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元妃點戲,揭露了《紅樓夢》中的哪些秘密?元妃點戲暗示了什麼?_紅樓夢中元妃的原型

綠野萍蹤01說: 元妃省親點了四出戲,分別是《豪宴》、《乞巧》、《仙緣》、《離魂》。庚辰本中,脂研先生逐一點評…

綠野萍蹤01說:

元妃省親點了四出戲,分別是《豪宴》、《乞巧》、《仙緣》、《離魂》。庚辰本中,脂研先生逐一點評四出戲的寓意,並特別交代「所點之戲劇伏四事,乃牡丹亭中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這則批註十分奇怪,四出戲應當隱伏《紅樓夢》四事,脂硯齋為何說是「牡丹亭」這部書的大過節、大關鍵呢?何況,這四出戲中,只有一折《離魂》才是《牡丹亭》的大過節、大關鍵。難道說,《紅樓夢》寫的就是「牡丹亭」,林黛玉之死才是通部書的大過節、大關鍵?

這其中,究竟隱藏了什麼樣的秘密,元妃到底在暗示什麼呢?

豪宴:《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

元妃省親,所點的第一齣戲是《一捧雪》中的一折《豪宴》。脂硯齋在這齣戲的後面留下雙行夾批:「《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以《紅樓夢》故事發展的順序,賈家之敗應當是全書的歸結,這齣戲應當最後點,安排在第四出才合適,但元春卻最先點出這齣戲,賈家大戲尚未開鑼就要收場,這是為什麼呢?

《一捧雪》是明末清初戲劇家李玉根據話本《一捧雪傳奇》,寫的是明代嘉靖年間,倚仗其父嚴嵩之勢,把持朝政,賣官鬻爵,為奪取一隻玉杯,害得莫懷古家破人亡的傳奇故事。李玉,字玄玉,這個名字,便能讓讀者產生聯想:寄居在賈家櫳翠庵的妙玉,來自玄墓蟠香寺

元妃點的這齣戲,其實並不是告誡賈家不要奢靡,也不是說賈家因「豪宴」而敗家。《豪宴》其實是要借用一個道具,也就是《一捧雪》中的「一捧雪」。「一捧雪」是一件珍貴的古董玉杯,《明史》和《張漢儒疏稿》都有記載,嘉靖年間失傳。據稱,這隻玉杯已經重現天日,定為國家二級文物。

一捧雪杯身琢為梅花形,五瓣,似臘梅盛開。杯底中心部分琢一花蕊,杯身外部攀纏一梅枝,枝身琢有十七朵大小不等的梅花。如此,也符合櫳翠庵的「梅花雪」,妙玉展示各種茶具,正是《一捧雪》第五折《豪宴》中的場景。其實,「豪宴」的真正寓意就是「梅花雪」

梅花,在《紅樓夢》中有著特殊的寓意,第四出戲《離魂》中就隱藏和「不在梅邊在柳邊」。梅邊,指的是梅花山的邊上,這裡是朱元璋的陵墓,梅花山是孝陵的案山,孫權的陵墓,寓意東吳大帝給大明太祖(曾經做過吳王)看門守陵。玄墓蟠香寺,即「元墓蟠香寺」,大明真正的祖陵

蟠,是虎踞龍蟠之「蟠」;香,即書中的「天香」、「冷香丸」等所有香,是朱元璋出世前夜,他母親陳氏太后夢中吃了黃冠神仙的冷香丸——這其中,實際上已經暗藏了元妃所點的第三齣戲《仙緣》。梅花香,是以梅花山暗點明祖陵,而又借用「一捧雪」的梅花飛雪,隱伏了賈家的身世來歷。

《豪宴》有一齣戲中戲,嚴世蕃家演了《中山狼》。「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以《紅樓夢》燈謎解讀,中山狼,其實是「鐘山郎」。金陵就在鐘山下,孝陵卻在鐘山上

元妃所點的《豪宴》不過是借用了「一捧雪」,交代賈家出自「天香」之家,與朱元璋「同宗一族」,都是「天香」世家。所以,這齣戲第一點出。「伏賈家之敗」,點到的是《紅樓夢》主題:大明之亡,是朱元璋恢復周制「封建諸子」,為南明藩鎮之亂,徹底葬送「朱樓」埋下了禍根。

《豪宴》中,嚴世蕃的「蕃」,諧音藩鎮之「藩」。

乞巧:《長生殿》伏元妃之死

元妃省親,是「夤夜」的活動,既隱伏了「虎兔相逢大夢歸」,又是朱元璋夤夜出生的暗示。賈元春的冊頁畫,畫的是弓弦掛在香緣(櫞),元春其實暗伏著「玄墓蟠香寺」,有大名元祖的寓意。元妃之死,標誌著大明終結。

乞巧,是《長生殿》的一折戲,大致情節是唐玄宗、楊玉環乞巧節時,夢中重逢於長生殿。這個場景,其實是白居易《長恨歌》中的這句話:「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元妃省親,其實是「夢裡相尋告」,故而是夤緣前來,夤夜歸去。賈巧姐生於乞巧節,其中也有這樣的寓意。

但是,《紅樓夢》中真正要暗藏的秘密,並非《乞巧》的情節,而是借《乞巧》以隱伏賈家的結局。這個結局既隱藏在元春的故事中,又寫在了薛寶釵、林黛玉的情節裡。第二十七回寫的是寶釵撲蝶、黛玉葬花,回目是「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冢飛燕泣殘紅」,薛寶釵是被縊殺於馬嵬坡的楊貴妃,林黛玉也是「宛轉蛾眉馬前死」的楊玉環。「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李白的《清平樂》是寫給楊貴妃的,楊貴妃就是趙飛燕轉世。

釵黛合一,她們的故事中,就隱藏了被縊殺的結局。因為大明藩王林立,到了南明時期,各家藩王假借復明,紛紛稱帝相互殘殺。江南甄家四次接駕,講的是南明被承認的四代皇帝,也就是弘光、隆武、紹武、永曆。以林黛玉為象徵的榮國府,寫的是「興隆街大爺」的後代在南明時期稱帝

興隆街的大爺,暗喻的是朱元璋大哥朱興隆,也就是靖江王一世祖。靖江王城坐落於桂林灕江,灕江發源於靈渠,林黛玉便是「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草。三生石,指的是靖江王三世祖才正式之藩。三世祖族名朱守謙,小名鐵柱,靖江王城建在北宋鐵牛寺原址上,榮國府的家廟就是「鐵檻寺」

林黛玉在榮禧堂見到了實際之藩的第十二代靖江王朱履祜的諡號「榮穆王」,榮穆王之子朱亨嘉因篡奪大明皇統,被隆武帝朱聿鍵縊殺。其孤子(姑子)朱若極被一個太監藏在雪洞之中逃過一劫,隨之,來到全州湘山寺出家。這個「姑子」,就是清初四僧之一、大畫家石濤,也是「曹雪芹」中的一員。湘山寺在湘江之濱,湘江也發源於靈渠,林黛玉號瀟湘妃子,依然在「西方靈河岸上」

靖江王亡於順治七年(1650年),滅掉靖江王的是孔有德。這一年是農曆庚寅年,孔有德屬虎,是《紅樓夢》中第二段「虎兔相逢大夢歸」的歷史。第一次「虎兔相逢大夢歸」,隱藏的是屬虎的順治入關,大清取代了大明

雪洞,也是「一捧雪」,暗喻靖江王被縊殺,對應了賈元春的冊頁畫。而賈元春的結局,卻是千真萬確地被弓弦縊殺——康熙元年(1662年)四月二十五日,吳三桂以弓弦縊殺了南明最後一個皇帝永曆帝朱由榔。這一年是農曆壬寅年,「虎兔相逢大夢歸」是大明徹底消亡的終極寓意

元妃省親時所帶的丫鬟抱琴就是後來的寶琴,寶琴所講真真國的故事,就是隱喻的康熙元年。這一年,康熙八歲。

《乞巧》不僅隱伏的是元妃之死,同樣隱伏了薛寶釵、林黛玉,以及香菱的結局,更是照應第一齣戲,暗藏了賈家之敗,大明消亡。如果說,《紅樓夢》寫的是江寧曹家,這家人又有誰被縊殺了呢?

