到其他屯子投奔親戚。我大爺二大爺就帶著我爸,去我姑奶家所在的屯子。

當時我老叔太小,三四歲,就跟著我奶奶,去了別的屯子,跟我爸就分開了。我爸自小就跟我老叔玩在一起,分開的日子,他很想念我老叔。後來聽說土匪被打跑了,大家又回到屯子。我爸跟著兩個哥哥回到家門前,老遠就看到我老叔騎著院門檻子上玩呢。

我爸大聲地喊老叔的小名:「小玉——」我老叔驚喜地抬頭向遠處望。當他看到是我爸回來了,他就從門檻子上翻過去,飛快地向我爸奔去。老叔小時候胖,胖胖的身子歪歪扭扭地奔跑著,跑到我爸跟前,就撲到我爸懷裡,緊緊地摟著我爸。

我爸一輩子都忘不了這一幕。小時候,小哥倆也打架。我老叔力氣大,打架愛下死手,會咬人。我爸心軟,不敢下手。兩人一旦打架,我爸就把老叔推倒,然後我爸就跑,跑到外面躲起來,我老叔追不上,就回家了。

等過了半天,我老叔就把打架的事情忘了,我爸再回家,哥倆繼續玩。

我爸結婚後,在大安買了房子。老叔就帶著他的徒弟一起來了,給我們家打家具。我老叔後來學的木匠。我家裡的寫字檯,我的書架,都是老叔給我做的。

我爸對我老叔也很好,他看到我堂姐喜歡學習,就跟我媽商量,後來讓我堂姐在我家借讀了三年,堂姐後來考上大學,又考了研究生,在哈爾濱工作。

我爸和老叔的感情最深,還有,我爸表面上堅強,但是他感情脆弱。所以,老叔過世,我們一家都瞞著我爸,沒讓我爸知道。

我爸每年冬天,都要回鄉一次,給我爺爺奶奶掃墓。我爸他們兄弟四人也是一年聚一次。但自從老叔過世後,每年給我爺爺奶奶掃墓,我媽就不讓我爸回鄉了,讓我弟弟代替我爸掃墓。

我媽對我爸說:「你都80多歲了,別回鄉了,這一路上,孩子們還得照顧你。」但我爸非要回鄉。

我爸要是回鄉,就會知道我老叔已經沒了。所以,大家就想方設法攔著我爸。

我弟弟說:「爸,我的車子坐不下這麼多人。」我爸說:「再僱一個車,我花車費。」

我弟弟說:「爸,今年冬天的雪太大了,萬一僱的車,路上出點啥事呢。」我爸生氣了,說:「能出啥事啊?你們咋不讓回去呢?攔著我幹什麼?」

最後,我弟弟請我大爺出馬,勸說我爸。大爺和二大爺,都已經知道我老叔過世了,大爺和二大爺,身體雖然沒有我爸的身體健康,但他們更堅強一些,我爸感情脆弱。

大爺就來到我家,對我爸說:「這麼冷的天,你就別回去了,萬一凍感冒了,你又得住院,還得讓兒女伺候,這不是給兒女添麻煩嗎?我都不回鄉掃墓了,讓孩子們給爺爺奶奶掃墓吧,你別回去了!」

我爸一輩子都聽我大爺的話。大爺這麼一說,我爸雖然心裡不情願,但他也不得不服老,自從到省城手術之後,我爸的身體雖然恢復得不錯,但也不如從前了,老了很多。在我大爺的勸說下,我爸終於決定不回鄉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我弟弟開車來接我妹妹回鄉,不知道我爸怎麼想的,他忽然變卦了,穿上羽絨服,就下樓鑽進弟弟的車裡,非要跟著回鄉。

這種情況,怎麼辦?再要硬攔著我爸,我爸就會生疑了。我弟弟急得沒辦法。我媽說:「算了,由著他去吧,該井裡死,河裡淹不著。你們在路上多照顧你爸,你老叔的事情,不到最後一刻,不告訴他!」

我弟弟開車,帶著老爸,還有我侄子、我妹妹回鄉了。路上,我弟弟想跟老爸滲透一下,我老叔過世的事情,後來他想起我媽說的話,不到最後一刻,不把老叔去世的消息告訴我爸。我弟弟就拖延著,沒有跟老爸說。

