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五十歲了,人生突然清零了,一切需要從頭再來,該怎麼辦?_五十歲以後人生怎樣走

草原屋說: 我是一名老師,丈夫在銀行工作,我們結婚成家以後,一路走來,吃過好多苦,對自己很苛刻,算計來算計去,…

草原屋說:

我是一名老師,丈夫在銀行工作,我們結婚成家以後,一路走來,吃過好多苦,對自己很苛刻,算計來算計去,給自己多花一分錢都心疼,反過來我們給兒子花錢從不手軟,一味地滿足孩子,可是等到兒子長大結婚,我們越來越失望寒心,如今50多歲了,感覺瞬間沒有了依靠,一切似乎清零了。

我生活在黑龍江的一個鄉鎮,1988年中師畢業,分配在鄉鎮中學,當時工資是78.5元/月,那時候買一頭豬才200塊錢,我結婚的時候,大約就花了5000塊錢,買了一些家具和幾床棉被,只買了兩件衣服,我丈夫託關係,賒帳買了一臺電視機,一臺電視機2000元,當時是很貴的,等到我們結婚收了一些份子錢,才把電視機的錢還上,我們買不起房子,只好租房子住,每月房租20元,我丈夫在工商銀行工作,兩人的工資加起來大約200多塊錢,我們的生活挺緊張。

我們結婚第二年,生了一個兒子,我丈夫特別開心,下定決心拼命賺錢,等到兒子長大結婚,不要像我們一樣這麼窮酸,這樣兒子就成了我們的奮鬥目標。

我們只有工資收入,有了孩子的花銷,生活就格外拮据,每天只給孩子吃一個國光蘋果,國光蘋果是最便宜的,我們大人從來不捨得吃,因為沒有錢買,我們兩三年都不買一件衣服,有一年冬天,我丈夫穿的衣服小,棉襖都露出一小圈,真是小圈套大圈,從後面看起來特別難看,確實沒有錢買衣服,也顧及不了那麼多。

1992年,我們倆手裡只有結婚時,我收的份子錢1000元,從娘家借了一萬多塊錢,用來蓋房子,蓋房子需要挖地基,僱人需要花費五六百塊錢,為了節省幾百塊錢,我丈夫自己挖地基,挖了好幾天。

房子地基需要挖兩米深,我想著試一試幫忙,也下去挖地基,挖了一鐵鍬,黃泥巴沾滿鐵鍬,要把黃泥巴甩到比我還高的地基外面,我根本沒有力氣,我一鍬也甩不上去,挖地基是一個體力活,我知道丈夫吃了好多苦。

我三番五次勸丈夫,僱人挖地基吧,別把身體累壞了,可是丈夫心疼花錢,蓋房子處處花錢,想著節省一點,堅決不同意,有一天,天開始下小雨,我急忙趕去房場,看見丈夫頂著小雨正在挖地基,衣服都淋溼了,我趕緊讓丈夫停下來躲一躲雨,丈夫卻是一個倔脾氣,好像沒聽見我說話,冒著雨繼續挖地基,一直到現在,我也沒有忘記這個場面,想想就流淚。

丈夫起早貪黑,一個月之後,房子蓋起來了,又開始砌房子四周的圍牆,由於過度勞累,以及營養不良,有一天,丈夫像往常一樣幹活,感覺沒有一點力氣,身體開始發燒,不得不去醫院檢查,結果是胸膜炎積水,丈夫累病了。

大夫讓丈夫住院治療,家裡蓋房子已經借了好多錢,為了節省一點錢,丈夫只去醫院打針,然後回到家裡養病,前後抽胸液積水四次,每次抽出一400毫升。我不讓丈夫幹活了,丈夫卻不聽,幹不了重活,就挑一點輕快活兒幹,丈夫打了一個月針,才漸漸地好轉。

那年的冬天,我們終於住進了新房,為了還蓋房子欠下的一萬多塊錢,我們大人不買新衣服,孩子也不買新衣服,撿人家孩子的舊衣服穿,就這樣過了七八年,才還完了債務。

2000年,工商銀行開始實行買斷政策,我丈夫決定買斷,工商銀行給了大約七萬塊錢,我們高興壞了,好像一下子變成了富人,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錢,相當於大約十多年的工資,於是我們開始打算做生意。

我們從二哥和妹妹借了40萬,丈夫去了距離150多公裡的縣城,買了一臺縣城到市裡的大客車,我丈夫不會開車,就僱了一個司機,丈夫變成一位售票員,一年到頭沒有休息日,只有大年初一,才休息一天,丈夫天天跟車,早上天蒙蒙亮就出車,晚上天黑黑的才收工,尤其黑龍江的冬天很冷,有時丈夫回家,兩腿都是拔涼拔涼的。

丈夫去了縣城經營客車,這樣我們就兩地分居,我在鄉鎮中學上班,自己帶著孩子生活,天天上班做飯輔導孩子,我也挺辛苦,我一個月才去一趟縣城,看望丈夫,然後再匆忙趕回來,感覺每天就像一個機器人。

我們經營這臺客車10年,丈夫只休息了10天,一年才休息一天,雖然賺了150多萬塊錢,但是丈夫落下了老寒腿病,腦供血不足疾病,有一年,我丈夫吃中藥就花了5000多塊錢,從此以後,丈夫經常吃中藥調理身體,我們賣車之後,丈夫不能夠乾重活,就找了一份保安工作,掙一年的工資,交完養老醫療,也就不剩啥了,幸虧我的工資高一些。

我和丈夫分居了10年,我們一直省吃儉用,從不亂花一分錢,像流行穿貂皮,我們學校女老師幾乎每人都買了一件,但是我沒有買過,所以我們不僅還完了債務,還存了一些錢。

2010年,兒子考上了大學,我們給兒子生活費,沒有限制,只要兒子打電話要錢,我們也不問原因,就給匯錢,大多數時候,我們都是多給一點,讓兒子高興,就怕兒子受委屈,如果要2000塊錢,我們就給打3000元,現在想想都後悔,我們把兒子慣壞了。

大學四年期間,兒子除了花掉學費和夥食費,寒暑假的時候,兒子經常和同學一起旅遊,玩遍祖國大江南北,兒子沒有賺一分錢,都是管我們要錢,其實只要兒子高興,我們苦一點也無所謂。

