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紅樓夢》裡王夫人匯報因晴雯患了女兒癆被趕走時,賈母知道她在說謊嗎?有什麼依據?

綠野萍蹤01說: 王夫人二次抄檢大觀園,趕走了正在病中的晴雯。事後,王夫人才把趕走晴雯這件事報告給賈母,說是:…

綠野萍蹤01說:

王夫人二次抄檢大觀園,趕走了正在病中的晴雯。事後,王夫人才把趕走晴雯這件事報告給賈母,說是:「前日又病倒了十幾天,叫大夫瞧,說是女兒癆,所以我就趕著叫他下去了。若養好了也不用叫他進來,就賞他家配人去也罷了」。

這番話,王夫人並沒有說謊,晴雯確實是因「女兒癆」被攆出了大觀園。王夫人也不打算讓晴雯再進榮國府,任由她在外配人去。既然王夫人說的是實情,賈母就絕不會認為王夫人說謊。這樣講,有依據嗎?難道晴雯真的是因為女兒癆被趕出了大觀園?

晴雯究竟得的是什麼病,因何被趕出大觀園

第五十一回書中說,襲人回家,鳳姐吩咐,派兩個知好歹的丫頭到怡紅院上夜,嬤嬤們便派了晴雯和麝月在屋裡。到了夜裡,麝月出門去看大月亮。晴雯等麝月出去,便穿了件小襖,跟在後面,要「唬他玩耍」。

這時,正是冬季,「昨兒那麼大雪」,寶玉因而提醒晴雯:「看凍著,不是頑的。」晴雯不聽,仗著素日比別人氣壯,不畏寒冷,擺擺手出了房門。晴雯到了外面,「只見月光如水,忽然一陣微風,只覺侵肌透骨,不禁毛骨森然。」從此,晴雯便得了「女兒癆」。

什麼是「女兒癆」,這個病與這個情節有關嗎?崇禎末年國子監生張自烈在《正字通》中說:「疲,今人以積勞瘦削為癆病」。女兒癆,即指未婚少女因積勞而得的病,那麼,晴雯的病是不是《正字通》中所說的癆病呢?

晴雯自嚇唬麝月而得病,「有些鼻塞聲重,懶怠動彈」,「只管咳嗽」。王夫人二次抄檢大觀園時,問鳳姐道:「上次我們跟了老太太進園逛去,有一個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晴雯是「削肩膀」,證明她很「瘦削」,眉眼像林黛玉,說明她也是一副病態。這些「症狀」,都證明王夫人沒有說謊,晴雯確實得了「女兒癆」。

但是,王夫人的話語中,還有一句「水蛇腰」。水,便對應了晴雯嚇唬麝月時,因「月光如水」而被微風刺骨,「毛骨森然」而得了「水月病」。對看晴雯判詞:「風流靈巧招人怨」,以及「俏丫頭抱屈夭風流」,晴雯得到其實是「女兒澇」

「久雨成水」即為澇,對應的是「淫喪天香樓」。淫,不是說的男女不正當之私情,而是「久雨為淫」,「淫雨霏霏」之淫。「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吟是「淫」的諧音用意,真真國女兒詩其實應當寫成這樣:「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淫」,大明朱樓被水國淫浸,寓意清取代了明

「秦可卿淫喪天香樓」,這段故事中,庚辰本有一則專門解讀十二生肖的眉批,其中說:「清,屬水,子也」。水,在《紅樓夢》中指的就是清朝,月,則是大明的象徵寓意。晴雯得的就是「水月」風流病,暗喻大明即將滅亡,為清所取代。

因而,「俏丫頭抱屈夭風流」,回目的下一聯就是「美優伶斬情歸水月」。水月庵「藏汙納垢」,就是風月場。晴雯所得「風月病」,故而是「女兒澇」,涉嫌一個「淫」字。

晴雯是這樣一個「不詳」之人,也就不要責怪王夫人要將她攆出大觀園了。賈母聽了王夫人的匯報,自然也是十分贊同的,只是替晴雯惋惜而已。

那麼,晴雯涉嫌「淫」字而得水月庵之病,書中又是如何表述的呢?

晴雯就是燈姑娘,多渾蟲燈姑娘便是「女兒澇」

晴雯在病中被攆出大觀園,賈寶玉央求一個婆子到晴雯家中去探望。書中交代,晴雯十歲時,被賴大家的買進了榮國府,那時,晴雯「尚未留頭」。這個細節中,就隱藏了大明尚未被水國所淫,「留頭不留髮」的殺戮令還未危及大明王朝。曹雪芹專此一筆,就點明了時代背景,秦可卿還沒有到「淫喪天香樓」之時。

晴雯已經不記得家鄉與父母,只知有個姑舅哥哥。晴雯的姑舅哥哥是榮國府的庖廚,娶了一個多情美色之妻。姑舅哥哥不顧性命,不知風月,一味吃死酒,他的老婆「便不免有蒹葭倚玉之嘆,紅顏寂寞之悲」。於是,「這媳婦遂恣情縱慾,滿宅內便延攬英雄,收納材俊,上上下下竟有一半是他考試過的」。

晴雯的姑舅哥哥和嫂子究竟是誰呢?書中暗點:「若問他夫妻姓甚名誰,便是上回賈璉所接見的多渾蟲燈姑娘兒的便是了」。多渾蟲燈姑娘,又叫多姑娘兒,其實就是一人,或者說是一人兩寫,總犯一個「淫」字。而多渾蟲燈姑娘又是晴雯,因而晴雯便是得了「女兒澇」。

晴雯之「晴」,古字作「夝」,是「夕生」。多渾蟲之多,就是「夕夕」,到了晚間就得點燈,燈因「夕生」。所以,晴雯就是多渾蟲燈姑娘。王夫人說晴雯得了女兒癆,依據就在這裡。女兒癆實則「女兒澇」,燈遇水而熄滅,寓意大明為清所「淫」。

晴雯之「雯」就是「雨文」,雨,暗藏了多渾蟲「吃死酒」。這其中的寓意,出自《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閏五月「乙酉 上崩於西宮」,「(上)聞雨降喜形於色,遂崩」。這則記載,首先為《水滸傳》所引喻,以「酒」、「醉」暗示朱元璋駕崩。「及時雨」,說的就是這場雨,因太祖崩,燕王起兵作亂,奪了建文帝皇位。太祖歸天,對於削藩、篡位者而言,都是一場及時雨。