那天下著很多的雪,路上的雪越積越厚,我弟弟的車子出城一個小時,就開不了,壞在路上。

我弟弟對老爸說:「爸,這回誰也回不去老家了,車壞了,等著拖車來拖吧。」那天,雪下了一天一夜,幸虧弟弟的車被拖了回來,要是一直開到鄉下,可能就被阻隔在鄉下了。

弟弟也慶幸,半路上沒有把老叔去世的消息告訴老爸,要是真告訴老爸了,老爸一著急,一傷心,他還不得昏過去呀?可能我爸就被直接送去醫院了。

我爸終究沒有回到家鄉,他直到現在,還不知道我老叔已經不在了。逢年過節,親人互相打電話問候,每年我老叔都給我爸打電話。但是我爸耳朵背,每次都是我媽接電話。

這年的春節,我爸在房間裡貼年畫,我媽站在門口,看著我爸貼年畫,過了一會兒,我媽說:「老頭子,剛才你老兄弟來電話了,問你過年好呢。」

我爸驚喜地回頭,看著我媽,說:「他沒說他身體咋樣啊?」我媽說:「他說了,身體不太好,不過,沒什麼大事,讓你多保重呢,他還說了,他老嬸身體挺好,給他們家小兒子看小孫子呢,不能來大安看你了——」我爸相信了我媽說的話。

前一陣子,我回家看望老爸,老爸還對我說:「紅啊,昨天我翻看我的回憶錄,看到小時候跟你老叔玩,爸的心就酸了,又掉眼淚了。」

我拍拍老爸的肩膀,說:「好好養身體,等身體養好了,我帶你回鄉。」

寫在最後:

老人年紀大了,他的子女、兄妹過世了,不要告訴老人。老人會因此傷心過度,會生病的。

我爸今年83歲,我老叔過世了,一直都沒讓我爸知道。我爸這人太重感情,他要是知道老叔過世,我爸傷心得可能一病不起。

這是一個善意的謊言。我爸不知道,就以為他的弟弟還在人間,還跟他一樣,活得好好的,我爸的心裡就會充滿希望。

我是素老三,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 點讚、評論。謝謝!

三姐150165142說:

姨姥姥去世了,就在八年前,她的女兒女婿就自殺了,就因為沒有告訴她這個消息,就因為這個盼頭,讓姨姥姥多活了8年,享年95歲。

姨姥姥和老媽住在同一個小區,她和老媽關係最好,老媽經常去姨姥姥家,給她送餃子,姨姥姥就愛吃老媽包的餃子,姨姥姥比老媽大14歲,她從70多歲以後,身體就不太好,比較虛弱。

姨姥姥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兒子一家三口,都在身邊,兒媳婦特別孝順,伺候婆婆,盡心盡力,就是她包的餃子,姨姥姥不愛吃。女兒遠在上海,如果沒有特殊情況,一家三口,一年回來一趟。

說來也挺奇怪的,這一天,老媽又去給姨姥姥送餃子,吃完餃子,姨姥姥和老媽正在嘮嗑,不知道為何,姨姥姥就說,她心口疼,就像針扎一樣。

過了一會兒,也沒有過勁,舅媽就趕緊打120,往醫院送,途中姨姥姥就昏迷了,直接進了醫院搶救室,進行了搶救,過了好幾個小時,還是昏迷不醒,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

舅舅就趕緊給妹妹打電話,電話打不通,妹夫的電話也打不通,發生了什麼事,太不正常了。

正在這時,舅舅接到電話,是遠在國外的外甥打來的,他整個人就傻了,他的眼淚掉下來了,老媽就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舅舅說:就在今天早晨,妹妹和妹夫在家中自殺了。通知家屬了,外甥從國外往回趕,外甥剛剛給他打電話,讓他也趕往上海。