仙緣:《邯鄲夢》中伏甄寶玉送玉

「甄寶玉送玉」,早就在第一回書中寫畢,一僧一道,以及江南甄家幾次送玉,就是《仙緣》中的一小段故事,或者說是神話。這則神話,就出自《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朱元璋因「仙緣」降世。仙緣中的「香緣」,榮耀了寧榮二府。

《仙緣》中,隱伏了《紅樓夢》作者的真實身份,其中主要說的是來自寧國府的八大山人。

湯顯祖《臨川四夢》之《邯鄲夢》,戲文寫的是呂洞賓受何仙姑之託,到凡界尋訪一位蓬萊掃花使者,看中了書生盧生。為去除盧生的俗念,呂洞賓送個他一個仙枕,讓他做了一個黃粱夢。夢中,盧生享盡人間榮華富貴,娶妻生子,位極人臣。夢醒之後才知,所娶妻、子都是驢,他自己原來也是驢。因而,這齣戲的第一折「標引」就有這樣四句道白:「何仙姑獨遊花下。呂洞賓三過嶽陽。俏崔氏坐成花燭。蠢盧生夢醒黃粱。」

盧生夢黃粱,太祖母陳氏夢黃冠,《仙緣》也就隱藏了「太祖太爺」家的仙緣、香緣。呂洞賓尋訪的是掃花使者,《紅樓夢》中的掃花使者是通靈寶玉,賈寶玉是它的侍者。通靈寶玉才是頑石,也是蠢物,盧生即是驢生

八大山人《自題畫石》中這樣寫道:「愛此一拳石,玲瓏出自然。蒴源應太古,墜世又何年,有志歸完璞,無才去補天。不求邀眾賞,消酒做頑仙。」通靈寶玉這塊頑石,「無材去補天」,是八大山人的自喻。

《紅樓夢》開篇,以女媧鍊石補天神話,鎖定了這部書是「家史王說」,明朝兩個王子述說家史。女媧補天神話有多個版本,但無論如何演繹,都是補的顓頊周天。《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中說:「其先帝顓頊之後,周武王封其苗裔於邾」。朱元璋家是顓頊帝的後裔,得周武王分封,因而,朱元璋在洪武三年(1370年)恢復周制,「封建諸子」,藩鎮制為大明滅亡種下了「孽根禍胎」。

八大山人是寧王朱權之後,族名朱統託,又名朱耷。耷,就是「驢」的俗寫。朱耷號個山驢漢、驢屋,在《個山小像》題跋中,八大山人自嘲:「沒毛驢,生於兔」。兔,指的是明朝,「虎兔相逢大夢歸」,虎到大明,紅樓大夢歸。

八大山人、石濤都是「曹雪芹」,他們家因為「仙緣」而享盡人間榮華富貴。朱元璋之「璋」,就是玉,「欽差金陵生體仁院總裁」,出自大明兩個皇帝的諡號,寧王、靖江王家得封藩王,意味著朱元璋把「玉」送給了他們。

離魂:伏代玉之死

黛玉之死,上文已經講到,隱伏的是兩代靖江王之死。所以,她的冊頁畫中是「兩株枯木」。黛玉判詞是「玉帶林中掛」,《一捧雪》的作者李玉是蘇州人,有劇作《掛玉帶》。李玉難道也是一個「曹雪芹」?——存疑待考。

庚辰本中,通篇都是「林代玉」,代下無「黑」,恐怕是八大山人的寫法。原著中,賈寶玉給林代玉取「妙字」,杜撰《古今人物通考》:「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畫眉之墨」,眉,諧音梅,除了暗喻明孝陵外,在林代玉來到榮國府的情節中,又是煤山的隱喻

崇禎帝於崇禎十七年三月十九日自縊於煤山,八大山人十分悲痛,後來治鶴形印以懷念大明之亡——鶴形印的印文是「三月十九」。

湯顯祖《牡丹亭還魂記》中沒有《離魂》,《離魂》是《牡丹亭》崑曲本中的一折戲。湯顯祖原著第二十折(出),才是脂硯齋在《紅樓夢》中提到的《離魂》。劇中的杜麗娘因思念柳夢梅而得病,死後葬在了牡丹亭中。杜麗娘的父親升任淮揚安撫使,臨行將女兒葬在後園梅花樹下並修「梅花庵觀」,囑一老道姑看守。這段戲文,就寫在了榮國府櫳翠庵的故事中。

薛寶琴「不在梅邊在柳邊」,是借林代玉隱喻金陵十二釵以及紅樓中人,暗示故事背景是南明時期。此時,榮國府遠離「梅邊」,但是,他們還在柳邊。柳是「木卯」,卯即兔,大明最後一個皇帝是木字輩的朱由榔以八大山人的話說,他們都是「生於兔」的朱家人。所以,《紅樓夢》不斷寫「月」。

杜麗娘離魂又遊魂,來到了地府,判官問明情由,查閱生死簿,知道她與新科狀元有一段姻緣,便準許她返回人間。從此,杜麗娘與柳夢梅魂魄相依。不久,看守梅花庵的道姑發現他們的遊魂,請人掘開了杜麗娘的墳墓,這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

櫳翠庵梅花盛開,其實就是梅花庵,妙玉就是成全「不在梅邊在柳邊」的道姑。妙玉最喜歡的兩句詩「縱有千年鐵門檻,終須一個土饅頭」,說的是鐵檻寺和水月庵。水月,寓意清取代了明。第十四回書中,庚辰本批註:「清,屬水,子也」。

《離魂》是元妃點的最後一齣戲,寓意紅樓中人經歷改朝換代,到了清朝。

那麼,脂硯齋為何說這四出戲「乃《牡丹亭》中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而不是《紅樓夢》的大過節、大關鍵呢?

