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你有沒有幾十年始終無法治癒的童年往事?

認真辛集5j5說: 處在重男輕女的年代,平日裡免不了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每每遇事,都是自己被處罰,太不公平了! …

認真辛集5j5說:

處在重男輕女的年代,平日裡免不了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每每遇事,都是自己被處罰,太不公平了!

哥哥從小就被慣著寵著,導致性格乖張、暴戾,這或許就是為他帶來不幸的種子。本該揮灑青春的年紀,卻因禍事下獄,終至精神抑鬱而離開人世。

見到病床前哥哥的最後一面,我好難過,如果能重來,或許就不會這樣了。

素老三說:

小艾原本是個愛笑的女孩子,她唱歌還好聽,有時候唱得高興,她就一邊唱歌,一邊跳舞。

隨便跳,就是那種即興的舞蹈。小艾沒學過舞蹈,也沒學過唱歌,就是喜歡,一高興了,就又唱又跳。

小艾的性格,親戚們都很喜歡。小艾就在大家喜歡的目光裡,漸漸地長大了,那年,小艾10歲左右吧,上小學二三年級。

小艾放學回家,看到他的表哥來了。這個表哥是姨媽家的大兒子,已經高三了,快要畢業了。

小艾的媽媽很喜歡這個外甥,覺得他功課好,還讓小艾多跟表哥學習。

小艾那個時候,剛接觸英語,有些發音不規範,媽媽就讓表哥教小艾。

表哥的發音,確實準,跟老師說的一樣。小艾很高興,就跟著表哥學習。

從那以後,表哥總是周末來到小艾的家裡,教小艾學英語。當時小艾也沒發現表哥有什麼異常。

只是偶爾翻書的時候,表哥的手會碰到小艾的手。小艾那時候太小,也不懂。

暑假的時候,表哥參加了高考,據說考得不錯。那天晚上,姨媽家請客,小艾媽媽也帶著小艾去了。

飯桌上,表哥還喝了一瓶啤酒,臉紅紅的,看著小艾的時候,總是露出笑容。

這麼優秀的表哥也喜歡自己,小艾覺得很開心。小艾一直活在親戚喜歡的目光中,她認為表哥喜歡她,跟親戚們的喜歡是一樣的。

電視裡正在播放歡快的樂曲,小艾就一邊跟著電視裡的音樂哼著歌,一邊自娛自樂地跳起舞來。

大家紛紛鼓掌,誇小艾能歌善舞,還讓小艾媽媽將來送小艾去藝術學校。

吃完飯,小艾去表哥的書房找小人書看。表哥也回到書房,說他會看手掌,從手掌上就能看出,小艾將來能不能考上藝術學校。

小艾就把手伸向表哥。表哥握著小艾的手,說小艾將來能考上藝術學校,還說將來小艾會嫁給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

小艾那些年,活在親戚們羨慕喜歡的眼神裡,她也希望表哥喜歡他,但僅此而已。

可表哥那天喝醉酒的時候,看著小艾的目光裡,除了喜愛,還有其他別的東西,是小艾那個年齡所不懂的東西。

那天晚上,小艾跟著母親和姐姐往家走,長長的胡同黑乎乎的,唯一的路燈壞了,小艾緊緊的攥著媽媽的手。

後來,表哥來送小艾她們娘仨回家。小艾也說不清,她對表哥是一種什麼感覺,反正這種感覺,讓她很不舒服,她有點不敢單獨面對表哥了。有種隱隱的感覺,那種感覺,好像是危險。

暑假裡,原本小艾媽媽讓表哥給小艾補習英語的,小艾拒絕了。

小艾說,我們同學都去跟少年宮的老師學唱歌,我也要去學唱歌。小艾的爸爸贊成小艾學唱歌,說放假了,讓孩子放鬆放鬆吧。

小艾一個暑假,白天都去少年宮唱歌,沒跟著表哥學英語。一天,她從少年宮回來,在路上遇到表哥和幾個同學在一起說笑打鬧。

表哥那幾個同學裡,還有一個女同學。女同學一直用仰慕的眼神看著表哥。

表哥高大帥氣,笑著跟小艾打招呼。那樣的微笑,乾淨,像雨後的彩虹一樣,這是小艾喜歡的。

是不是以前,她誤會表哥了,表哥的眼神一直是這麼幹淨熱情的,沒有其他的東西?

