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程式設計師工作壓力大,身體也垮,為什麼還這麼多人想做程式設計師?是因為喜歡嗎?

尼奧大師說: 還真的是因為喜歡,至少是主要原因吧。 首先,這個行業還是有些門檻的,對編程沒有興趣很難入門並堅持…

尼奧大師說:

還真的是因為喜歡,至少是主要原因吧。

首先,這個行業還是有些門檻的,對編程沒有興趣很難入門並堅持下去,就算勉強入行也走不長,畢竟興趣是最好的老師。

其次,真正進入這個行業,興趣更是最好的驅動。軟體技術無論前端後端、還是AI算法、大數據等,技術都日新月異,跟不上就會掉隊。尤其高薪的頭部職位,必須保持對新技術的敏感度,並且有濃厚的興趣愛好才能堅持下去。

終身學習就是程式設計師的宿命。要說競爭壓力,其實更多的是自己和自己較勁,管住自己保持積極學習的動力,這條路才能走得長遠。不能滿足於CRUD的日常操作,35歲甚至30歲前,升級為技術Leader或者軟體架構師,甚至成為技術大神,才能為自己爭得一席之地。當然,努力付出和收入也是成正比的,至少前幾年是,現在確實太卷了……

至於苦和累,哪個行業又不苦不累,其實身處其中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感覺,程式設計師大多都是宅男,業餘時間也都是守著電腦玩遊戲看電影,996也不會覺得多痛苦,當然加班費等福利要跟上。

再說,程式設計師也並不是一天時刻不停的在敲代碼,想摸魚真的太簡單了。除了有生產事故時的應急排障,那沒辦法,必須全力解決問題。其他時候,隨便功能排期多估算一點,或者寫文檔、開會、功能測試的時間,都能擠出不少時間摸魚。大多數公司也會營造比較寬鬆的氛圍,畢竟碼農也是技術活,不是真的像搬磚一樣可以按件計費。

總之,這個行業並不神秘也大可不必妖魔化,小馬過河,只有自己趟過去,才知道水流的深淺冷暖。

華為雲開發者聯盟說:

分享一個菊廠大神的故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親戚朋友問我能不能買到打折手機時,我總會脫口而出:打折手機沒有,打折基站,了解一下?說完自己都覺得有點無釐頭,但似乎又是那麼順理成章。我想,無線的十年,寫代碼可能已經深深融入了我的生命,因為它不僅見證了我的青春年華,也見證了我不認慫的那些時刻。

這條路,我打算一頭走到黑了!

程式設計師這輩子誰沒遇到過幾個bug

愛上編碼,其實很偶然。在沒有錢只有才的大學歲月裡,在當時追女生還停留在手寫情書的年代,我用OpenGL寫了一個3D的迷宮遊戲,在迷宮的關鍵路徑上放上了女神的美照。一個小小的遊戲,幫助我的兄弟打敗了99%的直男,成功追到了學校的女神,我也成了我們那屆男生眼中的「代碼大牛」。初嘗成功的滋味,讓我覺得幹軟體這行,還行。

2007年底,我成功應聘到華為無線,在上海接首個落地成都研究所的產品UMTS Access Point,因為之前的遊戲開發工作經歷是順風順水,讓我覺得基站軟體編碼沒什麼難的,但是進公司的第二個月,臉就被打得啪啪響。當時還是瀑布式開發,嚴格遵循預先計劃的需求、分析、設計、編碼、測試順序進行,一個環節阻塞,所有人都得停下來。我負責的是系統廣播消息的整改優化,當聯調到我這時,DSP(基帶子系統)卻死活收不到我發的系統消息。我不停走讀代碼,卻連續兩天兩夜毫無頭緒,全部門100多號人因為我已經阻塞了48小時,部長不停在我座位後邊轉悠,盯著我屏幕那焦灼的眼神,都深深地刺痛著我,什麼時候,我從別人眼中的大牛,變成了拖後腿的人了。

48小時後,部長覺得不能再這麼枯等下去,安排了部門技術大牛來幫助我梳理思路,重新走讀代碼,終於找到了問題根因,原來在從CPU向DSP發送消息時,需要提前20ms發送,我當時過於自信,不知道信令之間有嚴格的時序關係,發送和接收是有延遲的,想當然認為優化成實時發送,不是更節約時間,更有效率麼,於是不假思索地修改成了我心目中「更美」的代碼。但就是這個「更美」,實際變成了Bug,阻塞了我們的聯調。問題終於解決了,但就在那一晚,我人生中第一次失眠了,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適合幹通信行業?

