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你是否真的看懂《小丑》的真正內涵?_小丑真正含義

豬健身說: 小丑是懸疑片,燒腦用的,主角是個擁有亞瑟人格,小丑人格,雙重人格的精神病。 黃色衣服的是亞瑟人格,…

豬健身說:

小丑是懸疑片,燒腦用的,主角是個擁有亞瑟人格,小丑人格,雙重人格的精神病。

黃色衣服的是亞瑟人格,紅色衣服的是小丑人格,藍色衣服是亞瑟的幻想。

亞瑟行為習慣用右手,小丑行為習慣用左手,亞瑟轉變成小丑的信號是大笑,亞瑟大笑後就會變為小丑人格。

依照蝙蝠俠父親,託馬斯韋恩講述,亞瑟的母親,是個妄想症患者,亞瑟是他母親收養的孤兒,不是自己私生子。普及個小常識:依照美國相關法律,我國也一樣,精神病前科人士,不能收養再留兒童,所以託馬斯在撒謊。

我腦容量有限,經不起燒,總之我只看出這麼多。

交易哲學家說:

有錢的編劇,想像著窮人的樣子,披著控訴社會的外衣,唱資產階級獨角戲···

革命者和恐怖分子的區別在於:

革命者致力於推翻舊世界,創造一個美好的新世界;

恐怖分子致力於毀滅世界;

因此《小丑》的設定:那就是那些處於底層的人,都是潛在的想毀滅社會的恐怖分子;

實際上底層人不想毀滅世界,他們只是想少點壓迫;

可能會仇富,可能會短視,但是對於同樣處於底層的人來說,他們有同情心;

就小丑的那些遭遇,對於真正底層來說,那都是個事嗎?

老闆因為我帶槍去給兒童表演而把我開除——社會壓迫我;

政府削減醫療開支把我的藥給停了——社會壓迫我;

雖然我有病但是我還是要堅持上臺表演,結果脫口秀節目居然嘲笑我——社會壓迫我;

我媽妄想症認為我其實是王思聰,結果健林爸爸居然不認我——社會壓迫我;

好萊塢的導演就是這樣想像窮人的····

好萊塢導演們本身還是知道一點窮人生活的:例如電影《當幸福來敲門》,主角窮困潦倒,窘迫,還有點窮人的樣子···

所以《小丑》這兩個小時,真正的就是一個瘋子是如何一步步真的瘋了的···他不是被逼瘋的···

之所以,美國人認為這部電影偉大,並且因為能夠共情;

那是因為他們能體會到小丑的那種感受——違禁藥品用多了···

美國從小開始全民止疼藥毫不誇張,情緒低落吃阿米替林,情緒焦慮吃安定,肌肉疼吃東莨菪鹼,骨頭疼吃曲馬多;從普通止疼藥吃到處方藥,吃著吃著都不給勁了怎麼辦,醫生會貼心的給你上阿片類止疼藥——上癮了;

所以,體會不了內涵是正常的。

桃花島浪人說:

我聽過一個笑話。

一個男人去看醫生,說他很沮喪,人生看起來很無情、很殘酷,說他在這個充滿威脅的世界上覺得很孤獨。

醫生說療法很簡單,「偉大的小丑帕格裡亞齊來了,去看他的表演吧。他能讓你振作起來的。」

那男人突然大哭,「但是醫生」,他說,「我就是帕格裡亞齊」。

11年前,希斯·萊傑所飾演的小丑橫空出世,讓世人記住了這個「危險而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他穿著護士服,瀟灑地行走在街頭,手指不停地戳弄著遙控器,突然,醫院爆炸了,他被爆炸聲嚇了一跳,仿佛自己只是一個不小心燒了房子的小孩。

11年後,《小丑》在漫威電影「左右夾擊」中殺出一條血路,以6千萬美金成本,狂收10億美金,並一舉摘得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

毫無疑問,《小丑》是2019年度最值得期待的電影之一。

傑昆·菲尼克斯是否能超越希斯·萊傑的「小丑」?

是什麼,造就了這個史上最經典的反派之一「小丑」?

這兩個謎題,想必是不少觀眾渴望破解的。

先說說我個人的結論吧:

傑昆·菲尼克斯與希斯·萊傑平分秋色;

這部小丑的起源電影,並沒有滿足我對「小丑誕生之謎」的期待——《小丑》不夠深刻,僅僅只是達到及格線。它更多的是,展現小丑的內心變化,而對於外部世界的描寫,過於表面與套路化。

