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千古丞相李斯為何鬥不過一個小小的趙高呢?_為什麼李斯幹不過趙高

一抹煙塵說: 趙高的官職確實很小,中車府令兼行符璽令事,就是秦始皇的車隊長兼機要秘書。官職雖不大,但是皇帝的身…

一抹煙塵說:

趙高的官職確實很小,中車府令兼行符璽令事,就是秦始皇的車隊長兼機要秘書。官職雖不大,但是皇帝的身邊的人,在皇帝面前說得上話,很多大臣得也巴結討好他。

而且他還有另一重身份,秦始皇少子胡亥的老師。

趙高因精通法律,善書法,很得秦始皇賞識,讓他教導兒子胡亥學習律令和書法。

胡亥老師這一身份,成為趙高鬥垮李斯最大的依仗。

秦始皇在沙丘突然暴亡。皇帝不在了,主持國家大事的人按順序應該是太子→皇后→丞相。輪三輪四也輪不到趙高這個小小的中車府令。

秦始皇生前沒有立皇后和太子,秦始皇一死,丞相李斯就成為秦國擁有最高話語權的人,決定著秦帝國的未來走向。

然而,野心勃勃的趙高卻利用自己掌管皇帝符璽的機會,決心放膽一搏,逆天改命。

他先找到胡亥,把秦始皇要立長子扶蘇的遺詔給他看,對胡亥說,扶蘇當了皇帝,你無尺寸之地,你該怎麼辦?

胡亥是個乖兒子,他說,既然父王要立兄長扶蘇,父王是明君,知道他各個兒子的能力,我還有什麼可說的。

趙高說:不然,現在天下事掌握在我和丞相手中,擁立你為王,易於反掌。免得你將來受制於人。

胡亥還是不敢答應,說出了心裡話:

廢兄而立弟,是不義也;不奉父詔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才疏,強因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傾危,社稷不血食。

胡亥這句話點明了秦帝國後來迅速覆滅的根源。

他自知自己無德無能,根本不是當皇帝的料。說明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然而趙高為達成自己的野心,他才不管秦國的死活。

他舉了很多古人的例子,說什麼行大事者不拘小節,完全從胡亥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胡亥無奈,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只是擔心趙高無法說服李斯參與。

趙高和李斯提起改立胡亥的事,剛開始也是碰了一鼻子灰。

然而他並沒有放棄,而是搬出一大套道理,處身處地為李斯分析形勢,為李斯的將來著想。

最後說如果扶蘇繼位,必定讓蒙恬為相,朝廷上還有你李斯的立足之地嗎?

李斯為了保住丞相之位,無奈長嘆一聲,答應了他。

可見,趙高不愧是秦始皇的一號秘書,說服人的口才能力令人嘆為觀止。

他一句話沒有提自己,全是為對方考慮。

而且他思路縝密。自己要富貴,必須先讓自己的學生胡亥登上帝位,自己將來的富貴全在胡亥身上。

所以他必須先說服胡亥,只要胡亥答應當皇帝,他才有機會去說服丞相李斯。

這一波操作下來,把幾乎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充分展示了趙高嚴謹的邏輯思維和洞察人心抓住人心的能力。

李斯雖有治國之才,但比心思之縝密陰險,和趙高相比差遠了。

胡亥雖然昏庸,但他不是傻子,他知道他能登上帝位,完全是靠趙高運作的結果,這擁立第一功自然記在趙高身上。

胡亥當了皇帝後自然會對趙高言聽計從,給趙高鬥垮李斯爭得了一張權力虎皮。

僅僅有一張虎皮還不夠,趙高要想徹底打敗位高權重的李斯,還得使出殺手鐧。

胡亥登上皇位後,論功行賞,把趙高升為郎中令。

秦國的郎中令屬於九卿之一,是非常有實權的官職了,相當於後世的大內總管,掌管宮庭宿衛,皇宮安全等。外臣有事面見皇帝,得先奏報他,由他安排後才能見到皇帝。

趙高對胡亥說,外面的大臣吱吱喳喳議論,作為天子沒有必要天天開會聽取他們的意見。陛下深居禁宮,以示威嚴,有事由我們奏報陛下裁決就可以了。

胡亥本來就對煩瑣的政事不感興趣,巴不得當甩手掌柜,騰出時間樂於和宮女探討人生,於是就不再上朝了。

趙高這一手太絕了,隔離了大臣和皇帝的關係,當然包括丞相李斯。

你們有什麼事找我趙高就是了,由我向陛下匯報。

他向不向胡亥匯報,只有天知道。結果還不是由他說了算。自此趙高以郎中令之職掌控了秦國軍政大權,凡事由他說了算。

李斯有幾次要面見胡亥奏報大事,都被趙高擋在宮外,徒喚奈何。

趙高為對付李斯來了一手更狠的。

他建議胡亥將秦始皇二十多個子女全部殺掉,陪葬秦始皇。

他對胡亥說,是為了擔心秦始皇的眾多兒子不服胡亥,搶班奪權。

胡亥於是將自己的所有的兄弟賜死。

趙高實則是為了剪掉李斯的羽翼。因為李斯的女兒都嫁給秦始皇的兒子為妻,兒子娶的都是皇室女子。

李斯與秦國皇室是兒女親家的關係。一旦李斯和秦始皇的其它兒子結成同盟,這個勢力就太恐怖了。

趙高借胡亥之手輕而易舉地剪除了李斯的勢力。

這還不能置李斯於死地,最後趙高露出了陰險無比的絕招。

李斯多次求見胡亥不得,很生氣。

當胡亥正摟著宮女要「探討人生」,興奮勁剛提上來的時,趙高恰好時間就把李斯引進皇宮。

多次這樣。

胡亥正要那個那個的時候,你李斯卻來匯報工作。胡亥氣得發飈了:

你李斯搞什麼鬼,我閒的時候你不來,我忙在興頭地時候你就來了。你李斯到底想怎樣?

