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賈母明顯喜歡活潑可愛的孩子,為什麼大家又一致認為賈母最喜歡黛玉?

君若儀說: 賈母不僅僅是喜歡活潑的孩子,而是喜歡有品味,有氣度,長得好看,聰明伶俐的人。基本上可以說是王夫人的…

君若儀說:

賈母不僅僅是喜歡活潑的孩子,而是喜歡有品味,有氣度,長得好看,聰明伶俐的人。基本上可以說是王夫人的反面。僅僅是活潑並不能入他老人家的法眼。

黛玉上面的優點都符合。因為史老太君就是這麼教育賈敏的。賈敏也是那麼教黛玉的。

身體不好和活潑,並不衝突。而且在古代女孩子再活潑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自由,跟男孩子一樣上躥下跳的。主要還是要在閨閣中活動,所以活潑主要體現在思維,語言,處事。

外在體現就是俏皮話一套一套的,懟人一套一套的。內化就是學東西快,讀書寫詩都很厲害。

崑崙草說:

熟悉紅樓夢原著的人都知道,賈母為人隨和,生性開朗樂觀,特別喜歡活潑可愛的孩子,其中黛玉就是賈母最喜歡的晚輩之一,其中原因如下:

1、長輩對晚輩的疼愛。賈母有賈赦、賈政兩個兒子和賈敏這個唯一的女兒,從紅樓夢原著的相關描述中可以看出賈母對賈敏的寵愛幾乎勝過兩個兒子,寶貝女兒去世後,使賈母悲痛萬分,於是便把對女兒的這份疼愛順理成章地轉移給了女兒的女兒林黛玉身上。賈母把黛玉當作心肝寶貝一樣疼愛並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這些賈府中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在眼裡,這也許是愛屋及鳥的原因吧。

2、黛玉為人真誠、善良,性格活潑開朗,愛說愛笑,其性格魅力讓人難以抗拒。賈母本身就為人隨和、性格開朗,特別喜歡並疼愛活潑可愛的晚輩。黛玉天生嬌弱,有時候雖然有些多愁善感,這僅僅是她的一個方面,再說作為一個父母雙亡而寄居在賈府的孤女遇到觸景傷情的事情也屬正常,但黛玉更多的時候是活潑好動、愛說愛笑,尤其是喜歡開些小玩笑,非常討人喜歡。原著中第二十回,當史湘雲叫寶玉"愛"(二)哥哥時,黛玉笑道:"偏是咬舌子愛說話,連個"二"哥哥也叫不上來,只是"愛"哥哥"愛"哥哥的。回來趕圍棋兒,又該你鬧"麼愛三"了。"……和史湘雲你一言我一語的,直至一個在前面笑著跑,一個在後面笑著追。第三十一回端午節那天寶玉正跟晴雯、襲人鬧彆扭,黛玉正好進來發現襲人在流淚,便笑道:"大節下,怎麼好好的哭起來了,難道是為了爭粽子吃,爭惱了不成?"惹得寶玉和襲人都笑了起來,然後又拍著襲人的肩膀說:"好嫂子,你告訴我,必定你們兩口子拌嘴了,告訴妹妹,替你們和息和息。"然後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最後一場風波就這麼輕易地消失得無影無蹤。在第三十七回,大家在大觀園起詩社時,李紈自稱"稻香老農",當探春自稱"蕉下客"時,黛玉笑道:"你們快牽了她來,燉了肉脯子來吃酒。"眾人不解,黛玉笑道:"莊子說蕉下覆鹿,她自稱蕉下客,不就是一頭鹿嗎?"說得大家轟然大笑,氣氛就這樣被黛玉搞得非常活躍。原著第四十五回,當兩個婆子冒雨給黛玉送燕窩時,黛玉深表感謝,並賞她們幾百錢,以便買酒吃而避雨氣。可見原著中的黛玉並不是某些影視作品中所說的或某些人想像中的那種尖酸刻薄、愛使小性子而又喜歡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大度、善良、知恩圖報、愛說愛笑、天真活潑才是她的本性。這樣的黛玉又怎麼會不討賈母喜歡呢?

