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在舊社會為什麼會流行"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到底什麼意思?_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是什麼意思

史曉生說: 舊社會之所以流傳「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這句話,是因為話裡的五種人,幹了不少傷天害理的勾當。 車…

史曉生說:

舊社會之所以流傳「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這句話,是因為話裡的五種人,幹了不少傷天害理的勾當。

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是在舊社會時,流傳甚久的一句俗語,在這句俗語中,包含了五個不同的職業。

那麼,這五個不同的職業都是什麼呢?他們又是出於什麼原因,會被說成「無罪也該殺」之人的呢?

下面,我們就詳細講一講這句俗語背後的意思,以及為何會形成這種說法的原因。

先說第一個,車

這裡說的車,指的是舊時那種以拉人(也包含那種專門拉貨)為目的,且跑的是長途的大車車夫。

他們所拉的這種車,往來的是地方與地方之間,路途相對較遠,因此採用的通常是畜力。

需要注意的是,這種大車,與舊時北京城城內流行的那種「大鞍兒車」還是有區別的,「大鞍兒車」通常載的是近途,一般都是在城內,因此都是人力為主。

此外,這種大車從外形上通常分為兩種,一種是「敞篷的」,也就是沒有蓋子,即光板車,另一種則是蓬車,也就是有蓋子。

比如我們在古裝電視劇中看到的那種一個騾子拉著一個帶蓬的馬車,便是這種大車。

這種大車,按照正常體型的人,大概能坐四五個成年男子,如果是老少婦孺,擠一擠能坐六七個,而趕車的人,便是前文提到的「車夫」,也叫做車把式。

上文也提到,這種車一般跑的是長途,即地方與地方之間,因此,不管是拉人還是拉貨,車夫們通常都會裝滿之後才出發,畢竟只有這樣,才能做到利益最大化。

甚至一些車把式,寧可自己在一旁半跑半走趕路,也不願意自己白佔一個能賺錢的位置,加上舊社會也沒有人管什麼超載的問題,因此,這種車往往都是能拉多少就拉多少。

而問題就出在這裡,一個車不管是拉人還是裝貨,要麼是有錢人把一輛車全包了,要麼是幾個人拼車,湊夠一車後出發,這樣一來,作為車夫來說,自己拉的什麼客人,裝的什麼貨物,他就一清二楚。

在大致知道了客人的底細之後,一些黑心的車夫就幹起了見不得人的勾當。

根據一些資料的記載,一些黑心的車夫通常會採取兩種方式來「中飽私囊」,比如拉的都是普通人的話,那麼在行路途中,車夫就是提前瞄準好目標,比如通過套話、觀察等方式,去弄清楚客人貴重物品放在哪裡,然後趁著半道兒住客店之類的機會,對客人的錢財進行偷竊。

尤其是碰上那種大通鋪的客店,客人前腳剛掀開帘子出去,後腳車夫就敢拆你包袱。

你問別人的看見為何不管?很簡單,第一是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宗旨,出門在外儘量不引火上身,第二則是真要是喊了,未必就能解決問題。

為何?要知道這些車夫,長年在一條道上來回跑,保不準就認識或者本身就是土匪,真要是喊了,他回頭召來一幫土匪,你還要不要命了?

除了用這種方式來竊取客人的錢財外,還有一些車夫,仗著對地形的熟悉,加上本身就和土匪有約定,因此就把客人專門往人跡罕至、偏僻無人的地方拉,最終將客人以及貨物全部送到土匪手中,然後根據與土匪的事先約定,來賺取一部分的抽頭花銷。

這種把戲,在舊社會時普遍存在,別的不說,就說舊時北京城附近的密雲,一些外地的客商在走到這裡時,沒少受黑心的車夫坑害於此,運氣好的還能保住性命,運氣不好的,連人帶貨都自此消失不見。

