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李紈喜歡薛寶釵還是喜歡林黛玉?_李紈為什麼

君若儀說: 李紈討厭妙玉,實際上是討厭黛玉 李紈對於妙玉明確表達了討厭。黛玉、妙玉,身世幾乎完全相同,姑蘇官宦…

君若儀說:

李紈討厭妙玉,實際上是討厭黛玉

李紈對於妙玉明確表達了討厭。黛玉、妙玉,身世幾乎完全相同,姑蘇官宦人間,父母俱亡,妙玉就是出家版的黛玉,是性格更加極端化的黛玉。李紈表明態度,對於妙玉十分厭惡,實際上表達了對黛玉的不喜歡。

此外,李紈與黛玉的另一分身——晴雯有矛盾。見原文:

晴雯道:「雖這麼說,你到底要告訴大奶奶一聲兒。不然一時大夫來了,人問起來怎麼說呢?」寶玉 聽了有理,便喚一個老嬤嬤來吩咐道:「你回大奶奶去,就說晴雯白冷著了些,不是什麼大病。襲人又不在家,他若家去養病,這裡更沒有人了。傳一個大夫,從後門悄悄的進來瞧瞧,別回太太了。」老嬤嬤去了,半日回來說:「大奶奶知道了。 說兩劑藥好了便罷,若不好時,還是出去為是。如今的時氣不好,沾染了別人事小, 姑娘們的身子要緊。」晴雯睡在暖閣裡,只管咳嗽,聽了這話,氣的嚷道:「我那裡就害瘟病了?生怕招了人。我離了這裡,看你們這一輩子都別頭疼腦熱的!」

《紅樓夢》前八十回裡面,對李紈如此生氣的人,唯有晴雯。

不管是晴雯還是妙玉,均與黛玉十分相似。所以李紈,與黛玉的關係絕不會好。更何況,按照封建禮教的教化,黛玉並非賈家的人。而黛玉也曾說:

請大夫,熬藥,人參,肉桂,已經鬧了個天翻地覆了, 這會子我又興出新文來,熬什麼燕窩粥,老太太、太太、鳳姐姐這三個人便沒話, 那些底下老婆子丫頭們,未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這裡這些人,因見老太太多疼了寶玉和鳳姐姐兩個,他們尚虎視眈眈,背地裡言三語四的,何況於我?況我又不是正經主子,原是無依無靠投奔了來的,他們已經多嫌著我呢。如今我還不知進退, 何苦叫他們咒我?

最有理由嫉妒賈母疼愛的寶玉和鳳姐的有誰?其實就是李紈。如果自己的丈夫還在,寶玉算什麼?讀書不用功又頑皮,反而被賈母如此疼愛。而鳳姐的風光更是讓李紈痛苦。因為,原本她才該是這個風光無限的管家人。

小涵讀書說:

紅樓夢中的李紈是一個知規矩守禮儀,凡事都忍讓三分的老好人。她一心一意教育兒子,對賈府裡發生的各種事情,似乎漠不關心,甚至在參與管家的過程中,也甘於當一個配角。但是凡是人都有喜好,面對林黛玉和薛寶釵,李紈更喜歡哪一個呢?

紅樓夢第四十二回,劉姥姥離開大觀園之後,李紈和眾姐妹談論惜春畫畫之事,大家別笑鬧起來。林黛玉笑著說,一定要把劉姥姥這個「母蝗蟲」畫上,並起了《攜蝗大嚼圖》的名字,把眾姐妹樂得東倒西歪。嬉笑中,史湘雲摔倒了,林黛玉兩鬢的頭髮鬆了,賈寶玉一邊扶史湘雲,一邊給她遞了個眼色,林黛玉到李紈裡屋收拾好,出來後無話找話的指著李紈說:「這是叫你帶著我們作針線教道理呢,你反招我們來大頑大笑的。」

沒想到她的這句話引出了李紈的心裡話。李紈笑道:「你們聽她這刁話。她領著頭兒鬧,引著人笑了,倒賴我的不是。真真恨的我只保佑明兒你得一個厲害婆婆,再得幾個千刁萬惡的大姑子小姑子,試試你那會子還這麼刁不刁了。」

李紈這裡所說的厲害婆婆自然指的是王夫人。因為在賈府裡,賈母力促賈寶玉和林黛玉的婚姻,林黛玉成為「寶二奶奶」之後,王夫人自然會成為她和李紈兩人的婆婆。問題是李紈為什麼要當眾笑罵王夫人呢?難道她們婆媳之間有什麼矛盾嗎?