3、黛玉才貌雙全。賈母向來喜歡長相俊美、說話辦事爽快麻利的孩子,比如晴雯、王熙鳳等,晴雯本是身份低微的小丫頭,正因為她長相標緻、說話做事爽快而深得賈母喜歡,王夫人說她眉眼有點像黛玉,王熙鳳曾說過:論長相賈府的丫頭總共加起來都不及她。黛玉論容貌,根據原著中的描述,無疑是紅樓夢所有女孩子中長相最美的一個,是當之無愧的位列金陵十二釵之冠,論才華也是最頂尖的,雖然相對於寶釵也許沒有壓倒性的優勢,但絕不在寶釵之下。因此,賈母一直都是為有黛玉這樣一個外孫女而感到驕傲。原著第四十回賈母帶劉姥姥到黛玉的瀟湘館玩時,劉姥姥見窗下案上設著筆硯時說:"這必定是哪位公子哥兒的書房了?"賈母笑著指了指黛玉說:"這是我外孫女兒的屋子。"言語中充滿自豪和喜歡。可見黛玉在賈母心目中佔據著極高的地位。

總之,黛玉不僅是是賈母的親外孫女,而且才貌雙全極為優秀,性格活潑討人喜歡,所以賈母對黛玉寵愛有加也實屬正常。

註:圖片來自網絡。

言者青青說:

賈母最喜歡自己外孫女黛玉是毋庸置疑的。無論是從黛玉與賈母的血緣關係,還是從黛玉的性格,賈母肯定是最喜歡黛玉的。黛玉活潑可愛,才華橫溢,美若天仙,可以說,賈府再也找不出第二個黛玉似的優秀姑娘,唯一的不足就是體質弱,身體欠佳。

賈母

黛玉是賈母親生女兒,掌上明珠賈敏的女兒。賈敏病故,賈母哀痛,她想自己的女兒,她把黛玉接到自己的身邊,就是為了能夠天天見到自己的外孫女,見到外孫女就像見到自己的女兒一樣了,就憑這一點兒,賈母肯定最喜歡黛玉的。

也許有人會說,賈寶玉是賈母的親孫子,她最喜歡的應該是她的孫子賈寶玉。錯!這是兩回事,兩種感覺的親。賈寶玉是男孩,是繼承賈府家業接班人,賈母最喜歡賈寶玉繼承家業,光宗耀祖,但這都是在月影裡照著,還是個未知數。再說,賈寶玉是男孩,做事不穩,令大人生氣,寶玉的父親賈政之所以暴打他就是很好的例證。黛玉可不一樣了,畢竟是女孩子,能給賈母帶來美好的回憶和歡樂,再加上黛玉聰明伶俐,會說話處事,在眾多姑娘中一枝獨秀,賈母肯定是更加喜歡了。

俗話說,閨女是娘的貼心小棉襖,親閨女這是當娘的共同特點。賈敏又是賈母唯一的親生女兒,是賈母的心上肉。女兒不在了,賈母接黛玉到自己身邊,這樣天天看著自己的外孫女,感覺女兒就在身邊,會親上加親。尤其是黛玉那一舉一動,每時每刻顯現著自己女兒賈敏的身影,賈母最喜歡黛玉也是必然的了。

也許有人說黛玉愛使小性子,脾氣不好。其實,這是讀者的誤解。黛玉的確有愛使小性子、脾氣不好的性情,但是,讀者仔細看,就會發覺黛玉使小性子或脾氣不好都是朝著兩個人,一個是賈寶玉,一個是她的姥姥賈母。對這兩人使小性子發個脾氣,賈寶玉和賈母不會生氣的,只會從內心裡高興。也許有人會說,她曾經對薛姨媽和薛寶釵使過小性子,發過脾氣,這是指的薛姨媽認黛玉乾女兒,薛寶釵與黛玉開玩笑時說的。其實,那是黛玉的嬌氣,並不是發脾氣,使小性子,是在說明這三人的關係很鐵,與黛玉使小性子、發脾氣無關。

賈母最喜歡黛玉,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黛玉喜歡上了賈母的孫子,兩人相處得很好,這使賈母十分喜歡。

賈母和林黛玉

黛玉約6歲來到賈府賈母姥姥身邊。賈母摟著黛玉一個勁地流淚,一個勁地親,那情愫真是一言難盡了。賈母把黛玉安排得很好,住在自己身邊,囑咐自己的兒媳把房間收拾好,又把自己的孫子賈寶玉找來陪伴著黛玉吃住在一起。

黛玉和賈寶玉相處的很好。兩人情投意合,雖然皮打皮鬧,經常找賈母告狀,但那種親暱的感覺甜滋滋的,賈母總是面帶笑容,勸說著兩人好好玩耍。黛玉和寶玉兩人很懂事,不辜負賈母的期望,兩人共處的很融洽。

賈母在一旁看著兩人逐漸長大。從兩小無猜,到羞羞答答。黛玉與寶玉相愛的傳聞早就傳入到賈母耳中。賈母很興奮,開始張羅「木石姻緣」。可以說,黛玉深愛著寶玉,這是賈母夢寐以求的,她從心裡也想,也願意她倆走在一起,組成一個新家,這樣賈母就可以天天見到自己的外孫和孫子了,以了卻自己的心願了。

