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中國古代女子裹腳的原因,真的是因為流行嗎?_中國古代女人裹腳是怎麼回事

進取武為說: 人類社會發展史上存在過許多對女人的陋習,如非洲黑人對女子的割禮,認為是貞操,而中國古代對於女子的…

進取武為說:

人類社會發展史上存在過許多對女人的陋習,如非洲黑人對女子的割禮,認為是貞操,而中國古代對於女子的裹足,認為好看,形容為三寸金蓮。但都是陋習,而且都形成了全社性的陋習,這陋習就像魔鬼,任何女子都跑不出那魔掌,都自願不自願地成為犧牲品。而且越是富人,大家閨秀,越是跑不掉的犧牲品。

淨水如心說:

說到中國古代女子裹腳,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根本不是流行不流行,也不是女子願意不願意的問題。

中國古代女子纏足,或許和現在的某些女子過度整容多少有點相似之處。但是,所不同的是,現代女子整容是為了變得更美,本人自覺自愿的,寧可受點皮肉之苦,也非常願意。可是,古代女子纏足,並不是她們自己樂意,而是受至少千年以上強大的傳統習俗驅使,受社會環境、家人逼迫,不得不纏足。

我們知道,中國古代有三大畸形現象:一是娼妓,二是太監,三是女子纏足。其中,娼妓和太監在國外也有,而女子纏足則是中國古代獨一無二的惡俗。過去西洋人把我們稱為「東亞病夫」,總是以中國清代男人的長辮子和中國女人的小腳作為愚昧、落後的象徵,也並不是沒有一點道理的。

一,女子纏足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關於中國婦女纏足的起源,史學界一直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大概有以下幾種看法。

1,開始於夏禹:2,開始於周代:3,開始於秦朝:4,開始於漢朝:5,開始於隋朝:6,開始於五代十國。

不過,我們無論是從史料,還是從其他文化典籍裡,都無法驗證上述這些說法的真實性和可靠性。而且,從後來的考古發掘的實物中,也沒有發現北宋以前就有女子纏足的有效證據。多種證據都指向一個朝代,那就是北宋。

根據學者高洪興所著的《纏足史》考證和眾多史料證明,纏足之風俗應該是起源於北宋中後期,興盛於南宋。

蘇軾《菩薩蠻》:「塗香莫惜蓮承步。長愁羅襪凌波去。只見舞迴風。都無行處蹤。偷穿宮樣穩。並立雙趺困。纖妙說應難。須從掌上看。」

蘇軾這首詞,被廣泛認定為中國詩詞史上專詠女子纏足的第一首詩詞作品。另外,秦少遊也有「腳上鞋兒四寸羅」之句。可見,這就足以證明中國古代女子纏足是從北宋開始的。

南宋學者車若水《腳氣集》說:「婦女纏足……小兒四五歲,無罪無辜,而使之受無限之苦,纏得小來不知何用。」

意思是說,婦女纏足是從四五歲的時候開始,她們也沒有犯過錯誤和罪過,幹嘛非要受這種無謂的痛苦呢。把腳纏小了,究竟也不知是有什麼用處。

根據宋代羅大經創作的文言軼事小說《鶴林玉露》記載,宋朝公主普遍都纏足,有一個女子自稱是柔福帝姬(公主),因為腳大而被懷疑是冒充公主。

《宋史·五行志》記載:「理宗朝,宮人束腳纖直」。這是宋朝皇室、宮中女子纏足的例證。

顯然,宋朝統治者的推崇,對女子纏足的產生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據推測和各種證據證實,宋朝皇室與宋朝上層社會是最早讓女子開始纏足的。

蘇軾《菩薩蠻·詠足》稱女子小腳為「宮樣」,曹元寵在一首詞中稱小腳為「官樣兒」,這也足見纏足起自於宋朝皇族、官僚貴族階層等上層社會。 纏足顯然也很受宋朝文人的推崇,連蘇軾、辛棄疾這樣當時的大文豪、頂流文人都有歌詠和欣賞女子纏足的篇章。

蘇軾《菩薩蠻》詞中有「纖妙說應難,須從掌上看」,辛棄疾《菩薩蠻》有:「淡黃弓樣鞋兒小,腰肢只怕風吹倒」句,常常為人們引用。

元代文學家陶宗儀創作的一部有關元朝史事的筆記《南村輟耕錄》簡稱《輟耕錄》)記載,纏足在「熙寧、元豐之間,(不過當時)為之者猶少」。熙寧年間為熙寧元年(公元1068年)至熙寧十年(公元1077年)。元豐年間為元豐元年(1078年)至元豐八年(1085年)。也就是說,在熙寧、元豐年間就已經有了女子纏足的習俗,只是那時候「為之者猶少」,意思是女子纏足者並不是太多。從而也可推知女子纏足的風俗當時出現不會太久,因此可以這樣說,中國婦女纏足的風俗,應該是產生於公元十一世紀的北宋中期。這也就解釋通了在北宋末年「靖康之恥」時竟然沒有一個皇族女子為避免受辱而出逃的記載。因為她們腳小,跑不了。

