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我是一名體制內的人,剛辭去了領導職務,請問如何面對今後的工作?

人在旅途77509(提問者)說: 我今年45歲,擔任現職領導10年了,去年因為崗位調整與身體原因辭去了領導職務…

人在旅途77509(提問者)說:

我今年45歲,擔任現職領導10年了,去年因為崗位調整與身體原因辭去了領導職務,之前一直在局機關業務部門擔任正職領導,也參加過中央,部,市交辦的案件審理。說起辭職一言難盡,本來在這個年齡想大展鴻圖更近一步,但長期的工作壓力身體出現問題,尤其是不能參加久坐的會議,可現階段體制內會議特別多,每次會議結束都感覺全人麻木,去年7月崗位調整通過自己的人脈了解到局領導可能安排我去非業務部門,感覺自身價值不能得到體現且身體原因也不能跟上當前節奏,在沒有跟領導打招呼的前提下書面提出辭職,並通過黨委會批准,辭去了現職!辭職後我利用半年的時間住院理療,調整身體,調整心態,迎接新的人生!如今我身體好轉,心態平和重新返回了工作崗位,雖然調離了業務部門,不再擔任領導,但同事們對我很照顧,我也會盡我所能去努力工作,發揮自身業務優勢,起到傳幫帶作用,積極工作,發揮能量!如果我身體條件不允許,我會辭職不給組織填麻煩,畢竟我知道我的職業不能養閒人,我的目標是儘量幹滿30年,提前退休,再去享受人生,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去浪跡天涯,這樣即對組織有交代又可以對我的職業生涯畫圓滿的句號!謝謝大家的關注,參與我的提問,你們的意見和見解我會認真借鑑,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沐宗慎說:

我今年51歲了,在2020年因為身體原因辭去了領導職務。

以前我在單位裡任副局長,幹了十來年,後來因為血壓高、血糖高,頭暈、胸悶,經常請假去醫院檢查治病,無法勝任副職工作,向單位和縣組織部提出申請,辭去副局長職務,改任二級主任科員。

辭去領導職務後,成了一般人員,我心輕多了,儘管別人還稱呼我王局長,我知道那是尊敬我,其實我和他們一樣了,都是一般人員。

成了一般人員後,不再是領導了,就成了被領導,對待上級安排的工作,心須服從執行就行。領導知道我身體不好,也就不安排我什麼工作,主要讓我安心養病。我也樂意服從,聽從領導安排,每天鍛鍊身體,按時吃藥,經過一段時間,身體比以前強多了。咱就是靠工資吃飯的,只要給工資,身體條件允許,絕對服從安排,絕無他念。

人到中年,馬上接近退休了,身體健康最重要,其他的都是浮雲。對待工作要力所能及的幹,不能幹也不要勉強,要切記在外面咱是草,在家裡咱是頂梁柱,一定要分清主次。

心無愁事便是福說:

本人現年47,副縣級實職領導崗位工作了5年後,辦理了提前退休,以前手機24小時開機,現在一天都接不到一個電話,偶爾來電也是賣房子推銷產品的。

靜下來之後通過反思,才明白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滄海一粟,要始終懷著一顆感恩之心去面對生活,人生苦短,健康快樂才是根本,生活不易,懂得珍惜才會長遠。

俺說說:

2019年9月30日上午10點左右,52歲的俺,主動向組織申請辭去單位機關黨委專職副書記、紀委書記的職務。

辭職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壓力大,工作能力差。年齡不饒人,身體吃不消。另外的確還有點主動讓賢的意思。

一個月後,免職文件下來。組織對俺很照顧,讓俺任選一個處室。俺毫不猶豫選擇了原先呆過的一個業務處室,走了職級並行,繼續搞俺的老本行。當時組織還計劃讓俺兼任副處長,俺果斷地拒絕了。俺當時選擇的這個業務處室的主要原因是這個處室人員非常團結,處長是俺的老領導,為人很正派,俺也熟悉和喜歡這個處室的業務工作。

2021年7月初,俺正在自治區黨校參加為期兩個月的培訓學習,突然接到西吉縣某鎮辦公室的通知,讓俺立即到所駐的村報到。俺說明原因,7月21日,黨校學習一結束,俺就去離家400多公裡的龍王壩,參加了為期四天的駐村第一書記培訓班。

駐村的14個月,甜酸苦辣俱嘗。駐村的兩個工作隊員都是單位派來的原轉業軍人,他們工作能力強,執行力高。所駐村的村支書對俺們很關心也很支持,俺們和村「兩委」班子成員關係融洽。村裡的村民樸實厚道,待人熱情。單位主要領導和分管領導也經常過來關心探望。

