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花木蘭、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這些女將是否真實存在,有什麼依據嗎?

秦興陝西秦川興平說: 花木蘭、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這些女將在歷史上都是真實存在的。 我們在中學語文課中就學過…

秦興陝西秦川興平說:

花木蘭、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這些女將在歷史上都是真實存在的。

我們在中學語文課中就學過《木蘭辭》說的就是花木蘭。

宋朝時候的楊家將是愛國將領,佘太君是老英雄,兒子們撲湯蹈火,為國捐軀,穆桂英是孫子楊宗保的妻子。

虎門無犬子!

我們都知道文學作品是源於生活,高於生活,有《三國志》才有《三國演義》。

我們都認為花木蘭、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這些女將,歷史上是走真人存在的!

秦興於二0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農曆正月初二)7:58

秉燭讀春秋說:

有人問我,歷史上真有花木蘭、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這幾位巾幗女將嗎?

很遺憾的告訴大家,這四位女英雄除了佘太君在歷史上真實存在外,其他三位都是文藝作品虛構的人物。

首先花木蘭這個人物是流傳在我國古代南北朝時北魏《木蘭辭》裡的人物。

(花木蘭劇照)

《木蘭辭》敘述了花木蘭沒有長兄,只有一個弟弟,朝廷要徵兵,花木蘭的父親被迫服兵役,這時候花木蘭男扮女裝替父從軍。

然後花木蘭在戰場上屢立戰功,被朝廷加封為將軍,戰爭結束後,花木蘭謝絕了朝廷的封賞,恢復了女兒身回家贍養父母。

從上面可以看出,花木蘭這個人物是從辭中走出來的,最後被歷朝歷代所歌頌,成為了深入民心的巾幗女英雄。

說實話花木蘭到底姓氏名誰,籍貫在哪裡?其實誰也不知道。

隨後「花木蘭」這三個字成了女英雄的代名詞,歷朝歷代出現了各種體裁的文藝作品,花木蘭的形象越來越豐滿。

不過歷史上確實出現過花木蘭這樣的女英雄,據我所知,全國至少有4座木蘭墓。

比如河南商丘虞城縣的木蘭墓,陝西延安的木蘭墓,武漢黃陂的木蘭墓,安徽亳州的木蘭墓等。

我認為這是地方搶註名人的現象,是為了打造名人旅遊觀光景點。

說白了,最初的那個花木蘭其實就是個虛無縹緲的人物。

嚴格意義上來說,那些木蘭墓埋葬的也許是替父從軍式的女英雄,但絕對不是花木蘭。

樊梨花是唐朝名將薛丁山的妻子,她也是民間野史虛構的一個人物。說她自幼隨黎山老母學武藝,師成下山巧遇薛丁山,二人比武招親,樊梨花自己做主嫁給了薛丁山。

薛丁山死後她任徵西大元帥,完成了丈夫未竟的事業,最後被朝廷封為一品誥命鎮國夫人。

(樊梨花劇照)

樊梨花是從民間野史中走出來的一個人物。

到了宋、元、明、清,各朝各代的文人對這個人物進行了藝術再加工,人物形象越來越豐滿,讓人誤以為樊梨花就是唐朝的女英雄,這得益於文藝作品深入人心的影響。

再逼真再形象,樊梨花也是一個虛構的人物。

穆桂英是宋朝楊家將中的女英雄,她也是文藝作品中的一個人物。

穆桂英最早出現在明代熊大木小說《北宋志傳》中,又名《楊家將》傳,說她是楊宗保的妻子。還說穆桂英是穆柯寨穆羽之女,傳說她是黎山老母的徒弟,也就是說和樊梨花師出同門。

(穆桂英劇照)

其實這種野史都一個套路,說穆桂英武藝高強,遇見了楊宗保,二人比武招親,穆桂英打敗了楊宗保,自嫁給了楊宗保。

說實話,穆桂英和樊梨花等女英雄都是自由戀愛的先鋒,女權主義的先行者。

歷史上不但沒有穆桂英這個人,就連她的丈夫楊宗保也是一個虛構的人物。

楊六郎根本就沒有楊宗保這個兒子,因此也沒有穆桂英這個兒媳婦。

歷史上沒有穆桂英,但是歷史上有她的婆婆佘太君這個人,不過真實歷史上的佘太君根本沒有「百歲掛帥」這一說。

佘太君,名賽花,雲中郡人(今山西大同市與朔州懷仁一帶),北宋名將折德扆(yi)之女。

(佘太君)

