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水滸裡面武力值第一的是盧俊義還是武松?_水滸武力第一人

歷史的天空絢麗多彩說: 仔細閱讀《水滸傳》,你會發現武松和盧俊義的武功有很大的不同,看完我的分析,你就明白盧俊…

歷史的天空絢麗多彩說:

仔細閱讀《水滸傳》,你會發現武松和盧俊義的武功有很大的不同,看完我的分析,你就明白盧俊義和武松的武力值怎麼排名了。

盧俊義擅長統領三軍,跨馬廝殺,作者評價盧俊義「棍棒天下無對」,盧俊義上梁山後,戰績非常靚麗。

二十回合打得秦明心怯的史文恭,被盧俊義一槍搞定,如果說這有晁蓋陰魂幫忙的成分,不能算數,那接著往下看。

童貫十萬軍中第一名將,御前飛龍大將酆美,陣前大戰朱仝不分勝負,後童貫中了梁山的誘敵之計,被梁山人馬重重包圍,酆美保童貫突圍,連續殺透梁山幾道防線,大刀關勝,豹子頭林衝,雙鞭呼延灼都對酆美無可奈何,但遇到盧俊義,書中這樣描述,被盧俊義把槍只一逼,逼過大刀,搶入身去,劈腰提住,一腳蹬開戰馬,把酆美活捉去。

如果是一槍挑了酆美,還不算什麼,酆美的表現,起碼是梁山八驃騎的水平,被盧俊義輕鬆活捉了,足見盧俊義武功的恐怖了。

盧俊義以一敵四,大戰耶律四將,殺了一個,嚇跑三個,盧俊義還有很多戰績,都是在戰場上取得的,這裡不一一敘說了。盧俊義在戰場上的表現,確實比武松強,但以此認定盧俊義的武力值強過武松,就有些片面了。

盧俊義屬於軍校畢業,受過正規訓練的高手,武松的武功屬於生死存亡時刻,身體潛能的爆發,他的戰績不是受過正規訓練,就能做出來的。

比如武松景陽岡打虎,哪個軍校會訓練遇到老虎,怎麼赤手空拳和老虎搏鬥,戰場上廝殺,都有章可循,你一槍刺來,我怎麼格擋,這些都可以練習,熟練掌握以後,就能上戰場廝殺,但遇到老虎,在赤手空拳的情況下,估計盧俊義也會傻眼,只能掉頭逃跑了,而武松此時的潛能就發揮出來了,反正我不把老虎打死,就要被老虎吃掉,那就拼了吧,

看武松打虎,是沒有什麼招數的,老虎也不會配合你的招數,什麼接化發,閃電五連鞭,都派不上用場,餓急眼的老虎看見武松,使出了一撲,一掀、一剪的絕技,武松江湖經驗再豐富,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招數,武松能化解老虎的招數,靠的是反應快,身體素質好,武松能一下跳出十來步遠,這些都是身體本能,遇到緊急情況發揮的結果,沒有章法可循,見招拆招而已。

老虎見一個回合沒奏效,翻身又撲了上來,武松情急之下,一棒打到樹枝上,把棒子打折了,老虎也撲到面前,武松乾脆扔了棒子,雙手揪住老虎的腦瓜皮,使勁按了下去,老虎不會輕易認輸,和武松叫起了力氣,誰力氣小誰輸,老虎把地刨了個大坑,也沒能掙脫武松,武松佔了上風,穩定戰局後,騰出腳來對老虎亂踢,然後打了五六十拳,把老虎打死了,武松打虎是原始本能的發揮,盧俊義,林衝這些高手能用學到的招數打人,不見得能打老虎。

武松是在各種環境下生死搏鬥的高手,飛雲浦一戰,武松戴著鐐銬,實現了對殺手的反殺,帶著枷鎖搏鬥,這也不是正規學校訓練的科目,所以盧俊義,林衝遇到這種情況,都成了待宰的羔羊,只有武松憑自己的本事活著走了出來。

總結:通過以上的分析,會得出這樣的結論,戰場上跨馬廝殺,武松不是盧俊義的對手,地面搏鬥,有兵器的情況下,武松和盧俊義很難分出勝負,如果都丟了兵器,赤手空拳,盧俊義會敗在武鬆手下。

一覽眾河小說:

每次談論到武松的問題,都免不了被人評論為武吹。這次題目厲害了,直接就讓武松去爭水滸第一的位置,這是讓武松成為眾矢之的啊。不過我還是想說,單打獨鬥,不用法術,捨命廝殺的話,沒人可以勝得了武松。

首先簡單提一下盧俊義,盧俊義屬於天賦好,武藝高的選手,棍棒天下無雙,這個名氣不是吹的,是已經存在多年了。而且上了梁山以後,他表現的也很扎眼,不愧為天下無雙的名頭。可是盧俊義有一點不行,就是他心裡俗念頗多,而且出場就是天下無雙,多年以來,也沒有什麼長進。你看他開始就揚言要蕩平梁山,後來被宋江吳用騙上山後,還不是一馬當先,衝鋒陷陣的。最後燕青勸他隱退,他想的是好不容易立了那麼多功勞,理應享受功名利祿。所以境界上就沒有增長。

武松為啥厲害呢,是因為武松一直在進步,潛能不斷被激發,無論是武藝還是思想都在進步。武松經歷過兩次蛻變。

一次是武松打虎,本來武松是一個市井不良少年,有著一身蠻力,不知跟誰學了些武功,雖然挺厲害的,但也就那樣吧。可是偏偏出來一隻大老虎讓它打。老虎的實力不了解的可以動物園看一下,那是可以讓人一接觸就渾身癱軟的動物,塊頭比人大的多,力氣比人大的多,最要命的是速度還比人快得多,這一旦遇到了,沒法打啊,直接就要跪。但是武松大大直接赤手空拳把它打死了,這次成功,不僅讓武松揚名立萬,更是大大鍛鍊了武松的實戰能力:對手再厲害,還能猛過老虎不成,一樣打過去好了。

第二次是血濺鴛鴦樓以後。本來武松打死老虎,做了都頭,算是半隻腳踏進了官府,以後再也不用做小混混了。不說榮華富貴吧,起碼娶個媳婦生個孩子,小日子過過不錯的。可是偏偏潘金蓮勾結西門慶殺了他哥哥。這時候的武松急躁了嗎,殺人了嗎,絲毫沒有,多日來官府薰陶,他已經從一個衝動莽撞的少年漢變成了一個精明穩重的武都頭。他是先找證據報縣官,是縣官不理睬他才殺人的。但是他殺人仍然是有理有據有力有節的,找來鄰居街坊作見證,也沒有濫殺無辜。這時候的武松有能力有血性有理智,對官家仍有幻想。

再後來嘛,武松被發配,路上展示了一手單手甩巨石雙手再接住的絕句,他的神力潛能愈來愈激發出來。後來由於被人陷害設計,他的幻想美夢徹底被擊碎,武松震怒了,興許是之前殺西門慶潘金蓮激發了他血腥的一面,這次殺人,他是一個不留。對手都不是弱茬,他一下不分主從善惡全部殺掉,對武力的鍛鍊倒是其次,關鍵是他的心已經徹底冷了。心冷的人動起手來,已經很難出錯了,配合他打虎時候無比的敏捷度和拋大石的神力,招招就是要人命。

