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人民的名義》中,省廳級的祁同偉為何要怕李達康?

視客影院說: 首先要明確的是公安廳廳長是正廳級,也有可能是分管政法的副省長兼任,這樣就是副省級,但在劇中很明顯…

視客影院說:

首先要明確的是公安廳廳長是正廳級,也有可能是分管政法的副省長兼任,這樣就是副省級,但在劇中很明顯祁同偉還不是副省級,但即便是級別不相稱,祁同偉是省公安廳廳長,李達康只是京州市市長,為何祁同偉會如何懼怕李達康呢?

01李達康一票很大程度決定著祁同偉是否能上副省級,而祁同偉不上副省級就會掉下萬丈深淵

早在丁義珍外逃時,省委三人會議中,祁同偉雖然只是臨時來省委辦事意外參加,卻在會議中隱隱幫助李達康爭取丁義珍案的主動權,從此開始,咱們祁大廳長的舔狗嘴臉就一直持續到陳清泉嫖娼被抓。

祁同偉舔李達康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兩個字:權力。已經正廳級的祁同偉自然無時不刻不想上副省級,而副省級的提拔肯定需要省委常委開會決定,而幾大常委中,高育良是祁同偉恩師,這一票志在必得,沙瑞金不可揣測,紀委書記田國富剛剛空降,很難拉攏。

那麼省委一般會由省委書記、副書記、政法委、紀委、組織部等正職領導組成,按照趙立春走之前的布局,祁同偉很容易拿下半數以上的票,但沙瑞金的空降打亂了祁同偉的計劃,恩師高育良原本可以順任省委書記,但現在卻無望了。

而李達康的一票很重要甚至起著決定性作用,一是李達康以市委書記的身份入了省委常委,其政績決定著說話的分量。二是沙李配的傳言很蹊蹺,萬一李達康當了省長,就更能左右祁同偉的晉升了。

所以綜上,李達康把著祁同偉晉升副省級的命門,祁同偉自然怕李達康了。

祁同偉不進副省就會萬劫不復

為什麼說祁同偉不進則敗呢?首先副省級對於祁同偉的影響很大。

公安廳雖然是正廳級,而且說不定漢東省公安廳會高配副省,但畢竟還只是公安系統內,按照一般常規,祁同偉進副省級,肯定就是分管政法的副書記,那麼公檢法都是祁同偉的分管範圍了。

其次,祁同偉進了副省級,相當於得到上級的肯定,這種肯定相當於一定程度上的免罪金牌,憑著更大的權力可以給自己擦屁股,說不定可以躲掉這場反腐風暴。

所以趙立春「帶病提拔」去了中央,也讓祁同偉幻想著靠晉升得以自保。那麼祁同偉不進則會萬劫不復,自然要舔李達康。

02李達康和趙立春的關係,掌握了祁同偉大量黑料,祁同偉的懼怕也是投鼠忌器

李達康曾經是趙立春的秘書,而祁同偉的升官之路與趙立春不可謂關係不大,拍馬溜須,送禮送錢肯定都是常態。那麼李達康對於祁同偉的舔狗嘴臉很了解,對祁同偉的黑料掌握得也是最多的。

所以當省委會研究提拔幹部時,沙瑞金開口就批評了祁同偉去陳巖石家打掃衛生的事,李達康很快意會沙瑞金的意圖,開始噴起了祁同偉。

當年趙立春回家奔喪,李達康作為秘書自然陪同,但祁同偉當時是公安廳的保衛幹事,也跟隨奔喪,這無可厚非,

但祁同偉到了趙立春父親的墳頭,直接跪下開始哭得死去活來,簡直比趙立春還悲痛,這樣驚天動地的舔狗操作肯定讓李達康不屑。

但這麼多年李達康對於這件事絕口不提,偏偏到了討論幹部人事的時候在常委會上說了出來,可以說爆了一個猛料,結果的確決定了祁同偉的晉升。

隨便爆一個黑料就有這樣的效果,而李達康又掌握了祁同偉多少黑料呢?所以祁同偉舔李達康也是希望李達康放他一馬。

體制江湖特派員說:

俗話說「官大半級壓死人」,《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和李達康雖然行政級別相差半級,其實算起來相差三個檔次!

第一,祁同偉是省管的正廳級幹部,李達康是中管的副省級幹部。

作為省公安廳廳長,祁同偉屬於省公安系統的「一把手」。按照當前的配置,省公安廳廳長普遍都由副省長兼任,屬於常態化的高配崗位。但在劇中,祁同偉沒有實現這一點。所以,他苦苦追求一個副省級。

作為京州市委書記,李達康是治理省會城市京州的第一責任人。眾所周知,在一省內,能夠入列省委常委的地方市委書記不多,所以李達康屬於典型的常委權勢人物。即使放在眾多常委裡,也僅僅比書記、省長、副書記的隱形排位稍微靠後,隱形地位上要高於統戰部長、宣傳部長和秘書長,與組織部長、紀委書記旗鼓相當。