賈母最喜歡黛玉,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她本人的性情,很討姥姥賈母喜歡。一是她懂事,6歲進賈府就知書達禮,疼自己姥姥,從來不在姥姥面前表現出失去母親的哀痛,那麼小就在心裡默默地忍受,這是任何這麼大的孩子難以做到的。這點賈母心裡很清楚,賈母就說過黛玉從小懂事。二是她對任何人總是面帶笑容,黛玉對賈府任何人都是以禮相待,與任何人見面都是面帶微笑,從來那麼嚴肅,那麼不張狂,正因為這點兒,賈府上下都很喜愛她。三是在眾姐妹面前總是那麼幽默,逗得大家開心哈哈大笑,例如小說《紅樓夢》第四十二回,劉姥姥離開大觀園之後,姐妹們在一起拿著劉姥姥開玩笑。探春提起給劉姥姥畫畫的事,她要請一年的假畫大觀園畫,黛玉笑道:

「......直叫他是個『母蝗蟲』就是了。」

頓時惹得姑娘們哄然大笑。寶釵笑著評價:「母蝗蟲」這三字,把昨天那些形景地都畫出來了,虧她想倒也快!

林黛玉

黛玉就是這樣調節著姐妹們在一起時歡樂的氣氛。還有一次,小說《紅樓夢》第二十回,黛玉打趣史湘雲咬字不清,「二」和「愛」吐字不清。類似於這樣的情節,在小說《紅樓夢》中還有很多。這些畫面,我們可以看出,黛玉是多麼的活潑有趣有才氣了,根本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小性小脾氣。使用小性小脾氣黛玉要分場合和人的,不是隨便使用的。

綜合以上分析,賈母之所以最喜歡黛玉,除了血緣關係之外,就是黛玉的聰明才智,充滿靈性,身上時刻散發著賈母女兒賈敏的影子,這些才是賈母最喜歡黛玉的根本原因。

南山橘暖讀書時說:

林黛玉就是賈母喜歡那種活潑可愛、靈巧伶俐的孩子,她和賈母、鳳姐、寶玉本質上是一類人,也是人群中的「開心果」活躍氣氛的高手。

林黛玉不僅有美麗的外表,還有高雅的品位和有趣的靈魂,更難得她真誠善良,體面大方,善解人意,雖然有點傲嬌清高,也都是女孩子的小脾氣。

就連她哭鬧發脾氣,也都是情有可原的,並不是無理的撒潑耍賴,而且就算她和寶玉鬧彆扭,意識到是自己錯了,還能主動認錯,僅這一點很多女孩子都做不到。

林黛玉因為體弱多病、父母雙亡只能寄人籬下,她也的確是敏感多思的性格,但是她絕不是那種整天就知道哭哭啼啼,無理取鬧的姑娘,否則不僅賈母不會喜歡她,連寶玉也難以愛她愛得刻骨銘心,鳳姐更不可能和她整天說笑打趣。

《紅樓夢》中林黛玉笑遠比哭要多,而且詼諧幽默,反應機敏

寶玉曾當眾對賈母說過:「若只有伶俐的可疼,那這裡也只有林妹妹和鳳姐姐可疼了。」可見黛玉平時在賈母面前表現出的活潑可愛、聰明伶俐跟鳳辣子是有的一比的,要不然寶玉不可能這麼說。

書中描寫林黛玉在人前說話一般都是「黛玉笑道」,全文檢索,寶玉笑的次數是最多的,其次是賈母,黛玉在前八十回中比寶釵笑的都要多,比鳳姐笑的也要多。

黛玉打趣史湘雲咬舌子,就是黛玉笑道:「偏是咬舌子愛說話,連個二-哥哥也叫不出來,只是愛哥哥愛哥哥的。回來趕圍棋兒,又該你鬧么愛三四五了。」

黛玉誇寶玉寫的字好,也是黛玉笑道:「個個都好。怎麼寫的這們好了?明兒也與我寫一個匾。」

黛玉感謝鳳姐給她茶葉,林黛玉笑道:「哦,可是倒忘了,多謝多謝。」

只要通讀原著的讀者自然知道,黛玉愛笑,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黛玉除了在人前說話就笑,她在賈母等眾人面前也從來不會愁眉苦臉,而是積極的參與到集體活動中,帶頭說笑玩鬧打趣,十分的詼諧幽默,比鳳姐還會逗大家開心。