2014年,兒子大學畢業後,去了長沙工作,兒子花錢從來不手軟,交朋友旅遊花錢,談戀愛花錢更是大方,女朋友買包包一次就花五六千,經常吃各種美食,根本不懂得節儉,我們總是接濟兒子,我們想到兒子沒有錢花,心理就有些不忍心。

有一次,我丈夫和孩子通完電話,感覺兒子好像是沒有錢花了,他就急著給孩子打錢,我說孩子沒有要錢,不要給孩子打錢,即使孩子真是沒有錢花,也要讓他憋一憋,體驗一下缺錢苦,讓他自己想想辦法,但是丈夫覺的孩子在外面,沒有錢怕孩子上火,當時丈夫銀行卡裡只有1500元,馬上就給轉過去了,我說丈夫太慣孩子,將來孩子還不是一個敗家子。

我們做為父母,兒子談戀愛,我們特別開心,每年花掉好幾萬,我們就不斷接濟兒子,就怕女生跑了,兒子埋怨我們父母,最終,可是兩人還是分手了,兒子說咱家要是有500萬,對象就不會跑了,聽了兒子的話,我們很是心酸,我們很努力很吃苦,兒子還是不滿足,我感覺我們就像是一個罪人。

2016年,兒子對象跑了,兒子經常鬱悶,說是要買一臺車,需要25萬,我丈夫答應了,可是我不同意,我說留著錢先買房子,等買完房子,再考慮買車,兒子電話裡罵我,說攤上我這個媽,倒血黴了,要想和我斷交,當時我真想跳樓,氣得我嗚嗚直哭,孩子竟然這麼狼心狗肺,最後我們只好順著孩子,給兒子買了一臺25萬車。

2017年,兒子又處了一個對象,對象的父母離婚,我覺得離婚家庭的孩子,心理多少有些偏執,心理不那麼健康,我們不太同意,但是也不敢強烈反對,怕兒子得抑鬱症,只要兒子開心高興,我們只好順其自然吧。

2019年,兒子和對象相處了一年,突然著急買房子,我們讓兒子買便宜一點的,結果兒子買了一套100平方米,價值230萬,讓我們拿出130萬做首付,對象還要在房產證上加名字,而且不拿一分錢,我們聽了特別生氣。

我們沒有看見過兒子對象,雙方父母也沒有見過面,我們對兒子說,讓對象父母接電話,我們去見一下對象父母,商量一下買房子的事兒,以及將來結婚的事兒,讓我們更生氣的是,對象父親說不方便接,對象母親也不接,這是買房子不想拿錢,連電話也不接。兒子說買房子訂金都交完了,如果我們不拿錢,就和我們斷交。

兒子對象父母離異,就像是一個野孩子,沒有父母一樣,我們心理不同意兒子買房,就怕他們倆分手,但是又不敢阻攔,索性我們就不管了,於是我丈夫給兒子打去130萬塊錢,兒子付了首付買了房子,房產證上加了對象名字。

2022年,兒子和對象準備領結婚證,讓我們給對象父母打電話,我丈夫給對象父親打了電話,我給對象母親打了一個電話,我們給兒子對象10萬彩禮,到了年末,兒子又管我們要兩萬還房貸,我們無奈又給了兩萬。

2022年12月,疫情放開了,兒子單位全部感染,兒子傳染了對象,對象暴跳如雷,要和兒子離婚,天天罵兒子,兒子發著燒還要做飯,伺候對象,兒子給我們打電話訴苦,我們只能安慰兒子,我覺得對象太過分,兒子上班傳染,不是很正常的嗎!兒子對象真欺負人。

兒子對象從來不給我們打電話,也不加我們微信,逢年過節也不搭理我們,我曾經給她打過兩次電話,電話裡特別不滿意,嫌棄兒子加班,經常三更半夜才回家,就像沒有家一樣,我們勸兒子不要加班,但是兒子說沒有辦法,又不能換工作。

自從兒子處對象,每年兒子和對象過生日,我們都微信轉錢給兒子,兒子再把錢給對象,但是我們過生日,兒子和對象從來沒有問過,每年春節,我們都微信轉錢給兒子和對象,感覺就像孝敬祖宗一樣,小心翼翼地伺候著。

2023年,兒子和對象要舉行婚禮,我們讓兒子回黑龍江舉行,能節省一些錢,但是兒子和對象都不同意,瞧不起小鄉鎮,打算舉行一場浪漫的草坪婚禮,需要花費五六萬,我們一聽就生氣,太禍害人了,我們就像狗一樣掙點小錢,我丈夫打工兩年的工資,也不夠舉行一場婚禮的,窮人跟風講排場,花冤大頭錢買面子,太不值得了。

我們已經給兒子170多萬了,已經掏空了我們的錢包,對象還咄咄逼人,要浪漫要排場,我們都是快60歲的人,我們身體都不算好,我丈夫還要交養老醫療,實在無能為力,這次我們徹底寒心,沒有答應兒子,只給了兩萬,其餘讓他們自己想辦法,不要逼迫我們了。

娘家一分錢也不花,竟然還講排場,對象母親態度非常強硬,說不舉行婚禮,誰知道你結婚了,難怪誰都不願意找離婚家庭的孩子,這種家庭就是一個破爛家,花錢的時候,都躲得遠遠的,特別難以溝通,特別固執,這種窮人真是難伺候。

我們下狠心了,就給兩萬,打電話告訴兒子之後,兒子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很生氣,說攤上你們這樣的父母真是倒黴,就掛斷了電話,很長時間沒有給我們打電話,不搭理我們,結果我們給兒子打電話,電話竟然是空號,兒子換電話號了,我們感覺瞬間崩潰了,人生真是悲哀。

兒子從小到大,我們一味地滿足孩子,現在已經無能為力,只要一次不滿足孩子,他就會記恨父母,埋怨父母的無能,從來不理解父母的苦,父母是否健康,兒子根本不關心,只知道索取。

現在我們和兒子冷戰,他不給我們打電話,我們也不去打擾他,特別寵愛孩子的丈夫,也偷偷地流淚了,想想兒子從來沒有邀請過我們去長沙,可能是怕給他丟臉,嫌棄我丈夫是一個打工人,努力了一輩子,只要一次滿足不了孩子,孩子就會記恨你。

兒子買房買車和彩禮,我們花了大約170萬,還欠了20萬,我們馬上都奔60歲了,身體也都有毛病,而且還有疫情的打擊,苟且延喘地活著,兒子不停地索要,真是受不了了,越來越寒心,我們重新思考,打算不指望兒子養老,一個照顧另一個,哪天只剩下一個,就去養老院吧。

當金錢滿足不了孩子的時候,孩子馬上就會翻臉,根本沒有親情而言,我們辛苦一輩子撫養孩子,可是孩子只知道吃喝玩樂享受,不懂得理解父母,不懂得厚愛父母,我們把孩子廢掉了。

當我們五十多歲,走在六十歲的路上,沒有教育好孩子,一切清零,一生辛苦毫無意義,也許是一種悲哀!

