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親愛的戰友們,退伍後你們有回老部隊看看嗎?_退伍後戰友情深的句子

陳方方土說: 我二零一六年,我回到了我的西藏的老部隊,我騎摩託車進去,我到了門口,哨兵不讓我進,我忘記帶我的退…

陳方方土說:

我二零一六年,我回到了我的西藏的老部隊,我騎摩託車進去,我到了門口,哨兵不讓我進,我忘記帶我的退伍證。然後我就跟哨兵說我說你做不了主,你叫你你們的代班幹部。來了一個上尉,也說不讓我進,我就有點難過,我就說,那你打電話給你們政治部的今天值班的領導,你問一下現在的情況能不能讓我去,然後,一番請示操作以後,讓我進去了,還派了一個小兵跟著我,不讓我拍照,我進到裡面,我轉了一圈,和我走的時候和我20年前,我走的時候是一模一樣的,我跟小兵說我拍幾張照片可以嗎?小兵說老兵班長,我知道你沒問題的,你拍吧,我給你擋著,我心裏面很溫暖,然後在裡面轉了一圈,我出來了,我退伍20多年了,每年幾乎都要夢見這個老部隊。自從從那年我重新去了老部隊以後,我就幾乎從來沒有我在夢見過原來的老部隊,可能一直的心結結了吧?

(中間有個很小的插曲,我去西藏的時候我就想到了,我可能進不去,我還和我當時當兵的副連長聯繫了,他後來是我們營的營長,他說你去吧,他帶過的一個兵是現在我們部隊的營長,還把電話給我,我們營就在我們分區裡面,我和現在的這個營長打了個電話,請他出面證明協調一下,然後他問我你要進來幹什麼?這句話問得我無法回答,我很生氣,我把電話掛了,然後在我們戰友群裡面說的這個事兒,大家都很生氣,難道現役的理解不了退伍老兵的感覺和情懷嗎?)

乘風破浪的風聲Xj說:

2015年4o幾名老戰友回到廣水市應山縣老連隊玩了一天,團長特批1萬元給連隊招待我們,中午團長政委坐倍,和現役戰友進午歺。很開心,參觀了武器裝備和傘兵9型傘,我們那時是跳的傘兵4型傘,在有生之年還想去一次,

直率智者原野說:

最好是不要回去,回去了,到部隊門口,如果沒有戰友接待,不會讓你進去,那時會更惆悵。

我前幾年回老部隊去過,怎麼說門衛都不讓進,說只有幹部批准,有人帶領才可以。就是想看看當年生活過的地方,也就不好意思去麻煩別人。我當兵時就是警衛排的,也知道相關的規定。哨兵告訴我,以前的老營房都拆除重建了,沒有了從前的影子。

現在的部隊和自己當兵時還不一樣,現在紀律要求嚴很多,需要保密的也很多,營房重建,也沒有了以前的樣子,也就找不到當年的影象。

還是把美好留在心底吧,永遠都是美好的回憶。沒事多聯繫老戰友,一起喝點酒,聊聊當年的事情,你就會感覺回到了當年,回到了青春年少,回到了熱血軍營!!

北京飛塵瑣事說:

2016年我公公帶著我們全家回他老部隊去了,本以為門衛會不讓進,我公公跟門衛講他是哪年在這裡,住在哪排房子,這些房子還是他們當年搬石頭蓋的房子。門衛聯繫了部隊領導,領導很熱情,就像見到了老戰友一樣,把我們一家老小領進了部隊大院,然後我們就跟著我公公婆婆一邊走一邊找他們住過的房子,那些房子公公說是他們自己用石頭蓋起來的。雖然房子現在已經沒有人住了,但是那裡有他們年輕時候生活過的痕跡。公公婆婆可興奮了,告訴孫女那間房子是他們住過的,哪間房是哪個爺爺(戰友)住過的,我能感覺到他們似乎又回到了多少年前,軍裝已穿好,軍號已吹響。感覺到戰友們又要出發了。

珍重友情說:

退伍四十年了,由於條件局限再沒有回到過老部隊,原先的老部隊經過整合縮編現在已不復存在了,早些年自己有幸隨戰友們到了曾經戰鬥過的地方雲南屏邊烈士陵園,看到了那些長眠在那裡的戰友們,返回四川原駐地,當年的軍營已不復存在,變成了高大林立的住宅區。歲月流逝人海茫茫,那些激情燃燒的影像巳蕩然無存,但我們對軍營的留戀對軍旅生涯的真愛將永遠銘記。一朝入軍營一世軍人魂,人生無悔從軍路,國防強大民安寧。願我的戰友首長們晚年平安健康,生活快樂。

