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武松嫉惡如仇,斬姦夫替兄報仇,醉打蔣門神,為何卻對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聞不問啊?

燭影亂談說: 首先,《水滸傳》是成書於明代的古白話小說,所以不能按照今天的三觀去衡量。同時,武松確實嫉惡如仇,…

燭影亂談說:

首先,《水滸傳》是成書於明代的古白話小說,所以不能按照今天的三觀去衡量。同時,武松確實嫉惡如仇,只不過他對惡有自己的獨到理解,或者說武松是一個極受主觀情緒影響乃至控制的人,所以我們眼中的惡在他眼中未必如此。

血濺獅子樓

武松天生神力,拳腳功夫出眾,不然也無法赤手空拳打死老虎。不過他並非一般的猛漢,很多事情懂得三思而後行,比如兄長之死。

在得知武大郎暴病身亡後,武松心中便生出疑惑,他沒有大喊大叫搞得天下皆知,而是暗中收集證據,從而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即便如此,武松的首先應對措施並非快意恩仇的殺人,而是通過正常經官的手段去打官司,可惜官官相護,西門慶一早買通了上下,於是武松上訴失敗。

兄長之仇,不共戴天,武松這樣的血性漢子自然不會善罷甘休,但是他沒有盲目殺人,而是召集鄰裡做旁聽,然後親審潘金蓮與王婆,而後趕奔獅子樓,誅殺了西門慶。

儘管私設公堂、私處刑法觸犯了大宋律法,但武松已經儘可能的做到有理有據,這也是他殺了這麼多人卻沒有被斬首的其中一個原因。

其實還有一件事可以看出武松並不魯莽,就是在和魯智深去華州找史進入夥時,魯智深得知史進遭遇後不管不顧要進城救人,而武松則提議從長計議。在魯智深不肯聽勸的情況下,武松還是堅持了自己的觀點,書信宋江,向梁山總部求援,畢竟憑一時熱血是做不成事的,自己的最終目的是救史進,所以即便被魯智深嘲諷膽小也沒關係。

醉打蔣門神

武松被發配這一路,兩個官差都好吃好喝好伺候,到了孟州後,他寧折不彎的個性逐漸展現,無論是不肯給差撥「進供」,還是告誡犯人自己是個「順毛驢」,都充滿了個性,結果被有心觀察的施恩看到了機會。

照理說武松胡作亂鬧,理應在獄中受盡折磨,沒想到預想中的暴風雨沒來,反而好吃好喝的每天供著。俗話說「無功受祿,寢食不安」,武松起初以為是對方要搞什麼陰謀詭計,結果後來發現不是這麼回事,便鬱悶了,畢竟這樣不明不白的享受恩惠不是他這個血性男兒能承受的。

施恩在此時出現了,講述了與蔣忠之間的事。客觀講,這擺明就是「搶地盤」,蔣忠不是善類,施恩也不是好餅。但是對武松而言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因為他受了施恩的恩惠,所以主觀上已經有了傾向性,加上施恩並不客觀甚至有意誤導的闡述,於是武松覺得是時候報答施恩了,這便有了後來的醉打蔣門神。

從這裡便能看出,武松並非真正的嫉惡如仇,不然他應該連施恩一起打。或者說武松的嫉惡如仇是有選擇性的,對自己好的便是善,與之相反的便是惡。所以他擺平了蔣門神,維護了施恩。

十字坡的孫家店

武松途經孫家店時,最開始是想找麻煩的,不然也不會撩騷孫二娘,但是隨著張青夫婦的下跪道歉以及張青的「三不殺」理論,使得武松選擇了與這對夫婦冰釋前嫌,特別是後來張青、孫二娘真如兄嫂般待他,讓武松體驗到久違的親情,這使得武松從心往外認可了這對夫婦,以兄嫂之禮相待。

但是說破大天,兩口子開黑店,殺人賣肉包饅頭是實,武松為什麼連斥責或者勸告都沒有呢?這就不僅僅是武松主觀上的善惡了,而是上升到《水滸傳》中設立的三觀。

在《水滸》的江湖中,殺人放火雖然殘暴,卻屬於好漢行徑,小偷小摸、貪心好色則為人所不齒,而殺人賣肉甚至吃人肉的事在這些走江湖的眼中已經司空見慣,算不得什麼。武松雖然曾是都頭,但在此之前同樣也是江湖豪俠,對這些門兒清不說,還很認同。而且張青又有「三不殺」,所以讓武松覺得他頗有原則,所以不僅不曾「怪罪」,反而增添了幾分好感,那麼自然就不聞不問了。


