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歷史上最風流的文人是誰?_古代最風流的人物

心田氏說: 歷史上最風流的文人應該是宋朝的詞人柳永。 柳永的風流名聲都傳到皇帝耳中,因此,柳永考試落榜,去奉旨…

心田氏說:

歷史上最風流的文人應該是宋朝的詞人柳永。

柳永的風流名聲都傳到皇帝耳中,因此,柳永考試落榜,去奉旨填詞,柳永因此更流漣花間,青樓藝妓都以能唱柳永的詞為傲,柳永死後,屍首都是青樓妓女集資掩埋的。

柳永的《雨霖鈴》最能體現柳永的風流多情:"寒蟬悽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裡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古風情,更與何人說?"

歷史上與柳永的風流能夠比肩的,大概要算大才子郭沫若了。

傻吃悶睡871說:

華夏歷史五千年,最風流的文人是關漢卿。

如果縱橫對比,把歷代所有的風流才子,包括杜牧、柳永、元稹、郭沫若、齊白石等全都疊加、捆綁在一起,也趕不上「普天下郎君領袖,蓋世界浪子班頭」的關漢卿的風流。

之所以這樣說,因為對關漢卿,人們了解得太少。只知道他是元雜劇作家,寫了《竇娥冤》、《蝴蝶夢》、《調風月》、《救風塵》等。殊不知他還是演員,是導演,演技之高,很少有人能達到。

說到演員和導演,大家自然可以想像其風流浪漫,甚至可以說混亂放縱。

尤其元代,社會嚴重變態,八十年(公元1234-1314)不舉行進士考試,讀書人沒半點出路;而且將人分為十等,即「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醫、六工、七商、八娼、九儒、十丐」。讀書人拍第九,號稱「下九流」。如此嚴重的高壓+歧視,激起書生的群體爆發,也促進原曲的高度繁榮。

關漢卿是元曲的傑出代表,「元曲四大家」之首,號稱「曲聖」。他不僅寫劇本,為擴大影響,還登臺演出,指導排練。在「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的演出過程中,有多少弄假成真的愛情,久而久之,便家常便飯,習慣於情感的亂流與放縱了。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40歲的關漢卿寫作了著名的《南呂一枝花•不伏老》,算是他「風流放縱」的戰鬥宣言。

「攀出牆朵朵花,折臨路枝枝柳。花攀紅蕊嫩,柳折翠條柔,浪子風流。憑著我折柳攀花手,直煞得花殘柳敗休。半生來折柳攀花,一世裡眠花臥柳」。

「我是個普天下郎君領袖,蓋世界浪子班頭。願朱顏不改常依舊,花中消遣,酒內忘憂。分茶攧竹,打馬藏鬮。通五音六律滑熟,甚閒愁到我心頭」!

由於篇幅太長,只節選開篇兩段,以便睹葉知秋,窺斑見豹,對關漢卿的風流放縱能略知一二。

或許是太過於肆無忌憚了,關漢卿最好的朋友——王和卿特寫《仙呂•醉中天•詠大蝴蝶 》,以調侃和開涮關漢卿的放縱——

掙破莊周夢,兩翅駕東風。三百座名園,一採一個空。誰道風流種,嚇殺尋訪的蜜蜂。輕輕的飛動,把賣花人搧過橋東。

他把關漢卿比作個頭無與倫比、採花能力極強、嚇死蜜蜂、扇走賣花人的特大蝴蝶,來逗笑取樂。然面對好友的調侃與開涮,一向言辭犀利、談吐自如的關漢卿卻頓失幽默與詼諧的靈光,不管怎麼應答,總顯得被動與尷尬,最後只好甘拜下風,接受「大蝴蝶」的雅號與虐稱。

不再贅述,總之一句話——

華夏歷史上,最風流的文人莫過於「特大蝴蝶」——關漢卿,相比之下,其他文人譬如杜牧、柳永等,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小蝴蝶而已。

熱情溪流Do9說:

我想不需要追溯到古代了,因相隔太遠,什樣的風流可能都是一種傳說或文獻記載。但當代臺灣的「李敖」,(已逝約三年吧)也可以比擬古代的風流文人墨客了。因不滿當局所作所為,分別被判入獄十多年;發表各種各類文章,著書立說難以計數,罵人無數,女友多數,正反人生觀難數……一生嘻笑怒罵,任性倜儻,放蕩不羈,風流快活,更喜歡穿紅色衣服,加上一個墨鏡,確是個風流才子。就政壇,文壇,論壇,人生閱歷和取向而言,我覺得,他應該是個時代的風流文人了!

歸聲說:

是當今的司馬南。他雖然沒有專業的鴻篇巨製,但他的知識結構很全面,他是學者,書者,詩人,主持人,他還當過評論員,並且還懂氣功學,否則他哪能去揭露假大師的卑鄙嘴臉。他愛黨,很早就參加了組織,他愛國,堅決不上美國去。他熱愛底層人民,他痛恨柳傳志為代表的有錢人,他對芳芳、莫言嫉惡如仇……他懷念過去的回十年,一聽到革命歌曲,他便熱血賁漲,鬥志昂揚。看那不慎傳出的錄相,只見大司馬手端酒杯,引亢高歌「將進酒」,那姿態多瀟灑,好風流啊。

快過年了,司馬南同志,快回家吧!

chenjiahe88888說:

南唐後主李煜,史家評論他:作個詞人真絕代,可憐薄命作君王。他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千古絕唱,無人能及。其次風流當推柳永,他的"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給人一種遠古的寂靜空曠渺茫,使人身臨其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438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