嚴格來說,《小丑》更像是一部家庭教育片。

小丑的誕生

故事設置在20世紀80年代,當時,美國正處於經濟蕭條時期,那是一個動蕩不安的年代。

亞瑟是一名喜劇演員,因其拙劣的搞笑技藝,他只能做「扮演小丑取悅觀眾」的初級活計兒。他沒有父親,他和母親潘妮相依為命,住在一所破爛的公寓裡。

他經常被人欺負,街上的小混混,老闆……他實在太瘦小、太膽怯了。但是,亞瑟也是一個「奇怪」的人,他孤僻、陰鬱、精神分裂,同事既害怕他,也討厭他。

亞瑟很小就得了一種「怪病」,他總會不自覺地大笑,無法控制。

在公交車上,他逗樂小孩子,卻被小孩子的母親呵斥,他無法控制地大笑;

表演脫口秀時,他無法控制地大笑,影響表演節奏,被觀眾恥笑。

這個「怪病」一直折磨著亞瑟,也成為亞瑟第一次殺人的導火索。

有一次,亞瑟在給小孩子做小丑表演時,身上藏著的槍械掉了出來,他因此被公司解僱。

解僱的那天晚上,他化著小丑妝,搭乘地鐵回家。地鐵上,三名韋恩公司的員工調戲一名女乘客。亞瑟看到了,他無法控制地大笑起來。

這三個男人以為亞瑟是在挑釁,他們將亞瑟踢翻在地,狠狠地毆打。

慌亂之中,亞瑟掏出槍,射殺了這三個男人。

第二天,「小丑」登上了報紙。哥譚市的底層市民將他當作英雄,因為,他幹掉了「貪婪」「邪惡」的富人。

「暴力的種子」,在亞瑟的心中萌芽,「殘酷、危險」的現實社會,不斷地給亞瑟施壓,「小丑」的人格逐漸侵蝕普通人格「亞瑟」。後來,他在公寓裡殺死了經常欺負他的同事,在電視直播裡,殺死了嘲笑他的主持人。

不過,「暴力」與「現實」並不是小丑誕生的根本原因,讓亞瑟成為小丑的,是他最深愛的母親。

母親的謊言

關於亞瑟的「怪病」,他的母親潘妮說,「這是因為,你生來就是為了給人帶來歡笑。」

亞瑟深信不已,卻不知,這其實是一句天大的謊言。

潘妮經常給哥譚市首富託馬斯·韋恩寫信,她告訴亞瑟,她曾經為託馬斯·韋恩工作,善良的託馬斯·韋恩不會對他們母子棄之不顧。

有一次,亞瑟偷看了潘妮的信,在信中,潘妮說她是託馬斯·韋恩曾經的情人,而亞瑟,是託馬斯·韋恩的親生兒子。

這個消息,令亞瑟既震驚又欣喜。

亞瑟從小就沒有父親,父親這一身份長期缺失,令亞瑟對「父親」有一種強烈的渴望,亞瑟並不在乎「父親」是否富貴、貧窮,他渴望得到一絲父親的愛。

在此之前,亞瑟一直視脫口秀主持人莫瑞為精神上的父親,在亞瑟的幻想中,莫瑞說,要是能有你這樣的孩子,我會毫不猶豫放棄一切。

巧合的是,電影最後,亞瑟殺死了莫瑞,貼合了「俄狄浦斯情節」中的「弒父」行為。他的世界如俄狄浦斯王一般,跌入了無盡深淵。

於是,他不顧一切接近託馬斯·韋恩。

他去託馬斯·韋恩大宅,在大宅門口,他遇到了託馬斯·韋恩的孩子布魯斯·韋恩(幼年蝙蝠俠)。亞瑟把布魯斯當成同父異母的兄弟,他用拙劣的魔術逗布魯斯開心,卻遭到管家驅逐。

管家告訴亞瑟,潘妮是一個瘋子,她和託馬斯·韋恩一點兒關係也沒有。

他去戲院洗手間偶遇託馬斯·韋恩,託馬斯·韋恩狠狠地揍了亞瑟,並明確告知亞瑟,亞瑟不是他孩子,而且,他也不是潘妮的孩子。

他們之間沒有一絲溫情。

亞瑟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他按照託馬斯·韋恩說的,去精神病院找到了潘妮的住院資料。

資料上明確記載了潘妮的病情,亞瑟的身世,以及潘妮虐待、毆打幼年亞瑟的事跡。

亞瑟另一個被壓抑已久的人格(被虐待的亞瑟)恢復了記憶。

他被母親、母親的男友虐待,綁在暖氣片上毆打……

他的怪病,無法控制的大笑,也正是潘妮一手造成的……

亞瑟一直壓抑著這個人格,他沒辦法恨潘妮,因為,潘妮是他在這個世界唯一的親人。他必須愛潘妮,他只能與潘妮共生,才有活下去的理由。

然而,謊言一次一次擊碎了亞瑟的心理防線,他沒辦法再欺騙自己。

他是孤獨的,他是被遺棄的,他是不被世界所愛的人。

「小丑」人格,再也無法被抑制,完全佔據了亞瑟。

「小丑」是暴力的,無所畏懼的,他是一張恐怖的面具,一副堅硬的鎧甲,將亞瑟保護得嚴嚴實實。

兒子的謊言

「共生」一詞,是馬勒從生物學借來,以隱喻方式來指稱嬰兒在和母親無法分化時的精神內在經驗。以原始的認知和情緒層次上看,嬰兒具有和母親融合一起的經驗,就如同和她合而為一的意象。

