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你能接受農村裡把尿桶放到睡房嗎?_尿桶放房間拉尿有毒嗎

呆笨老媽說: 近幾年我發現了我媽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了一個不好的習慣,太陽還沒有落山,就早早的把尿盆拿進她睡覺的屋…

呆笨老媽說:

近幾年我發現了我媽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了一個不好的習慣,太陽還沒有落山,就早早的把尿盆拿進她睡覺的屋子。

我老家是農村的,住的是平房因為不像市裡有下水道,汙水有地方排放,所以家家戶戶屋裡沒有廁所,廁所都設在自家院子的角落裡。

為了晚上解手方便都是準備個尿盆或者尿桶放在臥室裡,小便就在屋裡解決。一般都是在睡覺之前,才把盆拿進來。

我媽把拿尿盆的事,簡直當一項工作來認真的在做,執行的很到位。不管是冬天還是夏天,太陽還高高的掛在天上的時候,就進廁所把尿盆放上水拿進屋來了。

我問過我媽,為什麼天還沒黑就拿尿盆,我媽說,歲數大了記性不好,萬一忘了晚上解手怎麼辦,不比你們年輕人能憋住尿。

我媽晚上起來好幾次,也不開燈,怕費電,怕打擾別人,枕頭邊放一個手電筒,起來解手就把手電筒打開,悉悉索索的下床。有好幾次我迷迷糊糊的看見她起來,因為歲數大了蹲起不方便了,於是也不蹲下屁股撅的老高,尿濺的地上到處都是。第二天再用不穿的破衣服擦掉。

我小的時候,就因為晚上尿急,發生過用錯盆的尷尬事。

有一次,晚上喝湯喝多了,睡覺比較早,後來睡著睡著把我憋醒了,父母不在家出去串門了,忘了給拿尿盆。我迷迷糊糊的發現柜子旁邊放著一個白色的盆,過去就尿了起來。尿完就鑽被窩睡覺了,第二天才知道那是一個和面的盆我媽還沒來得及端走,就因為有事出去了。一說起這事家裡人就取笑我。

大了以後我一般晚上很少從屋裡解手,都是在睡覺之前去廁所,解決完在睡覺,我不喜歡在盆裡尿尿,尿的時候經常濺的屁股上都是,感覺心裡膩歪,偶爾有尿也是憋著,憋到第二天,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十萬火急的去廁所報到。

後來在城市生活,住樓房就沒有這方面的煩惱了。記得我媽給我抱怨過姥姥姥爺,歲數大的時候,太陽還老高呢就開始拿尿盆。自己現在老了不由自主的做著同樣的事,真是什麼年紀有什麼年紀的苦惱。

如果我在老家生活,老了是不是也會步入他們的後塵,大概也會把尿盆早早的拿進屋裡吧!

情感窩說:

我結婚時,正值寒冬臘月,睡到半夜,我被尿憋醒了,可是屋裡竟然沒有準備尿桶,這可太難為人了。我忍了一會兒,迷糊的又不敢睡,怕睡著了,萬一夢裡出現廁所,我再放肆起來。

我翻來覆去睡不著,唉,長痛不如短痛,看著他睡得像個死豬,我只好鼓起勇氣,鑽出被窩,披件衣服,穿著拖鞋就出去了。我覺得沒有在農村待過的人,體會不到啥叫伸手不見五指,反正給我的感覺就是,我推開屋門那一刻就變成了睜眼瞎。當時,外面又零下二三十度,我仗著膽子瑟瑟發抖地往前走,儘量距離屋門遠點,我深一腳淺一腳走到牆邊蹲下了,此時,我環顧四周,村裡竟然沒有一戶亮燈的,應該都在夢想裡吧。伴著呼呼的風聲,我急切地釋放著,肚子立刻感到輕鬆極了,但是也許憋久了,尿多吧,我感覺尿了一分鐘那麼久,屁股已經凍麻了,我才邊提褲子邊跑往屋裡跑。