歸根結底,武松這種讓現代人看不透的嫉惡如仇主要是受《水滸》三觀和他個人的主觀情緒影響的,不值得大驚小怪。

春日之虎說:

讀小說,要讀小說的立意,要讀明白這部小說著意寫的什麼,意圖張揚什麼,意圖告訴人們什麼?一部水滸,前半部寫的是「逼上梁山」,寫的是「造反」,而這個「造反」,是要反抗宋王朝的腐朽統治的。一部歷史地進步,也正是在不斷地反抗中,才推動歷史不斷向前發展。水滸的後半部,寫地是「招安」及「被招安」後地為朝庭賣力以求榮華富貴的故事,這後期的故事其實是違背了寫水滸的初衷地。

即如此,水滸前半部所塑造的主要人物形象,要圍繞水滸的主旨來進行,即被逼上梁山,與志同道合者一同上梁山。明白了這一點,就明白了題主所言的「武松嫉惡如仇,斬姦夫替兄報仇,醉打蔣門神,為何卻對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聞不問」的原因了。

武松「斬姦夫替兄報仇」的故事,在這裡就不細言了,因為這故事早已人人皆知,在這裡只探索水滸之所以講述這樣的故事是為了什麼,並告訴了人們什麼。武松之所以殺嫂斬姦夫,是因為西門慶與潘金蓮不但勾搭成奸,更主要的是毒死了武松之兄武大郎,是先有「罪與惡」在先,武松在求助宋王朝法律公平卻難以實現時,不得不自行處理,而武松這樣做是違反了朝庭的法律地,其實武松此時已走上了「反」的道路。表面上武松在斬姦夫替夫報仇,實質上武松是挑戰了宋王朝的法規。

從武松殺嫂除姦夫開始,就已走向了「反」的道路,就不再甘願受宋王朝法規的約束了。以後武松種種行為都是在挑戰宋王朝的統治,包括醉打蔣門神,因為蔣門神與張團練、張都監之間,明顯是「官商勾結」或「惡霸與官勾結」而結成的黑惡勢力,欺行霸市謀求私利的「惡行」,武松醉打蔣門神是對這種有「官」背景的惡勢力地挑戰。

十字坡武松路遇孫二娘與張青夫妻開人肉包子店,經過一番衝突後,他們已認識到他們是志同道合的兄弟,都是不滿於朝庭,都認為當時的宋王朝是黑暗地。儘管當時孫二娘與張青幹的是殺人越貨的事,但大的方向也就是要反抗宋王朝的統治上是一致的,因而武松與孫二娘和張青之間,只能成為兄弟,怎麼可能相互之間再去爭鬥呢。

武松嫉惡如仇,是有胸懷般的嫉惡如仇,他痛恨的「惡」是宋王朝這個「惡」,為了大的方向,是需要志同道合者共同前行的,由於孫二娘與張青夫妻是武松認定的志同道合者,所以他們只選擇做兄弟。

初曉兒說:

武松並非嫉惡如仇,斬姦夫是替兄報仇,醉打蔣門神是報施恩之恩,對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聞不問,是正常的。

一、《水滸傳》並沒有描寫武松嫉惡如仇,「嫉惡如仇」這個標籤安在武松身上不合適。

1、《水滸傳》裡,武松倒是殺了一個惡人西門慶,但談不上嫉惡如仇。

西門慶與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蓮通姦,踢得武大郎吐血。夥同潘金蓮下毒毒死了武大郎。用金錢和武力震懾整個陽穀縣,買通官府為所欲為。

西門慶的確是一個惡人,但武松殺了這個惡人算不上嫉惡如仇。因為被西門慶殺死的武大郎是武松的哥哥,武松殺西門慶只是報私仇,與嫉惡如仇扯不上。充其量算得上是不畏強暴而已。

像魯智深一樣,為了不相干的金翠蓮,打死了惡人鎮關西,弄得自己亡命天涯,那才是嫉惡如仇。

2、武松醉打蔣門神,也與嫉惡如仇沒什麼關係。

武松犯了法,刺配到孟州。按照宋朝的刑法,被刺配的犯人要打一百殺威棒。但孟州牢城管營的相公施恩,在快活林開了個酒店,被一個叫作蔣門神的人佔了去。施恩打不過蔣門神,聽說武松打死過老虎,很有勇力。便想要武松替他趕走蔣門神,奪回快活林酒店。於是關照了武松,免去了武松的一百殺威棒,還每日裡好酒好菜侍奉武松。