人在嬰孩兒時期,是特別脆弱的,TA的吃喝拉撒,都需要養育者(大多數時候是母親)照顧,這種狀態稱之為「共生」。

亞瑟和潘妮是另一種形式的「共生」,他可以獨立解決生理需求,但是,他無法擺脫對母親的心理依賴。

被母親虐待,父親缺失,導致亞瑟「被愛」功能衰減。他感到自己是孤獨的,被遺棄的,是不被世界所愛的人,他沒有能力從外部獲得愛,他只能從母親身上獲得愛。

因此,儘管母親虐待他,亞瑟也主動地忘卻這件事。當他長大之後,他有能力離開母親,但他沒有。他選擇和母親住在一起,照顧母親的吃喝拉撒,他用「奉獻」精神換取母親的「愛」,以便讓他感覺,自己是有依靠的,和這個世界是有聯繫的。

而這種「共生」關係,令亞瑟離外部世界愈發遙遠。

影片中,有一段亞瑟幫潘妮洗澡的場景。事實上,潘妮是有自主活動能力的。現實生活中,成年兒子是羞於與母親沐浴的(包括和母親住在一起),但是,對處於共生關係之中的亞瑟來說,這是必須的,嬰兒是無法離開母親的。

亞瑟將對母親的恨,變成了不得不依賴的「愛」,形成了病態的「戀母情結」。

在電影中,亞瑟有一個幻想中的女朋友索菲,她是一位黑人媽媽。索菲「母親」的身份吸引了亞瑟,在幻想中,索菲讚賞她的脫口秀,誇「小丑是英雄」,不離不棄地陪伴亞瑟。

在一次臆想中,亞瑟和索菲發生了親密關係。臆想結束後,亞瑟很興奮,回家後,他拉著母親,「強迫」她跳了一支舞。

幻境與現實的交錯中,折射出亞瑟病態的愛。

脆弱的共生關係

這種「共生關係」很脆弱,一旦亞瑟察覺到他賴以生存的共同體,是虛幻的、縹緲的,他的世界就會崩塌,因為所謂「愛的共同體」,其實,只是單方面傾注了亞瑟自己的愛罷了,潘妮並不愛亞瑟,從未。

亞瑟拿到潘妮資料時的記憶閃回片段,大致可以勾勒出他悲慘的童年,被母親嫌棄、虐待,被母親前男友毆打,母親將生活的苦悶,都發洩在年幼的亞瑟身上。

年幼的亞瑟太痛了,但是,他哭不出來,他只學會了笑,越是痛苦,越是狂笑。

在記憶恢復之前,電影中就有許多細節,展現出潘妮並不愛亞瑟。

潘妮詢問亞瑟的工作狀況,亞瑟「炫耀」他很受觀眾與老闆賞識,潘妮馬上打擊了亞瑟:只有幽默的人才能當喜劇演員。

亞瑟在公寓內殺死同事後,放走了侏儒同事,並對他說:「你是唯一個對我好的人。」從側面印證,他從未感受到母親的愛。

亞瑟發現身世之謎,潘妮並不是先解釋,而是躲在房間裡,她從內心裡,是害怕亞瑟的。她順從亞瑟的「共生關係」,一方面,是因為她年紀老邁,一方面,是因為她恐懼。

她給託馬斯·韋恩寫信,也有兩個目的,一是「詐」一點兒錢,一是逃離亞瑟。當然,她沒有忘記榨乾亞瑟最後一點兒剩餘價值——用亞瑟所謂託馬斯·韋恩私生子的身份謀取託馬斯·韋恩的同情。

或者,我可以更大膽地揣測,潘妮是故意讓亞瑟看到那封信,利用亞瑟去「敲詐」託馬斯·韋恩。

謊言修飾得越美麗,當它被揭穿時,它所展現的荒誕、殘酷就越強烈。

亞瑟恢復記憶之後,那個他悉心構建的共生關係崩塌了,他的世界,也崩塌了。

還是要走出來

「一千個觀眾,有一千個哈姆萊特。」

如果,《小丑》只是一部獨立於DC漫畫宇宙的電影,我會給它更高的評價,因為,它塑造了一個普通人如何墮入無盡深淵,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亞瑟」。

但是,要成為DC漫畫宇宙中的「小丑」,這些遠遠不夠,原生家庭不足以構成「小丑」痛苦的根由,它帶有強烈的主觀性,更多的,是令「小丑」痛恨自己。

關於這個世界的「真實」,《小丑》給我展現的部分太少。

回到這部電影,我想談談如何拯救普通人「亞瑟」,這個話題,或許是我們都會面臨的問題。

世界的殘酷或許是沒辦法改變的,但我們可以讓「家」更加溫暖。

某種程度上來說,「原生家庭」帶來的傷害,或許是無法避免的,因為,這個世界沒有一個完美的家庭,也沒有完美的父母,無論父母如何悉心培育子女,總會給孩子的心靈帶來一定傷害。