黛玉給寶玉屋裡調解矛盾,笑著一句話就化解了寶玉要攆晴雯,襲人難堪的局面。

「晴雯在旁哭著,方欲說話,只見林黛玉進來,便出去了。林黛玉笑道:「大節下怎麼好好的哭起來?難道是為爭粽子吃爭惱了不成?」寶玉和襲人嗤的一笑。

黛玉打趣探春的筆名是「蕉下客,又解釋了一遍,逗得大家都笑起來。

黛玉笑道:「你們快牽了他去,燉了脯子吃酒。」眾人不解。黛玉笑道:「古人曾雲`蕉葉覆鹿。他自稱蕉下客,可不是一隻鹿了?快做了鹿脯來。「」眾人聽了都笑起來

劉姥姥而進榮國府,賈母兩宴大觀園之後,林黛玉和眾姊妹在一起說笑,是活躍氣氛的人群焦點人物:黛玉先是在姐妹們面前開劉姥姥的玩笑,說劉姥姥是母蝗蟲,又打趣惜春要畫「攜蝗大嚼圖」,還打趣惜春「又要研墨,又要蘸筆,又要鋪紙,又要著顏色,又要慢慢的畫」,逗得大家笑得東倒西歪。

然後黛玉還甩鍋李紈,李紈笑著罵她「回回領著頭鬧,鬧得眾人笑了,又派我的不是」。「回回」二字,可見林黛玉平時就是眾姊妹中負責活躍氣氛的高手慣犯。

接著黛玉還打趣寶釵,把一向端莊穩重的寶釵都撐不住了,把黛玉按在炕上,便要擰他的臉。黛玉求饒也是非常有趣的,她拿之前寶釵勸她的事情來開解,說「好姐姐,饒了我罷!顰兒年紀小,只知說,不知道輕重,作姐姐的教導我。姐姐不饒我,還求誰去?」

不僅寶釵不好意思再為難她,眾人也都笑著說:「說的好可憐見的,連我們也軟了,饒了他罷。

可見黛玉平時在眾姊妹中是十分受歡迎的「小開心果」,雖然她「喜散不喜聚」,但是依然很積極的參與大家的聚會,並且非常活躍,自己生病了出不了門還經常盼著姐妹們能來陪她說說話。

所以,大家也經常一起來瀟湘館找她一起玩,就算她病了精神不濟,禮數上照顧不周,大家也都願意包容她。當她缺席聚會的時候,連迎春都能關注到她說:「林妹妹怎麼不見?好個懶丫頭!這會子還睡覺不成?」寶釵則會親自去瀟湘館去找她,湘雲後來和她成了知心姐妹,就連孤僻的妙玉也願意和黛玉一起作詩,請她喝茶。

如果林黛玉真的整天就知道愁眉苦練,哭哭鬧鬧,言語刻薄,耍小性子,又清高孤傲瞧不起人,不愛跟大家交往,那姐妹們嫂子們都會對她敬而遠之,根本不會這樣笑著鬧著相處融洽,對她這樣關切和包容。

林黛玉通身的貴族氣派,落落大方,在外人面前言行舉止妥帖體面

黛玉出身勳貴的列侯世家,父親是探花郎,老師是進士出身,她是真正的名門貴女,書香千金。

她五歲啟蒙,見過大世面的老師賈雨村覺得她非同凡響,她六歲進賈府,王熙鳳一見她就讚不絕口:「天下真有這樣標緻的人物,這通身的氣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王熙鳳這話一點兒也不是吹牛,因為大家都是見過世面的人,如果林黛玉畏畏縮縮,愁眉苦臉,她這麼尬吹,反而會讓賈母難堪,旁邊被捎帶的三春也會不開心。

只有林黛玉真的是行動大方,體面氣派,王熙鳳這樣誇她才能討好奉承賈母,也捎帶誇獎了賈府的三個小姑子。林黛玉言談舉止的妥帖體面在她初入賈府,應對邢夫人、王夫人、賈母、寶玉等人的時候已經展現的十分清楚。

在賈府多年林黛玉的體面氣派從沒有改變,而且隨著年齡長大變得更加會接人待物。所以賈母在各種重大節慶宴會都把黛玉帶在身邊坐著,南安太妃召見,賈母也讓黛玉出來拜見,就是為了給賈府充面子的。

賈母十分疼愛林黛玉,不僅因為她是女兒的遺孤,更是因為她在林黛玉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心愛的女兒賈敏的影子,連賈雨村都說「有其母必有其女」,可見所言不虛。

賈敏是什麼樣的人?是真正的貴族千金氣派,是賈母最疼愛的小女兒,王夫人年過半百依然酸溜溜的羨慕:「你林妹妹的母親,未出閣時,是何等的嬌生慣養,是何等的金尊玉貴,那才象個千金小姐的體統。」

