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你都見過什麼樣的地理盲?_地理盲盒怎麼做

普渡眾猴說: 我在海南,發現這裡好多人都是地理盲,好多老人一輩子沒出過海南島,年輕人沒出過島的也比比皆是,一問…

普渡眾猴說:

我在海南,發現這裡好多人都是地理盲,好多老人一輩子沒出過海南島,年輕人沒出過島的也比比皆是,一問地名,除了自家附近那幾個縣城能說清楚,別的一概不知(這裡叫不懂[捂臉]),可能氣候太好懶得出門吧。別的不說,你要問北京在中國那個區域,能答上來的不多。

陸十六LK說:

之前公司有個妹子,跟團隊去澳大利亞出差,出發當天在機場集合,她行李特別少,就一個大一點的雙肩包,其他人至少都是20寸旅行箱,帶隊老大納悶了,去一個星期,你不帶衣服嗎?那妹子來了句:大夏天的,不用帶那麼多,都在包裡了。

然後她的就深刻的領教了南北半球季節相反這個地理常識

木易一心說:

講兩個地理盲的事:1、那是對越自衛還擊戰時,1979年2月16日下午,ⅩX部司令部一個司務長給首長送飯菜,地圖看對了,方向指針看錯了。當時人文化程度很低,書上也只講指南針,可我們上戰場時發的是指北針,上面還有三個小字(指北針),他也沒看以為是指南針,都沒打過仗也沒經驗,稀裡糊塗走到越軍陣地,而第二天拂曉我軍全線總攻。2、我在廣州的的士公司招了一名外省司機,送客人去珠海,在客人指引下到了珠海不識回廣州的路了(在沒有導航之前),打電話給車隊長。那隊長喜歡開玩笑,讓他把車開停車場,把鑰匙交車場保管員,隊長過去把車開回廣州。那司機是個死心眼,問他自己幹什麼呢?隊長說,珠海有海呀,你就跳下去得了,一個司機還好意思說去了不識回來的路?他第二天早晨才把車開回到廣州,原來他在家也就是那小城小鎮的人,沒到過大城市。半夜打電話求我,我要他找輛的士帶他上廣州的高速路口不就得了,他恍然大悟,真是豬腦殼,現在還在開,當然很熟路啦。

凡人閒聊說:

一位教政治的老師不知福建是省

43年前的1978年,我在企業子弟校中學任政治課教師,並任政治歷史地理生物英語綜合教研組組長。

50多歲的鄭老師是理化教研組組長,他是福建人。有一次鄭老師進我組辦公室與我交談。

有位上過中師的女政治老師,問鄭老師「你是福建的,福建是哪個省啊」?我聽了此言,驚得我目瞪口呆。

鄭老師也很疑惑,一個教政治的老師連福建是一個省都不知道,怎麼教學生啊。他說:福建是個省你不知道嗎?這句反問羞得那位女教師面紅耳赤,吱吱唔唔不知說啥是好。

此人算不算地理盲啊?

此女1950年生,68年下鄉,大約1974年中師二年制政治班畢業。雖然不是地理老師,教初中政治的老師也該多少了解一些中國地理,世界地理呀。

我不敢說我自己不是地理盲,但起碼我知道福建是個省,34個省級單位我是知道的。從小學開始我就對地理感興趣,在部隊時就開始購買世界地圖。

我1977年5月~1984年1月在子弟校中學工作期間,曾給初一講過中國地理,初二講過世界地理。

為了增強地理知識,我買了中國地圖,世界地圖,各國國旗地圖,中國交通地圖,中國旅遊地圖,中國郵政編碼地圖,黑龍江省地圖等10餘冊。

我養成了一個習慣,查地圖。在電視上聽到一個地名,我不知道的,就在地圖上找到。有的地圖密密麻麻,找起來費勁,不找到絕不放棄。

央視開辦的《遠方的家》,《走遍中國》,《地理.中國》,《航拍中國》等願意看,這2年舉辦的《中國地名大會》每次每期必看。對「地名天梯」感興趣,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驍龍灬戰騎說:

2000年左右,鄰居家叔叔那時20多歲,20裡地的鄉村道(岔路並不多,都是村裡互通。)那時不要說手機,就連電話都很少,出去辦事走的時候是別人順道送的(多是牛車、馬車、自行車),等回來自己就不敢走了(都是土路,路痴分不清哪個是主路),家裡等了小半天也沒見人回來,家裡找人順路一直找才找到,我還是後來聽別人說的,那時我還很小,可能為了哄我當故事講的,老一輩都喜歡拿自己年輕時說事。

樹德漢碩說:

謝邀答!

十多年前,我曾被邀到一鄉下替人看地理風水,其主人也請來其村中的那位大師傅,目的是要我論證論證。他問我什麼畢業的,看過什麼書,我說:74年村級初中未畢業的,書是斷斷續續,粗粗略看了幾本。他又問我地理風水懂多少,我說我是地理盲,還不算入門,只知一二皮毛。於是,他就誇誇其談起來,說他對地理風水深有研究,是個地理通,他的兒子讀大學也是學的地理專業,中國地理風水,沒有他不知不懂的。

我請求主人同意,我拿出兩紙,兩筆,先做一題試試,我說,我發現中國地名有個怪現象,同字而顛倒,如河南古都開封,廣東有封開。現在你我就中國縣以上同字而顛倒的地名寫出來,看誰能寫出多少。我在他那紙寫了兩個範例:開封,封開(豫,粵),西安,安西(陝,甘)然後各自開寫。

我寫的順序是:

西安,安西(陝,甘)

開封,封開(豫,粵)