在這裡順帶說一下,佘太君可能是歷史上以訛傳訛,「佘太君」應該是「折太君」,因為她父親姓折。

佘太君另一身份是北宋名將楊繼業的妻子,楊家將「七郎八虎」的母親。

支持佘太君在歷史上存在的證據,有山西代縣楊忠武祠保存的《楊氏族譜》,族譜給予了佘太君很高的評價。

文/秉燭讀春秋

文藻巧翁說:

佘太君實有其人

《楊門女將》是改編傳統劇目的成功作品之一。原劇《十二寡婦徵西》既有積極高昂的一面,也有消極低沉的一面。改編後的《楊門女將》,塑造了楊家一門孤寡挺身禦侮的英雄婦女群像,使藝術形象的英雄性格與民族性格達到合諧的統一。劇中尤其是塑造了意志堅強、氣概豪邁、老當益壯的佘太君。看了劇,誰不為她百歲高齡的慷慨請纓和痛斥投降派的大義陳辭所感動,以至使人潸然淚下。可是當人們從舞臺上的藝術形象思維回到歷史的回憶時,誰也不會認為歷史上會真有十二寡婦徵西;明知沒有卻又信服,這就是藝術的魅力所在。不過,話說回來,人們總是要問:歷史上是否真有佘太君其人?回答是肯定的。

歷史上的佘太君本姓折,由於北方人讀音折佘不分,在文藝作品中才訛變為佘。折家世居陝西府谷,這裡自五代時起便為抗擊北方遼契丹貴族襲擾的重要軍事據點。從折太君曾祖折嗣倫時起,折家便世襲軍職,參加抗遼鬥爭。折嗣倫的兒子叫折從阮,從阮的兒子叫折德扆。據畢沅《關中金石志》載:「折太君,德扆之女,楊業之妻也。」《岢嵐州志》又記:「折氏性警敏,嘗佐(楊)業立戰功。……後業戰死陳家谷,潘美、王侁畏罪,欲掩其事,折上疏辯夫力戰獲死之由,遂削二人籍,除名為民。」可見折太君確為楊業妻子,並曾同楊業並肩戰鬥於抗遼前線。不過折太君上書的事,在戲劇中則改為六郎告御狀,《攥御狀》就是描寫六郎告潘洪十大罪狀,八賢王協助其伸冤的事。《晉乘捜略》還記載「鄉裡世傳折太君善騎射,婢僕技勇,過於所部,用兵克敵,如蘄王夫人(韓世忠夫人梁紅玉)之親援桴鼓然。」這又說明折太君還曾訓練一支由婢僕組成的驍勇的家兵,《楊排風》的故事,當來源於此。不過,歷史上的佘太君事跡,雖然史書有徵,但因為多出於地方志,所以並不是都可信的。因為地方志中的人物及其事跡,有時是先有傳說,然後再逐漸附會而成史的,因此有的是真,有的半真半假,有的全假。折太君可以肯定實有其人,至於其事,只能略備一說了。

楊家將的故事,從北宋便開始流傳,元雜劇中已有楊六郎稱「母親佘大君」。明時成書的《楊家將演義》中稱楊業為令公,因此稱太君為「令婆」。佘太君幾乎出現於每一出楊家將的戲劇,是一個與藝術形象的楊氏家族共終始的人物,歷經楊家四五代人,人們不知她到底活了多大年紀,她簡直是一顆永不殞落的將星。以佘太君為主的戲有《餘賽花》(《紫金帶》)、《擺箭會》、《雛鳳凌空》(《楊排風》、《煙火棍》)、《楊八姐遊春》、、《雁門關》(《三關排宴》、《佘太君斬子》)、《楊門女將》(《百歲掛帥》、《十二寡婦徵西》)、《太君辭朝》(《苟西番》)等,其中除了《佘賽花》寫的是太君靑年時代,共餘全是寫她老年時期的活動。