而林黛玉繼承了賈敏的貴族氣派,也繼承了林如海身上的文人清雅氣質,她作為林家唯一活下來的孩子,備受父母寵愛,自幼並沒有嚴格的禮教約束,而是把她充作男兒教養,讓她讀書寫字,請的開蒙家教都是進士出身,做過縣令的賈雨村。

這樣長大的林黛玉必然與一般的閨閣少女不同,她和賈母、賈寶玉、王熙鳳有更多共同特點,都是愛說愛笑,愛玩會玩的人,而她的母親賈敏自然也是這樣的人。

林黛玉品位高雅又情趣,善解人意,真誠率真,是大家喜愛的「小開心果」

林黛玉自認為是寄人籬下,獨處的時候經常會「無事悶坐,不是愁眉,便是長嘆」,迎風灑淚,對月傷懷。

但是,這對於一個十幾歲的孤女來說,這才是人之常情,如果她背地裡也沒心沒肺,連父母家鄉也都忘了,豈不成了樂不思蜀的劉禪?不要拿史湘雲來對比,史湘雲又叔叔嬸子照顧,史家依舊顯赫興盛,比林黛玉強千倍百倍。

儘管如此,孤苦又多病的林黛玉依然沒有放棄對生活和生命的追求,她的生活過得十分精緻有趣,生動又有詩意。

黛玉把房間收拾的十分整齊體面,又雅致又有書卷氣。連劉姥姥都誇讚不已,以為是貴公子的書房,「竟比那上等的書房還好」,讓賈母在眾人面前狠狠的出了一把風頭,驕傲的說:「這是我這外孫女兒的屋子。」

賈政讓她們姊妹給大觀園裡各處題詠,黛玉也積極參與。元春和賈政都賞識她的才華,凡事黛玉擬的「一字不改全用了」,林黛玉對此也十分得意,還專門跟史湘雲說起過,十分具有小女兒情態。

大觀園裡落紅滿地,林黛玉就去打掃落花,建立花冢埋葬,掃起來還不算完,還要收到絹袋裡再埋起來,可以說是十分精緻,十分乾淨了。

就算和寶玉生氣,她也不忘記叮囑紫鵑關照瀟湘館裡落戶的燕子一家:「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紗屜,看那大燕子回來,把帘子放下來,拿獅子倚住,燒了香就把爐罩上。」

鶯兒折柳條編花籃,頭一個想到的就是給林姑娘玩兒,黛玉見了果然十分喜歡,笑著誇讚鶯兒:「怪道人贊你的手巧,這頑意兒卻也別致。」收下就掛起來觀賞了。

香菱雖然不經常進大觀園,卻也和黛玉關係很好,寶玉和黛玉共讀西廂那回,香菱從黛玉背後拍她,兩人手拉著手就一起去瀟湘館討論刺繡,看書下棋,後來又真心誠意的教香菱學作詩。

黛玉平時還和鳳姐交往親厚,兩人之間互相打趣玩笑一點兒也不想姑嫂,竟然如同妯娌一般自然,鳳姐經常找黛玉幫忙處理雜務,寫字算帳,黛玉也是僅有的敢當眾啐鳳姐,罵她「貧嘴賤舌惹人嫌」鳳姐還不生氣的人,在抄撿大觀園的時候,鳳姐也專門安撫照顧黛玉,洗脫她的嫌疑。

如果林黛玉真的一直都是孤高自許,目無下塵的樣子,李紈和鳳姐肯定都覺得她和妙玉一樣討厭,根本不可能和她這麼親密互動,隨便開玩笑。

連蝎蝎螫螫的趙姨娘在去了探春那裡之後,都願意捎帶來黛玉這裡坐一坐,賣個人情問候她,可見黛玉平時是極平易近人的,否則趙姨娘才不會來爬高臺盤找難堪呢!

綜上所述,《紅樓夢》原著中的林黛玉就是一個活潑可愛、聰明機敏,風趣幽默的小姑娘,她和賈母、鳳姐、寶玉本質上是一樣的人。他們真性情又感性,對喜歡的人掏心掏肺,不喜歡的就毒舌刻薄,他們愛玩也會玩,脾氣性格都十真實鮮明。

這樣的林黛玉,偏偏又是自己嫡親的外孫女,還這等孤弱無依,叫賈母如何能不喜歡、不疼愛她呢?