到了北宋後期的徽宗宣和年間(1119-1125年),女子纏足的風俗有了一個較大的發展。

有一本書《楓窗小牘》,是宋代袁褧(jiǒng)、袁頤父子倆所著,專門記載北宋後期、南宋前期禮儀、風俗、政事、藝文等佚聞,有記載汴梁(今開封)的見聞,也有記錄臨安(今杭州)的雜事。據《楓窗小牘》記載,宣和以後汴京閨閣女子的鞋被稱為「花靴弓履」。

花靴,好理解,就是女子的靴子是繡著花的。弓履,意思是女子的鞋前面是翹起來的。前面翹起來的部位,顯然只是放置小腳母趾的,因為其他四個腳趾已經被扭曲纏裹到腳底了。

南宋文學家、音樂家姜夔 ( kuí)《眉嫵·戲仲遠》詞:「無限風流疏散,有暗藏弓履,偷寄香翰。」更重要的是,這時出現了專門的纏足鞋,並且在社會上廣泛流傳了開來。試想一下,假如女子不纏足的話,這種纏足鞋怎麼會產生呢?

進入南宋以後,女子纏足的風俗得到了大力發展。從古代圖繪上看,南宋時代婦女穿弓鞋的非常多。北京故宮博物院的藏畫中婦女的腳也都很纖小。在後來的考古工作中,南宋婦女的纏足鞋也時有發現。可見南宋婦女纏足比較多,已經形成了風尚。到了南宋末年,小腳似乎已經更加成為當時婦女的通稱或代稱了。

元朝統治者起初在同宋朝作戰時就以俘獲纏足女子為樂事。《燼餘錄》記載:「金兀朮略(掠)蘇……婦女三十以上及三十以下未裹足與已生產者,盡戮無遺」。說金兀朮在和南宋作戰中,如果抓到年輕女子,凡是不纏足的,就都殺害了。唯獨把年輕未生育的纏足女子當作俘虜,留了下來。後來在同漢文化的接觸過程中,女真族女子也開始纏足。這說明,南宋的時候,女子纏足已經很普遍並且已經形成一種風潮了。

二,纏足的發展史

元代時,蒙古貴族本來不纏足,但是他們並不反對漢族女子纏足,相反還持支持讚賞的態度。這樣,使得女子纏足之風繼續發展,元代末年甚至出現了女子以不纏足為恥的觀念和風氣。 這時的婦女纏足,繼續向更纖小的方向邁進。

明朝建立以後,婦女纏足之風進入盛行時期。明朝浙東丐戶男不許讀書,女不許裹足。 這時候,女子是否纏足,顯然已經成為社會地位、貧富貴賤等級的重要標誌了。可見,這時的社會風氣,對於女子纏足極力推崇。 纏足言必三寸,據說也是始於明代。

明朝學者王鴻漸在《西樓樂府》中有「狸紅軟鞋三寸整」詞句、明代雜劇作家朱有燉《元宮詞》中也有「廉前三寸弓鞋露」的詞句,都是明證。女子的腳不但要小,而且還要弓,要裹成角黍形狀等種種講究,也同樣始於明代。明代,女子纏足在各地發展迅速,這種發展可以從以下兩個事例中看出:

一是山西大同和與其接壤的位於今河北西北部的宣德府成了全國著名的纏足地區,受到小腳迷們的關注,明武宗朱厚照就經常指定在這些地區遴選宮女。

二是明末張獻忠進佔四川時,大刖(yuè,砍的意思)婦女小腳,及至堆積成山,名曰「金蓮峰」,後來他在攻佔湖北襄陽時又做過同樣的事情,可見當時至少在四川、湖北婦女纏足是很風行的。

進入清代以後,據說統治者起初是反對過漢人纏足的,曾經下令禁止女子纏足,但此時女子纏足之風已經在社會上形成風潮,故此,到康熙七年(1668年)時,只好取消女子纏足的禁令。

也就是說,女子纏足在清朝達到最鼎盛時期,凡是漢族聚居地區的女子幾乎都要纏足,社會各階層的女子,不論貧富貴賤,都紛紛纏足。作為一個女人,是否纏足、纏得如何,將會直接影響到她個人的前途和終身大事。