到了屋門那,正好老公出來了,他說迷糊醒來,發現身邊的人沒了,並檢討忘記買尿桶了。

東北冬天的夜晚是漫長的,而且人往往越怕啥,越來啥。還沒等熬到亮天呢,我感到又有尿了,這還咋睡啊?我在那輾轉反側,把他也弄醒了。他讓我尿到屋裡帶「喜」字的大紅洗臉盆裡吧,並且說他不嫌棄。

權衡一下利弊,我下了炕,真就把臉盆當成尿盆了,只是要收放自如,不然盆子太淺,容易呲到盆子外面,而且聲音比較大,黑天半夜的,譁譁聲更是刺耳,要知道東屋還住著人呢。

第二天早上,他起來把尿倒掉了,然後涮了一下,繼續盛水一臉,還吧唧吧唧嘴,也不知道在品嘗啥呢!

幾天後,村裡來趕集的,我買了一個帶蓋的塑料桶,每晚臨睡前把它拎進屋裡。為了防止尿味大,我提前倒些水,稀釋一下。

有人也許會問,為啥要放在睡覺的屋子裡呢?因為,我們住的是大瓦房,東屋還住著公婆,如果把桶放中間那個廳,我怕方便時撞車,那可就尷尬了。

也許,還有人會問,冬天冷,那麼夏天屋裡不必放尿桶吧?夏天,半夜出去上廁所雖然不冷,但是,看著園子裡的莊稼搖頭晃腦,黑影戳戳,也讓你浮想聯翩啊,當你尿得正歡呢,也許會有個大耗子從你腳邊竄過,而且我們那裡一到夏天,別說各種昆蟲了,就是癩蛤蟆、蛇、蝙蝠、貓頭鷹都很常見,萬一半夜與之偶遇,也得把你嚇得一個激靈,雞皮疙瘩起一層啊!

其實,樓裡的廁所也在屋裡,而且下水道容易把樓上樓下的味道返上來呢,相比之下,還是農村的尿桶乾淨,畢竟那是一家人的專屬物品。

素老三說:

我家尿桶在房間裡擱了二十多年。東北冬天冷,這是沒辦法的辦法。還有其他幾個原因,不得不這麼做。

我出生在一個小城,當時叫大賚鎮,現在叫大安市了。過去都住平房,不像住樓,衛生間在樓裡。

過去的平房,房間裡不安裝衛生間。都是在院子裡搭一個廁所。那時還沒有自來水呢,八十年代,小城才通自來水。

小城的冬天特別冷,零下三四十度。白天穿著棉襖棉褲,裹著呢子大衣在外面走,都覺得冷。

東北的夜晚,氣溫更低,從被窩裡鑽出來,如果到外面的廁所去方便,那就把瞌睡都凍跑了,回到屋裡就睡不著了。所以,就把尿桶放到房間裡。

把尿桶放到房間裡,還有一個原因,天黑,害怕。我小時候,就怕天黑,感覺天一黑,好像妖魔鬼怪都出來興風作浪。

尤其我蹲到廁所裡,四周圍黑壓壓的一片,就覺得廁所門外藏著大灰狼,或者頭頂盤著一條孽龍,再不就是院子裡蹲著一隻老虎,房頂藏著強盜。

我喜歡胡思亂想,這在夜裡可不是好事,尤其在夜裡到外面上廁所,萬籟俱寂,偶爾風聲吹過,都嚇得汗毛倒豎。

每次夜裡到外面上廁所,那都是如履薄冰,膽戰心驚。後院鄰居家的大姑娘去廁所,有人趴牆頭往裡看,大姑娘嚇得兩條腿不會走路了。

後來,大姑娘的爸爸用推車推著她去醫院吃藥打針,很長時間大姑娘的腿才好。不過,大姑娘的臉總是慘白慘白的,我爸媽說,那是被嚇壞了。

後來,我爸爸就去鐵匠鋪做了一個尿桶,上面帶個梁,梁的中間套著一個塑膠套,這樣拎著沉甸甸的尿桶時,桶梁不會勒手。

因為尿桶,還發生許多有趣兒的事兒。

那時候,我們都很小,我記事兒也晚。好像十多歲,我上學了,自己是大姑娘了,也知道了害羞。

家裡在房子的西側接出一間房,作為我和姐姐的閨房。中間有個廚房,有個小小的客廳,最東面是父母的臥室。

當時弟弟妹妹還小,跟父母住在東屋。每天晚上,尿桶就放在廚房裡。睡到半夜想去廚房找尿桶,我又不敢去開燈,怕黑。

正猶豫是否開燈呢,就聽見東屋的門響,有人出來,到廚房的尿桶上廁所。有人上廁所,我就不害怕,就敢開燈了。

如果是媽媽上廁所,我就趕緊起來,跟在媽媽身後去廚房。如果是爸爸上廁所,我就要等待,等待爸爸上完廁所,回到東屋,傳來鼾聲,我才會去廚房。

那時候已經知道害羞,不好意思在爸爸身後馬上去廁所。

還有,尿桶是鐵的,上廁所的時候,譁譁地響。這聲音也讓我感覺難堪。總是憋著一點,慢慢地上廁所,不想讓聲音太大。

我的爸爸和媽媽,上廁所動靜大,透著滿不在乎,透著當家做主的感覺。

我的弟弟和妹妹上廁所,動靜也大,那是少不更事,初生牛犢不怕虎。

我膽小,自尊心又強,所以,上廁所的聲音就時斷時續,透著忍耐和害臊。

我姐姐上廁所呢,說句實話,我至今沒聽到過。我姐姐半夜很少去廁所,後來,我知道她半夜不去廁所的原因了。

我姐姐晚飯吃得少,還有,臨睡覺前,姐姐總是讓我陪著她去一趟外面的廁所,她把自己抖落乾淨了,再回房間睡下。

我呢,那時候還不會有意識地去跟姐姐學習,我晚上吃得多,長得也胖,所以,半夜最少要去一次廁所。我每晚去尿桶上方便,都要經歷一次難堪的感覺。

有一天夜裡,我忽然被人推醒,嚇了我一跳。看到姐姐站在床前,低聲地對我說:「紅啊,你陪我去一趟廁所。」

我姐姐說的意思,就是讓我陪她到外面的廁所方便。誰願意五星半夜地跑到外面蹲著呀?又冷又怕,還打擾了我睡覺。我就不耐煩地說:「你去廚房尿桶裡方便唄?」

姐姐說:「我拉肚了,快點吧,姐求你了。」我姐姐一輩子剛強,從小就剛強,她能說出「求我」這兩個字,我立刻心軟了,趕緊披上衣服,陪著大姐出了屋門。

那時候,胡同裡就一個廁所,露天的,晚上去廁所,特別危險,一個是防著趴廁所的壞蛋,一個是防著自己掉到廁所裡。

後來,我爸爸在院子的西南角,搭了一個廁所,這個位置離屋子最遠,夏天的時候,也聞不到臭味。但廁所挨著大門和院牆,所以,晚上去廁所,不僅我害怕,姐姐也害怕。

外面太冷了,我裹著棉襖,蹲在地上,等著姐姐上廁所。我想,這個情景,我姐姐現在也不會忘記吧。寫到這裡,我都不由自主地笑了。

還記得,我一個勁地催促姐姐,快點,快點呀,我都困了,我都冷了,我要走了。又催促,又嚇唬,姐姐總算從廁所出來了。兩姐妹一溜小跑回到房間,相擁而眠。

我姐姐有很多好東西,她是家裡的老大,又懂事,又能幹,學習成績還好,我爸媽都很喜歡姐姐。

我媽買回布料,給姐姐做花衣服,還給姐姐買紗巾。過去那個年代,有幾個女孩有紗巾呢?

