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一個人能粗心到什麼程度?_一個粗心的人能變成細心的人嗎

鳥兒願為一朵雲說: 我的外號叫「馬虎大王」,我16歲時,就得到這一光榮稱號。 有一次寒假,哥哥嫂子起早出去擺攤…

鳥兒願為一朵雲說:

我的外號叫「馬虎大王」,我16歲時,就得到這一光榮稱號。

有一次寒假,哥哥嫂子起早出去擺攤。叫我起床上後,去隔壁把兩歲多的小侄女穿起來。我心想這有何難?便滿口答應下來。

八點多鐘,我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哥嫂房間看小侄女睡醒沒有,我站在門口往床上一看,床上就一床大棉被,哪有人影?

嚇得我連忙跑到哥嫂擺攤的地方,說沒看見侄女。嫂子一聽,這還了得?撒腿就往家跑。結果一掀被子,小侄女正縮成一團,蒙著被子睡得正香。

嫂子又好氣又好笑,說我:你呀,真是個馬虎大王。

侄女五歲那年,我騎車帶她出去玩。仗著人高腿長,把車騎得飛快。結果一個急轉彎,把侄女掉地上。我還在繼續跑,行人在後面大喊:孩子掉下來了!

我掉頭一看,我侄女坐地上,嚇傻了,竟然沒哭。我怕回家嫂子說我,就買了個小熊哄侄女,叫她回家別說。

隨著年齡的增長,這個粗心大意的毛病一直跟著我。

每次出差住酒店,不是充電器忘了收,就是化妝品忘記拿,家人為這不知道數落我多少回。

還有家裡門鑰匙。以前還沒流行密碼鎖。好多次人出門了,把鑰匙鎖家裡。天寒地凍的,冷得發抖,等家人回來開門。

後來找老公,是個細心的。和我這大大咧咧的性格正好互補。

他說粗心大意的人,心胸寬廣,不斤斤計較,身上時時閃現著可愛的光芒!聽他這樣說,不管是真是假,覺得很開心,哈哈哈!

有故事的桐桐媽說:

2018年3月11日,兩歲的彤彤獨自一人在客廳畫畫。下午五點多鐘的時候,彤彤聽到了熟悉的開門聲,她知道是爸爸下班了。

彤彤拿著一支長長的畫筆,興奮地向門口跑過去。但是跑到客廳中央的時候,她摔倒了,然後哇哇大哭。

彤彤的父親宋先生當時正用鑰匙開門,他在門外聽到彤彤大哭。他加快了速度,開門後跑進客廳,看到彤彤趴在地上。

宋先生把彤彤抱了起來,只見彤彤的嘴唇上方插入了一支畫筆。畫筆的尾部露在外面,她的嘴裡,臉部和衣服全都是血。

彤彤的父親宋先生急了,立馬用力把那支畫筆拔了出來,看也沒看那支畫筆就把它扔在地上。

因為彤彤的傷口不斷湧出血,宋先生急忙把彤彤送到了醫院。

宋先生把彤彤發生的意外跟醫生說了一下。醫生聽到宋先生說把那支畫筆拔出來了,以為沒有異物在裡面,而且當時那個傷口有很多血,新血和舊血痂混在一起,用肉眼看不見裡面有東西。

醫生沒給彤彤做進一步的檢查,他相信宋先生說的話,而且宋先生也信誓旦旦地說那支畫筆已經被他拔出來了。

醫生也覺得應該不會再有異物在裡面了,然後給彤彤簡單地縫了兩針,之後又開了一點藥,就要彤彤回家了。

縫針之後血止住了,彤彤也不再哭鬧了,還是活蹦亂跳的。但是,後來彤彤的傷口一直都沒有好轉,她的嘴唇和鼻腔一天比一天腫脹。

彤彤的父母覺得應該再觀察一下,可能藥物還沒有起效果,而且當時彤彤的精神還可以,活蹦亂跳的,能吃能喝。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彤彤的嘴唇和鼻腔沒有好,反而越來越腫了。這時候,彤彤的父母就有點擔心了。他們把彤彤帶到了原來看的那個醫院。

