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為什麼感覺工廠中從基層升上去的幹部,反而對曾經一起工作的工友特別狠?

陋室思說: 能從基層上去的,無非幾類人,1,懶人,只有上去才能脫離實幹,維持懶的現狀,否則不可能在一線久混。2…

陋室思說:

能從基層上去的,無非幾類人,1,懶人,只有上去才能脫離實幹,維持懶的現狀,否則不可能在一線久混。2,霸道,霸道可以推動事情的解決,但可能破壞公平,一線人怒而不敢言。3,上面有人,朝中有人好做官,誰都怕3分,資源多解決問題也容易。4,踏實肯幹的,催不動人,自己就能動手解決的。不管是哪一類人,都認為自己有別於他人的能力,穿小鞋打壓人是他們基本手段,而且他們要討主子歡喜,還得欺上瞞下,恰恰是下與基層幹部最了解基層現狀,想法堵工友的嘴就成了欺上的方法。

我住長江頭N說:

聽農村的老人講,過去窮人給地主家當長工,往往窮人都要考慮一下這家地主主人的身份,如果這家地主是第一代,就是說這家地主的主人也曾經是幹過長工的,一般情況下是沒有人願意給他做長工的。因為專門有句話叫「奴使奴,使死奴」。

也就是說,給這樣的人當長工,你會累很多,因為在這樣的主家眼裡,你累死累活的幹,也未必能達到他的滿意,也許當初他比你還能幹許多,你那兩下子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工廠裡從基層提拔上去的幹部,他對基層太了解了,對基層工作中,管理上的一些漏洞,對基層員工工作中的一些小伎倆也是了如指掌,你說面對這樣的領導,你除了踏踏實實的幹好工作,還能怎樣。

並不是基層提拔上去的領導對工友狠,而是這種從基層提拔上去的領導管理更加完善,沒有漏洞,作為員工的你會感覺工作沒有以前輕鬆了,因為他把漏洞都堵上了。

也許,這就是你感覺他特別狠的原因。

不要忘了,無論是國企、央企還是體制內,現在所有幹部的提拔都要求必須要有基層的工作經驗。

這是從領導的管理角度來考慮的,和你想的不一樣。

子小中心說:

能從工人上去的幹部都是有殊技能的人,特別能忍耐對自己狠的,都是有上進心的人,他們知道往上的路艱難,大部分對上戰戰兢兢心理壓力大,深怕一不小心又回到從前或停不前,但又對底層十分了解,所以管理起來特別「嚴格」,你覺得苦累的事,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經歷的苦比你多得多,你不信可以找一個從機關下來的大學生領導,和一個從工人上來的領導,訴說同一件困難,看他們的反應就知道了,所以沒必要去抱怨,幹好自己的工作,見面願意就打聲招呼,不願意就沒看見。

結巴老李苦行僧說:

因為這些人是從底層升上去的。對下邊的情況特別的了解,知道他們下邊需要什麼討厭什麼,所以說就是知根知底這些人,一旦升上領導崗位,對下邊的缺點和弊病知道的比較清楚,對他們就特別的狠,這是正常的,因為這屬於對症吃藥。另外這些人一朝鯉魚躍龍門升了上來就覺得自己有點了不起了,就有點飄了,看不起曾經自己的工友了,原來的朋友也都換了,現在他們跟市領導打成一片,對下邊是不屑一顧了。

自由的葉子Q說:

是因為以前的工友,對他的底細了解得一清二楚。他在他們面前樹不威信來。所以,他對自己的工友下手特別狠。

我以前在一個私人企業打過幾年工。我們廠是做齒輪泵的。當時,我在裝備作間。裝備車間女工比較多。其中有一個女的是後來的,姓董,她是通過我們老主任的關係進來。混了一段時間,跟老闆關係比較親密,最後,把老車間主任弄走,她提為車間主任。

我組裡老員工比較多,基本都在八、九、十年之上的。她首先,在老員工之間製造矛盾,把和她同類的人先擠走。然後,想辦法在老闆面前,吹吹風,把其它相關部門,了解她底細的人擠走。

以前那個小𠂆,其實就是記件為主的一個小廠。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不勞不得。老闆經營模式,不是客戶要什麼貨,就生產什麼貨。而是把生產出來的貨寄存在客戶那兒,客戶用一臺,把一臺錢。

