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軍事上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是怎麼形成的,繞過去不行嗎,為什麼非要打下來?

文西叨叨叨說: 我用解放戰爭中的遼瀋戰役,東北野戰軍攻打錦州為例,來說明一下錦州作為軍事上的必經之地,為什麼不…

文西叨叨叨說:

我用解放戰爭中的遼瀋戰役,東北野戰軍攻打錦州為例,來說明一下錦州作為軍事上的必經之地,為什麼不能繞過,為什麼必須要打下來的原因。

但在舉錦州的例子之前,我們先要明白一個問題,「軍事上的必經之地和必經之路有什麼重要特徵,導致了軍事作戰必須佔領,而不是繞過去?

1、軍事上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的特徵

放眼中國軍事歷史,有很多軍事上的必經之地或者說叫必經之路,比如扼守關中平原的四關:西邊的大散關,南邊的武關,東邊的函谷關(東漢後為潼關),北邊的蕭關。

這四大關是重要關塞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們連通著中原,關中,西域這三大區域。如果能同時佔領,則可以將中原、關中平原、西域三點連成一線;如果被敵方佔領,那這三個區域就被分割成三塊。

以突破函谷關(潼關)為例,則可以向東到達中原大地;以突破大散關為例,則可以向西挺進西域;同時守住這四大關口則可以守住關中平原的千裡沃野。

這些關口都有共同的特點,就是皆處在群山之間的峽谷中,背靠是大山,關前常有河流。正是這種特有的地形構造,守方可以以逸待勞地阻擋途經此地的敵方軍隊,成為嚴防死守的重要軍事戰略要塞。

而這四關的形成過程,當然是必須追溯到抵制構造形成時期,但最重要的還是歷史進程中,各朝代對於這些關隘的修繕、維護,以及圍繞此關隘所建立的物資、交通、製造、倉儲、供應保障等系統。

比如一個軍事必經之地的形成,除了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還會以該地為中心,修建途經此地的公路運輸系統,會在此地建設供應駐紮軍隊吃喝拉撒的供應鏈系統,會在此地建設儲備糧草的倉儲系統,會在此地建設兵器的製造系統等等。

這幾大系統,才是此關隘被看中最重要的原因。

2、為什麼不能繞過這些軍事必經之地/必經之路?

這是一個很想當然的問題,完全是站在當代人的角度去看古代的軍事戰爭問題。那麼我們就來聊一聊,為什麼沒法繞過這些軍事必經之地。

古代攻城拔地的軍事行動,往往會經過少則2-3月,多則6個月以上的戰略戰術謀劃工作,這其中包含了戰略目標、總出徵人數、各兵種人數及戰術配合、行軍路線、糧草輜重、後勤保障等等。這些工作都會在部隊開拔之前寫進軍事部署中,到每個階段按部就班的執行。

單就行軍路線來看,攻擊一方一定是選擇了最優的進軍路線,這其中就包括行軍途中某些必須要攻克的軍事必經之地。

一旦攻克這些軍事必經之地,不僅可以在戰略上佔得先機,為下一個階段進軍計劃奠定基礎,同時還可以利用圍繞該地所建立起來的一系列成熟的系統,加快行軍計劃和進程。

與此同時,古代的軍事行動,往往並不是單線出擊,而是幾路兵馬同時進軍,總戰略部會約定一個共同的期限,命令幾路兵馬限期在某地會合,進而形成合力繼續下一個階段的軍事行動。

所以,一支部隊的行軍路線中,即使會有軍事戰略上的必經之地,也會厲兵秣馬地攻克下來,以便能夠按照既定戰略部署到達指定會合地點,同時確保自己這一路的後勤補給不會受到幹擾。

那麼反過來,一旦選擇繞過這些軍事必經之地,勢必會帶來如下的後果

  • 第一,繞道必然影響行軍時間,最終影響到達集合點時間。在交通不發達的古代,如果繞道可能是半個月,甚至個把月以上的行軍延遲時間;
  • 第二,繞道必然增加糧草等物資的支出,同時延長糧草供應的周期,讓整支部隊面臨物資供應短缺的危險,進而影響軍心;
  • 第三,繞道一定會影響其他幾支部隊的戰略協同性,影響下一個階段的戰略推進計劃,進而整個戰局的走向。

這也就是一般情況下,軍事戰略推進過程中遇到必經之地時,即便是地形地勢易守難攻的戰略要衝,也會留下充足的時間,盡力攻克下來,而不是繞更遠的地方去。

3、舉例說明:為什麼解放戰爭中必須攻下錦州,而不是繞過錦州?

在遼瀋戰役發動之前,國民黨軍隊已經被東北解放軍分割包圍,僅僅佔據著瀋陽、長春、錦州、四平等幾個重要的城市,做困獸狀。東北的其他城市和廣大農村,已經率先解放。

而蔣介石也有意組織在東北的國民黨軍隊與解放軍展開決戰,那麼決戰的關口就顯得比較重要了。到底是瀋陽、長春、錦州幾個地方同時展開,還是重點圍攻「圍點打援」?中央和東野主帥在「攻錦」還是「攻長」的戰略上產生了分歧。

這裡就需要好好地說一說「錦州」這個東北的門戶了。

錦州的西南面是進入華北地區的山脈,錦州的東北方向是開闊的東北平原,所以錦州是連接東北和華北的重要樞紐。國民黨軍佔著,東北就可以和華北連通;解放軍佔著,就可以切斷東北和華北的聯繫,錦州可謂是誰佔誰得利,其軍事戰略性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打錦州就會加速東北戰局的變化。