洪武三十一年是農曆戊寅年,朱元璋是大明「始皇帝」,「虎兔相逢大夢歸」,兔,即大明之象徵符碼。太祖駕崩,建文遜位,太宗文皇帝接掌大明,故而是「雯」。書中的「小燕四兒」,以及不斷出現的「四個女人」,都是說的燕老四。

女,不是單純寫的女子或者女人,而是指的北方玄武七宿中的女宿。燕王自稱是玄武轉世,大明又在永樂十八年(1420年)時開始遷都北京。北方為水旺之地,永樂皇帝屬鼠,遷都這年又是庚子年。從此,朱樓便自陷於「水」中。

這其中的寓意,說的是朱元璋因其遠祖是姬姓,得周武王封建而立國於「邾」。邾國的第一代國君是顓頊帝之後,吳回祝融後裔曹姓之曹挾(曹雪芹因而姓曹)。為此,朱元璋於洪武三年(1370年)效仿周制,「封建諸子」。四大名著均暗寫了這段歷史,以前車之鑑,斷言「封建必亡」,大明滅亡,實乃太祖高皇帝埋下了「孽根禍胎」。

順便說一句:邾國在春秋時期得齊桓公奏請周天子,被冊封為子爵,因而邾國又叫「朱紫國(邾子國)」。邾國是西周魯國的附屬國,「東魯孔梅溪」即指這段朱家的歷史

這段朱家的歷史,早就寫在了《紅樓夢》第一回書中,就是女媧鍊石補天神話。這段神話,也與晴雯的「女兒澇」有關。

積蘆灰以止淫水,燈姑娘預示了大明滅亡

女媧鍊石補天,不僅是煉五色石以補周天之缺,《淮南子·覽冥訓》中還記載了女媧「積蘆灰以止淫水」的神話故事。淫水,即大洪水,積蘆灰以止淫水,於是,顓頊之民得救。

《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中記載:「其先帝顓頊之後,周武王封其苗裔於邾」。女媧所補之周天,即大明遠祖顓頊之天,暗射了大明。《水滸傳》、《西遊記》早就暗藏了女媧補天神話,這兩部巨著暗寫的都是朱家大火併。

《紅樓夢》更是以女媧補天開篇,鎖定時代背景,「家史王說」,從朱元璋出世寫起,一直寫到康熙元年(1662年)南明滅亡。所以,賈政,字從周,榮禧堂中擺放著「周器」金蜼彝。蜼,即類猿之長尾猴,寓意大明建立於猴年。這隻猴又被史湘雲說出是「斷尾猴」,暗示大明亡於甲申猴年

賈寶玉探望晴雯時,書中說燈姑娘「不免有蒹葭倚玉之嘆,紅顏寂寞之悲」。蒹葭,就是蘆葦,紅顏,即朱明,這兩句便是「積蘆灰以止淫水」的寓意。蘆葦在《紅樓夢》中多次出現,比如「蘆雪廣割腥啖羶」,香菱以「葦葉蘆根」與夏金桂辯論花香等等,都是女媧補天神話的暗寫。

所以,《紅樓夢》中的「淫」,不是寫的男女不正當私情,賈珍、秦可卿絕對沒有爬灰荒唐事。寫燈姑娘情慾泛濫,則是已無女媧再集蘆灰以止淫水,書中所寫的蘆葦沒有變成蘆灰。《水滸傳》比《紅樓夢》的蘆葦還多,最典型的是盧俊義被吳用計賺,在自家解庫廳(當鋪)中題寫反詩,第一句就是「蘆花叢中一扁舟」……。

女媧不再,蒹葭蒼蒼,淫水泛濫。淫水,即洪水,這其中便有兩層寓意。其一,指的是朱洪武「封建諸子」,大明一直處在藩鎮作亂之中,南明時期更是各家藩王大火併,導致大明徹底消亡。其二,指的就是「水月」,清取代了明。兔遇虎而亡,大清被寫成洪水猛獸。「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女媧補天神話中,原本就有洪水猛獸

晴雯的「女兒澇」從洪武三年「封建諸子」起,就染上了。「削肩膀」,寓意自削手足,大明兄弟相殘。晴雯是「夕生」,「夝」字實出《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

方在娠時,太后常夢一黃冠,自西北來,至舍南麥場,取白藥一丸臵太后掌中,有光起,視之漸長,黃冠曰:此美物可食,太后吞之覺,以告仁祖,口尚有香氣。明日,上生,紅光滿室,時元天曆元年戊辰九月十八日子醜也。

冷香丸、天曆元年,就是《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天香」的出處。太祖高皇帝生於子醜之時,即「夕生」。……這段記載,是上面所說的三大名著的總符碼,元妃夤夜省親,時辰便暗合這段記載。元妃點戲《仙緣》,就是說的這段「仙緣」。寧榮二公名賈演、賈源,即「夤緣」,加上水字邊,寓意大明最終亡於水。

大明太祖高皇帝出生後,《明實錄》中還有這樣一段記載:「自後,夜數有光,鄰裡遙見,驚以為火,皆奔救,至則無有,人鹹異之」,這就是「燈姑娘」,以及「火起(霍啟)」的來歷。

司馬光《類編》中說:「燈,烈火也」,《紅樓夢》中暗藏了榮國府以及南明為火所焚,賈家集體「爬灰」的真實歷史。此處,僅說南明之亡。

史湘雲說長尾猴斷了尾巴,這是一則字謎,也就是「申」截斷下面的豎畫,就是個「由」字。秦可卿託夢鳳姐,說賈家將有一場「烈火烹油」的喜事。油,即三由,紅樓三尤實指朱由檢、朱由崧、朱由榔。其中,尤二姐愛吃檳榔,便是「由榔」

朱由榔是南明最後一個皇帝,曾經逃到緬甸避難。康熙元年,也就是農曆壬寅年四月二十五日,吳三桂以弓弦縊殺永曆皇帝四月二十六日,吳三桂下令以柴縱火,焚燒朱由榔。劉姥姥講雪下抽柴的故事,也是這段歷史的隱喻。賈元春判詞「虎兔相逢大夢歸」,其中之一寓意,就是大明亡於這一年。