牡丹,乃國色天香。天香,是朱家人興起的仙緣(冷子興)。《紅樓夢》寫的就是朱家家史,是「家史王說」。因此,《紅樓夢》即「牡丹亭」。這就是元妃點戲的秘密所在,隱伏了一部大明家史。

「牡」指男子,「丹」為朱丹。有人說讀《紅樓夢》得分清男女,「曹雪芹」以《風月寶鑑》為書名,書中所有的女性都是朱家的男丁。所以,脂硯齋說四出戲不是為《紅樓夢》伏線,而是寫的「牡丹亭」。

書偶記說:

元妃點的四出戲是全書大關鍵,王熙鳳點戲後的一句話讓人瑟瑟發抖,賈母點完戲後賈珍吞吞吐吐……《紅樓夢》裡的點戲場面,充滿了未知和詭異。

作為一部描寫清代頂級貴族生活的小說,《紅樓夢》裡不可避免地出現看戲的場景,而且還很頻繁。

《紅樓夢》四大家族裡的主子們,無論男女老少,大多懂戲,有的比說戲的還要精通。譬如賈母,在史侯家做姑娘時,家中就養著戲班子,因此對戲曲信手拈來。而年剛及笄的薛寶釵,就能針對戲曲在眾人面前跟賈寶玉侃侃而談。

作為一個天才作家,老曹在描寫到這些戲曲情節時,絕非為了賣弄點小才,更不是為了充字數,而是每一處關於戲曲的描寫,都暗伏各種玄機,這些戲曲關乎許多人物的命運結局,關乎賈家的時運下場,因為整部書的格局是盛極而衰,所以凡寫到這些戲曲,詭異陰森的氣氛便在所難免的瀰漫著了。

元妃點戲

賈元春省親,是書中賈家第二件盛事,第一件秦可卿葬禮極盡張揚了寧府的權勢,元春省親則肆意炫鬻了榮府的富貴。

然而,這不過是外人看到的表象罷了,事實上的元春省親,是充滿了淚水、哭泣、憂心忡忡和詭異氛圍的一出鬧劇罷了。

賈元春省親是元宵節,正月十五,正是月圓之時。水滿則溢,月圓則虧,冥冥中暗示,這場盛事過後,賈家便進入衰敗之路。這一夜,賈元春在賈家逗留七個小時,卻哭了六次,這種情緒,已經與場合還有的氛圍格格不入,而更詭異的是,她點的那四出戲,每一出都在暗示一場悲劇。

元妃點的四出戲分別是:

《豪宴》、《乞巧》、《仙緣》和《離魂》。

在這四出戲後面,脂硯齋分別批到:

《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

《長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邯鄲夢》中伏甄寶玉送玉。;

《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點之戲劇伏四事,乃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

這其中有什麼道道?

第一齣戲《豪宴》,乃明末清初李玉作的《一捧雪》中的一出。故事主要講述嘉靖時期,一名為湯勤的人得到太僕侍卿莫懷古的賞識,將其舉薦給嚴世蕃。不想這湯勤卻是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因看中了莫懷古的小妾,欲圖佔有,便向嚴世蕃告莫懷古藏有古玉杯「一捧雪」,莫懷古因此慘遭無妄之災。故事後來,莫懷古的小妾刺死了湯勤,嚴家則勢敗。

《豪宴》這齣戲,演的是莫懷古舉薦湯勤至嚴家後,嚴家設宴接待湯勤的情景。這其中演盡嚴家的燻天權勢,「炎炎權勢覺天低,朝廷已作家庭事……」

而賈家彼時的情形,正如這戲裡的嚴家,那賈赦、王熙鳳之流做下的許多倚權仗勢的事,正與嚴家如出一轍。只是再不可一世,也終歸敗落倒塌。

第二出《乞巧》,乃清初洪升所作《長生殿》的《密誓》一出。演的是楊貴妃於七夕節在長生殿乞巧,楊貴妃發出日久恩疏的擔憂。結果後來楊貴妃果真命喪馬嵬坡。

在這裡,作者暗示元春之死與楊貴妃之死有相通之處。這一點我們多次提及,賈元春最後也是捲入政治鬥爭而喪命。那種死亡來得很突然,而且是在賈元春得勢不久,她就如一顆炮竹,絢爛過後就是煙消灰滅。

第三出《仙緣》,是明代湯顯祖作的《邯鄲記》中《仙圓》的一出。演的是呂洞賓讓盧生做了個黃粱夢後,將其帶至仙境,讓神仙們點度他。在仙境,諸神仙將盧生夢中之事一一點醒,告知其方才經歷的一番榮華富貴不過是一場大夢而已。

按脂批,這是伏甄寶玉送玉。那麼在佚稿中,應該會有甄寶玉已經頓悟紅塵,後來遇到賈寶玉,將其「點醒」,告知其所謂的富貴榮華,最終不過一場夢,萬境歸空。

第四出《離魂》,亦為湯顯祖之作,乃《牡丹亭》中一出。演的是女主杜麗娘因未能如願與意中人柳夢梅結合,因此相思成疾至死的情景。

這裡暗伏林黛玉最終也是因思念賈寶玉而死,暗示林黛玉死時,賈寶玉不在身邊。至於為何,之前我們有過非常細緻的分析,此處不贅。

本該是一件喜慶歡騰的盛事,卻被擔憂、悲傷和惡預所代替,這就是元妃省親。

而除了元妃省親,在許多熱鬧場合中,那些戲曲也無不是讓人冷汗直冒的。

賈敬生日,寧府排宴看戲,期間女眷席中,尤氏讓王熙鳳點戲,文中寫道:

鳳姐兒立起身來答應了一聲,方接過戲單,從頭一看,點了一出《還魂》,一出《彈詞》。遞過戲單去說:「現在唱的這《雙官誥》,唱完了,再唱這兩齣,也就是時候了。」

從王熙鳳的話可知,彼時正在唱《雙官誥》,這是一出什麼戲呢?講的是有一薛姓的人,家中有一妻兩妾和一個兒子,薛外出後託朋友帶銀子回家,誰知友人見財起意,謊稱薛死了,那一妻一妾聽後紛紛改嫁,僅有最小的妾王春娥留下撫養第一個妾的兒子,後來這兒子中了狀元,薛也得軍功還家。這三娘因為丈夫和兒子都有了功名,得了雙份誥封,謂之「雙官誥」。

這雙份的尊榮,與寧榮二府的「雙官」暗合,只可惜這種榮華不能永世延續,因為這齣戲唱到一定時間,就要落幕,後面跟著的就是《還魂》和《彈詞》。

《還魂》是《牡丹亭》中杜麗娘死後復生的故事,這裡暗示賈家會有一個迴光返照的時間,我們非常知道那就是賈元春封妃的時候。

《彈詞》是《長生殿》裡的一齣戲,乃安史之亂後,唐玄宗西逃,當日宮裡的樂工李龜年流落江南,以賣唱為生。李龜年曆經大唐開元天寶盛世的衰亡,他所彈唱的便是一個朝代的悲歌。

所以,當我們明白這些戲曲的意思,再回頭看王熙鳳的那句話「唱完了,再唱這兩齣,也就是時候了」,讓人不寒而慄,王熙鳳一語成讖,賈府很快迎來迴光返照的「還魂」時刻,接著便是「笙歌歸院落,燈火下樓臺」,最後只有被人「譜將殘恨說興亡」的份了。

除此之外,《紅樓夢》裡的戲曲,都具備非同一般的意義,尤其賈母於清虛觀點的三齣戲,分別暗示賈府的起勢、昌盛和衰敗,而類似《魯智深醉鬧五臺山》、《男祭》這樣的戲曲,更為文中人物埋下命運的伏筆。因為篇幅有限,所以這裡就不再贅述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評論區討論呀。

溫讀說:

元妃點戲出現在《紅樓夢》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倫樂寶玉呈才藻",按照脂硯齋"草灰蛇線,伏延千裡"的評語,對於元妃省親這樣的"大場面",曹雪芹是斷不會隨意安排。元妃到大觀園點了四出戲,不僅為後文中最重要的四個情節埋下伏筆,也暗示了賈家由盛轉衰的命運。

要尋得元妃點戲這一情節中隱藏的秘密,先要從這四出戲說起。

元妃省親是《紅樓夢》中為數不多大喜的場面,賈元春是賈政與王夫人所生的嫡長女,年少入宮,在加封為賢德妃之後,被恩允回家省親,對於久居深宮的女子,這算得上無上的榮寵,為了迎接元妃,賈家不惜耗費巨資建造大觀園,賈府上下都明白,全家人的榮辱幾乎都繫於這一女兒的身上,然而在元妃省親這一情節中,賈家的衰敗已初漏端倪。

省親有三個環節,先是共敘天倫,其次同遊大觀園、題匾賦詩,等到談倦了,遊累了,便是坐下來聽戲。

元妃一共點了四出戲,分別為《豪宴》、《乞巧》、《仙緣》、《離魂》。小說中,曹雪芹只寫了劇目卻並沒有寫戲文,但是,脂硯齋卻在旁邊評論道:《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長生殿》中,伏元妃之死;《邯鄲夢》中,伏甄寶玉送玉;《牡丹亭》中,伏黛玉死。

之後再來一句總評:所點之戲劇伏四事,乃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也就是說,這四出戲暗示了《紅樓夢》整本書最為重要的四個情節。

這四部戲究竟講了什麼呢?