施耐庵濃墨重筆塑造武松這麼一個形象,也許是為了圓自己一個英雄夢吧。很多人詬病武松不行,就是說他沒跟一流高手打過,好吧,反正在他們眼裡,這蔣門神、張團練啥的都是菜鳥,貝應夔堂堂方臘將領,也只是水貨。可是我覺得不是這樣,武松殺貝應夔那麼乾脆利落的手段實在太可怖了。如果描寫他跟其他水滸好漢對打,估計大部分對手差不多也是這樣,一拉一拽一刀劈死,那好漢還能湊足一百零八個嘛。別忘了,武松血濺鴛鴦樓後,心就冷死了,出手可不留情。

而且武松從開始想著投奔朝廷到後面反對招安,再到最後看開一切,斷臂後激流勇退,這個思想覺悟進步甩盧俊義幾條街啊。

所以啊,武松就是這麼厲害,思想覺悟進步快,武功進步快,心性進步也快,真打起來,小麒麟是幹不過他的,其他什麼貔貅老虎豹子應龍啥的更不行了。

文化一家人說:

水滸傳武力值第一的,當然是盧俊義。

施耐庵先生很聰明,他從來不讓棍棒功夫天下第一的盧俊義和梁山裡的人打鬥。盧俊義第一次被騙上山,是因為不識水性被張順掀翻小船,落入水中被眾人捉住。這當然算不上面對面打鬥。

生擒史文恭,是盧俊義的高光時刻。因為梁山沒人能打得過史文恭,也就無法給大寨主晁蓋報仇,只好請來盧俊義,把武林第一高手的名份拱手讓給他。只此一件事,就奠定了盧俊義在梁山的地位,無人能撼動。否則為什麼不讓武松去與史文恭打鬥呢。

回過頭再說武松。

論名聲響亮,梁山沒有第二人能超越武松。在全書中,他一個人就佔了十章,素有武十回之說。武松打虎,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事實上已經是天神下凡一般的人物。

但是,武松打遍天下無敵手,打的都是些什麼人呢?有頭有臉的無非以下幾位:

第一是怒殺西門慶。

西門慶雖說會點武功,但他畢竟是個作買賣的,壓根不是武林中人。何況整天花天酒地尋花問柳,有點武功也早廢掉了。他的作用無非是給民間弄出些花邊新聞,武松殺他也無非是成全一樁風情豔事而已。

第二是醉打蔣門神。

蔣門神可以算個人物,塊頭比武松大,也有兩把刷子。但是與靠武打吃飯的武松來比,等於是業餘對專業,根本不在一個等級線上。武松只用了他的看家絕學」玉環步,鴛鴦腳「,三下五除二幾秒鐘就解決了戰鬥。至於電視劇裡描寫的那麼熱鬧,純屬是搏人眼球,原著裡根本就沒有那回事。

第三是大鬧飛雲浦。

在飛雲浦劫殺武松的四個人,有兩個是押送犯人的官差,另兩個是蔣門神的徒弟。官差就不用說了,武功拿不到檯面上來。至於蔣門神的徒弟,武力值自然要在蔣門神之下。這四個人劫殺武松,無非是借著武松身披枷鎖的劣勢,再搞個突然襲擊。哪知武松早有防備,先下手為強,輕鬆就解決了戰鬥。

第四是血濺鴛鴦樓。

武松在鴛鴦樓一口氣就殺了十五個人。當時蔣門神,張都監,張團練正在喝酒等待武松的死訊,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武松從暗處衝出來,對著蔣門神劈頭蓋臉就是一刀,把椅子都砍翻了。也就是說,蔣門神沒等還手就已經身首異處。武松回手一刀,正好砍在張都監脖子上,一命嗚呼。三個人裡只有張團練得以還手,操起一把椅子迎面砸過來,武松借勢推過去,把已經半醉的張團練推倒在地,上前一刀就砍下了頭。

可見這三個會武功的人,只有張團練一人和武松過了一招,其他兩人根本沒作任何抵擋,瞬間就沒命了。至於電視劇裡搞的那些花裡胡哨的打鬥,不過是圖個熱鬧而已。其他被殺的馬夫更夫丫環傭人養娘夫人,就更不值一提了。

第五是夜走蜈蚣嶺。

在蜈蚣嶺上,武松先是順手殺了一個道童,然後和飛天蜈蚣王道人交手幾個回合,便手起刀落結果了對方性命。

這個過程很簡單,故不必浪費筆墨。

由此可見,武松殺人如麻,被殺者都不是武林強手。武松名聲顯赫的緣起,重在過程精彩,並不在武功強弱。

因此,施耐庵先生塑造武松這個人物,重點是表現他的性格和氣質,並沒讓他在戰場上比拼廝殺。所以武松上梁山後,只跟在魯智深後面當個步軍頭領的二把手,再也沒有了高光時刻。南徵方臘被包天乙的混元劍從天而降砍斷左臂,然後就出家六合寺,了此了一生。

總結:

綜上可見,武松與盧俊義相比,前者是故事精彩,情節多多。後者是故事寥寥,情節單一。

但也正是這鮮明對比才能看出,單純論武力值,武松是弱於盧俊義的。

綠野萍蹤01說:

無論是盧俊義,還是武松,都做不了水滸傳武力值第一。尤其是盧俊義,假如以文本中的武力值而言,盧員外恐怕前二十都進不了。

武松的武力值要高出盧俊義幾個檔次,雖然也做不得《水滸傳》中武力值第一人,但拳腳功夫卻是水滸中無人能敵,可謂貨真價實的「天下無對」。

盧俊義、武松的武力值都不是《水滸傳》第一,那麼,他們的武功到底怎樣,為何說武松的武力值要高出盧俊義幾個檔次呢?

武松都是棍棒高手,盧俊義不是

梁山副寨主玉麒麟盧俊義被絕大多數讀者「公認」為梁山武功第一人,甚至是「水滸傳」武力值第一人。因而,又逐漸升格為武功「天下第一」。

其實,在《水滸傳》中,盧俊義的武功沒有那麼高,他只是宋江說的「棍棒天下無對」。但是,在《水滸傳》七十回文本中,盧俊義卻從來就沒有用過棍棒。梁山口被李逵、魯智深、武松等人戲耍,盧俊義用的是樸刀。

盧俊義的樸刀,類似於現在的柴刀,大概是有刀庫之類的砍柴工具。所以,他把這把樸刀藏在了太平車裡,到了梁山口,也不用自己帶的棍棒,而是把李固的那條杆棒拿過來,扣在樸刀上,做了刀柄。

如此這般操作,能說盧俊義「棍棒天下無對」嗎?

活捉史文恭時,盧俊義依然沒有用棍棒,反倒是燕小乙掃了照夜玉獅子一棍。棍棒都在盧員外管家手中,而他自己則是用樸刀將史文恭搠下馬的。那麼,是不是盧俊義是李固、燕青的師父,教了他們的棍棒功夫呢?

