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如果男孩沒有家底,爸媽沒有退休金,沒車沒房,收入也不高,但是人很善良,很好,女孩們會考慮嫁給他嗎?

雲寄錦書來說: 金星說: 「等我女兒長大了,我一定會告訴她: 如果一個男人心疼你擠公交,埋怨你不按時吃飯,提醒…

雲寄錦書來說:

金星說:

「等我女兒長大了,我一定會告訴她:

如果一個男人心疼你擠公交,埋怨你不按時吃飯,提醒你陰雨天,囑咐你下班回家注意安全,生病時發簡訊噓寒問暖……

請你一定不要理他。

然後跟那個可以開車送你,生病照顧你,吃飯帶你,下班接你,跟你說別幹了然後甩一張銀行卡給你的男人在一起。」

愛,若果只停留在口頭的甜言蜜語,沒有現實意義。

巴菲特對女兒說:

「孩子你要明白,你的最佳配偶應該是你人生戰場的盟友,而不是找個滿足你懶惰行為和巨嬰思想的人。

大姨媽來了給你倒溫水,半夜裡給你買燒烤,這樣的男人並不是什麼稀缺物種,然而現實中很多女人偏偏為這種低成本付出感動得死去活來。

真正稀缺的,是對方的談吐、知識面、商業視野、控制局面的能力,以及穩定的情緒。

不要小看這些特點!因為培養這些特點所耗的成本極高,可遇而不可求!」

你要找的不是那種看起來對你無微不至的男人,生活中那些小恩小惠都是低成本的付出而已……」

比起沒有家底,沒車沒房,收入不高,

更讓人覺得看中的是男孩的上進心、談吐、知識面、商業視野、控制局面的能力及穩定的情緒。

一個只會嘴上關心卻不付諸行動,只會用生活中小恩小惠這樣低成本的付出來打動人的,一直是企圖空手套白狼的雞賊男們善用的手段和伎倆。

女孩們不一定非要嫁入豪門,在寶馬車上笑;

但一定很害怕在自行車上哭。

生而為人,務必善良,是必備的性格,不是獨特的優點。

「好」這個概念太空泛,實在很難定義。

如果一個男生,正直勤奮有上進心,就把女孩放進自己的規劃裡,遷就對方的喜怒哀樂,努力為兩個人的未來打拼,日子積極向好,生活平淡美好,不用羨慕別人的幸福,這大概就是愛最好的樣子

達妮兒2l1i說:

要是我的話會嫁,千金難買人善良。一個人善良的話,走到那裡都受歡迎,走到那裡都給人帶來溫暖,因他的善良,大家都喜歡他,也會因他的善良大家會盡力幫助他,好心有好報。至於其它的房,車啊!在他善良的帶動下,慢慢的會一樣樣的賺回來。而有一個好人經常做善事,旁邊的人也會受感染,會有更多的人加入進來。讓世界上的善良上之花開遍角角落落。女孩找到這樣的男孩,那便是撿到了個無價之寶。那樣好的男孩不會打罵你,不會讓你受委屈流淚,不會讓你餓著累著,一切的苦累他寧願自己一人扛下來,只為了讓你更好的享受生活。只可惜,這樣的男孩實在難找,一個個的乃稀世珍寶,如果你找到了,那是的運氣太好,請好好珍惜。你不曉得,我是過來人,見到的好多都是野蠻粗暴的人,氣都快把人氣病了。

張brother95118541說:

火紅年代可以,反正大家收入都不高,艱苦樸素過日子!現在就不同了,要房要車,醫療保險,孩子上學無不須要經濟,工資低了怎麼去維持一家人生活,加上爸媽沒有退休金,你怎麼去養活一大家子人?這樣的婚姻結婚後很堅苦,是許多女孩不能接受的,沒必要繼續。

一萬年太久致爭朝夕說:

我爸是銀行的行長,我媽是中學副校長,我女兵退伍之後在教體局上班。有誰能想到,我的老公只是一個農村男孩兒,他只是這個城市的打工人,收入不高,沒有房子、沒有存款,我說我想和他結婚的時候,我爸媽任何反對都沒有。一切因為他的善良、純真以及對我的真心真意,在我眼裡,這一切勝過金山銀山。

我在部隊是文藝兵,退伍之後,被安排在了教體局上班,在女孩之中,我算不上特別出眾的那種,但也算是好看的那種,給我介紹對象的一波接著一波,其中就包括副縣長的兒子,大家都覺得如果我能嫁給副縣長的兒子,我的未來肯定會很有前途,我的一個同事說我:「娜娜,你的命真好!」。