第一齣戲《豪宴》是清代劇作家李玉創作的戲劇《一捧雪》中的一出,講的是一個名叫莫懷古的人藏有家傳珍寶"一捧雪"玉杯,嚴嵩的兒子嚴世蕃聽聞後一心想佔為己有,莫懷古迫於嚴世蕃淫威既不敢不給,又捨不得傳家寶,就用贗品做了替代。

沒成想,此事被門客湯勤告發,嚴世蕃對莫懷古起了殺念,結果與莫懷古長得相似的僕人成了替死鬼,莫懷古的侍妾刺殺湯勤後自殺。直到嚴家父子倒臺後,莫懷古才從躲藏的戚繼光家中走出,官復原職,厚葬了僕人和侍妾。

《一捧雪》全劇最關鍵的人物並非是反派嚴世蕃或者弱者莫懷古,而是湯勤,他原本為莫懷古門客,為了攀求富貴主動討好嚴世蕃,出賣朋友,後來又屢屢作梗,最終讓莫懷古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如果按照脂硯齋"伏賈家之敗"的說法,賈家的衰落最有可能是源於小人進讒,這個小人或許就是賈雨村。

在小說中,人言賈雨村"未免有些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賈家興隆時,賈雨村想盡辦法攀附倒貼,而在賈家衰敗之時,以其陰險卑鄙的為人也很有可能勾結賈家的政敵,出賣賈家。高鶚的續書中也確實安排賈雨村陷害賈家這個情節,這與曹雪芹的原意較為相符。

除此以外,《紅樓夢》中有一個與《一捧雪》類似的情節——"石呆子古扇",窮苦人石呆子藏有二十餘把精美的古扇,賈雨村得知後逼迫石呆子賣給他,結果石呆子不願賣扇,賈雨村便誣陷他拖欠官銀,把石呆子的扇子全部抄沒,最後石呆子也下落不明。

這個沒有明確交代結局的小人物石呆子很有可能就是解開賈家衰敗之謎的鑰匙,會不會因為石呆子的報仇,加上"中山狼"賈雨村的出賣最終讓賈家淪落不堪?

第二出戲《乞巧》源自清代劇作家洪昇的《長生殿》,講述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悲劇,唐明皇與楊貴妃愛的驚天動地,可是面對安史之亂時,唐明皇還是一條白綾賜死了楊玉環,"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若以此"伏元妃之死",那么元妃最終的結局是被賜死,結合元妃的判詞"虎兕相逢大夢歸",虎和兕都是猛獸,學者劉心武認為虎指皇帝,兕指的是太監,元妃應該是在某一處遠離家鄉金陵的地方因為宮闈鬥爭而被賜死。

"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也許元妃早有預感,皇宮無非是個"不得見人的去處",縱使大觀園建造的再奢靡,錦衣玉食,頹敗不過是頃刻之間的事,要想抽身去還須早點醒悟。

第三齣戲《仙緣》取自明代劇作家湯顯祖得戲劇《邯鄲記》,山東書生盧生在夢中經歷了中狀元娶嬌妻,加官進爵又慘遭陷害,最後平冤昭雪,享受富貴榮華等一系列事情,夢醒之後發現一切皆空,隨之頓悟,跟隨呂洞賓修道去了。

"伏甄寶玉送玉",暗示甄寶玉送"玉",此處玉字,既指代賈寶玉,又指代通靈寶玉。一般認為,在傳說中呂洞賓渡盧生是受到了何仙姑所託,那麼,甄寶玉也可能是受到跛腳道士和賴頭和尚的託付去送玉,或者是將通靈寶玉還給賈寶玉,或者是由甄寶玉點化賈寶玉出家。

第四出戲《離魂》是出自湯顯祖的另一部劇作《牡丹亭》,杜麗娘與書生柳夢梅於夢境中邂逅,醒來時杜麗娘依舊難以忘懷,以至於思念過度而亡。所以,"伏黛玉死"不難猜測,黛玉寄情於寶玉,卻無法長相廝守,帶著遺憾去世了,這與通常理解的黛玉之結局非常吻合。

元妃省親原是喜事一樁,可是她所點的這四出戲不論如何都難算得上喜劇,曹雪芹苦心安排,就為的是讓讀者能夠順著線索找到《紅樓夢》真正的謎底,看懂故事深層次的內涵。

所以,只是一個元妃點戲的情節,曹雪芹已經巧妙地將戲文寓意引申為故事走向,賈府衰落是因為小人陷害,元妃結局是死於宮廷鬥爭,甄寶玉與賈寶玉的命運息息相關,而黛玉最終會因"情"鬱郁而亡。

高鶚的四十回續書尚不足以揭曉曹雪芹所埋下的伏筆,《紅樓夢》的結局到底是什麼,還待後人從蛛絲馬跡中找到線索。

萍風竹雨123說:

《紅樓夢》中有很多影射和劇透。如書中藕官,菂官,蕊官,三個小戲子,假鳳虛凰,影射了賈寶玉,薛寶釵和林黛玉三個人的愛情結局。如第五回,寶玉夢中遇警幻仙姑,在警幻仙境得見金陵十二釵的正冊,副冊,又副冊等,預示了很多女子的命運,這是劇透。而元春省親時所點的四部戲,則是另一種形式的影射和劇透。

《紅樓夢》中元春省親也算是一個重要情節,它既象徵著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也象徵著賈府即將走向沒落前的迴光返照,賈元春省親一共點了四出戲,而每一齣戲,伏賈家之敗毋庸置疑。因為曾經有幸見證《紅樓夢》全本並將之讀完的讀者脂硯齋曾經這樣點評賈元春省親時所點的這四出戲:

第一出《豪宴》之《一捧雪》伏賈家之敗。第二出《乞巧》之《長生殿》伏元妃之死。第三出《仙緣》之《邯鄲夢》伏甄寶玉送玉。第四出《離魂》之《牡丹亭》伏黛玉死。

一,《豪晏》暗示賈府被權臣忠順王爺所迫,最終家敗人亡。

《豪宴》出自名劇《一捧雪》。一捧雪乃是一個價值連城的玉杯的名稱。《一捧雪》是明末清初李玉創作的戲曲,講述的是明朝嘉靖年間,嚴世蕃依仗其父嚴嵩之勢,為奪取一隻價值連城的玉杯「一捧雪」,害得玉杯的主人莫懷古家破人亡的故事。《豪宴》是《一捧雪》的第五出,講的是莫懷古拜見嚴世蕃,向嚴世蕃推薦了古董行家賞鑑頗精又會裱補的湯勤,而湯勤卻向嚴世蕃告密莫懷古有玉杯 「一捧雪」,引起了貪婪成性的嚴世蕃的注意,為莫家後來因玉杯而遭受嚴世蕃迫害埋下了禍根,最後以至於家破人亡。但最後嚴世蕃因權勢過重,為朝廷所忌,被朝廷問罪,流放蠻荒之地。