肯定不是。書中沒有交代李固會不會武功,出門帶條杆棒防身,猶如以前人出門帶條打狗棒,未必帶打狗棒的人都是武功高手吧。

書中倒是交代了燕青的武功來歷,小乙哥自己說是「小人靠主人福蔭,學得些個棒法在身」。毫無疑問,因為盧俊義收養了燕青,小乙哥便有機會和銀子去拜師學藝了。假如燕青的棒法是盧俊義教的,小乙哥又怎麼敢在主人加師父面前說這樣的話呢?

盧俊義顯然是不會棍棒的,他絕對不是「棍棒天下無對」。宋江說的這句話,與《滿庭芳》詞「慣使一條棍棒,護身龍絕技無倫」一樣,都是文本背後的隱喻,影射了一位歷史人物。咱們這裡不講隱喻故事,只說文本上的武力值。文本故事中,盧俊義是肯定不會棍棒的。

那麼,武松的棍棒技術如何呢?

比如宋江、李逵、史進,等等好漢出門,基本上是帶著一把砍柴刀,也就是樸刀,或者挎把腰刀。而武松出門,則是提著一條哨棒。哨棒也是棍棒的一種,比杆棒要短一點,所以是提著的。

我所理解的哨棒,大概就是齊眉棍。小時候練十六式四門棍,師父要求棍棍有響聲。棍棒生風,如哨子般嘯叫,大概這就是哨棒吧。

但是,練了幾年棍,偶爾能有三五棍響就不錯了。而且,我從來就沒有見識過棍棍都響的高手。那麼,武松提著哨棒作為防身武器,這就是他慣使的器械了。當然,我不知武松的哨棒是什麼招數,若以武松天生神力看,無論多少棍,武二爺一定能做到棍棍都響。

武松在都監府中,中秋節之夜在院子裡拿出哨棒,打了幾個輪頭,也就是按照套路從頭至尾打了幾遍。這條哨棒,肯定是棍棍都能響的,否則,施耐庵就不會特別給武松安排這樣一條棍棒了。

棍棒是武松的拿手本事,盧俊義根本就不會棍棒,那就不是差著檔次了,而是差了好幾個檔次,被甩了好幾條街了。

燕小乙絕對不會相撲,武二郎專打爭交冠軍

說的是盧俊義與武松比武力值,為何又讓燕青出來比試呢?還是因為很多朋友認為,燕青是盧俊義的徒弟。

七十回後的「水滸傳」,根本就不是《水滸傳》,而是續書。大明王朝為了掩蓋《水滸傳》中隱藏的皇家見不得人的醜聞秘史,腰斬了原著,以反動續書顛覆了原著。這些續書是由不同時期的忠君文人陸續完成的,總的書名叫做《徵四寇》。

據當時的資料記載,即便是嘉靖年間刊行的《水滸傳》,也只有一百回。現在,就是去掉「插增」的田虎、王慶事,以及徵遼事,也很難理出一個通順的符合文本邏輯的一百回「水滸傳」來。這其中的原因,便是在這些故事中,又有人往裡「插增」了。

這些「插增」的續書,恐怕就包括「燕青智撲擎天柱」。這段故事與前後文毫無關係,根本就沒有必要有這樣一段荒誕的文字。也就是在這段來路不明的故事中,燕青自己打臉,說是「自幼跟著盧員外學得這身相撲」。大概是這句無頭無腦的話,很多讀者才認為燕青是盧俊義的徒弟吧。

奇怪的是,無論施耐庵的原著,還是《徵四寇》,盧俊義又何嘗會過爭交了?更搞怪的是,連高俅竟然也是爭交大師了,輸給燕青,高太尉當真是毫無顏面了。

《水滸傳》中只有蔣門神一人是爭交冠軍,三年泰嶽爭交,不曾有對。而武松卻是以玉環步、鴛鴦腳,打得蔣門神毫無招架之力。

也有朋友質疑,武松是靠喝酒、偷襲打敗了蔣門神。其實,武松若是不喝酒,動起手來,那就是要傷人性命的。施恩只是請武松趕走蔣門神,奪回快活林,所以,武松是「醉打」。後來,在孔家莊與孔亮動手,也是「醉打」,若是沒喝酒,孔亮就死於非命了。

打虎之前,武松也是醉酒了,那老虎為何就斃命了呢?其中的緣故,便是老虎撲來之時,「武松被那一驚,酒都做冷汗出了」。這隻猛虎何當受死,誰讓它把武松的酒嚇醒了呢?

盧俊義、燕青都是不會相撲的,武松則專打爭交冠軍。施耐庵極其讚賞武松的拳腳,招式的名稱都寫出來了,書中說:這一撲有名喚做 「玉環步,鴛鴦腳。」──這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實學,非同小可

盧俊義根本就不會拳腳,這又不知差了幾個檔次了。

武松做不了水滸傳武力值第一

盧俊義根本就不是武松的對手,即便是用刀,也不是武松的下飯菜。武松的那對雪花鑌鐵戒刀,與一百單八將大有關聯。神秘頭陀項上掛著的一百單八顆人頂骨串成的數珠,暗示此人的殺人之數。而這個神秘頭陀其實就是武松的本尊真身。

神秘頭陀為何就是武松的本尊真身,我在其他文章中早就解讀過了,此處不再重複。此處只說武松的刀法也是非常高的。比刀法,武松同樣要甩盧員外無數條街。

武松的槍法水平恐怕也不低,張都監曾在中秋筵席上,向武松討教過槍法。儘管張蒙方是虛情假意的,但武松不會說謊,花言巧語騙對方,武松一定是槍法高手。

武松似乎沒有騎馬單挑高手的經歷,盧俊義又何嘗在馬上與人廝殺過呢?活捉史文恭,恐怕也是步戰了。

武松天生神力,是《水滸傳》中排名前三的超級大力士,盧俊義也是望塵莫及的。

儘管武松的武力值能夠碾壓盧俊義,但同樣也做不了《水滸傳》武力值第一人。梁山之上,若論綜合戰力,應當是魯智深第一,武松恐怕難以超越花和尚。

魯智深俗名魯達,曾經是老種經略相公帳下的關西五路廉訪使,也就是書中三個鎮關西之一。魯達的「鎮關西」,僅從文本理解,應當是憑藉武力打出來的。魯達是一員邊關戰將,作戰勇猛而鎮,聲名鎮住了關西五路。花和尚的戰場經營恐怕是武松不能相比的,整個梁山也無人能及。

魯智深步戰、馬戰都是超一流的水平,曾經與楊志、呼延灼戰平。論戰場單挑高手的戰績,武松也不如花和尚。在兩人神力相當的前提下,魯智深的綜合武力值肯定要高於武松。

武松在梁山都做不了武力值第一,那就肯定不是《水滸傳》武力值第一人了。武松能甩盧俊義好幾條街,論武力值第一,盧俊義那就更不需要提及了。

其實,魯智深也做不了《水滸傳》武力值第一。《水滸傳》中真正的武力值第一,不是史文恭,也不是關勝,更不是林衝,而是「託塔天王」。

《水滸傳》中有兩個託塔天王,除了晁蓋,還有一人。那麼,書中的「託塔天王」究竟是誰,「託塔天王」為何是《水滸傳》武力值第一,這是題外的話,本回答按下不表。

天山月3說:

就武力值而論,還應首推盧俊義。雖然武松的經歷使他名震江湖,但均非決勝於疆場上的爭鋒。在梁山十分強大時期,聽到了河北玉麒麟盧俊義的名頭後,宋江頓時產生了要賺盧俊義上山入夥的想法,目的就是抵抗朝廷官兵的圍剿。這說明了盧俊義的價值超過了武松,不然何以費盡心機和周折非賺盧員外上山不可?盧俊義上山後首戰即生擒史文恭,為晁蓋報了仇,了卻了晁蓋的怨恨。後來在招安後的徵戰中大顯神威,獨擋一面,為朝廷立下了大功。這個作用武松是達不到的,武松的作用只在於單打獨鬥中創造勝績,相比作用的大小顯而易見。因此,盧俊義的武值高於武松。

自說文史說:

先說結論,水滸裡武力值(只談武藝,不說法術)第一未必是盧俊義,但是在梁山108將中,武力值一定是盧俊義,武松得往後靠靠。

108將中,行者武松,因為快意恩仇,有仇必報,所以很多人都喜歡他。加上武松有過「景陽岡打虎」「醉打蔣門神」「大鬧飛雲浦」等出彩事件,所以粉絲也很多。

正因為武松力大無窮,武藝高強,所以很多人喜歡點評武松的武藝,讓他和高手比武。

比如,武松和魯智深比,武松和林衝比,武松和李逵、五虎將、八驃騎、方臘部下大將比,個別人甚至讓武松和公孫勝比。說來說去,有些人就是覺得武松最厲害,水滸好漢中他無敵,比盧俊義還厲害。

但是,吹捧武松可以,說他比盧俊義都厲害,就有點過了。

先說盧俊義實力

就武藝而言,盧俊義不能說是水滸第一,起碼也是梁山第一。

贊詩就不拿來做證明了,畢竟贊詩就是誇人物,有些甚至會誇大吹捧。光是看實例,也能發現盧俊義的武藝,梁山無人能比。

比如盧俊義經過梁山時,宋江為了活捉他,安排了不少高手車輪戰盧俊義。

起初是李逵,鬥了三回合,他跳出圈子跑開了;接著是魯智深,依然是鬥三回合跑了。再往後,則還有武松、劉唐、穆弘、朱仝、雷橫。等盧俊義累了,花榮、林衝、秦明、呼延灼、徐寧又帶著大軍圍攻。陸地將領鬥過後則是水軍出現,李俊和阮氏三雄來了後,最終擒獲了盧俊義。

儘管吳用這麼安排,不是真正交手,但可以發現,為了活捉盧俊義,梁山出動了12名陸軍大將和4名水軍大將。就這個陣勢,側面說明,盧俊義很厲害。若是不厲害,何必要出動那麼多高手?整本水滸中,除了盧俊義,誰有這般待遇?

徵遼時,盧俊義兩次戰鬥更能體現其戰鬥力。

當時,朱武的鯤化為鵬大陣沒起到作用,梁山大軍被衝散了,盧俊義和大部隊失去聯繫。結果,盧俊義兩次遇到強敵,但他都解決了。

盧俊義一騎馬一條槍,力敵四個番將,並無半點懼怯……耶律宗霖把刀砍將入來,被盧俊義大喝一聲,那番將措手不及,著一槍刺下馬去。那三個小將軍各吃了一驚,皆有懼色,無心戀戰,拍馬去了。

第一次,盧俊義遇到了耶律四將,他沒有退,以一敵四,幹掉其中一人,嚇跑了另外三人。要知道,耶律四將之前的對手是關勝、呼延灼、徐寧和索超,要麼是八驃騎,要麼是五虎將,而且「四對兒在陣前廝殺,絞做一團,打做一塊」,打了不止三五回合,他們都沒落下風。

即是說,耶律四將的本領,至少也是八驃騎的水平。

盧俊義一人單挑四個八驃騎級別的猛將,還能從容幹掉一個,嚇跑三個,實在太厲害了。這個水平,別說梁山108將,就是整本水滸,恐怕也找不到第二個(公孫勝這樣的法師除外)。

後面,「又撞見一夥遼兵,約有一千餘人。被盧俊義又撞殺入去,遼兵四散奔走。」一個人遇到一千人,不躲開反而衝過去,居然還殺退了這些人,搞得遼兵失散奔走,這什麼概念?說盧俊義以一當千不為過吧?這個水平,梁山誰能達到?

再看武松的實力

武松確實力大無窮,武藝高強,但是這不代表他無敵。

事實上,魯智深就是武松過不去的坎兒,因為魯智深同樣力大無窮,武藝高強。呼延灼可能也是武松的強勁對手,因為三山合力打青州那會兒,二龍山頭領就和呼延灼交過手。

第一次,是魯智深對陣呼延灼,結果五十回合打平手;第二次,是楊志對陣呼延灼,依舊是四五十回合平手。

再後來,三山只能求助梁山宋江。宋江問起戰況,楊志是這麼說的。

楊志道:「自從孔亮去了,前後也交鋒三五次,各無輸贏。如今青州只憑呼延灼一個,若是拿得此人,覷此城子,如湯潑雪。」

如果武松厲害,天下第一,直接讓武松出戰得了,怎麼會各無輸贏呢?而且楊志明言,青州只憑呼延灼一個在抵抗,說明什麼?說明武松也打不過呼延灼。

至於醉打蔣門神、大鬧飛雲浦,血濺鴛鴦樓,也不能說明武松武藝多厲害。

因為蔣門神武藝本來也不高,武松一招「玉環步,鴛鴦腿」就解決了。鴛鴦樓上,張團練、張都監和蔣門神也都喝醉了,武松殺他們沒費勁。

飛雲浦上,武松打的是四個菜鳥,而且打了時間差,兩腳踢下兩個,剩下兩個嚇呆了,根本沒反抗,武松扭開枷,幾刀解決。然後武松下去,把踢下去的兩人先殺一個,問清另一人狀況後,也殺了。

事實上,武松或許拳腳厲害,刀法並不厲害。為哥哥武大郎報仇時,他提刀去殺西門慶,結果居然被西門慶踢掉了手中刀。後期武松拿到了神器戒刀,才能夠如虎添翼。

有人說,作者說過武松有萬夫不當之勇,但這不能說明什麼。後來的耶律國珍、耶律國寶,也都有萬夫不當之勇,結果呢?照樣被董平和張清輕鬆幹掉。

有人說,武松機敏,能識破孫二娘詭計。但是,別忘了,武松是看到了饅頭裡有根毛,所以提前留了心眼,而且他聽過十字坡的傳說。另外,張都監為了陷害武松,準備了一個多月時間,武松也沒能識破。

這些都能說明,武松不是完美的人,他有短板。

誠然武松厲害,但是他和盧俊義差距還是有的,可能不大,但確實存在。

贊詩裡的話就別拿來說了,畢竟楊志「刀能安宇宙」,誰也比不了。

有些人為了證明(或者吹捧)武松,甚至提出嚴苛的條件。比如,讓武松徒手和某人打架,誰能贏?把武松和某好漢關在籠子裡比武,誰能勝利?只論拳腳,不論兵器,武松和某將領死拼到底,誰能活下來?