紅樓夢書中並沒有描述李紈和王夫人之間有任何矛盾,相反王熙鳳病重期間,王夫人還啟用李納、探春和薛寶釵共同管理家務,表現了她對李紈的重視。所以,李紈拐彎抹角笑罵王夫人的背後,應該另有動因。

仔細揣摩李紈這種表現,雖然是林黛玉引起的,但主要還是源於自己內心「揚黛抑釵」的想法。賈府裡有許多人喜歡林黛玉,也有很多人力挺薛保釵。擁護林黛玉的那一陣營中,以賈母為首,賈政附之,賈寶玉是主力;而看好薛寶釵的人群中,主要以王夫人和薛姨媽為主。這在事實上其實是形成了兩派:賈家的人都看好林黛玉,王家的人都看好薛寶釵。在這種情況下,李紈會自動站到賈家的隊伍中。

因為她出生於書香門第,奉行「女子無才便是德」的信條,平生只看《女四書》、《列女傳》這類宣揚婦德的書籍,對古代忠厚賢良的女子很是仰慕,並以此為榜樣。在這種情況下,儘管丈夫賈珠去世了,但是她仍把自己當做賈家的一分子,所作之事,所說之言,自然以賈府為重。

此外,在賈府裡,真正關心她孤兒寡母的人不是王夫人而是賈母。大觀園起詩社,李紈帶人去請王熙鳳掏銀子當社長,王熙鳳當眾給她算了一筆帳,說出因為賈母可憐她,所以每年能有四五百銀子的收益。王熙鳳過生日的時候,賈母提議大家湊分子,按規矩尤氏和李紈各出十二兩,賈母忙進行了阻攔,她對李紈說:「你寡婦失業的,那裡還拉你出這個錢,我替你出了罷。」這種大庭廣議之下的公開之舉自然會讓李紈感動。所以時刻站到賈母的隊伍中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在對待薛寶釵的問題上,李紈的心思其實挺複雜。因為薛寶釵也是一位恪守婦德的女子,也不贊成女子多讀詩書,女孩子應以針織為主業,並常常以此話來勸告林黛玉和史湘雲。她也不討厭薛寶釵,甚至在詠海棠詩中還力排眾議,公開地說論風流別致是林黛玉的好,但是論起含蓄渾厚還是薛寶釵的強。

但是這並不代表了李紈就非常認同薛寶釵。兩人表面上很相像,骨子裡卻有所不同。一是李紈號稱活菩薩,是她的心地真善良;薛寶釵雖也是好人,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歡,但是她的好是有心計的,目的性是很強的。二是在為人處事上,李紈很有分寸,是因為她嚴守禮教,不想招惹是非;而寶釵的冷靜是因為心冷,往往都是形式上的熱情,沒有真情的溫度。三是從出身上來看,李紈只是書香門第的賢淑女子,重品德而輕利;而薛寶釵是出身於卻是商賈之家,說品德而重利。

道不同不相為謀。在這種情況下,李紈似乎與林黛玉和薛寶釵沒有遠近之分,但事實上卻還是有親疏之別的。內心裡有了想法,行動中自然會所有體現。所以在眾姐妹面前,李紈才會對林黛玉說出將來讓她遇上一個厲害婆婆的話來。

由此可見,李紈是喜歡林黛玉的。

黑麥子可可說:

李紈喜歡誰?就看她討厭誰背後的人,黛玉是賈母的寶貝,整篇文章裡只有賈母在給最親的人賜菜時想到了蘭兒一碗肉,可見賈母對這位重孫還是比較照顧疼愛的,鳳姐羨慕李紈每年的奉利與賈母王夫人一樣多,這很可能也是賈母對李紈的照顧,畢竟守寡的苦楚只有賈母能體會,王夫人是體會不到的,一是為了照顧幾個孫女二也是給守寡的李紈解悶,所以賈母把三姐妹養在自己身邊讓李紈帶她們女紅寫字也是對李紈的一種照顧,畢竟守寡的日子實在是太難熬。王夫人呢,兒子一死立馬讓自己的娘家侄女來管家,等於說明了以後的家產是要給寶玉的,沒你李紈什麼事。雖說寡婦不理事,但是歷史上出名的寡婦多了去了,等於架空了李紈。李紈是明白人,所以當初和探春寶釵理家時,她只是掛名不做事,讓你們兩個去發揮,她自然知道王夫人想抬高寶釵的目的,她就不吭聲,因為她知道自己就算有才能也只能掩埋絕不能出頭。她不存在喜歡黛玉還是寶釵,但是從背後的人來說她選黛玉,她本來就不喜歡鳳姐,更加不希望再來一個王家的人來賈府管家,王夫人這個婆婆她一點也不喜歡。所以她會和黛玉開玩笑時說,讓你有一個厲害的婆婆和嘴刁的小姑子,其實罵的就是王夫人和元春。