駐村久了,難免會影響家庭。思念是最折磨人的,魂牽夢縈。時間長了,難免會生病。生病是最痛苦的,摧心剖肝。最讓人難以接受的就是日常生活,山村的冬天,寒氣逼人,需要架火爐取暖。山村的夏天,烈日炎炎,需要到縣城洗澡。就連上衛生間,其實那根本不能叫什麼衛生間,就是茅房,村部的旱廁根本不能用文字形容。

駐村的工作只有駐村人明白!生活的質量只有駐村人懂得!中秋節的那天,俺突然就感覺李太白的那首「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就是專門寫給俺們這些駐村人的。

吃完洋芋面,抹抹嘴,該幹啥還得幹啥去。

愛生活的明月Ad說:

本人現年59,一級調研員,去年10月從正職領導崗位上退下來。服從新班子領導,堅持正常上班。今年來,根據單位安排,相繼深入部分基層單位開展了一系列工作調研,協助分管負責人認真做好D級危房的拆迀工作,逐家逐戶逐人開展思想工作,完滿完成了工作任務,與單位上下和行業部門幹部職工相處融洽。

我一直認為,無論在哪個崗位,幹好工作才是王道。作為領導幹部,雖然已經退下來了,但老同志的帶頭作用不能丟,服從安排、盡心盡力做好每一件事的品質不能丟,維護團結向上的團隊精神不能丟!

滕旺哥說:

退休前我是正廳級幹部,國家一級警監,文革後第一批大學生,退休時當廳局級領導都十多年了,可謂風光無限,但突然沒事做了,落差巨大確實不適應,加上現在又沒有報刊書報,眼睛看手機又看不清,精神上異常痛苦。後來,派出所小趙主動聯繫我,解決了我的業餘生活問題。我現在給派出所看大門,一天12小時,收發快遞等,日子豐富多彩。感謝片警小趙。

職場飛飛說:

我到單位的第三年,我的第一任分管領導辭職改非,遠離機關下鄉扶貧。看了他的經歷,內心確實很受感觸。感覺在體制內當一名領導並不是我們常人所看到的那麼光鮮,也感受了辭職改非之後周圍人的人情冷暖。

楊副局長是我來單位後的第一任分管我的領導,一輩子都在單位工作,專業能力非常強,是單位的專業上的頂梁柱。寫的一手好材料,曾多次被縣兩辦相中,但由於單位沒有放手,因此就一直耽誤在了單位。

由於單位級別低,屬於政府邊緣部門,領導也不太重視,因此幹部提拔非常少。楊副局長雖有滿腹才華,但也沒有被提拔的機會。

楊副局長生性正直,看不慣單位的一些不公平不正義的事,而且不屑於在領導面前溜須拍馬。因此在他52歲的時候,主動向組織提出申請辭去領導職務。而且在同一年,主動申請到扶貧村駐村。

當時楊副局長家裡非常困難,女兒高三正在複習備考,只有他一個人照顧,母親多病多次住院,需要子女陪護。但沒想到的是,楊副局長還是毅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楊副局長到村裡去之前,我們一起吃了一頓飯,他喝了比較多,說了一句話讓我感覺很心酸,他說:我只是不想與他們為伍,不想再委屈自己了。

楊副局長駐村以後,由於村裡條件非常艱苦,沒過多長時間,人就憔悴了不少,但是他從沒有過要回單位的打算。他說:在村裡工作,雖然很累很辛苦,但是面對老百姓,很真實。

扶貧結束後,鄉村振興需要接著駐村。當別人都在向單位申請換人的時候,楊副局長主動申請繼續駐村。他說:我只有幾年就要退休了,不想再回來面對那種虛假的人情世故了,就這樣在村裡到退休算了。

但是這期間,單位沒有一位班子成員主動提出去換楊副局長駐村,也沒有說在職級晉升上對他有照顧一點的安排,甚至沒有人會主動提起他為單位做出的犧牲和奉獻。

現在如果不是有意去想,根本就想不起來單位還有這樣一位楊副局長。因為他駐村以後,除了報銷差旅費,基本就沒有回過單位。為什麼楊副局長寧願在50多歲的時候,要主動辭去領導職務,主動要求下鄉,而且不願回機關,也不願和單位有過多的交流,我想可能也只有他的內心深處才有真正的答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2881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