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在位54年的漢武帝,卻花44年去打匈奴,為何揪著匈奴不放?_漢武帝派去攻打匈奴的將領是誰?

一抹煙塵說: 漢武帝活了70歲,在位54年,花了44年打匈奴,一生致力於攻打匈奴。最後把匈奴人打殘了,逃到漠北…

一抹煙塵說:

漢武帝活了70歲,在位54年,花了44年打匈奴,一生致力於攻打匈奴。最後把匈奴人打殘了,逃到漠北。

到東漢時,東漢朝廷繼承漢武帝的遺志,仍對匈奴人窮追猛打,迫使匈奴人分裂成北匈奴和南匈奴。南匈奴歸順東漢政府,北匈奴被東漢打得不斷西遷,去霍霍歐洲人去了,自此,這個令漢民族頭痛百年的匈奴,逐漸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匈奴人在周朝時已在,他們生活在中原王朝的北方。而北方氣候嚴寒,不適合農作物生長,他們只能逐水草而居,四處遊牧。

隨著匈奴人世代繁衍,人口越來越多。光靠吃羊肉,牛肉和乳製品已無法養活。

特別是遇到大雪災的年份,大量牲畜死亡,他們只能喝西北風了。

當然他們不會坐以待斃,要想生存下來,就剩搶掠這唯一途徑了。

而且搶掠成本不高,能快速獲他們所需要的糧食衣物。

從戰國時開始匈奴人就不斷南下搶掠。

而匈奴人是馬背上的民族,騎兵的機動性極強。他們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他們來如風,去如電。而漢人騎兵少,要想大規模地殲滅他們,是極困難的。

中原王朝對他們無可奈何,只好想了一個最笨的辦法,在邊境修長城,以阻擋匈奴人南下。

戰國時期秦趙燕等國紛紛修建長城,以阻擋匈奴騎兵南下。

趙國的趙武靈王在與匈奴長期對陣中,感受到匈奴騎兵的威力,向匈奴人學習,胡服騎射,組建了漢民族第一支騎兵。

這支騎兵在李牧的帶領下,多次擊敗匈奴。

秦國的蒙恬依靠強弓硬駑,也打得匈奴人不敢南下牧馬。

到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就把北方各國的長城連接起來,形成了萬裡長城。

不管秦始皇還是趙武靈王,他們對匈奴採取的是守勢,根本無法徹底圢殘匈奴。

秦末楚漢戰爭時期,匈奴人趁漢人忙於內戰之機,統一了各個部落,形成了一個部落聯盟式的奴隸制國家,控弦將士有三十萬。

劉邦建立漢朝後,知道匈奴人是漢王朝的心腹大患,便組織了三十二萬大軍,想一戰解決匈奴。

劉邦急於冒進,他帶領的騎兵被匈奴國困在白登山,險些成了匈奴人的俘虜。

經此一役,劉邦認識到以當時漢朝的軍事力量,根本無法打敗匈奴人。只能採取和親政策,每年嫁王室公主給匈奴,每年還要送大量的糧食和牛羊給匈奴。

漢朝用女人和糧食換來了暫時的和平。這對漢朝人來說是極大的恥辱。

然而,更大的侮辱還在後面。

劉邦死後,呂雉臨朝稱制,是漢朝實際最高統治者。

冒頓單于寫了一封信,託人帶給呂雉。

信的內容極為卑汙。

說我現在單身,你也是單身,我們倆人可以各取所需。

意思就要想睡呂雉。

呂雉非常生氣,就把信拿給朝臣看,問他們怎麼辦?

大漢朝廷頓時炸鍋了。

這個侮辱性和傷害性都太強烈了。

樊噲大吼道:臣願提十萬雄兵踏平匈奴!

這時有一個大臣說:樊噲欺君!高祖劉邦組織三十二萬大軍都沒有能打敗匈奴,樊噲你憑什麼帶十萬軍隊就能打敗匈奴?

樊噲低頭,默默不語。朝堂一時安靜下來。

呂雉知道現在與匈奴人硬扛,大漢的國力不允許。她強忍羞辱,寫了一封回信給昌頓單于:

我已年老色衰,齒發脫落,已不配侍侯單于。現奉上牛羊好酒若干給單于……

呂雉為國家著想,忍受巨大的羞辱,沒有發兵,而是繼續與匈奴人採取和親政策。

匈奴人卻是一頭永遠餵不飽的餓狼。儘管漢朝每年送美女,送糧食,匈奴人依然不停南侵,在邊境不斷搶掠。

漢文帝時,匈奴人三次一大規模入侵漢朝,氣得漢文帝要御駕親徵匈奴,被他母親薄姬苦苦勸住。

長城攔不住,女人的柔情也拉不住匈奴這匹兇殘的餓狼,難道只能眼睜睜地任由匈奴人蹂躪?

有人說不了。

漢武帝繼位後,漢朝經過呂雉漢文帝漢景帝三代人的積累,國力強大了。

匈奴人對漢人的欺凌,就像一根燒紅鉻鐵,鉻在漢武帝的胸膛上吱吱冒煙,讓漢武帝痛徹心肺。

漢武帝決心徹底解決匈奴人。

他果斷放棄與匈奴和親的政策,要向匈奴人開戰。

漢武帝從一個匈奴人俘虜口中得知,大月氏與匈奴人是世仇,匈奴單于砍下大月氏首領的頭顱,製成酒具。

大月氏與匈奴人不共戴天。

漢武帝就派張騫出使西域,聯合大月氏人夾擊匈奴。他要主動反擊匈奴了。

張騫一去幾年,杳無音信。

漢武帝不再等了。他沒計讓匈奴人傾巢而出,攻打大漢的邊境城鎮馬邑。

漢武帝布置了三十萬大軍埋伏在馬邑周圍,專等匈奴人上鉤。

然而想不到,卻犯下一個不該犯的失誤,致使圍殲匈奴的計劃功虧一饋。

漢軍放了很多羊群在馬邑道上山坡上,目的是製造這裡沒有伏兵的假像。

但狡猾的匈奴人卻看出了破綻,只見滿山的羊群,卻沒有看見一個牧羊人。

疑心頓起的單于下令攻打一個漢軍的一個小寨,抓住了一名漢軍尉。這名漢軍軍尉不經打,招出了馬邑周圍大量漢軍。

單于就像一隻狡猾的狐狸,撥腳就溜了。

引誘匈奴出動圍殲的計劃破產,漢武帝決定主動出擊,尋找匈奴人作戰。

於是派出四路大軍,各率一萬騎,分路深入匈奴境內兩千裡。

這是漢民族第一次主動派兵深入匈奴境內作戰。

由於經驗不足,李廣率領的一路全軍覆沒,李廣被俘,另一路也殘遭失敗,僅餘三千騎,有一路沒有遇上匈奴人,等於去沙漠旅遊了一回。

唯獨衛青這一路大獲全勝,斬匈奴七百多人。

這讓漢武帝看到了戰勝匈奴人的希望。

有了強大的騎兵部隊,再加上優秀的將領,是可以完成打敗匈奴人的。

漢武帝派霍去病兩次閃擊匈奴人盤據的河西走廊,大捷。

匈奴人經衛青霍去病聯手打擊,只能退往遙遠的漠北。

匈奴人主力尚存。漢武帝沒有給匈奴人苟延殘喘的機會。

讓霍去病衛青各率五萬騎,加上運輸糧草的部隊,共計五十萬人,跨越二千多裡的沙漠戈壁,與匈奴在漠北展開決戰。

漠北一戰,霍去病殲滅匈奴七萬餘人,衛青殲滅匈奴人五萬餘,徹底打斷了匈奴的脊梁骨。

匈奴人自再也無力南下侵掠漢境。

漢武帝窮盡國力,也要把匈奴打殘,打怕。就是要彰顯大漢國力,向世人宣告,大漢不可欺。誰敢欺辱大漢,再強大再兇殘,也必然像匈人一樣被打得落荒而逃。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奏響中華民族時代最強音,穿越歷史時空,讓妄圖入侵中華的魑魅魍魎瑟瑟發抖吧。

任爾再橫再兇,今天不收拾你,總有一天要收拾你。

史曉生說:

在位54年,卻打了44年匈奴的漢武帝,揪著匈奴不放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如果你不打他,他就反過來打你,還不如一鼓作氣將其打殘打廢。

要說中國乃至世界歷史上最有名的遊牧民族,恐怕非匈奴莫屬了,這個興起於公元前3世紀陰山一帶的民族,曾經是農耕文明的漢民族揮之不去的夢魘。

為什麼?因為只要讓他們抓住機會,他們就會想牛皮糖一樣死死地纏著你,時時刻刻的南下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匈奴的第一次侵擾中原,正值秦王朝時期,本想打家劫舍的匈奴,被橫掃六合的秦始皇一舉趕回了老家,大將蒙恬率兵30萬,把匈奴打得落花流水,順便還收復了河套地區,修築了萬裡長城和秦直道。

被兇猛的秦兵打回陰山的匈奴,暫時安分了一陣子,但很快,他們就又找機會反撲回來。

秦漢交替之際,匈奴出了個冒頓單于,趁著中原內亂,先是統一了匈奴各部,之後又看秦王朝無暇北顧,將蒙恬打下的匈奴地及朝那、膚施(現寧夏、陝北地區)等郡縣侵佔,並不斷蠶食中原大地。

時值漢朝初建,國力孱弱,志得意滿的匈奴,在冒頓單于狂熱的戰爭思想以及劫掠的天性之下,再一次的打起了南下侵擾的計劃。

公元前201,匈奴的冒頓單于勾結韓王信在大同地區起兵造反,為平定叛亂,漢高祖劉邦親率30萬大軍前往徵討,在最初的戰鬥中,劉邦所率的漢軍勢如破竹,把反叛的韓王信打了個落花流水,同時還把匈奴趕出了其所佔領的晉陽(今太原)。

但隨著戰局的順利,劉邦起了輕敵之心,不顧部下的規勸,執意追擊,不料中了匈奴的誘兵之計,劉邦被困在平城白登山達七日之久,完全和主力部隊失去了聯繫,前有強敵,後無援兵,眼看著劉邦就要交代在白登山這裡。

在危急時刻,謀士陳平利用冒頓單于的老婆閼氏,打起了「枕邊風」牌,通過重金賄賂閼氏,居然讓冒頓單于相信劉邦是「天命之人」,最終劉邦逃出生天。

逃出來的代價就是,閼氏得到了金銀財寶,而漢朝則需要向匈奴進行和親,將漢家公主嫁給冒頓單于。

對於這個結果,匈奴自然是極為滿意的,但對於漢朝來說,就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恥辱。

但是沒辦法,誰叫當時打不過人家,只能選擇和親,換來暫時的和平,這打掉牙就血吞的屈辱,一忍就是80年。

這種屈辱,時時刻刻掛在心頭的大漢歷代皇帝心中,自劉邦時代開始,前前後後有多名公主被送往匈奴進行和親,但即便是這樣,匈奴這個貪婪的部落,依舊還是會無端入侵。

公元前166年,正值漢文帝時期,匈奴出兵14萬,沒有任何理由的大舉入侵,一路上燒殺搶掠,匈奴的前鋒軍隊,甚至打到了甘肅涇川縣境內,距離長安只有200多華裡,再任由匈奴這樣騷擾下去,怕是長安都會不保。

刀都架在脖子上了,你說反擊還是不反擊?

