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武松打虎有功,知縣賞了一千貫銀子,武松為何不要呢?這一千貫相當於如今人民幣多少?

沙丘古渡人家說: 武松呀,仗著自己的酒量大,不聽勸阻,喝了18碗酒,這才搖搖晃晃的前往景陽崗。一陣狂風,從亂石…

沙丘古渡人家說:

武松呀,仗著自己的酒量大,不聽勸阻,喝了18碗酒,這才搖搖晃晃的前往景陽崗。一陣狂風,從亂石後跳出了一隻白鵝猛虎。武松趁機掄起棍子,用盡全身的力氣劈向老虎,然後武松把老虎的頭按進坑裡,大拳頭砸向了老虎,直到把老虎打得滿臉是血,再也無法動彈沒了氣息。

這時山上的獵戶發現這打虎的英雄,把武松打虎的事跡稟告了縣衙,受到了一千貫錢的嘉獎。

宋朝的一貫錢相當於半兩銀子,也就是相當今天的700塊錢左右,一千貫就是五百兩銀子,一共相當於今天的70萬人民幣啊,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阿柴讀歷史說:

精選回答】來自優質帳號→野史日記


武松是《水滸傳》中的人物,人氣很高,為人直爽仗義,是一位好漢。但是我對武松卻有另一番見解,在這裡正好借著這個問題給大家說一說,如果有不對的地方,歡迎大家斧正。

武松打虎不要錢但是要了「賞」

武松去找他哥哥武大郎的時候,路過一地方,名字叫陽穀縣,這裡有一個景陽岡,關於武松景陽岡打死大蟲的故事是耳熟能詳的,這裡我就不再做贅述。但是大家可能對這隻大蟲不太了解。

據我所知,這隻大蟲在景陽岡經常吃人,為禍相鄰。你不要以為古代沒有手機這消息就傳不出去。雖然慢點,但是這裡有大蟲吃人的事情也逐漸傳到了上級領導那裡,這讓陽穀縣的官府很為難,因為這隻大蟲太過兇猛,一時除不掉,上頭逼的又緊,於是這當地官府就懸賞加施壓,讓當地的獵戶必須在期限內完成獵殺,但是時間過去了很久,獵戶也被吃了七八個,大蟲活的更好了。

就在這一籌莫展的時候,武松來了,武松喝酒,宰了大蟲,當武松成為打虎英雄之後,當地的百姓是真心高興,因為他們不用有生命危險了;獵戶們也高興,他們不不用拼命去完成任務了;官府更高興,這不僅解決了衙門的大難題,而且還是一大政績。

武松打死老虎後,獵戶和百姓高興,自發的宰了一隻羊款待武松,吃飽喝足後,大夥抬著武松,給武松掛上了大紅花,高喊著「打虎英雄」,一路熱熱鬧鬧的來到了衙門前,在衙門前,縣令早就等在了那裡,看著這位打虎英雄,縣令心裡歡喜,當下就要獎賞給武松一千貫錢,這一千貫錢哪來的呢?肯定不是縣令自己掏腰包出的,那這錢就應該是打虎的懸賞錢。應該是當地的獵戶和當地有錢人湊的,因為他們是直接受益人,再加上衙門出的,一共就湊出了這一千貫錢。

武松自然也知道這錢是哪來的,他拿了這錢,雖然是開心的事兒,但是這三方肯定會肉痛啊。武松為人豪爽,更會做人,他當下做了一個決定,這一千貫賞錢啊,不要了。大家一聽,都愣住了,只有縣令明白了武松。

武松說道:「小人託賴相公的福蔭,偶爾幸運,打死了這個大蟲。並非小人之能,若何敢受犒賞?小人聞知這眾獵戶由於這個大蟲受了相公的懲罰,何不就把這一千貫給散與世人去用?」

這一番話下來,大家都很受用,縣令很高興,他喜歡武松這樣有本事又識時務的人,其實這樣的人誰都會喜歡。下面是本段我要說的重點了,就在武松辭賞的時候,縣令又說了一句話,邀請武松到衙門裡做都頭,這時候的細節要注意,武松聽了縣令讓他做都頭的話,剛才還大義凜然辭賞的武松,即可跪地謝恩,「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終身受賜。」

所以說,這武松打虎後雖然沒要賞錢,但是確實是要了「賞」的,這「賞」正是縣令給的都頭。

武松心底的夢想

每個人都有夢想,武松也有夢想。他是什麼夢想呢?據我了解,武松的夢想當然不會是落草。武松和宋江很像他是希望自己能當個一官半職,為朝廷效命,光宗耀祖。似乎這樣的夢想在當時的人們都根深蒂固了,只不過有時候被生活所迫,但是在內心深處卻還是如此的想法,這從宋江後來被招安不選擇造反就能看得出來。同樣的,武松有這樣的想法也是有跡可循的。

武松醉打孔亮之後巧遇宋江,當時宋江就問武松今後如何打算的,武松當時挺無奈,對宋江說:「我犯下了大罪,就算遇到大赦天下都饒不了我,只能去二龍山落草了,要是有一天沒死,能被朝廷招安,我到時候再來找哥哥。」在這裡就能看出來,他和宋江想法一樣,被逼無奈落草,等著朝廷招安,心裡還是想做一個官,不想做一個「賊」。