我和副縣長的兒子見了一面,我不太喜歡他那種性格和作風,第一次吃飯他就不停地在給我吹他多能掙錢多有本事,吃飯的時候我們兩個人他點了一大桌子菜,而且都還是好菜,他家條件雖然好,但也不能這麼鋪張浪費吧!和他見面之後,我就不和他聯繫了,他託人問我什麼意見,我的意見就是感覺兩個人不合適。我拒絕了他之後,不知道有多少人說我太傻了,那麼好的條件都不知道把握,有多少女孩子倒貼人家還不一定能看得上呢。隨便他們怎麼說,我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別人說我啥無所謂,只要我爸媽支持我就行,我父母的意見就是:我在找男朋友的過程中他們不參與,等我覺得哪個合適給他們看看就行。

疫情期間我去參加志願者活動,有一次外地給我們這邊運來了一大批物資,需要志願者幫忙搬卸,大家幹活都很賣力,其中一個小孩子幹活比所有的人更積極認真,別人在搬運一個箱子時不小心砸在了他的腳上,箱子應該很重,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捂住了腳,再看他的腳,已經流血了。大家勸他休息,他也只是在旁邊坐了一會兒,然後又加入到了搬運物資的隊伍之中。

幹完活都已經晚上11點多了,只見他走向路邊的一個共享單車,拿出手機準備掃碼。這麼晚了,他的腳還受傷了,大家都是志願者,志願者之間更應該相互幫助。我就對他說:「你好,你住在哪兒,你坐我的車我送你回去吧!」

他有點不好意思:「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謝謝你!」

「沒事兒,我送你一下吧!」我又說道。

他同意了,他住在一個城中村,一路上,我們並沒有說太多的話,我就是想幫助他一下而已。

疫情持續的時間有點長,當時全市進行核酸檢測,需要大批的志願者維持現場,我被安排在了他所在的那個城中村做志願者,沒想到又遇到了他,他也在那做志願者。之前搬運物資的時候已經見過一次了,再次見面彼此之間的陌生感少了許多,話也逐漸多了起來。他家農村的,他現在在一家公司當電工,疫情期間公司暫停營業,他沒回老家,在這做起了志願者。我感覺我們之間還挺聊得來的,我們就相互加了微信。

在後來的聊天中我又得知,他原來也是退伍軍人,他在部隊可比我優秀得多了,他是特種兵,三等功就立了兩三個,優秀士兵年年有,他本來可以轉三期士官然後專業要一份工作,但是他幹完二期就回來了,當時他們部隊的領導再三挽留,他還是決定回來。回來的原因讓人有些動容,他是單親家庭,他很小的時候媽媽就沒了,他的爸爸又娶了一個,後媽對他挺不錯,前些年,他的父親去世了,家裡就剩下後媽一個人,後媽身體很不好,他在部隊不放心後媽,便決定退伍回來照顧後媽。他說,人一定要學會感恩。

我們聊天的話題越來越多,有時聊天能聊到凌晨,我發現自己有點喜歡他了。可是一想到他的家庭背景和他現在的工作狀況,我又猶豫了,我爸媽雖然不幹涉我的婚姻,但是我還是害怕他們會反對,所以我一直也沒有敢和我爸媽說。有一次我和幾個閨蜜聚會,外面突然下大雨了,我那天也沒開車,叫私家車也叫不到,我就給他打電話,問他那邊能不能打到車過來接我一下,他說他試試,我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他過來。我有點生氣了,忽然看到有一個人騎著一輛電動車過來了,是他。原來他也一直打不到車,他怕我等著急,就騎著電動車過來了。他還給我帶了一件雨衣,把我送到我家樓下時,他就像個落湯雞。

我給我爸媽說了他的情況,我爸媽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意外的,我媽說:「什麼時候讓我見見他吧!」我沒有把我家的情況告訴他,我只是告訴他我媽想見他。我們在一家小餐館吃的飯,吃過的過程中,他表現得非常有禮貌。吃過飯我媽說她有事她要先走了,我和他送我們去坐公交車,我們步行去的公交車站,走到一個拐彎處時,他忽然把我給甩到到了一邊,我「啊」了一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再回頭一看,原來是一個輛汽車飛速過來,他看汽車快撞到我身上時,他不顧自己的危險,以最快的速度把我甩到了一邊,他被汽車剮蹭了一下,那輛車是一個女新手女司機,把剎車當油門給踩了,如果不是他,後果不堪設想,再一想他可是舍了命的再拉我啊,那一刻,我就決定,這輩子就是他了!