曾經還有種說法,舊社會的車把式,如果遇到沿途有劫匪的話,只要抱頭蹲下來,然後豎起手中的馬鞭,那麼土匪就不會傷害他,之所以如此,也大概和舊時一些車夫,是土匪「合作夥伴」的緣故。

因此,這「車船店腳牙」中的車,指的就是舊社會時,那些靠著竊取客人錢財、貨物,以及和土匪串通,一起謀財害命的人,雖說並不是所有車把式都是如此,但俗話說「一顆老鼠屎,懷了一鍋湯」,因此就給舊時的人們造成了不好的印象,也落了個無罪也可殺的壞名聲。

再說第二個,船

這裡的船,指的是在江河湖泊上,靠著擺渡客商為生的船夫。

舊時的交通,沒有我們現代便捷,除了陸路之外,最方便的莫過於水路,因此,就衍生了一批靠著擺渡為生的船夫。

而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這些船夫中,就存在有不安分守己,非要靠一些邪門歪道來掙錢的人。

具體的做法,就是載著客商離開岸邊,到了水域上之後,就開始露出本來的面目。

為什麼要離開岸邊走到水域之上才行動呢?很簡單,水上不比陸地上,陸地上人遇到壞人還能跑,但在水面上你往哪跑?即便是熟悉水性,也總不可能帶著行李一塊跳入水中。

因此,到了水面上之後,那基本就是船夫說了算了。

而黑心的船夫,一般都會照例問一句,吃板刀麵還是餛飩?這句話其實也是黑話的一種,所謂板刀面,是指把人咔嚓切了,扔到水裡去,說白了就是圖財又害命。

而所謂的餛飩,就是放客商一條生路,財物留下,自個兒跳下去,但跳下去是死是活,那就聽天由命了。

比如在小說《水滸傳》中,宋江就遇到了這麼一出。

「宋江道:「家長,休要取笑,怎地喚做板刀面?怎地是餛飩?」,那艄公睜眼道:「若要板刀面,俺不消三五刀,一刀一個,剁了你三人,若要餛飩,快剝了衣裳,赤條條跳下江去。」」---《水滸傳》

雖說《水滸傳》是一部小說,但有道是藝術來源於生活,這種載著客人行至江中心,然後圖財害命的事情,在舊時常有發生,甚至在某些地方都成了當地一害了。

並且,除了這種謀財害命之外,部分船夫還有一種掙錢方式,那就是坐地起價。

方式很簡單,比如原本在岸邊上船之前,客商與船夫商定好船費為多少多少,然後相安無事上船,但走到半道後,船夫就坐地起價,總之就是之前的價格不算數,必須加錢才行。

你要不給,那直接棄客而去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還有就是遇到半道生病的客人,將其扔在某處碼頭,而船夫卻帶著客人的行李離去的,另外還有趁客人不備偷竊錢財的,在舊時可謂是比比皆是。

比如在清朝嘉慶年間,蘇杭一帶就發生了這麼一個案子,當時的船夫名叫謝風山,他和他的兒子謝景安駕船拉了一名叫做吳宜人的客人。

這個吳宜人,是要去嘉興販賣絲綢,而到了嘉興之後,吳宜人由於需要下船去貿易,就交代謝氏父子等候,而謝氏父子等了一天後,見吳宜人久不回歸,同時翻看吳宜人的行李,發現其中有不少銀兩,因此就起了壞心,直接告訴兒子,開船離開。

當然,這個案子最終被偵破,謝氏父子也因此受到懲治,但當時類似於謝氏父子幹的這種事情,可謂是比比皆有。

還有第三個,店

這個店,分為兩種。

第一種,指的是舊時的店小二,也就是我們在影視劇或者相聲評書裡,經常看到聽到的那種跑堂的夥計。

這種店小二,遠非現代的飯店服務員能比,舊時要想當一個合格的店小二,除了嘴得能說會道之外,還得會察言觀色,總之得是一個八面玲瓏之人方能升任。

而正因為這些店小二能說會道和懂得察言觀色,加上工作的性質,因此就結識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其中就有一些不安分守己的店小二,會成為某些勢力的探子、馬前卒,為這些勢力鞍前馬後。

