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大伯沒有兒女,一直供我上學,現在要我養老,我不同意可以嗎?_大伯沒子女誰繼承

酒肉行思的旅呈說: 可以,最好是斬釘截鐵的不同意!如果你的堅決決絕,能讓你大伯馬上死了讓你養老這條心,在還有些…

酒肉行思的旅呈說:

可以,最好是斬釘截鐵的不同意!如果你的堅決決絕,能讓你大伯馬上死了讓你養老這條心,在還有些能力之時,另謀養老之路,那麼,你也算報答了大伯的供書教學之恩了!

這世間本來就是一個大林子,所以有鴞、有梟、有伯勞,這些鳥天性,不是學會了飛翔就可改變的。

狼群中有黑眼的,自然就會有白眼的,就算用筆將它們的眼通通畫成黑色,也掩蓋不了幾天,本質始終會呈現。

這類動物就算是學到了人類的知識,也不會在自己身上產生人性,所以譴責漫罵起不了作用!

也不要過於責怪和可憐大伯,這世上很多東西沒法一眼就能分辨,以為凍僵在路旁的,是和白素貞失散的小青,抱在懷裡,想著救它一命,就算它不如白素貞,應該也不會太差,誰知道那只是近似小青,不解凍顯形都不知道它的真名叫竹葉青。

事已至此,恩債深究已然無用。唯願提問者還有一丁點良心,與大伯決絕,而不是陽奉陰違的養老;也願大伯不再糾結,早日找到養老方法,兩相安好,所有人在做,一片天在看!

高冷遠山hW說:

你大伯沒義務供你上學,但他供了。從法律上講,你沒義務養大伯,你也可以不同意,但是,你一直接受了你大伯的供養,受到了大伯的恩惠,於情於理,但凡有點良知,現在你大伯有求於你,你都應該盡力去做,畢竟知恩圖報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人在做天在看,人有厚德才能載物,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決定的。

正能量思念姐說:

看到你的帖子,首先我得感謝你!因為你的行為徹底讓我

醒悟了!

我是70年,失獨,無兒無女,在孩子18年離開後,一下失去精神寄託的我,一心想找個依靠,所以我就對愛人家的侄女特別好,愛人背後說了不知我多少次,你對自己好點吧,不要有什麼想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現在的孩子都很現實,不能指望她們對你有多好!聽了他說的這話,我跟他反駁,說他不懂人情世故!我也不是指望她們來養老,就是覺得對她們好,總比外人強吧!今天看你的帖子,我醒悟了!

親情在你的面前一文不值,試想一下你大伯如果從沒在你身上花一分錢,老了流落街頭,你看到了心裡是什麼感受呢?

羽小魚Sun說:

龐秀玲父母雙亡,大伯收養她並供她讀研究生至畢業,隨後討要18萬元養老錢,秀玲只願意給5萬元,雙方就數目起了爭執。

在這個事件當中,誰才是白眼狼?

龐秀玲父母去世後,村裡的人就找到秀玲最親近的親人,她的大伯,商量可不可收養孩子,這樣她就不用去福利院這種地方。

大伯家裡窮,娶不上媳婦,在村裡只有一間父母留下的舊房子,47歲還是單身漢,沒有媒人上門說親。

此時秀玲8歲,哭得慘兮兮地站在他的門口,叫著大伯。

大伯拒絕了。

他說,自己養活自己都難,如何再養活一個女娃娃,又不是親生的孩子,也不是養一天兩天,自己沒有辦法再供養一個孩子,不如問一下有沒有其他人願意收養,免得跟著他也是吃苦。

村裡的人輪番上門,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並拿出村裡人幫秀玲父母湊的喪葬費,總計一萬一千元,告訴他,這些錢給他當作養孩子的費用,等孩子長大了,他就有了依靠,晚年侄女會給他養老,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大伯想了想,這才答應養秀玲。