晚上回家,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我爸我媽,並把他在部隊的事情、為什麼要退伍以及當志願者時的舉動等等都告訴了他們,爸媽聽過之後,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善良、懂得感恩、對你好,這就足夠了!爸媽支持你們!」

我們現在已經結婚兩年,他對我一如既往的好,對我爸媽也是十分的孝順,我知足了!

寫在最後的話:

女主人公是我的一個朋友,實話實說,作為朋友,一開始我們是比較反對的,和那男生接觸過幾次之後,那哥們兒人品確實不錯。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相比於金錢、地位,人品永遠是第一位!

淨0325說:

男友爸媽沒有退休金,自己沒車沒房,收入也不高,但是人很善良,對我也很好。爸媽知道後,堅決反對我們在一起,說「這樣的條件,你以後要吃苦的,都說貧賤夫妻百事哀……」

我本來打算聽父母的話和他分手的,剛好他母親生病住院,想想在一起3年多了,他對我一直很好。分手之前應該看看他母親,結果我去了一趟醫院之後,我決定和他結婚……

我是浙江杭州人,出生在一個小康家庭,父親是公務員,母親在事業單位。因為是女兒,父母從小富養我。

我和男友許柏的第一次見面是在迎新會上,我是他接待的新生。在他送我去交學費找宿舍的途中,我們聊起來,才知道是老鄉。

我們都是浙江人,我是杭州的,他是金華地區下面的縣級市武義市的。因為在外地碰到老鄉,覺得很親切。

許柏那天陪我交完學費,幫我找到宿舍,送我到宿舍,又帶我去超市買了生活用品。又交代我食堂在哪,教室在哪,圖書館在哪……

那我覺得自己省心多了,我想請許柏吃飯謝謝他,但他拒絕了。他說:「我沒有時間,等會兒我還要去打工,不過謝謝你,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老鄉,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有事情您可以找我,我叫許柏。」

「我叫徐清,我們都姓徐。」

「我是言午許。」

「哦,那不一樣,我是雙人徐!」

我和許柏就這樣認識了,空的時候我們偶爾會在一起吃個飯。但許柏空的時間很少,感覺他在做各式各樣的兼職。

有一次,我們約著一起吃飯,雖然北方的菜也挺好吃,可我離家快一個學期了,我想念家鄉的菜了。

那天我說了一句:「我想吃八寶豆腐,東坡肉了,想吃得要命。」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家了,還是在許柏面前,我覺得很輕鬆,那天不知道怎麼了我就掉眼淚了。

許柏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遞了餐巾紙給我,自己還是默默地吃著飯。說實話,那時我挺生氣的,覺得理科生太直男癌了,也許,許柏覺得浪費糧食是可恥的,得把菜吃完!

過了幾天,許柏來找我,遞給我一個保溫桶。我打開一看,東坡肉,下面一層居然是八寶豆腐。我又哭了,有些幸福的哭。

「給,還有白米飯,他又遞了個快餐盒給我,趁熱吃,冷了就更不好吃了。」

「為什麼說更不好吃呢?」我拿著保溫桶,歪著頭問他。

「我在網上搜著菜譜做的,第一次做,也不知道正不正宗,好不好吃?」

「你拿到宿舍吃吧,我要走了,今天系裡有活動。」他把飯遞給我就走了,連聲再見也沒有說。

回到宿舍,同寢室的舍友想吃我的菜,我很小氣,沒有給。這是許柏的心意,我不想讓別人嘗到他的心意。

我喜歡上這個內斂踏實的男孩,其實那天他燒的菜一般,遠遠沒有媽媽做得好吃,可我就吃出了比媽媽更好的味道。

我趁還保溫桶給他的時候,向他表白了,沒想到他拒絕了我。

「為什麼?難道你有女朋友?還是我會錯意了,你對我沒有意思?」

「徐清,你是個好女孩,你應該找個條件好的男朋友。」

「你只知道我是你老鄉,你以為我們浙江都是有錢人嗎?不是的,我家就是窮人。」

「我們家在武義的一個小山村,我上面還有一個姐姐,我父母都是勤勞的人。父母原來在金華打工,也還不錯,可也許是打工太辛苦的,我媽媽得了腎炎。」

「這病沒辦法受累,所以媽媽只能回農村,爸爸為了照顧媽媽,只能一半時間打工,一半時間在家裡照顧媽媽。」

「我姐姐的學習成績其實很好,考上重點大學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可為了媽媽的病,她選擇了讀委培師範。因為學費低,還有補貼出來以後還有工作。」