我陪著姐姐夜裡去廁所的第二天,姐姐一早上學,在鏡子前繫著紗巾,把我羨慕壞了。

我說:「大姐,帶紗巾得勁兒嗎?」姐姐美滋滋地戴著紗巾,系蝴蝶結,還系各種花樣。

不知道咋整的,那天姐姐忽然看著我,說:「紅啊,紗巾給你戴一天吧。」姐姐說著,就把紗巾從她的脖子上解下來,給我戴在脖子上。

我那個美呀,那個高興啊。姐姐還教我怎麼系蝴蝶結。我戴了姐姐的紗巾去上學,兩隻腳都不知道咋走路的,好像飛去學校的。

後來,半夜,姐姐如果叫我陪她去外面的廁所,我都痛快地答應。姐姐也對我越來越好,老媽給姐姐做的新衣服,姐姐有時也借給我穿。

我姐姐特別乾淨,她身上有股香味。姐姐穿過的舊衣服,我特別特別地愛穿。那香味我穿了好幾天,還沒消失。

我姐姐有件藍色暗花的夾襖,那年她都結婚了,我把這件夾襖要來了,我放到箱子裡半年,一打開箱子,就能聞到姐姐衣服上的香味,特別奇妙,趕上過去那個香妃了。

還說尿桶的事兒——

後來,我們都漸漸地長大了,飯量漸漲,尿量也多,家裡還用那個以前的尿桶,就裝不下貨物了。

有一次,尿桶被之前的人都尿滿了,我妹妹半夜起來上廁所,她看到尿桶滿了,也不管,還是在上面尿,結果,尿桶裡的尿都溢到廚房。

每天早晨,都是爸爸負責倒尿桶。我爸爸看到廚房地上都是尿,生氣了,問誰是最後一個尿的。

我妹妹就承認了,我爸就把妹妹打了兩巴掌,告訴她,遇到這種情況,就要到外面的廁所去方便。

後來又有一天,妹妹又遇到尿桶滿了的情況,她不敢在尿桶裡方便了,就推門到外面。可是外面黑著,妹妹比我還膽小。

妹妹不敢去院門口的廁所方便,她就在窗下方便了。結果,爸爸早晨起來,看到窗前的尿道子,生氣了,又把妹妹打了。

我那時候,有是非觀念了,覺得爸媽不講理,不問青紅皂白就打人。

我對爸爸說:「廚房的尿桶滿了,小九就得到外面上廁所。可小九害怕,天黑著呢,她只好在窗前上廁所。」

小九是我妹妹的小名。我爸就問妹妹:「是害怕嗎?」妹妹哭著點頭。她小時候就膽小。

多少年過去了,妹妹現在依然是家裡那個最膽小的孩子。

尿桶在房間裡擱著,有尿騷味,爸爸就在尿桶裡先放上一瓢水,稀釋一下難聞的味道吧。

後來我長大了,也知道幫爸媽幹活了,偶爾早起,我會倒尿桶。可那時候年輕,受不了那個味兒,總是捏著鼻子去倒尿桶。

尿桶要是太滿,我也不敢倒尿桶,怕尿桶半道灑了,那可壞事了

住平房的最後幾年,奶奶在我家住著。奶奶那時候八十多歲,腿腳不靈便,爸爸從商店拿回一個痰盂,放在奶奶睡覺的炕下面,當尿桶。

但是奶奶每次去廁所,都不會在房間裡上廁所,她說:「人不能窩吃窩拉啊。」她非要到外面去廁所。

可是人老了,身體不聽自己的了,奶奶只好聽從我爸爸的安排。

我爸爸又買個大的痰盂,搪瓷的,外沿大,給奶奶做尿桶,奶奶坐在上面方便,就舒服多了。

每次奶奶要方便了,就讓我們都出去。可是我們又擔心奶奶坐在痰盂上坐倒了。奶奶就把痰盂放到炕邊,她靠著炕沿坐在痰盂上。

我們在外面玩。等奶奶衝窗外的我們招手,我們就知道奶奶方便完了,再回房間扶起奶奶。

這麼多年,我好像就幫奶奶倒過一次痰盂。爸爸還把我誇獎半天。

現在,生活好了,住樓房了,廁所在房間裡,水也方便,一衝,什麼味道都沒有了。上廁所太方便了,太幸福了。

東北的尿桶,裡面藏著許多故事呢,一天一夜也講不完。

我是素老三,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點讚,評論,轉發。謝謝!

