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武松為何打蔣門神前要把自己灌醉?真的是因為喝多了比較能打嗎?

平平常常老頭說: 有一句話叫做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武松醉打蔣門神,自己灌醉,那是假醉。武松打老虎的…

平平常常老頭說:

有一句話叫做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武松醉打蔣門神,自己灌醉,那是假醉。武松打老虎的時候醉過一回。那是真醉了。因為他不相信景陽岡上有老虎,小說中說到,武松帶了八九分的酒,踉踉蹌蹌的上了景陽岡,在一塊大青石上,放翻身便要睡,只聽的一陣風來,所謂,雲來從龍,風來從虎。瞬間便跳出一隻吊晴白額大虎,武松一聲啊呀,把酒給驚醒了大半,注意作者特意在這兒強調了,酒驚醒了大半,否則一個醉漢怎能打得了一隻大虎,所以武松打虎實際上是在清醒的狀態下打的,真醉了,渾身疲軟,使不出力氣只會被老虎吃掉。

而武松醉打蔣門神,則是裝醉,小說中寫道,施恩看武松時,雖然帶了七八份酒,卻不十分醉,雖然武松前仰後合,東倒西歪,那不過是裝的,要迷惑蔣門神。

為什麼武松要使出這樣的醉態?有如下幾個目的。首先,武松雖然在施恩面前誇下了大口,但是對於蔣門神的真實的實力他是不了解的,武松是一個謹慎的人,這個時候裝出醉態,是為了麻痺蔣門神,同時也是為了給自己壯膽。

其次,一個醉中的武松,都打倒了蔣門神,那對武松的名聲是多麼大的提高啊,人家會說,將門神再厲害,一個醉了的武松便將他打倒了,武松才是好漢裡的好漢呢。如果萬一武松敗了,也不丟臉,畢竟醉漢打不過一個正常的人,怎麼都說得過去。

第三,要讓施恩更加的敬佩自己,因為武松剛進牢的時候,施恩怕武松沒有力氣,每日好吃的招待,後來被逼說出真相以後,武松說了大話,但是武松心裡其實是忐忑的,喝醉了去打蔣門神,就是給自己找臺階下,萬一敗了,施恩不會因此鄙視自己,如果勝了,施恩會敬自己如天神。事實果然如此,當武松裝醉打倒了蔣門神之後,施思便把武松當做親爺娘一樣的看待,使武松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武松是水滸傳當中最為精明的一個英雄好漢。他殺嫂殺西門慶,絕不是魯莽的,胡來一氣,而是有計劃的,一步一步的實現自己的目標,最終得以為哥哥報了大仇,而自己僅僅只是得了一個流放。所以武松一定會喝醉了打蔣門神,而不是在清醒的狀態中去打蔣門神,小說這麼寫,充分的表現了武松不同於常人的精明和能幹。

覃仕勇說史說:

答:千萬千萬不要以為武松喝多了就比較能打。

還記得嗎?《水滸傳》第三十二回《武行者醉打孔亮,錦毛虎義釋宋江》,武松就因為喝多了,虎落平陽被犬欺,龍困淺灘遭蝦戲,被一條小黃狗繞溪岸吠叫、挑釁,結果一頭栽下溪裡,頭重腳輕,怎麼爬出爬不起來,最後被孔明、孔亮兄弟像縛小雞一樣,縛回莊上,用大索吊起,用藤條密如風雨地抽打。

武松被打得夠嗆,差點命都沒有了。

說到這,有人會說,武松在打蔣門神前,對施恩自稱,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可以拔山。

那麼,武松這話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

武松打架的本事是有的,但吹牛的本事也不小。

舉個例子,第二十八回《武松威鎮安平寨,施恩義奪快活林》,武松因為殺慶殺嫂,被發配孟州,關押到了施恩父子掌管的安平寨。牢內好心的囚徒勸武松提前送些好處費給差撥,這樣,等人家打起殺威棒時,可以打得輕點。

其實,這樣的事,之前林衝也遇上過。

林衝也是天下一等一的英雄,聽了這「殺威棒」三個字,臉色大變,趕緊掏腰包,把從柴進處得來的十兩銀子恭恭敬敬地奉上。

武松卻非常傲慢,說我可不鳥什麼殺威棒,他要打便打,我若是皺一皺眉頭,就不是好漢,從先打過的都不算,從新再打起。我若叫一聲,也不是好男子!