武松當了都頭之後,去找武大郎,結果發現潘金蓮和西門慶的姦情,直到自己的哥哥被他們毒害,武松忍不住了,動手宰了潘金蓮和西門慶。後來武松被發配到了恩州,在這裡武松沒少受施恩的恩惠,當然了武松也幫他賺了錢,擺平了生意上的競爭對手。

對於錢,武松還是不太感冒,但是面對施恩的爹時,武松的態度不一樣了。面對施恩的爹,這位牢城官營的宴請,武松心虛了,又一次謙虛恭敬起來,說道:「我是階下囚,哪敢跟您對坐呢?」面對官的時候,武松與平時判若兩人,這正是他內心對當官的嚮往,哪怕在他身為階下囚的時候,這樣的願望還是保留著。

後來面對蔣門神後臺張督監的時候,武松開始是無所謂的樣子,僅僅一拜而已,並不曾有其他舉動,但是聽到張督監說讓武松跟他混的時候,武松覺得他又有機會「重新做人」,有機會光宗耀祖了,於是武松趕緊跪下,說道:「小人是個牢城營內的階下囚,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當以執鞭墜鐙,奉侍恩相!」

這些細節都可以看到,武松對當官光耀門楣的嚮往,但是一次次武松的美夢都破碎了,甚至走上一條不歸路,他的願望直到被招安徵方臘的時候,斷了臂膀,這才幡然醒悟,那宋江卻直到死都不曾醒悟,這也是武松幸運的地方。

武松之所以不要錢,第一,因為他想交好縣令;第二,他不太看重錢,畢竟是江湖人。第三,相比錢來說,他更看重都頭。如果沒有武大郎的事情,或許武松會在官場有所作為吧。不過那樣的官場,武松能走多遠呢?


一千貫相當於人民幣多少?

當時的一千貫,到底相當於現在的多少錢呢?究竟當時打死猛虎,懸賞給的一千貫,購買力如何呢?

其實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我暫且先用當時的米價來給大家算一下吧。

宋代的時候,一斤實際是640克。為了方便,咱們下邊就稱為宋斤吧。根據夢溪筆談卷三,「凡石者以九十二斤半為法」。可以算出當時的一石米大概是92.5宋斤,合59200克,即今天的59.2公斤。現在的大米最普通的也得3元一公斤了吧。一石米換算成今天也就是177.6元。

北宋的時候大米大概300-700文浮動,但是到了南宋的時候一石米就得2貫左右。這個價格浮動還是比較大的。咱們就取一個中間值吧,就算一石米1貫來算。1000貫就是1000石米,也就是1000*177.6=177600元。

還有算法是按照銀價來算,但是那樣算的話我覺得不是很準確,當時的銀子價值和現在銀子的價值相差還是比較大的。其實大米也是有差距的,比較產量和人口不一樣,所以說精準的數據是無法算出來的,而且《水滸傳》裡的價格體系比較亂,因為林衝當年買刀也是花了1000貫,也就是說他177600元買了一把刀,不知道回家後會不會和媳婦吵架呢?要知道他的工資一年才200貫哦。


大家好,我是野史日記,記得關注我哦~您的關注點讚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持!謝謝

夜話民間故事說:

在水滸傳中武松打虎後,陽穀知縣賞他的是一千貫錢,而不是一千貫銀子,武松之所以不要,主要是因為他覺得獵戶辛苦,就分給了眾獵戶。

其實一千貫並不等於一千兩銀子,因為銀子的購買力更高,若問一千貫大概相當於今天多少錢,可以先看看書中的一些事物的價格:

金翠蓮典身錢三千貫

林衝買寶刀一千貫

楊志賣寶刀報價一千貫

白勝賣酒五貫一桶

通緝魯達懸賞一千貫

通緝林衝懸賞三千貫

通緝武松懸賞三千貫

宋江殺閻婆惜逃跑,通緝懸賞一千貫

大鬧江州後通緝宋江懸賞一萬貫

通緝戴宗懸賞五千貫

通緝李逵懸賞三千貫

潘金蓮請王婆吃酒花一貫錢,不過王婆為了吃的豐富又添了些錢

柴進贈普通配軍十貫錢,外加一鬥白米

梁中書給蔡京送壽禮十萬貫

張橫做私渡報價五百文,到了江心提高到三貫

徐寧雁翎甲被報價三萬貫

呼延灼進攻梁山初勝,徽宗派官員帶十萬貫勞軍

李逵向李鬼老婆買飯吃,給錢一貫足

————

從以上記錄可以看出,在水滸世界中,一貫錢是足夠兩個人吃一頓飯的,而且還有酒,而現在兩個人去小館子吃喝,一百元也足夠吃飽了,並且也能喝兩瓶啤酒,所以以此來推測,一貫錢也就是相當於目前的一百元。

這樣我覺得是合理的,如果按1:100來算的話

金翠蓮的典身錢就相當於現在的三十萬

通緝魯智深的賞金就是十萬

通緝李逵的賞金就是三十萬

生辰綱價值一千萬

張橫私渡報價就是五十元,到江心後就地漲價到三百元

林衝買寶刀花了十萬

徐寧雁翎甲被報價三百萬

——

由此可知武松因打虎之功被知縣賞了大概相當於今天的十萬元,著實不是小數目,足見古代虎患對老百姓的危害之大。

小小嬴政說:

武松原本是想回家看兄長的,不料半路路過山崗,多喝了幾碗酒,居然想在山上睡覺。幸虧他還沒睡著,這老虎就忍不住撲出來了。

一番搏鬥後,他僥倖打死了老虎。下山的時候,碰見了很多獵人,原來都是本縣人氏。宋朝有個規矩,官府有權責令獵戶去打獵,限期不能結案的還要扣錢。這些獵戶為這頭猛虎大感頭疼,已經連續好久被扣錢了。

但是,扣錢也比送死好,所以大部分都在山下等待著。聽說他打死老虎之後,人們個個開心,連縣令也興奮地獎勵了武松一千貫銅錢。

但是武松一看眾人對他這麼熱情,又想到這些人被罰了不少錢,所以就很是慷慨地推辭:大人,把這些錢分發給他們吧,他們最近也很窮!縣令一聽立馬照辦。

所以,為何不要這些錢?因為他善良、慷慨,當然,他這時候忘了那個賣大餅的哥哥,有了這筆錢,大哥也許能把炊餅事業做大做強,以後回報社會也不晚,所以不得不說,武二有點傻氣。

那麼,這一千貫錢,放在今天算是個什麼水平呢?會不會因為這些錢太少了,武二看不起,所以索性送了人?

實際上,這一千貫可不是個小數目。我們經常聽「腰纏萬貫」,這是說家裡有萬貫銅錢,那就是地方小土豪了。我們現在的小土豪是什麼身價呢?百萬能叫土豪嗎?顯然不能,怎麼也是千萬了。當然,這樣描述這筆錢,大家還是很模糊,我們換個說法來看看。

宋江殺了小妾後,受到官府通緝,給出的賞錢是一千貫,現在通緝犯人的話,像他這種性質,一般是10萬,也就是說,1000貫相當於現在的100000元。

話說閻婆惜請王婆吃飯的時候,花了1貫錢,因為這頓飯還有西門慶要來,所以王婆感覺酒菜不夠豐盛,自己又添了一點。也就是說,如果只有倆人的話,那種席面相當於我們和老朋友隨便去小飯店吃個飯,而一旦多了貴客,就相當於去好點的飯店搓一頓。

我們平時和朋友出去吃飯飯要多少錢?兩個人一般也就50到100,所以這1貫裡面既有菜又有酒,約合100塊,和上面的估價一致,說明咱們這個估價很貼合實際。

那要放在今天,我們做了好事,相關部門要給我們10萬塊錢,我們會直接裝起來呢,還是像武松一樣送人?注意此時武松其實是個一窮二白的人。想必對於缺錢花的我們,這10萬肯定會直接拿走,也許家裡的大哥同樣也是在蒸饅頭,我們拿回去也許能租個門面,大賺一筆。

但是武松沒有這麼幹,不過人家送完了錢以後,可是有後文的。原來這縣令一看,這大漢既威猛,又慷慨,何不給他個差事?於是直接提拔他做了步兵都頭。雖說是個低級武官,可是手下額管著不少人,有刀手8人,槍兵16人,還有70多個弓箭手,也就是說這十萬塊居然換來了一個連長級別的官!

各位,你們說,這買賣值不值?別看武二威猛無比,那小心思也賊得很呢。

搜史君說:

武松喝醉酒上山打死了大蟲被知縣賞了一千貫,首先我們就要看一看這1000貫的購買力放在當時能做些什麼?放在今天能賣多少東西?我們都知道古代的錢幣都是銅錢,而那一種銅錢都是圓形方孔錢為了攜帶方便,古人將他們用繩子串起來,1000枚銅幣穿在一條繩子上為一貫,那麼一千貫就是1000000文(一百萬文)。(說有人說會給1000貫銀子,當時銀子不是按照貫來算的,所以這個可能性就被搜史君排除了。)

一、一千貫在當時可以幹嘛?

這1000貫錢在古代相當於多少錢呢?搜史君查閱資料發現,北宋年間一石米(一百斤大米)大概有600錢左右,那麼6文錢就是一斤米。

轉過頭來,我們再看一看《水滸傳》中其他場景中的購買力,鎮關西養小三花錢三百貫錢(武松賞錢可以養三個半「小三」),林衝當年買刀也是花了1000貫,就算我們不看這些能說得上名號的人如何花錢,按照現在的米價,是5~10元一斤,咱們暫且將5文錢換算成今天的五塊吧,(方便計算1000000除以5是二十萬,就是說武松打死一隻老虎,官府給武松獎勵20萬元。)

按照這個購買力度來看的話,林衝當年是花了20萬買了一把刀,鎮關西差不多花了6萬包養了「小三」。還算合理,不過林衝這刀就買得有點貴了。

二、武松為啥不要錢?

古人常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而武松將危害百姓的大老虎打死之後,官府上給他1000貫為何不要呢?