醫生給彤彤照了CT,結果顯示她的鼻腔裡有異物。

這時候,彤彤的父母才想起她摔倒的那一天,可能父親將彤彤嘴唇上面的畫筆拔出來的時候,給弄斷了一小節留在裡面了。

醫生告訴彤彤的父母,把這個取出來需要做手術的。涉及到做手術這些事情,彤彤的父母開始覺得事情有點嚴重了。

他們沒選擇在那個醫院做手術,而是轉到了當地的一家三甲醫院。那個醫院在當地是比較有權威的。

彤彤的父母帶著在第一家醫院拍的CT片子找到了三甲醫院的一個兒科主任。

彤彤的媽媽張華靈跟主任說,彤彤的鼻子裡面有-節鉛筆。

主任問張華靈是怎麼知道的?她說拍了CT,並且將那個CT的片子給主任看。

主任首先給彤彤檢查,發現她嘴唇上方縫了兩針,鼻腔和上嘴唇都是很腫脹,而且她的精神有點愰忽。

主任先用肉眼給彤彤檢查,因為鼻孔裡面有一些血痂和分泌物,主任沒發現她的鼻孔有異物。

接著主任給彤彤做了鼻內窺鏡檢查, 也沒有發現彤彤的鼻腔有異物。

主任拿起彤彤之前照的CT片子,片子上面顯示兩個很小的點。而她檢查過後又沒發現異物的存在。

主任首先想到可能彤彤到醫院的過程中,由於奔波,那兩個小異物自己掉了出來,而家長又沒發現而已。

於是,主任讓彤彤和父母回家再觀察一下,沒有異常是最好的,如果有異常就立馬回醫院。

彤彤回家之後,從醫30多年的主任越想越不對勁,她不放心。CT顯示有異物,但是鼻內窺鏡又沒查到異物,彤彤的鼻腔和上嘴唇卻是非常的腫脹。

主任覺得很奇怪,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她思前想後,總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孩子平安沒事情那是最好的,萬一結果不是大家想像的那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第二天,主任打電話給彤彤的母親張華靈,叫她帶彤彤回醫院再做一次檢查。

當時彤彤的父母聽了主任的話,立即把她帶到醫院。

主任給彤彤再做了一次CT,CT片子上同樣顯示有兩個小異物。

主任再一次用鼻內窺鏡檢查,但又沒發現彤彤的鼻腔有異物。

這些檢查結果,主任都覺得很奇怪,她懷疑有更加糟糕的情況。

主任懷疑彤彤的病情有兩種可能,第一、鼻腔由於過度腫脹,已經把那個異物給包起來了。

第二、可能異物很深,鼻內窺鏡無法檢測。

如果是主任猜測的第二種情況,那就非常危險。因為人的七竅是連在一起的,鼻腔緊接著的是眼睛,然後是大腦。

主任不敢再耽誤時間了,由於一般的CT照出的效果片子上只顯示有兩個小點,根本不知道異物有多長,有多大。

於是,主任給彤彤做了一個更精準的360度的CT 三維重建。這個結果就更加的立體地把異物呈現出來。

結果出來後大家都驚呆了,CT 三維重建顯示彤彤的鼻腔內有一根長達3.8公分的異物。

兒童的鼻腔一般只有3到4公分,而那個異物已經達到3.8公分,快要達到顱底了。它從彤彤的上嘴唇插入,通過鼻腔,從眼眶下面達到顱底。

主任為了看清楚彤彤鼻腔內的異物的位置,她再次給彤彤照了CT 3維重建。結果發現那個異物已經抵達彤彤的前顱底,一部分已經戳進顱底了。

顱底過去就是腦膜,腦組織。彤彤這種情況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她鼻腔內的感染一天比一天加重了。

如果感染繼續加重的話,就會引起高血壓,敗血症等等一系列的併發症。

由於這個情況比較特殊,主任邀請多個科室的醫生會診,神經外科,腦科等等科室的醫生都參與了。

大家對彤彤都比較重視,仔細研究怎麼手術取出異物。因為第一、如果彤彤的眼眶受到感染,就有可能損傷她的視力。

第二、如果顱內感染的話,會變腦膜炎。患上腦膜炎的話,會使人偏癱,失去語言功能,發育呆滯等等,反正腦膜炎的殺傷力很大。

第三、在取異物的手術過程中,還可能會出現很多併發症。

2018年3月23日,主任給彤彤做了全麻手術。

每個醫生都高度集中精神,特別是兒科的主任。她拿著鼻內窺鏡在彤彤鼻腔搜索一會過後,才找到了那個異物。

異物是找到了,但是主任怕在抽出來的時候發生感染,然後引發併發症。所以主任在抽那個異物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