甚至,暗地裡加入匪幫,對來往住店的客人謀財害命的也不乏少數。

明朝正德年間,南昌府有個趙姓商人,某日趕路趕得急,錯過了宿頭,因此就不得已住在離城鎮較遠的客棧,而這個客棧中的店小二,正是藉助過往客商發財的主兒。

因此,在趙某住下後,店小二就盯上了他身上沉甸甸的包袱,於是,在飯菜裡下藥,將趙某藥翻後,意欲偷走其錢財,幸得趙某身體素質不錯,並沒睡死過去,因此抓了店小二一個現行。

但最終,趙某也只能選擇息事寧人,畢竟在人家地盤上,弄得僵了,說不定自己就走不脫,因此,只能任由店小二搶走自己大部分銀兩,自己吃了一個啞巴虧後狼狽離開。

像趙某碰上的事情,我們在一些古裝電視劇中也經常能看到,部分不懷好意,或者別有所圖的店小二,往往會為了錢財或者其他目的,對住店客人下手,畢竟他們的工作性質註定了他們有這個便捷條件。

當然,店小二歸根結底都只是夥計,很多時候,需要顧忌到店家,因此也就不敢太過肆意妄為,不然的話,一旦做出什麼不法之事影響了店家的生意,那麼第一個被開除的就是他們。

所以,這個「車船店腳牙」中的車,更多的是指「店家」,也就是開店的人。

什麼意思呢?舉一個很多人都耳熟能詳的例子,就是《水滸傳》中的孫二娘與張青這兩口子開的店。

孫二娘與張青,所開設的店其實就是一家黑店,專門賣市面上沒有的「特色產品」,而看出水滸傳的人都知道,他們的特色產品材料來源,就是路過的一個又一個行人。

比如武松,比如魯智深,都曾經遭過張青、孫二娘夫婦的道兒,若不是機緣巧合保住了性命,恐怕也成了他們店中的特色產品了。

而那些沒有武松和魯智深運氣的人,最終是什麼下場就不言而喻了。

這種現象不僅僅存在於小說之中,在民國時期的上海,也曾有過這種事情,當時由於戰亂等多種因素,導致餓殍遍地,而每到深夜,一些店家就派出人在大街小巷上四處搜尋,搜尋什麼呢?當時稱之為「撿屍」,也就是把那些尚有一絲氣息的人拉回店中。

至於拉回去幹什麼,那就要看這個奄奄一息的是什麼人了,若是年輕女子,養好後賣往青樓,若是男子,參考孫二娘便知。

還有就是,一些店家就如同上文提到的船夫一樣,盜賣客商財物的也比比皆是。

還是清朝嘉慶年間,四川的一個客棧老闆李洪順,遇到了一個販賣棉花的商人王雲贊,他得知王雲贊剛剛賣完棉花,錢都帶在身上後,就起了歪主意,最終盜取王雲贊白銀三百四十二兩。

事後,王雲贊報官,經查處後,謝洪順被緝拿,最終除了賠償王雲贊銀兩外,還被處以帶枷號示眾兩個月。

這個案子,記載在清朝的《刑案匯覽》之中,而類似於此類的案子,同樣也不少,足以說明,舊時確實有部分店家,不是那種安安分分做生意的人,總想著如何從客商身上發點財。

除了想辦法從客商身上發財之外,舊時還有一些店家,心腸狠毒至令人無語。

《刑案匯覽》中記載有這麼一個案子,在安慶府的郊外,有個開客店的,他的一個住客某日突發疾病,且病情加劇,而店家得知後,不但不幫忙請大夫救治,反而幹出了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舉動。