這時候「三寸金蓮」之說已經深入人心,甚至還有裹至不到三寸的,以至出現女子因腳太小行動不便,進進出出都需要僱人抱,由此出現一個專門抱大戶人家小姐走路的職業,叫「抱小姐」。這些被抱的小姐,沒有人抱著就走不了路,而且這樣的女子在當時據說還很受歡迎。當然,這種「抱小姐」肯定是大戶人家的女兒,普通百姓人家吃飯都成問題,自然是養不起「抱小姐」的。後來,西北、西南的一些少數民族女子,受漢族女子影響,也慢慢染上了這種纏足習俗。

三,女子為什麼纏足?

上面敘說了中國女子纏足之風的歷史。但是,這種惡俗究竟是怎麼形成的呢?

我們知道,婦女在漫長的封建社會裡,是沒有什麼社會地位的。這種情況源於「三綱五常」的封建禮教。有一句話叫「女子無才便是德」。儘管現在有人詭辯說,這句話的原意不是我們大多數理解的那樣,但不管你怎麼理解它,也都足以說明,婦女在封建時代的地位,是非常低下和尷尬的。她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不屬於社會人,只是掌握了統治權、話語權的男子繁衍子孫、哺育後代的傳宗接代的工具而已。

可以說,纏小腳是父權制傳統下「男尊女卑」最突出的體現。這很可能是女子纏足的理論基礎,也是男權社會的文化因素。至於女子纏足的直接原因,大概有以下幾種。

(一)不良文人在文化上的推動

在這方面,如果細分,又有以下四個因素。

1,畸形審美觀念

在中國古代審美觀念上,所謂的女性美就是要體現出她們「陰柔」的一面,就是嬌小、柔弱、嫻靜以及要有柔和的曲線等等。自「小」而言,櫻桃小口、瓜子臉、楊柳細腰等,都是女性美的特質,至於腳,當然也不能例外。

宋代以前雖未出現纏足風俗,沒有出現刻意求小、非小不可的狂熱現象,但以女足纖小為美的觀念卻是客觀存在的。比如漢朝《孔雀東南飛》就有「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之句,明確讚美了女子的小腳。

女子的纏足,完全地改變了女子的風採和步態,「且產生了一種極拘謹纖婉的步態,使整個身軀形成弱不禁風,搖搖欲倒,楚楚可憐的感覺。」而正是這種「可憐的感覺」,膨脹了封建士大夫們自身的優越感。從而滋生出其「在性的理想上最高度的詭密」。

纏足風俗產生之後,之所以能夠愈演愈烈,風靡全國,經久不衰,更是離不開當時社會上的畸形審美意趣,人們無不以裙下纖纖作弓樣為美。

2,不良文人的畸形追求和推波助瀾

文人騷客留下許多詩賦,讚美小腳「蓮步娉婷」,「踏春有跡」 ,「步月無聲」,還有詩道「一彎軟玉凌波小,兩瓣紅蓮落步輕」。以小腳為美的畸形的社會時尚,導致了當時男人們把小腳視為女性美必不可少的、甚至是最重要的先決條件。

俗語道:「腳小能遮三分醜」 ,方絢的《香蓮品藻》:「醜婦幸足小邀旁人譽」,就是說,一個女子,只要三寸金蓮纏得好,即使容貌平庸、身材一般,也會受到人們的交口稱讚,從而使得美人之名遠揚;反之哪怕是螓首蛾眉、朱唇皓齒,只要裙底蓮船盈尺,便是大煞風景 ,最多落個「半截美人」之名,而被世人嗤笑。

民國作家姚靈犀在《葑菲閒談》裡敘述了一件事,就形象地說明當時人們把小腳當作女子美的重要標誌,在畸形追求的社會風尚中,小腳美已經超越了相貌美。

一位杭州小夥子自美國留學回來,他的父母為他完婚,妻子是當地非常出名的「美人兒」。但小夥子只聞其名,未睹芳容,洞房花燭夜一掀女子的蓋頭,他大失所望,只見這「美人兒」相貌平平,只是雙鉤纖小,小夥子反覆諦視,卻無論如何也想不通這「美人兒」究竟美在哪裡。由於傳聞帶來的預期與現實相差太大,他大失所望之下離家出走。原來這「美人兒」之所以美名遠揚,並不是她長相俊美,而只是在於她的一雙小腳冠壓群芳。