不知是外面的聲音大了,還是輸液管事了,姨姥姥醒過來了,她微微睜開眼睛,第一句話就是:給小娟打電話,讓她趕緊回家,我要見她最後一面。

老媽和舅舅舅媽趕緊又出來了,商量一下,到底要不要,把這個噩耗告訴姨姥姥,誰都拿不定主意了。告訴就怕姨姥姥承受不了,不告訴又怕姨姥姥真的走了,留有遺憾。

這個時候,作為大表姐的老媽,就說:不能告訴她,如果她聽到這個消息,對老姨的打擊太大了,肯定會沒命的。

母親擦乾眼淚,走進了病房,趴在姨姥姥耳朵旁邊告訴姨姥姥:你是不是想女兒了,小娟出國了,去陪讀了,過兩天就給你來信了,你趕快好起來,別讓小娟擔心你。

姨姥姥點了點頭,然後又閉上了眼睛,嘴裡說著:沒事就好。

姨姥姥的女兒小娟,非常出色,大學畢業,當了空姐,後來又轉到了某局當主任,老公是上海人,也特別出色,在規劃局工作,一個兒子,大學就去國外讀書了。

在親戚家的女孩中,最出色的就屬小娟姨了,夫妻恩愛,家庭和睦,事業有成,兒子又有出息。

這些都是從母親口中得知的,因為每年小娟姨回家,都要來看望我媽這個大表姐。我們姐妹從小就特羨慕不已。小娟姨長得漂亮,性格溫柔,嫁得好,又有錢。

姨姥姥家的好多東西,都是小娟姨孝敬父母的,只可惜二姨姥爺在70多歲,就去世了,舅媽也非常喜歡這個小姑子,特別顧家,對哥哥嫂子和侄子更是好上加好。

這麼好的日子,沒有什麼不如意,怎麼就自殺了呢?後來才聽說,可能是因為一封信,想不開了,又聽說,小娟姨得病了,兩口子感情深,一起走了。

舅舅趕往上海,這些人在這裡守著姨姥姥,姨姥姥不知道因為什麼昏迷的,後來說是嚴重的缺鉀症。

姨姥姥好多了,她出院回家以後,就天天讓舅媽給小娟打電話,就說她想她了,舅媽就說:國際長途太貴了,您的耳朵又不好,乾脆就等小娟給你來信吧,再耐心一點。

舅舅從上海回來以後,帶回來了小娟寫給母親的信,寫了好幾封信,裝在不同的信封裡,時間不同。

她在遺囑中就提到:我走了,千萬不要告訴媽媽,作為女兒,恕我不孝。大舅讀了這份遺囑,淚如雨下。

自從給了姨姥姥,女兒寫給她的第一封信,姨姥姥就把信放在枕頭底下,她的眼睛已經花得不行了,每當老媽去看她的時候,就讓老媽給她讀一遍。

每當老媽為姨姥姥讀信的時候,老媽就會哽咽,每當這個時候,姨姥姥就會說:快了快了,你表妹就快回來了。她反而勸慰起老媽來了。

老媽從姨姥姥家回來,就會和我們說:看你姨姥姥笑,我也心難受,覺得她的女兒都沒有了,她還不知道。當看到姨姥姥那滿懷期待的眼神,老媽說:也許只有這個盼頭,讓她感覺活著更有意義。

隔了好長時間,姨姥姥就會問,這麼長時間了,小娟怎麼還沒有來信呀,就告訴她:快了快了,下個月就來信了,她就會在日曆上花個圈,到時間了,就趕緊給她換一封新的信。

小娟姨知道老媽會不停地問,就在信中告訴她:不用擔心我,不用天天問我嫂子和表姐,有她們陪著你,不是和我陪伴你一樣嗎?

當這個時候,姨姥姥就會說:那哪能一樣?

一晃就過去了幾年,後來姨姥姥就已經糊塗了,她就知道小娟姨出國陪讀了,外甥已經回國了,來看她了,她就會說,為何沒有和你爸爸媽媽一起回來。

外甥告訴她,下個月,我媽就會回來了,可是姨姥姥再也等不到這個時候了。

她臨終前,還是沒有告訴她女兒去世的消息,她只看到了外甥,還是沒有見到女兒。她走的時候,挺安詳的。

大家都猜想:可能姨姥姥知道女兒來不了。

其實,當老人臨終時,不能告訴她女兒去世的消息,對她只是一種傷痛,沒有任何意義,畢竟白髮人送黑髮人,是人生一大不幸。

就像姨姥姥一樣,當時如果告訴她,女兒女婿都沒有了,可能她就會失去了希望,她也會走了,也就沒有接下來的這八年。何不就不告訴她,只告訴她,女兒就會回來看她的,也許就是這個念頭,這個期待,會支撐她一直活下去,她一定要等到這一天,豈不是更好?