剛剛繼位不久的漢武帝,選擇了出兵反擊,漢匈之戰就此打響,由此,至漢武帝駕崩,一生都在不斷的打擊匈奴。

牽涉到亡國滅種的危機是其一,雖然漢朝和匈奴有和親這樣的口盟,但是匈奴一旦沒吃沒喝了,依然還是會選擇打漢朝,並不會因為和親就不發動戰爭。

套在漢朝頭上的,是匈奴這個緊箍咒,暫時的和平並不能換來長治久安,與其被動挨打,時常被侵擾,倒不如一鼓作氣,將其打殘乃至消滅,這樣也能為後世子孫換來太平。

在漢武帝之前,大漢經歷了六代的積累和發展,已經具備了相當的實力,尤其是經過文景之治,漢朝的綜合力量空前的強大,就在漢文帝時期,就動過打匈奴的念頭,但由於各種原因,最終這項計劃被擱置下來。

年輕的漢武帝在親政後,很快就將朝堂上料理妥當,此時的大漢,國富民強,他的目光,就轉向欺壓漢家近百年的匈奴。

是該報仇的時候了。

說到報仇,早在漢高祖劉邦去世時,匈奴就曾給漢朝帶來過莫大的恥辱。

公元前195年,漢高祖劉邦駕崩,在聽聞這個消息後,匈奴的冒頓單于就給漢朝謝了一封書信,當然,他可沒有什麼好心,這封信不是來安慰弔唁的,反而是對漢朝的一個侮辱。

在信中,冒頓單于毫不掩飾的表達了對劉邦的妻子呂后的愛慕之心,言語間頗為輕佻,就是一封赤裸裸的調戲與恐嚇信。大致的意思是說,呂后你老公死了,我剛好也是鰥夫,不如來我這裡跟著我過吧。

孤憤之君,生於沮澤,長於平野牛馬之域。數至邊境,願遊中國。陛下獨立孤憤,兩主不樂,無以自娛,願以所有易其所無。---冒頓單于寫給呂后的信

這封信在朝堂上公開後,漢朝上下被氣得幾乎爆炸,大將樊噲咬牙切齒的要求出兵去討伐匈奴,但最終還是沒能成行。

連劉邦御駕親徵都險些喪命,樊噲又能如何呢?

但這份恥辱,被漢朝記下了,時隔八十年後,年輕的漢武帝要為祖先報這個仇。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和積累,從漢景帝手中接過權力的漢武帝,掌握的是一個「富得流油」的大漢,富裕到什麼程度呢?根據《漢書》記載,當時因為五穀豐登,糧食高產,以至於新糧壓陳糧,一直堆到了艙外,有些都放爛了;而各府庫裡的堆著用不完的銅錢,放得時間久了,就連穿錢的繩子都漚爛了。

打仗打得是什麼?打得就是錢糧,如此富裕,就具備了打一場硬仗的先決條件。

同時,在審視匈奴的長處和自己短處之後,漢朝早就開始發展自己用於作戰的軍民以及騎兵隊伍,並且到了漢武帝時期,已經頗具規模,至少在面對匈奴時,不用再拿步兵來用人命填坑了。

有錢有兵,萬事俱備,漢武帝的一句霸氣的「寇可往,我亦可往!」,宣告了這場長久戰爭的基調。

自元光六年起,漢武帝就開始了他一生中長達44年的徵伐匈奴之戰。

之所以打了這麼久,主要是匈奴的戰鬥力確實非同小可,同時,既然是主動打擊匈奴,那就需要出兵長線作戰,漠北艱苦的自然條件,其中的困難可想而知。

最主要的是,漢武帝的雄心壯志,他並非僅僅只是要打勝,而是要徹底的消滅匈奴,三次的漢匈之戰,貫穿了他的一生。

公元前127年,漢朝與匈奴的首次大規模接觸戰役打響,在名將衛青、李息的帶領下,二十萬漢家兒郎採用迂迴戰術,把匈奴白羊王、樓煩王包圍在河南地(今內蒙古伊克昭盟一帶),此戰,將二王打得丟盔棄甲,漢軍消滅匈奴數千人,俘虜大小貴族三千餘人以及牛羊百萬餘頭。

戰後,漢朝乘戰勝之機,很快就在河南地設置了朔方、五原兩郡,並築起朔方城,加強防衛。

此戰的意義非同凡響,是漢家王朝對匈奴大規模作戰中,取得的較大勝利,同時此戰解決了匈奴對於關中地區的控制,將漢朝的防線往外推進了千裡之外。

對於河南地的失去,匈奴自然是極為不甘心,在之後組織了數次反撲,但均沒有成功,緊接著,在公元前124年,漢武帝乘勝追擊,再次發動了漠南之戰,這次的目標是匈奴的右賢王。

此次領軍的仍是衛青和李息,衛青長途奔襲下,以極快的速度,包抄了右賢王的王廷,措手不及的匈奴被打得七零八落,被迫退回漠北。

公元前121年,讓匈奴人聞風喪膽的天才將軍霍去病出場了。

著名的河西之戰,就是發生在這一年,漢武帝在這一年中,決意收復河西走廊,霍去病不負眾望,先後兩次出擊,先是在在皋蘭山下,殲滅匈奴近9000人,後又在張騫、李廣等人策應下,霍去病率精騎數萬,大破匈奴左賢王部,殲敵三萬餘人,俘獲匈奴名王5人及王母、王子、相國、將軍等百餘人,匈奴渾邪王部眾4萬投降。

經此一站,匈奴元氣大傷,曾經在匈奴部落中傳唱的民謠《匈奴歌》,就證明了我大漢王朝當時取得的巨大勝利。

"失我焉支山,令我婦女無顏色。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這次的勝利,除了使匈奴元氣大傷之外,漢朝也佔領了河西走廊地區,並設置了設置武威、酒泉、張掖、敦煌四郡,徹底將這些地區納入直接統治之下。

如果說這兩次戰役,打得匈奴元氣大傷,那麼漢武帝第三次徵討匈奴的漠北之戰,就是決定性的一場戰役。

在經歷了數次慘敗之後,匈奴確實被打的元氣大傷,但仍然具有一定的實力能夠反撲,加上遊牧民族缺乏必要的生活物資,因此,搶掠仍然是匈奴的主流動作。

為了一勞永逸的解決所有問題,漢武帝決定傾全國之力,再打一次,公元前119年,由衛青、霍去病所率的徵討大軍,正式開拔!

此戰,衛青部深入戈壁沙漠,縱橫數千裡,在闐顏山下,殲敵近兩萬餘人;而霍去病部,將匈奴左賢王部徹底殲滅於狼居胥山下,消滅七萬餘人。

封狼居胥,飲馬瀚海,霍去病因此戰封神!

這次戰役之後,漢武帝的戰略目標基本得以實現,該報的仇也已經報了,但漢武帝還是不太放心,生怕匈奴反撲,依然持續追擊匈奴,一直將其打到今天的貝加爾湖一帶。

而在此時,因為長期的徵兵作戰,原本富饒的大漢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國內上下充滿了怨聲載道,漢武帝也在臨終前幾年幡然醒悟,恢復了漢初息兵養民,輕徭薄賦的國策,讓偌大的漢朝得以喘息。

被打殘的匈奴,再也沒有重振旗鼓的實力,就此分流同化,一部分南下進入中原,一部分西行至歐洲,經過若干年時間的洗禮,匈奴最終消散在歷史長河之中。

後元二年(公元前87年3月29日),漢武帝劉徹病逝,享年七十歲,這位從繼位開始,就籌備計劃徵討匈奴的帝王,就此與世長辭。

總結:

漢武帝自公元前156年繼位,從漢景帝手中接過帝國的權杖,在將朝堂上整理安頓之後,開啟了四十四年打擊匈奴的軍事行動,將一直欺壓漢朝的匈奴,從壯大打到弱小,又打至最終消散,向當時的世界證明,我大漢子民,不容欺辱,驅使他有這樣堅定信念的原因則是,如果不打匈奴,就會永無安寧之日,與其被長期侵擾,還真不如一勞永逸,將其直接打回原形。

Mer86說:

草原民族對中原的威脅是客觀存在的,匈奴不可能因為漢朝和親,就不打漢朝。如果漢朝在強盛的時候不打匈奴,那就會像後來的金朝那樣,強盛的時候不打蒙古,等到衰敗的時候就只能挨蒙古的揍了。

西漢早期,匈奴對其的威脅非常大。楚漢戰爭期間,匈奴趁著中原內戰,統一了整個漠北草原,而且還佔領當年秦將蒙恬所奪的匈奴地及朝那、膚施(現寧夏、陝北地區)等郡縣。直接威脅到漢朝北部的統治。

公元前201年,冒頓單于和韓王信勾結,匈奴的前鋒部隊一度殺到了太原,席捲了整個山西北部。如果不是後來劉邦起傾國之兵把匈奴又給推到了長城以外,冒頓單于會不會像吞併河套地區一樣,把代國也吞併掉,都很難說。

白登山之戰後,漢匈開始和親,雙方表面上維持了大體上的和平局面。

說到和親,很多人都給予了極高評價,甚至把漢初的安定局面,都歸功於和親。比如當年的御史大夫韓安國。

然而,這是一種很扯的觀念。

因為,和親只是一種權宜之計,就好比兩個小孩子拉鉤,是否守信,全看人品。匈奴人不守信,漢朝拿匈奴一點辦法也沒有。

就拿公元前166年的漢匈戰爭來說。漢文帝在陪嫁了宗女和大量物資後,匈奴軍依然無端入侵,出動14萬騎兵,一邊殺人,一邊搶劫,一邊放火,幹著比強盜還強盜的勾當,把邊境上的人和物都被搶得差不多了。甚至於,匈奴的前鋒軍一直壓到了甘肅涇川縣境內,距離長安只有200多華裡。大有進攻長安之勢。

匈奴欺負到了家門口,刀駕到脖子上了,此時此刻,漢朝能怎麼辦?除了整軍備戰跟匈奴玩命,還能怎麼辦?