於是,大家像看死人一樣,異常同情地看著他。

而他還在那兒胡吹大氣,說,他要打便打毒些,不要人情棒兒,打我不快活。

不過,因為施恩要利用他幫自己奪回快活林,這頓殺威棒沒有打。

後來他又演出了轟轟烈烈的「醉打蔣門神」情節,讀者看得心花怒放,也就忘了他這通胡吹大氣的牛皮了。

但我可是一直都記住,牢牢地記住,以為他是練了鐵布衫金鐘罩之類的硬氣功,有金剛不壞之體。

到了第三十回《施恩三入死囚牢,武松大鬧飛雲浦》,武松不是中了張都監的美人計嗎?信了張都監的謊言,準備娶張都監的侍女玉蘭為妻室。失去了戒備之心,在中秋之夜,多喝了幾杯黃湯狗尿,被張都監賊喊捉賊,押至當廳。武松一開始急得赤紅煞白地跟人家分辯。那知府沉下臉,下令用批頭竹片暴打。

我以為,武松會運起他的鐵布衫金鐘罩之類的硬氣功,把這頓暴打輕鬆化解。

但是,書裡寫:「那牢子獄卒,拿起批頭竹片,雨點地打下來。武松情知不是話頭,只得屈招做。」

看,那個口口聲聲稱「他打殺威棒,要打便打,我若是皺一皺眉頭,就不是好漢」的好男子、偉丈夫,竟然在批頭竹片的抽打下,乖乖屈打成招。

真是令人洩氣。

所以,武松說自己「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可以拔山」,純屬吹牛皮,絕不可信。

不過,他會醉拳,有五六分酒意時,能發揮更大潛能,那倒是事實。

景陽岡打虎是如此,快活林打蔣門神也是如此。

淳午8231819413185說:

武松打蔣門神之前把自己「灌醉」,有如下理由:

一、作為在朝廷當過都頭的武松,他心裡清楚,平白無故的去打一個與自己無冤無仇的人,怎麼好下手?一旦把事情鬧大,朝廷追究下來,武松如何去應對?

二、武松也有普通人的怯懦,「酒壯英雄膽」就是最好的行為表現形式。武松景陽岡打虎,不也是靠酒興來取勝的嗎?倘若當時武松沒有酒興,施耐庵筆底下還能寫出武松打武的精彩場面嗎?

三、武松是何許人也?景陽岡的打虎英雄、又曾經是朝庭的都頭,在快活林時早就是朝庭的要犯。而此時,武松打蔣門神是替施恩打。施恩又是何方神聖?快活林黑白兩道之俠士,歸屬於當地名流。武松在打蔣門神的過程中,為了不給施恩留下後遺症,只有裝成「醉鬼」。

如此看來,武松不僅威猛強悍,且還是一個重情重義的有心人。一旦武松把事情極大化,朝廷追查下來,也許會以「酒後尋釁滋事」劃上句號。在這當中,朝廷根本意料不到,武松是在為施恩報仇雪恥。

四、蔣門神不是酒囊飯袋。施恩曾經向武松透過蔣門神的底,此人不僅能欺行霸市、且還是當地相撲摔跤的前三名,武功了得。由於武松對蔣門神只知其名,而未見其人,更不知曉蔣門神的功夫到底有多深厚。權衡之下,武松便以「灌醉」自己的方式來試探對方。

五、武松不但驍勇善戰、且平日裡還練得一手好醉拳。於是,武松便滋生了使用醉拳打敗蔣門神的念頭。既然要用上醉拳,武松就必須給自己「灌醉」。加上快活林又是商賈林立之地,為了打鬥場面精彩,武松便自導自演了一出「醉打蔣門神」的戲。

