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太平天國"寶藏"是真實存在的嗎?_太平天國寶藏藏寶圖

天問晨曦說: 真相依然成謎,沒有確切證實存在。 1864年7月19日,湘軍攻陷天京,太平天國宮殿被洗劫之後付之…

天問晨曦說:

真相依然成謎,沒有確切證實存在。

1864年7月19日,湘軍攻陷天京,太平天國宮殿被洗劫之後付之一炬。大火將太平天國諸宮殿焚毀,「十年壯麗天王府,化作荒莊野鴿飛」。曾國藩兄弟人生達到頂點,不僅滅掉了延續十四年的太平天國,還攻下了天國首都天京,這意味著什麼?大量的財寶和女人已經到手了。

一個月前,曾國藩在給朝廷的奏報中興奮地說道:「歷年以來,中外紛傳洪逆甚富,金銀如海,百貨充盈。」他說已經和弟弟曾國荃商量好了,城破之後查封賊庫,所得財物,「多則進奉戶部,少則留充軍餉,酌濟難民」。同治皇帝聽後心中大喜,他指望著這一筆巨款來解燃眉之急,因為清廷的國庫經過十多年的內戰,已經空虛得連軍餉都發不起了。

但是湘軍攻克金陵後,搜遍了太平天國大大小小的宮殿,也沒有找到所謂的聖庫。曾國藩為此專門提審了李秀成,李秀成的回答讓他寒透了心。李秀成說,過去雖有聖庫之名,實則乃洪秀全之私藏,並非天國之公帑。當然,這些說法是曾國藩在奏摺裡對皇帝說的,曾國藩卻在奏報中表示:「克復老巢,而全無貨值,實出臣意計之外,亦為從來罕聞之事。」

坊間卻不這樣認為,坊間流傳的是,曾國荃攻克天京之後,曾在天京城內劫掠大量財寶,用數十條大船運回湖南老家。湘軍在天京城內輪番洗劫,對俘虜的太平軍官兵進行壓榨盤剝。幾年之後,不少被裁掉的湘軍將領回到老家買田置地開店,很多人搖身一變成了富戶。太平天國統治南京10餘年,不可能沒有大量金銀儲存,窖藏金銀便是最大的疑點。

湘軍進入天京後,曾國藩專門曉諭全軍:「凡剝去賊身囊金者,概置不問;凡發掘賊館窖金者,報官充公,違者治罪。」由此可見,曾國藩認為太平天國是窖藏有金銀的,所有湘軍官兵挖到金銀者,必須上交歸功。但是一百多年來,太平天國有沒有窖藏金銀,曾國藩有沒有找到太平天國的寶藏,這一直是個謎。

民國二年(1913年),南京出版的一本《真相》雜誌刊載了一段《南京掘藏記》的往事:清朝末年,76歲的太平軍老兵、湖南人林開泰說出了一個秘密。他說自己10幾歲時曾參加過太平天國。洪秀全死後,他與一批士兵受密令將48缸黃金窖藏在南京舊都統屬的前城牆根下。民國建立後,林開泰公開將這個秘密說出,並且自願以私人之力,集資開採太平天國藏金。

林開泰表示,若能得到這批寶藏,他將以八成作為南京建設之用,一成資助湘蘇公學,一成歸自己所有。林開泰將這個想法呈請給當時的江蘇都督立案,江蘇都督立即調集一干人馬趕赴南京,於民國元年(1912)十二月二十日開始「依其口述」奮力挖掘。這個藏寶地在哪裡?據林開泰指認,此地「距南京通濟門城樓處約20丈,土堆倚城高,寬與城齊,有柞樹一株,高五、六丈。」

在《真相》雜誌上,刊載了當時挖掘寶藏的一張照片,也是唯一一張留存於世的挖掘太平天國寶藏的照片。這是一張典型的老式照片,在挖掘寶藏的地方,道路上到處站著服裝的巡警,荷槍駐守。在城牆下,一些民工正持械在大坑下挖掘。這個挖掘工程共動用了上百人,挖掘現場有軍警層層把守,民工陸續將大坑深挖,工程相當嚴密。