武松幫施恩打敗了蔣門神,施恩如願以償地奪回了快活林。

其實這快活林酒店,並非施恩的祖業,而是他「倚仗隨身本事,帶領牢裡的囚徒佔據地皮,開酒店並收取閒錢」的場所。施恩開得,蔣門神也就開得。因為蔣門神的拳頭比施恩硬,快活林酒店就歸了蔣門神。武松的拳頭比蔣門神硬,快活林又歸了施恩。

武松醉打蔣門神,是比試誰的拳頭硬。那件事從武松的心理上說,是出於報恩,與嫉惡如仇毫無關係。小說《水滸傳》說是「施恩義奪快活林」,我看連「義」字都算不上。無非強取豪奪。

至於蔣門神是不是替張都監開酒店,與本文論題無關。施恩開得,張都監也未嘗開不得。

二、對十字坡人肉包子店不聞不問,無可厚非。

武松刺配途中路過十字坡酒店,孫二娘在這裡賣人肉包子。武松一眼就看出酒裡有蒙汗藥,那只是描寫他的精細,以及江湖經驗老到。

從武松對孫二娘下毒的反應看,他是對這類事情司空見慣的。《水滸傳》裡,同樣賣人肉包子的就有兩處。宋江經過揭陽嶺,就差點被催命判官李立做成了人肉包子。

武松對孫二娘賣人肉包子不聞不問,反映了兩個問題。一是當時社會吃人和被人吃,已經是常事,不足為怪。二是武松原本就不是為民除害的英雄。他的英雄事跡,主要的是赤手空拳打死了一隻老虎。

孫二娘對武松滿口兄弟,叫得親熱。大酒大肉侍奉得武松舒服,對武松的打虎英雄行徑吹捧得愜意。武松對孫二娘、張青夫婦感激涕零。也沒什麼不對。

題主大概是想武松應當為民除害,摧毀了十字坡人肉包子店吧?其實,武松從頭到尾也沒做什麼為民除害的事。整部《水滸傳》小說裡,梁山泊一百八將加起來也沒有做什麼為民除害的事。一百八將裡許多人,自身就是百姓的禍害!

泥人161說:

武松的確是一條漢子,替兄報仇,為報施恩之恩,拳打蔣門神等發生一系列英雄之舉,不過,武松為好漢之說就有點欠缺了,理由就在+字坡遇孫二娘。孫二娘何其人也,徹頭初尾一位毒婦惡人,殺人賣肉以求營利謀生,武松的內心裡多半對孫二娘這個狠角有點敬佩或讚賞,不但對孫二娘開黑店殺人默默的支持,而且和孫二娘建立起那微巧微妙的感情!

西嶽頑石說:

我是西嶽頑石,這個問題我來回答。

我發現很多人讀水滸,都不可避免的陷入以下三種思維漩渦當中不可自拔:第一、在水滸中充當道德判官,動不動以慈父聖母的姿態指點迷津;第二、以黑白二元論的角度去解讀水滸,強行劃分是非對錯;第三,以今方古,以現在的價值觀衡量水滸人物,全然不顧故事背景和水滸成書的過程和年代。

如果你以這三種任意一種觀點來解讀水滸,那麼你永遠都是一個水滸的初級讀者,你永遠不會體會到水滸的奧妙和樂趣,因為你總是在尋思,一群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怎麼就能稱之為英雄好漢?就拿李逵來說吧,很多人認為他就是一個殘忍嗜殺的江湖怪獸,連四歲的小孩子都不放過,這樣的人是不是禽獸不如?怎麼能算英雄好漢?

可我們敬愛的毛主席卻說,李逵是一個最純粹的革命者,毛主席為什麼這麼說,是因為他真正讀懂了水滸,是因為他沒有陷入到以上三種思維漩渦當中。水滸開篇就說了,梁山好漢是108魔星下界,通俗點說,這些人本就不是什麼所謂的好人,你還非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批判他們,可笑不?

書中明確說了,李逵是天殺星下界,就是來到人間製造殺孽的,那麼他殺四歲的小衙內又有什麼不可思議的?難道你指望他像活雷鋒一樣,幫農民伯伯種莊稼,扶老爺爺老奶奶過馬路?