因此,漢武帝選擇對匈奴開戰,原則上沒有問題。因為漢朝不反擊,匈奴也會入侵。與其被動的挨打,不如主動出擊,一勞永逸的解決匈奴造成的邊患問題

另外,漢武帝作為西漢的第六位統治者,他身上是背負了使命感的

何為使命感?

前面說了,和親就好比拉鉤,沒有任何實際約束力。匈奴沒吃沒喝了,就會打漢朝。不會因為和親就不打漢朝。

在武帝之前,漢朝之所以堅持了70年沒讓匈奴進入中原。一方面,是匈奴基礎差,沒有入主中原的條件;另一方面,是漢朝高惠文景四位皇帝和呂后,都是聖主明君,把國家治理的很好,沒給匈奴渾水摸魚的機會

但是,誰能保證漢朝出了一個昏庸皇帝,把國家搞亂了,不會讓匈奴渾水摸魚呢?就好比後來的北宋一樣,與遼締約,維持百年和平。然結果就是「天下雖安,忘戰必危」,一個小小的女真就能把宋遼一起橫掃。

其實,早在漢文帝時,文帝就想幹這事,替後世子孫一勞永逸的解決匈奴。他當時點軍十多萬,打算親徵漠北。只不過薄太后知道了這件事後,堅決不讓他去,文帝才很不甘心地放棄了親徵的打算。

既然,當年的文帝都能有這種覺悟,享受了高惠文景「福利」的武帝,又有什麼資格推卸這種使命感呢?

老話說,一代人幹一代人的事,武帝這代人該幹的的事,就是打匈奴。他不打,難道要留給兒子打?

總的來說,漢武帝堅持要打匈奴,跟秦始皇打匈奴,隋文帝打突厥,唐太宗打突厥,清朝康雍乾三代打準嘎爾是一樣的道理。有能力,有實力,當然要趕在自己還提的動刀的時候把邊患問題解除了。

如若不然,把問題留給子孫後代,自己落一個「仁君」的空頭名號,這是很不負責任的一種表現。

日慕鄉關說:

漢武帝繼位以前,漢匈戰爭一直持續,總體上說,匈奴處於攻勢,漢朝處於守勢,尤其是「白登之圍」以後,漢朝選擇以和親的形式來緩解雙方的摩擦,極力避免大規模戰爭,即便如此,匈奴依然不斷的以襲擾的形式侵犯漢匈邊境,文帝期間有過反擊,但多是基於匈奴主動進攻基礎上的自衛反擊戰,並沒有出現漢朝大規模進攻的行動。

漢朝的政策看似軟弱,實則有自身的難處。

冒頓單于繼位以後,整合了北方草原上的遊牧部落,形成了一股強大的軍事力量,無論人數還是組織能力,都大大優於秦朝時期,劉邦對匈奴的御駕親徵可看做是雙方第一次正式交鋒,而從「白登之圍」可以看出,漢朝對匈奴的軍事實力缺乏了解,加之漢軍以步兵為主,無法應對匈奴以騎兵為主的作戰方式,失敗也就在所難免。

「白登之圍」帶來的失利,打消了漢王朝企圖畢其功於一役的指導思想,加之後來的文帝景帝性格柔軟,把精力都放在國內休養生息,不願意大規模對外用兵,雙方出現了長期的和平局面。

這種局面隨著漢武帝的繼位而被打破!

武帝終其一生不斷對匈奴用兵,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1)漢武帝個人性格

有心理學家推測,漢武帝可能屬於典型的熱血型人格,這類型的人不甘於平庸,做事衝動,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漢武帝在位期間,長期大規模對匈奴用兵,與此不無關係。除此以外,匈奴強勢時期給漢王朝帶來的屈辱感,也是漢武帝矢志不渝打垮匈奴的重要原因之一。

漢武帝有個同父同母的姐姐,十四歲就遠嫁匈奴,也就是後來的匈奴閼氏,雖然其身份地位並未受到虧待,但這種城下之盟定下的婚姻,讓漢武帝難以接受。

漢高祖去世後,冒頓單于出於挑釁目的,在言語上多次冒犯呂后,「 孤債之君 , 生於沮澤之中 , 長於平野牛馬之域 , 數至邊境 , 願遊 中國 。 陛下孤立 , 孤債獨居 。 兩主不樂 , 無 以 自虞 , 願以所 有 , 易其所無 」 。

其時漢朝國力有限,無法做出軍事上的回應,只能讓匈奴單于吃豆腐,但於此產生的恥辱情緒並未隨著事情的解決而消散,再加上「白登之圍」給漢朝帶來的負面影響,讓漢武帝強烈渴望一雪前恥。他在詔書中寫道:高皇帝遺聯平城之憂,高后時單于書絕悼逆,昔齊襄公復九世之讎,《春秋》大之

(2)主戰思潮佔據主流

漢朝立國初年,礙於國力,主和派佔據主流,「文景之治」以後,漢朝國力增長,主戰派開始崛起,漢武帝因勢利導,主持了兩次廷辯,就戰和問題進行討論,其中第二次王恢和韓安國關於馬邑之戰的廷議爭辯使得主戰派的聲音佔據了明顯的優勢,加上漢武帝本人主戰的意願,主戰思潮開始佔據主流。

(3)國力支撐

楚漢戰爭以後,中原地區生產力遭到了極大破壞,《史記》記載:天下既定 , 民 無蓋藏 , 自天子不能具醇馴 , 而將相或乘牛車。在這種背景下,漢朝根本不具備長期對匈奴用兵的國力,「文景之治」後,漢朝生產力得到恢復,人口大幅增長,已經具備了對外用兵的實力,「 吏安其官 , 民樂其業 , 蓄積歲增 , 戶口寢息 」 。雄才大略的漢武帝並不打算將這些財富用於百姓,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屢屢侵犯邊境的匈奴,不僅投入巨資提升戰鬥力,還從後勤保障方面加以完善,例如對軍馬的重視,就貫穿武帝一朝,「 眾庶街巷有馬 , 籲陌之間成群 」 。

與之相對應的是,匈奴在經歷了冒頓單于的巔峰後,國力開始下降,此消彼長,給了漢武帝用兵的絕佳機會。

站在歷史的角度,漢朝與匈奴的衝突,實則是農耕民族與遊牧民族兩種生產方式的衝突,縱然其中一方在軍事上取得短暫優勢,在生產方式不發生變更的前提下,雙方的衝突也無法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漢武帝終其一生對匈奴用兵,實則是對這種規律的一種反抗,但從效果來看,並不理想。

當然,日慕鄉關並不否認漢武帝用兵的積極意義,正是在他的不斷打擊下,匈奴政權趨於解體,宣帝年間,利用匈奴遭遇雪災的機會再度用兵,終於徹底擊潰匈奴,此後很長時間,匈奴無力組織起大規模的進攻,追本溯源,還是漢武帝的功勞!


我是歷史達人日慕鄉關,歡迎關注!

飛花逐月大帝說:

看電視劇《漢武大帝》的時候,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漢武帝的:寇可往,我亦可往!簡直是霸氣之極!

如果你知道武帝這句話的背景,就知道他為什麼要花44年的時間,死揪著匈奴不放了。

在中國甚至世界歷史上,匈奴可以說是赫赫有名的遊牧民族之一了。

自從公元前3世紀在陰山一帶興起,這個以披髮左衽為標誌的民族,就成了南方農耕漢民族揮之不去的夢魘,因為他們一有機會就像一塊橡皮糖一樣死死的纏著你,燒殺劫掠,無惡不作。

匈奴第一次南下侵擾被毆,萬裡長城形成

第一個被他們侵擾的,就是中國第一個封建王朝,秦王朝。但第一次他們就選錯了對象,千古一帝秦始皇豈能讓國土遭匈奴踐踏!那讓俺如何承載千古一帝的名號?

再加上方士盧生給秦始皇進獻了一本圖書,上面胡說什麼"亡秦者胡也",更讓秦始皇大受刺激!俺這個剛剛始皇帝,還沒有千秋萬代,就要亡了?而且是"胡"?這個"胡"是誰呢?秦始皇自然而然就把矛頭指向了在北方頻繁騷擾的匈奴了,因為那個這些來自北方的遊牧民族都被稱為胡人,而匈奴就是當時最強悍的一支。莫非就是這傢伙要亡我大秦嗎?朕必須先把他們幹掉,再不濟也要拒敵於國門之外!

於是,大將蒙恬受命率千軍萬馬出徵北上,30萬大軍勢如破竹,在戰馬的嘶鳴聲中,破開的弓箭,帶著憤怒的呼嘯,把侵擾九原的匈奴人打的是屁滾尿流,丟盔棄甲,頭曼單于麻溜地帶著殘兵敗將,逃回了陰山老家以北的漠南放牧去了。

蒙恬大軍也沒有追擊痛打落水狗,而是在佔據河套地區以後,修築了萬裡長城和秦直道。秦軍的兇猛和防禦措施的給力,使得"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秦始皇也去掉了"亡秦者胡也"的擔憂,北方的遊牧民族和中原農耕王朝之間維持了一段和平時期。

時間不停歇,轉眼間本想千秋萬代的大秦王朝還是亡於"胡"了,只不過此"胡"非彼"胡",而是始皇帝自己的兒子胡亥的"胡",時也命也!