店家將這名住客隨身包袱翻遍,拿出所有財物,然後又剝去此人的衣服,最終將其抬到了荒郊野外,而當時正值冬季,沒過多久,這人便徹底凍死。

不過,這件事情最終被人告發,而這個店家也因為惡意使人致死,遭到了絞刑的懲處。

雖說上述舉的這些例子都是些個案,但這種無良的店家只要出了一個,就會讓整個行業蒙上不好的名聲,況且,舊時的客店往往也都是藏汙納垢之地,因此,老百姓們就普遍認為,開店的好人不多了。

另外就是「腳」

這個「腳」指的是腳夫,就像四川民間那些靠著賣力氣,給人挑貨的「棒棒」一樣。

不過,腳夫也分好幾種,籠統地說,有兩大類,一種是專門在各地的碼頭上裝卸貨物的腳夫,比如像清朝時的德州,當時德州是大運河山東段中重要的碼頭之一,因此來往的客商很多,而這裡就活躍著大量腳夫。

另外就是北京城,前往北京城的客商更是來自天下各地,因此各大城門附近也存在有不少的腳夫。

但是這種在固定場所為人裝卸貨物的腳夫,大多還是比較安分的,他們通常是有組織有紀律,掙得也是辛苦錢,一般都不會欺壓過往客商。

真正可恨的是那種長途的腳夫,也就是貨主臨時僱傭扛貨的人,或者是那些自備有騾馬車輛的腳夫,才是該殺的存在。

明朝時,著名的地理學家徐霞客,就曾經在考察山川地理的時候,途徑某地(地名就不說了),被一幫腳夫給坑了,不僅隨身攜帶的東西都被搶走,自己本人還差點丟了性命。

因此在舊時,一般稍微有點財力的人家,通常都會自備家僕,等到主人出門的時候,與主人同行,一路上幫忙搬貨之類,為的就是避免被臨時僱傭的腳夫坑害。

最後就是「牙」

這個「牙」,舊時叫做掮客,擱現在則叫做中介。

能幹得上掮客的,都是一張紅口白牙能把人說飛了主,這類人通常都是兩頭賺,這邊賺僱主的抽成,那邊賺買家的利潤,總之什麼貨物到了他們手裡,轉手不賺個盆滿缽滿,一般都不會出手。

當然,做生意嘛,人家掮客掙得就是這份錢,誰叫人家有你想要的貨物消息以及來源渠道呢?所以,如果是正常的掮客,賺取點中介費還是能夠理解的。

但舊時有些掮客,靠著自己熟悉市場行情,就弄出一派欺行霸市的模樣,這就相當可恨了。

比如《水滸傳》中的浪裏白條張順,他曾經就是一個「漁牙」,什麼意思呢?即靠著在販賣魚類的市場上混吃混喝的主。

書中有這麼一個細節,當時宋江、李逵等人在江州酒樓吃酒,席間缺少一個下酒的鮮魚,李逵就去到江邊找賣魚的漁家購買。

結果到了之後,漁家表示不賣,為什麼呢?因為漁牙張順沒來。

從這個記載中就能看出,當地的魚類販賣生意,被張順掌握在手裡,他不來就沒人敢賣魚,因此他就被稱作為「漁牙」。

這種漁牙,在主導著某個市場後,就會根據自己的需要,肆意控制產品價格,並且藉此來中飽私囊,而那些賣魚的人,為了能在這個市場賣東西,就不得不按照他所制定的規矩、抽成來,至於那些想買魚的人,則是必須按照他規定的售價購買。

這便是欺行霸市,也是這種人的可恨之處。

不過,更可恨的還有一種「牙子」,這種「牙子」販賣的不是什麼農副產品,也不經營什麼百貨生意,他們販賣的是活生生的人口。

換而言之,就是我們現代人所說的人口販子。

這種人口牙子,是古往今來最為可恨之人,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昧著良心把一些女子、嬰孩從某地拐走,然後再通過他們特有的聯繫網絡,找到需要購買的人。