當時挖掘的情況如何呢?據資料記載:當時「挖下約四丈深,得石數十方,其中大石有一丈多長、厚三尺多,石下是一種黃土拌石灰的合成土。又向下挖一丈多深,則看見了鐵質覆蓋,長七尺多,厚約有四公分,地方很大,挖了很久,也沒見寶藏顯露。工役們就讓開鐵質處,改道繼續挖掘。鐵質之下,是否藏有大量金錢,一時很難說。」也就是說,當時民工深挖下去後,最後挖到的是鐵質層,下面究竟有沒有金銀珠寶,卻沒有了下文,也沒有相關記載。

林開泰本人是怎麼說的呢?林開泰在給江蘇都督的呈文中寫道:「藏金的大缸,高三尺餘,圓徑也有一尺八寸,缸中有石灰,四周有松香加以密封粘合,並熔鐵水為蓋。另外還有磁缸,裝滿珠寶、珍貴首飾,也埋在這裡。埋這些財寶時,在前清同治二年(1863)的春天,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方才竣工。這件事極其秘密,幾乎沒有人知道。等挖到十三丈深後,應該有所發現,我是有根據的。」林開泰寫得很清楚,從他的口氣來看,他很肯定藏寶是真的存在。

寶藏發掘之時,江蘇都督特派民國南京警察局長陳楚斌監察,陳楚斌率領精幹巡警在掘寶現場一直保護,也以庫幣支付民工的勞動,期望能有一大筆意外之財被挖出來。陳楚斌當時記錄道:「沒想到至今已一月有餘,仍一無所獲,也不知到底有沒有結果……」。

這一次挖掘究竟有沒有挖到寶藏?最後的答案至今無人知曉,有人說挖到了,有人說沒有,這根本就是以訛傳訛,林開泰就是一個騙子。但後來又有一個廣東籍的軍人說他知道太平天國寶藏的秘密:

這名軍人說,他的父親早年參加太平天國,在南京充當工程兵役,太平天國滅亡時,某王爺犒賞工兵,其父接到赴宴邀請時,由於正在發瘧疾,因而不能前去參加。後來獲悉赴宴者均被殺死,他立刻逃出天京潛回廣東。後來,軍人的父親以經商致富,在廣東掙得了不少家業。在臨終前,老父將一張藏寶圖交給兒子,要他有機會去南京挖太平天國的寶藏。

軍人接下父親給的藏寶圖,於是來到南京,花錢聘請洋人開礦師勘察地形。軍人欺騙洋人:「我自己沒有依據,你勘察時若是瓷泥等物為封,則必保全如故,如以他物為封,必無所謂。」據這名軍人交代,寶藏的位置「在中正街左右下,掘十三丈,有青石兩方,再挖三丈,有舊水西門城門一扇,去門,則皆藏金也。開採後,以一半充行政費、軍餉,餘二成辦公益,三成為花紅。」軍人為此成立了公司,召集民工開始進行挖掘。

第二次挖掘情況如何?軍人和他僱用的民工,有沒有挖到天國寶藏?從檔案資料來看,依舊沒有結果,沒有任何記錄。林開泰當年挖掘太平天國寶藏有照片和檔案記錄,這一次挖掘卻連一張照片都沒有留下,著實令人生疑。實際上,若認真分析起來,這個情況並不難理解。當時關於太平天國寶藏的傳說不下七八種,林開泰與軍人挖掘寶藏,很有可能就是同一個事件,只是人們以訛傳訛,最終混淆了實情。

除此之外,有人懷疑太平天國的寶藏埋在城西清涼山至古平崗、盧龍山、小倉山這一範圍內,這些地方山林野丘較多,乃掘穴藏金的天然隱蔽所。在長達幾十年的時間裡,南京城中有不少人扶老攜幼到清涼山上挖寶。

太平天國藏寶清涼山,在民間廣泛流傳著蔣驢子一夜暴富的故事。蘇北人蔣三,當年在南京幫人看驢,因而人稱其蔣驢子。天京陷落前,通王呂洪嘉曾讓他將幾十箱金銀珠寶趁夜運到城西的清涼山埋藏,以備日後捲土重來之用。南京城破之後,通王及其部下全部戰死。幾年後局勢平穩,蔣三將金銀珠寶取出,經營商鋪,獲利頗豐,成為「蔣百萬」。