因為打錦州之前,東北戰場幾乎是僵局,國民黨軍守著重點城市不出來,東北解放軍打不進去。以長春的國民黨守軍為例,鄭洞國命令部隊,無論解放軍再怎麼攻城,就是不出來正面對抗。

林帥也沒辦法了,不打錦州,東北問題解決能拖到1949年去。打錦州是上去就掐脖子的打架方法,國民黨軍被掐脖子,解放軍也是破釜沉舟,對國共雙方都是這樣。

西柏坡認為:先打錦州,封閉國民黨部隊逃出關外的道路,「關門打狗」是上上之策;林帥則認為,部隊南下攻打錦州是有困難的,應該先打長春,但是在其試著攻長春後就知道攻打長春也比較困難,於是同意先打錦州。

所以,解放軍從這個角度來看,錦州是必須打的,也是必須打下來的,根本不存在繞過去的可能性。因為一旦繞過去,就可能使我東北解放軍成為孤軍,國民黨軍隊可以暢通無阻源源不斷的,從華北平原把軍隊抽調入關,使我東北解放軍陷入被動,東北戰局出現變數。

而一旦錦州被解放軍攻破後,國民黨軍隊就被封閉在東北,陷入了孤立境地,陸上無法逃脫,海上孤立無門,被我東北解放軍圍困在東北的各大城市中,分而殲滅,這會大大加速東北全境解放的進程。

東野嚴格執行了西柏坡「攻錦」的計劃後,果不其然只用了不到2個月,就結束了遼瀋戰役,解放了東北全境。

我想,通過「攻打錦州」這樣一個軍事必經之地,而不是繞過去,就最能說明這個問題了。

千佛山車神說:

「必經之地」必然是繞不過去的!能繞過去就不叫「必經」了

戰略要地通常分為兩種,分別是:「關隘要塞」和「城市重鎮」。關隘一般是繞不過去的,而城市也是必須要拿下的,咱先說關隘。

關隘基本都是依照地形而修建的,大多數關隘都建在山脈的缺口,或者是河流旁邊,據險而守。所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由於兩旁有山脈河流的阻擋,進攻方在沒長翅膀的前提下,打不下關隘是過不去的。因此只要守住關隘要塞,就能把敵人擋在外面。(陝西東面的兩大關口:函谷關和潼關,這個關隘南邊是秦嶺,北邊則是黃河,想從東面進入關中就必須拿下這兩個關隘)(這個角度更容易理解潼關的位置,它介於秦嶺和黃河之間,是進入陝西的東大門)

(山海關位置,西北是燕山,東南是渤海,就這一個口可以走)

(山海關遠處的燕山)

既然關隘繞不過去,那麼那些城市重鎮可以繞過去嗎?

答案同樣是繞不過去。

古代行軍打仗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後勤補給」,特別是對於步兵而言,補給線的安全更是至關重要。

在古代,只要佔領一個城市便可以控制周圍一大片地區,建立穩定的補給點,縮短自己的補給線。並且城市有高大的城牆做保護,若進攻不利也可以入城防守。

不過古代的城牆是非常恐怖的,即便是有火炮,攻打一座防備嚴密的城市也非常困難。在很多圍城戰中,面對高大的城牆,進攻方往往束手無策,只得將城市圍城鐵桶,切斷對城內的糧食供給,生生地將守城者餓死。

但如果城內糧食充足,在即便是沒有外援的情況下,守個五六年也是絕對沒問題。並且得益於中國的地下水非常淺,內城隨便挖口井就能打出水來,因此不用擔心飲水問題。(今天復建的大同城牆,大同是明代九邊之一,歷史上大同城極少被正面攻破過)

如此以來,攻城就是個巨大的麻煩事。可就算再麻煩,這個城你也得打。

但如果你知難而退,選擇繞過去,那麼不僅意味著你的補給線被拉長,背後還有可能遭到守城敵軍的偷襲,那時你就十分被動了。

冷兵器時代打仗都是需要排開陣型的,陣型的正面是一支軍隊最強大的地方,而陣型的背後則是這支軍隊最脆弱的軟肋。軍隊如是在行軍和打仗時突然遭遇背後襲擊,那麼極有可能造成陣型崩潰,一旦陣型亂了,人再多都沒用。

冷兵器時代可沒有移動電臺的,底層官兵在混亂之中是沒有辦法及時接收上峰的命令,軍隊統帥將失去對全軍的控制,如此一來,整支軍隊的處境就危險了。

即便是你做好了防守,保護好了自己的身後,但漫長的補給線你就絕對看不住了。敵軍搶你幾次糧車,你就吃了上頓沒下頓,而每次當你反擊的時候,人家已經帶著糧食回城了。就算帶不走,人家給你一把火燒了,你能有啥脾氣?所以城市重鎮也繞不過去,必須打下來。

但事情無絕對,騎兵部隊就可以憑藉著高超的機動性繞過某些據點和城市,直插敵人的心臟地帶。比如說在靖難之役中,朱棣在進攻濟南不利的情況下,便選擇帶領騎兵繞過濟南,最後成功地攻佔南京,這就是騎兵在冷兵器時代的巨大優勢,當年蒙古人正是憑藉著這一優勢橫掃亞歐大陸的。(騎兵自身攜帶的糧食和機動速度都遠超步兵,因此可以繞過些據點和關隘,長途奔襲敵人腹地,比如明末八旗就曾五次繞過山海關攻入中原搶掠,但這些行動僅僅限於搶掠,如果想徹底入主中原,攻城還是必須的)

Mer86說:

所謂的必經之路,一般指的是大路,也就是最利於後勤運輸的線路。古代行軍打仗,可以參考現代戰鬥機空戰半徑的概念。每一架戰鬥機都有一個戰鬥半徑,超過了半徑就需要立即返航,否則就回不去了。但是若在飛行半徑的極限設立一個補給機場,戰鬥機就可以繼續往前行進,直至飛到既定的目標地點。

古代的必經之地,實際上就等同於戰鬥機的中途補給點。因為大軍行動,中間沒有補給點是不現實的。

舉例來說,先秦時期的函谷關就是軍事上的必經之路,關東六國聯合伐秦,有四次就是從函谷關攻秦。很多人納悶,難道六國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第四次合縱伐秦時,聯軍就沒有走函谷關,而是繞過了函谷關這個必經之道,從河東渡過黃河直接攻秦,然而結果照樣是慘敗。

究其失敗的原因,無非就是兩點。第一是實力有差距,再加上六國之間不團結,被秦軍分而擊破;第二是繞道河東,會增加很大的後勤負擔,得不償失。權衡利弊後,直取函谷關反而是最優選擇。

再比如明末清初的關寧錦防線,努爾哈赤和皇太極都攻擊過,但是拿不下來。後來皇太極取道宣府、大同,繞過了關寧錦防線,多次殺入關內燒殺劫掠。然而儘管清軍多次繞道入關劫掠,山海關卻始終是滿洲人誓死要拿下的軍事要地。因為不拿下山海關,就意味清軍要繞道而行,而繞道是要增加後勤負擔的。不適合起傾國之兵出徵。

明末著名將領盧象升在匯報剿寇之難時就說過這樣的話:一兵日食一升米,而此米非此兵自攜,乃有扛夫攜之與軍俱行,但扛夫亦要日食一升米。這段話說的很直白,假設一千石糧食可吃五天,多走一天就要費二百石糧食。大軍行動,多走一天所額外要支出的糧草是很可怕的數字。清軍雖然是騎兵,但是騎兵也是需要後援的。繞道宣大固然避過了明軍主力,但是後勤相應也增加了。

另外還有兩點,地形和敵軍守備兵力也是制約進攻方能否繞道的關鍵因素。

還是拿關寧錦防線舉例。明軍在這條線路上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如果清軍不走遼西走廊,它確實可以取巧入關,搶劫一番後回家過年。但如此一來,也就意味著清軍無法消滅布置在遼西走廊上的明軍主力,無法對明軍形成致命性的打擊。戰爭的核心在人,不在於一城一地的得失。並且如果不走遼西走廊,清軍就只能翻山越嶺,走山高水急,窮澗危巉的破路了。反觀遼西走廊,這條線路上的開發程度很高,到處都是衛所和軍鎮,糧草不是問題。而且沿途州縣鎮城之間的距離不過一日行程,休息也很方便。

總的來說,真實的戰爭不是玩戰爭遊戲。士兵打仗需要後勤的,需要一個安定的後方提供休息。繞過必經之地不是不可以,但是會增加後勤負擔。除非進攻方能夠對敵人的首都一擊必殺,然後再回頭逐一拔掉繞過的敵軍據點。但斬首行動的操作難度很大,當年遼軍和金軍攻宋,沿途的重要城市全部繞過,以騎兵優勢一路殺到開封城下,然而拿不下開封,被宋軍反包圍,最後還是只能灰溜溜的撤軍。

記得上中學時,歷史老師給我們講史達林格勒戰役,當時就有不少同學向老師提問,德軍為什麼一定要死攻史達林格勒?難道不能繞過去嗎?然後歷史老師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有的城市是可以繞過去的,但有的是真不行。現在想想,老師說的有道理。不消滅蘇軍的有生力量,德軍繞過了史達林格勒又如何?等著蘇軍在後方捅菊花?

諸葛村的裡正說:

這孩子地理學得真不錯,至少知道地球是圓的。軍事行動中,除了二維平面因素,還有時間因素、山高水低的第三維因素啊!

古代的士兵不都是全能戰士,同時他們也不會飛,會受到各種條件的限制,同時,大軍前行,很多輜重糧草、攻城器具,需要用馬車、牛車、肩挑等形式運輸,這些都對道路的要求比較嚴苛。士兵徒步可以跋山涉水,你讓牛車試試看?

通常,軍事上的必經之處,首當其衝的是艱險的關隘。比如以前的函谷關、潼關之類的地方,兩邊都是陡峭的高山,就一條狹窄的山間小路,還被城關給擋住了,這種地方,士兵排開20個都困難,根本就無法集中力量攻擊,不能形成面殺傷,對手的防禦可以以逸待勞,他站在5米高的城牆上向下射箭,您覺得幾百個小兵,能夠通過麼?

因此,歷史上的五國攻秦,50萬大軍擺在函谷關面前,愣是無法打進去,這就是雄關的作用,繞得過去麼?從地理上講,可以繞道太行山,走內蒙古大草原,多走幾千裡地,可是這樣一來,人家的哨探是吃乾飯的麼?一天三次追蹤,情報早就飛到鹹陽了,來個堅壁清野,沿途襲擾,大軍走不到一半路程,就要崩潰了。

另外的必經之處是人口重鎮,交通要道,比如洛陽、襄陽、徐州這類地方,集中了大量的資源,大軍過來,有糧食可以搶一搶,打下來之後,可以休整補充兵員、補給等。

如果繞道走,還沒到一半,自己的糧食就吃光了,餓肚子再走300裡?等你晃晃悠悠,衣衫襤褸走到下一座城池,人家已經排好隊等著砍人頭了。這時候,背後的城池再出一支騎兵,直接可以包餃子了。