小艾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她跟媽媽說,要開學了,打算跟表哥再學半個月的英語。

表哥那段日子又開始來到小艾家,輔導小艾的英語。表哥的笑容是乾淨的,沒有多餘的東西。小艾覺得自己以前錯怪了表哥。

表哥的錄取通知書寄來了,表哥一家請客,小艾一家都去了。飯後,表哥要請大家去看電影,說同學給了他幾張追捕的電影票。

不過,這幾張電影票,不是同一場的,其中兩張電影票是晚上六點的,另外幾張電影票,是下一場的。

小艾著急看電影,表哥就拿著兩張票,帶著小艾去看電影,其餘的人看下一場電影。

小艾跟著表哥在電影看電影,這部電影裡面有一些驚險的鏡頭,小艾害怕地尖叫,表哥握住她的手,她也沒有多想。

電影散場,小艾和表哥從電影院出來,他們看到小艾的爸媽帶著小艾的姐姐,還有小艾的姨媽姨夫,說說笑笑走進了電影院。

表哥送小艾回家,長長的漆黑的胡同,小艾有點害怕,表哥卻有點興奮,說別怕,有我呢。

小艾小心翼翼地攥住了表哥的手,她感覺表哥的手掌那晚特別潮溼。

回到小艾家裡,兩個人在客廳坐著聊天。後來,表哥說要考考小艾的英語單詞掌握的情況,小艾就回自己的房間拿英語課本。

但一回頭,表哥也跟了進來,坐在小艾的床上,小艾遞給他英語書,表哥就抱住了小艾。

小艾嚇壞了,感覺不對勁。她急忙跑出去。正這時,門忽然開了,小艾抬頭,看到她爸爸那張愕然的臉。

表哥說了句,我回去了,就匆匆地跑了。小艾滿臉都是驚惶的淚水。

小艾以為爸爸會安慰她,她哭著對爸爸說,表哥欺負我。爸爸卻抬手打了小艾一耳光。

那一耳光,小艾感覺腦袋嗡嗡地叫。

那天晚上,小艾的爸爸本來也在電影院看電影,但是爸爸的單位電閘突然爆了,線路出問題。那時候爸爸的工廠三班倒,晚上有夜班。

爸爸是單位的電工,廠子裡的人三找四找,就找到電影院。爸爸從電影院回來,取電工的工具。那天小艾家裡的線路不好,爸爸把單位的電工工具都拿回家了。

幸虧爸爸回來的及時,表哥沒有得逞。可是,表哥對小艾的傷害,卻已經造成了。還有爸爸對小艾的那一耳光,一下子就把小艾的笑容打沒了。

但是,傷害遠沒有停止。小艾的媽媽第二天一早,就扯著小艾的手,去了表哥家。一路上,媽媽不停地用力地扯小艾,把小艾的手臂扯疼了,但她也不敢哭。

到了表哥家,姨媽聽見小艾媽媽的講述,就把房間裡的表哥叫出去,表哥紅著臉,低著頭,不承認他做過的事。

姨媽就對小艾媽媽說:「你家小艾見人就笑,又跳又唱,自己那個德行,還往我兒子身上賴?」

姨媽罵完小艾,又對小艾媽媽說:「家醜不可外揚,小艾也沒有丟了什麼,這樣吧,我給你拿點錢,你給小艾買身衣服吧。」

姨媽給了小艾媽媽二百塊錢。小艾媽媽不知道是氣壞了,還是驚呆了,總之,她收了這個錢。

回家的路上,小艾媽媽不停地咒罵小艾,把世上難聽的話,都罵個遍。小艾再也不是媽媽眼裡清純的女兒了,她成了被媽媽嫌棄的人。

小艾不僅成為媽媽嫌棄的人,家裡人也都向小艾投來鄙視的目光。後來,親戚們的目光,也都透著鄙夷。

那天之後,小艾不笑了,不唱歌了,也不跳舞了。小艾好像在幾天之間,就長大了,她的童年過去了。

小艾後來一直低著頭走路,不敢看任何人的目光,也從來不對人笑。她用功讀書,把所有時間都用在功課上。

六七年後,小艾考上大學,那個時候,表哥已經大學畢業,分到省城工作。

暑假裡,小艾收到錄取通知書,小艾媽媽宴請親戚,表哥竟然也來參加了。小艾媽媽還收了表哥送來的禮金。