如此一來,不僅讓被賣之人人生被迫改變,也讓丟失人口的家庭經受巨大的痛苦。

所以,這種人口牙子,才是最可恨,也最該殺的之人,並且在古代,對於這種人的懲治就相當嚴厲。

比如在明朝,《大明律》就明確規定,掠賣人口者,杖刑一百,流放三千裡,到了清朝更嚴厲,清朝同治年間規定,販賣人口者,一經查實,主犯一律斬立決,從犯一律絞立決。

而這個「牙」除了是指掮客和中介之外,民間還有一種說法,是指「衙役」的「衙」。

在這種說法裡,主要是認為舊時的衙役,雖說與普通人都是「賤籍」,但卻因為掌握了一定的權力,變得為所欲為,肆意欺負普通人,甚至為了錢財利益,在一些案子上動手腳,把白的說成黑的,把好人污衊成壞人,因此,也遭到了老百姓的憤恨。

上述便是俗語「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中的五種職業,也是這五種職業為何會有「該殺」名聲的原因,當然,這種說法有一定的片面性,也有「一棍子打翻一船人」的嫌疑,但由於舊時的人各種信息較為閉塞,因此在吃了一次虧之後,就會因此而警醒,並將這種警醒告知身邊人,因此久而久之,就有了上述說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算是舊時人們的一種生活智慧。

薩沙說: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這當然是有理由的。

那時候的車船店腳牙,同今天的可不一樣。

為什麼說「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我們一個個來看。

車:就是車夫。

古代車夫和今天不同,能夠長距離趕車走路的,同三教九流都要有些來往,不然根本混不下去。當年人口沒有現在這麼多,即便是老百姓較多的省份,很多道路也是比較偏僻的,很容易有匪盜之類搶劫,還有開黑店謀財害命的。

車夫往往常年跑同一條線路,對這條線的黑道都是熟悉的,也同他們有三分瓜葛。

車夫完全不同黑白兩道來往,生意根本做不了,分秒就會出事。

一些客人被搶劫,其實就是車夫私下通風報信,告訴匪盜這個客人身上有錢。

有的車夫乾脆自己就是強盜,比如《水滸》裡面的矮腳虎王英,趕車到沒人的地方,殺了客人搶走金銀。

所以說,當年的車夫沒那麼簡單,很多不是好人。

船:同車夫差不多,同水賊勾結,或者自己就是水賊。《西遊記》唐僧他爸,就是被撐船的劉洪打死了,唐僧他媽也被霸佔了。《水滸傳》張橫就更厲害了,直接把船撐到河中間,給宋江吃板刀麵,要錢也要命。

店:就是店小二。大家不要小瞧店小二,常年在旅店混跡,也通曉三教九流,往往黑白兩道都撈錢。張作霖最初就在一個車馬大店裡面做小二,但不是照顧人只是照顧馬。這樣認識了很多馬匪,尤其是馬匪的探子。

一來二去,張作霖實際成為馬匪的外圍探子,為他們打聽消息,後來乾脆直接入夥做土匪。

而且店小二嘴皮子是極為厲害的,一般人根本說不過他,心眼也很難玩的過他,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

腳:就是腳夫,也就是搬運工,運輸工人。這些人為什麼也該殺?

大家就想想黑車司機,就知道了。

上黑車前,說跑到車子某個地方100塊,上車以後說是每個人收100塊(車上3個人)。

古代腳夫最擅長坐地起價,對於不太熟的客人,開始先談好一個價格,隨後想方設法抬價,颳風下雨、貨物超重、地不平等等什麼理由都可以。

如果不肯加價,他們直接將貨物撂在半路就走,一般客人只能服軟。

更重要的是,古代近代腳夫都是黑社會,後面有人撐腰,普通客人得罪不起,只能憋一肚子惡氣認慫。

牙:就是今天的中介、經紀人之類。這種人其實包羅萬象,比如《水滸》裡面的張順,就是賣魚的牙商。其實,張順就是欺行霸市的流氓,強迫漁民必須將魚都賣給自己,自己再作為中間商賺取差價後,賣給來買魚的商人。