要吹就直接說,何必拐彎抹角?不如乾脆說「讓大家一起打虎」或者「讓大家和武松比賽炮石頭、扳手腕」嘍?這樣的話,武松勝利率也許更大(未必贏得過魯智深)。

《水滸傳》中,林衝、武松、史進、魯智深、燕青等好漢,我都喜歡。但是,喜歡一個人,不是要把他吹到天上,把他吹成神。

楊角風發作說:

我仔細觀察了這個問題,發現下面還有一行小字,寫著「笑談水滸」,琢磨了好一會兒,終於明白了,提問者是想讓作答者笑談水滸。

有了這個前提,我就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可以負責任的講,水滸裡面武力值第一的不一定非要在武松和盧俊義裡面選哦。

盧俊義先放一邊,說實話,他的武力在梁山上都排不到前十,所以根本就不用分析。我這裡單挑武松來講,他一路走來,打過老虎,打過西門慶,打過蔣門神,打過飛天蜈蚣,還血洗過鴛鴦樓,以及跟一條黃狗幹過一架。

貌似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除了在最後一條黃狗身上栽了以外,其餘人基本都是秒殺,無人能躲過武松的攻勢。

但細細想來,這些人裡面其實有一個是被我們大大低估了的,甚至我都懷疑,他的武藝在水滸中也能排到前面,他就是蔣門神!

蔣門神第一次跟武松交手,完全是大意了,根本就沒使出真正的本領!

當初武松聽施恩介紹完蔣門神後,他的內心還是相當擔心的,畢竟能把施恩揍得三個月下不來床,其實力也不是吹出來的。

正因如此,武松才制定出醉打的策略,當然,這個醉,也並非是真醉,不過是策略而已。

從蔣門神的角度來看,自己家的酒店裡來了一個醉漢,滿嘴胡話,還流裡流氣的,更可惡的是,竟然敢調戲自己的小妾。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抓住這個醉漢,胖揍一頓,既能挽回小妾被調戲的面子,也能震懾一下其他人,也就罷了。

可惜,蔣門神啊並不知道,武松是專門來找事的,根本就是在迷惑蔣門神:

「蔣門神見了武松,心裡先欺他醉,只顧趕將入來。」

可惜啊,蔣門神是萬萬沒想到,面前的這個醉漢並非戰五渣,而是戰神級別的。結果就是武松在蔣門神面前揮了兩拳,隨後撒腿就跑……

蔣門神是誰啊,見多識廣的,啥人沒見過,這種醉漢他見得多了。無外乎酒壯慫人膽,在自己這種練家子面前,自然慫了,畢竟整個孟州城自己都難逢對手。

結果就是,蔣門神帶著一分的警惕,對付百分百專注的武松,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蔣門神後面在追,武松在前面冷不丁來了個回馬踢,正好就踢到了蔣門神肚子上。蔣門神剛喝了一通水,吃了個大西瓜,這一踢,就得低頭,一低頭,武松又是一腳,踢中了額頭。

肚子一腳,額頭一腳,這兩腳都是瞬間發生的,蔣門神一下子就懵逼了:

「武松追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這醋缽兒大小拳頭,望蔣門神臉上便打。」

蔣門神確實是一個練家子,但是在第一次跟武松的對戰中,根本就沒發揮出來就結束了。

要知道上一任快活林霸主施恩,在蔣門神面前,就是個渣,差點被錘死:

「小弟不肯讓他,吃那廝一頓拳腳打了,兩個月起不得床。」

況且蔣門神也不是野路子出身,而是正兒八經的練家子:

「原來有一身好本事,使得好槍棒,拽拳飛腳,相撲為最。」

當初武松對戰西門慶的時候,是直接抱住他,扔樓下去了,若是武松採取同樣的策略去抱蔣門神,大概率會被蔣門神反殺。

但武松巧妙地避開了這一點,採取了迂迴戰術,趁人不備,突然出擊,最終勝利。

更重要的是,蔣門神啊,最近有錢了嘛,剛娶了一個小妾,夜夜笙簫,日日尋歡的,身子早被掏虛了:

「蔣門神雖然長大,近因酒色所迷,掏虛了身子。」

身子虛了,還大意了,再加上武松上來就施展了絕招「玉環步」、「鴛鴦腳」。就跟鬥地主一樣,蔣門神以為你最大的是顆J,結果你上來就扔了王炸。

如果都像武松這種打法,別說是蔣門神了,就算是林衝林衝、魯智深、楊志,也會被打個措手不及,跪地求饒。

畢竟,人家施耐庵老爺子自己都在書中講了:

「這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實學,非同小可!」

這還沒算上武松的醉酒光環,自帶被動技能的:

「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

如果蔣門神真是弱雞的話,武松也不會做足了準備,當天就得奔過去錘死他,而不用等明天。

更不用喝酒聚集大招:

「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

你看,武松都把蔣門神重視到了老虎的地位,能說對手弱嗎?

而武松跟蔣門神的第二次對戰,更是讓對方毫無地方,打了個措手不及。

單從張團練的角度思考也能想通,他放著表忠心的武松不用,偏用蔣門神,說他武藝差,也是有失偏駁的。

而且武松摸上鴛鴦樓的時候,蔣門神是萬萬沒想到,自己還躺在交椅上的。

關於這個交椅,在書中也是出現過好幾次,武松第一次對戰蔣門神的時候,蔣門神一開始就是躺在交椅上,在大樹下乘涼的。

我們再看武松殺人的順序:

如果我們是武松,進門見到三個躺在交椅上喝酒的人,你會先砍哪個?

要是按仇恨程度講,肯定要先砍張督監啊,他才是陷害自己的兇手。但若是按照威脅度來講,就必須先砍武藝高強的那個,不然他從椅子上起來,豈不麻煩了?所以,蔣門神又是第一個被砍的:

「說時遲,那時快,蔣門神急要掙扎時,武松早落一刀,劈臉剁著,和那交椅都砍翻了。」

蔣門神也倒黴的,他其實已經得了恐武症,就跟咱們足球一樣,現在不僅恐韓,恐日,連越南都開始怕了,這就導致,從氣勢上就輸了一大截:

「蔣門神坐在交椅上,見是武松,吃了一驚,把這心肝五臟都提在九霄雲外。」

蔣門神被砍了後,張督監也要從交椅上下來,於是挨了第二刀:

「那張都監方才伸得腳動,被武松當時一刀,齊耳根連脖子砍著,撲地倒在樓板上。」

前面兩個一砍,就給了張團練時間,所以他才是有時間從椅子上下來,並跟武松決鬥的。

「見剁翻了兩個,料道走不迭,便提起一把交椅輪將來。」

張團練也完蛋了後,第一個被砍的蔣門神又起來了,可見人家的戰鬥力確實強悍:

「蔣門神有力,掙得起來,武松左腳早起,翻筋鬥踢一腳,按住也割下頭。」

看了沒,武松是故技重施,又是踢左腳,又是翻跟頭再踢一腳,這不還是「玉環步」、「鴛鴦腳」嗎?