這時趙高適時進上讒言:

李斯參與了沙丘之謀,現在還是丞相,並沒有顯貴,而陛下已是帝皇之尊,李斯是想裂地封王呢。而且我聽說李斯長子三川郡守李由,與盜賊陳勝吳廣有書信來往,李由在陳勝吳廣經過三川郡時並沒有帶兵出擊,任由他們過去。

這還得了!胡亥下令將李斯長子李由抓捕下獄。

至此,趙高一步一步將李斯的勢力一點一點剪除,李斯成了光杆司令,成了砧板上的肉,任由趙高宰割了。

趙高對胡亥說,李斯權力很大,如果我趙高死了,他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胡亥心想趙高只是內臣,官職不過朗中令,又無兵權,再怎麼著也翻不起大浪。而且趙高對自己忠心懇懇,凡事都順著自己。

而李斯是丞相,是百官之首,權力僅次於皇帝。如果沒有趙高的牽制,李斯一旦起了反心,自己製得了他嗎?

胡亥最終選擇相信趙高,放棄李斯。

下令由趙高來審查李斯。

趙高狂喜。李斯在劫難逃了。

趙高給李斯定了個謀逆罪,連同其子李由腰斬於市。

總結一下,李斯雖為丞相,擁有秦國的行政大權,智商也比較高,卻鬥不過趙高,在於:

一.趙高是胡亥的老師,胡亥從小與趙高在一起,對趙高有著天然的依賴心裡,對趙高言聽計從。

二.趙高利用自己大內總管的身份,揣摩胡亥的喜好,把胡亥緊緊篡在自己手中,逐漸掌握了朝廷的話語權。

三.趙高心思縝密,手段狠辣卑劣,一步步地架空了李斯的權力後,選擇在最當的時候進獻讒言,迫使胡亥徹底放棄李斯。

胡亥萬萬想不到的是,他如此信任趙高,讓他當了丞相後,還不滿足,最後把屠刀舉向了自己。

《史記》記載:趙高本是趙國人,是趙國王室遠親,其母被刑僇,世世卑賤。

趙高因精通律令,擅書法,進入秦國官場。因犯下大罪,當處死。蒙毅依秦律正要執行。秦始皇憐其才,將他赦免,提為中車府令。

兩個信息很重要,趙高是趙國王族。秦國坑殺趙國四十萬降卒,最後滅掉趙國。趙高與秦國有滅國之恨。

趙高進入秦國為官不久即犯死罪當斬,他的是精通法律的,如果不是有意的,怎麼會犯死罪呢?

秦始皇死,趙高以一己之力,殺死秦始皇選定的優秀接班人扶蘇,扶昏庸的胡亥上位。繼續實行嚴刑峻法,修阿房宮,目的就是激起天下的怨氣。

接著又唆使胡亥將秦始皇的兒子全部殺掉,讓贏姓宗室後繼無人。

李斯是秦國丞相,才能卓越,乃秦帝國的擎天之柱,李斯不死,大秦不亡。趙高要搞垮秦國,得先殺死李斯。

殺死李斯後,就可以輕鬆殺死胡亥。

殺李斯是趙高最重要的一環,也是最難的一環。丞相之位,位高權重,且李斯也是能力智商出類拔翠的人,如稍有疏忽,趙高就有可能被李斯反殺。

為此,趙高精心布局,步步設套,借用胡亥,一點點清除李斯的勢力,不讓李斯驚覺。李斯只知道趙高是小人,並沒有洞察到趙高的野心有多大,縱使才能卓絕,最終還是死在趙高的陰謀算計中。

李斯死後不久,趙高就輕鬆除掉胡亥,立子嬰為王。子嬰反殺趙高,投降劉邦,秦國亡。

趙高難道不是為趙國復仇亡秦而來的?

趙高有如此大的野心和布局,加之縝密狠毒的心計,李斯焉能是他的對手。

妖火說歷史說:

李斯之所以會輸給趙高,原因其實是多方面的。總結起來的話,一是因為秦法不允許他有太大的權力,二是因為趙高代表的其實是胡亥,真正要殺李斯的也是胡亥。

第三,最重要的原因在於,李斯失去了人心,失去了他身後整個秦朝官員系統的支持。這一點,其實才是最致命的。

想要說清楚李斯敗給趙高這件事,我們還得從秦始皇沒死那會兒說起。

話說秦始皇在世的時候,李斯作為秦朝第一號重臣,絕對是堪稱權勢滔天。如果只看權力大小,在整個秦朝,除了秦始皇之外,基本上就數李斯權力最大了。

哪怕是公子扶蘇,單論權力的話,也不可能比李斯更大。

因為按照秦朝的官員體制,秦國高層施行三公九卿制。在這個系統當中,三公分別是丞相、御史大夫以及太尉,權力最大。丞相負責直接管理百官,這裡所說的百官,還不單純只限於文官,武將也是包括的。

御史大夫負責監察百官,雖然有監察權,但卻沒有實際事務的管理權。而且,在秦朝短暫的歷史上,御史大夫並不是只有一位,而是經常換人。

至於說太尉。理論上來說,太尉其實是要負責全國的軍隊。但在秦朝的歷史上,太尉這個官職一直是空著的。秦朝有資格坐這個位置的武將,無外乎也就是王翦、王賁、李信、蒙恬等少數幾個人而已。但因為種種原因,他們都沒有做過太尉。

所以,秦朝雖然名義上是三公,但其實是『兩公』。

而在兩公的體系之下,御史大夫經常換人,丞相卻不是。自從秦始皇統一天下之後,一直到秦始皇去世,這期間絕大部分的時間,秦朝都是由李斯來擔任丞相的。

所以,當時李斯的權力,到底有多大,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稱呼他一聲『站皇帝』,那是一點都不過分的。整個秦朝的文武百官,理論上來說,都是李斯的支持者。而李斯在管理百官的過程當中,會任由多少『自己人』,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除此之外,李斯的長子李由,還是三川郡的郡守!很多人都知道,秦朝一共有三十多個郡。而在這三十多個郡當中,三川郡是一個很特殊的郡。三川郡的位置,大概就在今天的鄭州到洛陽這一帶。

從秦朝一直到隋唐時期,整個中原大地的統治核心,其實就只有兩個。一個是鹹陽或者說長安地區,另一個就是洛陽地區。當時鹹陽這邊,李斯作為丞相,一言九鼎。而洛陽這邊,則是他的長子做郡守,軍政大權一把抓。

另外,李斯的其他子女,基本上也都位置不低。史書上沒有記載,李斯其他的子女,到底都是做什麼的。但是《史記》當中明確記載,李斯的幾個兒子,都娶了秦朝的公主。李斯的幾個兒子,都嫁了秦朝的公子。

所以,也有人猜測,秦始皇長子扶蘇的正牌夫人,可能就是李斯的女兒。

這就是秦始皇去世之前,李斯以及他的整個家族的情況。

相比之下,趙高雖然也有點權力,但是趙高的那點權力,真的是完全不夠看。以當時李斯的身份來說,甚至都不需要正眼看他!