南寧,寧南(桂,川)

安慶,慶安(皖,黑)

信陽,陽信(豫,魯)

陽原,原陽(冀,豫)

新安,安新(豫,冀)

曲陽,陽曲(冀,晉)

陽山,山陽(粵,陝)

高陽,陽高(冀,晉)

寧鄉,鄉寧(湘,晉)

寧武,武寧(晉,贛)

寧晉,晉寧(冀,滇)

寧海,海寧(浙,浙)

寧安,安寧(黑,滇)

安福,福安(贛,閩)

安吉,吉安(浙,贛)

安遠,遠安(贛,鄂)

化隆,隆化(青,冀)

德化,化德(閩,蒙)

昌平,平昌(京,川)

平南,南平(桂,閩)

平樂,樂平(桂,贛)

平羅,羅平(寧,滇)

平武,武平(川,閩)

平原,原平(魯,晉)

平和,和平(閩,粵)

平安,安平(青,冀)

子長,長子(陝,晉)

海興,興海(冀,青)

德保,保德(桂,晉)

保康,康保(鄂,冀)

南豐,豐南(贛,冀)

西林,林西(桂,蒙)

昌都,都昌(藏,贛)

樂昌,昌樂(粵,魯)

懷仁,仁懷(晉,黔)

政和,和政(閩,甘)

江浦,浦江(蘇,浙)

……

我一口氣寫了廿幾對,五十多個,卻發現他一個沒能寫出,就足以明白他肚裡無貨,他自稱大師,是吹出來的,遇到真同行,就經不起檢驗,騙騙外行無知者才有資格。自稱地理通,連普通的一些地名也知之不多,這能說是精通中國地理嗎?做人要的謙虛低調才是。

不爭讀書說:

我媳婦的事。她是南方人,嫁給我到了北方。

她人脾氣好,到了這邊以後,沒幾天就有了新的好閨蜜。那關係好的,似乎比跟我都親。

大約是十幾年前吧。她來這邊時間不久,喜歡到處走走看看。那兩閨蜜就陪著她。什麼人就會找什麼人,一點也錯不了。

這姐三就是十足的地理盲。

我那時候正在北京打工呢。有天中午忽然接到媳婦的電話。這電話必須立即接。我接了電話,媳婦有點哭腔。我嚇了一跳,以為她遇到什麼事了呢。

她接下來的話把我給逗樂了。人家姐三今天沒事,準備去天津玩一天。早上買了車票,到了火車站,上了火車。可等下車時,才發現沒有到天津,卻是到了北京。這姐三有點心慌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媳婦機靈。想到我正在北京包個項目,便給我打電話求救。我樂呵呵地勸導媳婦,讓她們三人在車站等著,不要再移動位置了。

我開著車到了車站,接上姐三,直接去了八達嶺。

我還有個同事也是個地理盲。有一次我們倆人坐火車去安徽出差。那時候全是綠皮火車,要二十多個小時才能到安徽。這兄弟可能是坐得時間太久了,有點頭腦不清。

我倆在臥鋪邊上的小桌上擺了點菜,正喝著小酒。這時一位列車員走過來。我這兄弟攔住人家。開口就問,請問,安徽站到了嗎?

列車員被問懵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這兄弟見列車員不言語,以為不願意搭理呢。就有點生氣。站起身,又重複了一遍:「我就問問安徽站到了沒有?」

我聽著就想樂。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安徽這一站啊。我們是去合肥。

我沒功夫勸這同事,我就想看看樂子。列車員顯然也是第一次碰到這個問題。一臉的懵。同事似乎得理不饒人。還一個勁地問呢。「安徽站停不停你不知道嗎」「安徽站到了沒有吧」。

這時邊上的一位大爺真的看不下去了。衝著我這同事說了一句:「小師傅,安徽站馬上就到了,你快收拾東西吧。」

我這同事聽到此話,衝著大爺樂呵呵地笑了笑。說:「我就感覺快到安徽站了嘛」。他還真的開始收拾行李,準備下車。

我裝作跟他不認識,默默地在小桌邊繼續喝著我的小酒。

神都文化說:

中國有一條著名的南北交通大動脈——二廣高速。

我的朋友初中畢業後,沒事可做,整天東轉轉西悠悠。

後來,聽別人說,開大車拉貨很掙錢。他心動了。

一個多月後,東拼西湊弄了些錢,買了一輛二手車,開始拉貨。

朋友不怕出力,人也勤快。三裡五村誰家拉貨一叫就到。從不耽誤,也贏來了好名聲。

一天,同村一個在廣西做生意的老闆給他打電話,說有一批貨需要運到北京,運費可觀。

朋友猶豫了一下說:我木出過遠門,路不熟啊?

那個老闆說:沒事,你從咱家出來從連霍高速再上二廣高速就行了。

朋友說:好。

第二天,朋友帶著妻子出發了。

妻子在路上問他:二廣高速是哪裡到哪裡啊?

朋友不加思索地回答:「廣東到廣西啊」。(註:二廣高速是指二連浩特——廣州)

一會兒,他們就上了二廣高速,一路向北開去。

過黃河大橋時,妻子說:黃河不是在北嗎?

朋友說:嗯,過了黃河過長江。

妻子一想也對,長江在南。

他們走啊走……

第二天,終於到了終點站——二連浩特。

朋友和妻子越想越不對。

趕緊和同村的老闆一聯繫,才知道,路走錯了。

原來,二廣高速不是廣東——廣西,而是二連浩特——廣州。

妻子抱怨,朋友感嘆:浪費兩天時間不說,一來一回光油錢也得3000多。

唉,沒文化,真可怕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616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