蔣門神第一次是被武松錘老虎般的拳頭,錘了好多拳,換成是老虎,都被錘死了,可是蔣門神並沒有。第二次,武松一見面,就先給了蔣門神劈臉一刀,即使這樣,他還能爬起來繼續戰鬥,可惜又中了招。

兩次對戰蔣門神,武松兩次都用了絕殺技,一次是蔣門神大意 ,一次是蔣門神猝不及防,兩次較量,都不是蔣門神的真實本領。

估計,走在黃泉路上的蔣門神,也得大喊一聲:

「姓武的,我不服!」

所以,要說水滸武力第一的是誰,我覺得蔣門神也不差嘛,不一定非得在武松和盧俊義裡面選嘛。

哈哈,笑談水滸!

讀書悟道說:

依在下看,水滸裡武力值能排到第一位的高手,既不是盧俊義,也不是武松,而是豹子頭林衝。

何謂武力值,絕不僅僅只是以拳腳功夫而論,還要考慮其它因素,比如智慧,比如義氣,等等,在中國功夫當中,這些因素都是要考量的。

我們來看幾位在傳統文化中被人們認可的英雄,孫悟空算一個吧,論本事論能力論智慧,無人能敵。關羽也是千百年來一直為人們所稱頌的蓋世英雄,還有在李清照筆下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的悲情英雄項羽。

以上三位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論武力值,孫悟空排第一,關羽排第二,項羽只能排第三。孫悟空排第一,不是因為他是神話了的人物,而是因為他不只是一位武林高手,還是一位交際高手和智者。

簡單來理解,李小龍的影響力為什麼那麼大?在外表現在功夫上,在內實際體現在智慧上。霍元甲為什麼一直以為被人們所傳頌,除了他的功夫真的厲害,還有有他身上如關羽一般的「義」字,這種狹義在金庸的武俠小說中體現的更多,就是民族大義,如喬峰、郭靖都是這樣的英雄形象。

帶著上述對武力值的綜合考量,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盧俊義、武松和林衝。

武松:蓋世英雄,嗜殺致命

武松在小說中的功夫,可以說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但是從武俠小說的角度來說,水滸傳的打鬥場面遠沒有金庸、古龍所寫的打鬥精彩,特別是在氛圍上的營造。

武松在小說中有幾場重頭戲,但最精彩的打鬥場面並不是與人較量,而是與虎較量。在武松打虎的篇章中,從鋪設到打虎,作者大費周章的用了一個章節。不過,作者這樣寫也是有原因的。

《水滸傳》並非原創作品,早在成書之前,像武松打虎、楊志賣刀、晁天王劫生辰綱等故事,在民間已經有了雛形,特別像武松這樣的形象,影響力已經產生。從小說創作的角度上來說,將讀者感興趣的事件作為重點描寫部分,也很正常。

相比之下,武松鬥殺西門慶、醉打蔣門神、斬殺飛天蜈蚣,都沒用幾個來回就將對方制服,再到後來的獨臂擒方臘,為什麼作者對武松打虎寫得很詳細,到之後武松與以上幾位過招時卻簡寫了呢?

話說武松赤手都能把老虎打死了,幾個有些拳腳功夫的人,在他面前能有多大的競爭力呢?所以說,從武松赤手空拳打死野虎這件事起,他就已經是被神化了的蓋世英雄了。

孫悟空也是蓋世英雄,但不論是神還是人,都不能濫殺無辜。孫悟空大鬧天宮,為此付出的是三重代價,被壓五行山下五百年,完了還得跟著唐僧西去取經,關鍵頭上還被戴了金箍。

巧合的是,武松為了換種身份,他也將自己打扮成了一名行者,頭上也有一個戒箍,從此變成了行者武松。

武松自看道:「卻一似與我身上做的!」著了皂直裰,系了絛,把氈笠兒除下來,解開頭髮,摺疊起來,將戒箍兒箍起,掛著數珠。

按照官方的說法,施耐庵的《水滸傳》成書要比吳承恩的《西遊記》早,那麼並不存在抄襲的問題。但兩位作者都將一個無法無天的人,在經歷了一番大鬧後,歸入了行者的行列,這卻是有緣由的。

行者是佛教用語,一般指的是雖然已出家但並未經過剃度的佛教徒。孫悟空自打了跟了唐僧後就成了行者,而武松要尋求一條生路時,也扮成了行者的模樣。

孫悟空成為行者之後的路上,有唐僧、觀音對他的言行源源不斷的告誡,而武松則沒有這樣的師傅,所以武松要成為真正的行者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宋江提出招安時,武松第一個跳出來反對,但在之前他落草為寇時,明明還是想過招安這事兒的。武松如此的反覆無常,只能說明他心猿意馬,那麼如何讓他的心定呢?

孫悟空為此付了代價,武松也一樣是要付出代價的,斷臂就是代價。當他的身體變得殘缺後,他的意識才會有所觸動。所以,在一百一十九回,武松對功名富貴已然不在意了,最後在六和寺出家了。

所以,武松的武力值到他小說的結尾才算是達到了巔峰,而盧俊義則是從頭到尾都找不著北。

盧俊義:草莽英雄,沒有慧根

盧俊義應該算是梁山好漢裡的冤大頭,人家好好的有家有妻還有財,就因為宋江看上了人家的名號,想拉他入夥,以此壯大梁山的聲譽,他就被吳用給整蒙了。

盧俊義固然有自大的一面,但他的自大裡卻透露出的是一種莽撞。其實在他被梁山人捉到山上小住時,他就應該明白,梁山人就是在設計他,但他似乎並沒糾結於自己是否被騙。

他之所以不願意上梁山,那是因為他還沒有被逼到絕路上。他之後的命運因為梁山一行而急劇下降,在他被捉上山前,小乙哥燕青就對賣卦的吳用提出了質疑,盧俊義不聽勸,在他下山後,又再次遇到了小乙哥燕青,對於燕青的勸阻,他再一次選擇了拒絕。

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足以說明這個人的智商並不高,行事作風也十分的魯莽,也就是我們口中也經常提到的草莽英雄。

古代的草莽英雄,繼承了英雄的英勇和力量,也具有戰勝一切的豪邁氣概,但他們徵服的對象通常是一些危害社會的蟊賊。不少人說劉邦是草莽英雄,如果沒有漢初三傑,他不會成什麼氣候。劉邦自己也說了,如果沒有張良、蕭何和韓信,不會有劉家的天下。

由此可見,草莽英雄很難成就大事,這也是古代農民起義很難站穩腳跟的原因之一。盧俊義作為一方名流,雖有絕世武功在身,但並不是一個智者,很難有一個善果。以最後,他還在幻想著榮華富貴,可見,其人生境界有限。

林衝:悲情英雄,人格高貴

筆者認為,林衝這個人物是《水滸傳》中寫得最豐滿的一個形象,至少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他有痛苦有屈辱有悲憤,命運坎坷,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為這種悲情命運做出選擇,可以說,林衝的形象是在既破又立中建立起來的,

林娘子被人調戲,林衝一聽很生氣,之後知道是上司高俅的義子高衙內所為,於是,馬上就換了一種處理方式,忍忍算了,前後判若兩人,這種情感上的轉換既是一種妥協,也是一種智慧。

在此之後,對於高衙內一次又一次的挑釁,林衝所針對的報仇對象也不是高衙內,而是為高衙內製造機會的陸虞候。他遲遲不願與高衙內起正面衝突,實際一直忌憚與高俅的正面交鋒。