在秦始皇去世之前,趙高的官職,是中車府令。很多人讀秦末歷史的時候,總會有一種錯覺,認為趙高和後世明朝的劉瑾、魏忠賢差不多,都是權勢滔天的大宦官。

這其實是錯的。

趙高真正擁有較大的權力,其實已經是秦始皇去世之後的事情了。在秦始皇去世之前,他其實就是一個給秦始皇管車馬的官員。因為犯了罪,受了宮刑,然後本人對秦國的律法比較熟悉,所以後來又被秦始皇給了一些其他的工作,包括給秦始皇看管玉璽,同時負責教秦始皇的小兒子胡亥學法律。

如果放到後世的明朝,負責掌管玉璽的太監,確實稱得上是權勢滔天!但是放到秦朝,確實算不上,因為這兩個朝代制度不一樣。

所以,在秦始皇去世之前,趙高確實權力很大,也確實是秦始皇身邊的『紅人』。但要和李斯比起來,他真的不算什麼。

但是,隨著那場『沙丘之變』的發生,一切都變了。

所謂『沙丘之變』,簡單來說,就是秦始皇外出巡遊的時候,身體忽然不行了,最後在返回途中去世了。因為在秦始皇生前,並沒有明確立太子。秦始皇的長子扶蘇,雖然是眾望所歸,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秦始皇培養的接班人。但既然沒有明確立太子,自然也就算不得數。

而且,當時扶蘇恰好還不在鹹陽,而是在北方邊境。而當時在秦始皇身邊,只有他的幼子胡亥。

所以,秦始皇去世之後,趙高就聯合了李斯,秘不發喪,並且禁止外人探查秦始皇的動靜。以當時兩人在巡遊隊伍中的身份,再加上李斯的權力,自然可以做到密不透風。

與此同時,他們又秘密修改了秦始皇的遺詔。一邊讓胡亥登基,一邊以秦始皇的名義下旨,賜死扶蘇。

就這樣,在李斯和趙高的扶持之下,原本毫無希望登上皇位的胡亥,就這麼登基了。

趙高扶持胡亥上位的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他是胡亥的老師,同時也是胡亥最信任的人。一旦胡亥成功上位,那趙高自然就瞬間翻身了。但是李斯選擇幫助胡亥的原因,後世其實一直有爭議。

最被大家接受的一種說法是:李斯和公子扶蘇政見不同,一旦扶蘇上位,李斯極有可能瞬間失去所有的官職和權力,甚至有可能被扶蘇清算。所以,李斯才會鋌而走險,幫胡亥篡改遺詔。

不管真相是不是這樣,總之,最後李斯還是選擇了幫助胡亥。而他的這個選擇,其實就做出的那一刻開始,其實就已經註定他不會有好結果了。

因為他和胡亥關係一般。

別看李斯對胡亥有擁立之功,但是在胡亥心裡,真正擁立他上位的,還是趙高這個老師。這也就意味著,一旦胡亥上位,李斯不會再像秦始皇在位時那樣,成為皇帝在朝堂上的代言人。

李斯可以代表秦始皇,在朝堂上管理百官。但是到了胡亥時代,這個位置,註定只能是趙高的,而不是他的。

如果當時李斯能認清這個現狀,選擇急流勇退,把自己的位置老老實實讓給趙高,他或許還有平安落地的機會。但問題是,以李斯的性格,好像也確實不會這麼選。

李斯很驕傲,從始至終,都是如此。

在他眼裡,趙高始終都是那個只會管車馬的宦官,要讓他向趙高低頭,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況且,至少在胡亥剛剛登基的時候,李斯其實還不用太過在意這些。

因為下面所有官員,都是他的支持者。有這些秦朝官員的支持,李斯身後其實等於是有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在支撐他。就算是胡亥本人,其實也不能輕易殺他。否則的話,胡亥前腳剛下完殺李斯的命令,後腳就等著被整個鹹陽城的官員跪在門口,親身體驗一下大臣逼宮的感覺了。

但是自從胡亥登基開始,接下來的一年時間裡,李斯親手毀掉了他的權力基礎。

為了幫胡亥坐穩皇位,同時也是為了掩蓋自己篡改遺詔的罪行,李斯不得不聽從趙高的建議,幫助胡亥清理他的兄弟姐妹,清理那些反對胡亥的官員。

後世很多人在讀李斯的故事時,很容易會忽略掉這一點。首先,《史記》當中明確記載,李斯的兒子娶了秦始皇的女兒,李斯的女兒嫁給了秦始皇的兒子。到底是全都如此,還是只有某一個人是這樣,我們不得而知。但顯然,李斯和秦始皇肯定是親家,這是確定無疑的。

然後,《史記》又明確記載,胡亥登基之後,殺光了他所有的兄弟姐妹。

這兩條加在一起,就證明了一個隱含事件:當時的李斯,親手把自己的女婿或者兒媳婦,甚至有可能是他自己的兒女,送到了胡亥的屠刀之下。

這樣的李斯,太可怕了。

再加上清理這些公子公主的同時,胡亥和趙高也沒少清理那些朝中大臣。而這些大臣當中,很多恐怕都是李斯的門生故舊。

這樣一來,這個時候所有人看李斯,都會覺得心寒:一個連自己親人都能屠戮的丞相,值得他們追隨嗎?這樣的李斯,值得他們集體去逼宮嗎?