《一捧雪》既是伏賈家之敗,想來那賈府當權之時,也曾如嚴世蕃一樣巧取豪奪石呆子古扇,害得石呆子家破人亡,其結局也如嚴世蕃一樣,被朝廷所忌,最後也會家破人亡,落得一個白茫茫大地一片真乾淨的結局。

《乞巧》暗示賈元春是因皇帝逼迫而自盡。

《乞巧》出自《長生殿》,講的是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故事。楊貴妃在安史之亂中跟隨唐玄宗逃難,而唐玄宗因六軍不發被迫逼迫楊貴妃在馬嵬坡自盡,安史之亂過後,唐玄宗還朝,日夜思念楊貴妃,於是在七夕之夜,長生殿上藉助道法,以求再見楊貴妃一面的故事。

《乞巧》伏元妃之死。元妃是貴妃,楊貴妃亦是唐玄宗妃子。楊貴妃隨時唐玄宗的愛妃,可是關鍵時刻亦是被當做棄子而被逼投繯自盡。而同樣身居貴妃高位的賈元春的結局想來也是被皇上所逼,最後不得不自盡。

三,《邯鄲夢》既是伏甄寶玉送玉,那麼甄寶玉可送玉,而賈府之富貴則已如黃梁一夢,一去不會再返了。

《仙緣》出自《邯鄲夢》,《邯鄲夢》是湯顯祖四夢之首。寫的是邯鄲人盧生在邯鄲旅店住宿,入睡後做了一場享盡一生榮華富貴的好夢。醒來的時候小米飯還沒有熟,因有所悟。後世說的「黃粱夢」或「邯鄲夢」,都從此而出。

《邯鄲夢》既是伏甄寶玉送玉,是不是意味著甄寶玉雖然送回了賈寶玉的通靈玉,賈寶玉過去的一切仍然是黃梁美夢,一去不返了呢?

《離魂》暗示林黛玉最後因情抑鬱成疾,淚盡而亡。

《離魂》是《牡丹亭》中的一折,寫的是官宦之女杜麗娘與書生柳夢梅夢中相遇。夢醒後杜麗娘不忘夢情,後因思念過度,抑鬱成病。最後藥石無治而死。《離魂》既然預示著黛玉之死,想來黛玉最後也會因思念寶玉而抑鬱而淚盡而亡,以證"還淚》之說。

元妃省親所點四出戲,都是為後文伏筆,可是一直到前80回結束,依然不見呼應,可見,《紅樓夢》一書"草灰蛇線,伏脈千裡"的說法不虛。

潤楊閬苑說:

《紅樓夢》與其他小說最大的不同是,其他書最後揭示人物和故事的結局,《紅樓夢》早早就暗示了人物和故事的結局,然而我們就是找不到人物和故事的結局。因為《紅樓夢》沒有結局,其結局原稿遺失了。

《紅樓夢》裡埋藏著許多秘密,草蛇灰線,伏脈千裡。元春點戲就隱藏了許多秘密,揭示了人物的結局。

《紅樓夢》中元春省親一共點了四出戲,而每一齣戲,都是一種暗示。埋伏著許多秘密。脂硯齋這樣點評:

第一出《豪宴》;【庚辰雙行夾批:《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
  第二出《乞巧》;【庚辰雙行夾批:《長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仙緣》;【庚辰雙行夾批:《邯鄲夢》中伏甄寶玉送玉。】
  第四出《離魂》。【庚辰雙行夾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點之戲劇伏四事,乃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

關於這四出戲的解釋,許多名家都給出了答案,潤楊完全贊成,在此不再贅言重複,只說說潤楊自己的小看法。

第一齣戲,《豪宴》之《一捧雪》伏賈家之敗

賈府本來是一場豪門盛宴,「座上珠璣昭日月,堂前黼黻煥煙霞。」然而就在這鼎盛之時,薛家來了,他們住在賈府,成為賈府身上的蛀蟲和攀援的凌霄花。借著賈府的高枝炫耀自己,保存自己。

王夫人相中了薛寶釵,把薛寶釵當作寶貝一樣捧在手裡,非要讓寶玉娶寶釵。以為這樣就能成就什麼金玉良緣,兩家互惠互利。其實呢,所謂的寶貝不過是假象,是害人的東西。無論多珍貴的雪雕,無論多麼漂亮的雪雕,都見不得陽光,見光就死,就會融化。

王夫人以為手中的一捧雪珍貴無比,卻是害人害己的東西。賈府因此而敗落。王夫人因此而失去了兒子賈寶玉。

第二出戲,《乞巧》之《長生殿》伏元妃之死

元春就是楊貴妃,楊貴妃雖然與唐玄宗,曾經在長生殿祈禱,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可是在生死關頭,唐玄宗為保護自己還是賜死了楊貴妃。楊貴妃被白綾縊死。

楊貴妃的結局就是元春的結局。元春的判詞裡,她背著弓,弓上掛著香櫞。就是暗示她被弓弦絞死。

第三出《仙緣》之《邯鄲夢》伏甄寶玉送玉

《仙緣》,是明代湯顯祖作品。故事梗概是呂洞賓讓盧生做了個黃粱夢後,將其帶至仙境。在仙境,諸神仙將盧生夢中之事一一點醒,告知其方才經歷的一番榮華富貴不過是一場大夢而已。

脂批說是伏甄寶玉送玉。那麼在佚稿中,賈寶玉的通靈寶玉丟了,甄寶玉撿到送還給了賈寶玉。賈寶玉得到玉後,做了一個夢,明白了目前經歷的一切都是為了完成還淚的劫數。當前的富貴榮華,愛恨情痴最終不過一場夢而已。夢醒後,賈寶玉撒手懸崖,出家為僧。

第四出《離魂》之《牡丹亭》伏黛玉死。

《離魂》,同樣是湯顯祖作品。杜麗娘因未能如願與意中人柳夢梅結合,相思成疾,最後香消玉殞。

林黛玉與賈寶玉相愛,可是最終他們的愛情還是鏡花水月。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林黛玉依然想著寶玉,念著寶玉,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最後淚盡而逝。

結論

元春省親本來是熱鬧的盛會,可是因為這幾齣戲奠定了賈府的悲劇結局和主要人物元春、寶玉和黛玉的人生軌跡。

正如《紅樓夢》第一回所云:「那紅塵中有卻有些樂事,但不能永遠依恃,況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磨』八個字緊相連屬,瞬息間則又樂極悲生,人非物換,究竟是到頭一夢,萬境歸空」。

沐夏花園說:

元妃省親時,點了出戲是《一捧雪》中的《豪宴》,脂硯齋因此批道,「《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