吾讀吾書說:

尿桶放睡房很正常。

我們村流傳著改花尿尿三大果的故事。

說的是,改花在新婚之夜,在房間拉尿,她清楚外面有人聽房,怕聽到她尿尿不好意思,就有意控制尿速。

開始她一點一點往外尿,尿到馬桶裡的響聲是:杏,杏,杏……。隨後成小股往外尿,聲音變成梨,梨,梨……。到最後憋不住了,大股大股往外尿,聲音變成了桃,桃,桃……。

自此聽房人就總結出改花尿尿三大果杏梨桃。

在山西一家人住一個房間,有一年我去一個煤礦拉煤,晚上住一戶人家,和他家五口人住一個房,睡一個炕。用一個馬桶。

半夜我聽到有人尿,我抬頭看,是她家十八歲的大閨女在尿。等她尿完鑽被窩後,我也去尿。誰知尿桶被她尿滿了,我不能再往裡尿,害得我在床上憋著,無法入睡。

天快亮時,他大閨女又起床尿,屁股抬得老高往尿桶裡尿。她是尿桶裡了,可桶裡的尿流到地上,像蛇一樣在地上爬。眼看要爬到我的鞋子上,我馬上下炕去拿我的鞋。她毫不在意地鑽進了被窩裡。

農村不象城裡把廁所建在屋裡,都是建在院子裡或街上。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只要在農村生活,不接受也得接受。

笨刨說:

乍一看,夜間睡覺,把尿桶放在屋裡,好像是多麼不雅的一件事。

但是,假如你在農村待過,並住過農村那寬敞的大房、大院的話,就不會有這個「接受不接受」的問題了。

小偉就是農村出來的,大學畢業後,娶了城裡的媳婦,並安家在城裡。

過年的時候,小兩口回農村老家過年。

晚飯後,睡覺前,婆婆把一個洗涮得乾乾淨淨,並且沒有任何味道的尿罐,給他們放屋裡。

婆婆出門後,小偉媳婦皺著個眉頭,捏著個鼻子,非叫小偉把尿罐「抓緊提出去抓緊提出去!」不可。

小偉也不反駁,只是笑說:可別後悔,別到時候又叫我給提回來……

半夜三更,小偉媳婦要解手,起來到外間房屋,手一開屋門,立馬又反手關死了。

一開門就撲進一股刺骨寒風,再一看黑咕隆咚的大院子,早把她嚇傻了。

只好回裡屋,去求小偉把尿罐再提回來……

這事成了婆婆的笑談,出去就當笑話一樣,講給她那些姐妹們聽。

沒過一下鄉村生活的人,當然不會知道,農村人之所以會在夜間,把尿罐直接放屋裡,是「迫不得已」的做法,這無關有些人說得「文明不文明」,也到不了「素質不素質」的高度。這就是一種現實的需要,和環境條件限制,所採取的做法。

大多數農村地區,沒有地下排汙設施,他們的衛生間,是無法直接建在房屋內的,都是在院子的一個角落搭建廁所。

夜間解手,尤其是在嚴寒的冬天,出去解個手,凍感冒了,可就是因小失大得不償失的事情了。

再說了,大家晚上把尿罐往屋裡放之前,也都是先用清水衝涮好幾遍,確保沒味了,才提到屋裡去的。

更何況,早上起來,把門窗打開一會兒,屋裡照樣氣味新鮮。

這也不是一件什麼不可接受的事情,環境所迫嘛!

彧媆的蝸牛說:

我是南方的,老家在湖南,我們那邊很少有這個習慣,可我去了江蘇,我發現他們那邊幾乎每家每戶都是把尿桶放在睡房的,這應該跟地方天氣有關。

我出生在農村,記得以前晚上天氣特別冷的時候,還要摸著黑打著手電筒去農村的旱廁上廁所,經常讓姐姐陪著,因為害怕呀!

老是邊蹲廁所的時候,邊想一些電影裡出現的恐怖橋段,經常自己嚇自己,當時就想,如果房間裡面有尿桶,該多好呀!