軍事行動不能簡單地數人頭,如果這樣子,大家都不用打,誰的數學好就可以了,然而,軍士如果不能列陣,也就是說的成建制,那麼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戰鬥力的,比如項羽的30000騎兵,直接衝殺了劉邦的56萬大軍,因為啥?因為老劉同志在城裡逍遙,前線軍隊沒有集結完畢,一盤散沙。同理,明朝時期,蒙古瓦剌太師也先,也是用了30000騎兵,直接幹掉了明朝的50萬大軍,皇帝還被俘虜了。

軍隊在遇到大型城鎮的時候也是如此,只要在行軍狀態,就是伏擊的最佳時機,因為此時軍隊魚貫而行,哪怕有3個縱隊,其外圍也因為側翼太廣,防守薄弱,很容易被衝斷,這一戰術,戰國時候的李牧,就很嫻熟,依靠調動秦軍的方式,打了幾次伏擊,就把一個叫做桓齮的秦軍將領打到只剩一個人逃跑了,而當時李牧手下人數少於桓齮。

《三國演義》裡面就有: 為將者,不通天文,不識地理,不知陰陽,不曉奇門,不觀陣圖,不掌兵勢,庸才也!

當然了,這是用兵的常識,但是就有很多天才類型的將領,可以突破常規,最經典的就是《資治通鑑》裡面記載的《李朔雪夜入蔡州》,當時隆冬臘月,大雪紛飛,天寒地凍,本來不利於出兵,可是李將軍帶了幾千兵丁,愣是繞開了敵人的防守,大膽穿插,直接衝到了當時軍閥吳元濟的老巢,居然就攻下了蔡州,活捉了吳元濟,可謂反常規的經典戰役。

另一個經典戰役當然是三國時期,鄧艾偷渡陰平小道,直插成都,最終滅亡蜀漢的戰鬥了,大家去翻書。

因此,如果不懂軍事常識,戰敗的比例相當高,如果通曉軍事常識,在諸多不利因素中,找到制勝因素,抓住戰機,膽大心細,最後取得成功,那就是卓越將領了。

在古代是這樣的,在近現代戰爭,也是如此,比如長沙會戰,日本鬼子打了4次,前三次都沒成功,難道長沙不能繞過去麼?日軍還真的企圖繞過去,奈何湖南長沙四面要麼是江面,要麼是深山,幾十萬軍隊陷進去,都不帶冒頭的,因為坦克、卡車、大炮之類的重型裝備無法順暢運輸。

所以說,古時候的軍事要塞、雄關漫道,都是幾百年軍事博弈的結果,人們對這裡的地理因素瞭然於胸,不怕你的軍隊來,而是怕你不來。

帝國烽火說: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

軍事上的必經之路並非完成不能繞過,關鍵是看戰略選擇,如果有戰略需要那麼就必須攻佔,如果沒有戰略需要,則完全可以繞過去。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開始長徵,在遵義會議之前,由於李德博古的錯誤指揮,紅軍損失嚴重,尤其是湘江之戰,紅軍從八萬損失到三萬。而若按照毛主席的建議,湘江之戰本可以避免。

湘江之戰之前,紅軍行動

的方向和之前的紅六軍團完全一致,這讓蔣介石猜測出中央紅軍的目的就是與紅二、六軍團匯合,所以他在紅軍必經之路的湘江,設下重兵,謀求將紅軍殲滅。

蔣介石在湘江邊上重兵把守的消息很快便由我黨的地下人員發給中央,但是負責中央指揮的李德和博古卻不以為然,依舊堅持向湘江進發。當時毛主席已經預感到一場惡戰即將來臨,他找到李德和博古,建議他們轉道北上,沿著湘江北上,到井岡山打遊擊,然後主力殲滅敵人一部,這樣就能達到化解危機的目的。

可惜毛主席的建議沒有被採納,這才有了紅軍通過湘江的慘烈戰鬥,這場戰鬥下來,中央紅軍從八萬損失到三萬,損失非常慘重。所幸的是後來在通道會議上,李德接受了毛主席轉移方向的決定,避免了紅軍進入蔣介石的口袋。

長徵的轉折點當屬四渡赤水,這一戰毛主席帶領部隊突破敵人的重重包圍,但是敵人沒有甩開,依舊跟隨紅軍,直到巧渡金沙江之後,紅軍才與追兵拉開距離。紅軍巧渡金沙江的時候,負責北岸防守的是川軍劉文輝部,當時劉文輝慮到北岸渡口極多,有龍街渡、洪門渡和皎平渡等多個渡口,所以與其守衛渡口,不如守衛城池。

按照劉文輝的分析,紅軍渡江北進的路線可能有三:一是由巧家渡江,經寧南攻西昌;二是由姜順方向渡江直攻會理;三是從通安州方向渡江,攻擊會理。紅軍無論東那個渡口渡江,都需要北上經過會理和西昌等地,所以他放棄守衛金沙江,而是守衛紅軍必經之路上的會理和西昌兩座城池。

紅軍渡過金沙江後,確實需要經過會理和西昌,但是先遣隊司令員劉伯承利用自己在川軍的影響,寫信給自己曾經的部下或者同僚,告訴他們紅軍只是借到,無意攻佔城池,請他們讓道。

當紅軍到達會理時,一時之間攻打不下,彭老總向毛主席建議,不打會理城,繞過會理,毛主席同意了。而當紅軍到西昌時,朱老總下達了《關於我軍迅速北進的行動部署》,要求對於固守西昌之地,應監視之,掩護野戰軍主力通過!最後我軍成功繞過會昌。