第二天,我找到部長,向他訴說我內心的煎熬和自信的崩塌,誰知道部長神情瞭然,說:「一個程式設計師,誰這輩子沒遇到過幾個Bug啊,都是自己親手埋的雷,那就死活都要親手把它挖出來。下一次,一定要由你自己來挖。」我倆相視一笑,突然間,我就釋懷了。

經過這次挫折,我對做大型通信軟體有了新的認識和了解。年輕的時候多少有些自負,自認為自己的代碼水平不錯,但實際上軟體領域有太多的未知,一山更比一山高,不太懂的地方,不能想當然,得多向前輩請教。代碼也不是越「美」就越好,在網運行的每一行代碼都是多代華為人不斷完善的結果,從表面上來看,這些代碼離美還有一段距離,但是從業務場景和功能完備性上講,它通常考慮比較周全,出問題的概率很低。

愈曲折,愈見大風景。

沒有解決不了的bug,只有沒找對方法的我們

帶著對編碼的敬畏,後來的我一直在業務組長期深耕。在自己熟悉的業務領域,無論特性開發,還是小的模塊重構,都能遊刃有餘,主導的模塊重構還獲得過公司E2E質量獎,但也許正因為太熟悉了,太遊刃有餘了,感覺激情正在一點點地褪去。就在我以為自己會麻木,甚至動了別的心思的時候,一個擴展眼界的機會,找上門來了。也正是這次機會,讓我堅定了繼續在軟體世界遨遊的信念。

當時,根據公司要求產品線需要發起VxWorks切換Linux的hert 8.0性能攻關,每一年增加的10萬+代碼,會成為產品性能的包袱,所以每一年的性能攻關,都是項目的重中之重,但是平臺切換和性能優化了多年,能想到的、該用的招式都用過了,大夥有些黔驢技窮了,怎麼才能讓性能KPI繼續往上升呢?尤其是在4個月內要提升XX%,能按期達標嗎?

部長找到我,問我願不願意接受這個高難度的挑戰,支援項目組完成性能優化,支撐至少每秒1500次鏈路建立。這是我從未涉及的性能優化領域,我,行嗎?

老婆給我打氣,「這,不就是你正在尋找的,突破的機會嗎?拿出你當年運動員的精神來,堅持、突破!你要相信自己,你可是『百米飛人』哦。」這裡要說明一下,我從小學就參加校田徑隊,一直到高中,從一個只是愛運動的小破孩,硬是練到了國家二級運動員,練成了研究所的「百米飛人」。

有了老婆這個堅強的後盾,我欣然進入了攻關組,並利用所有的業餘時間,從各種渠道、多個維度,補充相關知識的學習。同時,也向產品線架構部專家請教攻關方向,向底層平臺專家請教消息通信優化方向,向已經成功優化的部門請教Ans1編解碼優化方法等等,一切可以想到的,有一線希望的方式方法,我都主張嘗試一遍。從業務流程、業務算法、模塊部署、熱點代碼、編譯器選項等多個維度同時進攻,4個月後,我們如期順利攻下了這個山頭。

一時間,我百感交集,我認識到軟體的路更寬了,曾經的我單純認為軟體開發不就是壘代碼嗎?誰讓代碼更簡潔實用,誰就是大牛,其實不然,它更是合作,是探索,是智慧的碰撞。當我們費盡千辛萬苦,齊心協力衝破「暴風驟雨」時,我心中的迷茫如烏雲散開,我感受到了沐浴陽光的爽快與自信。這讓我更加堅定了軟體開發的選擇,沒有解決不了的Bug,只有沒找對方法的我們。