水滸中的英雄好漢,和我們通常理解的英雄好漢完全是兩個概念。我們所理解的英雄好漢,就像《射鵰英雄傳》中的郭大俠那樣,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為了正義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而水滸中的英雄好漢則完全不同,它更強調的是義氣和血性,是那種敢於突破社會桎梏的個性,對道德品質的要求其實並不高。

舉個例子,梁山好漢裡為數不多的白蓮花朱仝,負責一方治安的警察隊長,抓賊捕盜是他的職責所在。可他卻接連放了劫取生辰綱的晁蓋、怒殺閻婆惜的宋江、誤殺白秀英的雷橫,你能說他是一個好警察嗎?顯然不能,但書中描述朱仝的這種行為為義釋,明顯是一種欣賞和褒揚的態度,也就是說,當一個人的社會性和自然性發生衝突時,施耐庵無一例外的讓自然性穩操勝券,這就是他心中的英雄好漢。

理解了這一點,我們再回到問題本身上來。武松嫉惡如仇?我覺得這個描述不準確,他只是豪俠不受羈絆,只是我行我素,只是從不隨波逐流,只是從來不遵循別人的標準而已,他從來都不是什么正義的使者。孫二娘十字坡開人肉包子店,一來並沒有傷害到他,二來也沒有觸犯到他的底線,他為什麼要管?

其實書中不難看出,武松對孫二娘夫婦是非常尊重和欣賞的,這夥人本就是天罡地煞下凡,只要意氣相投,只要一時性起,天王老子也不放在眼裡。他們對自己的生命都極其冷漠,何況對別人的生命?你看武松景陽岡打虎,當他得知景陽岡真有老虎之時,也不是沒有考慮過下山,但他卻怕吃店小二的笑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就算武松藝高人膽大,我們也不能排除他對生命異常漠視的既視感。血濺鴛鴦樓,直殺的血濺畫樓,屍橫燈影,連殺十五人,至少有十個人是無辜者,可武松哪管這些,見人就殺,毫不留情,這樣的人,他當然對孫二娘的人肉包子店不聞不問了。

實際上,偉大的作品從來都不是教導人去惡存善的,如果一味的以道德的角度入手解讀水滸,那真是可惜了文本本身了。

綠野萍蹤01說:

武松是不是嫉惡如仇而斬姦夫、醉打蔣門神,恐怕還得從文本中去解讀。假如以「嫉惡如仇」先入為主定位武松,那麼,還與十字坡賣人肉饅頭的張青結為兄弟,對這等黑店不聞不問就很難解釋了。

假如武松在成為行者之前並非嫉惡如仇的好漢,對待十字坡酒店的態度就十分好理解了。那麼,武松在江湖上的那些行為算不上嫉惡如仇呢?他又為何輕易的放過了賣人肉饅頭的十字坡黑店呢?

武松因何樂意留在陽穀縣

卻說武松在柴大官人莊上避了一年難,得知本處機密並沒有被打死,官司了結,便與宋江、柴進告別,回家去看望哥哥。途經陽穀縣時,在景陽岡打死了一隻傷了三二十條好漢的白額吊睛猛虎。武松為當地百姓除了一害,陽穀縣令見武松英雄了得,便留他做陽穀縣都頭。於是,武松就留在了陽穀縣。

從文本故事看,武松就是因為得了芝麻綠豆官,似乎就「樂不思蜀」,把哥哥武大郎拋在腦後了。

書中寫得明白,武松是山東清河縣(虛擬地名,實際的清河縣在河北邢臺),就在陽穀縣的鄰郡。大概武松是想著先安頓下來,再回家探望哥哥,也算是小小的衣錦還鄉吧。

這麼推測,固然是基於武松是一條講感情重義氣的好漢,哪能忘了把自己養育成人的哥哥呢?然而,畢竟文本還不完全是這麼寫的,也就涉嫌腦補了。

武松做了陽穀縣都頭,很快就與哥哥相逢了。武大郎一見武松,便埋怨他: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時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隨衙聽候,不曾有一個月淨辦,常教我受苦。