西漢初立,匈奴再擾,劉邦被困白登山

經過秦末的亂戰,"斬蛇起義"的原派出所所長劉邦,終於幹掉了貴族出身的西楚霸王,一路高歌,從小小的亭長火箭般地躥升為西漢王朝的開國皇帝。

但這個開國皇帝還沒有春風得意多久,那個被蒙恬痛毆過的匈奴人,趁西漢剛立,國勢孱弱之際,又開始故技重施,南下打砸搶燒了,把個漢高祖逼得沒法,只好御駕親徵,誓言把這個可惡的匈奴人打個親爹都不認識。

這時是匈奴頭領是冒頓單于,就是那個殺掉自己的老爹頭曼單于自己當家做主的傢伙,絕對一個狠角色。

這貨先是趁劉邦們忙於內戰,不但把當年被蒙恬收復的河套地區又鼓搗到了自己的手裡,甚至還把勢力擴展到了及朝那(今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東南)、膚施(今陝西省榆林市南魚河堡附近),兵峰直逼西漢在統治中心長安,把個漢高祖急得團團轉。

急沒有用,幹唄!於是乎,劉邦親率大軍一路北上,勢如破竹的漢軍,不但把那個因為剿匪不力反而投降匈奴的韓王信打了個落花流水,還把匈奴大軍趕出了被其佔領的晉陽,也就是今天的太原。

俗話說,驕兵必敗。接二連三的勝利,讓漢高祖產生了輕敵之心。在獲悉匈奴主力只剩下老弱病殘的信息之後,在己方大軍還沒有到位的情況下,決定孤軍深入,乘機幹掉對方。殊不知冒頓單于也是一個刀口舔血過來的人,知道如何順勢而為。前幾仗不是被漢軍暴打嗎?乾脆裝出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迷惑引誘漢軍,卻把精銳埋伏了起來,伺機而動。

這時有些輕飄飄的劉邦果然中計,不顧看破匈奴詭計郎中劉敬的警告,執意發兵進攻。劉邦率輕騎先到達平城(今天的大同)附近的白登山時,陷入了冒頓單于率40萬匈奴大軍在此設下的伏擊圈。

雙方經過七天七夜的攻防之戰後,雙方損失慘重,漢軍已經處於彈盡糧絕的狀態,而援軍還沒有到達。

重金賄賂逃出生天,公主和親換來屈辱和平

眼看就會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還是謀士陳平的眼光犀利,居然從冒頓單于和老婆閼氏的親密中發現了突圍的機會。

陳平建議劉邦派使臣悄悄地下山用金銀珠寶賄賂這個閼氏,畢竟高祖是打仗過來的主,在刀光劍影裡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危險,陳平的建議讓他看到了希望。

閼氏還真會忽悠人,晚上就對冒頓單于說,當家的,你看我們都圍了劉邦這麼久,還沒有打下來,說明的天意,天意不可違啊,咱們還是放了他們一條生路吧,這樣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英雄一世的冒頓單于此時在閼氏面前簡直成了傻白甜,居然同意網開一面,把包圍圈開了口子,讓劉邦大軍在迷霧之中順口溜走了。

閼氏得到了金銀珠寶,漢高祖撿了條命,冒頓單于則得到了劉邦提供給他的和親公主,一舉三得。

不亦樂乎的結局,讓冒頓單于樂開了花,但被迫獻出公主和親才求得暫時安寧的漢王朝,從此在心裡留下了刻骨銘心的屈辱。

武帝親政,整飭內政平息邊亂,前恥再繞心頭

這屈辱一忍就是80年的光景,西漢王朝經過文景之治的休養生息,來到了雄才大略的漢武帝劉徹的時代,匈奴靠和親和搶掠過上的好日子也走到了盡頭。

在武帝之前,已經有六位公主和親,對象全部是匈奴,武帝繼位之初的建元元年,剛剛16歲的少年天子漢武帝,就在匈奴勒索下,被迫送去了漢朝第七位和親的公主,不過這個時候的漢武帝還是竇太后的關懷之下,自己還沒有親政。

當然,這七位公主,都不是皇帝親生的,只不過是宗室之女,被冠以公主稱號之後,送到了匈奴。這匈奴人也不管是不是皇帝親生的,是老劉家的女人就行。

竇太后去世,此時已經21歲的漢武帝終於可以親政了。他在整治了一系列內政問題、平息百越之地內亂以後,就把目光對準了那個曾經讓漢室備受屈辱的匈奴,他要一雪前恥,他要保護漢室子民,不讓漢室的女人再被匈奴蹂躪,唯一的辦法就是幹掉匈奴。

漢武帝對匈奴恨之入骨是有道理的,除了先祖劉邦被困白登山,公主被迫和親之外,驕橫無比的匈奴冒頓單于還在劉邦死後給其遺孀呂后寫了一封長長的信,畢竟人家剛死了老公,去信問候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再說,這個冒頓單于還是漢室的女婿嘛,看起來挺懂禮數的。

但這封信可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慰問信,而是一封赤裸裸的調戲與恐嚇信,其對象就是呂后!言辭之間十分不敬,大致意思就是,呂后啊,這你老公也死了,你成了寡婦,而我呢,也是個鰥夫,不如來我這裡,由我來安慰你吧。

根據《漢書》記載,匈奴冒頓單于給呂后的國書中寫的原話是這樣的:孤憤之君,生於沮澤,長於平野牛馬之域。數至邊境,願遊中國。陛下獨立孤憤,兩主不樂,無以自娛,願以所有易其所無。

這冒頓單于赤裸裸的調戲,但呂后也沒有辦法,咋的了呢?無非是當時匈奴勢大,一時半會兒奈何不得,只能忍氣吞聲了。

雖然時間過去幾十年了,冒頓單于也已經嗝屁了,但漢武帝卻忘不了先祖所受的恥辱,這仇,咱必須得報!

文景之治積累實力,招兵買馬,武帝傾力斬匈奴

不得不說,南朝梁國太子蕭統的韜光養晦一詞是個了不得的發明,漢朝雖然還沒有這個詞,但武帝之前的幾位皇帝幹的都是這個活,任你匈奴張牙舞爪,我也不搭理你,專心致志地休養生息,雖然也遭到了不少不解與詬病,但終於給漢武帝積攢下了足以能夠痛毆匈奴的資本。

這個時候的武帝,從景帝那裡接手的是這樣一個"爛"攤子:五穀豐登,新糧壓陳糧,一直堆到了艙外,有些都放爛了;府庫裡的堆著用不完的銅錢,放得時間久了,連穿錢的繩子都漚爛了,這得有多少錢啊。

打仗就是打後勤,現在如此,交通不發達的古代更是如此。看著這麼多的錢糧,這後勤保障妥妥的,劉徹還不樂開了花?

有錢就是好辦事,朝廷也看到了匈奴作戰的優勢及自己的劣勢,大力發展軍馬養殖,使漢朝武帝時期,可以用於作戰的軍馬數量急劇上升。要不然靠步兵,基本上還是被匈奴虐的份。

錢糧有了,軍馬有了,剩下的就是人了。這人自然包括有意志打擊匈奴的皇帝、敢於也有能力率千軍萬馬打仗的將軍和能徵善戰的士兵。

恰好,這個時候三要素都具備了。

發出"寇可往,我亦可往!",就是漢武帝個人政治意志的最好宣言。

他的目的,就是要讓那些頻繁侵擾中原的匈奴臣服於中原。

天助武帝的是,他手下有了大將軍衛青、少年英雄霍去病,飛將軍李廣等等無數讓匈奴人聞風喪膽的赫赫戰將。

三次戰略反擊之役,漢王朝完成了徹底打垮匈奴的戰略準備

萬事俱備的漢武帝,於元光六年起,開始了他一生中長達44年的徵伐匈奴之戰。

之所以長達44年,自然與匈奴的戰鬥力和自然條件有關,作戰都是苦寒之地進行,其困難幾乎是許多人不可想像的。

但再大的困難,也沒有讓漢武帝的意志有絲毫減退,幹掉匈奴,那是必須的。

在幾個幾番小規模的戰鬥試探以後,漢武帝就開始了大規模地打擊匈奴作戰,這裡面主要是三次規模性的戰役。

河南地之戰

公元前127年,在衛青、李息率領下,採用大迂迴包抄的戰術,把匈奴白羊王、樓煩王包圍在河南地(今內蒙古伊克昭盟一帶),二王被打得丟盔棄甲,被漢軍消滅數千人,俘獲3071人及牛羊百餘萬頭。漢朝在河南地設置朔方、五原兩郡,並築朔方城,加強防衛。

此戰意義非同小可,不但收復了河南地全部土地,而且打通了與隴西的聯繫,把防線北推千裡之外,基本上解決了匈奴對關中地區的直接威脅。

漠南之戰

匈奴自然不甘心失去對河南地的控制,幾次進行反撲,都遭到了漢軍的狙擊。

公元前124年,漢武帝發動了漠南之戰,目標是匈奴右賢王,統帥依然是衛青、李息。衛青主攻,李息配合,長途奔襲包抄了右賢王的王廷。毫無防備的匈奴右賢王部被漢軍打得措手不及,丟下萬餘人後狼狽北逃,漢軍完勝,鞏固了漢軍對朔方的威脅,徹底消除了匈奴對長安的直接威脅,並將匈奴左右兩部一分為二,切斷了他們之間的聯繫。

此後,衛青更是率軍兩次襲擊匈奴,殲滅敵軍萬餘人,把匈奴的主力趕到了漠北。

河西之戰

公元前121年,漢武帝決定繼續收復河西走廊的河西之戰,這個時候的統軍主帥,就是讓匈奴聞風喪膽的天才少年霍去病了。

霍去病是匈奴人的天然剋星,當年兩次率騎兵千裡奔襲,打得匈奴元氣大傷,直接動了他們的根本。

三月第一戰,霍去病率精騎萬人出隴西,越烏鞘嶺,採取長驅直入,突然襲擊的策略,在六天內連破匈奴五王國後,翻越焉支山(今甘肅山丹大黃山)千餘裡,在皋蘭山下,殲滅匈奴近9000人,斬殺匈奴名王數人,俘虜渾邪王子及相國、都尉多人,可謂大獲全勝。

第二次,是霍去病進攻匈奴左賢王部的戰鬥,在張騫、李廣等人策應下,霍去病率主力精騎數萬,出北地郡,繞道河西走廊之北,迂迴縱深達1000多公裡達到敵後,遠出敵後,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大破匈奴各部,今弱水上遊地區與河西匈奴主力展開決戰,殺敵3萬餘人,共俘獲匈奴名王5人及王母、王子、相國、將軍等百餘人,匈奴渾邪王部眾4萬投降。此戰,漢朝徹底佔領了河西走廊地區,並設置了設置武威、酒泉、張掖、敦煌四郡,徹底納入直接統治之下。

河西之戰的勝利,讓中原王朝徹底打開了通往西域的戰略要道,實現了"斷匈奴右臂"的戰略目標,意義非常,影響深遠。

此戰,使匈奴士氣大受打擊,一首當時的匈奴民謠《匈奴歌》就說明了問題:"失我焉支山,令我婦女無顏色。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對匈奴來說,這也是報應,當初他們不就是這樣對待漢朝的?

