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你有哪些出差在外或者旅遊的時候,晚上不得不和他或她單獨住一間屋子的經歷?

流浪皇1說: 我來回答這個問題。 2018年10月,我和朋友徐君去馬來西亞吉隆坡旅遊。我們在特殊情況下和一位姓…

流浪皇1說:

我來回答這個問題。

2018年10月,我和朋友徐君去馬來西亞吉隆坡旅遊。我們在特殊情況下和一位姓劉的年輕漂亮的姑娘單獨住在一間雙人間的房子裡,我們相安無事住了5晚,房費原本是A、A制。後來我們了解姑娘的家庭情況後,不僅為她住宿費免了單,而且在吉隆坡遊覽的幾天時間裡,包括吃飯、公交車、景區門票等一切費用,我們都給她全包了。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

2016年5月中旬,我們從雲南昆明飛吉隆坡。為了省錢,我們選擇的是晚上10點多到達吉隆坡的航班。

出了航站樓來到進城的最後一班大巴車,我和徐君買票進城到唐人街下車。在語言完全無法溝通的條件下,去唐人街找中國人開辦的旅店住宿是最好的選擇。

我們在唐人街附近下車後,從唐人街牌坊開始進門開始打聽,找了3家華人開辦的旅店和賓館卻都是客滿。找了一家馬來西亞人開的旅店,我與老闆娘比比劃劃搞了半天,表示要住宿。結果她也沒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不耐煩地打著手勢讓我們離開。當時我們心裡無比的詛傷和失望,以為今晚上肯定只能是睡馬路了。

我們背著包行走在靜悄悄的唐人街街上,突然從身後冒出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她拖著一個行李箱在街上急匆匆地行走,邊走時還左顧右盼。一看就知道是中國人,而且還是和我們一樣找住宿的。一個單身女孩深夜膽敢獨自在這唐人街行走,肯定也是見多識的遊客或者說是在這兒工作返程的。

幾句寒喧之後,從她口中得知:她姓劉,是從新加坡過來馬來西亞旅遊的成都女孩。她在新加坡已經研究生畢業了,順道到馬來西亞玩幾天後回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相鄰很近,與吉隆坡相距只有幾個小時車程。我們仿佛遇到了救星,當即向她求救,請求和她一道找酒店或者是旅館住宿。她滿口答應了。她肯定會英語,在馬來西亞找間住宿,對她來說不是件很難的事情。

差不多到晚上12點了,我們才找到一家馬來人開的小型酒店。小劉姑娘找前臺服務員打聽,雖然說房價300多元一晚,遠遠超出我們的預算範圍。可是客房僅僅只剩下一間雙人間了。小劉姑娘沒有半點猶豫,她把雙人間讓給了我們,並且拿我們的護照,幫我們填寫有關英語資料和代交入住費用。她幫我們辦妥住宿後正欲離開。

我看手機上的時間顯示已經很晚了,這深更半夜,一個女孩在異國他鄉走在大街上不安全。我便試探的對小劉姑娘說:「這麼晚了,再去找酒店也困難了。如果不嫌棄我們兩個老頭,今晚一起擠一個晚上,明天再想辦法。你和徐爹一個人一張床,我來打地鋪」。我的朋友徐君滿臉高興地回應說:「好的,好的。姑娘你放心,就同火車上的軟臥包廂一樣,也有男女混住在一起的」。小劉姑娘當即也爽快地說:「那也行,這就麻煩你們二位大伯了」。徐君和我推讓了一陣,我拿個帎頭便在徐君床邊庫地而臥了。

那一晚我幾乎沒合眼。因為我喜歡打呼嚕。而且呼嚕聲會此起彼伏,家人經常用驚天動地來形容我打呼嚕的聲響。我睜大眼睛不入眠,等他們都睡著了我才眯了一會。

從第二天開始,小劉姑娘就成了我們的導遊。她雖然說也是第一次來吉隆坡,因為提前做好了旅遊攻略,短短4天時間,她帶著我們遊覽了吉隆坡雙子塔、獨立廣場、國家王宮、國家清真寺、吉隆坡火車站、國家博物館、國家動物園、雲頂等等景區。遊覽時,她一邊給我們講解,一邊給我們拍照,非常熱心。第二天遊覽完後,她就繼續和我們住在一起。徐君說:「這樣住也蠻好的啊!」小劉就再沒有提找旅社的事。從小劉口中得知,她父母親都是四川鄉村的普通農民,她到新加坡讀書都是靠打零工掙的學費,家裡條件不很好。這次來馬來西亞旅遊的費用,都是她班上一位閨蜜贊助的。

我們和她臨別時,她按AA制結算了這5天共同住宿、吃飯、交通、景區門票等各種費用,共計1300多元交給了徐君。徐君和我商議後,趁她不注意時,又偷偷全部塞進了她的背包裡。離開時才告訴她,權當是她為我們這幾天當導遊的勞務費。我們彼此還留下了電話,希望回國後彼此聯繫。

總的感受就是在異國他鄉旅遊,只要遇見中國人都象見到親人,都非常親切,都會非常高興。這就是每一個中國人的共同的民族情結和感情。

請各位關注。

心比手快說:

二十多歲遇到過 和一個女孩一起住一個房間 還能怎麼辦?我打地鋪啊 遠距離保持對方安全感 還要考慮到對方起夜和衛生間尷尬 早點起來 早點說自己餓了 出去吃飯 給對方解手隱私時間 然後問問吃什麼 帶點吃喝回來 我是賓館一樓大廳沙發從早六點半迷糊到九點多人家下來

懷揣夢想的奔六說:

騎車下鄉檢查,吃喝無節制,壞了肚子,與同事困在鄉鎮旅店,初戀在鄉一單位工作,我猶猶豫豫還是給她打了電話,把我領到住室,讓睡在她床上休息會,之後又去單位值班,因為我跟她也就是見了幾次面通了幾封信,打過數次電話有過一次長談,連手也沒拉過就與我拜拜啦!小女生的枕頭,被子真香啊,六點她回來了,我剛醒仍在床上躺著,她摸了摸我的頭說上街吃點,不想吃,她上街買回來的桔子汁,巧克力夾心餅乾,菠蘿芯和午餐肉罐頭。

邊吃邊聊,我也沒提走,十點多時,停電了,她從抽屜裡找了二根臘頭,一根燃燒完後另一根火苗漸漸熄滅,我說我回旅店,別走啦,你身體?我好啦!好啦也不行,一張床咋睡?你睡床,我坐著。不行,我是男的,你睡床!不行,你是客人又是病號!我說:咱不脫衣服睡,一人一頭,可以不?行!她頭北,我頭南,一床薄被蓋上面,零點過後九月的氣溫也微涼,翻來覆去睡不著,忍不住翻身也頭北了,怎麼不守諾言,有點冷了,無語中,,,慢慢的輕輕的抱著她後背度過了半個美好夜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746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