這樣做的目的,一是武松可以用似醉非醉的神態來麻痺蔣門神,便於在對決中有把握取勝;二是武松即便戰敗,也不至於落入圍觀者的笑話。不認識武松的人,會把武松當成嗜酒之徒,弄不好這些人還會去指責蔣門神欺人太甚,連一個醉鬼都不放過;三是武松使用了「灌酒醉」的方式來打蔣門神,打贏了之後,圍觀者更會認為武松的功夫精湛,連灌醉了都還能打敗快活林的一大惡霸。即便把蔣門神打死,圍觀者也會證實武松是醉酒過失傷人;那麼,武松就不至於殺人償命了。

因此,武松打蔣門神之前,不是真正的要灌醉自己。練過醉拳的人知道,打醉拳時,喝酒只是個引子而已;若真的把酒喝多了,是打不了醉拳的。所以,武松在似醉非醉的形態下,便為圍觀者上演了一場「醉打蔣門神」的視覺盛宴。

文化一家人說:

這明顯是一種策略。

酒喝的越多越能打是不可能的。武松打虎前確實喝了不少酒,但如果他喝得走路都不穩,如何能打得老虎,恐怕連個正常人都打不過。所以,喝酒越多越能打這種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武松在打蔣門神之前,故意在沿途經過的每家酒店都喝上三碗酒,而且還弄出個說法,叫作「三碗不過望」!這明顯是從景陽崗打虎那裡的「三碗不過崗」沿襲而來。施恩擔心他喝酒誤事,武松卻說,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一分酒有一分本事,五分酒有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力氣不知從何而來。這種說法,咱們可以從幾方面來分析。

其一,酒壯英雄膽,是有一定道理的。不喝酒的人,其表現可能比較正常。一旦喝了酒,尤其是酒稍微過一點量,受酒精剌激,血液循環加快,必然會興奮,其言行舉止確實不同尋常。平時不好說的話可能會說了,平時不好做的事,酒後也敢做了。其力氣也會比平時增長。這種情況,稍有社會常識的人都能理解。

其二,武松所說的十分酒,是指喝得恰到好處的時候,而不是喝醉了。人喝醉了,神智都不清醒,需要人挽扶著,怎麼可能發揮出武功呢?這也是常識。武松之所以那麼說,是虛張聲勢,一方面是讓施恩免去擔心,另方面是借酒升力,絕不是喝醉。

其三,我始終理解,武松醉打蔣門神,精彩就在於這個醉字上。表面上看著好像是醉酒的人,其實他比誰都清醒,不清醒怎麼戰勝對手?說到底,醉是一種策略,意在迷惑對方,麻痺對方,讓對方產生輕敵思想,以為是一個醉漢前來鬧事。在這種形勢下,武松借著酒勁,再使出看家絕學「玉環步,鴛鴦腳」,這才把蔣門神打倒。應當說,酒在行動過程中,確實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但絕不是喝醉了,更不是喝得越多越能打。

大石橋山高水長說:

武松有多種武藝在身,但醉拳還是相當厲害的。為了把握起見,所以一開始武松就決定用醉拳打蔣門神。因為蔣門神也是武術大家,武松也不敢含糊,用醉拳還能迷惑蔣門神。武松在書裡不是有四不如嗎。

一花拳繡腿不如西門慶。

二拳的變化不如蔣門神

三力氣不如李二僧

四心眼不如宋公明

所以武松打蔣門神時也十分小心,武力加智慧打敗了蔣門神。書上也說蔣門神別看長的也壯大,但他掏虛了身體,輸給武松,理所當然。

移動的模特說:

酒,少喝延年益壽,多喝行動遲緩。

古往今來,壯行多以美酒。(水滸傳)中,迎來送往,慶功壓驚,智取生辰綱,潯陽樓題詩。都是突出了酒的作用!

武松景陽岡打虎就是在喝酒後。細節無需贅述。只述一句,酒化作了冷汗,頓時清醒了。

醉打蔣門神。即稱門神,只不過是比看門的更嚇常人而已,但終究是看門護院之類,皮糙肉厚,耐打之類。老虎如此,何況肉身!