儘管武大郎這些埋怨是哥哥對弟弟的真切的愛,但同時也交代了武松本來就不是一個善茬,甚至是有點「惡」。吃酒打人,肯定不是嫉惡如仇,經常吃官司,必然在清河縣惡名遠揚。

因而,武松絕不會貪戀一個小小的縣衙都頭而留在陽穀縣,書中也暗藏著武松不十分情願去清河縣的意思。這一點,倒是暗合了「近鄉情更怯」。

武松不會忘了哥哥的情義,為做一個小吏而樂不思蜀。但是,武二爺絕不是一出場就是光芒萬丈的英雄,是嫉惡如仇的大俠士。他同樣是龍虎山地窖中逃出的妖魔,與所有的一百單八將一樣,是來「擾亂趙宋乾坤」,讓一朝皇帝寢食難安的魔頭。

所以,武松在清河縣作惡,是其「還道」過程中的一個節點。同樣,對十字坡賣人肉饅頭不聞不問,也是其妖魔本性使然,張青、孫二娘與武松本來就是一夥的。

金眼彪施恩比蔣門神更黑

武松殺嫂、斬殺姦夫西門慶算不上嫉惡如仇呢?我覺得,假如不是武大郎被害,也不是潘金蓮出軌,武松會不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呢?

西門慶、潘金蓮,尤其是陽穀王婆,都是大惡之人,因姦殺人,欺壓弱小,肯定是該殺的。但是,鄆哥、何九叔,以及陽穀縣令等都知道這些惡人該殺,但卻沒有一個人敢於主持公道。如果武大郎的兄弟不是武松,恐怕就是一樁無頭案,惡人必然逍遙快活,正義難以得到伸張。

因而,武松殺嫂、鬥殺西門慶,並通過這樣的義舉,把《水滸傳》中最惡毒的人送上了千刀萬剮的刑場。雖然是為哥哥報仇,但這件事情確實應當算作武松的嫉惡如仇。

救助親人同樣應當是見義勇為的行為,對親人都不義,見死不救,還奢談什麼「見義勇為」呢。

然而,醉打蔣門神這件事就得仔細的評判了。

話說武松刺配到孟州牢城,剛進監牢,眾囚徒就奇怪的問武松,如何沒有挨一百殺威棒,是不是有人跟管營打過招呼了?武松回答說沒有。於是,眾囚徒便緊張起來,說管營寄下這頓殺威棒,必定不懷好意。到了晚上,便要以「盆弔」或者「土布袋」這兩招惡毒的招術結果了囚犯的性命。

眾囚徒是不是恐嚇武松的呢?從後來的故事看,這夥人講的應當都是實情,孟州牢城簡直就是一座人間地獄,令眾囚徒談虎色變。

那麼,又是誰製造了這座人間地獄呢?毫無疑問,就是管營及其兒子金眼彪施恩。施恩為何要如此殘害囚徒,難道僅僅是以殺威棒勒索囚徒嗎?

施恩後來親口對武松說,孟州城外有一處市井叫快活林,過往客商很多,開大店、賭坊、當鋪銀號十分好生意:

往常時,小弟一者倚仗隨身本事,二者捉著營裡有八九十個拚命囚徒,去那裡開著一個酒肉店,都分與眾店家和賭錢兌坊裡。但有過路妓女之人,到那裡來時,先要來參見小弟,然後許他去趁食。……

施恩說自己依仗一身本事去開酒肉店,這無疑是吹牛了,他能有多大的本事呢?於是,便「捉著」監牢中的囚犯為他拼命,在快活林強買強賣,欺行霸市,攔路勒索,連過往妓女都不放過。

原來,施恩以黑惡手段整治囚犯,是為了驅使他們充當自己的黑打手,建立自己的黑勢力,霸佔快活林,欺壓商戶及過往客商。武松便不知不覺的墮入了施恩的黑色陷阱,差點連命都送掉了。

武松同樣是「八九十個拼命囚徒」中的一員,醉打蔣門神奪回快活林之後,施恩照例把武松安排在酒店中。書中寫道:自此施恩的買賣,比往常加增三五分利息,各店裡並各賭坊兌坊,加利倍送閒錢來與施恩。

施恩變本加厲的盤剝快活林的賭坊、兌坊,這裡的商戶懼怕施恩的黑勢力,被迫只加利錢,加倍「孝敬」這個黑老大。

這個施恩簡直比蔣門神還要黑,武松幫助這樣一個黑幫老大,絕對不是嫉惡如仇,而是充當了黑幫打手。

武松為何與張青結拜為兄弟

在來到孟州牢城之前,武松經過了十字坡酒店,差點著了孫二娘的道。此時,武松已經知道這是一家黑店。後來,張青來了,詳細的介紹了自家情況,道明了他與渾家孫二娘麻殺過往客人,賣人肉饅頭,把人肉當牛肉四處叫賣的黑道生意。