李斯作為丞相,權力很大,能夠得到朝中官員的支持,這確實不假。但這種支持,卻是建立在兩個基礎之上的。一是皇帝本人信任並且重用他,或者說整個秦國的國家機器信任他,願意給他這麼大的權力。二是下面的大臣們覺得,跟著李斯混,對自己有好處。

而胡亥上臺之後,李斯的這兩個權力基礎,顯然都崩潰了。胡亥本人並不信任他,下面的大臣們也開始不信任他。

到了這個時候,李斯的權力,其實已經是空中樓閣了。

偏偏李斯自己,當時未必意識到這一點。

所以接下來,趙高很容易就給了他致命一擊。

之前李斯和趙高合夥清理那些官員,幫胡亥坐穩皇位的時候,兩人沒有利益衝突,趙高自然不會對李斯做什麼。但是等到胡亥坐穩皇位之後,接下來,趙高再想攝取更多的權力,他很快就發現,此時擋在自己面前的,就只剩下李斯一個人了。

到了這個時候,李斯就不再是趙高的盟友,而是敵人。

所以接下來,趙高耍了一個小花招:他利用自己宮中近侍的身份,每次胡亥有時間處理政務的時候,他都擋著不讓李斯過來。等到胡亥享樂的時候,他再放李斯過來。

這樣一來,時間長了之後,胡亥自然對李斯越來越厭煩,並且開始討厭他。再加上趙高從旁詆毀,胡亥很快就下令,把李斯抓了起來。

如果放在一年多以前,胡亥剛登基的時候。當時胡亥如果把李斯抓了起來,恐怕第二天所有的鹹陽官員,都會跪到胡亥面前,求胡亥放人。只要胡亥不放人,整個鹹陽乃至整個秦國,就有可能瞬間停擺。

但經過這一年多的屠殺之後,很多人都對李斯寒心了,自然沒幾個人會再站出來給李斯求情。

所以,李斯被抓之後,趙高几乎沒怎麼費力氣,就給他扣上了一頂謀反的帽子。然後,以謀反的罪名,處死了李斯。

李斯被殺的時候,當時大澤鄉起義已經爆發了,並且開始逐漸席捲天下。他的長子李由,正率領秦軍主力,在前線對抗農民軍。當時的李由,可以說是秦朝最重要的人,因為他正好在滎陽地區率領主力,阻擋起義軍主力的進攻,雙方正在展開對峙。

大概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讓李斯誤以為,胡亥不敢殺他。畢竟,在這種危急存亡的時候,只要是一個稍微有點政治頭腦的皇帝,都不可能擅自殺了前面領兵大將的父親,而且這個人還是當朝丞相。

可是胡亥偏偏就這麼做了。

說到底,李斯其實是高估了胡亥的政治智慧。在他漫長的人生當中,和他打交道的,一直是秦始皇這種千古一帝,或者可以阻擋秦始皇統一天下的六國君主。而對於胡亥這種政治智慧明顯不足的皇帝,李斯可能一時間還沒轉過彎來,沒想過到底應該怎麼和這種皇帝相處。

所以,真正幹掉李斯的,與其說是趙高,倒不如說是李斯本人了。

漁樵之人W說:

謝謝邀請!千古丞相李斯為何鬥不過一個小小的趙高?其主要原因是李斯沒有真正地看清趙高,二世也昏庸。李斯身為丞相,國家二號人物,權利很大,不可能看得起趙高這樣的一個小小的宦官,可這個權利是秦始皇給的,現在秦始皇死了,秦始皇給他的權利,就打問號了,如果還有秦始皇在世那樣的權利,那就要看秦二世給他多少權利了。

秦始皇在出遊途中突然駕崩,李斯為了保住丞相的位子,競然聽信二世、趙高的話,密謀篡改遺詔,殺死扶蘇,立二世為帝,誤國誤民。李斯上了二世、趙高的當,棋錯一步,就滿盤皆輸了。李斯的丞相的位子保住了,可是,秦二世不能像秦始皇那樣信任李斯,不給李斯什麼權利,是個空架子的丞相。趙高雖是宦官,可是他是二世的老師,師生關係不錯,又加上趙高篡改遺詔有功,二世非常信任他,並給他加官晉級。以前李斯看不起趙高,現在趙高得勢,就不把李斯放在眼裡了,趙高在二世面前不斷地說李斯的壞話,強加罪名,二世信以為真。雖然李斯官大,可是實權不如趙高,朝中的官員,見風使舵,逐漸倒向趙高,這樣一來,李斯的這個丞相也就陷於孤立了。

正是李斯沒有看到這一點,才出現腰斬的悲慘結局。在李斯看來,自己還是丞相,一定有丞相的權利,趙高不會出他的手心。清人有一句話,「一朝天子一朝臣」,不是始皇朝了,而是二世朝了,皇帝變了,臣子也變了。趙高的小人之心,李斯沒有看清,若看清的話,就不會篡改遺詔了。扶蘇是李斯的學生,非常信任李斯,扶蘇做了皇帝,李斯就不會有這樣的結局了。二世年輕幼稚,給了趙高很大的權利,其結果連自己的命也丟了。

榆枋軒說:

李斯鬥不過,歸納起來有三個原因:、

出身:法家和宗族內宦官。

李斯出身法家,法家的追求是以法治國,法家人的特點嚴法,人情味就少了,同時法家人的權利都是帝王給的,失去帝王他們什麼都不是。李斯是扶蘇的嶽丈,在沙丘最後才支持胡亥的。胡亥對他的信任不可能高,朝中沒有盟友更是寸步難行。趙高本身是贏氏宗族遠支,出身低微底下,他很懂得察言觀色,又是宦官,可以經常見到秦二世,在胡亥年期的時候,也當過他老師,一直堅定支持胡亥,這個先天的優勢。