「我拼命學習想拿到一等獎學金,做各種各樣的兼職,就是想減輕家裡的負擔。可以給媽媽攢醫藥費,因為醫生說我媽媽如果勞累過度,就會變成尿毒症。」

「你這麼好的女孩,我不應該拖累你,你家在杭州,是省會,而且從你的言談舉止中,我知道你從小生活在一個小康的家庭。」

「許柏,你為什麼就認為我不能吃苦呢?」我問許柏。

「我看重的是你這個人,錢以後我們不能賺嗎?」

我踮起腳逼近許柏,把他的頭往下一拉,讓他直視我「你只要告訴我,你喜不喜歡我?」

大概是我們離得太近,我看見許柏的臉一下子變紅了,連耳朵都紅了。

「不,不,不喜歡!」

「不喜歡,你結巴什麼?臉紅什麼?愧疚嗎?」我不由分說地拉下許柏的臉親了他一下。

我只有158,許柏應該有180,這動作對於我來說,難度還是有點大的,親完我就跑開了。

嘴裡還叫著:「你許柏是我徐清的男朋友了,我蓋章過了。」

這是我第一次喜歡一個男孩,那天晚上躺在宿舍,我翻來覆去地睡不著,有些興奮,也有些後怕,怕許柏不答應。

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同寢室的舍友買早飯上來,給我帶就一份早飯。

「謝謝!你今天怎麼這麼好,給我帶早飯。」

「不是我,是你男朋友!」

「男朋友?」

「你那個老鄉,你們不是經常在一起嗎?我看他在樓下走來走去,就問他是不是找你?他就給我遞了份早餐,說讓我帶給你。」

我在床上接過舍友的早餐,沒有刷牙洗臉就接過來吃了,糯米飯,也不知道他是哪裡找到的。我只不過是偶爾說起過一句想吃糯米飯而已。

手裡還拿著糯米飯我都想在床上打幾個滾,因為太開心了。許柏應該是答應做我男朋友了。

和許柏在一起,我覺得自己變好了,學習認真努力了,不那麼挑食了,也變節約了。我也跟著許柏開始做兼職,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

放假了,許柏不打算回家,他找好了兼職,兩個月時間,工資還不少。他說:「這兩個月做下來,我就可以攢一年的學費,我的獎學金和其他兼職的錢,可以讓媽媽好好去醫院看看病。」