正能量思念姐說:

我70年🐶,52歲了,48失去獨子,前半生的所有努力都隨愛子的生病的離去清零……留下來是一身的債外和無盡的思念……看著孩子的爸爸受不了打擊整天喝酒精神恍惚,半年的時間沒走出家門,我的心碎了……告訴自己,以失去孩子了,不能再失去相依為命的他了!接下來日子裡每天鼓勵他,安慰他,鼓勵他出去找個工作,換個環境,掙錢多少無所謂!還好,今天的我們都重新站了起來!有時我們想孩子了,就看看他的照片……有時控制不住大哭一場!然後繼續去工作,去生活!人生苦短,珍惜每一天!活好每一天!

奮鬥的90後打工人說:

我是69年生人,今年剛好滿53歲,我現在對兒子兒媳婦已經徹底失望了,兒子是我在世間唯一的親人,可他卻是一個餵不熟的「白眼狼」,感覺上輩子是我欠他的一樣,這輩子來向我討債來了。

現在我不想跟他有任何聯繫,就當這輩子從來沒有過兒子,給53歲之前的人生畫上一個句號,大不了回到農村老家重新開始,打算在城裡找個班上,實在不行在家裡種土地,我就不相信翻不了身。

當初和老公是通過媒人介紹認識的,當時看他憨厚老實這才試著交往起來,我父親也是看他幹農活勤快肯吃苦才同意我們的婚事,也沒有跟他們家提什麼要求,反而打了兩個實木衣櫃做為我的嫁妝。

當時嫁過去的時候只有一間婚房,老公家還有一個弟弟,他是家裡的老大,剛結婚不久後就分家,婆婆把客廳和廚房、廁所分給我們,另外還分了幾分土地外加二十塊錢,當時的條件可以說艱苦無比。

婚後家裡面非常的窮,直到兩年後家裡的經濟稍微寬鬆一點才要了一個孩子,當時坐月子的時候娘家送來了一隻母雞和十幾個雞蛋,婆婆也去買了兩隻母雞和二十個雞蛋,一直到吃完還是沒有奶水,無奈之下就用米湯餵養兒子。

後來,兒子上初中的時候,他爸晚上從朋友家喝酒回來的路上出了事,當時在農村還沒有手機,稍微有點錢的才買個傳呼機,發現他爸半夜還沒回來,就去朋友家找人,結果人家說喝到九點的時候就散場了。

我當時心裡一陣害怕,叫他們一起去幫我找找看,真害怕他爸在路上有個好歹,每個人拿著一隻手電筒在回家的路上找,到凌晨四點的時候才在三米高的陡坡下發現他,等到幾人將他抬上來發現他已經沒有了呼吸。

老公的去世讓我覺得天塌了一樣,這個家少了頂梁柱該如何過下去,但是為了兒子我沒有選擇再婚,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家裡的重擔,挖地、挑糞、施肥、收成我一樣都沒落下,農村男人能幹的活我都幹,因為我知道就算自己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

就這樣終於熬到了兒子大學畢業,他想要留在大城市發展,雖然說大城市競爭激烈,但是機遇也是相對的,做為母親當然希望兒子過得更好,於是就同意了他的想法。

兒子在工作的幾年裡,被公司的一位領導看中了,再加上他也有一定的能力,很快他就轉正升職了,由於經常去領導家拜訪,久而久之就跟領導的女兒產生了感情。

當他們準備結婚的時候,女方家裡也知道我們是農村人,對於彩禮就不講究了,但是要在大城市有一套房子,不然結婚後還租房子讓別人知道會被笑話。

我覺得這是理所應當的,於是就跟親戚借了十多萬,湊齊了五十萬打給了兒子,幸好這幾年他還有點積蓄,不然這點錢除了首付根本不夠裝修的錢,自己也是把能借的都借了才湊齊五十萬,如果不夠的話也沒辦法。

兒子結婚後,他們兩人都是以事業為重,如果不是兩年後意外懷孕,我還不知道多久能抱上孫子,本來兒媳婦準備請月嫂和保姆的,但是兒子卻讓我過去給兒媳婦伺候月子。

我當時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本以為等兒媳婦滿月後就能回老家,沒想到兒媳婦生孩子請的是產假,並沒有把工作辭掉,於是兒媳婦就去上班了,孫女還是需要我來帶。

好不容易熬到孫子三歲,馬上就可以上幼兒園了,我也可以丟手安心地回老家,但是沒想到兒媳婦又懷孕了,這讓我的心裡是既高興又難過,又是一個孫子即將降臨,讓我不得已打消回老家的想法。

孫子出生後,感覺每天時間都不夠用,一大早起來給一家人做早餐,兒子吃完就順便送孫女去讀書,我就在家裡一邊收拾一邊哄孫子,像買菜、做飯、洗衣服都是我全包了,從早上忙活到晚上,連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可是兒子他們覺得我做這一切是理所應當,下班回來也沒有說幫我分擔一點,吃完飯就坐在沙發上玩手機,他們兩口子休息都是一家三口出去玩,把我和小孫子丟在家裡,還說帶出去麻煩玩不盡興。

我每天為了這個家辛苦操勞,苦點累點這些都不算什麼,只要有做得不合兒媳婦的心意,她就會常常擺出那副大小姐的性子,有時候雖然不說什麼,但是那張臉拉得快要掉在地上。

期間有好幾次兒媳婦說的話比罵得還難聽,跟兒子說準備回老家不想在這呆了,兒子就讓我不要把兒媳婦的話往心裡去,說她就是那個性格叫我不要跟她一般計較,為了兒子和兩個孫子我都忍了下來。