從金沙江到大渡河之間必經之路上的兩座城池,最終紅軍都是採用繞行的方式通過,當然紅軍能繞行通過,一方面是劉伯承司令員的信起到了作用,一方面川軍也不想和紅軍拼過死活。但是這也說明,必經之路並非不可繞行,關鍵是戰略的規劃,當時中央紅軍的目標是北上,會理和西昌不過是途徑的城市,只要能繞行,完全沒有必要攻佔。

當然,有些必經之路是繞不開。紅軍渡過草地之後,北上陝甘必過臘子口,臘子口是紅軍進入甘肅省的咽喉,若攻不下臘子口則紅軍是無法進入陝甘,而臘子口兩面都是懸崖峭壁,中間只有一個寬約30米的通道,可以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紅軍正面強攻6次都沒有攻下,後方的毛主席一次次來電報問林彪是否需要支援,事態可以說非常緊急。最後還是一位叫「雲貴川」的小戰士,他自告奮勇的爬上了近乎90度的懸崖,放下繩子,依靠繩子,其他紅軍接二連三的都上到山頂,從背後襲擊守軍,這才攻下臘子口。

臘子口這種天然的必由之路,一般難以逾越,因為他們本身都是關隘。潼關、函谷關、山海關等都是這樣的關隘,也基本都是不可繞過的必經之路。

  • 總體而言必經之路一半都是天然屏障加上城防建築而成,必經之路是否可以繞行,主要看戰略的選擇,若是戰略上要求必須從此通過,那麼就無法繞行,若戰略實現的方法很多,自然可以繞行。

覃仕勇說史說:

答:當然可以繞過去了,沒人說「非要打下來」,只是您自己認為是「非要打下來」而已。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您與人家走象棋,其實是沒有必要吃光對方的車馬炮卒士象,迫得對方只剩下一個老帥,到時,您再從容捉將,不用說,您肯定是贏的一方了。但是,這種走法,耗時耗力不說,還必須是您的棋藝遠遠高於對方才能達到啊。

善於走棋的人,可以用長奔偷襲、聲東擊西等招數三下五下就將死您。

戰爭也是如此。

軍事上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只是大家公認的行軍道路,並非絕對。

山海關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高不高?北倚燕山,南連渤海,冀遼在此分界,號稱「天下第一關」、「邊郡之咽喉,京師之保障」。

但是,皇太極入寇關內,多次繞開山海關,改從長城各口入塞,長驅南下,史稱「入口之戰」。

明崇禎二年十月,皇太極十餘萬大軍以蒙古兵為先導,繞道喀喇沁部落,攻破長城線上的大安口、龍井關,連下灤州、永平、遵化、遷安等城,兵圍大明帝都北京,搞得明廷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動搖不安。

崇禎七年七月,皇太極再次策動入口之戰。兵分四路向明朝腹地進攻,以宣府、大同為主要攻擊目標,蹂躪逾五旬,殺掠無計其數。

崇禎九年四月,皇太極稱帝改元,再發大軍分路入獨石口,進抵居庸關,攻克昌平,直逼北京,遍蹂畿內,攻略城堡,掠奪人畜十八萬。幾個月後,才從建昌冷口揚長而去。

崇禎十一年九月,皇太極又發兩路大軍入關,一入牆子嶺,一入青山關,會師通州,於涿州一分為八,沿太行山和運河八路並進,在關內轉戰五個月,寇掠二千裡,攻下七十餘州縣,俘獲人口四十六萬餘,金銀百餘萬兩,滿載而歸。

崇禎十五年,皇太極再派貝勒阿巴泰率領大軍分路從牆子嶺入,會於薊州,然後分道,一趨通州,一趨天津,直入山東,連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縣。俘獲人口三十六萬餘,牲畜五十五萬頭。

……

看到沒有?

軍事上哪有什麼絕對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

皇太極的兵馬不但繞過山海關,繞過所謂的「關寧防線」,還大搖大擺地在大明的腹地橫衝直撞,耀武揚威。

那麼,歷史上為什麼會有「安史之亂」中那種頓兵于堅城之下的「睢陽血戰」的戰例呢?

他們為什麼不繞過去呢?

這就是實力的問題了。

沒有絕對的實力,沒有皇太極那種來去如風,攻掠無前的八旗鐵騎,就不要玩這種刺激的軍事行動,搞不好,會因為孤軍深入,師老兵疲,後路又斷,糧草不濟,最終自動告別世界。

說了這麼多,有人會說,您說清兵可以繞過山海關,但為什麼要等吳三桂獻了山海關它才可以定鼎中原?

實際上,多爾袞和洪承疇等人當時聽說了李自成攻陷了北京的消息,馬上意識到亂中取勝、火中取粟的機來了,他們率滿洲、蒙古八旗大部和漢軍八旗的全部,及明降將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三王的兵馬鳴炮出徵,最初選擇的進關路線就是繞開山海關,西經薊州、密雲等地直撲北京。

只不過,在途中遇上了吳三桂派來的乞降使者,多爾袞改變了主意,這才改道向山海關進發。

一句話,山海關並非阻止清兵入兵的關鍵。

減水書生說:

不是繞過去不行,而是因為繞過去的成本太高、收益太低,甚至形勢也不允許。

所以,成本和效率,才是必經之地、必經之路的形成原因。

而成本和收益,又跟雙方所處的地理形勢和軍事實力有關。

於是,必經之地、必經之路,就是在成本、收益和形勢綜合作用的結果。

一、秦與六國的函谷關

難道六國非要從函谷關入秦嗎?