以妓女的小腳鞋玩「行酒」遊戲,也是封建時代許多文人士大夫們的不良嗜好。不僅如此,更有酸腐文人興趣盎然地把探討小腳當作「學問」來做。他們不嫌耗時、不惜筆墨地撰寫文章,細細品評女子的小腳,以卑劣為樂事,以下作、荒唐當作榮幸,惟恐不能將玩小腳的美學成分和調情作用詮釋清楚。

比如宋代蘇軾的《菩薩蠻》:「塗香莫惜蓮承步。長愁羅襪凌波去。只見舞迴風。都無行處蹤。偷穿宮樣穩。並立雙趺困。纖妙說應難。須從掌上看。」這可能是中國詩詞史上專詠纏足的第一首。

辛棄疾也有一首《菩薩蠻》,其中有「淡黃弓樣鞋兒小,腰肢只怕風吹倒」的語句。清代有一個叫方絢的文人曾自詡為「香蓮博士」,寫成了一篇題為《香蓮品藻》的文章,費盡心機地把小腳劃分為五式九品十八種,分別進行仔細地品味和讚賞。方絢居然因此而名聲大振。由此可見,酸腐、下作文人也為女子小腳風氣的延續增加了不可忽略的砝碼。 許多封建文人士大夫視女人如玩物,病態審美,賞玩女子小腳成為他們的一大癖好,還制定出了小腳美的七個標準:瘦、小、 尖、 彎、 香、 軟、 正。

更邪癖的是,他們把以妓女的小腳鞋行酒作樂,當成美事,樂此不疲。元代楊鐵崖喜歡以妓女的弓鞋行酒。有一天楊鐵崖、倪瓚在友人家會飲,當時席上有歌妓侑酒,鐵崖興發,把歌妓的鞋脫掉,把酒倒在鞋裡,讓在座的客人傳遞著飲鞋裡的酒,名曰鞋杯。

自從楊鐵崖創製鞋杯這件事傳出去以後,自命風流的文人、士大夫們紛紛起而仿效,後來竟然成為一種時尚。

進入清代以後,以女子的小腳鞋當做酒杯,在猜拳行令中的流俗更廣,直至民國年間也依然如故。鞋杯行酒的事在小說中也有記述,《金瓶梅》:「西門慶又將她一隻繡花鞋兒,擎在手內,放一小杯酒在內,吃鞋杯耍子。」

《迷樓秘記》中講到吳絳仙赤足擎杯,令袁寶兒扶其玉腿向隋煬帝敬酒,煬帝賜名曰「仙掌玉蓮杯」。對於鞋杯行酒,明代著名書畫家、文學家、戲曲家、軍事家徐文長有詩道:「南海玻璃值幾錢,羅鞋將捧不勝憐。凌波痕淺塵猶在,踏草香殘酒並傳。神女罷行巫峽雨,西施自脫若耶蓮。應知雙鳳留裙底,恨不雙雙入錦筵。

自從鞋杯行酒形成風氣之後,又有瓷質鞋杯燒制出來供文人們飲酒取樂,明清時期景德鎮就有這種青花小腳鞋杯製作出產。民國十三年(1924年)前後,密雲蓮痴老人還專門請匠人張德林製成景泰藍鞋杯。也有人製作銀質鞋杯的,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念奴嬌·詠銀製鞋杯》:「玉嬌三寸慳,更得一點曲生風味。味盡春心深更淺,何用搵羅挨綺。緊緊幫兒,口兒小更愛尖兒細。風流無限,怎教人不歡喜。遙想飛上吟肩,比掌中擎處,一般心醉。醉意瞢騰頭上起,直到妖嬈腳底。半縷頑涎,要吞吞未下,吐尤難矣。笑他當日,郭華無量乾死。

3,女子的自我認同

明代大同、宣府被視為美人產地,是因為大同、宣府女子的小腳非常出名。清末益陽小鎮桃花江美人之名遠揚,以至被譜為歌詞,也是因為該地女子的小腳特別有名。舊時又有所謂「天下美女出揚州」的說法,其實揚州美女之美既不在容貌上,也不在身材上,而是一雙「黃魚腳」的瘦削為時人稱道。有人說「天下古今的婦女,全是愛美成性,全是時髦的奴隸,她們只要能獲得『美』的稱譽,縱然傷皮破膚,斷骨折筋,在所不辭」。

這話說的雖然有點絕對,但也絕不是個別現象。正是這樣一種愛美之心,使得女子盲目信從、刻意修飾、力事纏足,你纏我也纏,你小我更小,何況容貌、身材、膚色都是得自天賦遺傳,後天怎麼努力也不會有太多的改善,惟有一雙小腳是可以靠人力纏束可以改變的,靠自己的努力都有取得一雙所謂的「妙蓮小腳」的可能。