假如武松真的是嫉惡如仇,如此黑道,豈不是當場暴起,要行俠仗義了?意外的是,剛剛在陽穀縣伸張正義的武松,不僅不對十字坡黑店嫉惡如仇,反倒與張青結拜為兄弟。

這件事說明武松此時並非嫉惡如仇的俠義好漢,而是很願意與黑道交朋友的人。觀其交往,可知其為人,武松原本與十字坡黑店夫婦是一個道上的。十字坡的經歷也為後來以黒制黑埋下了伏筆,武松算不得嫉惡如仇的俠義好漢,當然就不會去管十字坡賣人肉還是賣牛肉了。

武松與十字坡酒店,與金眼彪施恩原本就是一起逃出來的妖魔,這是《水滸傳》故事的大結構,他們都有「前世之緣」,原本都是「魔頭」。

武松繼續在俠義與黑惡的邊緣前行,為報復張都監的栽贓陷害,武二郎一日之內連傷十九條人命。在這十九條人命中,至少有一半是枉殺的。即便是報復張都監,也是有前因所在,武松自己種下的因,便要結出怎樣的果。當然,這也是武松自我救贖的一個必須的過程,在濫殺無辜的同時,也為孟州除掉了兩個黑幫。

因而,在做了行者之後,武松似乎是徹悟了。說自己罪孽太重,遇赦不宥,只能去二龍山落草。要想與宋江重逢,只有祈禱天可憐見,受了朝廷招安。

武松如此巨大的反轉,除了道家「天魁星」的勸誡外,更多的則要歸功與菜園子張青。為何?

武松與張青結拜之前,張青說,他曾經殺了光明寺一寺院的和尚,重回十字坡之後,便似乎頓悟了。孫二娘這個女魔頭專以麻殺客人賣人肉饅頭為職業,張青卻立下三條規矩,說三種人不可害。這三種人中,首先是行腳僧道,然後是行院妓女、流配犯人。

張青此時已經是與佛結緣,先把魯智深送上了二龍山。二龍山有座寶珠寺,正是和尚的去處,魯智深實際上做的是這所寺院的草臺方丈。

武松原本就是個「行者」,行者的去處當然也是寺院,因而,武松結識張青,是為後來的故事伏線。在張青、孫二娘的幫助下,武松改扮成行者,回歸其本尊。從此,「惡人」武松便轉身為「行者」武松,開始了新的傳奇故事。按照施耐庵《水滸傳》前七十回的伏線,武松將成為抗金英雄,在邊上一刀一槍的搏殺,與梁山好漢一起「替天行道,保境安民」。

武松上二龍山入寶珠寺之後,張青、孫二娘完成了道家「妖魔」中與佛有緣的兩大好漢進入佛門的使命,關掉十字坡黑店,上了二龍山,與施恩一道結束了黑道生涯——「還道」而最終「替天行道」,「妖魔」們都華麗的轉身了。

有此前因後果,武松當然不會幹預張青、孫二娘賣人肉饅頭了。

武松的故事還遠不止此,本回答依題目作答,不再涉及其他。

物清黃說:

水滸傳的武松,沒有什麼文化,力大而好武,但主觀上沒有太大志向,常意氣用事,在水滸傳最初出場在柴進府上,因在家鄉傷人,逃避在外,在柴進府遇宋江,後來自覺在柴府受慢待,才離開柴府。要談嫉惡如仇,在水滸中沒有這方面的故事。但是武松可稱正人君子,正直無邪,講義氣,武藝高強。為給兄長報仇,誅嫂鬥殺西門慶。關於醉打蔣門神,一是受恩於施恩父子,二是對蔣忠仗武力搶奪霸佔快活林而氣忿不平,才仗義出手。為施恩奪回快活林。關於十字坡孫二娘的黑店,以武松當時處境,根本沒心思理會這些事,再有孫二娘夫婦聞武松之大名,崇拜的五體投地,奉承厚待如同親人,而雙方都為江湖之人,如此情況,以武松之性格,肯定是成為朋友,豈能有別的想法。

實話實說真的好難說:

看水滸,要看三遍,想三遍,才能領悟。武松嫉惡如仇?呵呵,他殺嫂子,殺西門慶,是為了親情,醉打蔣門神,是報答恩情。

而真正嫉惡如仇的人,哪怕對方沒有招惹自己,侵犯自己的利益,只要他作惡多端,危害到無辜之人,就會仗義出手,教訓惡人。

顯然,武松不是這樣的人,十字坡,孫二娘夫婦,屠殺無辜路人,作成人肉叉燒包,哪怕是念佛善良的頭陀,她都殺害,可謂毫無人性。

但因為她們夫婦,能夠幫助自己,武松就視而不見,還和她們惺惺相惜,所以說,整個108梁山好漢,我只服魯智深,他才是那個嫉惡如仇的人。

大蝦風輕揚說:

說實話嫉惡如仇這四個字用到魯智深身上反對的人可能會有,但明顯要少些,要用到武松身上很多人都會不服。武松武二郎之所以被很多人喜歡,並不是因為他正義感強,嫉惡如仇,只是因為他打虎的事跡足夠震憾,以及綠林好漢的豪邁之氣,所做的事跡讓人心折而已。

《水滸傳》開篇第一回就是「張天師祈禳瘟疫 洪太尉誤走妖魔」,洪太尉放走的就是鎮壓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共計一百零八位魔君,這些人出世就會禍亂天下,殘害生靈。可以說《水滸傳》這本書首先就給了梁山一百零八位好漢一個身份上的定義,那就是混世魔君轉生,這也決定了這些人的本性,本質上這些所謂的好漢之間都是同類人。

武松作為三十六天罡中的排行十四位的天傷星,在水滸傳中的習性明顯更帶有綠林好漢風格,講究的就是快意恩仇,走的也完全是江湖路數,和其他好漢有明顯的不同。武松的武功也是以馬下功夫不主,梁山招安以後,武松極少有鬥將記錄,就是因為他只是江湖中人,他的武藝路數不適合戰場。

而水滸傳中武松的行事,完全就是綠林好漢的快意與不計後果。他並沒有像魯智深那樣具備相對較強的正義感,他的行事的強烈風格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斬草除根以及受人恩惠,必有所報。斬殺西門慶,也只是因為西門慶和潘金蓮一起謀算害了他的哥哥武大的性命。作為一個混綠林的好漢子,武松如果對此無動於衷,以後還如何行走江湖?

至於他幫施恩爭奪快活林,醉打蔣門神,可以說和正義兩字完全無關。如果仔細了解一下施恩和蔣門神之間的爭鬥,就會發現完全就是兩大非法勢力為爭奪快活林這個財源地而明爭暗鬥。只不過施恩武藝低微,背景也不夠深厚,爭不過蔣門神而已。武松因犯事又正好有求於施恩,幫施恩做事還上恩惠對武松這個江湖習性深厚的人來說實屬正常,醉打蔣門神可以說武松就是給施恩當了一回工具而已。

後來武松發配時施恩也給了他回報,上下打點,免了武松的一百殺威棒,又通風報信,才讓武松順利的過了飛雲浦一關。

武松在路過十字坡時,因為經常行走江湖,對十字坡張青、孫二娘夫婦二人的這間黑店的傳聞也有所了解,所以才將計就計,還趁機戲耍了孫二娘一番。

只不過以當時的社會環境,又同是混江湖的同道中人,張青孫二娘等人的行為在武松眼中並不算什麼,他看中的也只是張青夫婦二人身上表現出來的仗義、灑脫的性格,以及日後有可能會對自己有所幫助。所以在張青夫婦做了一番對自己店中傳聞的解釋之後,武松就坡下驢,不予計較,反而和張青孫二娘夫婦結拜為兄弟,上了梁山後幾人之間也多有互助。

我們現在看武松的行為覺得無法理解,只是因為我們是在用現代人的價值觀來衡量古人。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武松的價值觀和我們是截然不同的。在他眼中,張青夫婦二人的行為並非不可接受,反而品性讓武松很是欣賞,因此才會和他們結拜,對他們的包子店的傳聞不聞不問。

江楓在香港說:

年代不同啊!不同時期的人有不同的認知。所謂定向思維在框架中進行的!刀槍斧鉞殺戮欺詐,只要沒有加到自己或者親人,甚至僅僅是局限於至親的身上,那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開一家黑店做人肉包子賣這樣的事情,武松可不當成一回事!相反,覺得人家豪氣逼人。這是陳舊的人文精神,小說家寫的只是那個年代的一種事實,不過寫出來總是意味著很殘酷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874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