我本想留下來陪他,可他不答應,說:「你爸媽很久沒有見你,肯定想你了。現在你陪我的時間,可比陪你爸媽多得多,我不能太貪心的。」

我回家的時候,許柏給我買了很多好吃的,許柏自己很節約,但對我絕對大方。只要我不過分,我想要的東西他都儘量滿足我。

我們就這樣愉快得在一起3年多的時候,許柏畢業了,我還有一年才畢業,我們開始了異地戀。

許柏在金華參加了國考,考上了公務員,分擔了一個不錯的部門。我也準備考金華公務員,或者在金華找份工作,我們約好,等我畢業就結婚。

我還沒有畢業,爸媽就給我找好了工作,當我告訴爸媽我要考金華的公務員,沒想到他們居然不答應。

媽媽說:「我們只有你一個女兒,你為什麼不留在杭州工作啊?而且杭州的工作機會,應該比金華好多吧?」

「別人金華人都想來杭州工作,你杭州人卻想去金華工作。你搞什麼啊!六兒!」

我偷偷地去金華參加了公務員考試,可惜我沒有考上。大學畢業了,我肯定得先回家。

我把自己和許柏談戀愛的事告訴了父母,也把許柏的情況簡單地和家裡說了一下。爸媽本來不同意的,但我讓他們見一見許柏再說。

許柏買了很多禮物,鄭重其事地來到我家,媽媽還是燒了一桌好菜招待許柏的。

吃完飯,爸爸帶許柏去了書房,關了門,我也不知道他們在談著什麼。只是過了一個多小時,許柏才出來,告訴我:「單位給我打電話,找我有事,我得趕回金華。」

我送許柏坐電梯,準備送他下去,可他說:「就送這裡吧,不要下去了,外面太熱了。」

我問他:「那你告訴我,你和我爸談了什麼,談了一個多小時。」

「沒什麼,就是簡單地問了一下我家的事情,我工作上的事情,我和你爸談得挺好的,你不要擔心。」

聽許柏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是啊,許柏這麼優秀,爸爸一定會喜歡他的。

我高興地回了家,沒想到就被爸媽潑了一盆子冷水。

「清清,爸爸不同意你們在一起,他沒房沒車,剛參加工作,賺的也不多。」

「而且家裡還是武義農村的,媽媽還有腎病,不但得不到家裡的支持,他還得負責養家裡。農村可沒有退休工資,沒有醫療保險。」

「都說婚姻要門當戶對,你和他的生活環境不一樣,你吃不了那份苦。」

「以後你們在一起什麼都得靠你們自己,你們會很苦的,貧賤夫妻百事哀,剛開始也許你們有感情還能過慢慢生活,越來越苦,日子越來越難過,就會把你們的那份感情消耗殆盡。」

「他是公務員,我以後也會找到工作,我們只會生活得越來越好,為什麼會越來越不好呢?」我反駁爸爸。

「家裡條件不好,難道不應該靠兒子嗎?他父母他不用養嗎?」

「肯定要養啊,贍養父母是必須的。」

「那不增加你們的負擔了嗎?如果你找一個杭州人,找一個和我們差不多門戶的人。找個獨生子,父母都有退休工資,那你們的日子會不會更好過呢?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

「反正我不同意你們倆在一起,你們分手。如果你要和她在一起,我們就斷絕父女關係,我當沒生過你這個女兒。」

「你是我自己的女兒,我太知道你了,你是從小就吃不了苦的人。」媽媽也贊成爸爸的話。

「我不分手,許柏為人很好,對我也好。」

「沒有想好之前你不要處去了。」爸爸突然把我推進房裡,並且把我的門反鎖了。

接下來的十幾天,我的同學,我的親戚,各路人馬來勸我,表姐還特意舉例了,她的同學找了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人,婚姻有多少悽慘的故事講給我聽。

說實話說的我有點動心了,我慢慢動搖了,我真能忍受沒車沒房的日子嗎?