直到今天,圍繞太平天國寶藏的傳說依然在流傳,但大多都是以訛傳訛,雖然有不少人親身試探挖掘寶藏,依然無所獲。從檔案記載來看,當年林開泰挖掘寶藏之事為真,因為留下了唯一一張現場挖掘的照片,其他掘寶故事均不足為信。

林開泰挖掘寶藏為何沒有下文?一百多年前的那次挖掘,究竟有沒有挖到寶藏?從留下的這張照片來看,當時選擇挖掘的地點就在南京老城牆的牆根,屬於外城城牆處。當時民工已經挖出了一個大坑,裡面挖到了鐵質層。

這個鐵質層是什麼?很有可能是當年太平軍為了防止湘軍挖地道澆灌的鐵水。天京城如何被攻破的?當然是湘軍挖地道用火藥炸開了城牆,最後攻入了城中。如果鐵質層下真的有金銀珠寶,難道不怕湘軍用火藥炸,不怕被湘軍搶走嗎?

由此可見,當年林開泰並未挖到寶藏,這也是挖掘寶藏沒有下文的原因。太平天國寶藏存不存在?時至今日,真相依然成謎。

帶上歷史的心行走說:

據說太平天國埋有「寶藏」,從清末到民國,不時有人到南京清涼山挖寶藏。當年大破太平軍的曾國藩明確在奏摺裡說他沒有發現寶庫,但是清廷和民間都不信。

圍城三年,一朝城破,殺紅眼的湘君進入天京(南京)城四處尋找「聖庫」,太平天國從1851年起事,兩年後定都南京,到1864年覆滅,十幾年中,聚斂了大量財富,尤其「聖庫」制度,人無私產,統一開銷,更是讓「聖庫」的規模不容小覷,根據清廷的線報,巔峰時期聖庫有高達1800多萬兩白銀。

城破之日,查封賊庫,所得財物,多則進奉戶部,少則留充軍餉,酌濟難民。

這是曾國藩對負責攻城的九弟曾國荃所下的指示,意思是找到寶庫,多就進國庫,少就留作軍餉或者救濟難民。

進城後大肆劫掠,士兵們確實發了一筆橫財,但是掘地三尺也沒有找到太平天國的聖庫。

克復老巢而全無財貨,實出微臣意計之外,亦為從來罕聞之事。

所以曾國藩在奏摺中明確寫道「全無財貨」,同時也表示出乎他的意料,也是一件從來很少聽聞的罕見之事。

歷史上改朝換代或者剿滅一方勢力之時,定然會搜出大量財富。末代皇帝溥儀離開紫禁城也是帶走了大量財物,企圖東山再起,在我們今天看來的古董,宮裡卻橫七豎八堆放在空房子裡,不計其數,解放後,專家們小心翼翼清理。連醇親王府被盜,也是用大卡車拉財物。日本人進入張作霖大帥府,搶得的金銀也是以「億」計。

太平天國起義一個轟轟烈烈存在十幾年的政權,覆滅之時,要說沒有大量財物,確實沒人信。

慈禧肯定不會相信曾家兄弟的話,不僅清廷,民間也認為是曾家兄弟私吞了寶庫。

起義之初,洪秀全就實行「人無私產」,財物統一收支,一個龐大的聖庫也就建立起來了。進士張繼庚曾秘密潛入太平軍,根據他的說法,「聖庫」在水西門燈籠巷,有高達1800多萬兩白銀。

但是1854年,張繼庚暴露,被太平軍殺害,此後清廷就沒有聖庫的準確消息。忠王李秀成的供詞是:國庫無存銀米」「家內無存金銀」,太平天國內務夢王董金泉也沒有供出「聖庫」的金銀。

除了曾家兄弟,沒人相信,當時《上海新報》就曾報導說,曾國藩的夫人從南京回湖南老家,動用二百多艘船運送財物。這更讓人懷疑是不是曾家私吞了太平天國的財物。

曾國荃曾在湖南建13萬平方米、長600米、寬230米的宅邸,更令人生疑。

清朝國庫分為內府庫和戶部庫,戶部存銀最多時是乾隆四十二年:8182萬兩,到嘉慶三年就只有1900萬兩,到了鹹豐三年,也就是太平天國起義的第三年,戶部存銀僅有20多萬兩,湘軍在戰爭中所獲大量財物,如果據為己有,朝廷也不會容忍。