記得有一次我得結石在家裡疼得直不起腰,給兒子打電話他說在開會,叫我給兒媳婦打電話今天她帶孩子回娘家去玩了,打電話給兒媳婦她說有事在忙沒有空,叫我自己打計程車車去醫院,要是走不動可以叫醫院的救護車,但是我從手機裡明顯聽到打麻將的聲音,那一刻我的心真的涼透了。

就在這件事過去不到兩月,周末我在家裡帶兩個孫子,親家母剛好路過這就過來看看兩個外孫,可能是天氣太炎熱,到家後就去接了一杯涼水喝,不一會親家母的胃開始疼起來,我看孩子不方便送她去醫院,就給兒子打電話說明情況,當時他也說工作忙沒有空,叫我給兒媳婦打電話,兒媳婦知道她媽身體不舒服,就連忙從公司趕了回來,兒媳婦剛到家不一會兒子也回來了,兩人急忙的將親家母扶到車上,一腳油門就往醫院裡趕。

當時我的心裡是非常生氣的,想當初我得結石疼得死去活來都沒人回來送我去醫院,親家母身體有一點不舒服他們就跑得飛快,我天天為了這個家辛苦操勞,幫他們帶孩子也有三四年了,他們夫妻對我和親家母的態度真的是天壤之別,為此我才知道我在他們心中的分量,讓我對他們徹底的寒了心。

這些還不算什麼,有一次親家公去外地出差半個月,兒媳婦害怕她媽一個人在家無聊,於是就接到這邊來跟我們一起住,每天我忙裡忙外的,親家母也沒說幫忙搭把手,吃完早飯就出去散步,吃過晚飯後就和他們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吃水果,等我收拾完才叫我一起去逛街。

逛街的時候小孫子總愛哭,一直要有一個人抱著他才不哭,他們逛兩個小時的街,我就抱兩個小時孫子,從來沒有一個人開口問我累不累啊,需不需要換個人抱,好像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我只是他們孩子的保姆罷了。

就在有一次我終於受不了了,那天是周末兒子兒媳婦都在家裡,我一個人就在廚房做飯,突然客廳傳來碰撞的聲音,我連忙出去一看小孫子走路摔倒了,額頭上碰了一個大包,而且鼻子還碰出血來。

兒媳婦出來看到孩子的模樣,就質問我:「你是怎麼看孩子的,要是摔破相了怎麼辦?看個孩子都看不好。」

我聽到這話心裡特別憤怒,我在廚房做飯你們在家都不看著孩子,現在孩子摔倒了還說我的不對,我心裡越想越不是滋味,往事的種種也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就對兒媳婦說:「我在廚房做飯你們不知道看一下孩子嗎?他摔倒你們就怪在我的頭上,你就這麼蠻橫無理嗎?」

就在這時兒子從房間走出來了,看到孩子的模樣第一句話說的就是:「媽,你怎麼讓孩子給摔了,都出血了。」

我怒極反笑:「行,都說是我的錯,你但凡有用一點我至於受你媳婦的窩囊氣嗎?我知道你為了事業處處讓著你媳婦,她爸是你的領導這也是應該,但是你媳婦都騎到我脖子上了,難道你不知道嗎?你還是不是我的兒子?」

沒等兒子開口我又繼續說:「我現在累了想回老家去了,你們請保姆也好,自己帶也好,從此不關我任何事情,我也不再有你這個兒子。」

說完我就進屋收拾東西,乘坐當天的列車就回老家去了,在路上回憶過去的種種,感覺付出的一切太不值得,付出了所有,卻沒有得到任何回報,反而自己的一切都被清零。

但是好在我現在才53歲,面對清零也沒什麼可畏懼的,至少還有選擇可以重新再來,自己有手有腳還能動,當初那麼苦都能堅持下來,現在的這點苦又能算什麼呢?

只要我們有信心,有鬥志,有毅力,即使一無所有,通過努力拼搏還有翻身的機會,也會遇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陳說新語健康說說:

71年的豬。今年51了。2020年11月,在兩個閨女上大學後,我和前妻和平解體。

搬出家後,一個人租住合租房。渾渾噩噩一個月,心浮氣躁,靜不下心來。便想去找份工作,結果因為年齡,四處碰壁。後來進入保險公司,經過鍛鍊漸漸找回了自信和信心。三個月後離職進入老本行醫療大健康行業創立公司,開始重新創業。一年多來,在疫情不斷的影響下,舉步維艱,不掙錢反而賠了十幾萬。

親人勸過,說這是何苦呢,放棄吧。但是我不這樣認為,還沒有努力,怎麼能談放棄?還是堅持了下來,加上兩個不離不棄員工的支持。今年開始,產品和服務得到認可,在朋友們的幫助下,生意有所好轉,漸漸走上正軌。

女兒曾經問我都這個年齡了為什麼要這樣?我告訴她們,人,一輩子要為自己的理想奮鬥一把,無關乎年齡和成敗。當你老去的時候,是無憾的。

五十歲清零不可怕,只要有方向和人生目標,一樣會精彩無限。

抗癌一家的紅姐說:

我老公52歲,我48歲,在2020年疫情和老公的賭博下,我們家兩家公司倒閉,賣了所有家產還欠好幾百萬。一切都變成了零,都已成了負數,接下來的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