「元妃省親」,無論是元妃還是賈府,都視作一件潑天的喜事、大事。賈府甚至為此特意建造了一座「省親別墅」———大觀園。大觀園佔地「三裡半大」,且極「豪華」,「天上人間諸景備」,連元妃都「暗暗嘆息奢華過費」了(《紅樓夢》第十七回至十八回)。在「元妃省親」時,高潮部分就是賈氏族人簇擁著元妃來看自家戲班子的演出。開戲之前,自然要由元妃首先「點戲」。元妃「點」的第一齣戲是《豪宴》。這「豪宴」二字,從字面上看,就是「豪華宴席」的意思,倒挺對情對景,符合氛圍。殊不知,《豪宴》是李玉劇作《一捧雪》中的一折,《一捧雪》寫的是有個叫莫懷古的官宦,遭人陷害,最後落得個家破人亡的悲劇故事。

眾所周知,在我國歷代戲曲中,歡樂團圓的戲本多得很,好端端的元妃怎麼偏就點了這麼一出敗興的戲呢?深知《紅樓夢》創作內情的脂硯齋,生怕讀者粗心大意忽略了這個細節,便在此處特意加上了一個旁批:「《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元妃點戲」給讀者的另一個警示,就是《一捧雪》這齣戲本身。《一捧雪》寫的其實是一個大冤案。用《一捧雪》中莫成的話說,就是「天般恨,海樣冤」。

我們認為曹雪芹虛構元妃這個人物,就是影射對曹家三代織造百般照應的康熙皇帝。康熙主宰著曹家的興衰命運。如果曹雪芹參考著江寧織造曹家三代人的故事來寫《紅樓夢》中賈府的興衰,曹雪芹是繞不開康熙和曹家的關係的。

且看元春的判圖及詞曲,圖上畫著一張弓,諧音「宮」,還畫著「香櫞」,諧音「元」。「宮」是皇宮無疑,「元」字意解為「第一」或「首」字。這幅圖解為皇宮中的第一人或皇宮中為首的人。她元妃可就稱不上宮中第一或宮中為首了。這是暗示性很強的一張圖。

(關於「元妃這個人物其實是影射康熙」這一點,胡文彬先生在給筆者的信中寫道:元字是「玄」的避諱字,如「玄燁」,一是可去「玄」字最後一點,一是可用「元」字代,如玄武湖改為元武湖,即為避諱,按你的思路,元即指康熙帝玄燁之玄。我以為順理成章。)

為了躲避文字獄,比起正副冊其他女子的畫頁,這張圖更隱晦。再看其判詞:「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用「二十年來」辨什麼是非?難道辨的是《紅樓夢》中賈府的是非?

其實賈府的是非一目了然,用脂硯齋的話說,就是「招匪類賭錢,養老婆小子,即是敗家的根本」,用得著二十年嗎?不通之至!如果參照元妃點的《一捧雪》,似乎可以做些聯想,莫家的敗落是個大冤案,有著大委屈,曹家的敗落也是個大冤案,也有著大委屈。

什麼「是非」如此難辨?如果曹雪芹寫書參照了曹家的史實,顯然辨的是「冤情」,而不是「是非」。可是曹雪芹敢寫「二十年來辨冤情」嗎?肯定不敢!「利用小說反黨」那還了得!我們認為,曹雪芹所說的「二十年來」,大體是指雍正五年(1727年)到乾隆十二年(1747年)這段時間。雍正五年曹家被抄,直到乾隆十二年前後,曹家的許多事情曹雪芹才徹底弄明白了,於是曹雪芹在明義所見的《紅樓夢》的基礎上,融進了「元妃省親」等一系列故事(明義詠《紅樓夢》的二十首詩沒有「省親」內容),寫成了而今的《紅樓夢》。

明義所見《紅樓夢》書稿,是曹雪芹記述少年時的友誼和愛情啟蒙的「敘情」故事,待融進了更多的故事內容之後,《紅樓夢》才有了它的另一條主線———「辯冤」。

「敘情」和「辯冤」兩條主線,融合得天衣無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費去了大文豪十年心血,直到乾隆十九年(1754年)《紅樓夢》才算有了定稿。這就是我們有幸能看到的「甲戌本」。

如此看來,元春判詞的大意是:曹家有三代人在江寧織造任上(三春:曹璽,曹寅,曹顒、曹頫),正當康熙盛世,像榴花一樣紅火過,到了第三代,即曹顒、曹頫在織造任上時(時為康熙五十一年至康熙六十一年),並沒有做出什麼業績,比起祖輩、父輩來,顯然有很大的距離,但也得到了「老主子」的百般呵護。可是到了「虎兔相逢」之時,好景將終,厄運降臨。由此我們認為,正冊上元春的圖畫,是在影射康熙,《紅樓夢曲·恨無常》表面上是指元妃,實際上是影射曹家六十年織造的史實。

影射必然是朦朧的,模糊的,隱晦的,暗示的。在此不妨淺釋一下這曲子,「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就是在說康熙開創了太平盛世,正當此榮華正好之時,有限的壽命走到了盡頭,所管理的天下萬事也已顧不上了,只能在蕩悠悠的夢境中,到路遠山高的江寧尋告「吾家老人」,「須要退步抽身早」。

當然,這是作者的想像,或者說這是作者的一廂情願。文學中的想像可以是天馬行空的,但文學中的想像,是藉助虛構的人物虛構的情節來體現作者創作主旨的。

藝術就是這樣:生活的真實,藝術的真實,有時很難分清,何況在嚴酷的文字獄下,曹雪芹不得不用暗示和影射的辦法表白心聲,抒發塊壘。這就是戚蓼生在《紅樓夢》序中所說的,「吾聞絳樹兩歌,一聲在喉,一聲在鼻......」這是曹雪芹獨創的手法,也正是《紅樓夢》文字的魅力之一。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神神秘秘,但曹雪芹絕不是故弄玄虛,而是自有苦衷。

對於這一點,脂硯齋深為了解。在康熙駕崩後,宮廷、社會,謠言四起,說康熙是被人謀殺的,甚至具體到喝了一碗人參湯中毒而死。康熙究竟是怎樣死的,似乎誰也說不大清。就在《恨無常》這首曲子旁邊,脂硯齋批了「悲險之至」四個字。當事人就是有千般憾事,百種愁腸,也只能化作「悲險」二字。那是無法言說的。

晴空莽莽說:

點戲、看戲,是《紅樓夢》中的居家日常。有客上門要點戲,過生日擺宴席要點戲,過年元宵更是少不了戲,就連賈寶玉在怡紅院請客,也少不了芳官唱的曲,何況是元妃省親這件大事?