可我們那邊沒有那個習慣,從來沒有一個人把尿桶放在房間裡的,天氣冷的時候雖然很冷,但是時間不是很長?覺得把尿桶放在房間裡面,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味的,而且想著每天還要倒,連自己都嫌棄[捂臉]

可自從我去了二姐家,她是遠嫁,嫁在江蘇的一個小鎮上,那邊冬天比我們那裡還要冷很多,而且十月份天氣就開始變涼了

我去到她那裡剛好是過年,因為好久沒見面了,所以打算過年跟她團聚一下,順便看看他們那邊的風景,還有旅遊景地。

剛到他們家的時候,我就發現他們每個睡房裡面都有一個尿桶,我住的那一間房也有一個,剛開始我還不好意思,蹲在上面還尿不出來,經常尿急了,也跑去廁所

姐姐的婆婆看我那麼冷,大半夜也要跑出去,就好心跟我說,可以尿在尿桶裡面,早上的時候可以拿去淋下旁邊的菜地。

後面實在受不了,太冷了,也只能入鄉隨俗,剛開始姐姐跟她婆婆都說幫我拿去倒,我哪裡好意思呀?

每天早上自己在拿著尿桶倒到外面的菜地裡面,剛開始每次遲到都躲著他們,姐姐跟我說沒有啥奇怪的,他們這邊都是這樣的,冬天太冷了,誰也不想出去?

反正每天都把尿桶洗乾淨,白天一般很少在房間裡面上,晚上才會用得上,黑燈瞎火的,這樣也不會太冷。

所以我感覺我也是能接受尿桶放在房間的,真的方便了很多。

大家說說你們那邊是什麼樣的呢?

秋根子說:

我有在室內放尿盆的親身生活經歷。

我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生在遼西農村,從有記憶時開始,家裡就是夜間在室內放尿盆的。我們遼西話把夜裡大小便叫「起夜」,過去,人們「起夜」都是在室內進行的。

入睡前,為了減少黑天(夜裡)大小便,我們一般都要到茅樓(廁所)「抖落」一下,把屎尿「抖落」乾淨。然後,把尿盆放到室內,再吹燈睡覺。

農村裡的大人要早起勞動,一般不「起夜」。如果清早有情況,也起來去茅樓,然後就開始找些活兒去幹了。所以,起夜的大都是老人和孩子。

「起夜」的時候,大便的情況很少。如果有了,大人一般去茅樓,老人和孩子也會在室內進行。早起後,「老娘們」(家庭主婦)會去茅樓倒尿盆,然後把尿盆刷乾淨,放到「背旮旯」(隱蔽處)。

老爺子夜裡小便,有人也用一種尿壺,我們俗稱「尿鱉子」;老太太也可能在炕上放個小尿盆。我們農村有個歇後語:「尿鱉子打酒——臭壺(湊乎,意為湊合。「湊」與「臭」同音)」

過去的尿盆一般都是瓦盆。

(作者為非遺項目《錦州方言》代表性傳承人)

幸福百色4p說:

去年正月初四,我們一家四口加上姑姐一家四口回公公老家給叔伯姑姑們拜年,到了小姑家裡的時候,我被她家臥室裡放著的一個尿桶驚呆了,裡面裝了半桶橙黃的尿液,房間裡充滿了一股濃烈的尿騷味,因為我堅持不在小姑家裡住一晚,我後來還被親戚們詬病成不合群,還說我嫌棄他們。

老公的老家離我們縣城有60多公裡,開車回去要一個多小時,因為山路比較多,很多那種盤山路。平日裡我們去的很少,每年我們也就過年的時候,約著姑姐一家去那邊拜年才走動一下,一是我們平時沒時間,大家都上班,二是,年輕人都不在家,家裡只有老一輩的人。回去了也沒什麼共同話題。