老公因為欠債還不出錢失變成了老懶,也就是失信人員,被凍結了所有的銀行卡和微信,支付寶等,對他的生活帶來了很不方便。

他不能坐高鐵,飛機等,也沒了自己的車,只能困在家裡,剛開始時他像無頭蒼蠅一樣,亂竄了起來 ,心情非常地不好。

我們幾乎身無分文,根本租不起房,連吃飯都成問題。

所有的親戚朋友知道我們這個情況後,都躲的遠遠的,生怕我們去借錢,這我們也能理解。這也是人的本性,很正常。

老公為此發燒三天,睡在地上不吃不喝,說死了算了。

看到他這樣,本想和他離婚的我,把離婚二字又憋了回去,走到他跟前,用鼓勵地話跟他說:「你要振作起來,只要我們人在,你戒掉賭博,我們一起努力,總有一天會好起來的。

老公聽了滿眼都是淚,抱著我說:「謝謝你,老婆,只有你還不離不棄來跟我說話,我一定戒掉賭博,從新做人。」

後來我們去租了一間最便宜的房子,開始了我們找工作之路。但這樣年齡,又沒有手藝,談何容易。四處碰壁,沒人要我們,又讓我們失去了信心。

我們也越來越自暴自棄,老公經常以喝酒來麻醉自己,我也變得沉默寡言。一天有時不吃一頓飯,也沒錢吃飯了,想著餓死算了。

但在一次應聘中,讓我又燃起了振作的信心。在和老闆談話中,了解到老闆以前也是負債纍纍的人,後來通過努力,現在已是資產上千萬的人,他說:「負債不可怕,怕的是你失去信心。」

聽了他的話,我和老公又重新振作了起來,他放下了面子,去找了份白天幹保安,晚上開滴滴的活,我也進了老闆的工廠開始打工上班。

雖然老公這樣白天黑夜的幹活,晚上滴滴開到凌晨三四點回來,坐的連腰都直不起來。

早上又得去做保安,一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但兩份工資加起來除去生活費,油費,也沒有錢剩,怎麼能去還債呢?

兒子也因為家庭原因懂事了很多,從讀大學起都是自己做家教等賺學費和生活費,還不時的拿錢回來給我們救急。真的很高興有這樣懂事的兒子。

從去年開始油價不停地漲,跑滴滴根本沒錢賺。後來我們又開始想辦法,想著如果靠這樣打工,要還清債務,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

於是老公又開始找生意做,通過四處觀察,發現工地上收廢鐵的生意,如果做得好的話能賺點錢。

說做就做,他把我們平時省吃儉用留下的三千元錢做本錢,於包工頭談好,把廢鋼鐵買進,經過整理,篩選,再去賣出。

因沒有經驗,開始虧了好幾次,買進時貴,接著鋼鐵價格下降,賣出就虧了。但後來慢慢撐握了規律,就虧的少了。

夏天在大太陽下,工地上自己撿爛鐵,熱得直打哆嗦,冬天在寒風中撿,雙手全是凍瘡,真是太苦了。但我們必須堅持,努力的生活下去。

我們現在有了生活下去的動力,老公生意慢慢步入正軌,我除了上班還在做小濤養花知識,學會了視頻等,接下去我想通過視頻帶貨,希望大家能多來支持我。

兒子下半年準備考研,希望我們通過努力,早日還清債務,重新過上辛福的生活。

趙大嘴愛生活說:

我今年也是五十歲,一切也是清零了,可是我不灰心,不氣餒!一切從頭再來!我屬牛,73年生人,19年的疫情讓我的生意虧損了六七十萬,這本來也不是事,可以越是生意不好,家庭也遭受變故,前妻看到我做生意虧欠了,非要離婚,鬧了幾個月,我也是心灰意冷,離婚就離吧,協議離婚,不吵不鬧,房子給了兒子,現金給了她自己,因為還有一處房產剛剛賣掉,錢在她手裡,生怕我和她分走,那時候的感覺真的好傷心!夫妻那麼多年,有錢有事業那還叫丈夫,一旦生意失敗,沒有掙錢的門路,那就是路人!給我了一部原來的商務車,願意去哪裡去哪裡!我為了孩子不生氣,不糾纏,把自己的生活用品收拾一下,開車來到自己喜歡的城市雲南昆明,放下思想包袱,重新開始!沒錢幹生意,那就先打工,至少要找個可以吃住的地方,朋友介紹我在世博園溫泉度假村上班,做管理,工資不高,吃住沒問題,喜歡這裡的環境,這是從零開始的第一步,穩定下來。

第二步,還是要找銷售,或者技術型的工作,因為那樣我們才可以有翻身的機會,太安逸的工作不適合我們這些心有夢想的人,最好還是慢慢找機會,只要手裡有錢,我就是那個不安分的人,必須自己再幹點事情,即使出去擺攤,也不能太安逸,不要小瞧這些小生意,一年也能掙個十來萬,擺攤有:速銷品,生活必需品,再者就是小吃攤,但是做小吃必須要口味和實惠相結合,除了這些那就是要在找工作上下功夫,不能進工廠打螺絲,(除非你需要調整心態,或者急需用錢)要想有出息和成績,那就是銷售,這個工作最挑戰人,也最成就人!我還是想做房地產銷售,或者速銷品銷售,把自己再次接觸銷售,我現在信心滿滿,在這裡工作幾個月,就要換工作,或者自己做小生意,一定要成為強人!朋友們,我們一起努力,可以相互了解幫助交流!一起強大起來!

積極的山鷹說:

我已經五十四歲了,因為兒子,人生突然清零,我真的無所適從。

兒子本是一個聰明聽話的孩子,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一年後,突然想創業,為了鼓勵他,我們拿出了積蓄,一年裡,只見兒子換了手機,換了電腦,我們錯誤的以為他創業有成效,直到債主上門,才知他創業失敗,已債臺高築,不忍兒子頹廢,我們幫還了債務,並期望他勇敢爬起,重新來過。

誰知一年過後,債主再次上門,原來兒子失業後沒再找工作,整天拆東補西,又欠下一屁股債,經我們再三勸誡,他也答應重新開始,我們又一次幫還了他的債務。

我們夫妻本是工薪階層,靠工資渡日,雙方家境一般,一直是靠自己勤儉節約才逐步換上了一套大房子,手中積蓄不是很多,幸虧娘家拆遷一套小房子獲得的拆遷款才略有點積蓄。然而好景不長,兒子再次讓我們跌入低谷,債主再次上門,彼時老公重病住院,兒子絲毫沒有顧忌重病的父親,而把父親治病的錢騙去還債,有人說孩子到你家是來報恩的,而我家的孩子卻似乎是來報仇的。

痛定思痛,債主再次上門時,我們選擇了報警,親戚朋友也勸我們不要再替孩子還債了,可看著孩子頹廢的狀態和被人催債的窘態,我們於心不忍,畢競他還不到三十歲,於是一家三囗多次協商溝通,決定再次幫他還債。孩子也發誓好好工作,重新做人,然而事與願違,他又一次騙了我們,也拒不告訴我們他在哪上班,上啥班,幹了什麼?只要開口就是要錢。

現在我們的處境就是拆遷款已全部用於還債,我們夫妻二人的工資除了日常生活外,還得給孩子交納養老和醫保,我們攢錢的速度永遠也趕不上他借錢的速度,人到中年,手上已無半點積蓄,細極思恐,身邊還有一位不畏將來、不記過往的「報仇者",不知哪天又有仇家上門,並且二人都是重病纏身,所以對於將來,我們沒有一點希望,前途一片渺茫。年青時那種白手起家拚命賺錢的拼勁早已消失殆盡,更別談從頭再來。

如果不是上有老,也許墓地上早有兩座新墳了!苦啊!😭

沈鹿大俠說:

我72年,屬鼠,今年是真正的五十歲,也沒有誰比我清零的徹底!

