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有什麼現實意義?

晨曦小荷說: 感謝悟空小秘書的邀請,我是晨曦小荷,我來回答這個問題。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

晨曦小荷說:

感謝悟空小秘書的邀請,我是晨曦小荷,我來回答這個問題。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有什麼現實意義?

這段文字是戰國時期楚國的愛國大夫屈原所作的《離騷.漁父》裡的兩句話。

屈原既放,遊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獨醒,是以見放。」

  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

  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

這裡的屈原和漁父都是高人,屈原是前高官,入世的代表,漁父是隱者,出世的代表。

我說一點點自己的看法吧,人有百樣,各有各的活法,但高人就是」高人「,屈原是」高人「,漁父何嘗不是高人?既然是高人,就不能失之交臂,否則就留遺憾,就是損失,比如屈原投江,就是悲劇。不論哪個時代,社會應該給「高人」更多的生存空間。這是一方面,但是從另一個方面,從高人個人來說,也要能夠豁達,也許就能少些悲劇,因為萬事萬物都有它自在的規律,我們最好的做法就是:道法自然,順勢而為。

看看漁父和屈原的對答吧,這是當時頂尖知識分子之間彼此的心靈拷問,那漁夫的說辭,何嘗不是屈原內心的另個自我呢?屈原偉大之處也就在這裡,非不明也,實不為也。他本來也可以: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而我們多麼希望三閭大夫能夠如漁父一般大隱於世呢?不說其他的貢獻,但就DNA的遺傳來說就難能可貴,可是如今也只能遺憾了。

再從另個一個方面談談,譬如就說這滄浪之水的清濁,水清有水清的用途,水濁有水濁的好處,我們要掌握時機,把握好火候,那麼就可以善加利用了,又可以洗足,又可以沐冠,豈不是兩全其美?掌握規律,順應規律,利用規律,造福人類:無我無他,無極而道,順勢而為,道法自然。

一家之言,多有偏頗,歡迎大家來交流和分享。

淡泊的河流w2說:

🌷🌷要想知道現實意義,就先了解其句意。

🌷🌷句中的「水清」是比喻太平盛世,「水濁」是比喻動亂之時。 纓是帽子上的纓絡,指代帽子。古代男子的帽子是地位的象徵,所以「濯我纓」就‬是比喻做官封爵,參與政事。而與之相對的,「濯我足」就是指保全自身,不問世事。

🌷🌷直譯是:當水清澈的時候,就用來洗帽子,洗衣服。當水渾濁的時候,就只能用來洗腳。也‬就‬是說清‬水‬洗臉‬,濁‬水‬洗‬腳‬。

🌷🌷意譯‬:天下安定的時候,人們就可以大膽的施展才華,有所作為。但是天下動亂的時候,人們就應該韜光養晦,不能盲目出風頭。

🌷🌷「君子處世,遇治則仕,遇亂則隱。(語出《漢書新注》)這也就是「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的另一種說法。這‬是生活的常‬識‬,也是做‬人‬的道理。

🌷🌷警示我們,你若是清水,他人就用你來正衣冠。你若自棄做了濁水,旁人就拿你來洗腳。

亮亮25252743說:

您好謝邀!《滄浪水之歌》,春秋戰國時期流傳在漢北一帶的民歌,出自《漁夫》,後人稱之為《漁夫歌》,也稱《滄浪歌》或《孺子歌》。具體翻譯:滄浪江的水清澈啊,可以洗我的冠纓。淪浪江的水混濁啊,可以洗我的腳。

屈原在被流放後,政治上受迫害,個人人生遇到了一種困頓。在江邊與漁夫的一段談話;全詩節選如下: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熊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呼?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受世塵之塵埃乎?」,而漁夫聽後卻說:「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洗我足」,比喻蓮花出汙泥而不染,清者自清,認為屈原既然你無力改變「舉世皆濁」的世態,也沒必要以死來表白自己的清白高潔。

《漁夫》這篇作品是歌頌屈原的,但從全文的描述,尤其是從這結尾中來看,似乎很難看出作者有專門褒美屈原、貶抑漁夫的意思。我覺得漁夫代表了廣大人民群眾,是最有洞察力、最具有正義的代表。《漁夫》並不單單是勸人出世避禍,獨善其身,而是強調人不僅要剛直進取,還要有豁達的心胸。具有極高的處世哲理和現實意義。

謝謝!祝您生活愉快!

阿赤紀事說: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出自屈原所作《楚辭.漁父》

譯文

滄浪之水清又清啊,可以用來洗我的帽纓;滄浪之水濁又濁啊,可以用來洗我的腳。是漁夫針對遭到了放逐、在沅江邊上遊蕩的屈原「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的嘆息,勸其不要因為改變不了「舉世皆濁」而以死自證高潔。

本意和發展

屈原的本意是通過表現兩種決然不同的處世態度,來襯託表明自己高尚品德一塵不染的決心,寧願投江葬死魚腹也不願與世俗同流。同時也成功塑造了漁父這一位避世隱身釣魚江濱的隱士形象。漁父勸屈原「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的核心思想卻反為後人所接受。人們在歌頌屈原的同時,不乏認同漁父的道家思想。

現實意義

社會這淌水,有清有濁,是以世態。於君子,悲觀者看到的是處處混濁,認為清者舉步維艱,身處染缸哪能不著色,而生出世避禍之舉,以求獨善其身。豁達者因勢而動,積極進取,但求坦蕩,無愧於心,一樣可以做到「出汙泥而不染」。

