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有沒有短小精悍又極其反轉的故事?_反轉又反轉的經典小故事

草根秦說: 真人真事。村裡一女孩以死相逼,非要嫁給一男子。父母以斷絕母關係為由,堅決不從。 一次母女吵架後,女…

草根秦說:

真人真事。村裡一女孩以死相逼,非要嫁給一男子。父母以斷絕母關係為由,堅決不從。

一次母女吵架後,女孩一怒之下,從家裡翻出一瓶農藥,當著父母的面向嘴裡灌。母親大叫一聲″憨娃呀″暈死過去。父親一蹦三尺高,哭喊著來搶奪,一把打落藥瓶,但半斤瓶裝的農藥已被喝下去大半。

父親顧不上老婆,衝出家門喊來幾個本家。本家的幾個男人手忙腳亂把女孩捆到車上,並帶上農藥瓶子向醫院一路狂奔。路上,女孩嘔吐不止。到了醫院,醫生一檢查,未發現女孩有中毒症狀。本家人百思不得其解,親眼目睹女孩服毒,咋會沒症狀?

見多識廣的醫生道出秘密:那瓶農藥是假的,被經銷商坑了。幾個本家將信將疑,又問,為啥女孩會嘔吐不止,還臭氣燻天?醫生答,藥瓶裡的藥水是從糞溝裡灌的,所以顏色相同,從外觀看不出真假。經此一鬧,父母徹底敗下陣來,答應了女孩的婚事。幾個本家敲鑼打鼓給藥店送了一塊匾額,上書"感謝藥店出售的農藥未將孩子喝死,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事情到此,理應結束,但問題又來了。男方聽說女孩服毒,死活不同意這門婚事了。無論誰去說合,男方寧死不從。男方說,一言不合就服毒,這樣的女人自己養不起。萬一因為一件小事尋了短見,自己豈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後來,女孩拖到30掛零,才又找了婆家。

東港朝天闕說:

我同學老權,大學畢業分配到我們當地某銀行某鄉鎮儲蓄所工作。不久,單位裡一位熱心大姐就張羅幫他介紹對象。他當時一門心思往城裡調,所以不太想看。但礙不過情面,和姑娘見面。

姑娘小冷師專畢業,本來是分配到城裡中學的。後來出了岔子,才分到鄉鎮中學。她也想著調到城裡,所以看對象她也不熱心,也是礙於情面。

兩人見了面,雖然彼此印象不錯。但想法相同,認識一下就散了。回頭各自跟媒人說沒感覺就拉倒了。

一年多以後,老權被交流到另一鄉鎮儲蓄所,提為副所長。小冷雖未如願以償,但也調到城郊一所中學。他倆又被人介紹認識,一見面臉都紅了:這麼巧?也放不下那份矜持,打個招呼告別了。

又是一年多,老權調到城裡了,又有人介紹對象。聽說又是中學老師,他趕緊問:是不是城郊中學的?媒人說不是,是城區的。他放心了,可別再是小冷。同時,剛調到城區中學的小冷聽說介紹的對象是某銀行的,也問:是不是某鄉鎮儲蓄所的?人家回答斬釘截鐵:不是,在行機關工作。小冷也放心了:可別再是那個老權,多尷尬!

又見面了!雙方先是尷尬,不知所措。後來也不知是誰放聲大笑,進而兩個人都笑出了眼淚。真是巧她媽哭巧-巧死了!老權做為男子漢,率先開口: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見面,就好好認識一下吧!小冷也點頭。

就這樣,二人交往了。彼此發現對方都不錯,身上閃光點不少。但也發現,彼此也有不合的地方。比如小冷,發現老權的喜好生活習慣飲食口味與自己表妹小於特別吻合。於是就試探性的向老權點了一下。而老權也發現,教語文的小冷與他高中同學、有才子之稱的老薑應該最對路!小冷的試探他馬上有了回應,雙方一拍即合!