漠北之戰,封狼居胥,漢武帝反擊匈奴取得決定性勝利

經過三次戰略反擊,匈奴的勢力大不如前,但依然還有反擊之力。一不做二不休,漢武帝決定再打一仗,徹底打掉匈奴,這就是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漠北之戰。

公元前119年,漢軍騎兵十萬,步兵數十萬, 在衛青、霍去病率領下,出定襄、代郡,在漠北與匈奴伊稚斜單于進行了一次畢其功於一役的大決戰。

衛青部飛馳千餘裡,穿過戈壁沙漠,直抵闐顏山(蒙古杭愛山脈),殲敵1.9萬餘人。霍去病率部深入1000多公裡,殲滅匈奴左賢王部於狼居胥山(蒙古肯特山),俘敵7.4萬餘人,封狼居胥,飲馬瀚海,最遠到達今天的貝加爾湖一帶。

漠北之戰,殲滅匈奴9萬餘人,對其打擊是致命的,從此"匈奴遠遁,漠南無王庭"。

至此,漢武帝反擊匈奴的戰略已經告一段落,該報的仇已經報了,也不用再給匈奴納貢獻公主了。

但漢武帝不放心啊,一直追著匈奴殘部打,一直到最後,國力消耗的也差不多的時候,漢武帝才幡然醒悟,發表了著名的"輪臺罪己詔",重拾漢初的息兵養民,輕徭薄賦的國策,算是有了較好的結局。

畢竟,在當時的條件下,徹底消滅遊牧民族也是不現實的,這也在此後的歷史進程中得到了證明。

匈奴的最終結局,除了南下融入中原的一部分外,其餘西出歐洲,在沉寂了一段時間後,匈人在上帝之鞭阿提拉的率領下曇花一現了一段時間,在他死後不久,匈奴就徹底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

當然,在中國此後的五胡亂華時期,匈奴的後裔也折騰了一陣子,但最終都被同化了。

或許,你的身上就流著匈奴人的血脈也說不定。

一國之君歷史研究說:

不是漢武帝劉徹揪著匈奴不放 ,而是匈奴揪著大漢朝不放,劉徹打匈奴是被迫反擊的 。

從劉邦建立西漢王朝開始,匈奴就屢屢南下騷擾邊境,搶掠大漢朝的物資和人口,公元前200年,劉邦還被匈奴圍在白登山七天七夜,還是靠陳平花重金收買了匈奴單于的老婆才得以脫身。

西漢剛剛建立的時候,經過七年的戰勝,國力衰弱,而當時的匈奴卻是歷史上最強大的時期,劉邦時期的匈奴單于叫冒頓,是匈奴歷史上最偉大的首領,冒頓單于在世時,也是匈奴歷史上最強大的時候。

為了保證剛剛建立的西漢政權的穩定與安全,劉邦在婁敬的建議下對匈奴採取和親的政策,也就是將漢朝的公主嫁給匈奴的單于,同時每年贈送給匈奴一定數量的財物,並開放若干過境城池讓雙方進行貿易。

和親政策其實是一種不平等政策,是一種屈辱的政策,但是對於漢朝來說,實力不如匈奴,再加上剛剛建立的政權,國內也不穩定,只能採取和新的政策,攘外先安內。

劉邦採取和親的政策對待匈奴,估計也是這個意思,先應付著匈奴,等到漢朝強大起來,實力超過匈奴,再一勞永逸的解決匈奴問題。

劉邦去世後,呂后掌權,呂后在收到匈奴冒頓單于的一封調戲信後,在樊噲等人的附會下,差一點就不理智的發兵與匈奴開戰,還是季布清醒,勸阻了呂后,要不然大漢朝早就亡在匈奴手中了。

呂后去世後,漢朝掌權的就是漢文帝和漢景帝了,兩人統治下的漢朝被稱為文景之治,仍然是繼承了劉邦對匈奴的和親政策,同時在國內埋頭搞發展、韜光養晦

雖然漢朝對匈奴採取和親政策,但實際上匈奴並不守信用,仍然經常縱兵南下搶掠物資和人口。

漢文帝時期,公元前177年,匈奴入侵河南地上郡,燒殺搶掠物資與百姓。公元前169年,匈奴入侵狄道。公元前166年,匈奴14萬人侵入那肖關,殺漢朝北地都尉,搶掠百姓牲畜,匈奴前鋒部隊已經進至雍地、甘泉附近,離長安不遠,並且燒毀回中宮。公元前158年,匈奴三萬騎兵入侵上郡,三萬騎兵入侵雲中郡。

漢景帝時期,公元前148年,匈奴入侵燕國。公元前144年,匈奴入侵雁門郡,至武泉後又進入上郡。公元前142年,匈奴入侵雁門郡,雁門太守馮敬戰死。

漢武帝即位之後,匈奴南下擾邊的情況仍然持續,雖然漢朝仍與匈奴在進行和親的政策,但是匈奴絲毫不遵守協議,可見和親政策並不是解決匈奴問題的根本。

漢武帝16歲即位為皇帝,首先考慮的就是穩定統治,當時的大漢朝經過六七十年的休養生息,和文景之治的盛世,國庫充盈、百姓富足,倉庫的糧食多的都開始發黴了,穿銅錢的繩子都爛掉了,而漢朝國內穩定,威脅只有外來,當時的外來勢力能夠對漢朝形成威脅的只有匈奴。

但是當時的漢武帝也沒有底氣對匈奴動武,畢竟經過漢初的幾代人都不敢對匈奴主動出擊,而只是被動防禦,而且朝廷上的大多官員都反對與匈奴開戰,也讓漢武帝投鼠忌器,公元前134年,匈奴又派人向漢武帝和親,當時的朝廷有人建議繼續和親,也有人建議不要和親,但當時23歲的漢武帝最終沒敢對匈奴開戰,而是選擇了和親。

到了第二年,發生一件事,當時的大行令(相當於現在的外交部長)王恢與馬邑當地的商人聶壹商量一個引誘匈奴大軍進入馬邑,然後由漢軍包圍消滅的計謀,漢武帝終於同意了這個計策,並開始實施。

結果事與違背,當聶壹引誘匈奴單于率領十萬騎兵正一步步進入漢軍包圍圈時,匈奴人起了疑心,抓了一個漢軍的雁門尉史,結果這個雁門尉史把整個計謀講給匈奴人了,匈奴人一聽立即退軍,馬邑之謀就白費了,同時匈奴與漢朝也正式撕破臉皮,進入敵對狀態。

直到這個時候,漢武帝才真正開始下定決心與匈奴全面開戰,可以說漢武帝的決心,是被馬邑之謀的失敗堅定出來的,雙方關係已經破裂,沒有任何緩和餘地,戰爭是唯一選擇,也可以漢武帝與匈奴的戰爭是被動逼迫的。

接下來漢朝就正式與匈奴開戰了,一直到漢武帝去世前2年,漢武帝下達《輪臺罪己詔》,對自已的罪過自我反省,同時停止對外戰爭,休養生息,無為而治,從公元前133年到公元前89年,漢朝與匈奴在漢武帝時期一共打了44年才暫時停止。

之所以打了44年,是因為匈奴一直沒有被打垮,漢武帝時期與匈奴的戰爭,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1、試探階段;

從公元前133年開始,漢朝與匈奴開始進入敵對戰爭狀態,這個時候雙方互有攻守,更多只是試探實力階段,互有勝負。

2、衛青、霍去病大破匈奴時期;

由於漢武帝重用衛青與霍去病,漢朝開始對匈奴的戰爭取得全面勝利,這一時期從公元前129年衛青第一次領兵作戰開始,到公元前117年霍去病去世為止,有12年的時間。

這12年的時間,是漢朝對匈奴作戰取得輝煌勝得的12年,基本上每戰都能擊敗匈奴人,尤其是霍去病,不僅封狼居胥,而且橫掃整個漠南匈奴,從此匈奴漠南無王庭,逃到更遠的漠北苦寒之地。

這一階段,漢朝對匈奴作戰取得全勝,斬首匈奴人近20萬,沉得打擊了匈奴實力,匈奴一下子由盛而衰。

而在這個空檔期,漢武帝覺得匈奴被打殘了,還一度把精力放在其它地方,比如徵西南、南越國和朝鮮,匈奴在這一個空檔期迅速恢復了一些實力。

3、李廣利對匈奴作戰失利時期。

衛青、霍去病都去世後,匈奴捲土重來,漢武帝重用了貳師將軍李廣利對匈奴作戰,由於缺少名將,李廣利才能又不行,這一時期,漢朝對匈奴的作戰基本上是失敗,漢朝不僅損兵折將,而且主帥李廣利還投降了匈奴。

本來匈奴轉弱的實力,在取得一系列勝利後,匈奴與漢朝形成了對峙階段,一時之間,誰也吃不了誰,到了公元前89年,漢武帝就罷兵了。

不是漢武帝一直揪著匈奴不放,而是在漢武帝一生,就沒有完完全全的擊敗匈奴人,最終打成對峙階段,戰爭都沒有真正勝利,怎麼可能放任匈奴不管呢?