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來這日未時交芒種節」,這句話是文學修辭中的「互文」,暗藏了兩個歷史節點。「未時交芒種節」,指的是芒種交夏至,所以,書中接著說:「言芒種一過,便是夏日了」。這一年是順治六年(1649年),以榮國府為象徵的桂林靖江王第二年(1650年,庚寅虎年)滅亡。

四月二十五、二十六日,即南明化灰的暗寫。賈元春的冊頁畫,以及「回首相看已化灰」,都是這段歷史的真實寫照。而薛寶琴所說的八歲隨父到真真國,遇到一個十五歲的女子,暗喻永曆十五年(1661年)時,吳三桂到緬甸捉拿朱由榔。真真國女子,也暗藏了「女真」,朱由榔消亡時,是康熙元年,康熙皇帝八歲。

大明徹底滅亡,朱樓中人集體爬灰,然後淫浸於水國之中。王夫人沒有說謊,晴雯早就得了「女兒澇」。賈母是賈家的「始太君」、「石太君」,當然知道朱樓之中所有的歷史,王夫人說沒說謊,老祖宗心知肚明。

家住金陵說:

我們知道,王夫人一向是不多話的,連賈母都在薛姨媽面前說過她笨嘴拙舌的,在公婆面前不討好。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王夫人跟王熙鳳就是兩個極端,一個特別會說,一個不愛說話。可是,在趕走晴雯後,王夫人卻說一了一長段話,這本身就是令人生疑的:

話說兩個尼姑領了芳官等去後,王夫人便往賈母處來省晨,見賈母喜歡,便趁便回道:「寶玉屋裡有個晴雯,那個丫頭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間,病不離身,我常見他比別人分外淘氣,也懶,前日又病倒了十幾天,叫大夫瞧,說是女兒癆,所以我就趕著叫他下去了。若養好了也不用叫他進來,就賞他家配人去也罷了。再那幾個學戲的女孩子,我也作主放出去了。一則他們都會戲,口裡沒輕沒重,只會混說,女孩兒們聽了如何使得?二則他們既唱了會子戲,白放了他們,也是應該的。況丫頭們也太多,若說不夠使,再挑上幾個來也是一樣。」

王夫人知道趕走晴雯的嚴重性,可是她不得不回這個問題。雖然是個丫頭,她還是要向賈母回稟的,這本身也說明了晴雯在賈母心中的分量的。而且王夫人回的時候還撿了賈母高興的時候。就像現在孩子犯了錯,跟父母坦白了,也要趁父母高興的時候一個樣。為了掩飾自己的問題,王夫人把晴雯的事說得很嚴重:一則說晴雯一年之間病不離身,這句話也是經不住推敲的,難道說這一年之中賈母都不怎麼看到晴雯嗎?寶玉每天要去跟賈母晨昏定省,身邊少不了丫頭跟著,晴雯應該是賈母經常見的呀。二則說晴雯懶。懶這個東西還真不好說,也說不清。晴雯有時候仗著寶玉寵她,確實有不想做事的表現,但是,勤快能幹的時候我們也是知道的,可以為寶玉忙一晚不睡。而且依照王夫人前面的口吻,王善保家的在她面前說晴雯壞話的時候,王夫人都裝作不認識晴雯似的,怎麼就知道她懶?可能眼見著這兩點都沒有觸動賈母,而王夫人又徹底不想晴雯再進來,所以最後來才說是得了女兒癆,這把晴雯要回來的路給堵死了。

賈母聽了,點頭道:「這倒是正理,我也正想著如此呢。但晴雯那丫頭我看他甚好,怎麼就這樣起來。我的意思這些丫頭的模樣爽利言談針線多不及他,將來只他還可以給寶玉使喚得。誰知變了。」

賈母聽了王夫人的話首先還是對晴雯作了肯定。從她的模樣談吐針線等多方面作了肯定。而且說將來只她還可以給寶玉使喚得。一個「」字說明晴雯在賈母心中的份量。說明對於賈母來說,晴雯是給寶玉作妾的唯一人選,沒有第二個。接著來一句「誰知變了」,這是來自賈母的質疑。是否是真變了,也只是你說,我並沒有看到。以賈母的智慧,就這一句就夠了。她早已看穿王夫人的做法。但那又怎樣?難不成她還為一個丫頭去跟王夫人爭論嗎?這涉及到大家族的臉面。

王夫人笑道:「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錯。只怕他命裡沒造化,所以得了這個病。俗語又說,『女大十八變』。況且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調歪。老太太還有什麼不曾經驗過的。三年前我也就留心這件事。先只取中了他,我便留心。冷眼看去,他色色雖比人強,只是不大沉重。若說沉重知大禮,莫若襲人第一。雖說賢妻美妾,然也要性情和順舉止沉重的更好些。……」

王夫人顯然接受到了來自賈母的質疑,所以她又解釋了一大通理由:一則是病說她命裡沒造話,二則是她變了調歪,這是順著賈母的話來說的。三則說她三年前就留心這事,先取中她,這也在策略上表示自己跟賈母一致。然後發現她不大沉重,不如襲人知大禮。

賈母只說了那麼一句話,王夫人卻說了那麼多,也是在為自己開脫,不停地解釋。這大概是王夫人在賈母面前話說得最多的一次,也恰恰說明王夫人是知道賈母不相信她的,所以她得不停地解釋。

我是蘇小妮,喜歡請點擊關注和分享!