不過二人分別找小於和老薑時,遭到二人極力反對,甚至是差點撕破臉皮!不過二人死拖硬拽,軟磨硬泡四個人終於坐一起了。剛開始還矜持不好意思,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了。一直坐到人家打烊,打反應過來。彼此還戀戀不捨,老權送小於回家。老薑則責無旁貸,當小冷的護花使者。

現在,老權和小於的姑娘都上高中了。這兩天他倆口子正苦惱呢,姑娘收到情書了。老薑和小冷的兒子給寫的……

賽半仙說:

我的表弟一輩子被人說老實,一生中就硬氣了一回,贏得身邊所有人的稱讚,否則他的一生都有可能在卑微中度過。

表弟211畢業,理工男程式設計師一枚,非常老實,是那種產品經理和策劃都很喜歡的類型,畢業後找了一家遊戲研發公司,負責後端,年輕、聰明、性格好,雖然沒有項目經驗,但深得公司器重,是公司裡唯一一個提前轉正的員工,幹了半年之後,表弟突然提出辭職,領導苦苦挽留,告訴他以後機會很多,表弟堅決要走,因為他有不得不走的理由——他相戀多年的女朋友,兩人大一的時候就在一起了。

表弟是武漢人家裡已經幫他在武漢買房,女友畢業後回了趟老家,說好回家安頓好後就回武漢發展,讓表弟先把房裝修好,找好工作,等兩人工作穩定下來再談結婚的事。

結果表弟的女友一去不復返,回到老家後,家裡幫她找了一個朝九晚五的工作。

表弟的女朋友叫小俐,長得還算漂亮,小時候在家應該比較受寵,很有「性格」的一個女孩,看得出來表弟沒少受她的「欺負」,小姨不太喜歡表弟這個女朋友,覺得她有些強勢,擔心表弟以後吃虧,奈何表弟死心塌地跪舔,小姨只能是愛屋及烏。

計劃把房子簡單裝修一下先住著,等要結婚再按小俐的要求重新裝修,結果小俐不回來,還動員表弟到她們那去發展,告訴表弟是金子在哪都會發光。

表弟便屁顛屁顛回來跟小姨說要辭職,到小俐家那邊發展,這可把小姨嚇壞了,一個程式設計師跑到縣城,就業都有很大問題,讀了這麼多年,要是轉行這幾年的努力可就白費了。

小姨以小俐還沒有穩定為由,讓表弟推遲去小俐那邊的計劃,小俐和表弟約定等她過了試用期表弟再過去。

小姨心裡希望表弟能在武漢發展,以後結婚生孩子還可以幫忙帶一下,希望表弟能說服小俐回來。

三個月之後,小俐過了試用期,表弟試圖說服小俐回武漢,小俐甩下一句話掛掉了電話,「你要是不想過來,就是不愛我,那分手算了。」

第二天一早,表弟向公司提出辭職,買好火車票懷揣著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思想去追尋他的愛情,小俐專程請假去接他,當天就帶表弟回去見了父母,老實的表弟得到小俐父母的認可,只要表弟找到工作基本就可以談婚論嫁。

表弟很快便找到一份工作,雖然不是他喜歡的遊戲行業,總算跟他的專業對口。

兩人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小姨張羅著在小俐的城市買房,當時手裡沒太多錢,計劃幫表弟付個首付,他們自己還貸或者小姨和姨父每月資助一點,武漢的房還給兩人留著,以後想回來發展還有個家,家裡就一個兒子反正都是留給他們。

表弟覺得不錯,兩人都有公積金再加上父母的資助幾乎沒有什麼負擔。

表弟跟小俐商量時被一口氣回絕,「我們這房子便宜,在武漢都是全款買房,要是不全款買房,我父母怎麼做人?」

表弟只能跟父母商量,小姨聽說表弟要全款買房有些錯愕,不知道他怎麼想的,跟姨父商量之後,只能把自己住的房子賣了,給表弟買房,反正表弟結婚也要用錢,酒席、彩禮,加上姨父身體不太好,身邊還得留點錢防身,便同意了。