壹只青梅說:

前言:「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漢武帝劉徹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用他的雄才大略、文治武功使漢朝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自己也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帝王之一,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漢武帝在位的54年,居然花了44年去攻打匈奴,連年的戰爭,勞民傷財,可是劉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第一,匈奴的崛起對大漢邊境危害極大

每一個朝代,都會有他自己的死敵,諸如:秦漢與匈奴,晉朝與鮮卑,隋唐與突厥,兩宋與遼金,明朝與滿清,滿清與列強,隨著秦末漢初,連年的戰爭,使得匈奴得以趁機崛起,東徵東胡,西破月氏,揮師北上徵服漠北諸民族,等大漢朝建立之初,匈奴已經成了超級草原帝國。由於遊牧民族資源有限,因此,便經常肆意騷擾我大漢邊境,由於匈奴大多數是以騎兵為主,經常席捲一個地方之後,洗劫一空,牛馬,人口一併搶掠,等到大漢軍趕來,匈奴騎兵早就撤回草原,因此匈奴的存在對大漢邊境危害極大。

第二,匈奴與大漢之間有不可調和的矛盾,打完和親和親再打反反覆覆

1.匈奴與大漢之間有不可調和的矛盾:漢朝建國之初,漢高祖劉邦大軍一度被匈奴人圍困在白登山,還是劉邦手下謀士陳平賄賂冒頓單于的寵妃才解圍脫困,西漢早期一直對陣匈奴人都為守勢,只能通過和親政策進行籠絡,以保持漢朝北方邊關的安寧。之後,經過漢朝幾代皇帝的努力百姓得以修生養息,因此大漢國力日盛,自漢武帝登基上臺後,立即改變了這種以女人與錢糧換取和平的軟弱外交政策,進而使用強力手段。最後,大漢政策的改變,而匈奴由於遊牧民族資源匱乏,既然你大漢不再上貢,那麼,匈奴又只能再回到原始辦法,搶掠,打一槍換一地的戰略,這樣一來雙方的矛盾進一步激化。

第三,整整44年的戰爭,漢武帝:「不再妥協,有足夠資本打贏」

1.促成漢武帝劉徹下定決心與匈奴對戰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其一:經過前任幾代皇帝的努力,雖然採用了和親進貢的方法,但是畢竟百姓結束了秦漢末年戰爭之苦,得以安居樂意修生養息,此時的大漢日益強盛,兵強馬壯,自身強了也就不會再對匈奴示弱。

其二:匈奴越來越過分,胃口越來越大,由於之前和親進貢,匈奴嘗到了甜頭,因此匈奴對大漢索要的越來越多,女人,牛馬,生活器具等等,稍微不滿意或者沒有達到預期,就派出起兵在邊境肆擾搶掠百姓。

其三:漢武帝將江都王劉建之女細君公主與西域強大的烏孫國國王獵驕靡和親聯姻,有了烏孫國在背後的相助,大漢王朝即少了一個敵人多了一個朋友,有烏孫國在匈奴背後鉗制,大漢可以正面攻擊匈奴,無疑,這次的和親大漢是成功的。

第四,為什麼這場戰役會打的如此之久,需要整整44年?

雖然漢武帝劉徹決定向匈奴用兵,然則匈奴並不是那麼的好打,畢竟,遊牧民族居無定所,而且軍隊是以騎兵為主,機動性極強,大漢每次糾集重兵,耗費大量人力物力不說,最後還不了了之。

漢武帝發動長達44年對匈奴的戰爭無疑是失敗的,連年的戰爭,使得國庫空虛,百姓居無定所,民不聊生,在這種情況之下,漢武帝決定停止了長達幾十年的戰爭,修生養息,讓百姓過上了太平日子。

夏目歷史君說:

西漢王朝諸多皇帝之中,名氣最高的一個就是漢高祖劉邦,另外一個就是漢武帝劉徹了。

劉邦的知名度之所以高,是因為他建立了整個漢朝國家,而劉徹之所以知名度高,是因為在他在這個期間將打擊匈奴當成一輩子的大事業,他一共在位了54年,用了44年來打擊匈奴,將漢王朝北方最大的一個威脅匈奴成功的趕到現在的俄羅斯境內的貝加爾湖附近。對此歷史上也曾記載為「漠南再無單于庭」。雖然受制於地理環境,漢武帝沒能夠將匈奴徹底的給消滅,但也導致匈奴元氣大傷,從那之後一蹶不振,一直以中原王朝的藩屬國而存在,不過在到後來南北朝時期由於中原王朝的沒落,匈奴人再次折返,還是給漢人帶來了莫大的災難,此是後話,這裡姑且不談。

言歸正傳,漢武帝為什麼要死抓著匈奴不放呢?

一、首先,自然是來自於歷史上的仇恨。

匈奴一直是中原王朝最頭疼的一個問題,自從商周時代北方的遊牧民族就一直威脅到中原地區的統治,所以在戰國時期,北方的趙國,燕國才會專門修繕長城對抗匈奴。

——因為匈奴作為一個遊牧民族,他們居無定所,來也匆去也匆,根本沒辦法通過正面交戰消滅匈奴,對於這種規模性的部落騷擾,中原王朝能做的只有通過修繕城牆的方式來避免匈奴到內地搶劫財物。在秦始皇統一六國期間,匈奴趁著中原內戰不斷的向內地延伸觸角,等到秦王統一六國之後,秦始皇專門派遣蒙恬派兵北卻匈奴千裡,收回了河南套地區。不過伴隨著秦朝末年出現內亂,匈奴再次趁機南下佔據了河南套地區,並且擄走了大量的漢民為其耕種糧食。

劉邦建立漢朝之後,也曾想效仿蒙恬將匈奴給打跑,但結果卻中了匈奴的圈套陷入了白登之圍,若不是陳平給劉邦獻計,賄賂了單于的漢人小妾,恐怕劉邦在那場戰役之中就交代了,漢朝天下可能再一次會陷入一種混亂之中。從那之後北方的匈奴就給漢朝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陰影——當時漢朝為了和匈奴保持和平,甚至不得不通過嫁公主求和的方式維持兩家的關係。

最過分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劉邦去世之後,呂后掌握著國家的重要政權,當時匈奴知道之後就給呂后寫了一起極其露骨的書信,要求呂后帶著嫁妝嫁到草原那,這明顯就是一種赤裸裸的羞辱,無奈當時呂后明白以漢朝的實力根本無法與匈奴對抗,只好用很委婉的信件拒絕了匈奴的提議。

這件事情也成為漢朝人的一個恥辱,儘管漢朝內心極度不服,但也沒有辦法。

不過這個仇恨的種子已經在漢朝統治者心裡給種下了。二、其次,就是兩種文化存在著很大的差異。

匈奴的遊牧文化雖然相對落後,但是無論是戰國時代還是漢朝期間,匈奴對邊境地區不間斷的騷擾,都對中原的農耕文化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尤其是漢朝向匈奴和親求和之後,匈奴仍舊不守規矩,雖然說表面上兩家說的好好的,但背地裡可能會派兵到中原地區搶糧,搶錢俘虜百姓。

漢朝由於休養生息的需要,只能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外交手段給匈奴錢和糧食來維持和平穩定,儘可能的減少匈奴對內地騷擾造成的損失。

但如果想要保證中原農耕文明的正常延續,必須完全消滅北方的遊牧隱患。

既然劉邦打不過匈奴,那麼漢武帝為什麼敢打匈奴呢?

看到這裡或許很多人就就問,居然雙方仇恨頗深,遲早有一戰,那為何會在漢武帝時期爆發呢?

一、首先,就是漢朝已經積蓄了足夠的力量來打仗。

等到漢武帝上位的時候,漢朝已經經歷了文景之治,國力大增,甚至相傳漢朝經歷過文景之治之後,倉庫裡的糧食都堆的堆不下了,存放在錢庫裡的銅錢因為中間的繩子斷了而數不清楚。

雖然這種說法誇張了一些,但由此也可以直接反映出,當時漢朝的綜合國力還有積蓄力量已經相當充足。與漢朝剛建立之初的百廢待興,是完全相反的一種場面,綜合國力更是不在一個層次。

而且漢朝這個時期,還出現了很多的人才,比如說衛青霍去病這兩個大將。

除此之外,漢武帝當時精簡丞相制度,將皇權空前集中,從而讓自己掌握了國家力量的絕對支配權,不再受到任何約束,而漢武帝也本人是非常迫切的與匈奴開戰的。

漢武帝曾說道:「漢家庶事草創,加四夷侵凌中國。朕不變更制度,後世無法。不出師徵伐,天下不安。」

而從這一點來看,漢武帝本人的作戰積極性還是比較高的。二、其次,漢武帝沒有任何後顧之憂。

文景之治除了增強漢朝的國力之外,同時也對國家內部的體制進行了重新梳理,官場上下一片清明,百姓也是安居樂業,因此漢武帝沒必要每天在處理國家內政上面花費太多心思,從而可以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對抗匈奴上。

在漢武帝攻擊匈奴之前,位於漢朝南部的閩越以及南越地區,已經完全歸順於漢朝。在歸順之前此地還是戰亂頻起,歸順之後漢朝可以將原本設立在南方的軍事力量向北調,集中力量對抗匈奴。

所以當時也並非漢武帝僅盯著匈奴不放,因為很現實的一個問題就是他除了收拾匈奴之外,也沒有其他的工作可以做了。雖然後來在西南地區又出現了一個夜郎國,甚至叫囂著要滅掉漢朝,但實際上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夜郎國被漢朝的一個小縣令帶兵就剿滅了,因此夜郎國的「滅漢計劃」對於漢朝整體的作戰並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影響。

三、最後,匈奴自身已經到了疲軟期。

強盛並非永固,匈奴整體是一種遊牧的狀態,他們逐草而生,沒有一個固定的據點,而這就註定了他們的發展若遇到瓶頸期將很難得到突破,反而會逐漸陷入危難。

——最為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他們積累生產資料的方式也非常的簡單,就是積累牛羊,同時種植一些簡單的農作物,但農作物的產量遠遠沒辦法和中原王朝相比,雖然牛羊好吃,絕對沒有五穀雜糧耐儲存,更沒有五穀雜糧好運輸。因此匈奴人在積累生產資料的同時,非常容易受到天氣環境的影響。

而也就是因為這層原因,匈奴才會頻繁南下從中原地區搶劫糧草。

不過隨著漢朝的逐漸強大,匈奴到南下搶劫的機會越來越少,等到漢武帝時期匈奴的發展已經逐漸衰弱。而此時的漢朝經過不斷的發展,綜合國力已經翻了好幾倍。

在此消彼長之下,匈奴已經不可能再是漢朝的對手了。

漢武帝是如何徵服匈奴的?