書偶記(提問者)說:

王夫人攆走晴雯後,謊稱她有女兒癆,賈母絕對知道,只是沒撕下那層遮羞布罷了。而她和王夫人過的招,清醒又不失風度,那才叫宅鬥典範。

《紅樓夢》第七十八回,將晴雯攆走幾天後,王夫人才來跟賈母匯報。

按理說,賈母至尊至貴,不大會關心一個丫環,王夫人作為一個管家太太,如何打發一個丫環,她是沒必要跟她報告的。由此我們該知道,晴雯不同於一般的丫環。

晴雯的特殊之處在於:她是賈母放在寶玉屋裡的人。按賈府的規矩,將來賈寶玉成家,她是要作為寶玉姨娘的,古人講究「妻賢妾美」,作為賈府最俏的丫頭,晴雯被賈母看中,沒毛病。

另一方面,在賈府,服侍過長輩的丫頭,較其他奴才要尊貴,林之孝說過:「就連老太太屋裡出來的貓兒狗兒,也輕易傷它不得。」

所以賈璉夫婦要趕著鴛鴦喊鴛鴦姐姐,而從賈母屋裡出來的襲人、晴雯,賈寶玉要「更該尊重些才是」,免得人家說眼裡沒有長輩。

所以,正常情況下,就算迫不得已要處置晴雯,王夫人都該先和賈母說明情況。可如今她一聲不響先把晴雯攆走,再來說明情況,那就是先斬後奏,目無尊長。

那麼,王夫人該如何匯報這件事,才不會讓兩人劍拔弩張?賈母又該如何面對來自兒媳婦的冒犯?說來這真是一出絕妙的戰爭,而這種沒有金鼓殺伐之音的戰爭,非賈家這樣的資深貴族不可有。

按規矩,王夫人每天要來賈母屋裡晨昏定省的,可是將晴雯攆出府後,挨了幾天她才說,是因為要等賈母心情比較好的時候。這一天,她因「見賈母喜歡」,便趁機回道:

「寶玉屋裡有個晴雯,那個丫頭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間病不離身。我常見他比別人分外淘氣,也懶。前日又病倒了十幾天,叫大夫瞧,說是女兒癆。所以我就趕著叫他下去了。若養好了,也不用叫他進來,就賞他家配人去也罷了……」

一開口,就妄捏晴雯有惡疾,這不僅是打誑語,更是詛咒,這真是一個吃齋念佛的人能說出來的話嗎?完後就是匯報遣散那些學戲的女孩子。

王夫人這匯報,是有章法的,她先將晴雯的事淡淡說出,後面再用其他事情壓著,這樣聽著的人就很容易只注意後面的事,前面的就略過了。

可對於賈母來說,這件事哪裡那麼容易略過?

賈母先對打發戲子這件事點頭,馬上就說到晴雯這上面來:

「但晴雯那丫頭,我看他甚好,怎麼就這樣起來。我的意思,這些丫頭的模樣爽利、言談、針線,多不及他,將來只他還可以給寶玉使喚得,誰知變了。」

對於王夫人說的女兒癆,賈母沒接話,而是一句一句發出了質疑:你說晴雯懶,可我一直覺得她很好,做事麻利,快言快語,針線上更是一騎絕塵。怎麼這麼快就變了?賈母就差沒脫口而出:「你在說謊呢吧?」

聽到賈母說晴雯是她看中的寶玉姨娘人選,王夫人也不好直接否認賈母的眼光,只好打哈哈呀,您看中的當然沒錯,可是人是會變的呀,而且「有本事的人未免有些歪調」,隨後開始撒謊:

「三年前我就留心這件事,先只取中了他。我便留心,冷眼看去,他色色雖比人強,只是不大沉重。」

看到這裡,真是佩服作者揶揄人的手段,一面說王夫人「天真爛漫」,「喜怒出於心臆」,一面又讓王夫人撒出彌天大謊。

記性不差的朋友都記得,就在前不久,人家來狀告怡紅院的晴雯妖喬潑辣時,王夫人連晴雯都不知道是誰,腦海中搜尋一會才跟王熙鳳確認,晴雯就是那個削肩膀、水蛇腰、眉眼像林黛玉的丫頭。連名字都沒弄明白,怎麼就說三年前就留意了?算起來,三年前她王夫人不正口口聲聲稱呼襲人為「我的兒」,暗中提拔她做寶玉姨娘的嗎?

很快,她就將襲人推了出來:

「若說沉重知大禮,莫若襲人第一……襲人模樣雖比晴雯略次一等,然放在房裡,也算是一二等的了。況且行事大方,心地老實,這幾年來,從未逢迎著寶玉淘氣。凡寶玉十分胡鬧的事,他只有死勸的。因此品擇了二年,一點不錯了,我就悄悄的把他丫頭的月分錢止住,我的月分銀子裡擘出二兩銀子來給他。不過使他自己知道,越發小心學好之意。且不明說……」

王夫人這番話,可不是單純的認同襲人那麼簡單。

一直以來,在賈寶玉的婚事上,「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緣」就處在對峙的狀態。而林黛玉和薛寶釵,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林黛玉聰敏,言語爽利,直來直去,是性靈派代表;薛寶釵守拙,沉默寡言,沉穩知禮,是賢良派代表。

按賈母,她自始至終都想要林黛玉做寶玉的妻子,在林黛玉剛進府時,她就開始安排兩人同屋睡覺同桌吃飯。

而王夫人呢,一直對林黛玉多有疏離,反而多次稱讚薛寶釵,在第二十八回元春賜下的端午禮物上,薛寶釵和賈寶玉獨獨一樣,暴露了王夫人的選擇,她傾向的是薛寶釵。

賈母和王夫人的選擇,除了個人喜好自然還有多方面的考慮,顯然這不是三言兩語就能互相妥協的,因此此事一直懸而不決,除了偶爾各自用點小動作強調自己的力量,誰也不敢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畢竟是百年貴族,婆媳撕逼實在不體面。

而巧合的是,晴雯和襲人,分別與林黛玉和薛寶釵相似。

如今王夫人直言晴雯「女大十八變」,行事「歪調」,而點明要襲人這種做事沉穩的,這就等於在說,你賈母看人也會走眼,林黛玉並非你想得那麼好,她會逢迎我兒子淘氣,不讀書,這樣的姑娘我不喜歡,我就喜歡薛寶釵那種行事穩重的,寶玉只要不讀書,她只有勸諫的份,這才是好兒媳。

都是狐狸,百年狐狸王夫人的潛在之音,千年之狐賈母何嘗體會不到?她就笑了:

「原來這樣,如此更好了。襲人本來從小兒不言不語,我只說他是沒嘴的葫蘆。既是你深知,豈有大錯誤的!」

葫蘆,古人將人比作葫蘆,多因為其滿腹計算,如「葫蘆裡賣的什麼藥?」賈母將襲人比作葫蘆,正是此意。

早在第五十四回,賈母就因為對襲人深度不滿,當眾批了她一頓。那次元宵節,賈母因沒看到襲人跟著賈寶玉服侍,便當眾指責襲人「拿大」。以賈母這等身份,去指責一個丫環,就如同現在的總經理當眾批評一個基層打字員一樣,是很讓人不可思議的,唯一的可能是,中間夾雜著個人喜惡。

而襲人讓賈母厭惡的地方,就是她背叛舊主,投奔了王夫人。

賈母將襲人稱為滿腹算計的葫蘆後,又意味深長地說了句:「既然你深知,豈有大錯誤的。」這話說的,沒有大錯誤,那小錯誤總跑不了了吧?