太平天國被剿滅六年後,曾國荃給大哥曾國藩的信中,就表達了自己手頭緊張。光緒元年(1875)年,給侄子曾紀澤、曾紀鴻的信中直接說:「八年閒居……負欠如海。」從這些後世公開的信件來看,曾國荃並沒有外界盛傳的那麼富有。也就在這一年,他又出來做官。

吾弟所獲無幾,而『老饕』之名遍天下,亦太冤矣。

曾國藩也無不替弟弟抱屈,沒有拿什麼錢,但是「貪吃」的名聲卻遍天下。曾家在剿滅太平軍的過程中,應該沒有賺得多少錢。

根據張繼庚的信件,太平軍剛佔領南京時庫銀高達1800萬兩,但僅僅幾個月後就下降到800萬兩,九個月後信中寫道不足百萬兩,他給江南大營的統帥向榮不斷去信,催促儘快進攻天京。

1854年,張繼庚臥底身份暴露,被東王楊秀清公開處決。1856年,太平軍攻破江南大營,不久,起了內訌,史稱「天京事變」,太平天國由盛轉衰。

「聖庫」的銀兩消耗速度非常驚人,張繼庚也作了一些解釋:

偽東府有一萬餘兩,偽天府有七千餘兩,偽北府有一千餘兩,其餘大小偽衙藏銀尚屬不少,衣服更不計其數。

按照洪秀全的規定,不能私藏銀兩,可見「聖庫」制度一開始執行就走了樣,太平軍內部將領和官員紛紛瓜分「聖庫」財產。到了太平天國後期,「聖庫」連形式也不存在了,成了英王陳玉成的府邸。曾國藩打下天津後,也曾住到燈籠巷原陳玉成的王府。這個「聖庫」遺址,在上世紀70年代被發現,部分物品被搬出展覽。

「聖庫」可以說是公產,最後也不存在了,但是並沒妨礙斂財,根據李秀成的供述,後期洪氏家族聚斂了大量財物,除了搜刮百姓的,各地將領們也進獻奇珍異寶,比如洪秀全第四個兒子出生後,各地紛紛準備奇珍異寶送到天京,以備慶祝四殿下滿月。

相比各王,洪秀全私產應該是最多的。洪秀全以及各王都藏有不少財富,這毋庸置疑。

天京被攻下前一個月,洪秀全病逝,幼王洪福天貴匆匆繼位,天京失守,由李秀成護送逃到堵王黃文金鎮守的湖州,不久被清軍俘獲,凌遲處死。因此也傳出洪福天貴把寶藏帶到湖州一說,據說1924年,有兩個人從上海到湖州,租下堵王的老宅,挖開地窖後,他們不辭而別。即使,藏有金銀也被人挖走了,數額也不可能太大,否則肯定會驚動更多人。像孫殿英那樣的規模,是難以掩人耳目的。

洪福天貴才是15歲的孩子,為了活命,供狀裡把所知道的太平軍細節娓娓道來,毫無骨氣,但沒有涉及寶藏的。其實,洪福天貴忙著逃命,即使帶了金銀,也不可能有龐大的數額。

零星的錢財大小王肯定是有的,那到底有沒有一個龐大的「寶庫」被藏了起來呢?

慈禧不相信曾國藩的說辭,解散湘軍後,派新任兩江總督馬新貽秘密調查「聖庫」,結果才兩年,1870年,馬新怡南京校場閱兵,眾目睽睽一下,被刺身亡,史稱「刺馬案」,封疆大吏就這麼死了,震驚朝野。

沒辦法,慈禧又讓曾國藩回任兩江總督,安撫被馬新貽打壓的湘軍舊部。「刺馬案」也不了了之。當時人們就懷疑是湘軍中人幹的,但是湘軍在晚清的地位錯綜複雜,沒人敢過問。馬新貽死後,太平天國「聖庫」的事再無人提起。

兩年後,曾國藩也去世了,1890年曾國荃也去世了。但「聖庫」的傳說沒有終結,說的有鼻有眼的,很多人相信它是存在的。

南京到底哪裡能藏大批寶藏呢?不少人到清涼山尋寶,1983年,確實出土了兩壇銀元和錢幣,但與太平天國沒有關係。隨著城市的拆遷和大範圍的考古,南京能挖的基本都挖了一遍,發現了很多六朝遺蹟,卻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太平天國「寶藏」的線索。