佘太君是我國古典戲劇中一個獨特的,富有浪漫主義色彩,而又十分豐滿感人至深的藝術形象。如果《楊門女將》中的太君,表現的是一個為國為民而不服老,又有深謀廣略的帥材;在《雛鳳凌空》中的太君,則表現的是有慧眼,識人材,確信青出於藍,敢於打耐尊卑,取將於婢僕之中的英明長者;而《楊八姐遊春》,則頌揚了太君的不慕容華富貴,不為帝王的淫威所屈,敢於和以封建最高統治者專制皇帝為代表的邪惡勢力鬥爭的可貴氣節。佘太君是廣大人民長期塑造的愛國主義形象,尤其是改編後的這一形象更為完美,她己經不是為趙宋一家效忠,愛國是為了民族利益。在她的身上,不但沒有宣揚那種對封建皇帝的愚忠,《楊八姐遊春》中,簡直是把至尊的皇帝置於一個小丒的地位。佘太君這一藝術形象,贏得了人們的普遍愛戴而獲得它長久的藝術生命。

夜不閉戶深耕半夜說:

四人流傳的故事,就數穆桂英稍貼近現實,僅是到了跳廣場舞的年紀仍掛帥出徵。而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則如同古時候的「無間道」一般。十多年不被發現,花木蘭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佘太君不僅能將深居閨閣的弱女子,打造成宋代「超女」,還百歲掛帥,遠赴邊疆勇闖絕谷全殲西夏軍。壽星殺敵勇冠三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武藝高強神通廣大兼具美麗動人的樊梨花老師,直如《西遊記》中走出來的人物,《徵西全傳》裡,是既能移山填海上天入地,又擅使神箭飛刀。最難得的,是自帶攝魂鈴、捆仙繩。

誰說女子不如男?四人之中,三人曾官至兵馬大元帥,三人是文學作品或戲曲虛構出來的人物,剩下的佘太君歷史上是否真有原型?至今仍有爭議。

「安能辨我是雌雄」的花木蘭,其人其事僅限於《木蘭辭》中,南北朝、隋唐諸史均無記載。花木蘭替父從軍,起源於北朝的民歌《木蘭詩》。不過,結尾部份只停留在了木蘭凱旋而歸。

現在看到的版本,是宋代郭茂倩主編的《樂府詩集》。這版本裡是只知其名,卻未聞其姓 。而明朝的徐渭,在其雜劇《雌木蘭替父從軍》裡給補上了這個缺。

穆桂英的姓名與事跡,不見於宋人的有關史籍。可在雁門關南北地區,卻還流傳著關於她的傳說及相關的一些地名。山西繁峙縣北三十裡有穆桂英山,而縣西南則有「木閣村」,據說「木閣」原是「穆柯」的轉音。

據清代《保德州志》記載: 「延昭子文廣,娶慕容氏,善戰,今州南葬塔村尤其故地雲。」有說楊文廣娶慕容氏為妻,「慕容」二音相拼,也就是「穆」音。「慕容」 氏或為「穆」氏。

明代宋濂《楊氏家譜》及《宋史·楊文廣傳》中,又將穆桂英分別指向了鮮卑族女子和廣西的「木族」。不過,廣西沒有木族,僅在貴州有個木佬族。並且,這些說法終究沒有任何的佐證。

穆桂英的形象分別出現在《北宋志傳》、《楊家將》和《楊家將通俗演義》,其結局不盡相同,最令人唏噓的是《楊家府演義》。說的是大破天門陣之後,穆桂英等十二名楊門女將奉命出徵西夏,在虎狼峽 (今古浪峽)遭到西夏軍的阻擊。

為了刺探敵情,穆桂英帶了兩名女將,沿小道爬上一座山頭,不防被冷箭射殺,穆桂英及三名女將當場中箭身亡,首級被西夏人割去後將無頭屍體則拋到滴淚崖下。(現當地還有滴淚崖、楊家將墳等古蹟。)

而楊業之妻佘太君同樣不見於正史,有關她的身世、姓氏、事跡等,學界一直存有爭議。據說楊業殉國後,餘太君在家中訓練子女、婢僕習武,其武藝和戰鬥力均超越朝廷統轄的正規禁軍。

如楊排風英勇殺敵、程桂英掛帥、十二寡婦西徵、百歲掛帥等故事。如此重大事件,不僅北宋正史隻字不提,就如宋代的文人筆記也無任何的記載。

到了元代,佘太君的名號最先出現於雜劇《昊天塔孟良盜骨殖》,此後在雜劇《謝金吾詐拆清風府》也有自報佘太君的臺詞。現今流行「佘太君即折太君」的說法,始於清代地方志及文人筆記。