武松打虎的故事我們聽的版本已經很多很多了,大致就是說武松再去找自己老哥武大郎的路上,路過陽穀縣,景陽岡,醉酒出行,導致他碰到了大老虎,絲毫不懼,竟然將老虎給打死了。所以武松在這裡也給大家提了一個醒,沒有本事就不要喝酒,這也就是換做武鬆了,換做其他人,喝上幾大碗酒,喝醉能走直線就不錯啦,還打老虎?在夢裡打老虎吧。

打死了老虎的武松,被百姓們簇擁到官府,官府決定賞武松這個「打虎英雄」一千貫,但武松卻拒絕了這個賞金。或許有很多人都不解,但是這裡搜史君想說的是「放長線,才能釣到大魚。」武松雖然沒有接受這1000貫錢的賞金,但是卻在官府混到了一個都頭的職位,這也算是在官府任職了,這可比1000貫錢要好得多。

再從另一個角度上看,這1000貫錢肯定不是縣衙的長官自掏腰包,也肯定不是上面撥下來的款。那這個錢是從哪兒來的?

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羊毛出在羊身上)這些錢肯定都是百姓和獵戶們湊出來的,官府在象徵性地添加了一點,畢竟地方上出現了一隻老虎,中央肯定不會為地方撥款的,碰到這種情況就只能自己解決。

百姓們掙錢很不容易,武松也知道,一方面他領了這項賞金,於心不忍;另一方面,如果他領了賞金,雖然說是幫助百姓除害了,但是這錢還是百姓出的,大家多多少少心裡會有一點不舒服,而武松將這些錢退回去,形式立馬就不一樣了,既贏得了官府的賞識,又在百姓心中樹立了一個良好的形象,可謂是一舉兩得。

三、百姓觀念

武松之所以沒有收這1000貫錢,除了標題二中說的那麼幾點,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當時的百姓對公職人員十分崇拜,大家都立志於能在官府謀得一官半職。雖然說水滸傳中,108好漢都上了梁山,但是他們都是被逼無奈,沒有哪一個願意日子過得好好的,就上山當土匪。這也恰恰為後面宋江招安埋下了伏筆。

武松當然也不例外,自己的小日子平平無奇,今天有了這個機會,為何不在官府中謀得一官半職,當一個公職人員呢?所以武松沒有收這1000貫錢的賞賜,而是用這個賞賜換來了一個在官府中任職的好處,也可以說武松是十分理智的。

我是搜史君,對於上文中的一些見解,你有什麼看法呢?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歷史知事說:

武松打虎有功,知縣賞了一千貫銀子?

這知縣要多腦殘才能做出這樣的決定?

首先必須說明,」貫「是作為銅錢的計量單位出現,有時候也能表示紙鈔的計量。舊時的制錢,用繩子穿上,每一千個叫一貫。這一千貫有多少購買力呢?

拋開水滸世界裡面的說法,我們看看北宋時期物價水平如何。

根據北宋文獻記載,「熙、豐以前,米石不過六七百」和「每鬥(米)折錢三十文」,1石米大約600錢左右。一石米就是100斤大米,放現在怎麼也要二三百塊,好的要500塊。所以一文錢大約能買一斤或半斤米,相當於1塊錢兩塊錢人民幣。

——這樣算下來,一貫錢就是一千塊,一千貫錢就是100萬塊。

蘇軾被貶官之後,一家人每個月的開支只有4500錢,那會蘇軾還帶了幾個妓子。家裡那麼多人,還有家養的妓女,居然只花了4500錢。放現在四口之家恐怕4500塊人民幣未必夠花,請保姆更是一個人4500每月起。蘇軾的4500錢,相當於現在的四五萬還差不多。

——這樣算,一貫錢就是一萬塊,武松的賞錢是1000萬人民幣!(1000萬人民幣重達110公斤,1000貫銅錢重達8000斤,武松搬不動,乾脆送人吧!)

北宋呂夷簡做幕僚的時候,每個月的俸祿是5貫800錢,1貫給母親,1貫給妻子,800錢做禮金,剩下3貫給自己花銷。呂夷簡是知名政治家、行業先鋒,放現在就是打工皇帝國企高管,掙個幾十萬妥妥的,絕無可能只有幾千塊。

——這樣算,一貫錢是一萬塊,武松的賞錢一千貫就是1000萬人民幣!

回到水滸世界,你會發現,貨幣兌換依然是打腦殼的事情。

別人整理了水滸世界的經濟交易報價表,如下:

金翠蓮典身錢三千貫 林衝買寶刀一千貫 楊志賣寶刀報價一千貫 白勝賣酒五貫一桶 通緝魯達懸賞一千貫 通緝林衝懸賞三千貫 通緝武松懸賞三千貫 宋江殺閻婆惜逃跑,通緝懸賞一千貫 大鬧江州後通緝宋江懸賞一萬貫 通緝戴宗懸賞五千貫 通緝李逵懸賞三千貫 潘金蓮請王婆吃酒花一貫錢,不過王婆為了吃的豐富又添了些錢 柴進贈普通配軍十貫錢,外加一鬥白米 梁中書給蔡京送壽禮十萬貫 張橫做私渡報價五百文,到了江心提高到三貫 徐寧雁翎甲被報價三萬貫 呼延灼進攻梁山初勝,徽宗派官員帶十萬貫勞軍 李逵向李鬼老婆買飯吃,給錢一貫足。

去掉大部分的通緝懸賞、奢侈品購買、賄賂上官等行為,發現一貫錢夠請人吃飯,管飽,500文夠打一次計程車(張順的黑船擺渡)。姑且算下來就是一貫錢就是100塊錢左右。

這樣好像挺合理的對不對?