正當異物被一點一點,慢慢地抽出來的時候,醫生們懸著的心放鬆下來了。

可當異物完全被抽出來的時候,主任一看那個異物又緊張了。只見那個異物確實是鉛筆,但只有一半。

主任又感覺到不妙了,一整支鉛筆只有一半出來,那代表另外一半還在彤彤的鼻腔裡面。

由於彤彤的鼻腔裡面有大量的鼻血和分泌物,肉眼看不清另一半鉛筆的位置,用鼻內窺鏡檢測也有一定的難度。

主任抽出鼻內窺鏡,把粘在鼻內窺鏡上的分泌物擦乾淨,接著把彤彤鼻腔內的鼻血和分泌物全部清理乾淨之後,再用鼻內窺鏡檢查到另一半鉛筆插得更加深,已經達到了中鼻甲。

主任馬上調整了鼻內窺鏡的位置,搜索了一會兒才發現另一半鉛筆已經插到右側眼眶下面,差點就戳進眼眶裡。

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如果鉛筆插進眼框裡面,後果就會很嚴峻,輕則會影響視力,重則會失明。

彤彤才2歲,如果失明了,那真的太殘酷了。

主任把另外一半鉛筆從彤彤的鼻腔內慢慢抽出來之後,他們終於鬆了一口氣。主任拿著兩瓣鉛筆,合在一起組成了一段完整的鉛筆。她把這一段鉛筆拿給了彤彤的父母看。

彤彤的父親宋先生看過之後,才覺得後怕。就在彤彤住院準備做手術的那段時間裡,彤彤還是活蹦亂跳的。那時候,宋先生還沒有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看見主任從彤彤鼻腔裡抽出的那兩瓣鉛筆,宋先生感到後怕的同時,也很後悔。他怪自己太大意了,太粗心了。

如果當初他把鉛筆拔出來之後,再看一下鉛筆的兩頭,就知道還有一段鉛筆留在彤彤的鼻腔內。

如果他帶彤彤去看醫生的時候,順便把那支鉛筆也帶過去讓醫生檢查,這樣的話就不會發生後面那麼嚴重的事情。

一節3.8公分的鉛筆插進一個兩歲的孩子的鼻孔內,這事想想都覺得可怕。這真的是非常痛苦的,大人都承受不了這個痛苦,更何況是一個兩歲的孩子。

彤彤的父母想到這裡,他們非常內疚。那節鉛筆在彤彤鼻腔內停留了10多天,她的父母無法想像她是如何承受這個痛苦的?

幸好經過手術,取出了兩瓣鉛筆之後,彤彤沒有發生併發症,她很快就恢復了健康。

其實看小孩子是最不能粗心大意的,不但大人的視線一刻都不能離開孩子,而且有一些很危險的物品也不應該讓孩子拿。

就好像鉛筆,鉛筆很尖,就怕孩子拿著鉛筆摔倒而插入體內。

還有筷子也是非常危險的,如果孩子拿著筷子摔倒的時候,就怕筷子插進孩子體內。

曾經就有一個孩子在吃飯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有一支筷子從孩子的嘴巴一直插到後腦勺。

反正家裡還有很多危險的物品,對於大人來說,可能這是沒有什麼危險的,但是對於好奇心很強,而且一刻都不能停下來的孩子來說,那真的是很危險。因此,帶孩子的時候,大人的視線一刻都不能離開孩子。

其實帶孩子看孩子就是最累的活。有些人老是說那些全職媽媽或者是帶孫子的老人整天什麼事都不幹,就看著個孩子,而且孩子也看著不好。

其實說這句話的人,他是從來沒看過孩子的,只要他看過孩子就不會這樣說話。

家裡有孩子的父母一定要不能粗心大意,什麼事情都要考慮周到,未雨綢繆,給孩子創造一個安全健康的成長環境是每一個父母的責任。

嫣然yr說:

七十年代中期,有一次姐姐騎車帶我去城裡,路上有一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超過了我倆。他超過我們時還回頭對著我倆吹了聲口哨。我倆都氣得認定這就是個「流氓」。

他在前面騎,一邊騎一邊還唱著歌。我們在後面騎。我姐當時也就八九歲,車子夠不著座,只能從車梁下方把腿伸進去,放在腳蹬子上騎,俗稱「掏腿兒」。而我就側坐在車後座上,遇到上坡就下來幫姐姐推上去,遇到下坡還得下來拉住車子,免得下去得太急。

我倆一邊騎一邊注意著「流氓」的動靜,既不願輸給他太遠,又超越不了他。

正在這時,我倆同時發現了神奇的一幕:「流氓」的褲兜裡鑽出來一點點花花綠綠的東西,像錢💰!不,絕對是錢。露著一點頭兒,而且隨著他屁股一扭一扭地,這個頭兒露得越來越多。

快掉出來了!

此時不需要更多的言語,我姐我倆少有的默契,她快速地蹬車,我緊盯著那個頭兒。

好,掉下來一個!我忙跳下來,撿起來塞進衣兜。

又掉下來一個!又被我收入囊中。

好,又一個!又一個!……

我驚喜萬分,不停地從車上跳上跳下,這身手如此敏捷,估計沒人相信我竟是一個六七歲的孩子。

當時我們感覺是多麼地幸運,一路上撿著大風颳來的錢,而從來沒有站到那個「流氓」的角度來想。他要是下車發現一兜錢刮跑完了,該是多麼難受!

這是我最為開心的一件事。在進城之前,因為問媽媽要錢,被狠狠地吵了一通,姐姐我倆兜裡一共不到一塊錢,還被警告不要亂花錢。我懷著沮喪的心情出了門,沒想到路上有好事等著我!

一共拾了多少?我忘了。雖然都是一毛兩毛的零錢,但對於那時的我們來說,無疑於一筆橫財。

好長時間,姐姐和我彼此保守著這個秘密,錢也被姐姐保管著。

我一直在想那個騎車的人咋那麼粗心呢?為啥就不把錢放好呢?沒想到,幾十年後,在我身上也發生了相似的一幕。

記得那是九十年代末。有一次我收學生的學費大概有二三百元,我裝在一個塑膠袋裡,又塞進了我隨身背的包裡。那天放學後,我騎摩託車回家,路上還買了些吃的。那時住的是獨家小院,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

進門後,我把菜呀啥的都拿下來,婆婆說:「你今天回來的早,你去接毛毛吧。」我說:「好。」心想,得把收的錢拿出來,不能背來背去的。就將錢拿出來放在摩託車後座上,夾在後座的鬆緊帶上,想著等會把錢放樓上(我們三口在樓上住)。又在廚房和婆婆說了幾

句話,又去一樓找到了孩子的接送卡。出來一看時間,到點了,該接孩子了,騎上摩託就走了。

想想吧,二十多年前的一幕是不是又重演了,只不過換了主角。我穿著漂亮的裙子騎著摩託招搖過市,我的車後座,塑膠袋裡的錢隨風飄揚,這是有多豪才能做出的事啊!

等接孩子回家,在我家大門口我撿到了十元錢,還興奮地給公公婆婆說:「咦,今天發小財了,買饃的錢有了。」

隨後便是我哭都哭不出來的後悔啊!我的塑膠袋還在,可是裡面的錢已剩最後五塊,加上我自己撿到的十塊,我二三百塊錢就剩十五了,朋友們可知道,那時的工資每月才二百多啊!

一連好多天我都沒笑臉,怪不得前幾天一做夢都夢見拾錢哩,唉😔,夢是反的啊!

不管咋說,我也當了一次散財童子!

離離殤ZZ說:

結完婚的時候,手裡收了親朋好友的紅包,大概有三萬塊錢。

婚後沒幾天我隨老公去了外地,就把這三萬塊錢放進了某一床被子裡。我當時記得很清楚,是個整數!

過年回來的時候,想著這三萬塊錢暫時也用不到,就打算存到銀行去。我把錢從被子裡拿出來,帶上身份證就去了銀行。

但是櫃員當著我的面把錢放進了驗鈔機裡過了一遍,只有兩萬八,少了兩千塊錢!我當時就說不可能,新房子沒有人去,平時公婆在他們家,我好端端的錢怎麼就少了兩千?