成也罷,敗也罷,一切取決於自己,「要想人前顯貴,就得背後受罪 」,為了使自己超越他人,為了使自己博得一個「美」名,愛美成性、為美盲從的女子誰也不甘落後,爭妍鬥媚,結果使得纏足之風愈演愈烈,一發而不可收。

4,男權社會內外隔絕因素

纏足起因有畸形審美的要求、兩性隔離制度、處女嗜好的促進等。

(二)統治者的意志

女子纏足的起源,與當時的統治者肯定相關。我們可以想想,假如當時「金口玉言」的統治者不同意、不喜歡、不支持,或者堅決反對,什麼事情能夠在社會上形成一股潮流呢?

據許多史料證明,宋朝皇室與宋朝上層女子是最早開始纏足的。 《宋史·五行志》記載:「理宗朝,宮人束腳纖直」。這是宋朝皇室、宮中女子纏足的例證。

蘇軾《菩薩蠻·詠足》稱女子小腳為「宮樣」,曹元寵在一首詞中也稱小腳為「官樣兒」,這也足見纏足之風起自宋朝官僚貴族等上層社會。 無一例外地都與當時的統治者們有密切關係。由於皇帝和官員認為女子小腳是美麗的,愚昧的民間也就跟風起鬨,視小腳為美,乃至把小腳喚作「三寸金蓮」。

在當時的人看來,小腳就是「女性美」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標誌。一個女子的長相、身材再好,如果是一雙天足或腳纏得不夠小(超過了三寸),就會被人恥笑,並且嫁不出去。人們完全把摧殘女子身體、女子行動不便拋在一邊,認為女子的小腳小巧玲瓏,精緻美觀,能夠讓男人們賞心悅目,而小腳女人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如風擺楊柳,又煞是好看。這種違背自然與健康、建立在摧殘婦女身體基礎上塑造出來的所謂「美」,是地地道道的美的極度扭曲和男子心理變態的表現。

(三)封建禮制,父權制社會「男尊女卑」的必然產物

從孔子「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的高論開始,封建社會男尊女卑的傳統一直延續著。一旦把女子的腳纏成了「三寸金蓮」,女性在勞動和交往方面必定會大受制約,只能困守家中,甚至站立、行走都要扶牆靠壁。這樣一來,不僅讓「男主外,女主內」順理成章成為現實,也能讓「男強女弱」成了鐵定的事實,女性如果有什麼不滿、反抗、私奔之類的想法和舉動,那也只能自認倒黴,因為她們連行動都不自由,怎麼反抗?留給她們的處境只能是忍氣吞聲,聽任男性肆意擺布。這是父權制社會對女性施行的壓迫、控制和摧殘的現實體現。

不容諱言,這種壓迫、控制也確實收到了非常有效的現實功效。正如《女兒經》所說:「恐他(她)輕走出房門,千纏萬裹來約束。」女性被摧殘的小腳,竟然成為激起男性興奮的重要物品。據記載,前面提到的用女子的小腳和她們的小腳鞋傳遞、斟酒、飲酒的所謂時尚,就是從宋代開始的。那時,主要的場所是在妓院的歡宴中,被稱為「行酒」遊戲。

而且直到20世紀初的民國時期,仍有一些文人喜歡參與這種「行酒」遊戲,並為有機會使用妓女小腳鞋作為酒杯來飲酒而興奮不已。

宋朝理學大師程頤曾經提出:婦女「餓死事極小,失節事極大」。從此,餓死事小、失節事大被掌握話語權的男人們奉為金科玉律,也成為女子貞潔的象徵。以至於在封建社會裡出現了無數的婦女貞潔牌坊,看似非常榮耀,實則是以婦女無窮無盡的痛苦為前提條件和代價。女子纏足不利於行走,自然容易被管束,更不容易主動失節。

可見,宋朝理學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女子纏足的產生或興起。有記載說,朱熹在他主政的地區,就曾經強制推行女子纏足,如果不纏足,就是違反地方政府的法令。

(四)女子纏足可能和性有關

有人曾經從生理上解釋過女子纏足的問題,認為古代以男人為尊,因此就希望女人嫁人以後就要為自己的丈夫守住貞操。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女人的腳纏起來,她們以後的行動自然就不方便了。走不了路,她們便只能困守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女人無法出門跟外面的人接觸,自然也就沒有接觸到其他男人的機會和可能。如此一來,她們只能遵守「三從四德」。