表弟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小俐,小俐非常高興請表弟吃了一個大餐,除了小俐的性格比較強勢,兩人的感情還是蠻好的。

表弟把父母商量的結果告訴小俐,兩人談到了以後的規劃,父母把彩禮和酒席的事情都計劃好了,買房後就可以結婚,小俐很高興,雖然兩人都還年輕但能從大學一路走來也挺不容易的,早點結婚也算修成正果。

兩人聊到了彩禮的問題上,很多有情人沒有走到一起很多都是倒在彩禮的問題上,小姨覺得別人這麼大的女兒嫁到自己家,不能虧了對方,準備給小俐8萬做彩禮,在我們這8萬不算少了,一套房、五金、辦酒再加上彩禮是很多老人大半生省吃儉用攢下來的。

小俐聽說8萬的彩禮有些吃驚,她認為表弟是大城市的給8萬彩禮也太少了。

「我們家就沒有低於10萬的彩禮,不是錢的問題,主要是父母的面子問題。」

小俐的話讓表弟有些驚訝,原以為8萬給足女方面子了,沒想到連底線都沒夠到,想想也就只差2萬,相信跟父母商量一下,問題也不大,四年多的感情總不能被2萬塊錢就給打垮了吧。

表弟和小俐沒有因彩禮的事發生爭吵,但是氣氛比較尷尬。

表弟跟小姨說了彩禮的事,小姨也爽快地答應了,等到把房子賣了,就開始張羅他們倆的事情。

兩人的事情還算順利,為了不耽誤進程,小俐開始忙著看房,她在市區看中一套商品房,交通比較方便,價格在當地略高,但還可以接受,只是小俐的理由讓表弟有些接受不了。

小俐有一個弟弟正在讀大一,就讀於當地的湖北省文理學院,如果買了市區的房,弟弟就可以住進自己家裡,反正一時半會兒兩人也不會要孩子。

表弟算是好脾氣,聽到小俐這個理由明顯有些不高興,小俐看出表弟情緒上的變化,趕緊安慰他:「也就是周末來給他補充營養不會長住的,說不定我弟弟以後跟咱們還是鄰居呢!」

表弟想著小俐19歲的弟弟已經180多斤還要補充營養,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大問題都解決了,總不能在小問題上翻了船,表弟笑著說:「一家人住就住吧,反正空著也空著。他以後也打算在這買房嗎?」

小俐依偎在弟弟懷裡,「是的,我媽希望他留在自己身邊,家裡早就開始幫他存錢了,已經存了幾萬了。」

「哦!那還差得遠呀!」

「還好啦!這還有幾年再存幾萬,加上現在的十幾萬,到時候咱們再幫他一下,付個首付也差不多了。」小俐說道。

小俐的話深深刺痛了表弟,小俐家這是把自己的十萬彩禮算進去了,而且以後還要出錢幫她弟弟買房。

要是這樣也就算了,憑什么弟弟就可以分期付款,逼著自己家全款買房?

兩人戀愛期間,表弟基本上沒有發過脾氣,這一次表弟很生氣。

小俐又耐著性子安慰表弟一番,越安慰表弟越生氣,乾脆就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眼看還有幾天就是五一,表弟借這個機會回去了一趟。

五一的第二天,小俐給表弟打電話,質問他放假了,為什麼不約自己出去玩一下,一件小事至於生這麼久的氣嗎?