鎮關西包養二奶用錢30萬,林衝和楊志的刀價值10萬,魯智深和林衝的人頭懸賞50萬,看起來好像沒啥錯?

武松打虎有功,得到賞錢10萬元人民幣,也算合理。

這裡還涉及一個銀子和銅錢的兌換比例,以水滸世界的說法,一兩銀子有可能能換三五貫銅錢,基本上也算合理範圍內,絕無可能是朱元璋在明朝初年規定的一兩換一貫。

可是有些東西,可能被刻意忽略了。

1,梁中書拿著十萬貫賄賂老丈人蔡京,姑且是1000萬人民幣,也算合理。可是武松六合寺出家,朝廷賞錢也是十萬貫「賜錢十萬貫,以終天年」。宋江回鄉探親,皇帝給的路費也是十萬貫,「上皇聞奏大喜,再賜錢十萬貫,作還鄉之資」。養老金和路費一次就給1000萬,皇帝都是冤大頭嗎?

2,盧俊義被大名府抓捕,家屬要出1000兩黃金賄賂保命。1000兩黃金就是萬兩白銀,一兩銀子以5000貫說的話,這就是5000萬人民幣!實際價值已經超過了生辰綱五倍!晁蓋一夥與其去打劫生辰綱,還不如直接綁架盧俊義來的快!(盧俊義,史上最貴人頭,價值半個億!輕鬆被史文恭拿下!)

3,梁山好漢買東西,動不動就幾貫錢朝外拿。宋江隨身帶的錢超過100貫(重量七八百斤),簡直就是大力士,李元霸什麼的弱爆了!依照明制「生銅一斤鑄小錢百六十」的標準,一貫錢就是七八斤。李逵把店小二打得吐血,吳用拿了十貫錢當醫藥費賠償,這七八十斤的錢,讓人如何背來背去?

所以,我的結論就是,《水滸傳》的作者在數學和經濟學上是糊塗蛋,聊水滸的經濟問題,基本都是扯犢子!

薩沙說: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原則上一兩銀子應該等於一貫銅錢,但各個朝代其實不是這麼兌換的。

民間一兩銀子,實際上兌換的不是1000文銅錢,而是700多文,不足一貫。

那麼,這1000貫相當於700多兩銀子,而不是1000兩。

這700多兩銀子多不多?

很多了。

吳用請阮氏三雄吃了一桌酒席(一甕酒,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對大雞。),僅僅給了1兩銀子。要知道,他們吃的雖不是什麼高級大酒店,也是有二十斤上等的牛肉,在民間是很少吃到的,算是最高檔次的酒席了。

而且,這1兩銀子還有多出來的,給阮氏三雄還了酒店的欠帳。

按照今天標準來說,這1兩銀子至少相當於千元人民幣。

大家注意,宋江給武松是10兩銀子做盤纏,給李逵也是10兩銀子讓他去賭博。而武松和李逵都是很感激,尤其是李逵認為剛見面就給這麼多錢,宋江果然名不虛傳。

而大地主柴進為了刺激林衝打敗洪教頭,丟下的是50兩的大銀子,洪教頭頓時心動。

也就是說,10兩就是很大的數目,50兩就是巨款了。

這麼來算,10兩差不多是今天1萬元人民幣,50兩則是5萬元。

第一次見面就給李逵1萬元,難怪李逵開心。而柴進非常富有,才會丟下幾萬元作為賞金。

那麼1000貫,相當於今天的70多萬元,也是巨額賞金了。

武松為什麼不要呢?

因為不能要。

凡事要講規矩的,應該拿錢的是這些獵戶。

獵戶們這麼說:兩個獵戶失驚道「你兀自不知哩。如今景陽岡上有一隻極大的大蟲,夜夜出來傷人。只我們獵戶,也折了七八個。過往客人,不記其數,都被這畜生吃了。本縣知縣,著落當鄉裡正和我們獵戶人等捕捉。那業畜勢大,難近得他,誰敢向前。我們為他,正不知吃了多少限棒。只捉他不得。今夜又該我們兩個捕獵,和十數個鄉夫在此上上下下,放了窩弓藥箭等他。

看看,獵戶們為了殺老虎,不但受了很多棒打,又用了很多人力,連周邊的村民都一起效力,前後估計用了幾百人。

更重要的是,獵戶還有七八個人被老虎咬死了。

雖然獵戶們沒有抓住老虎,但如果沒有武松,他們遲早也是可以將老虎殺死的。

武松如果此時拿走了70多萬的賞金,這些獵戶和村民等於死了七八個人,出動幾百人折騰了很久,什麼也沒有得到,連死去獵戶的撫恤金都沒有。

這種情況下,武松不能拿著個錢,不然會被人戳脊梁骨的。

如果武松是自告奮勇去打老虎,將老虎殺了,他是可以拿走賞金。但他只是路過意外打了老虎,等於是別人花費巨大人力物力、還比較有把握的事情,意外被你搶了成果,你當然不能拿錢,至少不能全拿走。