因為張順是流氓無賴,又有保護傘,普通漁民和商人都惹不起,只能忍氣吞聲。

當時各行各業都有這種牙商,甚至掏大糞的也有糞霸牙商,管理全城所有掏糞工,大糞由他負責同意賣給農民做肥料,當然價格較高。

由於牙商基本都是黑社會流氓,少數也是奸商之流,還有諸如《茶館》裡面劉麻子那種傷天害理的人販子,口碑極差。

「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更多表現了老百姓對這些人的怒氣。

因為以前這些人都是黑惡勢力團夥,普通人民根本惹不起,卻又要經常打交道,當然非常仇恨了。

朱增林呀說:

這句話是封建糟粕!先來分析一下「車船店腳牙」都是幹什麼的。

車行,人力車,馬車車夫,專門拉人掙錢。

船行,船夫,用船運送人和貨物為生。

店家,旅店,客店,飯店供人住宿,吃飯。

腳行,靠運輸為生掙錢養家。

牙行,各行各業的經紀人,中介,掮客。也包括媒婆。

封建時代,講究「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讀書人是上等人。社會分為「士農工商」四個階層,認為商人既不讀書,又不從事生產。只會唯利是圖。而「車船店腳牙」又是商界的最下層。所謂「販夫走卒」階層。社會對他們充滿了偏見,把他們身上的一些缺點無限放大。把他們中的一些不良分子,放大成整體腐爛。於是就有了「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的說法。

從事這些行當的人,一般處在社會最底層。文化程度不高,素質較低,難免存在這樣或那樣的缺點。他們中的一些人,常年為生活而掙扎,難免斤斤計較,甚至偷摸搶拿,淪為犯罪分子。這更給這個群體抹了黑,表面看起來,好象是「車船店腳牙」這個群體,真的是「洪洞縣裡無好人」。

樹德漢碩說:

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這「車船店腳牙」也有說是「車船店腳衙」的。衙、牙是有不同的,衙指衙役,即在衙門裡當差的人,牙指牙行,指靠嘴巴謀生吃飯的人,用今天的話說是媒人,中價,經紀之類。車船店腳牙都是舊時所指的一些行業與職位,這裡所指的是該行業該類職位的一些從業人員。

車指車夫,船指船夫,店指店小二,腳指腳夫,抬轎背物的,牙指牙行,說媒做中介的。這些行業這些職位的從業人員,看似地位低微,卻是有定人成敗得失及生死禍福生殺大權的人,不可小視忽略。那個行業都有黑幕,有見不得陽光的東西。比較之下,這幾類行業,這類從業人員,看似光明正大,很光鮮亮麗的,暗地裡壞壞道道不少,稍不留心便有被宰之可能,還喊冤叫屈不得。

比如今天的計程車司機,也有用心不良的不這設法多收費,就是有半道甩客或宰客的;開船的開到江河湖海中間再腰挾宰客的;如旅店,商店,飯店等看似光鮮,內卻有圈套陷阱,不少進去就被黑被宰了。一些導遊,中介,媒人,掮客更是想空手套白狼,憑三寸不爛之舌,就把人騙得乖乖掏錢。這「無罪也該殺」就是指的這些人。這有誇張成份,卻從側面說明從事這行業的一些人會居心不良,借職務之便來腰挾人,誆騙人,蒙蔽人,再從中取利。

驛動星期六說:

在古代;

1;車;指專業行車運貨行當的生意,主要以馬車為主,也包括馬隊、馱隊;

2;船;指以行船運貨,從事海上運輸的人,民生船家都不在其內;