《紅樓夢》第18回,賈元春在元宵晚上省親,遊過大觀園「與民同樂」點了4場戲,如此喜慶的日子,卻在戲中暗藏著賈家腐朽敗落的根源,寥寥數筆,似有還無,若隱若現。

元妃點的《豪宴》、《乞巧》、《仙緣》和《離魂》這四出戲究竟暗含什麼秘密玄機?我們從戲曲內容中摸索:

1、《豪宴》:出自李漁的《一捧雪》,脂硯齋評:暗伏賈家之敗。

這齣戲講的是明代奸相嚴嵩之子嚴世蕃,覬覦莫懷古家中的玉杯「一捧雪」,開口索要只得到複製品,惱羞成怒將莫家害得家破人亡的故事。

《豪宴》只是其中一摺子,演的是莫懷古到京城補官,前去拜謁嚴世蕃,並將自己的門客湯勤推薦給嚴世蕃,三人一道喝酒看戲,戲名「中山狼」。暗喻湯勤後來為了往上爬不斷出賣莫懷古,最終害死曾經的主人。

讀過《紅樓夢》的書友是否感覺似曾相識?譬如賈雨村是由賈政引薦託關係候補的金陵知府,後來賈家敗落抄家也離不開他的運作。幫助薛蟠脫罪其實暗地離留下了隱患,幫助賈赦謀得石呆子家傳的古扇,弄得別人家破人亡,也是賈雨村動用手中的權力。

用湯勤暗指賈雨村,為達目的濫用權力,今日操控石呆子的生死,明日就可以反噬主人。《豪宴》像是現實的一幕大戲,風風光光其樂融融,背後埋伏的兇險隨時可能到來。

2、《乞巧》:出自洪升的《長生殿》,脂硯齋評:暗伏元妃之死。

這齣戲講的是唐玄宗和楊貴妃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長生殿中楊貴妃跪拜乞巧,唐明皇指天盟誓:願與楊玉環生生世世結為夫妻,永不相負。

然而幸福日子太過短暫,安史之亂爆發以後,唐明皇攜楊貴妃逃往蜀道西川,在馬嵬坡下被逼下令縊死心愛的女子。

楊貴妃的身份影射的就是賢德妃賈元春,曹雪芹的判詞是這樣寫的:「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蕩悠悠,把芳魂消耗。」其中的「蕩悠悠」暗指元春是縊死的。雖然書中寫的是暴斃而亡,然而居於深宮具體如何又有誰知道?那只是對賈府的交待。

3、《仙緣》:出自湯顯祖的《邯鄲記》,脂硯齋評:暗伏甄寶玉送玉。

這齣戲講的是呂洞賓下凡渡盧生成仙,為何仙姑掃花的故事。盧生在夢中遭逢大富大貴,位極人臣,卻遭奸人所害,被貶雲南荒蕪之地,驚醒才發現是黃粱一夢,頓悟入道成仙。

甄寶玉送玉這件事,在前80回並未出現過,或許是曹雪芹的未竟之語,也可能是遺失了版本。總之,從戲目上看,大抵是與寶玉頓悟出家有關。

紅樓一場夢,點醒夢中人,有甄寶玉在側,寶玉夢為「賈」,終有醒悟的一天。

4、《離魂》:出自湯顯祖的《牡丹亭》,脂硯齋評:暗伏黛玉之死。

這齣戲講的是杜麗娘於中秋之夜思念成疾,秋寒入體,芳魂永逝,臨終前將自己的畫像藏在太湖石底下,柳夢梅機緣巧合之下得到杜麗娘的畫像,與其重新相會團圓的故事。

林黛玉寫過的詩「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在別人團聚的日子裡自己獨自傷神,在夜晚孤獨離世。杜麗娘的病、杜麗娘的死,全是林黛玉生命的寫照。

戲文裡有句唱詞「顰有為顰,笑有為笑。不顰不笑,哀哉年少。」賈寶玉給黛玉取的字「顰顰」(皺著眉頭的樣子);「哀哉年少」,黛玉離世時還不到18歲吧?探春遠嫁,惜春青燈常伴古佛,只有黛玉最符合。

最後,因為元春喜歡齡官,賈薔另外點了《遊園》、《驚夢》兩齣戲,卻被齡官拒絕了,另外唱了《相約》、《相罵》兩齣。

我認為這兩齣戲借賈薔之口也是有玄機的,所謂站得高看得遠,身處爾虞我詐的宮廷,賈元春應是比賈家任何人都看得明白,這場富貴美夢只是鏡花水月。

而齡官的拒絕恰恰代表了賈府老少深陷美夢不願意醒來的心情,齡官借戲文中小丫頭芸香和老夫人對罵的情節來表達,就算是地位卑微之人,也可以活得精彩出色,也有聰明伶俐!換個角度看,未嘗不是對封建社會底層的反抗?

整部《紅樓夢》,元春省親的地位是重中之重,元春點戲暗藏四大伏筆,關聯全局,處處有跡可循,這也是這本奇書引人入勝之處,值得反覆咀嚼。

一千人讀紅樓有一千種想法,歡迎發表不同意見。

廖一壺說:

《石頭記》中的《長生殿》不是清朝人洪升寫的,《續琵琶記》也不是清朝人曹寅寫的。

明末福建福州人徐興公(1570-1642)寫作了《金瓶梅》、《石頭記》(紅樓夢)、「三言」、《情史》,還有可能寫了 《西遊記》、《醒世姻緣傳》、《新列國志》、《石點頭》、《西湖二集》、《二刻醒世恆言》等等,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大連環殺手。

《石頭記》中提到的戲曲作品

古人演出戲曲追求新鮮感,除了長盛不衰的經典劇目,就是一定要演出最新的劇目,由此可以幫助我們確定《石頭記》的創作時間。《石頭記》中演出的劇目,最晚是明末就已經出現的,完全沒有清朝的新劇目,說明《石頭記》寫作於明末。

《石頭記》中提到的戲曲作品很多,需要重點注意兩齣。《西樓記》和《長生殿》

《長生殿》,作者白樸(1226-約1306)。

《石頭記》演出《長生殿》乞巧一出。

清代洪升《長生殿》共五十齣,其中並沒有「乞巧」這一出。可見《石頭記》演出的《長生殿》不是所作,而是元代白樸所作《長生殿》,其中有「乞巧」這一出。洪升寫作《石頭記》的說法純屬子虛烏有。

《白蛇記》,作者白樸(1226-約1306)。

《西廂記》,作者王實甫(1260-1336)。

《負荊請罪》,作者康進之,元代戲曲作家。

《琵琶記》,作者高明(約1305-約1371)。

《浣紗記》,作者梁辰魚(約1521-1594)。

《八義記》,作者徐元(約1596前後在世)。

《邯鄲夢》仙緣,作者是湯顯祖(1550-1616),寫於1601年。

《牡丹亭》離魂,作者是湯顯祖,刊行於明萬曆四十五年(1617)。

《玉簪記》,作者高濂。生活於萬曆(1573-1620)年前後。

《南柯夢》,作者是湯顯祖。

《紅拂記》,作者張鳳翼,徐興公的朋友。

《祝髮記》,作者張鳳翼。

《釵釧記》,作者月榭主人,約萬曆十年前後在世。

《西廂記》,作者李日華(1565-1635)

《虎囊彈》,作者邱園,又一說朱佐朝(約1644前後在世)作。

《九蓮燈》,作者朱佐朝(約1644前後在世)。

《西樓記》,作者袁於令(1592-1672)。寫作於萬曆三十八年庚戌(1610),袁於令時年十九歲。

《石頭記》中提到《西樓記》的改編本《楚江情》。袁於令曾經印刷《心史》,專程前來福州送給曹學佺,新興公當然也知道這件事。

《一捧雪》豪宴。作者是李玉,約生於明萬曆末(1610~1670),卒於清康熙十年(1671)以後。有崇禎刊本。

《雙官誥》,作者陳二白,明末清初戲曲作家,字於令,生卒年及生平均不詳,長洲(今江蘇蘇州)人。

《滿窗笏》,作者範希哲,明末清初。

《荊釵記》,作者柯丹邱。生平不詳。僅明代張大復《寒山堂曲譜》 卷前的《譜選古今散曲傳奇集總目》中,在《荊釵記》劇下, 注稱作者為「吳門學究敬先書會柯丹邱」。

《續琵琶》不是曹寅寫的

曹學佺對於戲曲的高明見解,在《石頭記》中通過薛寶釵和賈母口中表達出來。

《石頭記》第五十四回:賈母道:「也有,只是象方才《西樓·楚江晴》一支,多有小生吹簫和的。這大套的實在少,這也在主人講究不講究罷了。這算什麼出奇?」指湘雲道:「我象他這麼大的時節,他爺爺有一班小戲,偏有一個彈琴的湊了來,即如《西廂記》的《聽琴》,《玉簪記》的《琴挑》,《續琵琶》的《胡笳十八拍》,竟成了真的了,比這個更如何?」