桓溫北伐,走的是武關;劉邦還定三秦,走的是陳倉;而北方蠻夷則走蕭關;劉裕北伐,王鎮惡走的是潼關、渭水。

函關谷是通途大路上的一座雄關,形勢險要。

拿下他,雖然成本極高,但收益極大,兩相核算,還是要兵扣函谷關。

而形勢則是六國從東來,六國與秦的地理形勢、由東向西的行軍路線,就決定了函谷關是必經之路、必經之路。

二、楚與漢的成皋、滎陽

劉邦和項羽再這裡打了將近三年,繞過去不行嗎?

這裡確實是有虎牢關,但這裡中原腹地、四戰之地,說不上險要。

所以,從成本和收益的角度,就算不上必經之地、必經之路。

而原因只能是形勢。

楚漢大戰,總得找個戰場吧,這裡就是爭霸中原的主戰場。

成皋滎陽以西,劉邦的地盤;成皋滎陽以東,項羽的地盤。

沒啥說的,這裡就是一片沙漠也得拿下。

劉邦佔據則立足中原,項羽佔據則稱霸中原,所以誰能拿下、誰就逞強於天下,其他諸侯就會拜你當大哥、就會支持你。

所以,劉邦要退守鞏、洛的時候,酈食其死活不同意,必須讓劉邦定死在這裡、寸土不讓。

三、南與北的襄陽、合肥的淮河一線。

淮河綿延千裡,但有兩個要地的據點,就是襄陽和合肥這兩個地方。

從成本的角度來衡量,打下來的成本應該不高,雖城堅池深,但畢竟比不過四大秦關。

但是,收益極大,控制了幾個沿河要塞,也就控制了千裡淮河,飲馬長江。

正是因為收益太大,所以南北爭雄,誰也不會放棄淮河一線,因為誰放棄誰就輸了。

要說天險,長江的地理形勝,強於淮河。

但是,放棄淮河一線、拒守長江天險,沒幾個能扛住的。

原因就是形勢比險要更重要。

一旦國家生死繫於天險,而不是繫於形勢要強和財富之地,基本上就只能處於守勢了。

再堅固的城堡,也總能被攻破。

所以,長江不足畏,淮河才是關鍵。

四、明與清的山海關

山海關確實險要,但繞過它不是不可以,皇太極就曾經繞過山海關、兵抵北京城下。

但是,成本太高,人到了、糧食到不了,一直孤軍,即便舉國傾兵,也是孤軍,因為沒有後方,所以最後也得退回去。

那麼,蒙古人是從山海關打進來的嗎?

不是。

蒙古人從北邊直接推倒長城,然後就過來了。

第一個原因是軍事實力太強,對於這種不世出的軍隊,也就沒啥必經之路了。

第二個原因是控制了整個北地草原,蒙古軍隊想從哪裡進來就從哪裡進來。

滅國西夏之後,就是想從西邊往東邊打,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滿清沒有這個實力,他們的軍隊沒能實現對明軍的徹底碾壓。

還有,就是滿清想借道蒙古從山西等地殺進來,蒙古人也不會買他帳。

所以,既是成本使然,又是形勢使然,使得山海關和寧錦防線成為必經之路、必經之地。

最後,可以這樣總結吧:所謂必經之地、必經之路,都是在變化中的,成本值不值得、收益誘不誘人、形勢必不必需,綜合權衡才是形成的關鍵。

而且,也是相對的,此時認為是要地的,彼時可不見得就認為是要地。

楚漢爭霸,成皋滎陽是要地;但秦滅六國,根本就沒把成皋滎陽當回事。

始皇帝是以整個中原天下來布局滅國戰爭,中原要地就是秦之郡縣,想啥時候去打就啥時候去打。

劉裕北伐,函谷關也就成不了氣候。

沈田子入武關、破敵嶢柳;王鎮惡由河入渭,兵抵長安,也就沒函谷關啥事了。

喜哥旅遊說:

軍事上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是怎麼形成的,繞過去不行嗎,為什麼非要打下來?

1、必經之地、必經之路的形成。

古代打仗大都是冷兵器時代,士兵打仗大都靠的是刀劍,想要到某地去打仗也必須靠自己徒步走過去,只有少量的將領可以騎馬。因此就導致了古代軍事上必經之地的形成,也就是說只有經過這些個必經之地才能達到戰場,即必經之地是達到戰場的唯一途徑。

軍事上的必經之地也就是古人常說的「兵家必爭之地」。在古代的戰爭中,只要拿下了必經之地,就意味著這場戰役已經打贏了一半。通常,這類必經之地分為兩種,一是軍事重鎮,二是關隘要塞。軍事重鎮一般指的是在地理位置上非常重要的城鎮。其在地理位置上的優越性體現在易守難攻或者是通往某處的唯一途徑或者對於周圍大片區域的中心地。因此我們說這些個必經之地是必須要攻下來的。

而關隘與城鎮相比就是天然的屏障。一般來說,關隘要塞有著天然的易守難攻的優勢,通常是一些峽谷之類的地形。這樣子的地形的好處是登高望遠,同時偏於設置機關,一旦敵人進入圈套,大都難以逃出去。這樣子的關隘也一般都在行軍的路上,可以殺對方個措手不及。