其後,賈母又給王夫人潑了一盆涼水:

「我深知寶玉將來也是個不聽妻妾勸的。我也解不過來,也從未見過這樣的孩子。」

你以為襲人和薛寶釵就能讓賈寶玉讀書?可拉倒吧,賈寶玉根本不聽人勸,他天性如此。

不得不說,賈母真的很懂賈寶玉,因此她也才知道只有讓林黛玉嫁給賈寶玉,才能讓賈寶玉真正的快樂。可惜王夫人一味顢頇固執,害了自己的兒子。

婆媳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最終以一笑結束。賈母年歲已老,王夫人才敢捅破窗戶紙,此時的賈母,即便心中深知王夫人滿嘴的謊言,晴雯根本沒有什么女兒癆,可是她不可能為了一個丫頭,公然跟王夫人撕破臉,一是不體面,二是為了保留力量保護林黛玉。她只能用清醒的言語告訴王夫人,我知道你在說謊,而且你的想法很愚蠢,你將為了自己的行為承擔苦果。

事實證明,賈母看人一點不錯。賈寶玉與薛寶釵成婚後,終日念念不忘林黛玉,至於薛寶釵的勸諫,不僅於他沒有任何作用,反而加速了他逃離的步伐,不知後來的王夫人,想到一去不復返的兒子,看著獨守空閨的薛寶釵,會不會後悔當初沒聽老太太一言呢。

潤楊的紅樓筆記說:

《紅樓夢》裡,王夫人以狐媚子的罪名趕走了晴雯。事情過後,王夫人選擇一個賈母高興的時候,匯報了晴雯的事情。

她說:「寶玉屋裡有個晴雯,那個丫頭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間病不離身。我常見他比別人分外淘氣,也懶。前日又病倒了十幾天,叫大夫瞧,說是女兒癆,所以我就趕著叫他下去了。」晴雯得了女兒癆,所以讓晴雯回家治療了。王夫人繼續說:「若養好了,也不用叫他進來,就賞他家配人去也罷了。」王夫人這是向賈母邀功,她賞晴雯自主配人。

王夫人為什麼向賈母匯報晴雯的事情?

賈府有那麼多丫頭,走就走了沒必要向賈母匯報。抄檢大觀園後攆走了許多人,包括司棋,晴雯,四兒等人。王夫人對別人隻字不提,為什麼偏匯報晴雯被攆的事情呢?

晴雯是賈母選中給寶玉的屋裡人。王夫人知道這件事,所以她把晴雯攆走了,必須向賈母匯報。

王夫人沒說晴雯的不是,只說晴雯生病了,而且是女兒癆,必死之症。

晴雯生病不假,但她不是女兒癆。再者晴雯離開怡紅院不是因為生病,而是王夫人認定晴雯是狐狸精勾引寶玉,所以被攆出大觀園。

那麼賈母是否知道王夫人在撒謊呢?

賈母當然知道王夫人在說謊。

因為寶玉是賈母的眼珠子,心肝寶貝,所以賈母對於寶玉房裡的風吹草動,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晴雯生病,賈母知道,自然也知道不是絕症。女兒癆是王夫人杜撰的,並非真事。賈母只要問一下給晴雯看病的大夫就知道。或者問一下寶玉,她也能知道真相。

至于晴雯懶不懶的問題,賈母最有發言權。因為晴雯不僅做寶玉的針線活,而且替賈母做針線活。

怡紅院的盤子不見了,別人都想不起來在哪裡,唯獨晴雯記得放在探春房裡了。晴雯在怡紅院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是難得的勤快人。

賈母既然知道王夫人撒謊,為什麼不揭穿呢?

賈母聽了王夫人的話,說道:「但晴雯那丫頭我看他甚好,怎麼就這樣起來。我的意思這些丫頭的模樣爽利言談針線多不及他,將來只他還可以給寶玉使喚得。」

賈母肯定了晴雯的能力,最後強調只有晴雯配給寶玉使喚。襲人不配!

賈母對晴雯懶惰的指控,提出質疑:「誰知變了」!

王夫人一聽,笑著解釋一番:「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錯。只怕他命裡沒造化,所以得了這個病。」然後王夫人又說晴雯仗著有本事,「就有些調歪」,「不大沉重」。接著王夫人誇獎襲人好,說他「沉重知大禮」。她堅定不移地說自已經將襲人提到了準姨娘的地位。

這是王夫人第一次在賈母面前滔滔不絕地說話。

賈母見王夫人如此篤定,堅持,便沒有再說話。她默許了王夫人的決定,犧牲了晴雯。

王夫人畢竟是榮國府的當家人,這個家歸根結底是王夫人說了算。王夫人聽賈母的話,是孝順;不聽賈母的話,賈母也拿他沒辦法。

賈母知道,自己的面子是別人給的,如果執意在晴雯的問題上和王夫人較勁,兒媳婦不執行,她也沒辦法,反而令自己更沒面子,以後還不好和兒媳婦相處。

賈母何嘗不知王夫人的小算計可是時移世易,賈母不能像護著鴛鴦那樣地護著晴雯了。

當年賈母指著王夫人大罵:「你們原來都是哄我的!外頭孝敬,暗地裡盤算我。有好東西也來要,有好人也要,剩了這麼個毛丫頭,見我待她好了,你們自然氣不過,弄開了她,好擺弄我!」

賈母明知道弄開了晴雯是為了擺弄自己,擺弄林黛玉,但是她沒轍了。甄家已經被抄家,自己家裡不能內訌,否則便是自殺自滅。

自己這個老祖宗,老封君不過是個牌位而已,指揮不動兒媳婦了。她能做的就是妥協,不和兒媳婦撕破臉,保持賈府表面的團結,不給外敵可乘之機。賈母被王夫人擺了一道,不得不吞下苦果,犧牲了晴雯。

我是潤楊,歡迎關注

薇薇polly愛紅樓說:

《紅樓夢》的讀者一定都知道,王夫人這個女人的嘴裡,從來都很少說實話。

此時先不論王夫人的謊言是善意還是惡意,先來數數她都說過多少謊話:

金釧兒之死,被王夫人說成了是金釧兒弄壞了她的東西,而被攆出去;

寶玉被賈環用蠟燭所燙,王夫人瞞著賈母,說是寶玉自己燙的;

榮國府的日子過得入不敷出,王夫人和王熙鳳就拆了東牆補西牆,瞞著賈母;

抄檢大觀園這麼重大的事情,王夫人還是瞞著賈母獨辦;

晴雯的病已經有王太醫的確診,這姑娘得的是傷寒,可在王夫人的口中就變成了女兒癆。

賈母是榮國府的最高統治者,人能做到這個地位,靠的絕對不是淳樸與善良。必然靠的是心機與手腕。

賈母同王夫人大概已經相處三十幾年,王夫人是什麼樣的人她豈能不知!