但是再次過驗鈔機後,還是兩萬八。我回來後翻箱倒櫃的把被子都拉出來看了一遍,依舊沒有找到那兩千塊錢。

後來我老公說是不是我自己記錯了?要不然就是當初去外地的時候,我從中拿了兩千塊錢。

但是想了很久,我也沒明白那兩千塊錢到底去了哪裡!

茶魚花香說:

我曾經見過非常痛心的一幕,一位小學同學從家裡帶了幾顆花生米,沒想到卻和同桌雙雙殞命,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奶奶粗心的結果。

讀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們班有一位同學叫吳明,他特別調皮,不僅作業從來不交,而且還經常曠課,即使上課時也經常搗亂,嚴重影響到其他人的學習,雖然老師三番五次的對他進行思想教育,可是吳明依然我行我素,根本就不當回事,老師拿他幾乎沒有一點兒辦法,於是就把吳明安排到班級的最後一排角落裡,任由他自暴自棄。

吳明是家裡的獨生子,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他從小跟著奶奶生活,由於老人太過嬌慣,導致吳明養成了很多不良習慣,學習成績也非常不理想,每次考試都是班級倒數第一,奶奶目不識丁,根本就提供不了任何幫助,老師也明白他們家的處境,基本上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吳明做的不太過分,都懶得搭理他了。

有一天我們正在上課時,吳明突然上吐下瀉,看樣子像是吃壞了肚子,於是老師就讓他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兒,可是過了幾分鐘後,吳明非但沒有減輕病痛,反而變得越來越嚴重了。

李明的家離我們學校並不遠,那時候他家還沒有電話,於是老師就讓吳明的同桌送他回去。

沒想到吳明的同桌剛站起來,然後突然也開始上吐下瀉,病情和吳明的一模一樣,我們老師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於是連忙問他們兩個,剛才吃了什麼東西沒有?

吳明渾身虛汗,已經疼的說不出話了,他同桌狀況稍微好一些,於是就對老師說道,剛才吳明給了他幾顆花生米,他們兩個就一起吃了,剛吃完沒多久,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老師又問他,吳明的花生米是從哪裡來的?

他同桌這時候病情也越來越嚴重了,渾身直打哆嗦,但還是咬著牙說道,吳明早上來的時候從家裡拿的,現在他抽屜裡面還有幾顆沒吃完。

老師連忙打開吳明的抽屜,裡面確實有幾顆沒吃完的花生米,但接下來老師卻大吃一驚,只見那幾顆花生米和我們看到的有點兒不一樣,仿佛染過顏色一樣,老師仿佛想到了什麼,頓時驚出一身冷汗,然後就讓班長火速去找校長。

我們老師拿來一杯水,讓他們兩個趕緊喝,可是他們兩個人的情況卻越來越不樂觀,於是老師就叫上幾個身強體壯的同學,抬著吳明他們兩個準備去醫院,我就是其中之一。

在我們學校附近就有一家醫院,是鎮上的中心衛生室,這個醫院雖然規模不大,但裡面醫生的經驗卻很豐富,由於當時情況特別緊急,一時半會兒也找不來車,抬著去醫院是最快的方法。

我們幾個抬著吳明就往醫院跑去,剛出教室,就看見我們校長跑了過來,我們老師對校長說,有兩位同學中毒了,需要緊急治療。

校長看到我們一群人興師動眾的樣子,立刻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於是就一邊指揮我們加快速度,一邊向班主任了解情況。

我們當時抬著吳明走在最前面,班主任和校長的談話也隱隱約約傳到了我的耳朵裡,我只聽班主任說吳明和他同桌吃了帶毒藥的花生米,具體情況需要等家屬來了之後才能了解清楚。

我們到醫院以後,班主任和醫生簡單介紹了下情況,然後就推著吳明和他同桌往一間手術室走去,說是要給他們兩個先洗胃,把胃裡的毒素清理出來。

辦理完醫院的手續後,我們班主任又安排兩位同學分別去吳明和他同桌兩個人的家裡,讓他們家屬趕緊來一趟醫院。

剛過了不久,吳明的奶奶就哭著來到了醫院,她一邊哭一邊自責:我真是太粗心了,怎麼能把拌有耗子藥的花生米放到桌上呢?吳明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活不下去了,說完還狠狠地打了自己幾耳光。