所以,李達康屬於靠前的省委常委,祁同偉屬於「首屈一指」的正廳級幹部,二者的隱形差距不小。

按照正常的晉升路線,祁同偉假設晉升副省長後,想要跟李達康「平起平坐」,還需要邁過省委常委(統戰部長、宣傳部長和秘書長)方可。

即:李達康>省委常委(統戰部長、宣傳部長和秘書長)>副省長>祁同偉。二者相差三個檔次,祁同偉當然要對李達康敬之有加。

第二,李達康對於祁同偉是否能夠提任副省級,有重要的話語權。

祁同偉想要晉升副省級,必須獲得省委的有效推薦。而作為常委同志,李達康手中擁有重要一票,可以參與省委重要決策,特別是關於副省級幹部的推薦和建議。何況,李達康還是位高權重的常委,對於祁同偉的提任可以發表個人意見,甚至可以影響其他常委。

這是導致祁同偉怕李達康的首要原因。

瑛傑小豬說:

你好,祁同偉並不畏懼李達康,只是在追捧李達康,背後的原因主要有3個,一是職位低一級,二是有求於人,三是個人恐懼

首先,介紹一下二者的職務和級別。

祁同偉在劇中的身份是漢東省公安廳長,特別要注意的是,這是一個正廳職,不是一個副部「職」

不了解體制的朋友經常會將個人級別和職務級別劃等號,這完全是一個誤區。

目前,我國的省公安廳長都是副部「級」,是因為所有的廳長都由副省長兼任,副省長兼公安廳長的這位幹部是副部級,但公安廳長這個職務還是正廳級

劇中的祁同偉因為某些原因,沒有升任副省長,自然只是正廳級。

這從劇中的警銜也可以得到驗證,不是副部級的副總警監銜,而是正廳級的一級警監銜。

至於李達康,劇中的身份是漢東省委常委、京州市委書記,先不討論京州是不是副省級城市,光是省委常委這個職務就是副部職

並且,省委常委是省內含金量非常高的副部職,僅次於省委副書記,明顯優於副省長、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政協副主席等職務。

因此,祁同偉要拍李達康馬屁的第一個原因很簡單,前者是正廳級,後者是副部級,差了整整一個級別

俗話說得好,官大一級壓死人,並且,職務越高,每一個級別的差距會越明顯。

祁同偉正常的發展途徑是先升任副省長、解決副部級,再重用為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才算站到了李達康的同一起跑線上。

並且,同為省委常委,仍然有隱形的差距,省會城市(副省級城市)市委書記的含金量明顯高於政法委書記,前者有不小的機會升任省長,後者則很難再進一步。

這在劇中也有暗示,「沙李配」傳得沸沸揚揚,現實生活中也有類似的例子。

因此,在相差至少3個隱形臺階的情況下,祁同偉自然要追捧李達康。

其次,介紹一下第二個原因。

在劇中,祁同偉絞盡腦汁想要升任副省長,而這恰恰需要李達康的大力幫助。

根據《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屬於上級黨委管理的領導幹部,本級黨委可以提出選拔任用建議

簡單來說,雖然副省長這一職務最終由中央決定,但漢東省委擁有推薦權,並且,沒有特殊情況時,中央會尊重漢東省委的意見。

而漢東省委的推薦人選是由漢東省委常委會會議決定的,後者實行一人一票的民主集中制,李達康作為省委常委,擁有非常關鍵的投票權。

在高育良大力支持的情況下,祁同偉若是能夠拿到李達康的關鍵一票,就有非常大的希望通過省委常委會會議,正式成為副省長的提名人選!

因此,祁同偉自然要大力追捧李達康。

然後,介紹一下第三個原因。

所謂的個人恐懼,是指祁同偉對未來的恐懼。

上文也講過,全國的公安廳長都是由副省長兼任,而祁同偉作為特例,內心肯定是惴惴不安的。

一方面,沒有升任副省長,祁同偉就無法掌控公安系統,最直觀的例子,京州市公安局長趙東來完全不買祁同偉的帳。

另一方面,遲遲得不到升遷,背後蘊藏的信號並不好,就會滋生各種傳言。例如祁同偉得不到中央的認可,又比如有廉政風險等,這些會對祁同偉的發展有明顯的負面影響。

因此,祁同偉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升任副省長,而這一定要李達康的支持。

最後,說一下為什麼祁同偉不畏懼李達康。

其實也很簡單,因為李達康並不是祁同偉的直接上級。

李達康是省委常委、京州市委書記,除了參加省委常委會會議決定省內所有重大工作外,日常的工作重心全在京州市內。

而祁同偉是省廳廳長,其直接上級有兩位,一位是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另一位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副省長(劇中並未出現)。

因此,李達康和祁同偉是兩個系統的領導幹部,一個負責市內的全面工作,一個負責全省的一條線上工作,沒有領導和被領導的直接聯繫,祁同偉沒有必要畏懼李達康。

歡迎關注,一起聊聊體制內的小知識。

江湖遊人666說:

李達康是省會城市的市委書記,是省委常委,全省的工作都要在省委常委會的領導下開展工作,主要部門的人事任命也要上常委會研究。最重要的公安廳廳長祁同偉還沒有上副省級,而且一心想解決副省級,李達康是可以參與意見的。也就是說祁同偉用得上李達康,從職務上李達康也是上級,雖然不是直接上級。

小太爺是神說:

可以看看疫情前湖北省武漢市市委書記馬國強,之前還兼省委副書記,在省委排名應該是在省委書記,省長(省委副書記),專職省委副書記之後,後來的市委書記王忠林直接升湖北省長,所以省會的市委書記級別很高,豈是一個正廳級幹部能比的,還只是一個行政機關的一把手,還不如一個地級市市委書記有實權,再參考襄陽市市委書記一般是省委常委,直接升常務副省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2275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