我覺得我應該冷靜一下,我先和父母說了,答應和許柏分手的事,這樣爸爸才能讓我出來。爸爸也才還了我手機。

拿到手機,我和爸爸說要出去一趟,其實是出去給許柏打電話,他那麼多天沒有聯繫到我,肯定著急了。

許柏接起電話,居然說他在杭州,他媽媽在杭州住院查身體。我心想,哪怕我要和許柏分手,我也應該去看看許柏媽媽。

我買了些水果,買了這營養品去醫院看許柏媽媽。在病房裡,喲第一次見許柏的父母,許柏父親很高,許柏的個子像父親,面容像母親。

許柏母親雖然是農村出生,但人長得很漂亮,雖然身體不好,躺在病床上。臉色不是很好,但面相看上去很慈祥,讓人一下子對她有好感。

我進去的時候,許柏拉著帘子,許柏父親在給他媽媽擦身體,應該正擦好。

許柏父親又去端了一盆水,又往倒了點熱水,看見我看著,就對我說:「許柏他媽媽身體不是很好,雖然現在天氣熱,也受不得寒。」

許柏父親先仔細給他媽媽洗了臉,把水倒了以後,又端了一盆子,給許柏媽媽脫了襪子,準備給她洗腳。

大概我在旁邊,許柏媽媽有些不好意思,說不洗了,「你不是說身上癢的很,腳也癢嗎?泡一泡會舒服一些,我給你加了熱水。」

說完,許柏爸爸就把許柏媽媽的腳放進臉盆。等許柏媽媽泡了一會,他又開始按摩,拿起指甲剪給許柏剪了指甲。

洗好以後,許柏要去倒水,許柏爸爸攔住他:「反正我還要去洗手,你在這裡陪清清吧!」

許柏爸爸倒好水回來,給許柏媽媽臉上摸了一點大寶。拿起指甲剪給她剪起了指甲,讓旁邊的我看的有點目瞪口呆。但覺得這畫面很和諧。

「清清,不好意思,還要你來醫院看我。許柏對我們說過很多次你,在他的手機裡看到過你的照片,可見真人還是第一次。你比照片上還好看。」

「小柏,你快去給清清一水果,帶清清出去走走,醫院太悶了。」許柏母親對許柏說。

「好,我帶她出去走走。」

「叔叔阿姨再見!」我們剛走到門口,「姐,姐夫,你們怎麼來了。不是叫你們不用來了嗎?媽媽快出院了,你們難得一個星期天休息。」

「清清,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姐,我姐夫。姐,這是我女朋友,清清!」

許柏姐姐走過來握就握我的手,「清清,你好,我是許梔!」

「姐姐,姐夫!」我連忙隨著許柏叫了一聲。

「姐,我先帶清清逛一下,透透氣。」

「好,你去吧,清清,我們有機會再聚。」

今天來的時候,其實我是有點想向許柏提分手的,現在沒房沒車沒錢,父母又沒有退休金,還有多少姑娘肯嫁呢?

但我看見許柏爸爸對許柏媽媽的樣子,我覺得許柏值得嫁,難得有情郎啊!我想憑著我和許柏的努力,我們一定可以買上房,買上車的。

「下個星期我去金華找你,我先在金華找份工作,再繼續國考。」

「清清,你要考慮清楚,我感覺你爸媽並不同意我們倆在一起。」

「跟你生活的是我,又不是我爸媽,你的好現在只有我知道,但以後我爸媽也肯定會知道的。說我爸媽並沒有反對我們在一起。」

我不想告訴許柏實情,我怕加重他的負擔。

我沒有告訴爸媽,去了金華找工作。找到工作以後,才和他們聯繫,我知道父母肯定不高興,但我相信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門當戶對不僅僅是錢,物質上的互對,更重要的三觀,情感上的互對。

許柏為了我們的將來,不僅努力做好他的本職工作,還偷偷做起兼職。他的家鄉盛產蓮子,他開了一家淘寶店,在網上賣他,家鄉的土特產。

這樣他爸爸也不用出去打工,在家裡幫著他搞淘寶店就行。淘寶店二年下來,生意挺不錯,我們也攢夠了買房的首付。

而爸爸媽媽看,許柏對我不錯,人又很上進,也默認了我們的關係。

在金華買了房以後我們簡單的裝修了一下就準備結婚,我們也沒有大擺宴席,就是去影樓拍了一套婚紗照。

許柏媽媽我的婆婆,身體也沒有變差,而是慢慢好了起來,婆婆對我說:「以後給你帶孩子,我也完全沒有問題。」

結婚二年多後,我也終於考了五年的國考終於考上了。通過我和許柏的努力,我們從沒房沒車,慢慢買了房,買了車,有了一些存款。

還給許柏的父母交了農村的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讓他們到了年紀也可以領一千多一點的養老金。

現在我爸媽對許柏比對我好,金華離杭州很近,許柏只要有時間就會帶我回家看爸媽。

他還告訴爸媽,「金華是宜居城市,適合養老爸媽,退休了以後,可以金華杭州兩邊住。看我們煩了就回杭州,想我們了就來金華住,我一定買一套大房子,或者給爸媽在金華買一套小房子。」

把我爸媽說的可高興了,現在到處跟別人說我眼光好,看人準老公對我好,公婆對我也好,大姑子對我也好……

寫在最後:

像我媽媽那個年代的人,50後,基本看人好,應該不是很看重條件。

60後,70後也大多數都看重人,很多姑娘還是願意和丈夫同甘共苦,共同創造幸福生活的。

八零後,85年前的有些還是吃過苦頭的,也許對人也會看得重。

但現在的90後,00後基本都生長在蜜糖中,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大部分還是希望自己找的另一半條件可以好一些,可以讓自己少奮鬥20年。

我是70後,文中的「我」,徐清和她的男朋友許柏是我婚紗店的顧客。

他們想拍一套與眾不同的婚紗照,於是和我說起了他們的愛情故事,我給他們寫了腳本,根據他們的愛情,他們的變故拍攝出他們的婚紗照。我還特意叫攝影師給他們拍了一組MTV。

說實話,徐清和許柏的故事還是挺打動我的,為什麼呢?因為說實話,現在像徐清這樣的傻姑娘不多。

但不得不說,她的眼光很好,她的三觀很正,她不以物質為基礎,而是以他們的感情為準。

當她看到許柏父母愛情的時候,想到他們的他們家風那么正的人家,一定也能教育出優秀的孩子的!

所以她決定嫁了,事實也證明,她嫁的對,她看得準!有時人品比錢財更重要!

所以如果男孩沒有家底沒有房沒有車,父母沒有退休金,但他人很好,對你也很好,這樣的男人其實還是值得嫁的!因為只要人好肯努力錢是可以賺到的!