好在老媽決定不告訴姨姥姥,正好也是小娟姨的意願,是親人早晚都會相聚的,哪怕到了另一個世界。

我想:即使姨姥姥在泉下有知,也不會埋怨老媽和舅媽的,畢竟這是善意的謊言。

我誰與從說:

我的鄰居王阿姨活了九十七歲,她之所以能夠活這麼大年齡,大家都說是她在盼著和十幾年沒見面的大女兒相見。

王阿姨的大女兒鄒豔華和我同歲,也是1951年生人,她比我大幾個月。小時候是一起長大的。

不幸的是,2001年,豔華體檢檢查出她得了肺癌,發現的時候已經屬於中晚期了。

做手術前,豔華曾回老家看望過一次媽媽,她當時告訴媽媽說,她馬上要出一次遠門,要出國去學習一段時間,時間說不準,可能半年,也可能一年,還可能更長時間不能回來看望媽媽。

她希望媽媽好好活著,耐心等著她,只要回國,她馬上回來看望媽媽。

豔華手術後,腫瘤很快就擴散了。她緊接著一次又一次的化療,頭髮都掉光了,身體虛弱地走不了路,直到生命最後都沒有機會回去看望媽媽了。

這麼多年,王阿姨一直是和兒子一家一起生活的。因為兒子家和她同住一個小區,照顧她非常方便。

媽媽去世後,豔華的女兒選擇出國留學了。在國外留學期間,她經常向老家寄一些國外產品給姥姥,姥姥就一直相信自己的女兒在國外,沒有時間回來看望她。

2009年,我回老家的時候,曾經去看過王阿姨。看到我,她非常開心,說看到我就像看到豔華了。可惜豔華一直在國外回不來,如果她哪天回來了,她就可以放心走了。王阿姨說這些話的時候,眼裡閃著淚花,可能當時她感覺自己時日無多了吧?

2017年,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王阿姨,她當時已經九十五歲了,看到我,她面部已經沒有表情了,也可能是認不出我是誰了。

但提到豔華,她眼睛馬上就亮了,她說太想見豔華了,見過豔華,她就可以歇歇了。她說,豔華讓她等著她,她感覺自己等不動了。說著話,一滴很小的淚珠從她混濁的眼睛裡流了下來。

從此以後,我沒有再回過老家,聽說王阿姨在2019年春節前去世了,去世前嘴裡一直念叨著:豔華、豔華。

王阿姨有一子一女,老伴走得早,她自己又有退休金,有自己的房子,所以生活一直是無憂無慮的,唯一不如意的事,就是這麼多年一直不能見到女兒。所以,到了晚年,見女兒就是王阿姨最大的心願。

我認為王阿姨能活這麼大,就是有見女兒這個心願在一直支撐著她,如果沒有這個心願,她可能早就不在了。

所以,我建議不要把老人以為長期出差的女兒已經去世的消息告訴她,如果告訴她,她的生命可能馬上就要結束了。不告訴她,她還有希望,有盼頭,就讓她在盼望中離開世界吧!

恩典無限說:

謝謝邀請!

我覺得老人即將離世,應該把真像告訴她!老人家在世上的日子已經不多了,這麼重要的事情不告訴她,這是很殘忍的事情!

我們這邊有一家三口回家探親,路上不幸出車禍,夫妻二人當場死亡,只剩下一個十四歲的女兒存活。發生如此不幸之事,家人擔心老母親身體,沒告訴老人家!

母子血脈相連,心有靈犀。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老人坐臥不安,身體健康狀況急劇下降。不到兩年,在老人奄奄一息之時,她哭著問到,你們告訴我實話,三怎麼了,他為什麼一直不來看我?其實你們不說,我也知道了,他是不是不在人世了?

這時全家人號啕大哭,告訴老母親,夫妻雙雙出車禍,只剩一個孩子!這時的母親老淚縱橫,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為什麼不叫我看一眼可憐的三!

母親悲痛欲絕,不到一天就停止呼吸去世了!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希望對老人不要留有遺憾!

花捲兒15說:

還是不要告訴老人了,讓老人臨終還有個念想,我的母親剛過世不到兩個月,最後的日子誰都不認識了,包括我們姐弟三個(我們是四姐弟),三年前大弟弟車禍去世,沒有告訴媽媽(父親去世好多年了),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老人有感覺,小弟和弟媳不上班她老問為什麼,我們就和她撒謊說有別的事,大弟的後事很麻煩,得通過交警大隊,怕老人真知道了受不了,就一直在我家,因為我家是一樓方便,大弟的遺體一個多月才火化,那段時間都快崩潰了,所有的事辦完不久就是中秋節,媽媽問我們大弟為什麼沒來,我們又騙她說去國外了,一直騙了她三年,這三年媽媽從腿腳不好使到癱瘓在床,疫情的時候開始我們姐弟就一直守在身邊,直到去世都不知道我大弟已經不在人世,如果媽媽要是早就知道大兒子沒了,可能活不到現在,也是疫情讓我能每天在媽媽床邊盡一個女兒的孝道。最殘忍的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了,願我的媽媽能在天堂和大兒子團聚[流淚][祈禱][祈禱][祈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22462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