3;店;主要指開途中旅店,服務過往客商的住宿和生活休息修正等業務的客棧,古代也叫馬車店,大車店。

4;腳;指短途,及時性,提供載人載貨等有償服務的運輸,以人力抬轎、拉車為主,也有馬車之類運輸,類似於現在的面的和車站物流市場裡的拉腳送貨之類。

5;牙;也即牙行;牙行是在市場上為買賣雙方說合、介紹交易,並抽取佣金的商行或中間商人。古代,經營牙行須經官府批准,並交納課稅。牙行在交易中起著「評物價」、「通商賈」,代政府統制市場、管理商業的作用,故也稱官牙。

民間有句俗話,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在古代,並沒有很健全的法律執行機制,就算有也是天高皇帝遠,杯水車薪,望塵莫及,這就給那些不良的行中之人以可乘之機,泱泱天下,從事這些行業的有千百萬人,並不是都那麼無良,絕大多數都是善良經營的,但也不乏有內外勾結之流。

在古代,貨物運輸都要靠車隊,有的劫匪盜賊也會扮成車夫,內外勾結,導致貨物被搶,被盜,使貨主損失慘重,甚至搭上性命,從此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行船的也一樣,到了水中央,旱鴨子就啥招也沒有了,只能任人宰割,有的勾結海盜,紗人越貨,讓人恨之入骨。

開店的也有黑店,孫二娘開店,就不用細說了吧,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拉腳的,和那些車船店比起來,就小巫見大巫了,就是小偷小摸,多混點小錢而已,但架不住人多面廣,不被信任也就日積月累慢慢形成了。

古代的牙行,也就是現稱的經紀人或公司,當下比比皆是到處都有。

事實上,並不是從事這些行業的人都那樣,只是極少部分個別人,但它的影響面大,這就把那些誠信、善良的經營者也裹挾了進去。

就算在現代,也有半路加價的情況發生,極少數而已。

在當今社會,法律法規這麼健全,執行力度非常之大,打擊程度極其嚴厲,挺而走險的都是那些傻叉二百五而已了。

當然,在古代,能用得起那些車船店腳牙的,都是些富人商賈,也都是富甲一方的大財主,那些做惡之人大多數都是窮困潦倒被逼無奈之舉,當然也有專業此行當的,比如水賊劉洪,孫二娘開店,座山雕傭兵,等等等等。現在的打黑除惡,就是徹底除患,為民除害的一種執法行動,並且永久實施。

所謂的,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都是那些古代商賈的切齒只恨,利用自己的實力想要去做的事情,底層苦民也只是以訛傳訛,隨風草而已,並無力抗爭。窮苦百姓能發聲的也就只有那句,奸商奸商,無商不奸了,任何時代,只要有利益存在,有利益之爭,就會存在爾虞我詐,以次充好,以假亂真,缺斤短兩的現象,那都是商業行為,法制管理只能把這些降低到最低損害限度,並不能徹底杜絕,否則就不會有哪些順口溜了。

石海釣沉說:

車是古代車夫之流,這些人看似苦逼,但花花腸子不少,經常會幹些扒賣貨物甚至勾結強盜中途搶劫的勾當。而且為了行車方便,很多車把事還和沿途土匪山寨有各種聯繫,甚至也幹替土匪銷贓轉運物資這類勾當,因此也可視為土匪的外圍組織。

船是指船家,古代走陸路成本高而且不太平,船是類似高鐵的存在,但船家中也會良莠不齊,壞事沒少幹。看水滸,大家會記得啥叫滾刀肉吧?那個描寫一點沒誇張,茫茫水面無遮無攔,想跑都沒地跑,人家幹完這個買賣,換個地方照樣還可重操舊業,恐怖吧?