李木子是開心果說:

我就是嫁的這樣的男人,現在有一個孩子,不是什麼大富大貴,我也覺得幸福。

剛剛談戀愛的時候,他給房租我出生活費,我一個月3000快左右,基本都花在家裡。當時只有一輛電瓶車。

在一起一年後,他決定辭職出來做生意買了一輛小貨車做水果生意,因為沒有經驗被人忽悠虧了一萬。

還擺攤賣麵條和排骨飯,因為城管要管也不掙錢,又貸款買了二手車子跑滴滴。

那段時間他每天早上5點出門,晚上11點過才回家,就為了還買車子的貸款。好不容易把貸款還清,'又檢查的嚴厲,行情也不好了,剛好遇上我們準備結婚。

婚後沒多久我就懷孕了,我是辭職考駕照,發現懷孕了,就沒有再去找工作。當時住在一個廠房裡面,外面大雨裡面小雨,那時候我已經懷孕六個月了。我剛剛懷孕的時候,他決定買貨車跑貨車幫,我們又貸款買了貨車,他跑車基本七八天不會回來,都是我一個人在家。

他陪我做了40天月子

生孩子他是在家陪我,坐完月子才出去跑車,我婆婆喊他去工作,我沒有同意,就讓他陪了我40天。

寶寶出生前一周就停止了他的工作,然後一直陪著我出月子,這一點我很感動,我婆婆做飯不好吃,幾乎都是他給我做月子餐,和給寶寶洗衣服。出月子我婆婆喊我就在老家帶孩子,讓我老公出門跑車,但是我不想和他分開,兩地分居的夫妻最後都離婚了,我不想我的婚姻也這樣。

現在我們兩個車子貸款還完了,去年也買了房子,孩子也上幼兒園了。

經濟條件不好沒有關係,但是要努力掙錢,要有責任心,上進心,只要踏實肯幹,一定會越來越好。男人沒錢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上進心和責任感。

我是李木子,喜歡我的文字,就評論,點讚,轉發並關注我哦。

春之書說:

我講個真實的故事吧,為了人家的隱私就用化名代替吧,他叫小方,是我們村裡最窮的一個。題主說的這些都沒有,因為本身就是個念完高中的返鄉農民。

在農村除了幹活兒就是看書,也不會像別的小夥子油嘴滑舌的處對象,有的姑娘嫁給本村了,有的則遠嫁他鄉。所以小方到了26歲還是光棍。這在農村已經就是大齡青年了。

父母著急,整天抱怨他看書有什麼用都看傻了。小方也不吱聲,只要出門認可飯不吃衣服不買也買書,那時書雖然不貴,但是沒有錢買書也是不容易的。但是他還是攢錢買書。他看書比較雜,有文學,有哲學,有社會和歷史的。

幹活兒休息時,人家都說笑打鬧他也是看書。別人就嘲笑他上學要是這麼努力也不至於成大學漏子。小方對這些扎心的話聽而未聞。

還好開始了分產到戶,不再受生產隊約束了。別的同齡人在家過著兩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時,小方就每天騎車子往30多裡地的縣城跑,父母說他不好好在家幹活兒,天天跑什麼?

後來終於在一年的春天他在縣城不回來了,原來他找到了一個建築工地的活兒。開始跟著挖溝侍奉瓦匠,他依舊是不聲不響地幹活兒。有空就看書,包工頭兒看他老實巴交的又有文化,開始讓他記工資,後來就管後勤。

不管幹什麼,他都會的兢兢業業有條不紊。所以在別人的撮合下,工地的大包工頭兒老梁就收他做了徒弟,但是不是讓他學砌磚抹灰兒,而是管理工地。

雖然管理工地,他也不是指手畫腳,而是跟著搬磚什麼的,一次在往二樓搬磚時候一個力工就搬六塊,那時往上運磚沒有吊車都是跳板。

小方沒有說力工,自己用一塊木板兒,把磚碼成馬蓮垛,雙手背過去一次可以背40塊磚,所有的力工都不偷懶很是服氣。

小方還抽空學砌磚,抹灰和看圖紙。他的師傅逢人就誇他,師傅當然也是省很多心,有這麼一個得心應手的徒弟。

師傅高興,有一天讓小方到他家去吃飯,原因是小方師傅的新姑爺來串門兒。小方的師傅老梁有五個姑娘沒有兒子,這個別人撮合拜師傅時小方就知道了,別人說你師傅家是五朵金花。過去說師徒如父子,小方也是坐上賓。