家裡窮,只能供給她溫飽,保證一日三餐能吃飽,但沒法保證頓頓都有肉,送她去上學,直到初中畢業。

中考時,秀玲考上了市裡的高中,拿著錄取通知書,希望大伯能送她讀高中。

她說,讀書多,將來有好的出路,能賺多一點錢給大伯養老。

大伯這輩子的心願是有個人給自己養老,不求多富貴,像他養侄女一樣,保證一日三餐就可以。

他看了看存款裡的數目,想了3天,最終答應送她讀高中,不過叮囑她要生活費要省著點花,自己沒多少錢,還要留著將來養老呢。

同樣的理由,出現在秀玲讀大學的時候。

她順利考上大學,拿到錄取通知書,告訴大伯,如果她能大學畢業,將來的工作指不定每月收入都有五千一萬,比現在去打工賺2000塊錢強多了。

看著周圍的男娃女娃都去讀大學,大伯覺得,多讀4年,將來侄女就能賺更多錢,嫁得更好,自己也能住上大房子,曬著太陽在小區花園養老,多愜意,這是自己一輩子都沒經歷過的。

大伯提供秀玲讀書的學費和生活費,如果秀玲拿了獎學金,那就拿獎學金充當那幾個月的生活費,大伯就不再另外給。

去了外地讀大學,一年也就寒暑假回家,大伯和侄女秀玲的通話越來越少,他不捨得花錢買車票去看侄女,只是叮囑她有時間就去打工,賺點錢,不然他熬得很辛苦。

每次和秀玲通電話,掛電話前的那句一定是:早點畢業早點賺錢給我養老啊。

這樣,秀玲一路讀到了研究生,留在了當地工作,月薪8000左右。

她畢業時,大伯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早點回家工作。

不過秀玲瞞著他,早就在這邊找好了工作,她不想回到那個小山村,那個偏遠的地方,她恨不得離得遠遠的,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在這裡,沒人知道她其實是窮苦人家的孩子,沒人知道是她大伯花錢供養她讀書,周圍的朋友都誇她有氣質,工作出色,將來前途無量。

她謊稱自己家在外地,父母已經退休到處旅遊,所以不太管束她,由著她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她撒謊了,面對周圍光鮮亮麗的同事,優渥的家境,一畢業家裡人就給買房買車,她覺得很羨慕,也有點自卑。

大伯讓她每月寄2000塊錢回家,他存起來,將來養老用,還表示這十幾年供她讀書,自己砸進去多少錢,到處借錢,如今她能賺錢了,自然要分擔一部分。

秀玲連續給了2年,就不願意給了。每月只願意寄500元回去給大伯,說鄉下生活每個月500元足夠買米買肉。

大伯悟出了一些意思,這侄女怕是要反悔了,自己要血本無歸。

好幾次問她什麼時候回來這邊工作,她表示自己不想回去。大伯便問那什麼時候接他過去生活?自己慢慢老了,身邊要有個人照顧。她回來或者他過去都可以。

秀玲都不願意,她想過自己的生活。

大伯覺得侄女嫌棄自己,將來恐怕也指望不上,不如把錢拿回來,有錢傍身就是最好的。

他提出,除了前幾年侄女寄回家給他的錢,剩下的侄女要一次性給他18萬元作為養老錢,或者為他在本地鎮上買一套一居室房子養老,自己將來就不再煩她,也不需要她寄生活費或者養老。

大伯沒有兒女,一直供秀玲上學,現在要她為自己養老,這個要求很過分嗎?到底孰是孰非?

秀玲表示,不會回去大伯那邊工作,也不會把大伯接過來,他仍舊住在鄉下的房子裡,將來生老病死,她最多請人照料,自己不上手照料,對外也別宣稱他養育過自己。

或者只願意一次性給5萬元養老錢,自此兩人互不相干。

如果大伯不要的話,她就還是按照之前的做法,每個月給大伯寄500元生活費,生病費用另算,直至大伯去世。

她說,自己每個月8000多塊錢工資,要生活的,哪裡拿得出18萬元,況且前幾年已經給過錢,直言自己沒錢給。

她覺得,這十幾年自己讀書,小學和初中學費不貴,自己吃的穿的也是按照農村標準,折算起來每年也就花了大伯幾百一千元。

大學和研究生期間學費略貴,可是自己有兼職打工賺生活費。

他是自己的大伯,本來就有義務供養自己,而不是開口閉口就找她要養老錢,生怕她將來不給他養老。

秀玲認為,自己如今的好生活是自己努力掙來的,大伯根本不是真心養育她,而是把她當作搖錢樹,當作一項「投資」,送她讀書的條件是,將來一定要給他養老錢。

她現在談了一個男朋友,對方家境中等偏上,她希望自己能多存點錢提升自己,在這個節骨眼上實在拿不出那麼多錢。

兩人就養老起了爭執,目前還沒法定下來。

所以,這事到底是誰做錯了?不是真心的養育,是否就不需要報答?