在現實生活中,面臨這個問題,大部分家庭是這樣一個情況:父母完全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子女逃避傷口。

因此,修正原生家庭問題,需要父母與子女共同面對,任何一方拒絕參與,這個問題都無法解決:

對於父母,他們要意識到,自己的某些行為的確會給孩子造成傷害,現在彌補也不遲;

對於孩子,試著理解父母,誰都會犯錯,大膽地和他們溝通,解開心結,即便沒辦法治癒,也不至於令傷口無限擴大。

當然,這是一個非常理想的狀態。我們沒辦法奢求上一代去理解我們那被無限放大的「童年傷痕」,如果不被理解,那麼,至少當我們和下一代相處的時候,我們能夠正視「原生家庭」的問題,不要讓這道傷痕成為永久傷痕。

要成為「小丑」很難,但是,成為「亞瑟」很容易。

請不要忽視「亞瑟」,別讓「亞瑟」變成「小丑」。

嘉嘉放映廳說:

現在再有人提到《小丑》電影,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都會是2019年這部由傑昆·菲尼克斯主演並獲得第76屆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的小丑起源電影。導演託德·菲利普斯此前最知名的作品是《宿醉》三部曲,這次獲得金獅獎,無疑是繼諾蘭版的《蝙蝠俠:黑暗騎士》後再一次把DC的漫改電影捧上了神壇,漫威從2008年開始花了十年時間用22部電影達成的輝煌成就這樣被一部《小丑》破功,有史以來的最佳漫改反派也不再是滅霸,而是被傑昆·菲尼克斯演繹到極致的小丑。其實之前華納電影公司本來希望由萊昂納多·迪卡普裡奧飾演小丑,但被他回絕了,這是小李在拒絕《蜘蛛俠》後第二次拒絕出演漫改電影,不過由小李飾演小丑的可能性也不由得令人浮想聯翩。

01 歷代小丑……

此前小丑已經有多次被搬上銀幕,1989年蒂姆·波頓版的《蝙蝠俠》中,扮演小丑的是美國影史傳奇演員傑克·尼克爾森,他也是所有蝙蝠俠電影以及眾多蝙蝠俠衍生影視劇中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獲得觀眾追捧的小丑。

02 傑克·尼科爾森版本的小丑

2008年諾蘭導演的《蝙蝠俠前傳:黑暗騎士》則第一次將電影中的小丑推到了反派的巔峰,很多人都說他把小丑演到了無人能夠超越的地步,同時這個角色也成為了希斯·萊傑的絕唱,在電影公映前幾個月,希斯萊傑突然猝死於寓所中,年僅28歲,電影公映後好評如潮,希斯.萊傑也憑藉小丑一角獲得第8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但這讓他的離世更令人唏噓。

03 希斯萊傑版的小丑

在2016年上映的《自殺小隊》裡,小丑再次登上大銀幕,但傑瑞德·萊託飾演的小丑僅僅出場了15分鐘,雖然他的表演也不錯,不過他的很多場景被刪掉,未能在正片中有更多表現空間,而在《自殺小隊》裡更耀眼的則是瑪格特·羅比飾演的小丑女,也算是對小丑的不同性別另類演繹。

04 傑瑞德萊託版小丑和瑪格特羅比版小丑女

在美劇《哥譚》中,由於版權問題不能使用「小丑」這個稱呼,因此對於「小丑」這一重要角色,也只能各種玩梗、打擦邊球,但即便如此,小丑傑羅姆也成功圈到了不少粉絲!

05 小丑傑羅姆

這部2019年由傑昆·菲尼克斯出演的小丑電影,沒有特效、沒有奇觀、沒有動作場面、全片沒有一個真正的好人,甚至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反派,DC這一次下定決心把暗黑風格做到極致,這個決定讓漫威十年的努力成了笑話,再也不會有人把DC和漫威進行比較,因為DC拿到了一座金獅獎,這也是國際性的頂級電影獎項第一次把大獎給予漫改電影,這一戰,足以讓DC笑傲江湖,而今年的奧斯卡獎上,小丑幾乎毫無疑問會獲得最佳男主角獎,有意思是迪士尼公司在前幾天決定給《復聯4》的所有演員都申報了奧斯卡男配角獎,因為給鋼鐵俠報名奧斯卡男主角無疑是自取其辱;《小丑》的製作預算為5500萬美元,票房收入在中國無法引進的前提下已經高達10億美元,這是有史以來收益率最高的漫改電影,可以說,《小丑》的口碑和票房都獲得了所有人預料之外的巨大成功。

DC的暗黑風格無疑造就了小丑。

《小丑》為什麼能大爆?