如乾隆時期的《保德州志》、嘉慶年間的《晉城搜略》、光緒時期的《岢嵐州志》、《荀學齋日記》等。近代學者聶崇歧、常徵等經論證後,認為佘、折二音相近,西北有些地區「折」音如「佘」, 贊同佘太君即折太君。

不過,這說法早在光緒時就有質疑的聲音。首先《宋史·折德傳》中,不見其女嫁與楊業之記載;其次,清代《山西通志》 更指出: 「按德扆守府州,屢敗北漢兵,宋乾德中卒,而業是時則為北漢將也。存以備考。」

最後,這說法同樣有不少的支持者。一來兩家門當戶對的時間相當短促,而當時三十四歲的折德扆,是否已有一個十六歲以上的女兒尚且未知,而兩家如已結姻,嶽父女婿很快便分屬兩國則於理不合。

至於樊梨花,其人物形象最早出現於清乾隆時期的小說,其後更是評書、戲曲全面開花,好幾個劇種均有保留劇目。如《說唐三傳》、《馬上緣》、《三請(休)樊梨花》、《薛家將》、《樊梨花掛帥》等等。

不過,所謂的唐代兵馬元帥樊梨花,僅是文學加工而成的虛構人物,對於這一觀點至少沒有任何的異議。

海闊雜談說:

花木蘭、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是我國家喻戶曉的古代巾幗女英雄,其中佘太君歷史上確有其人,其餘三位都是文學演義塑造的英雄形象。

花木蘭最為人所熟知的就是《木蘭辭》,木蘭替父從軍的故事。但是歷史上其實並無此人,文學作品虛構的不讓鬚眉的巾幗英雄。現代影視作品也進行了演繹。

樊梨花也是文學作品虛構的女英雄,樊梨花的本事就特別大了,她的師傅是黎山老母,本身也是帥才,輔佐丈夫薛丁山,為大唐效力。樊梨花在一些地方史志裡有所記載,但是如果確有其人,這麼大的本事不可能政史完全沒有記載。

穆桂英也是虛構的人物,楊家將楊宗保的妻子,但是其實楊宗保也是虛構的,楊家將沒有楊宗保這個人。

以上三位女英雄都是虛構的,樊梨花和穆桂英還有共同的師傅——黎山老母。

佘太君歷史上真實存在,是楊繼業的妻子,本身也是北宋名將。原本姓「折」,後來民間演繹成為了「佘」。

悠悠芳草心說:

花木蘭、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這幾位是家喻戶曉的女英雄,歷史上她們存在嗎?

一 花木蘭

花木蘭代父從軍,能徵慣戰,英勇忠義,在史書上她的籍貫,姓氏並無記載,她之所以出名,是因為那首《木蘭辭》。

《木蘭辭》出自樂府詩集,樂府詩集多由御用文人創作或民間採集,不能作為史料,所以,花木蘭在歷史上撲朔迷離。

二 樊梨花

樊梨花也是一位女英雄,本領高強,有勇有謀。但歷史上沒有樊梨花。她的丈夫薛丁山都是虛構的,她就更別說了。

三 佘太君

歷史上有佘太君。據《保德州志·人物·烈女》記載楊業娶府州折氏為妻,稱太君。

四 穆桂英

穆桂英掛帥,大破天門陣 ,非常厲害,本領高強,能徵慣戰,文韜武略樣樣精通。可是這麼一位女英雄歷史上根本沒有。

楊家將裡說她是楊宗保之妻,楊文廣之母。

歷史上根本沒有楊宗保,當然就沒有穆桂英了。

歷史上楊六郎(楊延昭)的兒子是楊文廣。

史書上記載,楊文廣,字仲容,楊延昭之子,楊業之孫,北宋名將。可見,楊宗保是虛構的,就沒有穆桂英什麼事了。

花木蘭、樊梨花、穆桂英她們雖然是虛構的,但是仍然能教育人們英勇、忠孝。

時代需要英雄,人們需要精神慰籍,所以杜撰出這些激人上進的女英雄。

她們的精神將千古長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2477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