美麗心情155698619說:

想想抄檢大觀園後,寶釵出園時,李紈尤氏那相視一笑,根本不顧寶釵的感受了,不僅不喜歡,壓根瞧不上~曾經背後有多少討論,才能夠有如此默契的心領神會~熙鳳寶玉迎春探春惜春妙玉都知道其為人,整個大觀園,也只有憨湘雲痴黛玉,才被寶釵哄了那麼久~

棲鴻看紅樓說:

誰也不喜歡。

李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書中說得很清楚。「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無見無聞,唯知侍親養子,外則陪侍小姑等針黹誦讀而已」。

作為一個喪偶的青年寡婦,她唯一的感情寄託就是兒子,其他都只是責任,絲毫不涉及「喜歡」不「喜歡」了。

寶釵也好,黛玉也好,甚至不是親小姑子,而是親戚家寄住的女孩。李紈憑什麼要喜歡她們中的任何一個?

憑欄翠袖說:

薛寶釵和林黛玉,這兩個人,李紈都不喜歡。在這世上,她只喜歡她自己和自己的獨生子賈蘭。

她說:「我不問你們的廢與興。」

丈夫的早逝,使李紈懷疑世上不存在歲月靜好這件事,一切的美滿寬裕可能都是暫時的。

也許賈母去世後,賈家當家人未必會再照顧他們母子;也許賈家會垮掉(連黛玉探春這樣的嬌小姐都看出日後會後手不接,何況對經濟形勢敏感的寡婦李紈);也許賈蘭以後並不成器;甚至,也許賈蘭也會夭折……這世上唯一能善待李紈而永不變臉的,就只有金錢了!所以李紈很看重金錢。

至於親情,其實都是虛無。賈家這些家長,只有賈母能偶然想起賞賈蘭一碗肉吃。年終家宴,要不是賈政想起賈蘭沒來,也不會有人注意到他的缺席。

丈夫的死因,自然與家長管教過嚴有關,而寶玉的存在也使得他們孤兒寡母邊緣化,所以李紈對賈家和賈家的親戚都不會特別喜歡。

李紈喜歡黛玉?

具體到黛玉和寶釵二位,其實黛玉的家庭背景是書香門第,與她自己比較接近,她也欣賞黛玉的詩才,按說應該很喜歡黛玉,但是黛玉對李紈喜歡開玩笑,端正小寡婦李紈未必喜歡。

第四十二回,黛玉講了母蝗蟲的笑話,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寶玉和黛玉使個眼色兒,黛玉會意,便走至裡間,將鏡袱揭起照了照,只見兩鬢略鬆了些。忙開了李紈的妝奩,拿出抿子來,對鏡抿了兩抿,仍舊收拾好了,方出來,指著李紈道:「這是叫你帶著我們作針線,教道理呢。你反招我們來,大頑大笑的。」李紈笑道:「你們聽他這刁話。他領著頭兒鬧,引著人笑了,倒賴我的不是。真真恨的我只保佑你明兒得個利害婆婆,再得幾個千刁萬惡的大姑子小姑子,試試你那會子還這麼刁不刁了。」黛玉早紅了臉......

李紈是寡婦,按規矩沒有管家的權力和義務,唯一責任就是帶著妹妹們讀書學針線,算是大觀園的輔導員,她最擔心的就是被家長指責說沒教好照顧好弟弟妹妹,但是李紈是一個青春正盛,愛美之心未泯的人(稻香村的幾百株紅杏就是她青春活力的暗示),與妹妹們一起活動享樂是她守寡生活中最大的樂趣。而黛玉時常在她最快樂時給她潑冷水。

第四十九回,大家在蘆雪庵吃烤肉。

李紈等忙出來找著他兩個,說道:「你們兩個要吃生的,我送你們到老太太那裡吃去。那怕吃一隻生鹿,撐病了不與我相干。這麼大雪怪冷的,替我作禍呢。」

寶玉忙笑道:「沒有的事,我們燒著吃呢。」

李紈道:「這還罷了。」......