漢武帝首先採用的是逐個擊破的方式,首先打擊的就是實力較弱的西域部分匈奴勢力。

——畢竟西域匈奴生存的地方屬於沙漠地帶,每年能生產出來的資料更少,人口更為的稀少,所以匈奴的力量相對弱小一點。

搞定西域各地之後,向東徵服了現在的朝鮮地區,解決了兩翼的匈奴,也就可以直面北上迎擊匈奴了。同時漢武帝對於已經臣服自己的西域,採用了高壓的管理政策,以防他們在漢朝對匈奴作戰期間背叛漢朝。

在漢朝和匈奴的戰爭正式打響後,漢武帝通過一系列的思想教育,將整個國家變成了一個戰爭機器,首先就是給普通的民眾宣揚漢朝和匈奴之間的仇恨,並且將這種仇恨激化,因此百姓對於匈奴有著非常強烈的排斥心理。漢武將這些排斥匈奴的力量集中到一起,然後從中選拔出身體素質強悍的士卒,通過一系列的訓練之後,在衛青和霍去病的帶領下對抗匈奴。

這支軍隊將消滅匈奴作為人生的宿命,「匈奴未滅,無以家為也」是他們的座右銘。

除此之外,由於在漢武帝之前國家已經囤積了大量的糧食,所以軍隊在兵馬糧草上面也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因此,在戰爭開始之後,整個漢王朝便進入了一種高速運轉的狀態。

不過在徵討匈奴大戰開始之後,很快也暴露出了很多的問題。因為匈奴所生活的地方已經比較偏北了,若是一直往北區趕的話,那麼他們的生存環境會越發惡劣。

所以匈奴的抵抗心特別的強。很多匈奴士兵大多都是抱著必死的心態和漢軍作戰,因此剛開始的時候,漢軍的死亡量一隻居高不下。後來經過不斷的總結經驗,霍去病等人研究出了專門針對於匈奴的陣法這才降低了死亡率。此後漢軍通過不斷的北擊匈奴,在打擊匈奴的同時,也讓周邊的其他部落更加臣服於中原王朝。

不過這裡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漢朝在之前已經積累了大量的物資,但是物資也經不起長達40多年的消耗,所以在將匈奴給消滅差不多的時候,漢朝自己也差不多垮了。之前所積累的物資全部消耗完不說,甚至還出現虧欠狀態。

而這也是當時漢匈戰爭中的一個弊端。

ww3721王建文說:

漢朝在文帝劉恆景帝劉啟採取輕徭薄賦與民休息的政策。漢文帝二年和十二年兩次除租稅之半文外。而十三年還全免租。對周邊敵國家也不輕出兵 維持和平。以免耗損國力,皇帝更以身作則,生活十分節儉,宮室內衣服沒有增添,衣不曳地,車不掛添帷,帳不施文繡,更禁上進貢奇珍異物。

國家的開支大為節省。克制貴族官僚 不敢奢侈無度。減輕了人民負擔,更重視農業生產,獎勵努力耕作農民,使百姓富裕起來。

國家的糧倉豐滿。府庫裡的大量銅錢堆集多得無法計算,出現多年未有穩定富裕的景象 。進入華夏盛世第一個時代。經濟強盛,當然也要求國家強大,國家強大,不但有經濟強盛更要軍事強大,文化強大各個全面發展強大。帝國發展也要從文治武功中打下堅實的基礎。

那時匈奴右賢王背棄和親條約 率數萬大在前177年,侵佔黃河以南,並襲上郡,殺略漢民 威脅長安,西漢王朝也並不甘心和親政策。到前166冬,匈奴老上單于 親率14萬大軍 入侵漢地,前鋒直抵岐州雍(寶雞)甘泉(淳化)長趨直入到都城長安二百裡的地方。威脅西漢王朝統治中心,漢軍令張武為將 發車幹乘,騎兵十萬屯兵駐長安附近, 防衛京師,各處積極調兵迎擊匈奴,苦戰月餘,老上單于才退出塞外。漢軍都跟隨出關。卻不能一舉消滅匈奴,更沒有血戰拚殺。從此匈奴日益驕傲,歲歲入邊,殺略人民,畜產。

雲中,遼東受害最重。邊患一日深似一日。文景還是遣使與匈奴修好和親,總體在黃老思想指導下,受制國力,軍力和馬匹武器的制約。文景時期,對待匈奴的入侵。並沒有從根本上想剷除匈奴,組織軍隊主動出擊,以消極貢獻求和政策,是為了免除戰亂,加重百姓負擔,更影響恢復經濟,怕 被戰爭所累。再次受到破壞。

到漢景帝劉啟第十兒。七歲時,被立皇太子,十六歲登基為帝後。漢武帝劉徹對漢朝經濟強盛,軍事軟弱和親對外。有著雄才大略的天才政治家,必須要改變被匈奴欺凌耐打局面,時代也呼喚大漢軍事必須強大。要求他必須改變受黃老思想,要積極進取 ,用新時代思想與規劃,在歷史上大顯身手,留下改變過去大漢軍事軟弱深刻的影響,在景帝平定七國之亂,為他有強大中央集權控制能力,開疆拓土,勵精圖治,對內廣攬人才。全力革新創設新全方位規章制度,集中財力。對外宣戰,徵伐四夷,開通西域。從而使漢王朝。走向世界鼎盛時代,確立大國地位,做出巨大貢獻。一批人才橫空出世,公孫弘,董仲舒,司馬遷,司馬相,東方朔,枚皋 朱買臣李延年,桑弘羊,張騫 蘇武 李延年 李廣,班固。更重要有了天才軍事家衛青,霍去病。

改變是過去諸侯都有兵權,集中兵權到中央。充實了中央軍事力量,改革兵制。派衛青,霍去病出擊匈奴。使北部邊郡安定,用使者 出使西域,聯合各國共同打擊匈奴,打通西域到中亞通商道路,用武力平定四方 ,大幅開拓領土,滅三越,西南夷人,朝鮮半島北部,和西羌等地都納入大漢版圖。漢武帝開創中華歷史的新局面。

七休先生說:

如果你知道在漢武帝去世的400年後,中原大地盡喪於以匈奴為首的胡人之手漢人差點就被殺滅了種,你就明白漢武帝為何會花畢生精力去對付匈奴!

如果你知道在漢武帝去世的100年後,有一隻匈奴被漢軍逐出漠北後,跑到歐洲去大殺四方,還導致了不可一世的西羅馬帝國被滅亡,你就明白漢武帝為何一定要苦苦揪著匈奴不放!

在漢武帝之前,從來沒有哪個皇帝有漢武帝這樣的戰略眼光,他看到了匈奴欲圖徵服華夏大地、屠盡漢家子民的野心和欲望,同時也看到了匈奴有這樣的兵威和實力。

所以,在中國歷史上,漢武帝第一個提出一定要把匈奴打到臣服、打到歸降!為此,在他當政的時期,才湧現出了許多如衛青、霍去病、李廣、張騫、蘇武...這樣的抗匈名將、民族英雄!

那麼,匈奴的實力到底是有多強橫?匈奴人到底給漢人帶來了怎樣的夢魘苦難?漢武帝為何畢生都對匈奴窮追不捨?

帶著這些問題,接下來,我們便一起穿越2000年的時光,去翻開這一段中華民族抵禦外敵的歷史之篇。

匈奴全盛時疆域是漢朝的兩倍之多

1、關於匈奴的起源。

公元前3世紀,中國北方的大片草原上,生活著許多大大小小的氏族部落,他們都是遊牧民族,有東胡、丁零等。

其中有一支分布在內蒙古陰山山麓及鄂爾多斯草原一帶的部落便被稱為匈奴。據古籍記載,匈奴夏朝的一些遺民逃到北方後,吞併了北方的一些部族才形成的一個民族。

《史記·匈奴傳》: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維。

2、匈奴的發展壯大。

當時的許多部落聯盟都是時大時小、時聚時散,並沒有一個穩定的組織架構,匈奴當然也不例外。

後來匈奴人出了一個叫「頭曼」的人,此人雄才大略、武力過人。他最先統一了大大小小的匈奴部落,然後率領匈奴四方徵戰,吞併了一些小型部落,不斷地壯大著匈奴部落。

很快,匈奴在頭曼的統治下就發展成為了一支強大的政治、軍事部落。而頭曼也從氏族部落首領逐漸轉變為國家最高領袖。於是頭曼自稱為「單于」,意為天宇之下的最高統治者。這一匈奴單于稱號的由來。

秦始皇滅六國之戰時,頭曼趁著中原華夏硝煙瀰漫,無暇北顧之際,出兵佔了內蒙古陰山地區以及有「黃河百害,唯富一套」之稱的河套地區河西走廊地區

後來秦始皇滅六國後,便派大將蒙恬率軍徵討匈奴。蒙恬率軍將匈奴驅逐出了河套,屯兵上郡(今陝西省榆林市東南),然後開始修萬裡長城,當時主要就是為了抵禦匈奴的進犯。

3、匈奴的強盛。

公元前209年,秦始皇死後的第二年,頭曼單于也被自己的兒子冒頓給殺了。冒頓殺父之後自立為單于,然後繼續率領匈奴不斷徵戰,吞併周圍的大小部族。

在劉邦剛剛完成對中原華夏的統一,建立了漢朝的時候,冒頓單于也完成了對整個北方草原的統一,建立起了一個比漢朝疆域更為廣闊的匈奴帝國,並且還重新出兵奪取了河套和河西走廊地區

當時匈奴的範圍以蒙古高原為中心,東至內蒙古一帶;南沿長城與漢朝相鄰,並且還控制了河套和鄂爾多斯一帶;西跨阿爾泰山,直到帕米爾高原與費爾幹納盆地;北達貝加爾湖周邊。被稱為百蠻大國!

漢武帝為何要發起對匈奴的戰爭?