所以說女子纏足其實還是為了滿足男人的自私心和虛榮心,男人在古代可以三妻四妾,但是女人卻只能從一而終。而且一個女子只要嫁給一個男人,她從此就像被軟禁了一樣。把女人困起來以後就讓這個女人只能滿足自己的需求。

另外,也有一些有醫學知識的人從生理上研究後認為,女子纏足以後,由於腳部受到限制,不吃力,導致站立、走路重心不穩,但腿部還必須受力,女子的某些隱私部位可能發生一些改變,這方面在網絡媒體上不便於明言,讀者只能自己揣摩其中之含意。

三,纏足的方法和步驟

(一)準備階段和纏足擇日

纏足的目的在於限制腳的成長,並把已成長的腳拗折、彎曲,所以纏足的年齡自然是愈小愈好,年齡愈小,筋骨越不成熟,腳就越柔軟,也就越容易裹得更小。但是,如果年齡太小,父母又擔心女子腳裹好了以後不會走路,也怕她年紀太小,無法忍痛,所以一般都是在女子會走路以後,才開始裹腳。在中國傳統習俗中,生下來就算是一歲,平均會走的時候,大約是周歲一歲,虛歲兩三歲,讓腳發育一年,到了虛四五歲的時候,就開始裹腳。按照現在的算法,也就是三四歲。

由於各地風俗不同,女子裹腳的年齡也有不同。佐倉孫三《颱風雜記》:「少女至五六歲,雙足以布分縛之漸長漸緊,纏使足趾屈回小於蜷,倚杖或人肩才能步。」

近代文學家林琴南《小腳婦詩》:「五歲、六歲才勝衣,阿娘做履命纏足……」

近代理論家鄭觀應《盛世危言·女教篇》:「婦女纏足……或四五歲,或七八歲,嚴詞厲色凌逼面端,必使骨斷筋摧……」

南宋車若水《腳氣集》:「婦人纏足不知始於何時,小兒未四五歲,無罪無辜,而使之受無限之痛苦……」

《腳氣集》是宋代車若水著於南宋鹹淳十年(公元1274年),綜觀書中所述,在宋代,女子在四五歲的時候就有人開始纏足了,如果等到女子年紀長大,腳骨長硬,關節韌帶活動性消失之後再纏足,一是很難裹小,而且裹的時候痛苦也更大,所以到了七八歲還有女子能夠裹得好,十歲以後裹起來就很困難了。

纏足也有最佳時令。因為腳被裹住以後又燒又熱,所以一般都選擇秋季天氣涼爽的時候開始纏足。這就像現在有些人選擇秋季動手術是一樣的道理。

纏足之前要拜小腳娘,而八月廿四日是小腳娘的生日,所以大部分的女子都會選擇那天開始裹足,也有人專門翻黃曆或玉匣記擇「纏足吉日」開始纏足。

(二)女子纏足前需要準備的物品

1、藍色的裹腳布條六條。長度大約至少在八尺以上,布條要選擇那種漿好的布,纏到腳上才不會擠出皺摺。2、平底鞋五雙。鞋形稍帶尖,鞋子大小、寬窄,要能隨著纏腳的過程慢慢縫小、縫瘦。3、睡鞋兩三雙。在纏足的時候,睡覺時也不能放開,鞋必須要穿著,這樣可防止裹腳布鬆開來。

4、針線。裹腳布纏好以後,把裹腳布之間的縫隙和布頭都要密密喳喳地縫好。5、棉花。纏足時腳骨凸出的部位,穿鞋時用棉花墊著,免得把腳磨破生雞眼。6、腳盆及熱水。纏足前,要用溫水給女子泡腳。這樣,可以使女子的腳柔軟一些。7、小剪刀,用來修腳趾甲和雞眼。

(三)纏足的過程

纏足的過程大約有三個階段,一是前面要纏尖纏小,第二是纏瘦,第三就是纏彎。

這個過程實在太繁瑣,就不細說了。之所以有三個階段,是因為腳是筋骨連著肉的,得循序漸進慢慢來。每一個階段,大概都需要幾個月時間。對女子來說,真算得上是歷盡了千辛萬苦。

四,特殊纏腳法

特殊纏足法,主要有三種:夾竹片、石板壓迫、裹入碎瓷。其目的,無非是讓纏住的腳美觀,符合所謂的社會畸形審美。

1,夾竹片

這是北方比較常用的方法,北方女子纏足比較注重纖瘦,但有幾處關節凸出的位置,影響美觀。這就要用到夾竹片的方法。就是用兩片竹片夾住不美觀的部位,然後用裹腳布死死纏住,就像做雕塑一樣,把不美觀的部位矯正過來。這樣做的結果就是,的確符合了美觀要求,但被夾住的部位會化膿感染,最後可能只剩下了骨頭,皮膚組織會壞死、脫落。