我們每年拜年都是先去大伯家,然後是兩個叔叔家,再約著去兩個姑姑家裡。

公公兄弟姐妹六個,只有他在八十年代初就從老家搬了出來,來到我們縣城做生意,並且在這邊買了房安了家。平時他們兄弟姐妹也聯繫的少,只有家裡做酒的時候,公公才會回去。

其他兩個叔叔兩個姑姑住的都相隔不遠,大概也就十來分鐘的車程距離。

我們每年拜年都會提前告訴老家的親戚,我們哪一天回去,有多少人,提前報餐,那樣讓主人家可以提前準備,不至於太匆忙。

叔叔伯伯們都很好客,都搶著讓我們去他們家吃飯,兩個姑姑也對我們很好,每次回去拜年了,都是好酒好菜的招呼我們。

因為我們的時間有限,所以每次回老家的時間只能安排一天時間,要不然就來不及。

以前我們都是先去小姑家拜年,但每次都是直接在她家廚房裡烤明火,大家站一會就立馬趕下一家,中午一起去約好的叔叔或者伯伯家裡吃飯。

去年正月初四,中午我們在小叔叔家吃的,小姑在飯桌上就對我們所有人說:「晚上,你們所有人都去我那,晚上是我家的晚飯。我等下吃了飯就不陪你們打牌了,我們倆提前走。」

小姑他們那邊的房子,朝向都是朝同一個方向,對著馬路,但是一到冬天,那個北風就直接對著他們吹,所以冬天的時候,他們那家家戶戶都是關著大門在家的。

因為不關大門,那個北風吹到家裡,冷得只叫人打顫。

晚上我們按照約定,叔叔們,伯父一家,再加上我們一起去了小姑家裡。

到了小姑家後,小姑使勁招呼我們去房裡坐,她說她特意在房裡給我們提前鏟了兩盆大的碳火,房裡沒風,那樣就不冷了。

等我走到端著茶水走到房門口,我就聞到了一股子好大的尿騷味,那是小姑的房間,他們年紀都不大不至於尿床。

等我走進去,裡面窗戶都是緊閉著的,味道更大。我環顧了一下整個房間,終於找到了發出這股刺激味道的源頭:小姑家的門口面,放了一個塑料桶子。桶子裡裝了半桶子橙黃的尿液,桶子裡都有一層白色的晶體黏在桶壁上。

房間裡大傢伙圍著桌子在喝茶嗑瓜子,還有一桌人在打牌。我實在受不了那個味道,出來走廊上透氣。

小姑看到我站在外面,總是勸我:「外面冷,你去房裡,房裡沒有風,暖和。」我禮貌地對小姑說我不冷,只是坐了一天想站會。

雖然和先生結婚多年,每年也去小姑家裡,但是每次都是小坐一下就匆匆走了,那次我特意看了小姑家的周邊環境。

房子是九十年代自建的老房子。廚房在房子的右邊,建的很大,房子的左邊建了一排豬舍,豬舍往裡走就是一個老式的土茅坑:一個很大的糞缸上面架了涼快稍微寬一點的板子。要是一腳沒踩穩,板子還會翹起來。

九十年代的建的老房子,屋子裡都沒有獨立的衛生間,晚上如果有起來夜尿,就只能打開大門,到左側穿過豬舍才能去茅房。

夏天還好,天氣不冷,起來就能出去,但是大冬天的就不太方便了,外面冷颼颼的,起來不太方便,最主要外面烏漆嘛黑的,還要一個人去茅房,膽子小的還真有點怕。所以他們就在房間放了個桶子做臨時馬桶。

很多人家都是晚上臨睡前把桶子拿進去,第二天清早起來就把桶子提出去,並且洗乾淨了在茅房放一個白天,晚上再拿進來,房裡幾乎也沒什麼味道的。但是小姑家並沒有這麼做。

晚上小姑準備了四桌,大家站站擠擠的,吃的很開心。

飯後親戚們又喊說玩牌沒玩夠,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要玩就好好玩一次,因為下一次玩就要等一年了。

晚上大門關了,先生他們在堂屋裡擺了兩桌,一桌麻將一桌撲克。家裡熱鬧得不行。

到了快十點,我小聲地提醒先生:「你給其他人打吧,我們該回去了。」這時候大伯家的孫子突然喊:「奶奶我想尿尿。」

小姑聽到了對他說:「你去姑奶奶房裡,房裡有個桶子,你就尿裡面。」

小孩死活不肯,他說:「他們大人都在房間裡打牌,那麼多人,我尿不出來。」我以為小姑會牽著小侄子去茅房,沒想到小姑把那半桶尿提到對面房間,對他說:「我提過來了,這邊沒人,你尿吧。」說完順帶把門一關。