主管被我大膽的想法嚇到了

5G TUE(測試終端)落地成都,部門要成立軟體架構優化組,鑑於我以往的表現,部門希望我擔任技術負責人,從一開始就解決未來可能出現的性能問題。我先後分析了號稱世界最快的「並發框架Disruptor」,公司外研所開發的JSF,以及面向異構系統的OpenCL等各類並發框架後發現,其實取各家所長,開發一套全新的並發調度框架,更加有好處,能讓TUE/CPE在生命周期內,都不用再考慮性能問題。這個架構可以結合TUE/CPE高負載,超低時延,多板多框共存,產品硬體單板每年更新,以及多產品OneTrack的業務特點,達成每秒百萬級任務處理的性能規格。

我把全新開發並發框架這個想法跟部門主管簡單說了下,主管嚇了一跳,「這個想法太大膽了。」 原計劃只是優化小改,現在卻要完全重寫,我們的軟體實力是否足夠?風險到底在哪裡?能不能按時交付版本?性能會不會變得更差?會不會影響公司5G整體發布節奏?一連串的問號,讓他的心裡完全沒底。我卻堅信這個新框架如果做出來完全可以「碾壓」原有架構,而且新架構會讓整體更簡潔,就像那張著名的印度街道電線圖,只有重新鋪設,架構才不會腐化,更有利於後面的開發和維護。但主管仍然不同意,認為風險還是太大。

我想到架構大師Till Adam曾經說過,優秀的架構師必須首先是一個推銷員。於是我整理了新架構的各種優缺點分析,開始向主管、MDE遊說,從進度分析、性能分析、架構預演、風險預判等維度,一一解決了他們的疑慮和擔心。經過2周十來次密集的技術PK,部門終於同意,兵分兩路,我一個人先開發架構原型,另一組人在原有架構上優化,誰先驗證成功,提升更大,就用誰的架構去適配修改產品代碼。

是時候用上以前積累的知識和技能了。我心中燃起一團火,只想著要拼盡所有將想法變成現實。3個月的時間,我心無旁騖全力以赴開發新架構,用老婆的話說,簡直到了「魔怔」的地步,吃飯在想,走路在想,睡覺也在想,幾乎沒有一刻停止過思考。還記得最後一天,當新架構原型基本完成,上板性能壓力測試遠遠超出預期,這樣的結果,讓我覺得,過去種種,值了。部門也終於信心十足,決定用我的新架構來啟動業務層的適配修改。

2017年5月,上海通信展,TUE被集成在了汽車上,觀眾通過5G網絡,在展廳遙控30公裡外的汽車,實時控制。遠程駕駛可以成為未來租車和共享汽車行業服務這種自動駕駛的補充,例如用戶將車開到偏僻的場所,租車公司無需人力開回,只需利用遠程駕駛就可召回、調度車輛。我和項目組的兄弟們通過網絡直播,看到汽車被順利遙控的那一剎那,我突然發現,原來我們的通信軟體已經走在了世界科技的最前沿,我們正在構造未來智能化時代的通信基礎,這種無與倫比的成就感和自豪感,瞬間盈滿了內心。

十年時光傾吐芳華,崢嶸歲月如墨留香。這十年裡,無論是為了一行代碼「死磕」,還是為了一個架構想破了頭,窮盡了方法「折騰」,又或是為了「推銷」自己的方案拼命爭取,我沒認過慫。所有的努力在看到自己編寫的代碼照進現實的那一刻,是作為程式設計師的我最大的驕傲。

《華為人》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勇敢的百靈鳥Li說:

想做程式設計師有部分人是真的喜歡,但大多數人都是因為高薪而選擇做程式設計師,而且做程式設計師相對比較公平,不需要很好的背景,很好的家世和人脈關係,而且同事之間也較簡單。只要你編程技術牛,你就可以混得很好。但程式設計師也很辛苦,加班熬夜是常態。

其實有時幹的工作根本就不是自己所喜歡的,只是為了那一份養家餬口的工資。我們只能把工作和愛好分開,工作就只是工作,無所謂喜歡不喜歡,錢到位了就行。

如果把程式設計師的工資固定在五千左右誰還幹程式設計師那才是真喜歡,否則都不是。

小蠻牛愛學習說:

就目前而言,確實有很多人想做程序猿,當然也不一定是只是因為喜歡。

網際網路行業相對於很多傳統行業來說,薪資可能要高一些,當然大廠的可能會更高,但是大廠面對的壓力也會更大,哈哈、、、

可能很多人對程序猿有一定的誤解,比如競爭壓力大、加班、脫髮、35歲就勸退等。其實對於這些問題,不僅僅只是對於程序猿的,其他行業也是一樣。

從2021年開始,每年都會有超1000W的大學生從高校畢業,那些年輕人精力旺盛,怎麼能不逼得這些上班族們有壓力呢,有壓力當然會加班,加班學習,加班出業績,這樣才能夠在這個社會上有一席之地。

說到脫髮,可能你都不會相信,我的一個高中同學在他19歲的時候就開始脫髮了,這個真的好像跟職業關係不是很大,這當然可能和年齡有關,生老病死是人體自然現象。

35歲勸退是確實存在的現象,幾年前華為的一波操作著實把人給嚇得不輕。正所謂一分價錢一分貨,你拿著高工資當然也會面對的大競爭、高壓力。我一個朋友40歲是在一家國企搞軟體,工資不錯,壓力也不大,當然還是挺喜歡的。

其實有時候,主要看自己的選擇,每個人的情況不同,那選擇也是不一樣的嘍!

睜眼瞎唄說:

處在這個行當,身邊的同事,大部分不是因為喜愛從事程式設計師。

引用《圍城》中的經典語錄:婚姻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程式設計師這個職業也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

城外的人總覺得這個職業的高薪資,低風險,殊不知,這個行業的時薪少得可憐,舉個例子月薪2w,一個月工時約240h,時薪約為83元。

城內的人想出來,但長期和計算機代碼打交道,出來又不知道做什麼,加上身上背負的車貸房貸老人小孩,雖不喜歡,雖壓力大,雖然加班瘋狂,仍不敢輕易去換行。

入程式設計師坑需謹慎。

冷風斷月魂說:

晚上10點多,昏暗的路燈下,在街道上走來一人,戴著黑框眼鏡,穿著格子襯衫,再搭配一條深色短褲,背著雙肩電腦包,腳上趿拉著一雙拖鞋,哇塞,這是一個程式設計師下班回家了。為什麼這麼打扮?我想他們平常忙於工作,沒有時間打理自己,整天和一堆平常人看不懂的代碼打交道,BUG也不會因為穿西裝打領帶而減少,並且提出那些腦殘需求的基本都是穿西裝的主。所以在他們眼裡,穿衣以舒適為主。

首先,弄清楚程式設計師是一群什麼樣的人,他們天天都在做什麼?

程式設計師不是黑客,也不是貼膜的、修電腦的。程式設計師是從事程序開發、程序維護的專業人員。一般將程式設計師分為程序設計人員和程序編碼人員,在中國,兩者的界限並不非常清楚。特別是軟體從業人員分為初級程式設計師、中級程式設計師、高級程式設計師(現為軟體設計師)、系統分析員、系統架構師、測試工程師六大類。

程式設計師性格特點:

「bug虐我千百遍,我待bug如初戀,」解決完一個BUG,高興地就像中了頭彩,完全忘卻了解決這個問題所付出的艱辛,在電腦前盯著屏幕,一行一行的檢查,每個字母和符號都不放過,一遍一遍調試,雖然嘴裡不停的說:「這他媽寫的啥?」還是不厭其煩地修改。這種耐心真是佩服。

程式設計師們從來不勾心鬥角,真誠地對待每個人,這種真誠讓人感覺有點難以接受。他們非常善於傾聽,尤其是和客戶討論需求時,對客戶說的每一句話都認真分析,深度理解,因為在他們眼裡多數人邏輯太不嚴謹,必須把客戶的真正想法挖掘出來,要不沒法工作,這也養成了他們耐心傾聽的良好品質。

程式設計師是人類和電腦的翻譯官,理性是程式設計師的最基礎的要求,電腦輸入一個命令得到的一定是某個特定的字符,編譯成功的程序永遠輸出同樣的結果。一個優秀的程式設計師,就得像電腦一樣理性才能把工作做好,而這種理性又慢慢改變著他們。編程久了,他們會變得和電腦一樣極度理性,邏輯縝密的性格特徵,這讓他們在人際交流會顯得有些呆萌,沒有感情,不懂浪漫,不解風情,缺少人情味。這也是讓人感到遺憾的一方面。

程式設計師工作為什麼有那麼大吸引力?