林衝之所以選擇妥協,其目的正是為了維持自己現有的狀況,他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因此而改變。但可惜的是,他的妥協並沒有換來一個完滿的結果,反倒把自己和家庭全都搭了進去。

之後,他的形象開始一點點的動了起來,在魯智深大鬧野豬林時,他還沒從那種懦弱的形象中走出來,但到了柴進的莊子上,他已經開始棒打洪教頭了。這是林衝第一次施展自己的功夫。

到了風雪山神廟狠殺陸虞侯時,林衝已經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之前那個懦弱的林衝已經死了。再到火併王倫的時候,林衝已經開始為自己的前途考慮了,不殺王倫,自己也不會有立足之地。

晁蓋與王倫相比,兩人的為人秉性高下立判。王倫容不下林衝,或遲或早,他還是會被趕走,到那時,他又去向何方呢?殺了王倫,既改變了梁山的走向,也為自己贏得了一席之地,而小說寫到此,林衝的形象已經完全立起來了。

可以說,林衝用自己的功夫和智慧,為自己贏得了一個舒服的立足之地和話語權。等到第六十回,晁蓋中箭身亡後,林衝帶領著大夥,第一個提出了由宋江擔任新任泊主。

林衝開話道:「哥哥聽稟:治國一日不可無君,於家不可一日無主。今日山寨晁頭領是歸天去了,山寨中事業,豈可無主。四海萬裡疆宇之內,皆聞哥哥大名,來日吉日良辰,請哥哥為山寨之主,諸人拱聽號令。」

林衝主動為自己選擇領導,實際上是又一次主動為自己選擇命運。林衝的話立即引起了眾人的附和,而晁天王那句「如有人捉得史文恭者,便立為梁山泊主。」,也就成了一紙空文。

也就是說,林衝又一次革了梁山的命,再次改變了梁山的走向。實際上,論資歷論能力論功夫,林衝完全有資格當梁山老大,但是他為何屢次拒絕呢?

一個成語可以解釋,就是孤膽英雄。林衝的性格早已註定了,他當不了老大。儘管後期的林衝也稱得上是一名硬漢,但不要忘記,他的底子卻是柔軟的。他不像武松,出場就是硬漢,一直硬到底。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被流傳千古的英雄大多都是悲情的,比如白起、項羽、韓信、嶽飛、李小龍等這些高手,可見,林衝的藝術形象走的也是悲情路線,但是,林衝的武力值遠在盧俊義之上,與武松也不相上下。

如果在這三個人當中選的話,筆者選擇林衝。

再言春秋說:

引言

從個人情感而言,在盧俊義和武松之間,我還是偏向於武松的。

但把個人情感排除,僅就原著而言,盧俊義是作品中明確了武力的「天花板」,他的實力就擺在那裡,沒有人可以動搖。

分析

武力值與廝殺並非是一回事

武功高的,不一定能贏得了武功不如他的。

這裡面涉及到很多的因素:交手的位置,各自的心態,經驗的多少,都將決定勝負。

看過《多情劍客無情劍》的都知道,兵器譜上排名第一的天機棒輸給了第二的龍鳳雙環,而龍鳳雙環又輸給了排名在第三的小李飛刀。

  • 盧俊義的武力值

盧俊義上山,是宋江為對付史文恭的,而盧俊義棍棒無對,在書中也明確的肯定了:

北京城裡是有個盧員外,雙名俊義,綽號玉麒麟;是河北三絕;祖居北京人氏;一身好武藝,棍棒天下無對。

把詩讚排除在外,書中明確說出,天下無對的人,只有一個就是盧俊義。

起碼,從施耐庵的文本表面上,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答案。盧俊義是梁山武力的天花板。

即便把盧俊義擒拿史文恭這一戰績排除(畢竟當時有晁蓋的魂魄纏繞著史文恭)此戰不能彰顯盧俊義真正的實力。

但盧俊義在後來的表現中。也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三軍眾將,隔的七斷八續,你我不能相救,只留盧俊義一騎馬,一條槍,倒殺過那邊去了。天色傍晚,四個小將軍卻好回來,正迎著盧俊義。一騎馬,一條槍,力敵四個番將,並無半點懼怯。

和盧俊義交手的四個人,每一個人都有著不弱於八驃騎的實力,盧俊義可以以一敵四,不落下風,在後來還能把其中一人斬於馬下,這個戰績穩居梁山武力第一,是無人可以撼動的。

  • 武松的強悍

武松很強,能夠赤手空拳打死一隻吊睛白額猛虎,這足以說明他有著超人的氣力。

在後續的飛雲浦、鴛鴦樓、蜈蚣嶺,每一次都能在弱勢的情況下,進行的反殺。充分表現了武松的戰鬥經驗和技巧

但有一個問題,武松沒有過正面對陣一流好手的戰績。

雖然他斬殺過方貌,但這一次戰鬥武松有偷襲之嫌,不能算是其面對高手時的真實表現。

他只有和貝應夔的那一戰中,體現出來他在面對有實力的對手時的表現:

武松奮勇直趕殺去,忽地城門裡突出一員猛將,乃是方天定手下貝應夔,便挺槍躍馬,接住武松殺。兩個正在吊橋上撞著,被武松閃個過,撇了手中戒刀,搶住他槍,只一拽,連人和軍器拖下馬來, 槅察的一刀,把貝應夔剁下頭來。

貝應夔號稱是二十四神將,雖然武藝不算上乘,可也應該能抵過小彪的水平。

武松能做到速殺,而且是步對馬的速殺,足以說明,武松實力不會弱於五虎。

而且武松有三個超於常人的優勢:

1、實戰經驗豐富,他是從江湖底層搏殺上來的,積累出的經驗不是盧員外能比的。

2、武松的戰鬥意識強,武松那種不畏死的戰鬥精神,讓他無論面對什麼樣的對手,都可以做到先聲奪人,氣勢上就有著優勢。

3、武鬆氣力大,一個能赤手空拳把老虎給ko的人,一個能扔的動千斤石墩的人,這個氣力不愧對於施恩對他的評價:真乃神人也。

結語

從武力值來說,盧俊義是確立了的天花板,武松的武力值與其相比自然會不足。

但如果盧俊義與武松交手,以武松的經驗和戰鬥意識,即便會落敗,盧俊義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基本上就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或許擂臺交手,這種有規則的比武,武松有所不足,但戰場廝殺,以命相搏,沒人可以從武松這裡討到好。

脂肪故事說:

如果要單論武力值,盧俊義是當之無愧的第一,沒有任何疑問。

盧俊義出場,是通過第三者的口,先行營造聲勢,書中是這樣說的:

北京城裡是有個盧大員外,雙名俊義,綽號玉麒麟,是河北三絕。祖居北京人氏,一身好武藝,棍棒天下無對。梁山泊寨中若得此人時,何怕官軍緝捕,豈愁兵馬來臨!」

其中「天下無對」四字,奠定了盧俊義在所有好漢中的地位,「無對」就是沒有對手,也就是說,盧俊義向來沒有敗績,是江湖上公認的第一高手!