我們這才知道,原來吳明吃的那些花生米是拌有耗子藥的,結果被吳明誤打誤撞帶到了學校,而且還分給了自己的同桌,這才導致兩人雙雙中毒的現象。

聽到吳明奶奶的話,我們班主任和校長都大吃一驚,連忙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吳明家最近出現了很多耗子,這在農村本來就屬於很常見的現象,但吳明的奶奶卻對耗子深惡痛絕,於是就經常買一些耗子藥拌上花生玉米來做誘餌,這個方法是最常用的方法,農村很多家庭都用這個方法解決了耗子泛濫的問題。

那天早上,吳明的奶奶剛起床就看見有幾個耗子在房間裡出沒,於是就拿出了前幾天買的耗子藥,又找了一些花生攪拌在一起,為了效果更好,她特意把耗子藥加大使用量了,準備晾乾後晚上使用,當時她忙著做早餐,隨手就把這些帶有耗子藥的花生米放在了堂屋的桌子上,然後就去做早餐了。

吳明吃完早飯就準備去上學,她奶奶在廚房收拾碗筷,這時吳明看到了桌子上放的花生米,於是順手就抓了一些放進了自己的口袋,準備到學校的時候吃。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吳明把帶有耗子藥的花生米分給了同桌一些,然後他們兩個人就在課堂上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剛吃了一會兒,耗子藥就發揮作用了,吳明上吐下瀉,已經中毒很深了。

正在這時,另外一個同學的父母也來了,我們校長把了解到的情況和他們講了一遍,他們兩個雖然很憤怒,可是眼下也沒有辦法,只能等待醫生的搶救結果。

吳明的奶奶一個勁兒的自責,如果不是她粗心大意,把拌了耗子藥的花生米放在桌子上,怎麼可能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又等了半個小時,醫生終於出來了,可是治療的結果卻給了所有人當頭一棒,吳明他們兩個人中毒太深,再加上耗子藥毒性太強,兩個人最終都沒有搶救回來。

聽到這個消息,吳明的奶奶當場就暈了過去,另外一個同學的父母也失聲痛哭,發生了這樣的悲劇,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可是這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了,只因為吳明奶奶的粗心大意,直接導致兩個學生中毒身亡。

吳明的父母聽到這個噩耗,連忙從外地趕了回來,可是吳明卻再也回不來了。

吳明的父母真是欲哭無淚,母親的粗心大意帶來的後果簡直太嚴重了,不僅自己唯一的兒子沒了,還傷害了別人的家庭,這些年的積蓄都不夠賠償別人。

吳明的父親拿出了他們夫妻這些年所有的積蓄,又找親戚借了十多萬,一共湊齊了30萬塊錢給了吳明同學的父母,這件事才終於畫上了句號。

經過這件事,吳明的奶奶心灰意冷,整日生活在深深的自責中,過了沒多久就撒手人寰了。

一個人能粗心到什麼程度?

我曾經見過非常痛心的一幕,小學同學吳明從家裡帶了幾顆花生米,沒想到這些花生米是她奶奶用來消除耗子的,上面拌有劇毒的耗子藥,吳明不知道情況,上課時還和同桌一起吃,最終導致兩人雙雙中毒身亡,而這一切只是因為吳明奶奶粗心大意導致,如果當時她小心一些,把這些帶有劇毒的花生米放到安全的地方,也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何育華說:

春節過完,一江西籍的工友返廠,進宿舍就嚷嚷,車站候車,包提錯了。

當即打開看,嗬嗬!臘雞臘魚,油冒,早滷好,撕開就能佐酒。

看的涎水流!工友說:不管,開喝,我那包裡也不少。

後來,翻出個活頁本,上面不少電話。

工友睡醒一覺,天大亮。跑到電話亭,挨個打。

還好,那個人也在廣東。一個增城,一個惠州,也是個撈仔。

兩人見了面,都笑的不行。包的款式顏色大小,一樣,就是圖案有區別:一個是圓,一個是方形。

搞不清,哪個太粗心!