冷麵人的夢說:

你開心就好,當然可以不用給大伯養老,他不就是一直供你讀書到大學畢業嗎?

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可如果你真的因此和你的大伯斷了聯繫,然後拒絕和你大伯有任何的經濟或人情方面的往來,拒絕給你大伯做任何人情方面的幫助。

我告訴你,你會被別人戳脊梁骨,一輩子在村子裡都抬不起頭來,就跟我的舅媽一樣。

第1點,讀書的所有花銷總計

因為我本身也是在農村裡長大的,所以我能夠清晰地了解一個村子裡的小夥子,在讀書的過程當中稍微有一點點小花銷的時候,一年需要花多少錢。

當然如果你是在城市裡面,那麼你一年的花銷要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多。

以我為例,在我讀大學的時候,每個月省吃儉用,吃了上頓沒下頓,一個月都得花掉500塊錢。

一年就按照6000塊錢的總花銷來計算,再加上5000塊錢的學費以及1000塊錢的其他額外花銷,我大學4年的時間裡面就花掉了整整5萬塊錢。

同理,在我上高中的時候,一年的學費就接近1萬塊錢,當然其他的花銷和在大學是差不多的,高中這三年時間裡面花了差不多有7萬塊錢。

小學初中花的錢不多,畢竟在小學初中的時候都是義務教育,一個月也花不了幾個錢,合計在一塊咱們按照3萬來算。

再算上幼兒園,再算上其他的各種雜七雜八的花銷,如果讀書讀到大學畢業最起碼的投資應該在15萬元左右。

這就意味著大伯可能為了供應你讀書,已經在你身上花費了整整20萬塊錢。

大伯在你身上花了這麼多的錢,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說過投資之後要見到回報。

所以我們姑且可以理解為大伯,在我們身上花的這些錢都是大伯願意花的錢,都是大伯覺得這個錢放在自己身上燙手。

非但燙手,而且全身都刺撓,全身都不舒服,一定要把這個錢花出去,那麼把這個錢花出去的時候,花在哪邊更合適呢?

大伯想來想去就決定給了我這個白眼狼。

我們假設以上所存在的所有邏輯全部成立的話,那麼接下來的分析將會變得有趣得多。

第2點,邏輯上講我沒有必要給大伯養老

因為在最開始的時候大伯說了孩子讀書吃緊,家裡所有的錢我都能夠拿得出來。

這些積蓄,我合計在一塊差不多有個20萬,沒事,孩子這個20萬都給你,接下來就給你讀大學用。

我拿到這一筆錢自然是非常開心的,然後接下來我緊鑼密鼓,敲鑼打鼓,無論通過什麼方式反正大學讀完了。

讀完之後,大伯再告訴我,說現在我年齡大了,你得給我養老,這多少有點道德綁架的嫌疑。

也就是說大伯明明可以在給我錢之前告訴我,將來我要給他養老。

可是大伯並沒有這樣做,大伯在我讀完大學之後,莫名其妙地突然說了一句,你一定要給我養老。

這一句話說出來,你要是認為沒有道德綁架,那多少有點不像樣子了,實際情況就是在道德綁架,而且這種道德綁架讓人看了之後多少有點心寒。

所以我們在最開始的時候有所抗拒或者有所排斥,人之常情,畢竟對方已經道德綁架我們了。

我們這個時候只能順勢而為,也就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來考慮個人利益的得失,緊隨其後來反向道德綁架,讓對方明白,我們並沒有如他所說的那樣。

第3點,直接拒絕其實不太合適

但是我們要清楚一點,那就是在過去這10來年的時間裡面,大伯持續不斷地給我們帶來所謂的一部分額外支撐。

而且這一部分額外支撐,如果真的按照我們剛才所計算的那種數據來看,大伯幾乎以每年給我們超過1萬塊錢的經濟支撐。

這種1萬塊錢以上的經濟支撐,如果大伯本身是個富裕人家的話,大伯可能自己也沒有什麼壓力。

但偏偏大伯就不是富裕人家,大伯非但不是富裕人家,還把這個錢投資到我們身上,之後我們給大伯養老,這就出現了非常詭異的左右搖擺的情況。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我們直接拒絕大伯的所有訴求,然後告訴大伯不好意思,我們不能夠給你養老,大伯多少會有點心酸。

而且如果我們直截了當地拒絕老人,對於一位老人來說打擊也是非常大的,所以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應該怎麼辦呢?