所以不是賈母知不知道王夫人在撒謊的問題,而是王夫人匯報工作,賈母根本不會信……

一.連撒謊都毫無邏輯的王夫人

王夫人是個權利慾和佔有欲都非常強的女人,但是在她的身上,並沒有與這些欲望相匹配的能力。

為了權與利王夫人時常撒謊,但是因為本人的愚蠢,她根本無法周全自己說過的毫無邏輯的謊言。

戳破王夫人的謊言,無比容易!

賈寶玉是榮國府的鳳凰,太多的女孩子都想到他的房裡工作,所以寶玉身邊丫鬟位置,競爭激烈可想而知。

對於大丫鬟而言,寶玉身邊少一個人,就少一個自己成為通房丫頭的對手;

對於小丫鬟而言,寶玉身邊少一個人,自己就有了成為二等丫鬟的可能性;

對於想要到寶玉房裡工作的丫鬟而言,寶玉身邊少一個人,就等於自己也有了機會。

也就是說,一旦晴雯得了什麼不好的病,她的工作崗位,馬上就會有人惦記。

也可以換一種說法,晴雯就算沒有得女兒癆,而只是病症與癆病相似,大觀園中的所有人會馬上就知道。

怡紅院中的老媽媽,出於對疾病的恐懼,會馬上匯報這件事情;

怡紅院中的小丫頭,出於對疾病的恐懼,會馬上將這件事就傳出去;

而襲人呢,寶玉身邊想要上位的丫頭呢?出於女人之間的妒忌和競爭,馬上就會向賈母、王夫人匯報,將晴雯攆出去。

如果晴雯真地得了重病,在大觀園中她一天都待不下去。

當晴雯生病時,因為要給她請大夫,寶玉向大奶奶李紈說起過這件事情。

寶玉這位榮國府的鳳凰,他身邊絕對不可以留著得傳染病的丫鬟,這是李紈這位大嫂子必須要保證的。

給晴雯看過病的有兩位大夫,其中有一位還是《紅樓夢》裡描寫醫術高明的王太醫。

二位大夫的方子不大相同,但診斷是一樣的,晴雯得的是傷寒:

「小姐的病症是外感內滯,近日時氣不好,竟算是個小傷寒。……風寒也不大,不過是氣血原弱,偶然沾帶了些。吃兩劑藥疏散疏散就了。」

李紈知道晴雯生病的事,也知道寶玉給她請大夫這件事。雖然小說裡沒有描寫,但是依照世家大族的一般規矩,在大夫走後,怡紅院中的老嬤嬤還是應該將晴雯的病症匯報給李紈的。

而李紈沒有將這件事情上報,也足以證明,她收到的消息,是晴雯沒有什麼大病。

於是,怡紅院中的是一切事物正常運轉。

正常運轉的怡紅院、正常運轉的大觀園,都能讓賈母確信,其中不會有人得癆病。

那麼王夫人自然是又撒了一個謊,當然王夫人撒謊,賈母會看破不說破……

二.賈母和王夫人的布局

抄檢大觀園時,被攆出大觀園的不只是晴雯一人。司棋、入畫、四兒、小戲子們都被攆了出去。

司棋、入畫、四兒等丫鬟王夫人根本就沒有同賈母提及,小戲子們也只是隨便說了一嘴。

王夫人認真匯報的,就只有晴雯一人。

寶玉屋裡有個晴雯,那個丫頭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間病不離身。我常見他比別人分外淘氣,也懶。前日又病倒了十幾天,叫大夫瞧,說是女兒癆,所以我就趕著叫他下去了。

若養好了,也不用叫他進來,就賞他家配人去也罷了。

①晴雯這丫頭是賈母給寶玉的,所以這件事情王夫人必須向賈母匯報。

其實晴雯犯了多大的錯誤嗎?

只怕沒有王夫人容不下她的原因,最大的理由就是晴雯是賈母的人,而王夫人看不上賈母的人。

無論是賈母心中選定寶玉妻子的人選,還是賈母心中寶玉妾侍的人選,王夫人統統看不上。

這與人沒有關係,更多的是利益,王夫人和賈母在利益上也有著紛爭。

所以王夫人必須除之而後快。

②王夫人為什麼急於匯報呢?

因為王夫人在向賈母匯報晴雯得了女兒癆時,晴雯已經死了。

這種事情,在人際關係錯綜複雜的榮國府根本瞞不下去。

這件事情,晴雯哥嫂的鄰居會馬上知道;

這件事情,怡紅院的宋媽也已經知道,之後整個怡紅院都已經知道;

在晴雯的哥嫂向王夫人要喪葬費後,整個榮國府都會知道了這件事情:

王夫人聞知,便命賞了十兩燒埋銀子。又命:「即刻送到外頭焚化了罷。女兒癆死的,斷不可留。」

這個時候的王夫人,扯謊已經扯到了沒有邊際的程度。

③王夫人是大夫嗎?

不是大夫,憑什麼判斷一個人是得什麼病死的;

王夫人是缺少起碼的世故人情嗎?

以晴雯哥嫂的品性,如果這姑娘真的得了癆病,不可能把她留在自己的家裡。

所以一切都是王夫人在展示女主人的威風,她要在所有的下人面前展示出一種狀態,她不喜歡的人,任誰也留不下!