徐興公《紅雨樓書目·傳奇類》著錄了《續琵琶胡笳記》,未載作者名氏,應該就是曹學佺說的這個《續琵琶》。

原因是當時有一個枇杷不是此琵琶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莫廷韓。徐興公和朋友姚旅、馮夢龍都知道這個故事,徐興公寫到戲曲中是理所當然的。

《續琵琶胡笳記》第一出開場:千古是非誰定,人情顛倒堪嗟,琵琶不是這琵琶,到底有關風化。

徐興公《筆精》枇杷:吳中友人嘗言,莫雲卿笑同時用琵琶作枇杷詩云:枇杷不是這琵琶,只為當年識字差。若使琵琶能結果,滿城簫管盡開花。然枇杷作琵琶,見劉熙《釋名》,亦可通用,雲卿未之考耳。

姚旅《露書》:沈生予謂有送枇杷與一令者,錯寫作「琵琶」,令笑,口號曰:「枇杷不是此琵琶,只恨當年識字差。」適有客在坐,足之曰:「若使琵琶能結果,滿城簫管盡開花。」令大嘆賞。或以為屠長卿、莫雲卿事,恐借名耳。

馮夢龍《古今譚概》琵琶果:莫廷韓過袁太衝家,見桌上有帖,寫「琵琶四斤」,相與大笑。適屠赤水至,而笑容未了,即問其故。屠亦笑曰:「枇杷不是此琵琶。」袁曰:「只為當年識字差。」莫曰:「若使琵琶能結果,滿城簫管盡開花。」屠賞極,遂廣為延譽。

由此可知,徐興公和曹學佺看到的《續琵琶胡笳記》,就是徐興公《紅雨樓書目·傳奇類》著錄的《續琵琶胡笳記》,就是保存至今的《續琵琶》。

《續琵琶胡笳記》可能是徐興公或者曹學佺寫的,就算不是他們寫的,既然徐興公和曹學佺都看到,而且徐興公收入書目,就不可能是一百年後的曹寅寫的。

卍囍19654021說:

元妃點的戲順序分別是:《豪宴》、《乞巧》、《仙緣》、《離魂》。

風月寶鑑背後是:嚎咽七竅燹緣歷葷。實際順序應該是:燹緣,罹混,嚎咽,悽憔

讀到這裡明白了嗎?

譯:經歷了滿清胡人的兵戈之災,大明朝滅亡了,南明也滅亡了。遺民們罹難的罹難,逃命的逃命,到處都是號啕大哭,悲天嗆地的悽慘場面。他們長期飽受精神折磨和飢餓,一個個面部憔悴悽涼,堪堪斃命,隨時成為餓殍路倒。

故而。

王國2020說:

先看原文,省親一回特別複雜人物時間交叉。脂批鳳姐點戲,脂硯執筆。此十八回題目是: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倫樂寶玉呈才藻。按:庚辰本無此回,照蒙本在此分作兩回。後增寫的?以回憶補寫,懷昔感今,省親如南巡,南指南京,回望金陵舊事。和太祖仿舜巡是不一回事的 是明太祖仿舜巡。建文帝回憶式的南巡。

賈妃看畢,喜之不盡,說:「果然進益了!」又指「杏簾」一首為前三首之冠,遂將「浣葛山莊」改為「稻香村」。又命探春另以彩箋謄錄出方才一共十數首詩,出令太監傳與外廂

那時賈薔帶領十二個女戲,在樓下正等的不耐煩,只見一太監飛來說:「作完了詩,快拿戲目來!」賈薔急將錦冊呈上,並十二個花名單子。少時,太監出來,只點了四出戲:第一出,《豪宴》;第二出,《乞巧》;第三出,《仙緣》;第四出,《離魂》。賈薔忙張羅扮演起來。一個個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態。雖是妝演的形容,卻做盡悲歡情狀。剛演完了,一太監執一金盤糕點之屬進來,問:「誰是齡官?」賈薔便知是賜齡官之物,喜的忙接了,命齡官叩頭。太監又道:「貴妃有諭,說『齡官極好,再作兩齣戲,不拘那兩齣就是了'。」賈薔忙答應了,因命齡官作《遊園》《驚夢》二出。齡官自為此二出原非本角之戲,執意不作,定要作《相約》《相罵》二出。賈薔扭他不過,只得依他作了。賈妃甚喜,命「不可難為了這女孩子,好生教習」,額外賞了兩匹宮緞,兩個荷包並金銀錁子,食物之類。然後撤筵,將未到之處復又遊玩。忽見山環佛寺,忙另盥手進去焚香拜佛,又題一匾云:「苦海慈航」。又額外加恩與一般幽尼女道。

說明探春 脂硯 寶玉這幾個名中有一共同的執筆人寶玉,寶玉帝王是後來的脂硯之一(硃批),而第十七回正寫大觀園記,正是描寫建文帝入主芳園寶玉題額建文新政來回換花樣求新奇除陳腐。(每個人名多人合寫,一人分身)

賈妃點的戲,為何又說鳳姐點戲?元妃省親,又寫賈妃,紅樓人物在不同時期身份也不一樣,故也不同稱呼。

第一出《豪宴》,建文之元,賈府開始由盛到衰,從洪武宴到建文末宴,所以說是末世,伏賈家之敗,寧榮兩府的最後時光。人們反覆糾結這個末世,脂批也解釋了無數遍。豪宴不是離亭宴,大明未亡。說明下,豪宴在崑曲裡,不在所謂的清人李玉的《一捧雪》,而一捧雪也不確定是李玉所作。一捧雪是爭搶一隻玉杯的故事。應該是這隻

定陵出土的金玉寶石酒杯 還有金冀善冠 玉帶 絲綢

同時也是賈雨村朱棣一幹新榮謀金玉良緣的寓意。

笫二出乞巧,長生殿伏元妃之死,馬恩慧之死,是借長生殿故事喻朱棣清君側 清建文君身邊奸臣

第三出仙緣,喻建文帝出走修仙讓國獻芹

第四出離魂 牡丹亭伏黛玉生而死,死而生還魂,從墓地出來

一個個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態。雖是妝演的形容,卻做盡悲歡情狀,不是作者自己的經歷何能如此。又讓齡官作《遊園》《驚夢》

齡官說不是自己的主角戲,這兩齣主角應是建文帝,畫春容,畫大觀園畫漢宮春曉圖畫海棠春睡圖是一回事。夢中杜麗娘與皇帝合一。這是作者的巧妙寓意。作者也善於這樣寫。釵黛合一,不僅僅是黛玉如還魂成了荊釵妙錦成釵成蘭寶玉失玉成石的木石前盟合一,也是朱棣金玉良緣成帝王的合一,寶釵金鎖是時飛北金的合一。

牡丹亭西廂記的真實作者也是紅樓作者作品,這個詳細論證過

https://m.toutiao.com/is/BHB134e/?= 《紅樓夢》題到的戲劇是什麼劇種?以及關聯的年代 - 小濤養花知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774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