569592AN說:

回去過一次。那是十幾年前了,因公幹路過。門口哨兵不讓進,正好一位少校路過,聊起來我們都認識的一位戰友,他帶我進去了。

處處有影子,點點都是回憶啊!恍惚間,仿佛當年那群兵又在眼前。從這裡出發,我們去過唐山救災,參加軍事演習,給雲南前線運送過物資……這營房是我們蓋的,路是我們修的,樹是我們栽的,車場是我們去山裡拉來片石做基礎,一鍬一鍬平出來的。我們連路邊第一棵樹就是我種的,那是我搶到的位置,就為以後走了留個紀念。現在,流年似水,物是人非。我拍拍那粗壯的樹幹對它說了句:嗨,你還認識我嗎?

大偉的鐘聲說:

我山東人壽光,46歲了,三舅當兵在北海艦隊旅順基地,好像是80年的兵,司務長轉業。一天早上醒來告訴我經常夢見在部隊的時候,恰巧不久後有個會議在長春召開,就帶舅舅一塊去的。開完會搭乘了一輛去大連的旅遊包車,車上都是我們一塊去開會的同行。

途中舅舅聯繫了還在旅順的戰友,傍晚下了高速收費站,就看見一輛綠色的金杯海獅閃著警燈等在路邊,車牌海A0000@(不公開了),還有好幾輛地方牌照的私家車。看到我們下來後,昔日的老戰友們擁抱起來。我沒當過兵但也深深的感到了發自內心的感情。

一行人直接開到水師營部隊招待所,在職的一位陽穀籍的師級幹部親自作陪,一位營級幹部就沒怎麼坐下,出來進去的安排著,老家的一位重量級幹部開會沒到場。晚上快十點了還有戰友趕來。當天就住在了招待所,所長是我們隔壁村的老鄉,也是舅舅的戰友。

第二天一早,所長叔叔來喊吃飯。一位萊州的退役團長叔叔和一位惠民的戰友拉著我們到了舅舅當兵時的地方,一座建在山洞裡的油庫。進門的時候哨兵沒攔一個敬禮放行了,舅舅東看西看,問這個戰友問那個熟人,轉業快20年了變化怎麼會不大呢?

海A拉著舅舅會戰友去了,聽團長叔叔說戰友也分山頭,有的老死不相往來,不過都跟我舅舅關係好,所以會有不同的聚會。

剩下我跟著倆位叔叔就在附近參觀,先去的電巖炮臺,又看了日本鬼子的舊址。最後來到了軍港,正好遇到了旅遊包車上的同行們,團長叔叔掏出了個證件,軍港的哨兵就放行了,讓我的同行們好生羨慕。先去參觀的飛彈護衛艦,一聊才知道艦長是青州的老鄉,剛執行完任務回來。安排了位沂水的司務長帶著我上了艦艇,船頭的主炮,兩側的深彈,一排排的飛彈豎井,無不彰顯著威武霸氣。

惠民籍的叔叔問我見沒見過潛艇,我說當年還是船員的時候避風來過老鐵山,遠遠的看過潛艇出水。他掏出電話打給了我們壽光五臺籍的一位商部長,說老戰友回部隊了,家屬想看一下潛艇。安排。

一個黑乎乎的鐵傢伙靜靜的臥著,「旅順號」。打開岸上的電源,爬上鐵梯子,再從上面爬下去,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它,是艦橋嗎?進入潛艇內部,狹小的空間還分了三層,底下是輪機室。吊鋪跟我幹過的民船差不多,潛望鏡,傳聲器,操作臺。前後魚雷發射管!沒想到沒當過兵的我也有一天進入了潛艇內部。不過這是艘退役的潛艇了,只能當愛國教育的基地了,完成使命繼續發光。

回到招待所後,又是剛趕來的老戰友接風。舅舅說嗆不了了,說什麼也要走。所長叔叔帶我們回了趟他在旅順的家,算是到家了。略聊片刻,戰友們又安排上了,我是頓頓蔥爆海參,海鮮大餐。

晚上酒席散吧,戰友們前呼後擁的把我們送到港口,上了「渤海1號」。又遇到了旅遊包車上的同行們,一覺醒來已到煙臺。

我這個沒當過兵的班門弄斧胡謅了一通老兵回部隊,但是親身經歷。真應了那句話,沒當兵後悔一輩子。向老兵致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570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