所以,武松也很聰明,直接說:武松稟道「小人託賴相公的福蔭,偶然僥倖,打死了這個大蟲。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賞賜。小人聞知這眾獵戶,因這個大蟲,受了相公責罰。何不就把這一千貫給散與眾人去用」知縣道「既是如此,任從壯士」

況且,武松此次打虎以後,有了很大的名氣,從本來的流氓混混一下子成為打虎英雄。既然有了名氣,不愁未來沒錢,武松不會貪心到名利雙收。

果然,縣令就讓他做了都頭,也就是今天的縣刑警大隊大隊長。這在當年是個實權的職務,油水也多,地位很高,是個肥差,不愁沒錢。都頭雷橫後來隨便抓了無辜的劉唐,就詐取了晁蓋5兩銀子。

後來武松上了梁山,大家也尊稱他武都頭,也就是這個意思了。

史學無涯說:

請允許我,先來說一段有點離題,卻仍跟武松有關聯的話。

《水滸傳》裡的武松,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帥哥:「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作者施耐庵這麼描繪武松的外貌,不是純虛構,是有原形的。歷史上真有武松這個人物。

《臨安縣誌》裡說,武松「貌奇偉」。那麼,武松既然是真實人物,就得需要依據。仍按該縣誌所記載,我們知道了真實的武松這個人。

武松行走江湖,曾在杭州湧金門外賣藝。時任杭州知府的高權,識得武松武藝高強,就聘用他為府中都頭。這個職位相當於現在的刑警大隊長。武松誠誠懇懇做差事有功勞,不久,高權又提升他做了提轄。這個職位相當於現在的處級公安局長。

後來,高權離職,來了個蔡京的兒子叫蔡鋆,當知府。武松看不慣這個權貴富二代,自然去職。

這個蔡鋆,仗著其老子權勢,「虐政殃民,怨聲載道,謂之『京虎』。武松決心為民除害,伺機而出,手起刀落殺死了那廝。但武松也因「卒以眾寡不敵,被捕,死獄中。」杭州庶民深感其德,將他「葬於西泠橋畔,後人立碑,題曰:『宋義士武松之墓』。」

今武松墓於2004年重建,由墓圈、墓碑、石牌坊和墓道組成。牌坊上鐫有"嶔奇瑰偉"四字篆書,兩側石柱上刻著由中國文聯副主席、著名作家馮驥才撰寫的一副楹聯"失意且伍豪客,得時亦一英公"。

現在,再來說一說《水滸傳》裡的武松

武松出身貧寒,父母雙亡,從小由兄長武大郎悉心照顧,所以,武松對其哥懷有十分深厚的感情。後來武松毫不猶豫地殺了嫂子潘金蓮,是屬於自然而然的行為。

武松去清河縣探望他哥哥的心情迫不及待,途經陽穀縣,不顧店不二勸阻,喝過酒後連夜過岡,於是就發生了景陽岡打虎的事,並由此改變了他的一生命運。

武松為什麼不要知縣大人的賞錢?

武松打虎,起因當然是為自己的生死攸關,結果卻無意之中為當地除掉了一個大害。所以當地百姓頌他為英雄。知縣大人得知後,很快就籌集了一筆資金,要賞他一千貫錢。可是,武松拒絕了這份賞賜。

武松為什麼不要這份錢呢?

小說中有描寫:

知縣問道:"你那打虎的壯士,你卻說怎生打了這個大蟲?"武松就廳前將打虎的本事說了一遍。廳上廳下眾多人等都驚得呆了。知縣就廳上賜了幾杯酒,將出上戶湊的賞賜錢一千貫給與武松,武松稟道:"小人託賴相公的福蔭,偶然僥倖打死了這個大蟲,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賞賜。小人聞知這眾獵戶因這個大蟲受了相公的責罰,何不就把這一千貫給散與眾人去用?"知縣道:"既是如此,任從壯士。"

武松就把這賞錢在廳上散與眾人。知縣見他忠厚仁德,有心要抬舉他,便道:"雖你原是清河縣人氏,與我這陽穀縣只在咫尺。我今日就參你在本縣做個都頭,如何?"武松跪謝道:"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終身受賜。"

知縣隨即喚押司立了文案,當日便參武松做了步兵都頭。

這個步兵都頭職位,大概跟今天的鄉鎮派出所所長差不多。

從書中的描述來看,武松拒絕賞賜的原因有兩個:

一個是,武松知道當地獵戶,為了捕捉老虎日夜設伏,不但沒有除掉老虎,反而被老虎「折了七八個」,還為此被知縣「吃了多少限棒」。武松是江湖俠義之士,同情獵戶的遭遇,所以建議將給他的賞錢轉發給他們。

二個是,武松底層出身,知道自己要成大器,出人頭地,非得往官府裡混一混。現在遇上了難得的機會,所以立馬「跪謝」了知縣。

我想,可能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武松不是不愛錢,而是不敢拿。

武松不是有錢人,他自然知道錢對他很重要,至少有了這筆賞錢,可以回家孝敬他哥哥。所以,作為性格豪爽的江湖人,知道該拿的時候就拿。小說中就有這樣的二段描述:

「武松思鄉,要回清河縣看望哥哥。柴進、宋江兩個都留他再住幾時。武松道:『小弟因哥哥多時不通信息,只得要去望他。』宋江道:『實是二郎要去,不敢苦留。如若得閒時,再來相會幾時。』武松相謝了宋江。柴進取出些金銀送與武松。武松謝道:『實是多多相擾了大官人!』」