也就是這次吃飯出問題了。老梁給大姑娘姑爺子介紹完小方又對走過來的二姑娘梁麗介紹說你方哥。梁麗真是婷婷玉立,楚楚動人。她十分動情的看著小方說,我們見過面了。

這讓小方有點一愣,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見過面,拜師時時在飯店只有師傅,師娘和工地領導和認師傅的介紹人。

小方不知道,因為他師傅老梁回家總是誇獎小方,梁麗就芳心暗許,情有所向了,所以她偷著去工地看過小方了。梁麗在糧油公司上班,別人給她介紹一個對象,但是她不想找上班的,她也不喜歡上班。

因為姐姐梁芳的對象是開出租的,掙錢多也自由,但是梁麗又不喜歡城裡的油嘴滑舌,所以當父親總回家說小方好時候她就有點先入為主了。所以見到小方她的目光難免有些火辣。

後來梁麗告訴母親,別人給她介紹的對象就算吹了。她母親問她為什麼?梁麗直接把她的想法說了,她要嫁給小方。這對梁麗母親來說無疑不是五雷轟頂。

她們是城鎮戶口,供應量,還都有工作。原來梁麗也是很有遠見和眼光的人,她覺得人不能掙有數錢,形勢放開了,一定會發生巨大變化。

但是她不管怎麼說,她的母親就是不同意,說那是你爸的徒弟,師徒如父子知道嗎?梁麗說那是舊時代的黃曆了。

梁麗母親不同意,小方也不同意,他和梁麗說他不能那樣做,因為他是個農村人,什麼也沒有。將來形勢可能有變化但是誰又能說得準麼?

梁麗讓小方說實話他喜歡自己嗎?小方說是像妹妹那樣喜歡,梁麗說小方說假話。後來還是小方的師傅表態做了小方的工作。也說服了自己老婆。

小方和梁麗結成了夫妻,因為小方全全管理工地,後來由一個包工隊轉成了方華建築公司。不僅承攬了本地工程還擴展到了外地。

小方和梁麗一直恩愛有加,小方不僅對梁麗好,就是對當初極力反對他們結合的嶽母,小方也是看成自己母親一樣。所以小方嶽母逢人就說還是自己姑娘有眼光。

其實女孩兒們嫁人,不要過於看重物質,一定看準人,人不行就是有座金山也會坐吃山空。這樣的例子很多。

人好主要是有修養,小方就是因為看書多,有學問把學到的知識用在管理上,還有一顆感恩圖報的的心。

梁麗不僅跟著享一輩子福,就是父母也得到了小方的贍養。在人心浮躁物慾橫流的現在,女孩兒更應該理性思考自己的終身大事。切不可跟風人云亦云。

婚姻是人生一輩子的大事,希望所有女孩兒都找到小方那樣的男人!

乘午說:

婚姻是棲息地的港灣,是風雨人生的避難所。

當今社會,不具備談婚論嫁條件的年輕一代人,就不必要迎刃而上撞個頭破血流。婚姻不可避免暫時地擱置,以交友方式共處,共同進取創造條件,條件成熟步入婚姻殿堂水到渠成。

珍惜每一個善良的好人,不要錯過今生的善緣,善待他人,好人總有好報。

留醉說:

這個問題很複雜,因為婚姻包闊的東西太多太多。

就這種情況來說,很多家庭會直接回絕,你都不用問。這也是導致當今社會很多剩男,剩女的主要原因。你以為你是誰,都想找個條件好的,可條件優越的難道不是和你一樣的想法,找個條件更好的嗎?所以你就剩下了。

至於男孩,很善良,又好這都不是主要問題。關鍵是看能不能吃苦耐勞任勞任怨,敢不敢拼博,肯不肯努力奮鬥。只要肯幹加上善人好,我想:滄天是不會辜負勤勞人的。

女孩肯不肯嫁,也要看自身的情況如何,你若養尊處優,生在豪門家庭,那肯定是不行的了。而你自身條件也不好,人又好吃懶做,不思上進,即窮酸又刻薄,長相且跟母夜叉似的,嫁他還不定要呢!別自以為是,認為自己美若天仙,天下第一。誰都認為自己是最完美的,自己哪哪都好,這是大部分人的通病。

所以看問題要從多個角度考慮,凡事不要一棍子打死,不給自己留後路,到時候後悔晚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908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