(1)因為小丑就是這個社會製造出來的怪物,是每個人陰暗面的內心折射,每個人的生活毫無例外都是以悲劇收場,但是在其他人看來,每個人的生活卻都是一場俗不可耐的喜劇。我們都習慣於在自己的臉上帶著面具生活,無法面對自己的懦弱,我們不是不想戰勝自己的痛苦,而是不想活在真實的人生中,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麻醉自己,讓無法避免的失敗來得更晚一點。

(2)復古片頭營造出70年代的質感。

電影為了塑造一個這樣的悲劇人物,幾乎全方位的在小丑身上集中拼貼了各種社會症候——失業、缺愛、貧困、懦弱、病痛、笨拙、愚蠢、疲憊、無能……也許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吧。以前製造一個小丑的做法是把他推進毒料池,但是現在要製造一個小丑只需把他推進這個殘酷的社會,雖然他也曾經想戴上面具,為他人帶來歡笑,但如今他卸下了偽裝,只想活出自己的人生,於是他從人們眼中的失敗者搖身一變成了另外一群人心目中的英雄。

(3)上帝仿佛在俯視這個罪惡之城。

在塑造小丑這個人物的時候,這部電影的展現手法跟其他超級英雄電影有很大區別,很多技法甚至都是純藝術電影才會用到的,這使得這部電影有種跟商業電影截然不同的氣質。例如整個哥譚市的全景俯拍顯得幽暗逼仄,暗示著小丑的處境,街上到處充斥著垃圾,代表著整個社會的運作機制已經失控,弱小的個體已經無法獨善其身。

滿是垃圾的哥譚市。

他在電視節目開始前排練自殺。


電影裡對時間概念的設定也有相當的深意,小丑在心理治療師那裡治療的時候,牆上的表和他工作時打卡的鐘以及他在醫院治療室中瘋狂撞門時牆上的表所顯示的時間都是同一時刻,這暗示這些場景都是他虛構出來的;而在現場秀中他被羅伯特·德尼羅飾演的主持人採訪還有他表演笑話時明明失敗卻又能異乎尋常的順利表演下去,在參與電視節目時,他表現得如此生猛,甚至最後直接槍殺了主持人,實際上他在電視節目之外排練的明明是因為懦弱而自殺,這些都強烈暗示了是他在自己腦海裡虛構了這些場景,包括跟女鄰居約會的場景都是他自己幻想出來的,電影中多次表現了他明明是一個人卻幻想和女鄰居約會。

佳捷剪輯說:

電影《小丑》是由託德·菲利普斯執導,傑昆·菲尼克斯、莎姬·貝茲、羅伯特·德尼羅、弗蘭西絲·康羅伊、布萊特·卡倫等聯袂出演的犯罪劇情片。

該片獲得第76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獅獎最佳影片獎,以及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和最佳原創配樂獎獎項。

影片第一幕,在亞瑟給自己化妝時,展現了人物性格。小丑的唇部妝容應該呈現上揚的弧度,但是他畫到唇部妝容時停了下來,將自己的臉部表情故意呈現微笑的狀態,這時候他的眼神裡已經透露出悲傷。

他以小丑的形象為商店進行促銷宣傳時,五個男孩子把他的廣告牌搶走,他極力追趕,這也表達了他其實很在意這份工作。最後,幾個男孩對他施行了暴力,但是他並沒有反擊。這是影片中他第一次受到不公對待。

在公交車上,亞瑟想要逗坐在前排的孩子開心,卻被他的母親責怪他在騷擾自己的孩子,亞瑟再次發病,這也是他第二次被不公平對待。可以看出,這一時期的亞瑟其實還是對社會抱有期待的。

回到家,他的母親叫他「happy」,這也與後來所提到的他的母親想讓他為社會帶來歡笑前後呼應。這裡他的母親第一次提到託馬斯韋恩,並說他虧欠我們,也為她母親的幻想症埋下伏筆。

他與母親兩個人一起觀看莫林脫口秀,當電視熟悉的聲音響起時,從母子二人的神情中可以看出兩個人對莫林脫口秀的喜愛,以至於亞瑟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到現場,與莫林交流。幻想中的他非常自信,與真實的自己判若兩人。

故事發展到影片中他第二次工作的場景,在兒童醫院進行小丑表演。在表演過程中,他隨身攜帶的手槍不小心掉落,他卻因此而被公司老闆開除,這也成為亞瑟黑化的導火索。

在回家的途中,因為「大笑」而被同車廂的乘客誤會,最終,亞瑟用那把掉落的槍結束了他們的生命。亞瑟也因此開始黑化。

其實在此之前,亞瑟對社會抱著很大的希望,他希望社會對他公平,他愛自己的工作,也希望工作能夠平等地對待他。但這些給過亞瑟傷害的人卻不知道,他們的所做所為正在擊垮亞瑟心裡的最後防線。