以前和幾個朋友合夥在在廣東開廠,最高峰一百多員工,產值8000多萬!

2017年唯一的兒子因為白血病走了,再也無心掙錢!然後賣掉自己的股份回到老家!

算起來已經躺平快5年了,唯一的工作就是帶著太太看中醫,做試管,生娃!

在經歷5年後,在今年1月7日,成功誕下一男嬰,讓我心懷感激,淚流滿面!

家中無數人疑惑的看我在家帶娃,感覺不可思議!

雖然感到力不從心,而我卻充滿快樂!唯有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全部!

雖然清零,但我就像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我要比以前更認真的撫育他長大!

也希望能看到的朋友能祝福我兒能健康的成長!

四月媽媽的餘生說:

我78年的馬,44歲,7月29日凌晨,失去了我最親愛的女兒,前半生的所有努力都隨愛女的生病離去淪為泡影……

留下的只剩一身的外債和無盡的思念……

實在太想孩子了,就打開她的手機,反覆翻看她的相冊……控制不住大哭一場……

別人可能隨口的一句問候,瞬間就會淚流滿面……

多少個不眠之夜,淚溼了枕巾……白天還得強顏歡笑……

活著的人還得活著,欠的錢債情債需要我去還……

繼續工作,機械地工作著……

感謝小濤養花知識,給了我發洩情緒的空間,感謝頭友們,給了我無盡的關愛關懷。似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人生的目標……

上班、下班、寫小濤養花知識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感謝小濤養花知識平臺給予我展現的機會。

有人說:

「兩個曾有過交集的人

如果念念不忘

還會在某個特定的

時間、地點、距離相遇

科學上稱量子糾纏

神學稱前世今生緣分」

寶貝,期待與你相逢的時刻……

土豆子花說:

林靜是72年的,今年50歲。當兒子把大學錄取通知書遞到她手上時。林靜嚎啕大哭,沒人知道,為了等這一天,她過得有多煎熬……

23歲那年,車間工人林靜,嫁給了25歲機修班的侯大江。不是為了愛,是因為年齡到了,所以廠裡的老大姐一牽線,兩個人就走到了一起。

沒有房子,他們就申請了一間宿舍,收拾了一下住了進去。

婚後幾年了,林靜一直也沒有懷孕。同事們關心,婆婆也不高興,丈夫侯大江就更鬱悶了,每天下了班,喝點酒就開始囉哩巴嗦的嫌棄老婆。

不是說林靜沒本事不會懷孕,就是感嘆自己命運不濟,找了個不會下蛋的母雞。

林靜也不還嘴,每次都默默地走開。因為她也覺得是自己的問題,心裡也一直都自卑得很。

直到30歲那年,終於懷孕生下了兒子彬彬,林靜的日子才算好過點了。

侯大江下了班就抱著兒子玩,竟然也戒了每天晚上的那頓酒。

半年後,林靜該上班了,婆婆卻不願意來照顧大孫子,說是家裡地裡的活,根本就撂不下。

沒辦法,林靜只好花錢讓已經退休的劉阿姨,幫忙看孩子。那時候,沒人看孩子的年輕職工都是這樣做的。

因為廠辦幼兒園早就撤了,這些曾經幹過幼兒園的老阿姨們,就又成了年輕媽媽們的選擇。他們一個人可以同時看好幾個孩子,就像現在的幼兒託管一樣。

畢竟那時候有個工作不容易,誰也不會輕易辭職,林靜也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好不容易熬到兒子兩歲,林靜就把他送去了幼兒園。

可是半年後,廠裡不景氣,進行大裁員,頭一批人裡面就有林靜。

下崗的不光是她自己,所以林靜也沒像同事那麼找來找去鬧來鬧去的,就坦然接受了。畢竟自己要人脈沒人脈,要技術也沒有什麼技術。

起碼丈夫侯大江還在上班,還有份收入,不像別的家庭,兩口子都一起下崗的那更愁人。

下崗後,林靜也沒敢閒著,趕緊去毛衣店裡找了份加工毛衣的手工活。因為她心靈手巧,織的毛衣也漂亮,所以給她的加工費也比別人要高。

她的手法很快,掙的錢幾乎能趕上她原來的工資。就是這個活太累人,白天晚上的低頭織毛衣,頸椎和腰椎都受不了。

半年後,林靜去服裝城逛街的時候,發現有個門頭正在轉讓。

於是她就回家跟丈夫商量,說「我光在家裡織毛衣也不行,早晚得累出毛病來。我今天看中了服裝城的一個門頭,位置還不錯,我想轉過來自己幹。

侯大江堅決不同意,說「你這麼實在,又沒有賣衣服的經驗,萬一都賠進去怎麼辦呢。」

可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林靜還是盤下了那個門頭,轉讓費都是七湊八磨才湊齊的。因為丈夫不讓動家裡那點存款,她就賭了那一口氣。