自身經歷體會

我本人是自認清高的人,從不願意為了利益去說假話、奉承別人,總以為只要是大公無私的,總會得到大眾的支持,經常不顧別人的臉面發表自己的看法,得罪了不少人卻不自知,後來經歷一些事情才知道自己不受待見的緣故。慢慢我也改變了一些作風,既然說真話不但起不了作用還惹人嫌,倒不如不說。於是,我自己定了一個講話的原則,有些話是可以不講的,講就講真話。對人呢,無論貴賤,你只想著大家都不容易,就自然一概尊重起來。

總結

總而言之,做為清者,既要保持高潔,堅持原則,但也不能偏執一端,對未來失去希望。社會的形態本身是複雜的、運動的,矛盾雙方的作用也在不斷推動著社會的發展,認識到這個社會的本質,我們就能接受形形色色社會現象,能改則改,不能改就避開,實在沒必要一根筋扛到底,更不能以此脫離社會。

雲卷飛山說: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這首詩出自《楚辭•漁父》,相傳為屈原而作。

滄浪之水清,意味著天下政治清明,太平盛世;濯,洗;纓,官帽上的飄帶;可以濯吾纓,象徵著如果政治清明,那麼就可以出去做官,造福一方百姓;後兩句則意為,如果政治腐敗,不想同流合汙,為保證自己清白之身,何不找一個滄浪之地,隱居起來,過悠閒自得的田園生活呢?

前兩句意味著「出世」,後兩句代表「遁世」,這兩種方式是古代大多數文人選擇的求生之道,按理來說也是無可指摘的,犯不著為了不可扭轉的末世而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事實上,後來被譽為代表著「魏晉之風」的「竹林七賢」也是這麼做的,他們以誇張的怪異、乖張顯示自己與當時的社會格格不入,是一種無聲的反抗。

而屈原,一心只有他的楚國,只有他的君主,只有他的人民。為了楚國的富強,雖然「路漫漫其修遠兮,吾當上下而求索」,為了人民的幸福,「雖九死其猶未悔」;當然不會接受「漁父」提出的「遁世」而保全自身的建議。當聽到楚國郢都被秦軍攻破,理想幻滅之際,毅然決然投向了汨羅滾滾洪流之中。

這首詩於當今有何現實意義?我們不應將古代文人的「忠君愛國」情懷,一概視為「愚忠」,既然現在已沒了「君」,但仍有祖國與人民,忠於祖國、忠於人民仍是正直的中華兒女的偉大情懷,趨利避害一樣被人視為無恥,「國有難,召必回」永遠都值得歌頌。

話說回來,我們普通人於國於民現在真的什麼也做不了,既無「齊家」之力,更無「治國」之才,那怎麼辦?其實古代先賢早給我們指明了出路: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不能齊家治國平天下,但「修身」是完全可以做到的,管不了別人,難道還不能做好自己嗎?遵守法律,謹守道德,不越紅線,不給社會添堵,這就是給國家做貢獻,這又有何難?

W雨亭說:

謝謝邀請:

這幾句話出自周朝戰國時期的民歌中,說江河的水清我可以洗洗我頭上的冠纓,江河的水濁我可以洗洗我的腳。水清代表社會好朝廷官員清正,我可以溶入到裡面,做自己力所能極的事情,為家國天下盡力。

江河水濁我只能洗洗腳,是朝廷昏暗社會風氣不正,洗洗腳不去溶入到社會中,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遠離朝政遠離世俗。像戰國末期屈原清正投江,對於既將滅亡的國家來說是沒有一點用的。二戰時期德國死了幾百萬,日本死了幾百萬人,也沒有統制世界也沒有達到目的,社會的發展是不會隨某個人的意願而改變。

現實社會中社會的發展對於某個人來說,這個政策對我有利,那個政策對他有力,對你有利的你支持沒力的你反對,可也沒用。社會的發展不依某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大事所趣、隨風逐流,沒必要迎風扛葦,會把你吹折吹殘。

運湖說:

水清可以濯吾纓,水濁可以濯吾足,何其便宜。

水至清則無魚,人太謹則無智。

有則寓言,你對著高山喊「我愛你」,高山回音「我愛你」;你對著高山喊「我恨你」,高山回音「我恨你」。我看青山多嫵媚,青山看我亦如是。

咋就聽不進漁父的話呢?都去跳汩羅江,行嗎?都沉醉不醒,也不行。

一種精神,一種聲音,一種活法。如此而已。🙏

謝刀說:

詩文韻音優美,有隨遇而安之意。喻意是靈活運用,隨波逐流,和光同塵。但是,原則底線問題怎能突破呢,所以,屈原不願如此,投江而亡。滄浪水清如鏡,正我衣冠;滄浪水濁似混,溉我秧田。五月五端午節,悼念屈原公。汙吏腐官和匪惡害民之徒,請天雷擊之,地火焚之,水滅之。

煙雨江南周學軍說:

「蒼狼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意思是:蒼狼的水清,可以洗我的帽纓;滄浪的水濁,可以洗我的腳。

出自屈原《漁父》:「漁夫莞爾而笑,鼓世而去,歌曰:蒼狼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

背景賞析:屈原被放逐後,在和漁夫的一次對話中,漁父勸他「與世推移」,不要「深思高舉」,自找苦吃。屈原表示寧可投江而死,也不能使清白之身,蒙受世俗之塵埃。漁父走了,唱出了上面幾句歌:蒼狼的水清,可以洗我的帽纓;蒼狼的水濁,可以洗我的腳。這乃是「與世推移」的意思。在漁父看來,處事不必過於清高。世道清廉,可以出來為官;世道渾濁,可以與世沉浮。至於「深思高舉」落得個被放逐,則是大可不必。屈原和漁父的談話,表現出了兩種處事哲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608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