2、一般來說,必經之地、必經之路,很難繞過去,必須得打下來。

每一個前進路上的關口、城市必須打下來自己佔領,因為後路必須在自己手裡。

古代打仗一走就是半年甚至幾年,在攻打敵人的時候,有關鍵路上的城池如沒有打下來,而是繞了過去。就相當於是在自己的後背放了一顆釘子。

這顆釘子一可以斷了糧草後路,二可以從後邊攻擊,來一個前後夾擊。所以,進攻隊伍如果繞過去,碰見這種情況必敗無疑。

地形原因,根本無法繞路。或繞路的成本太大。

所有的關口或者軍家必爭之地都是建在地形險要之處。有的真的無法繞路,或者繞路時間成本、人員成本太大。

因此,必經之路是由客觀的原因和地理原因所構成的。繞路的可能性很少,除非是繞路的這一支部隊沒有回來的想法。所以,必經之地必須打下來才可以進行接下來的戰役,才可以有信心有保障的打勝。

3、當然軍事上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只是大家公認的行軍道路,並非絕對。

軍事上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繞過去不行嗎?答案是當然可以繞過去了,沒人說「非要打下來」。打個最簡單的比方,您與人家走象棋,其實是沒有必要吃光對方的車馬炮卒士象,迫得對方只剩下一個老帥,到時,您再從容捉將,不用說,您肯定是贏的一方了。但是,這種走法,耗時耗力不說,還必須是您的棋藝遠遠高於對方才能達到啊。善於走棋的人,可以用長奔偷襲、聲東擊西等招數三下五下就將死您。戰爭也是如此。

山海關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高不高?北倚燕山,南連渤海,冀遼在此分界,號稱「天下第一關」、「邊郡之咽喉,京師之保障」。但是,皇太極入寇關內,多次繞開山海關,改從長城各口入塞,長驅南下,史稱「入口之戰」。

軍事上沒有絕對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皇太極的兵馬不但繞過山海關,繞過所謂的「關寧防線」,還大搖大擺地在大明的腹地橫衝直撞,耀武揚威。

因此,戰爭中這一切都是相對的,每時每刻都在變化。在條件變化的情況下,必經之地、必經之路也就不算必經之地、必經之路了。

一戰法國馬奇諾防線為防德軍入侵而在其東北邊境地區構築的築壘配系。由於造價昂貴,所以僅防禦法德邊境,至於荷蘭則由英法聯軍作後援。防線內部擁有各式大炮、壕溝、堡壘、廚房、發電站、醫院、工廠等等,通道四通八達,較大的工事中還有有軌電車通道。

由於法比邊界的阿登高地地形崎嶇,不易運動作戰,且比利時反對在法比邊界修建防線,所以法軍沒有多加防備,但萬萬沒有想到德軍會由此突破。1940年5月德軍誘使英法聯軍支援荷蘭,再偷襲阿登高地,聯合荷蘭德軍將聯軍圍困在敦刻爾克。而馬奇諾防線也因為德軍襲擊其背部而失去作用。

戰爭是一大學問,需要不斷在實踐中總結經驗,並結合實際和時間的變化有所改變,辯證客觀分析戰爭局勢,做到有的放矢。

老曹覌天下說:

軍事上的必經之地,必經之路是天然形成的,也有些是天然形成後經過後天加工而成,那是繞不過去的,要前進必攻下才能前進的,

有些關隘要塞,城市重鎮如果拿不下是過不去的,即就是你化整為零偷度過去,你會腹背受敵全軍覆滅的,所以即叫必經之路是一定要攻克戰領的。

老威觀史說:

自古以來,一個地方成為軍事要地,主要是因為地形。而對於軍事要地來說,進攻的情況分為三種:第一種是繞不過去,只能拿下;第二種是可以繞過去,但軍事風險會加大;第三種是全部繞過去搞流動作戰,但是這種作戰策略的風險是最大的。

以下就這三種情況分別舉三個例子,其中的意味大家可以自行體會。

第一種,繞不過去的情況

如南宋時期的釣魚城

當時蒙古進攻南宋主要有三條路線,一個是從西部的陝西進入四川地界,一路是從中部進攻襄陽地區,還有一路是從東部進攻江淮地區。自古以來,進攻長江下遊一般都是從中上遊開始逐步往下遊進攻較為順暢,而直接進攻下遊地區往往容易失敗。如三國時期晉滅東吳,太平天國時期湘軍也是在佔據了中遊的武昌地區以後逐漸往下遊進攻的。當時蒙古在進攻中遊和下遊地區的時候屢次受挫,便試圖通過佔領四川地區,完成對南宋的戰略大包圍。

而四川當時的政治中心是重慶,也就說要攻佔整個四川,就要以重慶為戰略目標,恰好釣魚城就成為了重慶的屏障,而且根本繞不過去。

通過地形圖我們能看出,釣魚城恰好就處在了渠江、涪江和嘉陵江交匯的地方,通往重慶的道路上又是層層的重巒疊嶂,要攻入重慶只能沿嘉陵江南下,因此釣魚城就成了一個繞不過去的軍事要地,成為了蒙古人必須爭奪的地方。在歷史上,蒙古人前後攻打釣魚城打了36年,從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攻打釣魚城數月不下,最後戰死在了釣魚城下。之後蒙古人又多次進攻釣魚城未果,直到南宋滅亡後,蒙古人佔據了除釣魚城外所有的地方,釣魚城才最終投降。

PS:釣魚城一直沒被攻下來,除了城池堅固險要無法攻克的原因外,釣魚城還有自行補給的能力,釣魚城內可以種植糧食養殖魚類,因此即便蒙古軍對釣魚城進行了長期的圍困,但也始終沒有困死守軍。