得知表弟已經回武漢,小俐瞬間就炸了,「你回去為什麼不跟我打招呼,太不尊重我了,怕我攔著你嗎?你趕緊跟我回來,今天就回來。」

小姨在客廳都聽到電話裡小俐的咆哮聲, 掛掉電話後,小姨勸表弟好好哄哄小俐,不管怎樣回來了也該跟她打個招呼,表弟低著頭想了很久,對小姨說道:「媽,房子不用賣了,我要跟她分手。」

小姨覺得不可思議,原來愛得死去活來的,一個電話就要分手,她勸表弟想清楚,不要賭氣,兩人在一起這麼多年也不容易。

表弟堅定地告訴小姨,這次他想清楚了。

小姨嘆了口氣,「總之你自己想清楚,不管你怎麼決定媽都支持你。」

「我不能讓你們跟著受委屈。」

「傻孩子,我們有什麼好委屈的,你自己想好。」小姨說完就出門了,讓表弟好好想想,中午回來買了表弟愛吃的基圍蝦和羊肉串,不知是犒勞還是慶祝。

當天下午,表弟就給小俐發了消息,小俐沒想到一向溫順的表弟竟然敢提分手,發了一通牢騷,表弟幾乎沒有回應,小俐有些心慌,來硬的不行,打算等五一假期結束表弟回來上班,再找機會彌補。

當天晚上表弟在房裡哭了一個晚上,把小姨心疼壞了。

五一結束之後,表弟就把工作辭了,準備在武漢找工作。表弟沒有考慮回原來的公司,他雖然敦厚,但絕不會二次選擇,絕不吃回頭草,這是他的原則。

小俐得知表弟把工作辭了,徹底慌了,請了個假來武漢找他,不管小俐如何哀求表弟始終不鬆口,他不輕易做決定,一旦做了決定很難改變。

小俐哭著求表弟,說她以後不再這麼任性了,兩人就在武漢生活也可以,她回去把工作辭了,來武漢結婚。

不管小俐做出多大的讓步,表弟始終不回頭,他替小俐買好回程的票,把她送到火車站,笑著對小俐說:「祝你幸福,以後別再這麼任性了。」

說完給了小俐一個擁抱,然後轉身走了,轉身的那一刻表弟哭了,眼淚譁譁地流,但他沒有回頭,始終保持步伐如一,小俐也哭了,她知道這份愛情已經不屬於她,可能直到那一天她才真正了解表弟,只是她已經沒有第二次機會。

表弟愛不愛小俐?

肯定愛,但不會因為愛她而轉身,愛是相互和平等的,不是強加在某一方身上的。以前的小俐是這樣,表弟不想自己也變成這樣,從小俐妥協的那一刻開始他們的愛情已經變味。

借這個故事提醒在愛情中比較強勢的一方,有一句話叫「沒有誰是天生的強者」。換句話說「沒有誰是天生的弱者」。

物極必反這個道理人人都知道,但身處其中卻被忽略,直到失去的時候才想起這個道理,悔之晚矣。

Excel技術控說:

年輕漂亮的妻子剛回到家中,剛坐下打開電視,聽到有人敲門,說讓籤收快遞,開門接過快遞單一看,上面模糊不清,但充氣娃娃的幾個字非常醒目。

她幾乎崩潰,覺得內心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和侮辱。剛剛平靜了一會,聽到有人敲門,她迅速將充氣娃娃拖到臥室,開門一看是老公,他看著老公嬉皮笑臉的樣子,覺得老公厚顏無恥極其噁心。

她希望老公能坦白,但老公若無其事的看著電視,她終於怒不可遏,給了老公一個耳光,說你這個變態猥瑣男,幹了這麼丟人的事還裝作若無其事。老公被打蒙了,也就在同時,老公的電話響了起來,老公接過電話,憤怒的向對方吼著,我給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讓你騷擾我妻子,你為啥非要把我家鬧的雞犬不寧。

妻子留下了眼淚,他看著眼前的丈夫,內心已經絕望,看來不光有充氣娃娃,還有小三。剛要和老公理論,聽到敲門聲,打開門一看,是樓下漂亮的女鄰居小唐,她剛剛離婚不就,帶著一個孩子。小唐看到她,很是愧疚和抱歉的說,嫂子,對不起啊,我和大哥的事沒有告訴你,是我的錯。

妻子已經幾近崩潰,這小三都找上門來耀武揚威了,剛要發火,小唐說,因為孩子生病住院,大哥借給我了五萬塊錢,剛才我給大哥打電話說向你解釋,他不讓,我就直接上來了,錢我會儘快還,說完扭頭走了。