酒壯慫人膽,酒成英雄名!

誠謝邀問,僅述我知。

吟風社說:

武松醉打蔣門神一事,之所以要醉打,很大程度上是武松要為自己造勢,當時的武松從一個都頭淪落到囚犯,雖是為兄報仇,但此時的心態落差還是有的,而此時的武松仍然是希望自己能走「正路」,在大宋體制下生存,並且是堂堂正正,受人尊重的生存。

而到了牢城營,施恩對他禮遇,以對待兄長的態度對待他,武松既感念施恩對自己的好,同時也很清楚施恩對自己好是希望自己能打敗蔣門神,幫他奪回快活林。

但是,如果自己一切都聽從施恩安排,施恩讓他別喝酒,然後帶他過去直接幫他打敗蔣門神,那自己跟普通的打手有什麼區別?於是武松就策劃了一出醉打蔣門神的戲碼,要讓自己才是這件事情的導演,而不是一個被安排的打手。

武松對施恩說,你一路跟我走,但凡遇見一個酒店,就請我吃三碗酒,這叫「無三不過望」

所謂的「無三不過望」,自然是武松臨時從之前的「三碗不過崗」化用出來的,武松敢這麼做,道理很簡單,他對自己的武藝和酒量都有絕對的信心,武藝不必多說,這裡說一說武松的酒量還有喝酒和他武力的問題。

首先,武松和很多人一樣,喝醉了之後同樣武力會嚴重下降,雖然武松號稱自己打虎時是有一分酒意有一分氣力,但這話說好聽了是場面話,不好聽就是在吹牛。實際上武松打虎的時候他也是很驚慌的,景陽岡上看見官府告示,第一反應其實是準備回去住店,但怕被店家嘲笑,這才留在岡上,然後睡覺時突然聽見老虎出現的動靜,直接就把酒化作冷汗然後醒了酒。

那個大蟲又飢又渴,把兩隻爪在地下略按一按,和身望上一撲,從半空裡攛將下來。武松被那一驚,酒都做冷汗出了。

也就是說,而真讓武松醉著酒,別說打虎了,後面連條黃狗都能欺負武松。

武行者看時,一隻大黃狗趕著吠。武行者大醉,正要尋事,恨那隻狗趕著他只管吠,便將左手鞘裡掣出一口戒刀來,大踏步趕。那隻黃狗繞著溪岸叫。武行者一刀斫將去,卻斫個空,使得力猛,頭重腳輕,翻筋鬥倒撞下溪裡去,卻起不來。

但打蔣門神時武松敢說無三不過望,是因為他對自己酒量有信心,他覺得自己沒那麼容易醉。這點在三碗不過岡那裡,景陽岡小酒館的那酒很容易醉人,普通人吃超過三碗酒就醉了,按照店家說法,出了門就是迎風倒,而武松吃了十八碗,還走到了山崗上。所以武松自信,自己縱然是沿路吃酒,到了蔣門神那裡,依舊都把蔣門神打趴下。

事實也確實如武松所料,他打蔣門神這段,電視劇為了觀賞性還讓武松耍了一套類似於醉拳的技能,但是在原著真就是一招就秒了。

原來說過的打蔣門神撲手:先把拳頭虛影一影,便轉身,卻先飛起左腳,踢中了,便轉過身來,再飛起右腳。這一撲,有名喚做玉環步,鴛鴦腳。這是武松平生的真才實學,非同小可。打的蔣門神在地下叫饒。

打了蔣門神之後武松還特意強調了一句。別說就是景陽岡上的老虎,我也只三拳兩腳打死了,這話是對誰說的?蔣門神嗎?當然不是,蔣門神一招就被秒了,這種話說不說對他的威懾都是一樣的,這話是對圍觀群眾說的,讓圍觀群眾聽到打蔣門神的這條大漢當初連老虎都打死了,是了不起的英雄好漢,而不是什麼打手。