亞瑟通過自己的努力,開始了第一次的登臺喜劇演出,但是這場演出卻成為了《莫瑞弗萊克林秀》節目的笑料。

亞瑟在母親寄給託馬斯韋恩的信中得知,自己是託馬斯韋恩的兒子,他找到託馬斯韋恩,並說自己僅僅是想要得到「父親」的一個擁抱,但卻被他告知並不是他的兒子,亞瑟也是被母親領養的,因為亞瑟的母親患有幻想症。

亞瑟到母親治療過的精神病醫院查找病歷檔案,在病例檔案中得知自己正如託馬斯韋恩所說,確實是母親領養的,母親也的的確確患有精神疾病。同時,也在病歷檔案中得知自己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都是因母親造成的。

亞瑟回到母親住的醫院,用枕頭結束了母親的生命。這是影片中亞瑟殺害的第四個人,他每殺害一個人時,表現出的不是痛苦和恐懼,而是一種解脫,而且越來越自信。

《莫瑞弗萊克林秀》邀請亞瑟作為嘉賓參加節目,亞瑟得知後知道自己的復仇機會來了。這一天的亞瑟,從內而外都與之前有著極大的不同,他把自己打造成最完美的樣子,因為他知道,這是他唯一一次機會,能讓很多人注意到他,他喜歡被人注意的感覺。

在錄製節目的過程中,亞瑟說作為一名喜劇演員,這世界上的好笑或者不好笑從來都由不得自己決定,其實也是在映射當今這個社會,很多事物的判斷方式並非真的正確和公平。他也希望用自己的方式,來讓社會上的壞人得到應有的結果,正如他在日記中所寫的「我希望自己的死亡比我的生命更有意義」,所以,他再次殺害了一個人,莫林。

影片的最後,很多人在街上扮演著小丑,這些「小丑」也許是與亞瑟有著同等遭遇的人,他們把亞瑟從出了車禍的車裡解救出來,並為亞瑟的做法歡呼。

亞瑟在地鐵上殺害三個人之後變得越來越自信,是因為他知道在很多人關注他的同時,也有很多人跟他站到了一起,他終於感受到自己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

亞瑟從拼命工作,遇到壞人也不反抗,到最後的逢敵必殺,這中間的遭遇其實正在一步步地將他擊垮。

他想努力工作,卻遇到搶走廣告牌並向他施以拳腳的男孩,在兒童醫院工作時,不小心掉落了手槍,卻使他丟了工作。

他想治好自己的精神疾病,卻遇上並不負責任的心理醫生。

他想要逗同車的孩子開心,卻被其母親認為是騷擾孩子。

他一直很崇拜的脫口秀主持人,有一天卻拿他的表演,在節目中當成笑料。

他叫亞瑟,他的母親卻一直叫他「happy」,在得知自己的這一切都是母親造成時,他到底要怎樣做到真正的「happy」呢?

影片中的亞瑟很平靜,卻讓觀眾的內心無法平靜。

「小丑」雖然是一個反派,但他的做法真的是反派嗎?亦或者僅僅是作為「正派」的一種反義詞的存在形式罷了。

真的叫氷氷呀說:

主要是從一個極端的惡劣環境下用反派的角度展現現代人的內心世界。

總的來說,就是

我們的壓力從何而來?

你有沒有幻想的朋友和伴侶?

你有沒有想過一些可怕的想法?

你有沒有恨一個人恨之入骨?

你有沒有覺得別人對你冷漠?

你有沒有覺得壞人比好人輕鬆?

這些,小丑都有。那麼,你是小丑還是個壞人?可能都不是。

比起講述小丑這個角色和哥譚市的意義,這部電影更像是一部情感宣洩片。

小丑是個壞人,所以他該做壞事,所以對某些人來說小丑可以幫他們發洩一些東西。

比如說,遭遇性騷擾和惡作劇的不良少年不是抓他們起來,而是直接開槍射擊。比如自己的朋友和愛人不理解自己,所以他們該被懲罰。比如有錢有勢的人高高在上目空一切,所以該被幹掉。

這樣的想法不該出現,但這就跟網絡上的噴子一樣,他們認為有小丑的存在,這些邪惡的想法可以合理的宣洩出來。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部電影跟暴力遊戲一樣可以發洩人的不良情緒。但是對於一些不懂世事的人來說,可能會造成誤導。所以對於電影我們要有一個自己的獨立的判斷,從裡面得到一些好的東西,而不是被電影所影響。希望這個小丑不會像黑暗騎士裡面的小丑一樣,成為絕唱。

吾取一說:

中國的普通人不會理解的, 永遠都不會!除非他們在國外真正的生活過 ! 說穿了就是一點 : 國內的人沒經歷過國外普通人的絕望! 中國把我們保護得太好了! 如果他們也在國外生活一段時間, 經歷一下國外的社會效率低下, 剝削嚴重, 警察什麼都不管, 受到損失投訴無門, 資本家吸血普通人又讓普通人無可奈何的人生, 他們才會理解小丑, 中國🇨🇳 我的祖國, 把我們這些普通人保護得太好了 !