第二種,可以繞過去的情況

如被譽為「天下第一關」的山海關

山海關在明末時期之所以變得非常重要,當時的後金要想入關進攻中原地區,山海關就成了一道繞不過去的坎。

從遼寧地區進攻到中原地區,有一道長長的遼西走廊,這段地區西面是重巒疊嶂的燕山山脈,東面是大海,並且這裡沒有特別開闊的平原,山海關就處在了遼西走廊的最南端,是突破遼西走廊的最後一道防線,也是最難以攻破的防線。一旦山海關防線被突破,那麼當時的後金就可以直接進攻北京地區甚至入主中原,因此山海關在明末時期才會變得如此重要。

那麼山海關能繞過去嗎?其實是可以的,在歷史上皇太極就曾經繞過山海關進攻過北京。不過當時皇太極是饒了一個大圈,先是從瀋陽出發,進入到了蒙古地區,與當地的蒙古軍匯合後饒了數千公裡最後從喜峰口進入到了北京地區。

不過這個戰術非常冒險,畢竟十多萬大軍長時期在茫茫的大草原上行軍,給後勤補給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一旦進攻北京不成功那麼就很可能會被對方斷了後路,這個時候後勤糧草就很可能會供應不上,就有全軍覆沒的危險,所以這個招數並不能常用。如果是走遼西走廊進攻的話,好處就在於糧道順暢,後勤補給不會成為問題。

那麼既然很多軍事要地很難打下來,繞過去可以嗎?其實是可以的,但問題在於這樣做一般來說是比較冒險的,因為你一旦繞過了對方的軍事要地,那麼這個軍事要地的部隊就可以隨時襲擾你的後方,造成後勤供應的困難。或是可以分兵一部分繼續圍攻這個地方,這樣一來兵力就會分散,給對方各個擊破創造了條件。

就拿皇太極繞過山海關的事情舉例,實際上皇太極帶領 八旗軍全部主力繞過山海關進攻北京也就只有一次。那一次皇太極的軍事行動非常冒險,當他進攻到北京地區的時候,如果當時袁崇煥帶領遼東軍隊直接進攻他的老巢瀋陽(當時皇太極把主力部隊全部帶走了),那麼他的老巢因為防守空虛就必然會被端掉,不過皇太極是賭了一把,他賭袁崇煥不敢不回來救援北京,結果他賭對了。

雖然後來後金也繞過山海關進攻過北京,但不是全部主力出動,而是出動了部分主力,畢竟全軍出動那樣的冒險也不能總是這樣玩,玩多了就容易被人看出破綻了。而進攻也不是以攻佔領土為目標,而是以襲擾為目標的進攻。這樣的事情後金做了三次,每次都是進入北京及周邊地區搶劫一番後離去。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佔領城池和地盤,就必然會分兵,同時孤軍深入的情況下後勤也得不到保障,並不支持長久的作戰,這樣的作戰只能形成戰術上的勝利,而無法實現戰略上的勝利。

所以,遇到軍事要地,即便可以繞過去,對於進攻一方來說就有兩大難題,第一大難題是繞過去進攻部隊的多少,如果是主力基本全部過去,就會面臨根據地空虛的狀況,對方可以隨時端了自己的老窩,同時繞過去的部隊太多的話,後勤壓力就會變大,一旦被對方斷了後路就十分危險,有全軍覆沒的可能;要麼繞過去的部隊人數不多,但這樣的軍事行動也只能獲得戰術上的勝利,無法取得戰略上的勝利,攻佔對方的城池和地盤需要留守部隊,這樣一來本來不多的兵力就會分散,為對方各個擊破創造條件。所以這樣的進攻往往是流動作戰,打下一個地方就搶劫一個地方,不留任何部隊防守攻佔的地盤,搶一把就跑。

第三種情況,全部繞過去

這種情況的典型就是太平天國時期的北伐了。一路上北伐軍基本不以攻佔城池為目標,而是以深入進攻為目標,所以一旦遇到難打的城池從來都是繞著過去的,或者打下一個地方後,不留部隊在此防守(因為兵力本來就不多,如果留下部隊防守兵力就會多於分散)這樣做的好處在於可以迅速突進,但是壞處也很明顯,進攻一旦受挫就會變得孤立無援。

後來北伐軍在進攻到天津附近的時候就遭遇了挫折,暫時無法往前進攻了,全軍便面臨著進不能攻,退又退不回去的情況(南京到北京已經隔了相當遙遠的距離了),只能固守待援。這個時候太平天國發出的援軍也遲遲不能與北伐軍會和,原因就在於一路上北伐軍基本沒有攻佔城池,從南京附近到北京附近去救援的部隊就要重新面對一路上清軍把守的城池,要麼攻佔要麼繞過去,把北伐軍進攻的路程又重新走一遍,使救援的難度變得極大,導致最後沒有一支救援的部隊能夠與北伐軍會和,這也最終造成了北伐軍最終孤立無援,全軍覆沒的結局了。

▲流動作戰最大的風險就在於只能每戰必勝,不能失敗,一旦失敗就有全軍覆沒的危險

在歷史上,軍事要地非常多,很多時候必須要拿下也是有必須要拿下的道理。實在拿不下也不是不能繞,而是繞道的話軍事風險就會加大,破綻就會加大。

對於任何一個軍事統帥來說,其實也不能保證戰爭能包分之百地獲勝,一般來說遇到軍事要地,雖然攻佔非常費力但這樣做往往是風險最小的處理方式,畢竟地盤一個一個地攻佔,穩紮穩打下去,能保障後勤,即便進攻失敗了也有退路,進可攻退可守。而繞過去的話,繞的越多風險就會越大,破綻就會越多,所以通常來說進攻一方都不會選擇繞過去冒險的方式,而是穩紮穩打的方式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384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