如果僅以武力修為來衡量的話,盧俊義穩壓武松;但如果是江湖之上狹路相逢、不擇手段、生死相搏,還是武松更為厲害。

一、棍棒二字,道出了盧俊義的武功境界

在江湖之上,難免有狹路相逢之時,話不投機、仇人相見、意氣之爭,免不了要動手。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高手在與人動手之前,往往會通過以往的經驗判斷對手的武功深淺和路子。而武器就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判斷依據。

一個人選擇什麼樣的兵器是很有講究的,一把稱手的武器,首先要符合他的打鬥風格,例如力大無窮的魯智深,選的是兵器就是重達六十二斤的禪杖,這種兵器才能發揮魯智深的優勢。

而機巧敏捷的燕青,真正趁手的不是他手中的齊眉棍,而是藏在衣袖裡的弩箭,象他這樣的體格和性情,選擇這樣的兵器也正好發揮他的長處。

再比如李逵,這廝沒有遇到過明師,更沒有接觸到系統的開學教育,他選的兵器就是兩把板斧,板斧根本不需要細膩的技術,仗著蠻橫粗暴,一路砍過去就是了,這不正好和李逵莽撞的性格很契合嗎?

通常來講,武器越奇怪、技術越陰狠,越是要小心,因為他攻的是人所不防、技術是人所未見,一不小心就會中招。然而當武器練到極致之後,反而會返樸歸真,百兵之祖,非棍棒莫屬。

棍棒是江湖中人最常見的武器,沒有之一!武松出門會帶根棍棒,王進逃出東京帶的也是棍棒,燕青手裡拎的也是棍棒,九紋龍史進用的還是棍棒,主要是因為棍棒好學易學、技術簡單,容易速成。

但是棍棒,卻是最難學精的。它沒有鋒刃,與槍、刀相比,完全靠使棒人的功力,練個幾年棍棒,威力不如刀槍一,能夠把這種簡單的兵器練得天下無對,靠的不僅僅是苦練、悟性,更需要天賦。

書中的許多好漢平日裡用的是棍棒,但最終卻選擇了刀、槍。例如武松最後用的是戒刀,就連盧俊義上陣不也是用了大槍?

由此可見棍棒雖然簡單,卻是極難學精、極難用好的兵器,如果能把棍棒練到天下無比,再練別的兵器絕對是事半功倍、水到渠成。

就憑這一點,盧俊義就穩壓武松一頭。

二、盧俊義的戰績無人能比

武松與盧俊義沒有交過手,要評判高下只能從他們的戰績來進行比較。

如果單論戰績的話,武松並不遜於盧俊義。從最出場的打虎、殺西門慶、蔣門神就不說了,這些都算不得高手,武松真正大放光芒是他刀法在經過實戰的磨礪大成之後,其中以三戰最為著稱:

第一戰斬殺耶律得重;第二戰斬殺方貌,第三戰斬殺貝應葵。這三戰,足以奠定武松的地位,除了這三個人都是一流高手之外,還在於武松斬殺他們的方式,先看斬殺耶律得重:耶律得重急待要走,武松一戒刀,掠斷馬頭,倒撞下馬來;揪住頭,一刀取了首級。

就用了兩招,一刀斷馬首,再一刀取首級,乾淨利落、輕而易舉,於電光石火間擊斃對手。哪有什麼大戰三百回合這回事,這才是實戰。

斬殺方貌和耶律得重,手法都如出一轍,對手根本就沒有任何還有之力,顯示了高超的實戰搏殺本領。天生神力、敏捷超高、擅長應變、殺心狠勁,經驗豐富,諸多因素疊加之下,造就了武松的赫赫「兇名」。

然而,武松厲害,盧俊義更厲害。以打曾頭市為例,梁山碰到了硬茬子史文恭,偌大個梁山,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可以說是束手無策。如果此時武松參與此役的話,我相信以武松的功夫,幹掉史文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遠遠沒有盧俊義那麼輕鬆。

盧俊義直接把史文恭生擒了,而且是非常輕鬆的擒住。凡是懂一點實戰的都應該清楚:生擒比殺死要難上十倍,僅此一點,武松遠不及盧俊義。

盧俊義的戰績不僅於此。例如破童貫時,活捉大將酆美,徵遼國時,單槍匹馬獨戰耶律四員大將,又趕殺一千遼兵,強悍如斯!

在徵方臘時,活捉卞祥、賀從龍,斬殺杜壆、方翰、厲天閏、司行方、方垕,根本就沒有能夠和他抵敵的對手。

如果是武松上的話,要說斬殺這幾人完全有可能,但要舉重若輕地活捉這些人,武松絕對做不到。

三、如果武松對上盧俊義

在李連杰主演的電影《精武英雄》中,他與黑龍會第一高手船越文夫比武后有一段很有意思的對話。大致意思是:人們說船越文夫是日本第一高手,是指他的武學修養,而不是殺人技巧。

什麼是殺人技巧?不就是實戰嗎?武學水平直接關係到實戰能力,武學修養越高,實戰能力當然越強,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問題在於:武學修養並不完全等於實戰能力。

從實戰上來講,船越文夫也未必是藤田剛的對手。藤田剛講究的是如何在最短時間內迅速地擊殺對手,出手狠辣、一擊致命,出手直奔要害、沒有點到即止這一說。不同的武學理念造就了不同的打鬥風格,不同的目的導致了完全不同的後果。

如果單純是比試武藝、點到即止,武松絕對不是盧員外的對手,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實戰並不是這麼簡單,實戰要受到諸多因素的影響。

首先是殺心。殺心看不見、摸不著,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在那些身經百戰的老兵身上就能夠感受到這種氣場。沒有殺心,不上戰場,有了殺心,才能夠果斷出手、招招致命,才能有玉石俱焚的勇氣和狠勁。從這一點來講,盧俊義不及武松。

其次是江湖經驗。盧俊義最終被逼上梁山,固然是因為吳用等設計、管家李固背叛等一系列原因,但盧俊義人生經驗不足、對人性的陰暗認識不足也是重要的因素。例如他不相信管家李固會背叛自己,不相信自己的夫人會出軌,不相信算命的人會害他。

吳用的計策其實異常拙劣,就連燕青都看出了蹊蹺,盧俊義卻毫不猶豫地跳進了坑裡。再比如他被發配,差一點被兩個差拔幹掉,要不是燕青暗中保護,盧員外已經杯具了。

盧俊義的武學修養再怎麼厲害,心性卻遠遠跟不上,作為一個在溫室中長大的富二代,他心性上的短板太多,江湖經驗更是缺乏,他要是真和武松對陣,雙方不擇手段的話,最終還是武松能夠勝出。

結語:綜上所述,如果單論武學修養,盧俊義比武松要厲害得多,如果是不擇手段的生死相搏,還是武松更為厲害。

事實上,許多人看輕了盧俊義,覺得他是個鐵憨憨,其實盧俊義絕對是一個好人,他心地善良,他收留了燕青、培養他成才;他收留了李固,給予地位、衣食,可謂救人於危難之中。

盧俊義救人,是沒有任何目的的,就是覺得應該幫別人一把,做了之後也沒有大肆宣揚,只是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應該做的事」。

相比之下,宋江也救人、也幫人,但宋江的目的性太強了,太刻意了,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及時雨一樣。

如果盧俊義對權勢富貴能夠淡然一點,和燕青一起歸隱,那該多好,可惜了一個好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4232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