冬暖學長說:

大家好,我是青汁。今天我們一起來聊聊《小丑》這部劇。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提名名單公布,《小丑》以獲得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導演等11項提名領跑。

小丑的故事來自於DC漫畫,是虛構城市哥譚的一個大反派人物。10年前,演員希斯·萊傑因為飾演《蝙蝠俠前傳Ⅱ:黑暗騎士》中的小丑獲得第8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但在影片上映之前,他因服藥過量而去世,《黑暗騎士》成為希斯·萊傑的絕唱,片中的小丑也因出神入化而被評論界稱為無法超越的高峰。10年之後,小丑終於以絕對主角身份回到了大銀幕上,並且斬獲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獅獎和金球獎電影劇情類最佳男主角獎、電影類最佳導演獎,並成為本屆奧斯卡金像獎最熱門的電影。

超級英雄(Superhero)是美國DC和漫威公司出品的漫畫作品中的主要角色,他們的對面則是超級反派(Supervillain)。因為是漫畫,主要面對青少年,所以往往正邪分明,超級英雄都是高大威猛、能力超凡、所向無敵的角色,扮演著人類的保護神,順應了大眾對英雄的渴望。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超級英雄被大量搬上銀幕,成為好萊塢最重要的電影類型。超人、蜘蛛俠、蝙蝠俠、鋼鐵俠、美國隊長等等,成了好萊塢最賺錢的電影角色。

隨著時間的推移,正邪分明的人物設定,邪不壓正的情節設置,慢慢被觀眾所厭倦。於是,以克里斯多福·諾蘭導演的「蝙蝠俠三部曲」為代表,超級英雄的暗黑化開始流行。超級英雄蝙蝠俠成了「黑暗騎士」,離當年陽光、正義的超人漸行漸遠。到了《復仇者聯盟》裡,暗黑化的趨勢愈發強烈,最終,大反派滅霸一個響指,居然讓復仇者聯盟的超級英雄們灰飛煙滅。看到這裡,觀眾們不得不懷疑人生:這個世界究竟還有沒有希望?看了《小丑》,我才知道,《黑暗騎士》和《復仇者聯盟》的暗黑實在算不上什麼,傑昆·菲尼克斯飾演的這個小丑亞瑟·弗萊克才真正稱得上暗黑。

《小丑》雖然源出於DC漫畫,裡面也有著託馬斯·韋恩和童年的蝙蝠俠布魯斯·韋恩,但和所有的DC超級英雄電影完全不同。首先是沒有超級英雄,只有超級反派。其次是,這個超級反派並不是生來就壞,而是一個被社會拋棄和逼瘋的小人物。再次是影片把這個超級反派當作超級英雄一般來歌頌了。

亞瑟·弗萊克是一個以賣笑為生的「派對小丑」,專門被演藝公司派出去給人逗樂。他得了一種抑制不住大笑的怪病。先是在街頭表演時,被一群不良少年搶走廣告板並揍了一頓,然後又在兒童醫院表演時意外掉出了懷揣的防身手槍,被公司開除,最後在地鐵上遭遇三個惡棍的毆打凌辱,被迫開槍打死了他們,被媒體和公眾稱為「除暴安良的英雄」。

當從他母親口中聽說自己是富豪託馬斯·韋恩的兒子時,亞瑟·弗萊克到韋恩的豪宅求證。韋恩告訴他,他母親是妄想狂精神病人,他是被收養的棄兒,並得到了醫院病歷的證實。憤怒的亞瑟·弗萊克悶死母親,捅死演藝公司的同伴,又在電視臺演播室開槍打死了嘲笑他的主持人默裡·富蘭克林,引發哥譚市民仇富的暴亂。在暴亂的大街上,站在車頂的亞瑟·弗萊克終於覺得自己的人生有意義了。「我這輩子都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存在,但現在我確定了,人們開始注意到我了」。何止是注意到?他已經成了罪惡哥譚的領袖。

毋庸置疑,傑昆·菲尼克斯飾演的亞瑟·弗萊克是漫畫改編電影乃至所有美國電影中最獨特的人物形象之一,其痛苦、陰暗、瘋狂、冷酷的程度,恐怕無人能出其右。給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他的狂笑。因為童年時代受到虐待,導致大腦損傷,得了狂笑怪病的亞瑟·弗萊克,總會不可遏制地狂笑。影片中有多段亞瑟抑制不住狂笑直至窒息的場景,傑昆·菲尼克斯的表演入木三分,臻入化境,讓人看到狂笑背後的痛苦,令人觸目驚心。