個人能力上,李斯是個大才,他是荀子學生,對法家的理論知識是很清楚的,幫助秦始皇建立了秦國的的郡縣架構等等,但是他個人嫉妒心重,並不善於經營自己,這或許也是法家人特性,遇到明君可以發揮,遇到普通君王就很容易被冷落。權力欲很重但是不能很好駕馭權利。趙高首先精通法律,會識字,這個是他當官的基礎要求,出身低微,一步一步往上爬,這時候學會察言觀色,會討人喜好,口才好。

政治架構上,秦朝的政治架構是高度集權,相權還沒有後世打。這個時期政治權利在原有公族結構向帝權和相權結合轉變,相權相對很弱,只是執行皇帝命令並溝通上下和監督下級為主。這時候內府和外朝權利也沒分開,內府接進皇帝和公族,中車府令和郎中令都是實權的地位,權利其實不小,同時署官很多,分管又大。

湘水微波說:

不能小看中車府令,官雖不大,權力不小。他是專門為秦始皇管理車輛,並隨時侍駕出行的人;常年伴君左右,隨時能對皇上進言的人;也是很多官員爭相交結的人。而趙高這個中車府令更有不同,他的長處不僅僅是駕車,他還精於律法,併兼著另一項工作,就是教秦始皇的幼子胡亥學律法判案斷獄。在老皇上面前鞍前馬後,在小皇子面前伴讀執教,加上自己聰明憐俐,趙高也算是混得風生水起了。

當然,和李斯這類大人物,國家柱梁,朝廷重臣相比,那又只能是小人物了。趙高雖為近臣,也只是待侯人而已,何況一太監,怎能入得了丞相法眼。估計早些年李斯就沒有正眼瞧過他,更不會把他當作自己將來的對手。可是最後結果是堂堂大丞相栽倒在小小的中車令府手中,落了個腰斬於市的悲慘下場。

李斯(來自網絡)

秦始皇病死沙丘,趙高得勢於矯詔。偽造兩道詔書,奠定了趙高橫空出世,一道詔書胡亥上位,二道詔書扶蘇賜死。反而一個大丞相居然服從了小小中車令府,為自己挖了一個大坑。於是,什麼時候埋也就是時間的問題了。胡亥變成了秦二世,擁戴之功當然是趙高,沒有李斯什麼事了。

李斯傻啊,也不。才幹非凡的他也有軟肋,想李斯本布衣出身,又並非秦國人,憑一本《諫逐客書》開始立足秦國朝堂,幾十年忠心謀國,為秦國之掘起,輔佐秦始皇一統天下立下汗馬功勞,自己也成為全天下之丞相。秦始皇一死,新的主子會如何待他?還能象過去一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嗎?這種擔憂只能在心裡,不可與人說。

趙高(圖片來自網絡)

當秦始皇死,趙高與胡亥密謀矯詔,沒有丞相李斯認可一切為白費。胡亥看李斯似一個巨大的障礙,但在趙高眼中如同無物,他能抓到李斯的軟肋。

他只對李斯問一句:如果扶蘇即位,你在扶蘇心目中比蒙恬如何?李斯立馬焉了。蒙恬秦國老牌貴族,握重兵守長城,扶蘇為監軍,兩人朝夕在一起,論與扶蘇私人感情和秦國傳統貴族地位,自己非秦人且布衣出身確有不如。相比趙高身份低下,將來好控制得多。於是一切都按趙高的即定方針辦了。

胡亥(圖片來自網絡)

李斯聰明嗎?也不。與君子相爭即便失敗失去的只有身份地位,與小人相鬥則不同,小人陰暗手段卻殺人於無形。

從此胡亥成了秦二世,不問國事只沉湎聲色犬馬,趙高成了郎中令只取悅於胡亥,李斯貴為丞相卻難見皇上一面。

李斯不但鬥不過趙高,甚至被趙高當狗虐,他想見皇帝趙高會"好心"幫他,每當秦二世玩女人正高興,李斯跑進來匯報工作,睡覺正香時,李斯進來談國事,類似事件多了秦二世如何不恨,趙高再通過熟知的律法,開始羅織李斯謀反罪名,李斯終於走到了盡頭。

李斯死前仍在喊寃,他自己挖的坑,或許早忘了。趙高提醒了他:你有什麼寃屈到地下找秦始皇去說吧!他啞口無言了,他還有臉見秦始皇嗎?

牛在看你說:

說道丞相,其實,秦國歷代的丞相都沒什麼好下場,看看商鞅,看看張儀。

所以李斯做丞相做的中規中矩,絲毫不敢做僭越皇帝的事情。

那麼,還是一句話,說什麼話,做什麼事,還是皇帝說話算數。

為什麼這麼講呢?看看呂不韋的下場就知道了。

呂不韋對秦始皇幹涉太多,被弄死了。試問李斯會不會是下一個呢?

秦始皇是什麼脾氣?

所以,聽過呂不韋有門客3000的,卻沒聽過李斯有多少門客。被二世殺的時候,也沒多少勢力。

趙高就不同了,他是二世的老師,古代也將尊師重道。況且,二世不怎麼會做皇帝,什麼都得問一下老資格的趙高,為什麼問趙高呢?這就涉及到戀父情節。

秦始皇做的太牛了,二世當然想學父親,可是,秦始皇在世的時候,他基本上是見不到皇帝的,同樣的問題,秦始皇父親遇到,會怎麼做呢?

不過,趙高就不同了,他是秦始皇的中車府令,常伴秦始皇左右,看過秦始皇做事,知道他遇到什麼事會下什麼樣的決定。

所以,二世一定會重用趙高,而且二世的即位本來名不正言不順,宮闈裡趙高肯定下了不少,李斯是外朝官,壓根很少見到皇帝。

文/牛在看你

尋根拜祖說:

在一般人眼中,丞相李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位高權重,趙高只是一個小小的宦官,無論從權力還是威望上講,趙高都無法與李斯相提並論,因而產生困惑:大丞相怎麼就被小宦官弄死了呢?

由於歷史的誤傳,讓人們放大了李斯的「大」,縮小了趙高的「小」,也忽視了權利鬥爭的基礎——政治勢力這個問題。

李斯之所以不是趙高的對手,歸納起來有三個原因:從職位上看,李斯的丞相,不比趙高的郎中令有實權;從個人能力上看,趙高左右皇權的條件和能力,遠非李斯可比;從政治架構上看,法家體系下的秦朝,李斯沒有撐腰的政治勢力。

朝堂職位:李斯與趙高,到底誰手上的權柄重?