但晴雯是王是賈母給寶玉的,所以王夫人必須給賈母一個交代。而王夫人也認為,只要給一個交代就行了, 哪怕這個交代,就是極容易被戳穿的謊言。

而賈母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嗎?

答案明顯是否定的。

別說晴雯死了賈母會知道,就是抄檢大觀園賈母也一定心裡有數。

雖然抄檢大觀園這件事情,王夫人以為用的都是自己的心腹,所以傳不到賈母耳中。

但豪門大族,事情哪有那麼簡單。

抄檢大觀園時,探春早就得到了消息。

既然探春一個小女孩都能知道的事情,想瞞住賈母當然不可能。

賈母身邊的鴛鴦、琥珀等大丫鬟,同樣是她的心神耳意,會幫助她監控整個榮國府;

賈母身邊的二等丫鬟,也會隨時幫助賈母留心榮國府的事情,以便得到賈母的青睞,有機會上升成為大丫鬟;

賈母的身邊還有整個一套服務班子,加上這套服務班子的家人都會互相監督。

抄檢大觀園這件事,賈母身邊的工作人員,沒有一個人敢欺瞞這件事情,不向她匯報。

所以賈母必然早就知道晴雯被攆了出去,晴雯的死亡,賈母和王夫人知道的時間也會大致相同。

但是賈母能怎麼辦?

為了一個丫鬟和兒媳婦撕破臉,這不是一個宅鬥經驗豐富的一家之主的所作所為。

所以這件事情,賈母對王夫人的謊言只是故作不知。賈母做事自然會抓大放小。

晴雯之死傷了賈母的威嚴,所以賈母必然會有所行動,這才是賈母認為的大事。

而晴雯之死本身,不得不憂傷地發現,一個丫鬟之死,真的是一件小事,對於古代的貴婦來說只會視如草芥。

之後賈母與王夫人的整個對話,都是在笑著與兒媳婦宅鬥。晴雯沒有機會成為寶玉的妾侍,那麼王夫人想提拔為寶玉妾侍的襲人,也被賈母給駁回了。

於是這對婆媳,又站在了同一個起跑線上。人生如戲、全靠演技,這些豪門貴婦閒而生事,為了寶玉的婚事,一定還會有新的戲碼出現。

只是可嘆紅樓未完。

萍風竹雨123說:

賈母從重孫子媳婦做起,一直到自己有了重孫子媳婦,什麼事情沒見過,什麼手段沒聽過,王夫人這點小把戲,根本不夠賈母看的。

不信?請聽聽賈母聽到王夫人說晴雯患了女兒癆,被趕出大觀園後是怎樣說的。

賈母聽了點頭道:「……但晴雯那丫頭我看他甚好,怎麼就這樣起來?我的意思,這些丫頭的模樣、爽利、言談、針線,多不及他,將來他還可以給寶玉使喚得,誰知變了。」

賈母這段話是針對王夫人的匯報來說的。王夫人先說晴雯淘氣,懶,接著說晴雯得了女兒癆。賈母便感嘆原先晴雯模樣好,性格爽利,言談伶俐,針線又出色,賈寶玉做妾正合適。誰知變了。卻隻字不提女兒癆的事。賈母是什麼意思?當然是在感嘆晴雯變化大,讓人不可信。至於女兒癆,連提都不提,自然是更不相信。

賈母為什麼認為王夫人是說謊呢?

一,晴雯原是賴嬤嬤買的丫頭,被賈母看重,才又跟了賈母的。賈母活了那麼大年紀,自然有識人之能,她所調教出來的丫頭如鴛鴦,如跟了寶玉的襲人,如跟了湘雲的翠縷,跟了林黛玉的紫鵑等,都與她們的主子相得益彰。正如王熙鳳所言,經賈母調理的丫頭,個個都像水蔥似的。晴雯是賈母調教出來的,王夫人卻要在品形上抹黑晴雯,賈母自然是不信的。賈母既然對王夫人的話產生了懷疑,由此及彼,當然也不會相信晴雯得了女兒癆。

二,晴雯是賈母派過去給賈寶玉做妾的,賈母對晴雯要多兩分關注,更何況晴雯的個人條件那麼優秀,又深得賈母的喜愛。王夫人說,自從賈母把晴雯派到賈寶玉跟前時,夫人就關注著晴雯。同樣賈母把晴雯送給賈寶玉之後也會關注晴雯的動向。所以,晴雯的脾性如何,身體怎樣,賈母心裡自然有數。王夫人雖是抹黑晴雯,賈母這個老人精,可是那麼好糊弄的?

三,王夫人抄檢大觀園,動靜實在不小,賈探春痛苦而發人深省的警告,晴雯怒懟王善保家的,司棋被抄撿出與表兄私相受授的證物,王夫人趕出晴雯、四兒、芳官等人,一切都有可能被人傳到賈母耳朵裡去。

其實,對於賈母信不信晴雯得了女兒癆,夫人並不太在意,只不過是給賈母一個晴雯被趕出大觀園的說法而已。關於這一點,賈母心裡也清楚。

婆媳兩人鬥法,本來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賈母年紀已經老大,身邊又沒有可用的人,而王夫人不在娘家勢力不斷增長,而且女兒又做了貴妃,實力正不斷壯大,賈母已經不能夠控制王夫人了。所以對晴雯之死,也只好揣著明白裝糊塗。

星火情殤說:

王夫人向賈母說起趕走晴雯的事情,名義上是向賈母匯報,實質上只是給賈母下達的一個通知,因為王夫人此時已經取代了賈母,成為了賈府最高的統治者。

賈母對王夫人的話相信與否,都已經不再重要,此時賈母已經失去了賈府的統治權,王夫人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為了打擊賈母,剷除異己,賈母自然心知肚明。

在紅樓夢一書裡,每個角色人物的死亡,都意味著故事發展到了一個轉折點,例如秦可卿的死亡,拉開了賈府衰敗的序幕,賈元春的死亡說明了賈府滅亡的降臨,晴雯的死亡意寓著王夫人在賈府裡擊敗了賈母,最終奪得了賈府的統治大權。