其一,明確大伯對自己的恩情。

這個時候最怕的就是對著大伯說怎麼了,你不就給我這麼點錢嗎?

反正時間那麼久了,我也不知道你給我多少錢了,當初我找你要錢的時候也沒有打借條,這筆錢就這麼算了吧,咱們稀裡糊塗的就這麼過去就行了。

這樣的話既違背了做人的基本原則和準則,同時怎麼看也不像是人能做出來的事,如果真的做出這麼噁心的事來,那估計和我舅媽就沒什麼區別了。

所以我們這個時候應該做的是什麼呢?

我們應該在第一時間明確大伯對我們是有恩的,大伯之前的所作所為以及之前對我們的幫助,我們都應該牢記於心。

於情於理無論站在哪一個角度來具體分析這件事,咱們都應該恭恭敬敬地給大伯說一聲感謝,非常的感謝。

其二,明確給大伯養老不現實。

當然如果你愛心爆發或者善良心爆棚非要給大伯養老,那我肯定是歡迎鼓勵的。

因為我們這個社會的基調就是要讓好人有好報,但是總有一些人會認為,無非就是這15萬塊錢或者20萬塊錢,就因為這點錢把自己給攤上了,然後給他養老。

一來沒有這個時間精力,二來這種打包票,對自己來說也沒有什麼十足的好處。

索性我就直接拒絕吧,那拒絕也不是不行,但是我們得明白一點,那就是如何告訴大伯,自己不能給他養老。

當著大伯的面告訴大伯,你之前的時候對我的確很好,這一點恩情我記在心上,但如果讓我給您養老的話不太合適。

因為除了您之外還有您的愛人,這合計在一塊我的上面就有4位老人了,我一個人養4位老人,這擔子實在是太重了。

如果非得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相當於你在馬路邊找一個人借了20萬塊錢,然後借錢的時候什麼都沒說,等到還錢的時候人家說了不要錢,但你得給我養老。

這種情況對我們來說,無論如何都是弊大於利的,那如果我們想要做到個人的主動權益最大化,或者想要直接拒絕大伯怎麼辦呢?

很簡單,把借的錢還給人家就行了,但我們要明白10年前的1萬和10年後的1萬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大伯早些年借給我們20萬,我們現在應該還給大伯多少錢呢?

你就是按照買房的商業貸款來算,你也得還給大伯最起碼40萬。

更何況除了這20萬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恩情,家庭的關懷和照顧,把這些錢全部集合在一起。

我們按照早些年大伯給我們錢的兩倍來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那就意味著早些年我們借了大伯20萬,還給大伯兩倍40萬再算上本金20萬,也就是我們需要還給大伯60萬。

如果能夠一次性還清,剛好,如果不能一次性還清,也得給大伯說一下自己的難處,然後告訴大伯我給您養老不太可能也不太現實。

因為我本身的壓力就比較大了,但這些年來你對我的照顧很大,所以我決定該幫一把就得幫一把。

這樣吧,我這邊一共有60萬塊錢,我直接把錢給您,您接下來自己找一個養老的地方怎麼樣?

如果你真的能夠做到這一步的話,那就無所謂了,或者無足輕重了,不就是不給大伯養老嗎?

大伯那邊也能夠體諒和理解,對於大伯來說,的確不應該把他的壓力送給別人。

同樣的道理如果我們現在沒有錢,我們也應該第一時間表明姿態,要麼給大伯養老,要麼就努力賺錢,把早些年欠大伯的錢還給人家。

其實這件事情的關鍵因子,就在於是誰在道德綁架誰,很少有人會站在大伯的角度來考慮問題。

因為我們總是下意識地認為,老人做的這件事情一定是正確的,年輕人一定是錯誤的。

實則不然,對於這件事情大伯才是道德綁架的始作俑者,但是如何能夠破解始作俑者呢?