南山橘暖/文

斜暉脈脈說:

先從血緣關係來講,林黛玉是賈母唯一的女兒賈敏早逝遺留下來的獨苗。賈母孫子孫女一大群,但外孫輩中只有林黛玉一個,自然是外祖母的心肝寶貝,疼愛之情絲毫不亞於賈寶玉。

從書中我們知道,賈敏從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百般寵溺,受寵程度遠遠超過大觀園中任何一位小姐,包括入前的元春。後來又嫁得好,嫁的是書香門第,夫婿是當朝科舉探花林如海,這在當時是無比榮光的,比嫁給王公貴人都榮耀。就像今天女兒嫁給一位才華橫溢、年青有為的科學院院士,比嫁給一位高官或大款好得多,娘家都感到蓬蓽生輝。偏偏女兒女婿早逝,留下一位孤苦伶仃的外孫女,外祖母怎能不格外憐惜?

林黛玉雖然自幼體弱多病,但長得楚楚動人,有顰目西施的氣質,又知書達禮,才情過人,說話雖有時尖刻,但不失天真活潑,這樣的女孩誰人不愛,何況親外祖母?

古代看重親人加親,賈母是「木石同盟」的支持者維護者,現在是寶貝外孫女,將來是寶貝孫媳婦。假如你是賈母,你會不最喜歡林黛玉?

輪迴221說:

謝謝邀請

尚且不去揣磨作者的用意,單從故事情節來看,賈母也許因為自身成長的環境影響下性格的原因,的確喜歡活潑可愛的孩子,讀者在讀作品時,對林黛玉的形象存在著誤解,其實她也是活潑可愛的孩子,只不過對於寶玉的愛情,患失患得,才會顯得女孩的小氣,顯示出女性多愁善感溫柔的一面。

賈母之所以最喜歡林黛玉,也許是因為血緣的關係,對女兒賈敏的思念和愧欠轉移到林黛玉身上。再者,林黛玉有才情,有品位,中規中矩,識大體,這才是賈母最喜歡林黛玉的主要原因。

不可忽略的事,賈寶玉對林黛玉的感情,賈母最疼愛孫子,愛屋及屋。

綜合上面所述,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小扇筆記說:

賈母最喜歡黛玉這是毋庸置疑的。

一 血緣關係

黛玉是賈母唯一女兒唯一的後代。女兒遠嫁多年,又剛剛過世,留在世上唯一的女兒成為賈母對女兒唯一的牽掛。血脈是不可改變的,單這一份血緣關係,翻遍整個賈府也就只有寶玉可以與黛玉相提並論。黛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二 性格關係

賈母喜歡活潑可愛的這個不假。比如晴雯、鳳姐、寶琴、湘雲,乃至賈母的丫頭個個大部分是伶牙俐齒的。有人以為黛玉一直是個悲戚戚、尖酸刻薄的角色,這些都是誤會。

只有遇上愛情問題,黛玉才會患得患失,她所有的小脾氣也只針對寶玉一個人。她大部分時間就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姑娘。書中有許多林黛玉的小俏皮話,她經常和姐妹們打鬧。如果性格不好,為什麼鳳姐不對自己的親表妹好,反而親近她這個沒有絲毫血緣關係的林妹妹;如果性格不好,為什麼迎春這樣的一個木頭一樣的姑娘也會親切地說她懶,要鬧她起床。

書中寫林黛玉笑的句子其實比哭的多,只是她的悲苦似乎被放大了,讓人忽視了她活潑的一面。比如大家起詩社時,黛玉聽到探春的名字是蕉下客,便笑著說,拉來燉脯子吃酒;比如寶釵正給惜春下畫畫的物料單子,黛玉來一句,再加把鏟子炒顏料吃。她快人快語,經常逗得大家笑起來。

三 心系寶玉

黛玉是寶玉的心頭好,賈母比誰都清楚。自從黛玉進府,其實黛玉便開始了與表兄寶玉青梅竹馬的感情培養。這一切的大BOSS正是賈母。否則,在古代男女大防的年代,賈母讓他們二人同吃同住。結果兩人的感情發展一如賈母之料想,發展非常順利,也贏得全府上下的期待。

所以為了寶玉的幸福,賈母自然更加疼愛黛玉。兩玉是賈母心頭最重要的兩個人,如果不喜歡她不會在黛玉沒進府時就布下這樣的培養計劃。

一抒己見說:

活潑可愛的孩子,別說賈母了,誰不喜歡?逢年過節,七大姑八大姨,各路親朋好友齊歡聚,活潑可愛的孩子總是那麼引人注意,惹人喜愛。賈母喜歡活潑可愛的孩子,賈母特喜歡林黛玉,這並不衝突。