小艾那天沒有參加酒宴,她獨自一人騎著自行車,在江邊坐了一天。直到天黑,她才回家。

大學四年,寒暑假她都是在學校度過的,連春節也在學校度過。她沒有笑容,看到別人的笑容她也不會感動。

一輩子,她也忘不掉那個暑假,她被表哥欺負,又被爸爸打,隨後被媽媽訓斥,被姨媽教訓,被所有人鄙視。

她的童年,就在那些夜晚,被碾碎了,再也收拾不起來。

後來,小艾三十五歲的時候,遇到一個不錯的男人,嫁給了他。一年後,小艾生下一個女兒。

女兒出生的第七天早晨,她在朝陽裡注視著女兒的眉眼,女兒忽然睜開眼睛,衝她微笑。

那一笑,好像什麼東西,划過她的心鎖,她那被禁錮的心釋放了,她感覺渾身都暖洋洋的,忍不住衝著女兒也笑了。

一旁,她的丈夫忽然感慨地說:「小艾呀,你的笑容原來這麼美!」

我是素老三,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點讚,評論。謝謝!

易生555說:

深夜,六歲的我被親媽從被窩拎出來大嘴巴抽的流鼻血。

我上小學一年級時6歲多,(早上學了),深夜被我媽從被窩裡拎出來大嘴巴搧的我直流鼻血,就是因為我頑皮沒有寫作業被大姐告狀了!

從此我怕她,看見她就哆嗦,不久我就出現了鬼剃頭,好好的頭髮出現了一大塊斑禿,多年後,我才知道,孩子被驚嚇後就容易患上鬼剃頭,是精神緊張造成的。

在後來她多次的打我罵我,讓我的童年過的唯唯諾諾像個受氣包,性格軟弱可欺。也正好成為了母親的出氣筒,她在單位不順心了到家裡就打我。也奇怪了,我家五個孩子我老四,她不打別的孩子,專門打我!

長大後我恨她,從此我和我媽的關係就沒有好過。小時怕她才聽她話,大了就叛逆從來不相信她,導致我總想脫離家庭,所以草草的把自己嫁出去脫離了原生家庭,也為後來的婚姻生活埋下禍根。

當我成了母親後,我儘量避免和我的孩子衝突,我心裡一直告誡我自己不要成為我媽那樣的母親,讓自己的親生骨肉恨自己一輩子!

我用一輩子的時間在治癒我童年遭受的創傷,讓自己曾經軟弱的性格變得堅強起來,從不自信到自信,擺脫原生家庭給我帶來的影響,修復自己的性格,做一個沒有性格缺陷的我。

中年後我回顧我的經歷感悟到,和媽不親的孩子是個苦命的孩子,我就是這樣沒有被媽愛過的苦命孩子!我的一生經歷的坎坎坷坷。

正是我的這些坎坷經歷讓我豐富了人生更懂得家庭親情的重要性,所以凡是為家庭做犧牲的事我都無怨無悔的去做!這就是我的童年經歷!

小慧的麻麻說:

有,我是女孩子,這個秘密被藏在心底,那時10歲左右,一輩子都不想想起,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雖然模糊但是還是記得,作為同一個村的,真不懂當時他是什麼想法,我還那麼小,現在看見他,我也表現的沒事,但是心裡恨他每次看見都噁心,還是長輩,那時候小我也不懂事,也不敢說,直到現在大了,還清晰的記得!至今這個秘密我都不願想起,一想起就噁心自己。

漢武幹戈說:

我六、七歲時肚子疼,媽媽孱弱的身體背著我走了十多裡地去醫院看醫生,開了幾副中藥,煎煮熬忙得不行,累的不行。可我不肯喝,一把把藥打翻在地,媽媽很無奈,看著我既心疼又生氣。幾十年過去了,媽媽也作古多年,每當想到這件事,讓我傷心難過,久久不能釋懷。😭😭😭🌹🌺

程哥我本善良說:

沒有啊,那時候童年的生活雖然很艱苦,但人都非常友好,沒有那麼多玩心眼欺騙人,活得挺輕鬆的,上學條件不好,但沒有壓力,在學校裡上學,也沒有校園暴力,都合睦相處,也沒聽說那個孩子壓力大自殺。真得懷念那個年代!