晴雯和襲人原本都是賈母房裡的丫環,因為襲人老實厚道,賈母就讓襲人做了賈寶玉身前伺候的一個丫環,而晴雯因為長得容貌豔麗,成為了賈母給賈寶玉挑選的一個侍妾。

襲人當然不會甘心做一輩子的小丫環,俗話說近水樓臺先得月,襲人憑著天時地利的條件,極為順利地拿下了賈寶玉,成了賈寶玉第一個女人,但是賈母已經內定了晴雯做賈寶玉的侍妾,襲人只有投靠了王夫人陣營,從而獲得了王夫人的支持,被王夫人內定為了賈寶玉的侍妾人選。

晴雯和襲人之間的競爭過程,完全是木石前盟派和金玉良姻派之間鬥法的縮影,描述了賈母和王夫人爭奪賈府統治大權的過程。

賈母掌控著賈府的大權,王夫人表面上吃齋念佛,不問世事,但是暗裡一直在謀劃奪取賈府的統治權,賈寶玉的妻妾是賈府未來的權力繼承人,掌控了賈寶玉的妻妾,也就掌控了賈府的統治權,薛寶釵和林黛玉,晴雯和襲人四個人就成了王夫人和賈母手中博弈的棋子。

賈母自己曾經說過,她自打做賈府孫媳婦那天開始,就掌管著榮國府,其原因是賈母的背後有著強大的娘家做靠山,就像王熙鳳之所以能夠當上榮國府的管家人一樣,王熙鳳也是因為王子騰這個娘家靠山。

而如今賈母的娘家已經敗落,而王家的勢力卻如日中天,王夫人被賈母壓制了一輩子,終於等到了農奴翻身做主人的這一天。

宮中的老太妃,應該就是賈母的娘家人,是賈母倚仗的唯一靠山,只要老太妃活著,王夫人就不敢輕舉妄動,當老太妃死後,王夫人立刻發動了抄檢大觀園,宣布了榮國府統治權力的更迭。

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王夫人上位後,首先要做的就是打擊異己,將賈母的心腹之人逐一剷除,因此晴雯成為了第一個被懲治的犧牲品。

晴雯作為賈母的心腹,是賈母給賈寶玉內定的唯一侍妾,晴雯能夠在賈府裡活得像一位千金小姐一樣,一貫的頤指氣使,敢罵其他的婆子丫環,而無人敢招惹,根本原因是依仗著賈母這座靠山,是賈母給賈寶玉內定的唯一侍妾。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賈母大權旁落了,王夫人奪得了賈府的統治大權,晴雯作為雙方在棋盤上博弈的一枚棋子,首當其衝被王夫人淘汰出局,而襲人也終於取代了晴雯的地位,成為了賈寶玉唯一的侍妾身份。

王夫人攆走了晴雯後,表面上自然要編排出冠冕堂皇的理由,而這些理由只不過是王夫人給賈母留下的一點面子而已,無論賈母信還是不信,都已經不重要,因為賈母已經無權改變晴雯被攆走的這件事。重要的是賈母作為一個失敗者,要維護自己最後的一點尊嚴,也只能附和王夫人的說辭,贊同王夫人做的對,紅樓夢原文:

王夫人說:

寶玉屋裡有個晴雯,那個丫頭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間病不離身。我常見他比別人分外淘氣,也懶。前日又病倒了十幾天,叫大夫瞧,說是女兒癆。所以我就趕著叫他下去了。若養好了,也不用叫他進來,就賞他家配人去也罷了……」

賈母的回答:

「但晴雯那丫頭,我看他甚好,怎麼就這樣起來。我的意思,這些丫頭的模樣爽利、言談、針線,多不及他,將來只他還可以給寶玉使喚得,誰知變了。」

晴雯的懶和淘這些都是事實,晴雯懶淘的原因無非是有賈母這座強大的靠山,有資格懶和淘,賈母屋裡出來的狗兒貓兒,都輕易傷不得,何況晴雯是賈母給賈寶玉指定的唯一侍妾。王夫人的話含義是:「晴雯仗著你這座靠山,又懶又淘,如今我當令了,這是堅決不能容忍的。」

至于晴雯得了女兒癆這些說辭,是王夫人給賈母留的一分面子,意思是晴雯得了傳染的病症,才攆走了晴雯,而不是其他原因,更不是針對賈母,希望賈母別有其他想法。

賈母大權旁落,非常有自知之明,賈母的話從始至終都沒提晴雯的病,知道晴雯不過是得了傷風感冒普通的病,王夫人說晴雯得了女兒癆,是王夫人給自己留的一分面子。

賈母話裡的意思是看著晴雯很不錯,才把晴雯安排到了寶玉身邊做使喚丫鬟,想不到晴雯竟然變得又懶又淘,攆就攆了吧。

當大權旁落,別人給面子的時候,只能接著,否則連面子都失去的時候,也就失去了尊嚴,賈母和王夫人都深深懂得這些道理,賈母手中的權利,就這樣過渡到了王夫人的手中。

隨後王夫人就像賈母宣布,襲人模樣雖比晴雯略次一等,若說沉重知大禮,比晴雯強上不止百倍,而且襲人心地老實,所以把襲人定為了賈寶玉的唯一的侍妾,並且在兩年前,就給襲人支付了二兩銀子的月錢。

此時賈母心中應該是極其憤怒的,自己給賈寶玉內定的侍妾晴雯被趕出了賈府,而襲人這個叛徒很早就被王夫人扶持上位,可是如今喪失了權力的賈母,已經無能為力,所以賈母才會出言譏諷王夫人,紅樓夢原文:

「原來這樣,如此更好了。襲人本來從小兒不言不語,我只說他是沒嘴的葫蘆。既是你深知,豈有大錯誤的!」

賈母所說的沒嘴的葫蘆,不僅僅說的是襲人,也包括了王夫人,賈母的意思是:「你們懷揣著一肚子的陰謀詭計,就像沒嘴的大肚子葫蘆一樣,不聲不響的把我算計了。」

襲人和王夫人都是沉默寡言的人,賈母曾經說過王夫人年輕時就像個木頭人,此時又說襲人是個沒嘴的葫蘆,一語雙關,賈母心中不甘,但已經無力回天,雖然明面和王夫人妥協,把恨埋在心裡,話語裡夾槍帶棒,把王夫人一頓譏諷。

總之,王夫人說晴雯患女兒癆這套說辭,賈母知道是子虛烏有的事,賈母從始至終都沒有反駁王夫人一句,表明賈母已經失去了賈府的統治權。而探春對賈母和王夫人的爭鬥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探春才會說:「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566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