可以說,這是電影史上最恐怖、痛苦和悲涼的笑聲。用形體來展示人物內心是《小丑》的又一個亮點。據報導,傑昆·菲尼克斯為了演好亞瑟這個角色,瘋狂減重24公斤。瘦骨嶙峋的身體和凹陷的眼眶,凸顯了精神病人的瘋狂和詭異。傑昆·菲尼克斯還用舞蹈來展示亞瑟的內心。地鐵槍殺後在公共廁所裡,參加默裡·富蘭克林秀之前在家裡的洗手間,去電視臺的路上在那個長長的臺階上,影片結尾在暴亂的車頂上,亞瑟都有舞蹈,用舞蹈的形體完美地實現了心理外化。從怪誕的舞蹈動作中,我們清晰地看到,瘋狂在亞瑟的體內慢慢滋長,一個惡魔誕生了,我們這個社會造就的惡魔。

所以,我以為,本屆奧斯卡獎的最佳男主角獎無疑應該頒給傑昆·菲尼克斯,其他4位獲得提名者都無法與他相提並論。但是,對《小丑》體現出來的價值觀,我卻並不認可。

為了比較,我重新觀看了《黑暗騎士》中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相比較希斯·萊傑的小丑,傑昆·菲尼克斯的小丑更著重於他的底層普通人性質,著重展現了一個惡魔形成的過程。影片開頭,我們看到,亞瑟只是一個窮苦的街頭藝人,身患殘疾,先後遭遇街頭暴打,因掉落手槍被開除,地鐵上開槍殺人。這些情節,無不強調亞瑟的無辜,亞瑟的被凌辱,強調這個社會逼瘋了亞瑟·弗萊克。但是我們不能忘了,促使亞瑟轉變的還有他自己內心的陰暗和病態心理。正是社會的歧視、欺凌和亞瑟自身的陰暗心理的混合作用,一步一步把一個精神病人演變成冷血、殘暴的惡魔。我們知道,讓一枚雞蛋孵出小雞,需要同時具備兩個條件:一枚受精雞蛋以及合適的溫度、時間。兩者缺一不可。同樣,精神病人亞瑟變成嗜血狂魔小丑,也是社會和自身的雙重原因造成。把小丑的形成簡單歸罪於哥譚市這個混亂的社會,顯然是不客觀的。《黑暗騎士》中有個情節,小丑在兩艘渡船上安放炸藥,而起爆遙控器則在另一艘船上,並留下字條:如果一艘船爆炸,另一艘船的人可以生還。

最終,兩艘船的人共同以人性的善良擊破小丑關於人性醜惡的判斷。這是一個很好的明證,不管在如何黑暗的時代,人性總會給我們留下希望。而《小丑》最後那幕街頭狂歡則令人不寒而慄。一個動輒可以悶死母親、捅死同伴、槍殺電視臺主持人的嗜血狂魔,居然享受到超級英雄般的歡呼!

所以,我的觀點是,奧斯卡評委會可以把最佳男主角獎頒給傑昆·菲尼克斯,卻不能把最佳影片獎頒給《小丑》。因為它的價值觀實在有巨大的偏差。

花兒影視廳說:

2019年《小丑》電影想要表達這些事情!

都說出生法決定,亞瑟也是一樣。可是我們比他幸運很多,因為他的母親為了自己的自私,為了有一個受虐的對象。亞瑟就是這樣被他的媽媽收養的,就因為他媽媽的虐待,亞瑟就留下了一生都不可逃脫的笑病,也就留下了給周圍身邊人嘲笑、歧視的理由,從童年開始就沒有享受過周圍人正常的眼神和關愛,埋下了壓抑的種子,之後慢慢演變了他的抑鬱。

亞瑟其實也是有理想,有偶像,有追求。在自己有疾病的狀態下,忍受著人們的異樣看待,和生活在底層的各種窘迫。這一切的一切,都沒有阻止他去看脫口秀表演,一直想著自己也可以像自己的偶像那樣,站在舞臺上表演自己的脫口秀,帶給人們歡笑。 最後他站在舞臺上了,完成了表演。為什麼大人的過錯,讓孩子還默默承受著一切。儘管韋恩和他媽媽沒有添堵關係,但是作為有一定社會地位的韋恩,也不應用同樣鄙視的去對待亞瑟,讓他的心有對社會大環境失望了點。你的的角色有多高,你的影響力就有多大。只要群體中有第一個幹站出來的人,之後就會慢慢的多起來,小丑也就成為了一種普遍的精神符號。發起了不滿、宣洩的各種爭鬥。代表了一個不被重視的底層人群,長時間的被欺侮和壓榨,當那個不滿點達到了,就爆發了一場戰爭。

所以表達了社會需要和平、需要公平,需要仁愛。有愛才有大家。更要關注心理,要去傾訴內心的想法,要去學會傾聽內心。由愛出發,去體驗生活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700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