沒錢去外地進貨,林靜就先去服裝批發市場撿她喜歡的款式,一樣拿幾件,賣完了再去拿。

這時候的林靜雖然已經三十多了,但是身材依舊很好,再加上她的皮膚也白,穿什麼都好看,簡直就像個衣服架子,就是自己店裡比較好的模特。

她也不貪心,除去費用,每一件衣服多少掙點錢就賣。所以慢慢地,她也積累了一部分老客戶。

後來,她又買了一些書,學了一些比較專業的服裝搭配技巧。所以她店裡的生意就更好了。

她攢了點錢,也開始跟別人學著,去廣州杭州等地選一些質量好點的衣服來賣。又找了一個小姑娘,幫她看店。

兩年後,林靜就全款買了套房子,一家人舒舒服服地搬了進去。

開始的時候,侯大江以為老婆也就是一時興起,服裝店不會撐多久的。

可是,看著老婆穿得越來越講究,越來越漂亮。還全款買了房子。侯大江的心裡也開始敲起了小鼓,覺得老婆光憑賣衣服,怎麼能掙那麼多錢呢。她還變得越來越臭美,看著就越來越不正常。

於是一有空,他就去老婆的店裡待著。女顧客去了他不管,要是偶爾有男顧客跟老婆搭句話,哪怕是問問衣服的價格,他都覺得不正常,都會對人家怒目而視。

林靜以為丈夫不過去幾次,鬧鬧也就走了,開始也不以為意。但是次數多了,她就惱了。

林靜說,「這個服裝店是我辛辛苦苦一點點賣起來的,當初這轉讓費都是我找了好幾個人才湊齊的。」

「生意好不容易好點了,你卻又來找事,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侯大江耷拉著眼皮,說「我沒什麼意思,就是覺得你自從開了服裝店,就開始講究了。那裙子越穿越短不說,那衣服也越穿越瘦,也不知道你都穿了給誰看,到底是幾個意思。」

「我都是有丈夫孩子的人,我還能有幾個意思呢,我還不就是想多掙點錢,把我們的日子過得好點嘛。」

「要是你掙得多,我也可以做個全職太太,每天接送一下孩子,做做飯就行。可是就憑你自己,你能養得起這個家嗎?」林靜越說越生氣,音量也提高了不少。

提起收入,侯大江就沒了脾氣,因為聽說廠裡又要開始裁員,這回說不準名單裡就有他了。

旁邊的鄰居們,趕緊過來勸,說「你們兩口子有事在家裡解決,在這裡吵吵不但丟人,還耽誤賣衣服掙錢。」

侯大江這才嘟嘟囔囔的走了,林靜氣的抹起了眼淚。

晚上回家後,侯大江借著點酒勁,當著兒子的面又開始叨叨,無非也就是還在糾結白天的話題。林靜也不跟他理論,幫兒子洗刷後,就睡了。

一個月以後,侯大江也被裁員回了家他乾脆就每天都去老婆的店裡幫忙,說是幫忙好聽,其實也就跟監視老婆差不多。

他總覺得老婆的穿著打扮有什麼說法,說不準老婆外面已經有了人,不然的話,現在不可能這麼講究。

其實侯大江不了解這一行,所有幹服裝的人都會穿自己店裡的衣服。也不是喜歡,大多時候純粹就是為了給店裡做個活廣告,當個模特罷了。

林靜無可奈何,只能看著丈夫每天像個特務似的,時時刻刻地監視著自己。因為無論她怎麼解釋,丈夫也不會相信她。

侯大江天天在店裡盯著,晚上回家喝點小酒又開始嘟囔,沒完沒了的,兒子都聽煩了。

有一天,旁邊鄰居告訴她,說「我姐姐在鞋帽市場有個門頭,這段時間不想幹了,不如你去接手吧。也省的你們兩口子天天在這裡幹生氣。」

沒辦法,林靜就把店轉給了一直眼饞的鄰居,又去了鞋帽市場賣鞋子。

那個門頭倒是不小,但是位置屬實不咋地。林靜就去印了幾萬份廣告單頁,說所有去店裡的人,無論買不買鞋子都可以領個小禮物。現場買鞋子的人,還可以享受到很低的折扣。

去逛街的人,都有貪小便宜的心理,所以在鞋帽市場門口收到單頁的時候,就會多走幾步路,去林靜的鞋店裡去看看。

只要人去了,林靜就會儘量地把顧客留住。畢竟她也有幾年賣衣服的經驗了,何況她的鞋子質量也確實很好。

買完鞋子的人,她還會記下人家的電話號碼,學著人家商超的辦法,給辦個會員,下次再買就會享受老顧客的優惠。

反正她是用盡了各種辦法,讓客戶越來越多,生意也越來越好。

丈夫侯大江因為口才一般,也沒什麼耐性,剛開業的時候還在店裡幫忙。

後來客戶多了,他就煩了。整天地跑去跟那些生意一般的老闆們打牌下棋,玩得不亦樂乎。

林靜也不管他,樂得耳根清淨,自己又招了一個小姑娘在店裡幫忙。

一年後,打牌下棋也玩夠了,侯大江就跟老婆商量,「有個朋友想拉著我,合夥開個飯店,我覺得那位置挺好的,應該前景不錯。」

林靜知道丈夫的那個朋友,還比較靠譜。於是就給他拿了五萬塊錢,說「去年除了各種費用,也所剩無幾了。這點錢就給你拿去開飯店吧。」

侯大江接過錢,高興得不行。因為那飯店不大,原來老闆裝修得也挺好,就是因為家裡有事才把飯店急轉的。

飯店開業那天,侯大江的那些狐朋狗友幾乎都到了,他們吃著喝著,個個都誇獎他能幹,侯大江也聽得心花怒放,飄飄然。

因為位置還可以,屬於鬧中取靜的地方,所以飯店每天的營業額還是很可觀的。

侯大江好面子,朋友只要帶人來,他就給人家打折。只要自己喝大了,就喜歡給人家免單,回頭又開始後悔。

飯店的合伙人,也一次次地敲打他,說我們是開門做生意的,就應該先考慮店裡的效益,不能一激動就摟不住自己。

可是侯大江根本就不改,下次一激動又給人家免單了。時間長了,就影響了他跟合伙人之間的關係。

後來那合伙人忿而撤資,只剩下侯大江支撐著。可是這時候的他根本就啥也不懂,更別說飯店經營了。

所以都沒能熬過一年,那飯店就垮掉了。

侯大江覺得很丟臉,在老婆面前很沒有面子。於是就經常呼朋喚友的出去喝個爛醉才回來。

白天累一天,晚上回來還得伺候爛醉如泥的丈夫,林靜的日子過得是苦不堪言。

兒子這時候也早就懂事了,經常幫媽媽一起給喝醉的爸爸擦洗,也經常跟媽媽一起挨爸爸的罵。

林靜氣的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想離婚吧,看看年幼的兒子又覺得不忍心。想想,為了兒子還是慢慢地往前熬吧。