就這樣一個小廠裡面的車間主任,居然如此的張狂!其實就是人性最醜陋的一面。

青城小白說:

有這麼幾點原因吧

1、對以前的工友和工作環境比較了解,所以下基層檢查往往一查一個準,所以給人感覺對工友比較狠,其實是比較了解,能抓住漏洞,至於狠不狠就看這個幹部自身了,也有那種會做人會做事情商高的幹部,對工友們比較好,有些如果心眼小,想樹立威信的,想拿人開刀的,而且還有當初的工友可能得罪人家的,那肯定比較狠。

2、自身對工作要求比較高,從工廠一線能上去的本來就不多,肯定是業務能力過硬的才行,所以以他的視角來看,很多工作要求不符合他的要求,以前是沒有能力改變,現在有這個能力了,勢必會高標準、嚴要求,而且這樣上去的幹部一般是特別珍惜自己的崗位的,上進心也比較強,有可能是對所有人都是一樣的要求,只是沒有特殊照顧他曾經待過的部門班組,所以會感覺到他比較狠吧,但是其實誰上去都一樣,崗位不同,出發點也就不同,想法肯定不同。

3、還有一種現象就是很多幹部都有這樣的心理,就是我從那個部門走了出來,肯定會格外關注那個部門,這是個雙刃劍,有可能格外照顧,也有可能犯個什麼錯就能發現,所以曾經的工友們會感覺他一直盯著不放,所以感覺老是被針對。

文豐山說:

這話題要客觀分析。我是老三屆的知青,上山下鄉,二年後,進入某央企兵工廠,進廠後,住單工宿舍,許多同事下班後,打牌,做私活。我報了業餘文化補習班,工作三年後,當上班組長,正逢中東戰爭爆發,我們企業任務爆長,所有生產線滿負荷生產,二班制人員,幹滿三班,連吃飯,都是換人吃飯,機器,生產線不停。一次設備出現故障,維修後,工作不穩定,為了保質,保量完成任務,我連續工作三十多個小時,我們班,保證了任務的完成。

隨後,被評為工廠的紅旗班組長,並獲得廠長獎勵晉級工資一級。不久我入了黨。

隨著改革開放,軍品任務越來越少。工廠開展了平戰結合,軍民結合實際行動。我也從軍品生產,轉入民品生產。學習了許多機械製造的技能。工廠隨著改革開放也有了自主經營權,工廠變成了企業,(兵工廠時期,工廠任務就是生產,職工工資,每月軍代表籤字,才能發放,職工的生活,例如建設住房等,都是打報告,批計劃,工廠不講利潤,只講成本)

在軍民結合大生產中,我們企業先後選擇了幾種民品開始試製,最後,確定為生產民用摩託車。我們企業的摩託車一經試生產出來,就成為了熱門商品,從試製的五臺,100臺,1000臺,月月生產計劃爆漲,為了擴大生產,提升質量,企業對外與本田進行了技術合作,對國內建立了摩託車生產聯合體。

我的工作,學習變化不小,在學習中,我利用業餘時間上了函授的電大,組織上又派我到深圳科技園,遼寧財經學院,市黨校等地學習實習。工作也從車間的調度員,車間的工會主席,副主任,黨支部書記,總支書記,分廠廠長,處長,集團公司,再就業五個公司的法人總經理。外派到外省合資企業黨委書記等。

在幾十年的工作中,有我們一起上山下鄉的同學,有在日夜奮鬥,流汗苦幹的同事,我們結成了深厚的友誼。不因我的工作變化,而變化,我們的感情長存。工作忙時,紅白喜事,我們都是必到,退休後,經常在微信裡聊天,不時互相邀請喝點小酒。

我當領導時候,如果說對員工狠,對熟悉的人更狠,也在理,因為,我知道他的能力,技能,或者是組織能力,在企業任務緊張,需要犧牲休息時間,忘我工作的人,需要的亡命的工作精神的人時,用熟悉的人,才放心,才能確保任務的完成。但是,這樣的人,也會被提升。獎勵。

六哥三木說:

正確!

從基層單位上位的領導,大多數都是幹出來的(除關係外)對人和事比較熟悉,另大多是管人較多,基層的人什麼樣的都有,管理難度大,必須狠!所以都比較霸氣。下手較狠!

從機關上位的,都比較圓滑,見識廣,跟大領導接觸較多,方式方法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3001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