店主要指開旅店的,以次充好甚至殺人越貨賣人肉包子的,古代大有人在。看水滸就知道,一旦遇到黑店,談的好就是朱貴的三支凌雲箭,談不好就是母大蟲的二尺勾魂刀。

腳 主要指腳夫,主要是短途運輸的苦力,但這些人因為遊動經營,所以沒有底線,也會幹給盜賊踩點望風甚至直接殺人越貨的勾當。

牙 ,主要指經濟人,掮客一類中間人,這批人憑藉三寸不爛之舌經常低買高賣,讓人狠的牙根痒痒。

用戶一葉說:

舊社會從事「車船店腳牙」這幾個行當,由於利益的趨使,有些人就做起了『違法的勾當。不僅敗壞了行風,並且引起了公憤。

車船指的是水陸運輸行業,古時候,交通不便路況不好,有些人就打起歪主意,幹起了圖財害命的勾當。如《水滸傳》中的李俊,阮氏哥三,就是在水上使船,專門以幹些搶劫客商為生,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

「店」指的是各類店鋪無不以利益為先。如孫二娘之類開黑店的,更是把圖財害命的勾當做到極致。

「腳」指的腳夫是搬運工的統稱,也包括趕著牲口等著僱傭的人。古時經商的人由於人手不夠,往往會僱腳夫幫運。有的心術不正的腳夫,趁貨主不備,半路就把客人的貨物拐跑了,使得貨主叫苦不迭。

「牙」有人說是「衙」指的衙役。實際上古代這個「牙」是一個行業,相當現代的中介。是在各種社會活動中專門從事中間介紹說合成交等事宜,從中謀取差額利潤的人。

「牙」在商界享有很高的特權,如《水滸傳》中的張順就是個「魚牙」,在他的管轄範圍內,就有定價和買賣的權力。打魚賣魚的不經過他允許,是不能自主行動的。

「車船店腳牙」都屬於服務性質的行業,大多數還是守法經營的。只是不守法紀的少數人犯下的劣跡,使人深惡痛絕,敗壞了整個行風的聲譽。才有了「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的痛恨之聲。

圖片源於網絡侵權即刪。

溫柔百香果KN說:

誠謝邀請!首先我們要明白「車船店腳牙」是什麼意思,才能理解舊社會為何有「無罪也該殺」這個說法。

「車船店腳牙」指的是五個行當,從事這五個行當的人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難免不和人們發生摩擦,因此從事這五個行當的人不招人待見,所以人們才咒他該死該殺。

一、「車」指車夫,從事運輸搬運的人叫車夫,相當於現在的司機。古代車夫經常幹一些黑道的勾當。車運輸人或貨物時,往往走到半路開始和貨主講價,讓貨主加錢,否則就不走了。

還有的車夫見財起意,萌生侵財的念頭不是沒有,打死貨主獨吞貨物的案件時有發生。

二、「船」指的是船夫,和車一樣,也是經常在河中央做出綁架勒索,乃至謀財害命之事。

三、「店」指的是旅店、車店和飯店,開旅店、車店、飯店的人迎來送往,天南地北各色人等都遇到過,於是練就了察言觀色的本領。

什麼樣的人能坑,什麼樣的人不能坑,他們心中有數,屬於欺軟怕硬,看人下菜碟的一類人。遇到財產外漏的人,店家有可能產生見財起意的惡念頭。

四、「腳」是指的腳夫。挑擔的,抬轎的,屬於從事短途運輸的人,這些人有可能在客人不注意的情況下,靠熟悉地形,三轉兩轉甩掉客人,霸佔財物的事情時有發生。

五、「牙」指的是牙行,俗稱「經紀人」、中間人、中介,靠嘴皮子說和促成生意,然後掙取佣金,相當於現在的中介所。

這類人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動動嘴皮子就賺取不菲的佣金,東走西串就像媒婆一樣撮合生意,價格高低他們來定,一個眼色可能就代表著提價和降價,賺錢容易還掌握著價格主動權。

總之,在舊社會,從事「車船店腳牙」的都是社會底層的人,沒多少文化技術,沒有其他謀生能力,只能靠吃拿卡要,偷摸搶奪混口飯吃。當然即使在舊社會,有這種行為的也只是一部分人,並非全部。

友友們,你們什麼意見呢?歡迎關注點讚評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54960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