幸好都窮,包裡沒得現金!會不會有個見財起意玩消失,還真說不準!

南方笨表妹說:

我們一家三口回老家,在到家還有五分鐘的時候,我老公把我們母子倆弄丟了。

我老公這個人一向粗心大意,家裡少什麼或者多什麼,他是不知道的,比如他口袋有錢,拿了他錢他都不知道,說得好聽是粗心大意,說得實在點就是有點傻。

前兩年回老家過年,我跟孩子坐後座,我老公開車,到了村口,我叫我老公下去買一箱水,因為老家沒有水喝,然後我老公就下去買水了,我跟孩子在車上待了一會,我老公還沒買得,然後孩子說要買雪糕,我就帶孩子下去買雪糕了。

我老公在停車這頭買水,我帶著孩子去旁邊的便利店買雪糕,我老公沒看到我們母子倆,我孩子還在挑雪糕,我在旁邊等孩子。

我老公買好了水,放到後尾箱,他就上車了,我還跟孩子說挑快一點,說爸爸在等我們呢。

我看著我老公上了車,前後不到30秒,他開車走了,我當時還奇怪,他在幹什麼?

我們母子倆買好雪糕,就坐在便利店門口的凳子上吃雪糕,我倒是要看看我老公想幹什麼。

過了五分鐘,我電話響了,我不接,再過五分鐘我老公開車來了,他一眼就看到我們母子倆坐在便利店門口的凳子那裡,他停車問我,怎麼會在這裡?

我說你來幹什麼?他說他到家了才發現我們不在車上,我又問他那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他說只有在這裡停過車。

我說:那你也不傻啊,你還知道分析情況,還知道我們在這裡,你開車不看後座的?還好這是村口,這要是在服務區,你指不定都飛到北京了。

我老公:誰知道你們下車了,下車也不說一聲。

我:下車是我的錯啊?你自己不看後面……

我老公這個人平時就粗心,但是一次粗心就把老婆孩子弄丟了,還好是在村口,如果是在高速服務區,搞不好我們都要在服務區過夜了。

奮鬥的山東小哥說:

2013年買了一輛車,長安歐諾,等了有1周的時間吧,銷售員通知去提車。自己一個人一早就去辦理的提車手續,下午去的車管所辦理上牌登記,說實在的當時自己是真的不懂。那個時候車管所的黃牛漫天飛,十分盛行,銷售員給介紹了一個中介個人花了500大洋,讓黃牛姐姐代辦的。對方要啥,咱給啥,最後算是把車牌辦理完了,一堆手續文件放在了一個文件袋子裡。

過了幾年發現自己車的綠本沒有,這個東西去哪裡了?找了當時存放手續的袋子也沒有發現,前後捋了一下當初辦證的過程,不記得有這個東西啊。因為車子一直都是自己開著,也不打算賣,所以也沒有太在意這件事。但心裡一直有顧慮,萬一自己車子的手續被別人拿去做了貸款啥的怎麼辦?

時隔8年後,也就是去年,去車管所重新補辦了一套綠本手續,但購車發票早就找不到了,也不知道影不影響後續車輛過戶。這次粗心是因為無知導致的... ...

老少爺們來報到說:

我當兵時的副連長名叫莊震聚,因為他的嘴比較大,又能吹牛,所以大家都管他叫「莊大嘴」。

一次,莊大嘴回老家探親,期間有一天用自行車帶著她老婆去鎮上趕集,一路上倆人說說笑笑倒也熱鬧。快到鎮子了,路上有一個坑,莊大嘴腳下一用力,咣當的一聲就衝了過去,完事還樂呵呵的說:看,這麼一個小坑還能擋住我?我們當兵的啥也不怕!坐穩了,我又要加速了……他自顧自的說著,一會就到了鎮上。但是當他停下車時一回頭——老婆沒了!上哪去了?他趕緊調轉車頭,朝著來時的路飛奔而去……

遠遠的,他看見了老婆捂著腰坐在路邊哭著,罵著。原來,就是那一個坑惹的禍,他老婆被顛下車,摔在地上了!莊大嘴剎住車,手指著他老婆,捂著肚子,笑得頭也抬不起來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3184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