可是黛玉偏說「要為蘆雪庵一大哭」,說這裡遭劫了。

寶玉在怡紅院夜宴慶生,

黛玉卻離桌遠遠的靠著靠背,因笑向寶釵、李紈、探春等道:「你們日日說人夜聚飲博,今兒我們自己也如此,以後怎麼說人。」

李紈笑道:「這有何妨。一年之中,不過生日節間如此,並無夜夜如此,這倒也不怕。」

黛玉為人,喜散不喜聚,所以她遇到聚眾玩樂,總要習慣性潑冷水,這難免叫責任人李紈感到不爽。李紈說的「千刁萬惡的大小姑子」,黛玉絕對是其中一個。

此外,黛玉好逞才,詩詞傷於纖巧,這也與李紈的審美不符。

所以,海棠詩社大家誇讚黛玉作品,

李紈道:「若論風流別致,自是這首;若論含蓄渾厚,終讓蘅稿。」

探春道:「這評的有理。妃子當居第二。」

所以,從性格和思想審美,李紈與黛玉並非同類,她對黛玉也不會特別喜歡。

李紈喜歡寶釵?

李紈從小受的教育是尚德不尚才,按說她與寶釵的思想審美較為一致,確實,起先是這樣,但是後來,寶釵的過分熱心也讓李紈不快。

大家商議起詩社,李紈說:

" 我那裡地方大,竟在我那裡作社。我雖不能作詩,這些詩人竟不厭俗客,我做個東道主人,我自然也清雅起來了。......若如此便起;若不依我,我也不敢附驥了。」

李紈為何積極毛遂自薦當社長作東道?後文我們知道,其實東道只是出場地,大家的茶酒飯筆墨,都是要湊份子,後來還拉了鳳姐來贊助。這些錢,自然都收在李紈處。小姐們不諳世事,自然不會算帳,其中的油水,李紈有的享用。所以她才如此積極。

然而李紈這個主意一出來就被寶釵破壞了,湘雲要請客,卻無資金,寶釵替她張羅了螃蟹宴,賓主盡歡。然而沒有經過李紈的手,她沒有得到任何好處。

於是,次日的菊花社上,寶釵的詩雖然好,卻未入三甲。這在寶釵賽詩歷程中是絕無僅有的一次。連詩題都是她擬的,評選卻落第了。寶釵不甘心,在加時賽中奪得了螃蟹詠冠軍。但是從此,寶釵學乖了,再不主動幫人做東了。

抄檢大觀園之後,寶釵心灰意冷,因為鳳姐沒抄蘅蕪苑,她無法自證,又想要避嫌,所以主動找李紈告辭,要搬出去。

寶釵道:「......只因今日我們奶奶身上不自在,家裡兩個女人也都因時症未起炕,別的靠不得,我今兒要出去伴著老人家夜裡作伴兒。要去回老太太太太,我想又不是什麼大事,且不用提,等好了我橫豎進來的,所以來告訴大嫂子一聲。」

李紈聽說,只看著尤氏笑。尤氏也只看著李紈笑。一時,尤氏盥沐已畢,大家吃麵茶。

李紈因笑道:「既這樣,且打發人去請姨媽的安,問是何病。我也病著,不能親自來的。好妹妹,你去只管去,我自打發人去到你那裡去看屋子。你好歹住一兩天還進來,別教我落不是。」

寶釵笑道:「落什麼不是呢?這也是通共常情,你又不曾賣放了賊。"

李紈願意寶釵走,但期望她過兩天就回來,這不是因為她多喜歡寶釵多捨不得她,而是怕王夫人責備她沒招呼好寶釵。寶釵心領神會,反唇相譏:「你又不曾賣放了賊。」

看到這裡,顯然,這倆人的關係也是妥妥的塑料姐妹花了。

寶釵和黛玉,李紈哪個也不喜歡,哪個也不關心。

歡迎關注憑欄翠袖的紅樓夢文章哦!

颯爽英姿1說:

李紈喜歡林黛玉。林黛玉飽讀詩詞歌賦溫柔善良。關心紫娟如親姐妹,自己有珍貴的東西。送給紫娟。林黛玉定王夫人的陪房丫鬟。周瑞家的送一朵宮花敢頂撞。也是為了維護自己的人身權利。他喜歡給家寶就是使小性子。但是對別人如果得罪了他會反對的。是個要強的人。李紈羨慕林黛玉。自由自在的生活。他是以為寡婦。還有活守寡。守輕規律性強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4073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