李斯官居左丞相,趙高是中車府令兼郎中令,車府令即西漢的太僕,郎中令即後來的光祿勳,都是九卿之官,歸丞相統管。從職務高低看,李斯是趙高的頂頭上司,是不是意味著李斯可以分分鐘捏死趙高呢?

1.秦法架構下的朝政,權力集中於皇帝一人

秦朝是中國唯一一個,以法家思想為統治工具的帝制王朝,在這種結構下,皇帝是唯一的決策者,所有的官僚體系都圍繞秦法運轉。秦法將所有權力集中於皇帝一人之手,包括丞相在內,都是法律的執行人。

所以,秦朝是典型的吏治結構,基層吏員按照秦法辦事,高層官員按照秦法實施監督權,決策權都在皇帝手上。李斯和趙高本質上一樣,都是法律的看門狗,職務上有差別,都沒有實際權力,無所謂權力大小。

這種情況下,對皇帝個人素質要求極高,所以秦始皇很累:

「天下之事無大小皆決於上,上至以衡石量書,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

他老人家每天審閱120斤重的竹簡公文,不分白天黑夜,一捆一捆送到他的案前。看完還得做出批示,工作量非常大,還得有非常強的決策能力。丞相和九卿,無非是提點意見,然後遵照皇帝的批示去執行。

這種結構,李斯和趙高的所謂權力,也就是半斤對八兩。

2.李斯的丞相,不等於「外朝一把手」

秦始皇在世時,李斯從客卿被提拔為廷尉。廷尉相當於現在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當時的九卿之一。因為擁立之功,被秦二世提拔為左丞相,右丞相是馮去疾,位在李斯之上。

西漢的三公九卿制,朝政的決策以丞相、太尉和御史大夫三公為首,上報皇帝批准,再交由九卿執行。但是秦朝顯然不是這樣,丞相有左右,九卿制還不完備。

李斯的職責主要有兩個:一是皇帝與基層的溝通渠道,統籌九卿工作落實和反饋;二是決策參謀,給皇帝提提個人意見,不能自行決策。沒有垂直的決策指揮權,丞相只是監管領域比趙高大了些,不等於權力大。

3.趙高的郎中令,更接近權力核心

趙高一人身兼兩職,車府令和郎中令,車府令掌管皇家車馬儀仗,兼戰備後勤物資供應,後來由趙高的弟弟趙成接任。郎中令的職責特別龐雜,官員設置數量也很龐大。

它的職能有:皇宮內院的安保、皇帝的朝政決策顧問班子和秘書團、預備官員管理、祭祀、典籍管理、官員選拔、軍事行動參與等等。比如羽林軍就歸郎中令統屬,中郎將就是郎中令的直接下屬。諫大夫、中大夫、太中大夫、博士、郎官等文官集團,統歸郎中令直屬。大臣與皇帝的溝通,也必須通過郎中令下屬的謁者。

名義上,李斯是趙高的領導,但是趙高的很多工作直接對皇帝負責,李斯無法插手。比如皇宮宿衛,中郎將、羽林衛的調遣,謁者工作指派等等。

通俗講,李斯是「縣官,趙高是「現管」,李斯是沒有決策權的「縣官」,趙高卻是有指揮權的現管」,到底誰的實際權力大,一眼見分曉。

個人能力:李斯與趙高,誰更能操控皇權?

秦朝的政權結構,決定了誰更接近皇權,誰就可能擁有皇帝授予的實際權力。很明顯,趙高具有李斯無法相比的優勢條件和個人素質」。

1.趙高操控皇權的條件和手段

①趙高的工作性質

有人說趙高是宦官,其實沒有任何證據,他應該是正常的男人,只不過他的工作性質,決定了他是皇帝的近臣。東漢之後,才由宦官掌皇宮內院的規定。

毫無疑問,趙高的身份,決定了他具備左右皇帝決策的條件。李斯所有的奏章,要通過趙高的手才能到達秦二世,趙高可以過濾掉他不希望秦二世看到的內容:

「上,趙高使吏棄去不奏,曰:『囚安得上書!』」

即便能傳遞到秦二世手上,解釋權也在趙高手上:

二世已前信趙高,恐李斯殺之,乃私告趙高。高曰:「丞相所患者獨高,高已死,丞相即欲為田常所為。」於是二世曰:「其以李斯屬郎中令。」

三言兩語,趙高就把李斯對他的指控,說成了李斯個人效法田常擅權。胡亥耽於享樂,與外臣隔絕,客觀上給趙高操控皇權創造了條件。

②趙高的個人條件

趙高能玩弄秦二世於鼓掌,表明趙高個人的能力非常強。趙高跟秦始皇同宗,同屬嬴姓趙氏,他能走向權力中樞,絕非奉迎二字能概括。據《史記》記載,趙高精通法律,書法造詣水準極高。

秦國對官員的基本要求就是必須懂法律,趙高精通法律,所以秦始皇讓趙高做了胡亥的老師。秦朝統一文字,出了三本標準字庫,其中《爰歷篇》就是趙高的作品。秦始皇在世時,趙高就很受寵幸,官居秘書長,經常隨他出巡。

可見,按照當時對人才的標準,趙高絕對是專家級人才,跟李斯相比,雖不及其思想深度,但是能力未見得比李斯差。

③趙高的政治手腕

趙高的政治手腕,卻遠比李斯強百倍,他玩死李斯的步驟非常清晰:

第一步,隔離皇權。打著為胡亥盡忠的旗號,激發胡亥最本能的需求,讓他與外朝隔絕,為自己操控皇權奠定基礎;

第二步,操控皇權。利用身份優勢,對外培植黨羽,對內巧言令色,閉塞言路,成為皇權代言人。

第三步,打擊異己。趙高針對的不僅是李斯,而是所有反對派。他的手段之巧妙,讓人膽寒。比如唆使李斯進諫,專挑胡亥玩樂興頭的時候,給他找黴頭。又比如,他不動聲色的火上澆油。