妻子看著丈夫,問錢是哪裡來的,丈夫說是私房錢。妻子已經不想管私房錢的事了,早已經安耐不住,從臥室把充氣娃娃拿了出來,丈夫驚呆了,說充氣娃娃不是他買的,肯定是送給對門單身的鄰居小王的,

兩人拖著充氣娃娃到對面敲門,小王走了出來,丈夫說,小王你買的充氣娃娃怎麼送到了我家,小王一看,會意的一笑說,不好意思啊。這個時候妻子說話了,對著小王不屑的說道,都這麼大的人了,不找媳婦,幹這麼下流的事。

小王一聽不樂意了,生氣的說道,我替大哥擋槍,你還不趁坡下驢,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明確告訴你,充氣娃娃不是我的,就是你老公的。

妻子看到小王這麼厚顏無恥,剛要攢足力氣吵架,一看公公回來了,看到充氣娃娃的箱子,自言自語的說,怎麼才送來啊,然後拎著箱子進了屋。

妻子和老公感羞愧難當,灰溜溜的關門進屋。到了家裡,公公打開充氣娃娃的箱子,問兒子,這個娃娃怎麼不會說話。兒子想要發火,父親說道,你媽住院,說怕我一個人孤單,今天去看她,他說給我買了一個會說話的娃娃,讓我趕緊回來看看。看來你媽被騙了。

丈夫和妻子互相看著。。。。

讀者說:

10個幽默小短句,今天你笑了嗎?

01

一人怒氣衝衝地跑到算命攤子前:「你個騙子,你不是說昨天我能夠發財嗎,結果卻什麼也沒有。」

算命先生不解:「不對啊,我從來沒有失敗過。你昨晚吃了什麼嗎?」

那人回到說:「我昨天吃了芝士蛋糕。」

算命先生恍然:「那就對了,『芝士』改變命運。」

02

記得夏天的一天,下著好大的雨,美麗的她送了個很別致的紙盒子給我,我衝回家,用身體保護它,打開後一看,傘!!!

03

剛才看到一個帥哥,騎個大摩託,轟轟響,大長頭髮,大墨鏡,穿梭在晚上八點的街頭。

那速度老快了,太帥了!就是抬上救護車的時候有點難看……

04

晚上和女朋友吃完飯,我說:「待會把碗刷一下。」

她說:「你自言自語聲音怎麼這麼大?」

05

今天幹了件讓人無語的事,開單位例會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醒來看見車間主任在拍手,我就跟著一起鼓掌。

旁邊的同事告訴我,主任鼓掌是想讓大家安靜一下……

06

有時候覺得自己變醜了,拿出身份證一看,發現多慮了。

07

今日去醫院,偶遇一母親帶著小女兒打針。

小女兒:「媽媽我不想打針,疼!」

媽媽:「寶貝兒聽話,這裡這麼多護士阿姨,咱們找個打針不疼的。」

小女兒:「那哪個阿姨打針不疼呢?」

媽媽:「媽媽也不知道,咱們試試看吧。」

08

如果你實在餓了打電話給我,我吃點零食嚼給你聽。

09

正在加班,老闆娘走來,把一杯冒著熱汽的奶茶放在了我的桌上。

我心頭飄過一絲暖意:「小公司工資不高,人情味還是挺足的。」

然後她甩了甩手:「燙死我了。」

又拿起奶茶走了。

10

老闆:「如果這個項目交給你負責,你覺得這個項目最大的風險是什麼?」

同事:「交給我負責。」

敏哥的凡人日記說:

1994年夏天,我家一位嬸嬸,重男輕女思想很嚴重,頭胎生的女兒,才半歲大就送到自己小妹家去養了,非得要再生一個男孩,不停地懷孕又打胎,直到第四胎才再又生了個男孩。