2,石板壓迫

這種方法的原理是,把小腳不美觀的部位用石板壓迫,使小腳變得更加符合社會審美要求。

3,裹入碎瓷

就是用杯、瓶、碗、盤等瓷器,打碎成尖銳的顆粒,纏腳的時候專門墊在腳掌上,或者是墊在反折的趾背底下和腳掌心底下,用裹腳布纏上去,再逼著女孩走路,讓尖銳的瓷片刺進腳趾和腳掌裡把腳的肌膚割破,以後血滲出來和裹腳布緊緊粘連起來。等再次重新裹腳的時候,裹腳布往往解不下來,需要浸著洗腳水用力撕,常常血塊連著皮膚都被撕開了。

據有關記載,山西、臺灣、河南、甘肅、河北等地都曾盛行過這種裹腳法,目的是讓腳趾腳掌上的筋肉發炎、潰爛以後再進一步纏裹用碎瓷割刺,原來受傷的組織潰爛化膿後剔除掉,腳不但特別纖瘦而且關節韌帶也變得很容易扭折、裹彎。

這麼做的結果就是,讓小腳不美觀的部位的皮膚發炎、腐朽、壞死,最後脫落掉,只剩下筋骨組織。和第一種夾竹片儘管做法不同,但追求的結果相似。

五,婦女不纏足的提倡和嚴禁女子纏足的政策

我國婦女運動發端於舊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但是資產階級領導的舊民主主義革命,不可能使婦女得到真正的解放。新民主主義革命後,隨著中國共產黨的成立,中國革命的面目煥然一新,中國的婦女運動也才真正開啟了新的篇章,中國開始了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婦女解放運動。

我在寫這篇文章前,大略瀏覽了幾篇問答題。有人不明白這個過程,也不了解中國近代史,說什麼「感謝孫中山先生解放了婦女。」誠然,孫中山先生是中國革命的先行者,他也的確有過這樣的倡導,也的確使很多思想解放、思維開明的女子拒絕家庭給自己纏足,而且她們也真的從家庭裡走了出來,走上了社會革新或革命的道路。不過,在民國時期,大多數的婦女仍然還在封建社會的殘餘力量中苦苦掙扎,被父母逼著,繼續纏足。一個從興起到發展經歷了上千年的惡俗,想用一句倡導就可以消滅,哪有那麼容易?

真正徹底解放婦女的,還是毛主席領導的中國共產黨、社會主義新中國。

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婦女解放運動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生產資料所有制方面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後,剷除了男女不平等,婦女受壓迫的經濟、社會根源。在我國的憲法以及有關選舉、勞動、教育和婚姻家庭等一系列法律、法令中,都貫徹了男女平等的原則,並且特別注意保護婦女合法權益的問題。

在新中國,婦女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各方面和家庭生活中,地位發生了根本的變化。由於舊社會對女性壓迫等歷史上造成的種種原因,雖然男女兩性的法律地位已經平等,但從法律上的平等到事實上的平等還需要經歷一個很長的過程。 實現婦女的徹底解放,仍然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一項重要任務。

新中國除了在制度上、法律上規定男女平等以外,還在實際工作中嚴禁婦女纏足,已經纏上的腳,必須放開。這是從國家層面上的規定,屬於法律,具有強制性,並不是提倡不提倡的問題。否則,女子的父母親會受到新中國法律的嚴厲懲處。

因此,在解放後,我們仍然能夠看到許多婦女放開的小腳,這種小腳和過去的小腳不可同日而語,這種小腳後來被人稱作半小腳,或者半大腳。儘管已經放開了,但是,這些婦女的無名趾和小母趾的筋骨已經扭曲折斷,受到徹底傷害,如果按照現代醫療鑑定標準,她們毫無疑問都屬於殘疾人。她們的腳大多數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民國時期纏起來的,五十年代被新中國各級政府強制解開的。

另外有很多婦女是早期纏足的,在解放初期,這些婦女的腳即使放開,也已經無濟於事了。因為她們的小腳早就已經成形了,早已扭斷的骨頭如果復原,就得再次受到二次傷害。因此,在現在的農村,仍然還有八九十歲高齡的小腳婦女。

寫在最後的話:

廣大的女同胞們,是中國共產黨、毛主席領導的新中國真正解放了你們!纏足這種荼毒了中國女子至少一千多年的惡俗,是中國共產黨建立的新中國一夜之間剷除的!不讓你們纏腳,讓你們和男人一樣平等,參政議政,參加社會生產勞動,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好好了解一下中國近代史,好好了解一下中國婦女的解放史,千萬要弄明白你們真正應該感恩的對象究竟是誰!沒有毛主席和中國共產黨,舊中國的所有沉渣陋習都不可能從根本上徹底改變!