我又跟先生提了一句:「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站在我身後的小姑聽到了,立馬對我說:「我們這有地方睡,你們睡我們的床就好,你現在要休息的話,你可以直接去。」

我這個人並不是瞧不起農村人, 因為我也是農村出來的,只是我有一個習慣,我晚上換地方睡不著,第二點就是住別人家不習慣。那個房間他們在那打牌,要我躺床上睡覺我實在睡不下。所以我還是堅持要回家。

小姑見我不肯,問我:「你是不是嫌棄小姑家條件太差了?」我連忙否決了,我告訴了她我認床的事實。

姑姐也說不願意在那住,最後小姑拗不過我們,我們還是堅持連夜開車回來了。

題主問:你能接受農村裡把尿桶放在睡房裡嗎?

其實我是接受的。但是必須每天按時清理,按時拿出去。

農村為什麼喜歡把尿痛放臥室?一是我說的條件不允許,老房子沒有在屋子裡建獨立的衛生間,寒冬臘月的本來起床都需要勇氣,為了起來夜尿還要走那麼遠出去上廁所不太方便,即便是夏天,住在那個深山裡,茅房又在竹林旁邊,半夜起來怕蛇之類的東西。

房間裡放尿桶其實它就充當了一個臨時馬桶的作用,方便家裡人晚上夜尿不用外出。但是應該做到每天按時提出去,把桶子處理乾淨,保持臥室勤開窗通風透氣,否則像我小姑這種,非得把桶子裡的尿攢滿了,又不開窗戶,那房間裡的味道就會特別難聞。

現在建新房的,都已經給房間配了獨立的衛生間,房間裡放尿桶的也就越來越少見了。

用戶別失望說:

這個問題和地方環境有關:

在北方農村地區,因為天氣太冷,晚上睡覺灑尿,不可能把尿桶放外邊。

六七年前,我做生意的時候,在黑龍江成吉思汗膛兄住了半年。一家男女五六口人都睡在一個大炕上↑,炕下面有個尿桶,晚上睡覺憋不住了,就下炕往炕↓下尿桶裡尿!

那時候我還不好意思,憋不住尿的時候,就往外邊院子裡去尿,我大娘說,你個狗兒的,天這麼冷,不會往桶裡尿啊?

沒辦法,因為不習慣,還是往院子裡去灑尿。

就這樣在成吉思汗住了半年,最後收穫了滿滿的一身蝨子和跳騷!

因此在屋裡放尿桶很難接受。

如果在南方就不知道了……

燕趙筆耕說:

我生在農村,燕趙平原地區長大。兒時記憶中的房子,土坯房三間,中間的房子為廚房間,東西間為大土炕的臥室。到了晚上,每個屋裡都會有尿盆子。為了全家老少晚上方便。如果遇上解大便,無論外面天氣多冷,家人們也都會去院子裡的廁所。說廁所好聽,其實就是一個茅坑。連卷衛生紙擦屁股都沒有,廁所旮旯有土坷垃,那就是便紙。習慣成自然,再加上貧窮落後,老百姓也就習以為常了。

我的不適應,是從部隊回來後,一年四季晚上都不在屋裡解小便。也很討厭臥室裡放便桶,為了這個事情,還經常和媳婦發生口角。當媳婦把吵架原因是因便桶放屋裡面的時候,我會被老母親罵上一句:各路。直到現在,我還是遵循部隊裡養成的習慣,生活飲食起居有規律,晚上不起夜。

媽媽85歲了,我自己雖然改變了把尿桶不放臥室,可一年四季我在睡覺前依然把媽媽的大小尿桶放到媽媽的臥室,大一點的放到地下,小一點的放到凳子上,讓媽媽晚上小便時伸手就可以拿到。早上我會把媽媽的大小尿桶清洗乾淨,放到院子裡的廁所裡。這也成了我的習慣,不能讓媽媽說我各路。順應自然規律,適應農村人的生活習俗吧!為了老人,不能接受的事情也得接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486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