宋江和宋清送武松至縣界,最後喝酒作別。行前:

「宋江叫宋清身邊取出一錠十兩銀子送與武松。武松那裡肯受,說道:『哥哥客中自用盤費。』宋江道:『賢弟,不必多慮。你若推卻,我便不認你做兄弟。』武松只得拜受了,收放纏袋裡。宋江取些碎銀子還了酒錢,武松拿了哨棒,三個出酒店前來作別。武松墮淚拜辭了自去。」

武松知道,知縣的賞錢不能拿。如果拿了,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知縣和當地百姓對他有了相反的看法,原先為民除害的打虎英雄變成了為錢打虎的屑小之輩。這樣一來,武松江湖俠士的形像便蕩然無存。這對武松來說,是萬萬不可以的!

其實,武松沒有拿賞錢,也對他帶來莫大好處。武松殺嫂後,本應判處死刑的,因為有了當地官府的照料,才被判了流放。

那麼,宋朝的一千貫錢,相當於現在的多少人民幣呢?

有學者在論述古代的錢幣與如今的錢幣相比較時,往往與金本位或銀本位制聯繫起來。依我看,古代的貨幣制度可能沒那麼複雜。究竟如何,不敢妄論。這裡僅以宋朝年代多少錢可以買多少米為據。

北宋期間,一石約60公斤。宋高宗紹興四年,「每石價錢二貫五百文」。

王安石變法期間,「不過一百文糴一鬥六七分粟米,不為貴。」

就是說,一公斤米按今天8元計算,宋代一石米60公斤合人民幣480元。480元/2.5=192元,也就是一貫銅錢=192元人民幣。

那麼,知縣準備賞錢給武松的一千貫,折合現今的人民幣為:192*1000=192000元人民幣。這個獎勵不少了。

參考資料:《水滸傳》、《文獻通考》等

優己說:

主要是這一千貫錢太重了!景陽岡老虎前後共傷了四十幾條人命,其中還包含了搜捕這隻老虎的十幾名獵戶。這些獵戶大都是拖家帶口的,他們死於搜捕老虎他們應該可以算工傷,但是當時給的錢畢竟少,起不到作用,武松是自願把這些錢散發給獵戶家小作為安家撫恤金的。

至於說宋朝的一千貫錢值多少錢這個得從吳用請客那裡來計算,吳用請三阮吃飯,總共花了一兩銀子,也就是一貫錢,然後切了三十斤熟牛肉,兩甕酒(一壇帶走),一對大雞,這就是當時的物價水平。我們通過計算得知,現在一斤牛肉的價格大約是30~40元,宋代的牛肉會貴一點,我們取頂點按40元一斤計算,30斤牛肉大約要1200元;一對大雞的價格現在大約在300元左右;兩壇酒都是十斤裝,總共20斤,大致在每斤10元,共200元。所以呢,這一兩銀子在當時的購買力最少也達到了1700元,如果算上酒店的利潤加工費,那麼大約可以達到2500元左右。

1000貫錢折算下來大約是250萬到400萬之間,也能夠算得上是一筆大錢了。不過如果均分給10幾個獵戶自己那40多名過客樵夫等人,分到手也就幾萬塊而已。

綠野萍蹤01說:

武松在景陽岡打死一隻白額吊睛猛虎,被陽穀縣的獵戶一轎子抬到一個上戶家那裡。第二天,上戶便把武松打虎的事跡上報給了陽穀縣。

陽穀縣令在縣衙親自接見了武松,拿出上戶人家湊的一千貫銀子,賞賜給武松。武松沒有接受,反倒建議把這一千貫上前散給景陽岡上的獵戶。縣令照準,武松就把這一千貫錢分賞給了獵戶。那麼,這一千貫錢價值多少?武松為何不要呢?

一千貫錢大約相當於人民幣225000元

北宋時期,錢幣的基本計量單位為「貫」。所謂貫,就是把銅錢從方孔中穿起來,每一千個為一串,也就是一貫,一個銅錢為一文,每貫就是一千文。一千貫,就是1000000萬文。一文錢換算成人民幣,每貫大概是0.2元~0.25元。一千貫,大約就是20至25萬元人民幣。的確是一筆不小的錢。

以簡單方法換算,北宋時期的一貫便是一兩(以白銀為硬通貨計算),大約等於37.5克。一千貫,相當於白銀37500克的價值。現在白銀的價格,每克大致在4~12元人民幣之間。取中間值,以每克6元計算,一千貫就值225000元人民幣。如果趕上好行市,定格價格賣出,則一千貫有可能換成人民幣45萬元!

看起來挺嚇人的,等於是上戶人家給武松送了一臺寶馬5系。武松傻了吧,一臺豪車就這樣散給了一群被老虎嚇得不敢露頭的獵戶?

一千貫確實很值錢,武松不要怪可惜的

有人說,這筆賞錢並不值什麼,也就林衝一把刀的花銷而已。因為,北宋時期消費水平很高,一個知府,年薪可以達到幾百萬元人民幣。包拯年奉換算成白銀,達到21878貫,按照武松一千貫的價值算帳,包大人的年薪能達到近500萬元,是武松賞錢的二十倍還不止。同樣,以白銀最高價算,包黑子年入1000萬還不止。武松所得一千貫錢又值得什麼?