作為一個程式設計師,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就是能把想法通過編程把它們轉化為應用。尤其是現在這個網際網路時代中,一個APP,一個平臺,就能改變大家的生活,想想大家用的應用都是你設計開發的,多有成就感。俗話說得好「如果你想心想事成,最好的方法是自力更生」。程式設計師就是把想像力轉化為我們的創造力。

程式設計師是一群學習能力超強的人,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到來,這幾年,技術更新迭代的步伐越走越快。大數據,5G,區塊鏈新技術層出不窮,學校裡學的知識基本都是落伍的,參加工作後必須不斷學習,才能適應這個高速發展和變化的環境。所以在這種高速發展的技術領域中,程式設計師們的大腦的會被各種技術的知識開闊他們的很多思維。關於這一點,年齡大的程式設計師確實挺被動,年齡大了,大腦反應慢,記憶力減退,學習新技術也困難很多,況且身體狀況也下降了,不能長期高強度高壓力工作,自然和年輕人沒法比。

程式設計師工作中解決問題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解決問題靠的是啥?動手,動腦,邏輯思維和分析能力,這時候程式設計師的理性就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先思考,再分析,實在不行就百度或求助,把問題分解為若干個小問題,按優先級排好,按問題之間的邏輯順序一個一個地解決,看上去就像流水線。長期地鍛鍊和思考,使得每一個問題都會建立一套一套的邏輯思維方式和方法來解決。這也是為什麼那些經驗豐富的程式設計師能快速有效地定位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的原因。

日常生活中,一些重複性的工作可以用自動化,智能化來代替,這些應用其實都是程式設計師用代碼編寫出來的,為我們日常生活中帶來的方便和便捷。人們的生活方式得到了提升,也相應地推動了社會的發展。

因為當前是網際網路和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所以編程崗位也還處於非常短缺的狀態。加上技術一直在發展,技術和網際網路相對比其他行業還是屬於一個成長期。很多新型的技術和語言每日每夜都在更新迭代。技術行業的崗位也是每年都在增加。從幾年前的前端後端,到現在的人工智慧開發,甚至到未來的機器人開發,這就需要不斷學習,因此編程也是有難度的,每天都是辛苦的腦力活,所以才會薪資高。

最後,編程完全可以當成一個業餘愛好,豐富自己的業餘生活,現在大多數工作都離不開電腦,在工作中有些重複性的事務需要手工處理的,假如你會編程,完全可以通過代碼實現,這就極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同進也增添了不少樂趣。

樓盤網說:

因為工資高!

很多人覺得程式設計師加班工作壓力大不划算,其實程式設計師已經很划算了,至少工資方面高,少則一兩萬,多則三五萬元,這是其他很多行業都無法媲美的,但要說工作壓力和加班,程式設計師真的排不到第一。

小到工廠的流水線,不少都是每天12個小時班,每個月休息三四天,而且幾乎是不間斷的,大到一些做機械的,做工程的,每天的勞動時間都是很長的,一點也不熟程式設計師。而且工作環境比程式設計師還要惡劣很多,但工資很難能拿到程式設計師的水平,就比方說土木畢業的工程師,基本上月薪就是一兩萬左右了。

程式設計師最大的優勢是工資高,很多工作其實都是累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工作時間8小時,但工資也高不了哪裡去,而程式設計師至少是壓力大收入高的,這也算是非常成正比的工作了,很多工作的強度和工資、學歷等都不是成正比的,比工作壓力,工作強度等,程式設計師的工作其實還算可以接受的。我之前有個同學本科畢業做工程繪圖的,每天也是加班加點的幹,幹了幾年工資才9000多元。

程式設計師跳槽工資翻倍機率很大,但很多其他行業,無論是本科生還是研究生,跳槽工資翻番的例子是很少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58442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