毛主席說:「婦女能頂半邊天。」纏著腳,連路都走不了的婦女,肯定是頂不起來新中國半邊天的。

一九四九年以後的中國為什麼被稱為新中國?因為一切都是新的,當然也包括解放婦女在內。

如果說中國傳統文化裡真有毫無用處的陋習的話,我覺得,這個女子纏足就是最大的陋習,也是對女人最大程度的殘害,對個人、對社會、對國家民族,只有害處,沒有一點好處。

煙青北說:

完全是男權社會的受害者!始作俑者是南塘李煜在宮中與女人風花雪月吟詩取樂,受趙飛燕大王好細腰的啟發,才讓宮女裹腳走路一步三步,慢慢行起後從宮中傳向社會,整個封建統治社會等級森嚴.從皇帝.貴族.富人.平民.窮人.男人.小孩.女人八個層次,對女人受夫為臣綱.夫為子綱.夫為妻綱三從四德對女人進行全方位打壓,人格上摧殘三妻四妾,精神上摧殘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身體上摧殘束腰裹腳僅僅是取悅男人,生理上摧殘生產猶於鬼門關,這層層打壓把女人象手中的麵團隨意揉捏,在社會上完全沒有發言權,你說女人是自願的嗎?所以現代社會的解放首先是女人的解放,婦女能頂半邊天?小學大學女孩成績好,女博士生女足女排成績好,這些都是對女性同胞的人格解放才超過了男人。

天天學xi說:

我的記憶中,我們家就有兩位裹腳的,我的奶奶和外婆,她們生於民國初年,在她們同齡人當中,絕大多數也裹腳。

在我小時候,問過她們和聽到過一些關於裹腳的情況。

1.奶奶和外婆在少年時期,她們的母親,就用裹腳布用力纏住還沒完全發育好的雙腳,經過一段時間才放開纏腳布,於是整個腳部變形變小,才算裹腳成功,這個過程是恨痛苦的。

2.在當時社會生活中,存在著以小腳為美,以腳小為榮的觀念,聽說誰不裹腳誰的腳大會受到鄙視,還不容易嫁出去,和現在的減肥同出一轍。

以上是我親自聽到關於裹腳的一點情況,不是在什麼」度」上搜集的,歡迎和大家一起討論。

讀書是福不是禍說:

中國真正風行婦女裹腳是在宋朝,當時大多數婦女紛紛用人為的方法改變自己腳的形狀,使之成為三寸金蓮。塑造女子三寸金蓮的工作通常是在女孩五歲左右,母親就開始為女孩裹腳,因為這時女孩的骨頭富有柔韌性和可塑性。再大一點怎麼裹也沒有作用。經過幾年會變成一種尖角形的腳,這種腳最終形成所謂的三寸金蓮。古代女孩承受了極大的痛苦,打造雙腳。並不把雙腳視為最重要的部位。像保護自己的貞節一樣看待。這才有了後來《水滸傳》中,王婆的計謀,讓西門慶在桌子底下,摸潘金蓮的小腳。在宋代,摸婦女的腳,等同於現代摸婦女胸部。

古代婦女為什麼要流行裹腳,一般的說法是為了使走路的姿態好看。其實不然,其中還有更多的原因。古代的說法是為了增加」性趣「。古代認為:婦女的腳越小,她的性慾就越強,通過裹腳可以使婦女陰部集中發展,陰道部的皺紋會一層層加厚。使之更為豐腴和敏感。由於限制了腳部肌肉的發展,臀部變得更為豐滿,對男人更有誘惑力;豐滿的臀部也利於自然分娩。古代沒有剖腹產,生育能力尤為重要。古代男人的審美觀不同,認為小腳更能調動男人的性慾。更為變態的是把女人的鞋子當酒杯,直接把酒倒進鞋中飲用,美其名曰」金蓮杯「。

現代人對古代人的做法一般都是批判,這不是科學的眼光。我們不應一概否認,應客觀地看待,既然存在必有道理!這也是學歷史,做學問的態度。

歡快鯨魚2說:

也可以這麼說,唐朝以胖為美,那時就沒有人減肥,因為瘦的不好嫁出去,別說古代了。就是到了近代,腳大的女人都不好嫁出去,找不到好人家,你說能不裹腳嗎?現代人更狠了,為了美臉上身上動刀的都有,古人只不過裹個腳而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3849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