首先,林黛玉是誰?她是賈母唯一寶貝女兒的唯一寶貝女兒。王夫人曾感慨,賈敏,林黛玉的母親,賈家的千金,是何等的嬌生慣養,何等的金尊玉貴,現在的賈家三春比起她們的這位姑母,那待遇簡直是天壤之別。由此可知,賈敏未出閣時在賈家是極受寵愛,賈母對這個女兒是極其疼愛。況且,林黛玉初見賈母時,賈母也坦言,孩子中最喜愛賈敏這個女兒。如今,寶貝女兒撒手人寰,留下這幼女孤獨無依,對於這寶貝女兒的唯一血脈,賈母當然喜歡了,是憐愛,也是喜愛,所以才會大老遠地把她從姑蘇接來撫養,放在身邊好好愛護。

其次,賈母不僅喜歡活潑可愛的孩子,還喜歡模樣俊俏、聰明伶俐的孩子。賈家的丫鬟千千萬,幾乎都是漂亮的小姐姐,賈母屋裡的人更是乖巧可人,標緻得很。要不然,她的鴛鴦怎麼會被大老爺賈赦打起了主意的。而這三個特點,林黛玉都有。貌若天仙、冰雪聰明自不用說,她是大觀園中公認的集美貌與才華集一身的女子。至於「活潑可愛」,你發現了嗎?

賈母喜歡活潑可愛的孩子,賈母特喜歡林黛玉,為什麼有人會覺得矛盾?那是林黛玉的形象在人們的印象中固化了。一提起林黛玉,絕大多數人可能馬上想到的詞語諸如「體弱多病」、「多愁善感」、「尖酸刻薄」等,甚至對這種性格的她喜歡不起來。加上很多影視作品在塑造這個人物時,都著重表現這方面,從而讓人們忽視了她的「活潑可愛」。可是,人是複雜的生物,本就是多面化的,面對不同的人、不同的事,表現也會不同。林黛玉的患得患失大多與賈寶玉有關,與大多戀愛中的女孩子別無二致。不可否認的是,她也有活潑可愛的一面。這個妹妹不僅會哭會愁,也會笑會鬧,不僅自己笑,也讓大家跟著笑,她的幽默風趣惹得大觀園歡聲笑語一片,她是大家的開心果,也是賈母的開心果。比如劉姥姥走後姐妹們談論惜春作畫的事,屬她鬧得最歡,惹得大家哈哈大笑。近年來,林黛玉得了一個新稱呼「林懟懟」,這是我們對她的愛稱,她不再是語文課本上那個柔弱敏感的女孩子,重新認識後,你會被這個靈動可愛、俏皮有趣的妹子迷住的,自然也會曉得賈母為什麼會喜歡她了。

賈母對劉姥姥說過,兩個玉兒太可惡,這不是討厭,而是赤裸裸的寵溺,對這兩個孩子的喜愛溢於言表。賈母對林黛玉的喜愛不僅是血緣上的牽絆,還有林黛玉自身獨特的魅力。既有與生俱來的關係,也有後天培養的氣質,林黛玉就是大人們常說的「別人家的孩子」,就算是路人,也會不由自主地滿心喜歡。她美麗聰慧,靈巧可愛,讓人放心、賞心,賈母怎麼可能不愛?

海闊天空詩酒花說:

有矛盾嗎?沒有啊。賈母喜歡活潑可愛的孩子,黛玉就是活潑可愛的孩子,所以賈母特別喜歡黛玉,沒問題。

1.黛玉本性就是活潑伶俐的小姑娘。

世人多對黛玉有誤解,以為她多愁善感,一定是整天傷春悲秋,哭哭啼啼。其實不然,黛玉敏感是沒錯,但不代表她就那麼脆弱愛哭。相反,多數時間裡,林黛玉就是一個促狹的機靈鬼,活潑可愛。

這跟黛玉的年齡和際遇有關係。畢竟她進入賈府時只是一個幾歲大的小孩子,之後在賈母的寵愛和寶玉的陪伴之下,錦衣玉食地長大,雖然敏感的天性能讓她察覺到尊榮表象之下周遭人們的勢利,察覺到「風刀霜劍」的環境特質,但至少表面上的的榮寵待遇她並不缺少,也是一個在優渥環境下長大的孩子,憑什麼不是活潑快樂而是悲悲戚戚的呢?