之後施恩過來了,此時武松再次站出來,以主人公的態度對所有街坊鄰居說話,他說自己刺配到這裡,聽說快活林本來是施恩的,現在自己打抱不平,並且明確強調「你眾人休猜道是我的主人,他和我並無幹涉。我從來只要打天下這等不明道德的人。」
簡單來說,武松安排這場戲,就是要讓自己才是這場戲的導演兼主角,施恩雖然是小管營,但只能是配角,絕不是自己的主人!這段在98版水滸傳中沒有拍出來,不得不說有些遺憾。

睿智的祖國在我心中說:

話說,武松三碗不過「景陽崗",那一帶的路人,要麼結伴而行,要麼大家在天黑之前一個時辰,衝衝忙忙路過景陽崗,很少有人在此逗留和單獨行走。

武松呢?飯後喝了三碗酒,帶著自己的行囊來到了景陽岡,走著走著,他不由得後背發涼,頭髮倒立,難道說今天真的要遇到傳說中的食人虎媽?

說著想著,他不由得加快了行走的步伐,自己心裡也在想,恨不得飛也似的快速通過景陽岡,酒壯英雄膽,酒精也拿神經,這時候他也沒有了那麼多的恐懼,大步流星的往前走著,突然間,他聽到有嗷、嗷的叫聲,他頓時丟下行囊,拿出勺棒做出了戰鬥的姿態,說是遲那是快,老虎一個猛衝朝武松面部撲來,武松急忙躲閃,晃過了老虎的第一撲,還沒有等他回過神,這隻猛虎又一個反身撲來,嚇得武松急忙躲閃;還沒等武松回過神,老虎第三次撲咬過來,武松下意識地躲閃過去。總算是躲過了老虎的前三招,他哪知道老虎更加氣急敗壞再次反撲而來,武松察覺到了虎頭向前衝的一瞬間,藉機一個箭步衝上去,抓住了老虎的頂瓜皮,借著酒勁力大千斤,迅速騎上老虎的背,死死的抓住頂瓜皮用勺棒猛擊老虎的頭部,哪知用力過猛,勺棒竟然打到了上方的樹枝瞬間滑落在地。老虎哪裡受得了這種氣,在不停的嗷嗷吼叫,武松使出了全身的力氣,甩起拳頭噗噗,噗的打響了虎的頭顱,他借著酒勁也不知打了多少拳頭,感覺老虎沒有了動彈,此時的老虎鼻口穿血,武松害怕老虎裝死,不停地對著老虎腦袋又是用力猛砸,直到打的自己上氣不接下氣,方才停下了千斤的拳頭。此時的武松晃晃悠悠地帶著行囊來到了縣城,第二天帶領縣裡的衙役來到景陽岡尋找昨晚被打死的老虎。

三碗不過崗,從此傳遍了周邊鄉鄰!

覺醒207580216說:

所謂醉拳、醉劍,那都是文人墨客的一種浪漫誇張而已,不足為信;試想醉馬廳堂,頭腦尚且不清醒、視物重影,只有挨打的份。酒至膽外生,才是關鍵所在;武松心思縝密,畢竟自己當時乃「囚犯」,將自己灌醉,也算是「牽強」的理由;可謂人醉心不醉,絲毫不影響功率發揮。

徵塵飛揚在路上說:

1.灌醉只是表象,只是書上誇張的描述而已,真正喝醉酒的人都是不省人事,連路都走不穩,還怎麼打架。

2.古代的酒其實酒精度數很低的,甚至還不如現在的啤酒度數高,所以有些人能喝幾大罈子照樣清醒。

3.武松也是人,平時本身喜歡喝酒,打架時喝酒一來可以「助興壯膽」,二來是一種聰明的做法,用來掩蓋直接打死蔣門神的動機。

4.武松有勇有謀,假借醉酒來迷惑蔣門神,讓他放鬆警惕,以試探他的身手後保證萬無一失

5.可能這酒真的很好喝,武松剛好趕路口渴的厲害,沒忍住多喝了幾杯,但不影響殺人,哈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000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