叔叔也很高興,提出既然生下男孩了就把女兒接回家住,罰點錢沒關係,嬸嬸卻不幹了,要死要活的跟叔叔吵起來。好像這個女兒不是她生的一樣。吵的兇了也動過手和嬸嬸打架,叔叔的臉經常給撓的像個大花貓似的。

一天晚上兩個人又為這事吵起來,嬸嬸怒從心起,一把把叔叔推出房門去,反鎖上了,在臥室裡以死相逼:「再跟我提接孩子回來我就喝農藥死了算了!」

叔叔大驚!趕緊敲門求饒,嬸嬸不肯開門,叔叔沒辦法,趕緊找我爸媽和幾個鄰居幫忙,幾個大人聽房間裡嬸嬸哭聲漸漸弱了,以為嬸嬸真尋了短見,便找來大鐵錘幾下把門鎖砸了個稀巴爛,一腳把門踹開了。

門一開,只聞見滿屋子的農藥味,叔叔嚇的臉色蒼白,一屁股坐在地上動彈不得。嬸嬸躺在床上衣衫不整,兩眼翻白,一副有進氣沒出氣的樣子,大夥都以為她真喝了藥,七嘴八舌的叫喊著趕緊送醫院救命。

鄰居劉大叔是村醫,他冷靜的多,他一把擋住正要七手八腳抬人的大夥說:「我們這村裡到最近的鎮醫院去洗胃都得二十公裡,就賀哥家有個拖拉機,顛簸半天到那裡人早沒了,現在趁著藥還沒完全發作,得趕緊催吐。」

大夥這才冷靜些,直誇還是醫生懂的多,可怎麼催吐又讓人犯了難,有人說用酒,有人說直接用手指頭扣,這時候清醒點的叔叔說話了:「聽老人說用尿催吐最好!」大夥轉頭看向叔叔,恍然大悟,趕緊要我們幾個在場的小孩撒尿,童子尿肯定效果不錯。

可三四個小娃娃這時候正被屋子裡的情景嚇的半死,哪裡尿的出來。一籌莫展無計可施之際,叔叔拿著個水瓢,直接從牆角的木質馬桶裡一瓢隔夜尿舀了出來,那騷臭味,瞬間瀰漫了整個屋子!

「按住我老婆雙手腳,開始灌!」叔叔紅了雙眼,大吼一聲,大夥也顧不得許多,救人要緊,正要上去把人按住,嬸嬸卻瞪大了眼睛騰的坐了起來,大叫:「別灌別灌,我沒喝藥,我把藥灑地上故意嚇唬你的!」

這時候哪還有人聽的進去,都以為她不肯配合,一心尋短見哪!一群人直接把嬸嬸按住,叔叔一手捏住了嬸嬸的下巴,強行灌了幾口尿進去,大家趕緊放手,嬸嬸「嘔」的一聲,趴到床邊,把腸子都吐出來了,確實沒有一點農藥味,只有一股子隔夜尿的騷臭味!

嬸嬸嘔吐得去了半條命,邊哭邊罵叔叔說自己沒喝藥喝死快被噁心死了。一邊的人看著人沒事紛紛找理由開溜了。很快這就成了全村流傳的一個大笑話。

經過這麼一遭,叔叔竟然還是沒能順利把女兒接回來,他擔心下一次老婆就真喝藥了。親戚朋友都罵他沒用,軟骨頭,重男輕女要不得。他也只能沉默的一聲嘆息。

女兒在小姨家倒是被照顧的很好,本就只有兒子沒有女兒的小姨把她當親閨女養活了,供她上學和生活,漸漸地這女兒也就不和自己父母親近了。

女兒長到十七八歲,嬸嬸這時候想接女兒回家住,女兒回來也住不了幾天就去小姨家了。,直到出嫁,也只肯去小姨家裡出親,算是把小姨當自己的娘家,不肯認自己生母了。這就叫自作自受了吧

南方笨表妹說:

我發燒39度,我老公說我裝病,說我故意把體溫計放進熱水袋,後面我等了三天,終於到他發燒了。

去年疫情的時候,我不幸中招,我發燒了,我讓我老公幫拿一下體溫計,他說我腿又沒斷自己去拿,我讓他幫我倒杯水,他說他在打遊戲沒有空,我讓他帶一下孩子,他說我還能玩手機,絕對是裝病,後面我量了體溫,發燒39度,我拿體溫計給他看,他說我是把體溫計放到熱水袋裡才燒39度的。

新冠這個東西,只要家裡有人感染了,剩下的都跑不掉,我知道我老公肯定也會被感染,就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讓他不要嘚瑟,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告訴他:我感染了你也跑不掉,到時你不要求我,我老公輕蔑地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玩他的手機。

因為我症狀不是很嚴重,燒了幾個小時就退燒了,從我退燒以後,我就開始等我老公發燒,我一直等啊等,等到第三天早上,早上我老公起來就開始咳嗽了,因為他這人平時很少咳嗽,當他咳嗽的時候我在想他不會是陽了吧,但是我並沒有多想。

一直到下午四點,我老公打電話給我,問我家裡還有沒有退燒藥,我問他怎麼了?他說他發冷難受,我一聽就知道他陽了,我說沒有退燒藥,然後我就把電話掛了,我心想:讓你嘚瑟,讓你牛逼,讓你猖狂,報應來了吧,我倒是要看看他發燒是怎麼裝病的。

一直到6點我老公回來了,我老公回來第一件事就是上床蓋被子,他說冷。

我說:別躺啊,趕緊起來打遊戲了,我老公瞪了瞪我。

我老公說他是真的難受,我說:看你樣子哪裡難受?還能玩手機,肯定是裝病,別裝病了,趕緊起來刷抖音打遊戲了,我老公白了我一眼。

後面我把飯菜做好了,我也沒有叫我老公吃飯,因為他說他發燒難受嘛,沒想到人家自己爬起來吃飯了,我看著他吃飯,我說:我就說你裝病,人家發燒的人都吃不下東西,你還能吃這麼多,所以你絕對是裝病,我老公又瞪了我一眼。

其實我心裡知道我老公發燒難受的,但是我就是要治一下他,回想我當初發燒39度的時候,他居然說我裝病,居然說我把體溫計放進熱水袋,現在到他發燒了,我要好好教育他,我要讓他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我要讓他嘗嘗「裝病」的滋味。

淨0325說:

2019年,表哥家統一規劃的排屋別墅造好了,因為買宅基地,造房子花光了家裡所有的錢,還欠了外債,裝修的錢也不知道在哪!而他自己又因為工作即將要調去另一個城市,他們的總公司。想想反正兒子還在上大學,所以想把他們家住的房子以每平方米二萬三的價格賣出去。

表哥家的房子是學區房,地段不錯,附近醫院,菜場,商場,遊樂設施,公園等惠民設施一應俱全。而且當時他家附近的房價應該是可以賣二萬五一個平方的,他是因為急著處理,所以降低了價格。

很快表哥的房子就被人買了,表哥開始打包搬家,但沒想到他的工作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突然起了變動,調動延後了。

因為延後了調動,表弟不得已向現在的房東,他的買主提出租自己原來的房子。買家本來買房就是為了炒房出租的,當然願意租給表哥。

房主以優惠200元一個月的價格租給表哥,只有一個要求,得年租,房主說:「你自己是這一片的業主,你應該知道你們這邊的租房價格一般都是3000多元的,我只給你2800元,我不管你住多少時間,你只能年住。」

「我省的麻煩,如果你自己住的時間短,你自己另外可以轉租,我只收到一年的房租就行。你是原來的房東,我就不問你收押金了,但你如果轉租了,就得收押金。」

表哥覺得房東說得也有理,爽快地付了33600元房租。在原來的房子裡繼續生活了。因為有了賣房子的錢,他的別墅也開始裝修了。

但表哥的調動一直沒有繼續進行了,總公司把他還是留在了原來的城市,也許是為了彌補表哥,表哥升職了。

因為工作一直沒有調成,表哥又繼續租了房子,只不過房東每個月漲了200元房租,表哥也欣然同意。

2020年表哥的兒子大學畢業,被一家大廠招聘了,他不想回家鄉發展了,想在省會城市買房定居。

表哥覺得自己兒子的想法也行,自己只有一個兒子,應該支持兒子的想法,畢竟兒子在大廠的工資待遇都不錯。省會的教育機會也比自己城市多,以後有了孫子在省城生活工作會更好!