第四部,架空皇權。當外朝黨羽遍布,內廷防務落入自己手中後,趙高露出了毫不掩飾的兇殘。

2.李斯不懂權術

相對於李斯,他既不具備接近皇權的條件,也沒有出色的政治手腕,個人的貪慾還被趙高牢牢撰在手中。

法家三把刀:勢、術、法,李斯只懂法,趙高更擅長於勢和術。恰恰是勢和術,才是政客們打擊異己,鞏固權勢的有效手段。李斯「單純」得一度對趙高非常信任,希望通過趙高,來勸諫秦二世。

可見,李斯這個法家弟子,是頂層設計專家,對權術的運用一竅不通,也不懂人性的險惡之處。所以,跟趙高火併,看起來高高在上的李斯,實則不堪一擊。

政治結構:李斯之殤,映襯了法家體系的缺陷

趙高一句話,幹掉了兩位丞相和一位御史大夫:

「右丞相去疾、左丞相斯、將軍馮劫進諫曰:『關東群盜並起,秦發兵誅擊,所殺亡甚眾,然猶不止。盜多,皆以戍漕轉作事苦,賦稅大也。請且止阿房宮作者,減省四邊戍轉。』......下去疾、斯、劫吏,案責他罪。去疾、劫曰:「將相不辱。」自殺。斯卒囚,就五刑。」

一次進諫,三位帝國最高領導集體被幹掉,在中國歷史上獨一無二,這在任何一朝都不可思議。秦帝國的文官集團,怎麼就那麼水?

1.帝制結構下權力分配法則

政治是勢力集團之間的權力分配,均衡是相對理想的狀態。但是,秦朝不行,因為秦朝沒有政治勢力。

秦朝以前,是王權與宗室勢力的動態平衡;西漢以後,是皇權與士族集團(門閥集團、士族地主階級)之間的權力動態平衡。唯獨秦朝,商鞅變法後,宗族被剷除,士族未成形,皇權成了唯一的政治勢力。所以,秦帝是完全的獨裁。

所以,秦朝的政治鬥爭,是朝臣之間,以及朝臣與皇權的單打獨鬥。

2.秦法破壞了權力結構的均衡

皇帝的絕對獨裁,失去了勢力的掣肘,這種政治結構就是一種極度不穩定狀態。受到政治勢力左右的皇權,雖然會表現出政治鬥爭的複雜性,常常會影響決策效率,逐步走向僵化,但是它的穩定性所能發揮的均衡作用,卻不能忽視。

秦法卻摧毀了這種結構,試圖靠法律的「機械運轉」,代替政治關係。事實證明,秦法不具備這個能力,失去均衡的秦帝國政權結構,在皇帝的獨裁領導下,迅速偏墜,又沒有政治勢力幫它糾偏。

由此二世而亡!

3.李斯的孤單與趙高的狐假虎威

從秦朝政治結構的缺陷,我們再來審視李斯與趙高的鬥法。

表面上看,李斯與趙高,是拳擊臺上的兩名運動員。其實不然,李斯代表個人,趙高代表的卻是皇權,他狐假虎威!以個人對獨裁的皇權,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對抗賽,李斯毫無勝機。

但是,如果將他們放進士族集團與皇權制衡的年代,給李斯背後一個強大的士族集團,趙高還能左右皇權嗎?他還能「指鹿為馬」嗎?士族集團的奏章就可以淹死他!

商鞅變法摧毀了政治勢力,士族還未發育成熟,像李斯這一類,以客卿身份在秦國起家的政治家,既無家族勢力可言,也無政治根基的累世沉澱,失敗不也是必然嗎?

當時只有一個明白人——叔孫通,叔孫通一頓奉承拍馬,下了朝面對儒生們的指責,說的最緊要一句話就是:「公不知也,我幾不脫於虎口!」然後馬不停蹄逃出鹹陽,而指責他的儒生們,顯然沒看穿危機,留下來等著挨刀!

叔孫通看穿了什麼?皇權勢力無所顧忌的獨裁吶,就像老虎隨時吃人!李斯但凡看明白這一點,他應該明白,自己跟趙高的對決,其實就是跟皇權打擂臺,不用登臺,他就已經輸了!

掌上人間說:

其實,很簡單,因為李斯是文人。

不錯,李斯的確厲害,縱橫捭闔,引經據典,推陳出新,鶴立雞群。

但是,他忘了,他的對手是什麼人。

人說,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因為,他們不管對象如何,總是按自己的常理出牌,不夠圓滑,不夠實際,不夠策略,不夠厚黑。

一句話,原則性太強,靈活性不足,不能從政治手腕上處理問題。

而趙高是什麼人呢?

小人一枚。

小人是什麼人呢?

就是有奶就是媽,就是沒有原則,就是無底線,就是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而他的目的,又不高尚,沒有什麼道德原則。

故從長期看,邪不壓正,君子是主體,但是從局部看,

很多時候,君子敗於小人,死於小人。

死於天真,死於原則,死於不能夠不擇手段。

東哥說文史說:

先說我的答案:秦始皇沒有理由斬殺趙高。李斯鬥不過趙高,是因為趙高比他更能看到他人的軟肋,李斯被趙高拿住了軟肋,所以後來堂堂一國丞相,被趙高玩弄於股掌之上。

先說第一個問題,秦始皇不但沒有理由殺趙高,反而非常的欣賞趙高。

為啥?