愛畫畫的賣貨哥說:

記得孩提時代,我家大院來了一個新鄰居。

他的樣子很可愛,但是眼睛的顏色和我們不一樣,因此總是被其他小朋友欺負。

有一天,他突然被群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邊喊停手邊跑過去抱著他。過後,我們邊哭邊看著對方鼻青臉腫的樣子笑了。

過了一年,他一家要搬走了,臨別時,他對我說,感謝我曾經保護過他,雖然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不再和他在一起玩。

那一刻其實我想告訴他,我害怕,我已經因為保護他一次之後,在家門口無緣無故地被打多次,我想告訴他自己實在無能為力,而不是討厭他。

這件事我幾十年一直無法治癒,因為我的脆弱和無力,我選擇了放棄保護你,對不起,對不起……

拿出當年的畫作,緬懷逝去童年。

阿離的黑色城堡說:

大概是六七歲的時候,同村有一個玩得比較好的小夥伴,邀請我去她家玩,然後要帶我去她大伯家,說她大伯家種的有葡萄。

她大伯家裡,不單有葡萄,還有一個比我們大六七歲的哥哥,我們在屋裡玩了一小會兒,她哥哥讓她去外面給我摘葡萄,把我留在了屋裡。

到現在我都記得那天下午的陽光暖洋洋的透過他家破舊的窗戶灑在桌子上,窗外面的葡萄架上,一串串青色的葡萄掛在藤蔓上,葡萄架下,是小女孩兒在踮著腳努力去夠葡萄,要摘給她的小夥伴兒。

這幅場景,是我一生都揮之不去的噩夢

用戶3463855332061說:

當然有了,小時候總在想,天上能掉金,地上能長銀,早放學,早回家,上山挖菜拿回家。

上學去勞動,撿糞交任務。獎狀總給發,就是沒錢花。總想快長大,長大當爸爸。

家裡人口多,不要多囉嗦。

不乾沒飯吃,不學還無知。長大才知道,無知在年少。

海邊的赤腳丫說:

我媽媽跟鄰居六奶奶吐槽孩子不聽話。六奶奶說,你就瞅她們睡覺的時候,拿馬針扎她們,扎大腿根兒的嫩肉,一紮一準保管出血。你再給她嘴捂上,不準她哭,扎一排小窟窿眼兒。她以後保證規規矩矩,再不敢鬧么蛾子。

我當時8歲,嚇得腿肚子哆嗦。我媽掃了我一眼,說,再敢不敢惹禍了?我撒腿就跑。

我有兩個妹妹一個弟弟。我弟弟最小,違背計劃生育政策超生的,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我找到兩個妹妹,跟她們說,以後睡覺,別脫褲子,媽媽打也別脫。

她們問我為什麼。我不想嚇她們,問:姐姐會害你們嗎?

她倆說不會。

我說那就不要刨根問底,有些話現在不能告訴你們。

我和兩個妹妹睡西屋,家裡的米糧、蔬菜也放在西屋。母親嚴令我們睡覺不準鎖門,因為她晨起要來西屋拿米熬粥。每天,我一定要在東屋關燈之後,確定父母睡下,起來把門鎖上,只有鎖上門,我才能安心睡覺。

早晨,母親起床的聲音一起,我立馬爬起來從炕上爬起來,迅速把門打開,再鑽進被窩佯裝睡著。

這裡說一下,我母親手欠,經常打孩子。用苕帚頭打屁股打後背,打完還不準哭。所以我擔心六奶奶的惡毒酷刑會被她施展在我們身上。

有一次小妹高燒。母親沒有回東屋,就在我們屋照顧小妹,我一夜沒合眼,怕自己睡著,不斷用冷水洗臉。母親巨大的黑色的影子映在牆壁上,我瑟縮在牆角,怕她的影子碰到我。

當然,母親從來沒有用針扎過我們。

我12歲那一年,六奶奶一個女兒跳井自殺了。母親與嬸子大娘們一起幹活的時候,說到六奶奶傳授的管教孩子的方法:馬針扎大腿根兒,都不勝唏噓。

我母親說:自己生的,怎麼捨得!心怎麼能那麼狼!

我直接就癱坐在一邊的草垛上,嗷嗷哭。

沒有人知道我哭什麼。

回家之後,我告訴兩個妹妹,以後睡覺不用穿外褲了,並給她們講了這個事情的始末。

她們抱著痛哭流涕的我,說:姐姐不怕,咱們媽媽不會的。

很多年過去了,在我內心的某個角落,一直有一個陰魂不散的聲音,在教唆著一個年輕的母親如何管教孩子。而那個小孩子,瑟瑟在一個角落,凝視著佔據一面牆的巨大陰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356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