可省會的房價比老家貴,表哥手裡也沒有付首付的錢,所以表哥想賣了已經裝修好,在排汙染,還沒有去住過一天的別墅。

給表哥做裝修的老闆,正好有個朋友想買別墅,於是就去看了表哥的房子。那個朋友挺滿意的,決定買表哥的別墅。

表哥的別墅是因為姑父家拆遷,才問別人買的宅基地,是由原來的村裡統一造的,造價也比市面上低。所以表哥的四層半的別墅加裝修賣了一個讓他很滿意的價格,因為賣的時候是按市場價的。

表哥拿出了賣別墅的一部分錢給兒子在省城買了房子,付了60%的房款,其他讓兒子自己每個月還房貸。

表哥租的房子也還繼續租著,今年,戲劇性的故事出現了。前幾天表哥的房東,他的買主找到表哥,問他有沒有興趣把房子買回去。

表哥現在的房東是炒房的,手上的房子太多了,而且今年房價降了不少,他的房子沒有賣出去幾套,他手頭周轉不靈了。

他看表哥一直還租著房子,所以問問表哥要不要把房子買回去。表哥其實知道房東想賣房,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這裡的中學要搬了。

表哥想想,反正工作調動的事情,一直沒有準信,自己在這裡也升了職,也許不會調動了。

兒子在省城買了房,自己這裡離省城坐高鐵只要一個小時,還是很方便的。如果繼續在這裡工作,別墅又賣了,沒有房子繼續租房肯定不方便,不是長久之計,於是決定買回自己原來的房子。

他和房東討價還價一番,後來房東以每平方一萬九千八的價格賣回給了表哥,而且由賣家也就是房東出各種過戶的費用。

房東狠狠吐糟了表哥一番:「你真是賺大發了,上次你賣房我買我們的過戶費是我出的。這次我賣你買過戶費還是我出的。」

「你這房子白白住了三年不說,還賺了幾十萬,而且你的房子還是你的房子。這樣的好事都被你趕上了,真是沒天理可說啊,而我的心都在滴血呢,你賺的可都是我的錢。你一定得請我吃頓好的。」

「一定,一定,一定請你吃頓好的,請你去我們這裡最貴的酒店。不過最近不行,最近不能堂食,疫情過後再請你吃。我一定不會忘記的。」表哥笑嘻嘻地對著他原來的房東說。

寫在最後:

表哥3年前賣的房,3年後又買了回來,可一來一往,他3年白住,還賺了幾十萬。

而且他還用原來賣房的錢,還了債,裝修了別墅,別墅又因為兒子要買房賣了,賣了一個很不錯的價格,又賺了!

這真是太戲劇性了,也太反轉了,不得不說,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啊。[可愛][可愛][可愛]

讓生活多一點樂趣說:

早先我村裡有位孤寡老人,80多歲了,一天去買了一瓶農藥💊,弄點好菜吃飽了,把衣服穿好,把藥喝了,然後躺在床上蓋好被子睡了。

結果第二天早上醒了,啥事兒沒有,火了,去找賣藥的💊:你怎麼賣給我假藥,我這麼大年紀了,攢分錢容易嗎?那時候賣藥的是小賣部帶著賣的,售貨員說:我怎麼賣給你假藥了,我收你錢了嗎?原來售貨員根本就沒有收他錢,猜到他要尋死,給了他一瓶可口可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848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