因為趙高同學在秦始皇治下,那絕對是一個值得重用的優等生。

首先,趙高的出生卑微,是在隱官之地長大的苦孩子。啥是隱官之地,就是勞改釋放人員再就業中心。趙高的母親是有前科的刑滿釋放人員,趙高的父親是在再就業中心就職的小公務員一枚。

趙高就是他們的愛情結晶。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趙高從小就知道這輩子要想出人頭地必須靠自己,拼爹拼媽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於是趙高從小刻苦攻讀文書刑律,而且認真練習書法。

順便說一句,趙高的大篆書法放眼整個大秦帝國都是數一數二的。

自學成才的趙高長大後成為了皇宮裡面的小職員,因為業務能力突出,被秦始皇欽點做胡亥皇子的法律專業輔導員,兼皇家小車隊調度班長(中車府令)。

窮人家長大的孩子,最擅長看人臉色。趙高把胡亥服侍的妥妥帖帖。因為他知道,自己這輩子的幸福全指望這個豬頭豬腦的二皇子了。

機會總是青睞有準備的人。

趙高就是那個有準備的人。

機會,就是秦始皇東巡。

秦始皇東巡,病死於沙丘。臨死之前命令趙高寫下詔書,準備傳位公子扶蘇。

為啥讓趙高寫詔書呢,這是因為此時趙高不但是小車班班長,還是秦始皇玉璽的保管員,而且,趙高還寫的一筆好字,別忘了他還是一個大書法家。

壞人光壞並不可怕,又壞又有才華,才特麼的最可怕,是不是這個理?

詔書寫好,秦始皇也翹辮子了。

趙高這時候開始博前程了,如果把詔書發出去,他這輩子也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了。

他一直押寶在胡亥身上,聖旨卻要傳給扶蘇。扶蘇跟趙高有沒有一毛錢交情,真上位了,趙高別說小車班班長,估計車屁股都摸不著了。

於是趙高先是說服胡亥篡位,再說服李斯支持篡位。

李斯一開始還猶豫不決,趙高一眼看到了李斯的軟肋:貪慕權力。

趙高做思想工作一針見血:如果扶蘇當皇帝,丞相的位子肯定是蒙恬的,跟你李斯一分錢關係沒有。

你是想繼續榮華富貴嗎,還是被排擠成一個邊緣人,自己選邊站吧。

李斯選了胡亥。

趙高是輔佐胡亥上位的第一功臣,自然倍受恩寵。

但是他不滿足,因為李斯在他上面,他不願意抬頭的時候看見李斯的屁股。

搞掉他!

搞掉李斯,趙高使用的是離間計。

李斯畢竟是一個工作能力突出的丞相,要想離間,必須讓皇帝討厭他。

趙高首先把胡亥給隔離起來。

胡亥是個大活人,每天都要開御前會議,有沒有患上新冠肺炎,怎麼隔離呢?

好辦。

趙高對胡亥曰:皇帝你還年輕,想要保持威信不容易。朝廷上都是老江湖,熟悉各種行政法律,你天天跟他們研討治國政策,回答多了難免不會出錯,這個時候他們就會瞧不起你?

胡亥天真的問:那咋辦捏?

趙高曰:好辦啊陛下,距離產生美啊,距離也產生神秘感啊。你讓這些老傢伙見不到你,他們慢慢就會害怕你,摸不清你的底細了。你就有威信了。

胡亥:那工作咋辦?

趙高:好辦啊,有老臣在。老臣就是一條忠實走狗,全心全意為陛下服務。重活累活您交給我,我來跟他們鬥!

就這樣,胡亥和宮女們走進皇宮的大森林裡過起了幸福的生活,秦朝話事權落入了趙高手裡。

最後,趙高挑撥離間,誣陷李斯有謀反之心,把李斯打入大獄之後,嚴刑拷打,李斯屈打成招,一代名臣最後落得個爺倆手拉手跳黃泉的悽慘下場。

這就是趙高的小故事,大家覺得是不是很溫馨浪漫鴨?


蟻史為諫說:

李斯戰國時期秦國丞相,法家代表人物之一。他是秦始皇時代的權臣也是一隻找到了糧倉的老鼠;他為了自己的權利至國家的命運於不顧聽信趙高的慫恿,設計害死公子扶蘇大將軍蒙恬。

在一定程度上他的權利僅次於皇帝。他擁有治理國家的權利,卻也只是一個為皇帝打工的外人。所以當皇帝想要處理他的時候,他就在劫難逃。

趙高是一個閹人,他可能存在這嚴重的心裡扭曲;他又是一個努力的閹人,通過自己的努力精通了秦國律法成為秦始皇的中書令專職為皇帝蓋章;後來又成為公子胡亥的老師。

在胡亥登記成為皇帝這件事上趙高是最大的功臣。再加上他從小教導胡亥,可想而知胡亥對他的信任與倚重。

因此在胡亥登基為秦二世時,趙高的地位也水漲船高逐漸超過了李斯的作用。他所說的話胡亥更是言聽計從。

趙高告訴胡亥,曾經的那些偉人都已經一去不復返;人早晚都要去見閻王爺的,所以你應該好好享受將國家的事交給我來處理。

他還對胡亥說:你剛剛登基在朝中沒有威信,如果事實沒有處理好就會有更多的人反對您,所以請您不要見朝廷的大臣了,有什麼事到我這先過濾一遍再匯報給您;即可以避免您處理不當而丟了面子又不耽誤工作。

就這樣趙高掌握了最高權利,沒有趙高的允許沒有人能見到皇帝。

李斯幾次去見皇帝都是皇帝在陪美女們喝酒耍樂的時候;於是胡亥開始厭惡李斯。趙高不失時機的在胡亥面前說李斯的壞話。

這樣的情況下趙高得勢,李斯作為趙高最大的政敵被處死;不久後趙高就替代了李斯宰相的職位。

還有一個原因,在進入戰國時期以來各諸侯國都在對內部進行改革。他們不斷加強皇權,而秦國是做的最好的;這也是為什麼呂不韋同樣為宰相卻也難逃一死的命運。

回顧秦國歷史,真的和趙高這個閹人分析的一樣。從商鞅開始沒有哪個秦國宰相是有好下場的;商鞅死後還被車裂,張儀跑到魏國度過晚年,呂不韋被迫自殺。這是統治者為了鞏固地位的手段也可能是政見不和,甚至有可能只是為了緩解矛盾。

無論哪種原因統治者想要殺死宰相已經是輕而易舉的事。而這時候的趙高已經掌握了秦二世,秦二世對他言聽計從所以趙高殺李斯實際上借的是皇帝的名義,殺李斯對於這時候的趙高並不困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316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