其實,北宋時期高薪養廉,官員按品級給薪俸,到了知縣這一級,年奉大約在12萬至20萬元人民幣。如宋江這樣的小吏,月奉也就是10~12貫錢,一年下來,只有100多貫錢。照這樣計算,一千貫就相當於宋江10年左右的薪俸。已經是一筆不小的賞錢了,難怪這個上戶人家一個人拿不出,還要四處去湊。

林衝買的是一把寶刀,具有收藏價值,算作是奢侈品投資吧,一般人是玩不起這個的。鄆哥得了武松五兩銀子,便能盤纏他爺倆三五個月的用度。武松當時也只是清河縣一個普通市民,這筆賞錢無異於一大筆財富。

一千貫不算少了,武松不拿,還是很可惜的。武松為什麼不拿這一千貫賞錢,而要把他散給獵戶呢?

武松是性情中人,受不了眾人抬舉

老虎剛被打死,幾個獵戶便探頭探腦的從林子裡鑽了出來,見這個大漢打死了老虎,簡直不敢相信。於是,一路抬舉武松,把武二郎抬到上戶人家那裡。二三十個獵戶,以及上戶猛誇武松「真乃英雄好漢!」都把出野味來給武松下酒。

第二天,眾多上戶牽一腔羊,挑一擔酒,都在廳前伺候。眾人陪武松吃了一早晨酒,正合武二郎之意。然後,將武松披紅掛彩,當做大英雄和大恩人敬著。陽穀縣了得知消息,使人來接武松進城,眾人又用轎子把武松抬進了縣衙。父母官這等禮遇,武松也是很受用的。

到了縣衙,陽穀縣令相公在廳上接見武松,請他做打虎英雄事跡報告。武松從頭至尾講了一遍打虎經過,眾人都表示驚訝,自然也少不了誇讚之詞。

這一番禮遇加在好漢武松身上,令這個快意恩仇的武二爺難免有點暈。此時,陽穀縣令拿出上戶湊的一千貫賞錢,正陶醉在榮譽之中的武松,很灑脫的把賞錢散給了獵戶。

的確,在榮譽面前,金錢算不了什麼。好漢武二郎就是這麼一個爽快的性情中人。

武松心思縝密,謙虛謹慎

知縣相公要給一千貫賞錢,武松說:

小人託賴相公的福蔭,偶然僥倖,打死了這個大蟲,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賞賜?

在柴大官人莊上,武松脾氣很壞,很不受待見。自從結識了宋江,「武松的前病都不發了。」也就是說,在宋江的帶挈下,武松改了脾性。此番,眾人越抬舉,武松越是謙虛謹慎,這也是他秉性使然。怎麼講?

武松後來在破獲哥哥遇害案的時候,顯得細緻如發,心思異常縝密。搞清楚全部案情後,武二爺一改此前喝酒打架,動輒擼拳頭的壞性子,沒有魯莽行事,先走法律程序。這是武松本來就具備的秉性,經人點醒,便能改正缺點發揚優點。換句話說,武松從根子上就不是一個脾氣很壞的人。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武松在縣衙大廳上講的那番斯文話,並不是假裝客套,他的內心就是這麼想的。後來,縣令讓他往家裡轉移藏銀,也是武松謙恭謹慎的換來的信任。雖然這事對於縣令來說很不地道,但武松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對照推辭獎勵這番話,便一點都不虛假。

再者,武松在打虎後,反覆強調自己是清河縣人,此地卻是陽穀縣,武松知道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在《水滸傳》的大背景中,武松的心思顯得很合時宜。也正是這樣的言行,縣令當即任命他為陽穀縣都頭。

武松大仁大義,憐恤獵戶

武松接著說:小人聞知這眾獵戶,因這個大蟲,受了相公責罰,何不就把這一千貫給散與眾人去用?

在景陽岡前,武松看到了陽穀縣的榜文,知道這隻猛虎傷了很多人命。雖然他不是有意打虎上山,但確實是為民除害,可算是行俠仗義了。

打死猛虎後,眾獵戶非常感激武松,因為,為這隻猛虎,獵戶們吃了不少苦頭:

被這個畜生,正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連累獵戶,吃了幾頓限棒。今日幸得壯士來到,除了這個大害。第一,鄉中人民有福;第二,客侶通行:實出壯士之賜!

武松非常同情獵戶們的遭遇,不僅要吃縣令的限棒,而且,每夜上山值守,也吃了不少驚嚇。農活、打獵是幹不成了,家中用度必然拮据。一千貫錢散給二三十個獵戶,每人可以分得三四十貫錢,解決了獵戶的生活問題,也是對受了苦的獵戶們的寬慰。眾獵戶越發感激武鬆了。

武松這麼做,顯得很仁義,也很智慧。獵戶高興,也替知縣掙了個人情,得了個好名聲。

這裡頭,還有武松的正直。武松知道,這一千貫錢是上戶湊的,並不是縣令的錢。拿別人的錢做人情,好漢武松心中應當有點不屑,自然也就不肯要了。這等於打了知縣相關的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4694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