林黛玉的聰明活潑,尤其體現在她的伶牙利嘴之上。黛玉目下無塵,心直口快,眼光銳利,這些都造成了她很多時候「口無遮攔」的說話風格。而且由於黛玉學識過人,說穿了就是罵人也罵得有水平那種,所以很多人會覺得被她懟了卻無言以對,自然對她沒好感了。

黛玉如果不討人喜,一張太厲害的嘴巴就是重要原因之一。

被黛玉搶白過的李嬤嬤就說過:「真真這林姐兒,說出一句話來,比刀子還尖。」寶釵也說過:「真真這個顰丫頭的一張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歡又不是。」

但是對於了解黛玉的人、不會被黛玉的利嘴傷到的人,就不會因為她的這個特質而討厭她。相反,會覺得會說話的黛玉很活潑可愛。

賈母對黛玉就是這樣的觀感。賈母年輕時也是個活潑伶俐的人,當然喜歡跟自己一樣活潑類型的。她曾經多次當眾表達過這種意思,對「木頭人似的」的王夫人表示遺憾,對能說會道的鳳姐表示喜歡,等等。

鳳姐就是一個標杆,可以說明賈母多麼喜歡反應快、會說話的人。而能夠在這方面和鳳姐並駕齊驅的,大概就只有黛玉了。

寶釵就總結過兩個人的說話水平:

「世上的話,到了鳳丫頭嘴裡也就盡了。……更有顰兒這促狹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將市俗的粗話,撮其要,刪其繁,再加潤色比方出來,一句是一句。……」

寶玉也曾經直言不諱:

「若是單是會說話的可疼,這些姊妹裡頭也只是鳳姐姐和林妹妹可疼了。」

所以,黛玉平時在賈母心中是個什麼形象?絕不是整天哭喪著臉的木頭人,而是牙尖嘴利的活潑小丫頭,賈母怎麼會不喜歡呢?

2.黛玉敏感小性的一面,只在寶玉面前展現。

誠然,黛玉也有常人所不及的敏銳善感的一面,經常迎風落淚對月傷懷也是真的。但她出現這些「症狀」的時候,一般都是感懷身世的時候、為將來擔憂的時候,說具體一點就是為自己和寶玉的感情前途沒有信心、患得患失的時候。

也正是因此,除了貼身的丫環紫鵑、雪雁之外,寶玉是最經常見到黛玉這一面的人。讀者對黛玉有哭哭啼啼、動輒耍小性子發脾氣的刻板印象,是因為書中有大量的篇幅描寫寶黛二人相處的情形,而這種情形下,黛玉經常展露給寶玉看的就是這一面。

好在寶玉理解黛玉,總能消解她的擔憂。到後來借著兩方舊帕子以及一句「你放心」吐露心跡之後,黛玉確定了寶玉的感情,就很少再有這種「小性子」的表現了。

而這些情狀,賈母自然是看不到的。雖然從清虛觀回來寶玉黛玉兩個人拌嘴並導致寶玉摔玉的事件驚動了賈母,老祖宗流淚說下「不是冤家不聚頭」的話,後來因為紫鵑一句黛玉要回蘇州老家的玩笑話讓寶玉幾近發瘋,也等於昭告眾人黛玉在他心中的位置了,賈母自然也心知肚明,但不管賈母怎麼明白「兩個玉兒」之間的感情,也不等於她知道黛玉在寶玉面前是怎樣「尖酸刻薄」、動輒哭得梨花帶雨的形象。

換句話說,賈母就算知道寶黛情深,也不影響她對黛玉是個活潑小姑娘的基本觀感。可以說賈母基本上不可能有機會領教黛玉「小性刻薄」、愛哭鼻子的一面,當然也不會妨礙她始終喜歡黛玉了。

以上是小濤養花知識號「海闊天空詩酒花」的回答。歡迎在小濤養花知識APP關注「海闊天空詩酒花」,圖文、問答、視頻,海闊天空隨便聊。

狼煙一九三一說:

賈母對應現實的是太莊太后,康熙的合身,賈寶玉是玉璽,指康熙將這塊玉交給誰的問題!這塊玉是給八面玲瓏的胤祀呢?還是給冷麵熱心的胤禛呢?

最終顯然是留給了胤禛。

如果這樣分析的話,薛寶釵當影射胤祀一類的人。林黛玉當然指胤禛了。因為後者更執著,沒有執著便沒有擔當。所以率真比園滑更重要,誰是儲君問題答案便出了來!

回到本題!賈母是一個惜孤憐貧,大度寬容,拿的起放的下,既慈愛,又有當機立斷的魄力。看的深,想的遠,世上一個少有的睿智的老人!

賈母對寶釵的喜歡是老年人喜熱鬧,又有一定的虛榮心,寶釵正是抓住了要害,投賈母之好!但怎麼說也是親戚。

黛玉則不同,黛玉是她親外孫女,是她女兒的孩子。何況自己的女兒已不在了人世。女兒女婚託孤給自己,白髮人送黑髮人,再加上一層黛玉是個孤女,更顯的可憐,能保護黛玉的只有自己了,所以賈母疼黛玉是真庝,沒有一點虛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6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