很簡單給錢就行了,早些年大伯給了你20萬,你直接還給大伯60萬,也就沒有所謂的道德綁架了。

遇到道德綁架這種事情先別罵娘,你得先明白能不能承擔這樣的結果。

如果能,怎麼承擔,如果不能的話,你最起碼要對得起良心。

小夥伴們,你們如何看待呢?

孫曙巒說:

當然可以,絕對可以。

讓你大伯去告好了,看看從縣告到市,從市告到省,你大伯能不能勝訴?

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無論你大伯到告到哪裡,敗訴的都是他。

可我真是奇怪,為什麼大伯當年供你上學的時候,你要同意呢?

如果你那時候直接拒絕你大伯的好意,還會有今日的麻煩嗎?

你那時候完全可以輟學呀,這樣你大伯還有什麼理由要你養老?

沒有你大伯的供養,如今你還在社會的最底層,幹著最苦的活,拿著最少的錢,天天累得半死,連上網的力氣都沒有,哪裡還有時間與精力來吐槽自己的大伯?

你大伯都是給你添麻煩呀。

你說你大伯一直供你上學,但沒說供了多少年,

我來幫你算一下:小學六年,中學六年,不知道你讀沒讀大學,就算沒讀吧,這就十二年了;

這漫長的十二年,你大伯一共付了多少錢,外人不知道,你自己一清二楚;

你親爹娘沒做到的事情,你大伯做到了,完全可以說,你大伯對你恩重如山,這份恩情,比你父母的養育之恩還要重。

你為爹娘養老是應該的吧?為什麼到了你大伯的身上,你卻覺得自己不該為大伯養老?

原因很簡單,你大伯養了一隻白眼狼。

說真的,如果你大伯當初養一條狗,狗都知道為大伯看家護院。

你呢,享受著大伯多年的供養,卻對大伯毫無感恩之心,你真是連條狗都不知。

樹不要皮,必死無疑;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恭喜你,贏了!

農民至友說:

大伯沒有兒女,一直供我上學,現在要我養老,我不同意可以嗎?

說個實際事,自己看著辦!

做人什麼都可以丟,就是不能丟了良心!沒有良心的人,是會有報應的。

我們村裡有個「當棍」,早年身強力壯,由於自己沒有成家,就寄住在親弟弟家。

弟弟身體不太好,那時候,就只能在生產隊幹點輕快活,工分掙得比其他人都少。弟弟兩個兒子一個女兒,生活上比較拮据。

靠著大哥,日子還算可以,在當地也算是個上中等戶。在大哥的的幫襯下,兩個兒子念完了小學,又念完了高中。雖說沒能找上工作,可也都如期娶上了媳婦。

孩子們長大成家了,也都分家另過,就剩下三個老人在一起維持。天有不測風雲,弟弟和弟媳先他離去,到後來就剩下一個老「光棍」。按理說這時候幾個侄子兒侄女本應該照料老人,必定都是靠著大伯養大的。

可就在老人失去能力的時候,誰都不敢靠前看一眼。村幹部岀面做工作,誰都不認可,無奈之下,村委會只好把老人送到敬老院,最後死在敬老院裡,由政府岀頭髮送了。

老人死後,按照當地風俗,在大夥的幫助下,把老人埋進了他們家的墓地裡。

改革開放後,這家的兩個兒子都岀息了,先後做起了十分像樣的買賣,日子也紅火起來。

農村有句俗話:窮搬家,富遷墳。

有錢了,就該給自家老人安排個好地方,祈求能保佑自己以後生意更紅火,日子更好過。

可是不知道岀於什麼想法,遷墳的時候,就把自己的爺爺奶奶父親母親遷走了,只把大伯的墳留在了原地。

說來也巧,打這以後,小哥倆輪番鬧病,生意也一落千丈。

這時候就有人議論說:這都是壞良心壞的,大伯養活了他們,他們卻把大伯給扔了,是報應!

雖說這是種迷信的說法,但在實際當中,也真不是正常人能做岀來的事。

做人要懂得感恩,大伯養你一小,你就應該養大伯一老。人到老年確實可憐,不說對自己還有貢獻,就算是個旁人,搭把手幫一幫有什麼不好?人在做天在看,每一個人都有老的時候,你的兒女也都在看著你。千萬別像我說的這些人那樣,活著不管,死了也不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8972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