1、匈奴一直對中原華夏有著野望。

像匈奴這樣的遊牧民族,自古以來都嚮往著中原漢人的農耕生活。因為遊牧民族主要是看天吃飯,可能一場雪災就能導致整個族群的毀滅。

而中原漢族則有著相對安穩的居所,有先進的生產技術,能積累豐厚的生產和生活資料,對自然災害的抵禦能力也遠遠高於遊牧民族。

所以自古以來,北方所有的遊牧民族都從沒放棄過對中原的野心和欲望,都一股腦的想要衝進來進行燒殺搶掠,如果能佔得一兩塊富饒之地那更是再美不過。

匈奴當然也是這麼想的!所以自匈奴壯大之後,就一直試圖佔據河西走廊河套地區這兩個相當富足豐饒之地,不斷被打跑又不斷再回來。

自冒頓單于率匈奴統一草原,建立匈奴帝國之後,中原王朝以後的外患都固定來自於北方,不斷地面臨著北方異族無休止的衝擊。

2、匈奴與漢朝的衝突開始,漢高祖劉邦都差點被俘虜。

劉邦建立漢朝之初,冒頓單于趁著楚漢相爭無暇他顧及新朝立足未穩之際,率匈奴大軍佔領了今寧夏部分地區,以及今陝西榆林等郡縣,並且還經常派兵到今河北西北部山西東北部進行劫掠。

公元前201年,劉邦建立漢朝的第二年,他讓開國功臣異姓諸侯王韓王信將封地移到山西北部地區,將諸侯國都城建在馬邑(今山西朔州),以防備匈奴的進攻。

不料韓王信在面對著匈奴雄雄兵威時認慫了,直接就投降,將都城馬邑拱手獻給了匈奴,並勾結匈奴企圖攻打太原。

劉邦得訊後怒不可遏,便乘著剛剛擊敗項羽、統一中原的餘威,親率32萬大軍迎擊匈奴。不料在冒頓這個軍事鬼才連番用計之下,劉邦三十萬大軍被匈奴重重困在山西大同的白登山,史稱「白登之圍」

漢軍被困了七天七夜,饑寒交迫,危在旦夕。這時,是劉邦手下謀臣陳平用大量金銀財寶接近冒頓最寵愛的一個妻妾,最終由她勸說冒頓打開包圍圈的一角放劉邦大軍離去。

白登之圍後,漢朝與匈奴訂立盟約,規定漢匈之間各自以長城為界。而劉邦不得不以和親的手段來籠絡冒頓單于。

但縱使如此,匈奴也屢次違背盟約,縱兵入漢境燒殺搶掠,為邊境漢民帶來了沉痛苦難。

漢朝經過了半世紀的勵精圖治後,由漢武帝率先發起了對匈奴的全面反擊。

1、向匈奴吹起反擊的號角。

漢初時的匈奴,絕對是不可一世的!說一句打遍亞洲無敵手也毫不為過。而這時的漢朝是啥情況呢?別的不說,馬匹極為稀少!在冷兵器時代,缺馬就相當於現在的缺飛機、坦克

缺馬到什麼程度?在漢朝剛建立的那兩年,只有劉邦才坐得起馬車,連宰相都只能坐牛車。所以,這時的漢朝不得不在匈奴的鐵蹄下忍氣吞聲。乃至用和親財寶來換取和平。

在這很長的一段時期裡,漢朝都是以被動防禦的態勢,處於匈奴的全面壓制之下。

後來經過了長達五六十年的休養生息,經過了文景之治,經過幾代人的勵精圖治之後,王朝國力已蒸蒸日上,僅養在首都長安的馬匹就有40多萬匹,民間處處都有良駒。

於是,漢武帝開始積極發展軍事力量,準備以軍事手段來代替屈辱的和親,將北方匈奴的威脅徹底解除。

於是,漢民族針對匈奴的波瀾壯闊的反擊就此拉開序幕,中國歷史被加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留下了無數盪氣迴腸的壯烈詩篇。

唐·李白《胡無人》:漢家戰士三十萬,將軍兼領霍嫖姚......懸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無人,漢道昌。陛下之壽三千霜。但歌大風雲飛揚,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2、對匈奴發起三大戰役,打殘了匈奴,打通了絲綢之路

● 漠南之戰

公元前124年,漢武帝發起了跟匈奴單于主力的第一次對戰——漠南之戰。這場戰役由車騎將軍衛青領兵10萬騎,與匈奴戰鬥了一年時間,共斬殺和俘虜匈奴近兩萬人。

當時年僅17歲的霍去病第一次參加與匈奴的對戰,就一戰成名,他率800騎兵追擊匈奴數百裡,並斬獲匈奴2000餘人,其中還不乏單于叔父、匈奴相國等國戚高官。戰後漢武帝以其功冠全軍而賜封其為冠軍侯

● 河西之戰

公元前121年,漢武帝任霍去病為驃騎將軍,率騎兵出擊被匈奴佔據的河西走廊,史稱河西之戰

霍去病兩次率騎兵騎兵出擊都取得大勝,短短一年內共殲滅和受降匈奴8萬餘人,使得邊境再無匈奴襲擾,邊民終於得以休養生息。

在此次戰役中,漢朝還奪取了祁連山北麓,這裡有著匈奴最大的馬場,為漢朝補充了漢匈戰爭中最需要的軍馬,為日後的養馬備戰奠定了基礎。

同時,這場戰役由20歲的霍去病任最高統帥,在戰爭中充分了展示了其勇武、機智、果斷的軍事指揮才能,聲望地位與日俱增,與衛青已不相上下。

● 漠北之戰

公元前119年,漢武帝派衛青霍去病各統一路大軍深入漠北,力圖一舉殲滅匈奴主力,史稱——漠北之戰。

這一場戰役是漢武帝對匈奴進行的最大規模的一仗,漢匈雙方都竭盡了全力,當然戰役的最後是以漢朝的輝煌勝利而結束。

正是在這場戰役裡,22歲的霍去病完成了令無數漢家男兒熱血澎湃的不世功勳——「飲馬瀚海,封狼居胥」!匈奴的元氣在這場戰役裡被重創,實力日漸衰落,從此後「匈奴遠遁,漠南無王庭」。

唐·盧綸·《塞下曲·月黑雁飛高》: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漠北之戰的勝利,讓漢朝打通了塔裡木盆地及中亞的商路,河西走廊地區也被漢朝完全控制。從此,才有了從中原到中亞的絲綢之路!絲綢之路逐漸成為中西交流的重要橋梁!

匈奴最後的結局是怎樣?幾百年後它又給漢人帶來怎樣的噩夢?

1、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漢武帝對匈奴發起的猛烈反擊,使匈奴元氣大傷。同時他還派張騫出使西域,勸說西域諸國與漢朝聯合,斷匈奴臂膀,壓制匈奴生存空間。

在漢武帝的組合拳打擊下,匈奴的處境日益惡化,內部矛盾也越來越嚴重。到西漢晚期,匈奴就開始發生了分裂,有部分歸順了漢朝

而當時有部分匈奴人卻流竄到了中亞繼續與漢朝為敵,不想漢將陳湯喊了一句盪氣迴腸了兩千年的話——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然後率兵將這部分匈奴給滅了。

2、再次分裂,一部歸順漢朝,一部徵服歐洲。

東漢初年,已歸順漢朝的這部分匈奴裡,有些匈奴貴族變得不安分了,反漢的勢力重新開始抬頭。於是匈奴再次分裂,反漢留居漠北,稱為北匈奴;擁漢的南下歸順,稱為南匈奴

後來在漢朝的打擊下,北匈奴不得不舉部西遷。雖然匈奴人打不過漢朝,但走到歐洲後卻所向披靡。公元350年,北匈奴剛到歐洲便滅了一個強國阿蘭國,使歐洲舉世震驚。

隨後,匈奴人又一路向西,進入羅馬帝國境內大敗當時的羅馬帝國皇帝,使羅馬帝國就此衰落。隨後又將日耳曼人驅逐,然後在歐洲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匈人帝國

匈奴人對日耳曼民族的驅逐,引發了歐洲的民族大遷徙,從而導致衰落的西羅馬帝國一舉被滅亡。

公元453年,匈人帝國正如日中天的時候,不料皇帝阿提拉驟死,使匈人帝國一朝土崩瓦解,在歐洲各國的四面圍攻下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

3、歸順漢朝南匈奴幾百年後給漢人帶來的噩夢。

南匈奴歸順了漢朝後,就有胡人不斷向中原遷徙表示歸順,中原王朝也一一接納。到了三國之後司馬家建立的西晉王朝時期,整個關中及涇水、渭水流域,都儘是胡人的天地。

公元304年,在歸附中原的匈奴人中,有個叫做劉淵的貴族,他趁著西晉朝廷內亂、國事荒廢之際,果斷起兵反叛,建立國家。

自他之後,中國北方的胡人們紛紛起兵反叛,使西晉僅歷時五十一年便被滅亡!中原士族不得不大舉南遷,司馬家的後人也逃到南京建立了另外一個政權,史稱東晉

這也是中國歷史上,中原政權及經濟、文明首次向南方遷移,史稱「衣冠南渡」。隨著政權的南移,中國北方也徹底淪陷於異族胡人之手

匈奴、鮮卑、羯、羌、氐這五個大部落為首,各族胡人在中國北方建立了大大小小數十個國家,並開始了對北方漢人長達300年的屠殺,史稱五胡亂華

在這段時期裡,漢人所面臨的處境何止是慘絕人寰?「匈奴、羯等族軍隊所到之處,屠城掠地千裡」;據史籍記載,羯族皇帝石勒,一次就屠殺漢人數十萬

《晉書》:匈,羯等胡人軍隊掠地千裡,燒殺搶掠,中原漢室十室九空。

無論是長安、洛陽還是鄴城,遍地都是百姓的屍體。有部分漢人本想逃難,卻未能成功,絕望到自殺,一路上都是上吊自殺的漢人。

除此外,漢人女性還被胡人冠以「兩腳羊」的稱謂,漢人女子在被他們恣意玩弄之後,還要被他們殺掉宰食以充軍糧。

《晉書·石虎傳》:(石)邃...荒酒淫色,驕恣無道...或夜出於宮臣家,淫其妻妾。妝飾宮人美淑者...與其交褻而殺之,合牛羊肉煮而食之,亦賜左右,欲以識其味也。

這段時期一定是漢民族史上最黑暗的時期,歷史學家們普遍認為這是一場漢民族的空前災難。匈奴、羯族等這樣兇殘狠辣到人神共憤的民族,怎不引人痛恨呢?

4、匈奴最後的結局。

在北方漢人即將被殺得亡族滅種的時候,有個叫冉閔的人橫空出世,他號召所有漢家男兒站起來殺胡,不要再給胡人當牛做馬,殺得胡人血流成河,心驚膽寒。

匈奴也在當時北方的亂世中被殺日益衰落。匈奴衰落後,鮮卑人趁機進入了蒙古高原,然後匈奴與鮮卑不斷混血通婚,後代被稱為「鐵弗人」,然後又在各民族間不斷的混血融合中徹底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

最後。

匈奴這個民族從一出現,就給漢民族不斷的帶來痛苦和災難。而漢武帝作為中國歷史上最傑出的帝王之一,他不但看到了匈奴在過去給漢朝帶來的屈辱和磨難,同時也看到了匈奴在未來會帶來的隱患

所以,漢武帝幾乎終其一生都在與匈奴作戰,而最終,在漢武帝的時代,他取得了對匈奴的輝煌勝利。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幾百年後的後人們會如此不堪,終使漢民族遭受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空前災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326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