兩個月後,附近有個鞋店轉讓,林靜就接了過來,收拾好後,就勸丈夫再去鞋店幫忙,說我們又開了一個新店,你就在老店坐鎮就行。

沒辦法,侯大江也只能再去鞋店了,誰讓自己沒本事呢。

老店的生意依舊很好,林靜就兩邊照應著。

一直跟著她的小姑娘王瑩瑩,嘴甜的很,能說會道的也很會拉客戶。就跟侯大江一起留在老店。

可能是這時候的侯大江,穿衣打扮都洋氣了,也可能是小姑娘覺得老闆有錢,想法就多了。所以幾個月後,王瑩瑩就和侯大江走到了一起。

林靜整天忙忙火火的也沒注意,反倒是旁邊的鄰居大姐善意的提醒她,問她店裡是不是養了只小兔子。

林靜一口否認,說「我天天的都忙暈了,哪還有閒工夫養兔子呢?」

鄰居大姐笑笑,說「你不懂,也有喜歡吃窩邊草的兔子哦!」

說完,大姐笑笑就不再吱聲了。這時候,林靜心裡忽然就一激靈,心說大姐不會說的是那誰吧。

林靜就開始長了一個心眼,這才發現,丈夫和王瑩瑩整天眉來眼去的,就是自己忙忙叨叨的愣是沒發現。

她找了個理由,辭退了王瑩瑩,也沒問丈夫一個字。為了孩子,她情願裝聾作啞。

侯大江知道老婆的意思,也猜著她應該是發現了什麼。這時候的他不但不知道自省,反而開始怨恨起老婆,覺得她不但處處壓自己一頭,還活活拆散了他和王瑩瑩。

於是每天回家後,他都喝上一杯,喝完了以後,就開始裝憨賣傻的找事。罵老婆,罵兒子,有時候甚至連他自己都罵。

林靜總是由著他,因為只要沒人搭理,侯大江發洩一陣子就好,就會自己去睡覺了。

看著媽媽總是一言不發,兒子也知道她的委屈。有一次,兒子小心翼翼的問她,說「媽媽,你會跟我爸爸離婚嗎?」

林靜很驚訝,說「你怎麼會這麼問呢?」

兒子耷拉著眼皮,說「我班有個同學,爸爸媽媽就是離婚的,同學們都拿他開玩笑,甚至看不起他。」

林靜趕緊抱住兒子安慰他,「你放心,我不會跟爸爸離婚的,爸爸就是喜歡喝點酒,脾氣有點臭,但他也是愛我們的不是嘛。」

聽到媽媽這樣說,兒子的心才算終於放下來,不再糾結這事了,因為他相信媽媽不會騙他。

林靜那一晚,卻淚失了枕頭。親戚朋友都知道她很能幹,也算是事業有成,卻都不知道她經歷了什麼,每天過的有多麼煎熬。

去年夏天,當兒子笑眯眯的,把一份某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遞到她手上時。林靜抱著兒子嚎啕大哭,沒人知道,為了等兒子長大,她過的有多煎熬。

跟丈夫一起把兒子送進大學,又幫忙把兒子安置好。林靜平靜地跟丈夫說,「我們離婚吧!」

「你的腦袋是不是被門擠了,我們好不容易熬到兒子考上了大學,可以放鬆一下了,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我早就有離婚的念頭,十幾年了。就希望早點離開你,過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跟著我這麼多年了,不缺吃不缺喝沒受過什麼難為,怎麼就忽然想到離婚了呢?」丈夫百思不得其解。

「婚姻是一天天油鹽醬醋茶的瑣碎,是一樁樁一件件大事小情的共同經歷,是親人之間的溫暖和陪伴。而不是你的吃吃喝喝,你的冷眼旁觀!」

「這麼多年了,你一直都是個看客,從來不願意在我艱難的時候伸一把手。我受夠了這種雖然有丈夫,卻心裡孤單的像個寡婦的日子!」

「我不離婚,堅決不離婚!」侯大江知道自己今天享受的一切,都是老婆掙來的。雖然他平時經常借著酒勁,釋放自己的不快,可他心裡也很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

「你不離我離,就算是去起訴,我也一定要離婚。人生已經過去了一大半,我不能將自己的下半生都耗在你這裡。」

看到老婆這麼堅決,侯大江知道以她的性格,這婚是離定了。於是他又提出新的要求,「你要是願意淨身出戶,我就跟你離。」

林靜的心裡,暗自嘆了一口氣,這個一起過了二十多年的男人,是真狠心呢,虧這一切都還是自己掙來的呢。不過為了自己的自由,也沒有什麼是放不下的。

林靜沒有多想,就答應了丈夫的要求,立馬就跟丈夫去辦了手續。

她真的是淨身出戶,什麼都沒要,除了自己攢的一點私房錢。

她先去租了個一居室,又去小區門口盤下了一個早就幹不下去的小飯店。

簡單收拾一下,又找了兩個四十來歲年紀的女人,開了一個手切肉包子鋪。

包子鋪裡,也不光賣包子,還賣一些餛飩,水餃,麵條之類的。都是純手工製作,不光味道好,價格也很親民。

因為就在小區外面,居民們口口相傳,時間不長就都知道了那個包子鋪,都願意去吃。

一個月後,林靜的手切肉包子鋪就忙不過來了,只好又找了兩個人來幫忙……

總結:

五十歲了,就算是人生突然清零,一切都需要從頭再來,也並不可怕。只要你踏實肯幹,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

誰的人生還不經歷點事呢,不過是經歷事的時候,或早或晚罷了。

其實只要我們心態放平,就算是五十歲後一切清零,後面也還有長長的幾十年的好光景在等著我們呢。

有句老話說的好,冬的後面不是秋,不要為生活發愁。老天爺都不願意餓死瞎家巧,何況是我們活生生的人呢。

所以,就算是五十歲後一切清零,我們也要迅速調整好心態,高高興興的迎接下一個五十年的美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648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