從「聖庫」消耗那麼快,以及洪秀全崩潰憂鬱病逝來看,應該沒有一座金山銀山似的寶庫,如果真有,洪秀全完全可以出逃,以圖他日。

喝下這口歷史的雞湯說:

讓我們看看太平天國花錢的方式,以及太平天國最後時刻的狀況。我們或許會得出線索。

太平天國確實曾有過巨額財富,但開銷很大,消耗很快

作為雄踞東南富庶之地十來年的政權,太平天國有錢,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我們再看看太平天國豪氣的花錢方式,再多的錢也經不起這麼花。

據大清間諜張繼庚(張炳恆)匯報:初入金陵時,太平軍聖庫大約有1800萬兩白銀。

1800萬兩白銀是什麼概念呢?1850年,太平天國起義之前,大清的存銀是800萬兩!可以說,此時太平天國可以算是富得流油了,大清國庫的存銀也只有他的零頭。

可是,這1800萬兩白銀,幾個月的時間,很快就只剩下了800萬兩白銀。剩下的錢,也很快就消耗殆盡!

這麼迅速的消耗,實際上是有四個原因:

1、正常的作戰、行政等開銷:太平軍在北伐、西徵初期,徵戰的錢很大部分來自聖庫撥款,這是不小的開銷。

在清朝方面,湘軍的軍餉,大清依靠正常的財政能力也是負擔不起的。為此,只有開了「釐金」等其他方式才能維繫湘軍的正常運轉。

而太平軍在進入金陵之初,實際控制的只有金陵、揚州等寥寥幾個城市。要搭建行政系統、維繫軍隊、戰役準備,開支巨大。

2、收入銳減:而在太平軍地盤擴大後,由於「聖庫」制度本身的不合理,很快就遭到了嚴重破壞(更嚴謹地說是遭到摒棄),因此太平天國「聖庫」收入銳減。

3、恩賞:進入"小天堂"後,依功勞賞功臣,是洪秀全很早就做出過的承諾。因此,在進入天京後,太平天國對功臣進行了「豪氣」的賞賜,不光是各王,各國宗、丞相、侯爵都進行了普遍的「賞賜」;

早在轉戰期間,太平天國就已許諾:到小天堂後就封賞功臣。天下未定就大肆封賞,實在太早!

尤其是到了天京最後被圍期間,由於長期缺糧,形勢危急,天王、忠王都曾經大肆以金銀「封賞」,試圖振奮人心。

4、奢侈的生活:關於天王、東王等領導者生活的「精緻」,大家應該早有耳聞。此處不再贅述。不過,我們要補充一點:生活腐化的絕不僅僅只是天王、東王幾個人。

據當時在天京的洋人描述,南京街道曾經「擠滿了很多面容姣好的年輕婦女,穿著華麗的絲綢。」

太平天國各王開支巨大。

顯然,當時太平天國的「精緻生活"遍及整個領導集團(後來「濫封」那麼多王,這個「領導集團」規模可不小),而不只是天王、東王幾個人。因為,天王、東王的女人理論上應該是不必去街道上擠滿的···

從清朝對洪家各王的處置看,天京國庫在城破時應該是沒有多少存銀的

很多朋友都把曾國藩處死李秀成,與天朝聖庫之謎聯繫到一起。我認為這可能不大。

據洪天貴福的回憶,洪秀全去世後,李秀成總管軍事,洪家兄弟總管財政。

也就是說,對於聖庫的具體情況,洪家兄弟比李秀成顯然更了解。

洪仁達已在城破時被俘;洪仁軒,洪天貴福後來也都相繼被俘。這些人可沒有被「急急忙忙」處決,可都是請旨後殺掉的。

最後掌管太平天國財政的洪家兄弟被俘後,很快就被殺了。

大清政府並沒有興趣找他們詢問什麼「聖庫之謎」。

至於傳說中那1800萬兩白銀,是1853年的數據了,早就花得差不多了。大清政府確實犯不著「考古查疑」。

至於湘軍在天京掠奪後發財,從材料上看,並非空穴來風。畢竟,天京聚集了那麼多王,「有錢人」多的是。湘軍在攻破天京後的大掠奪中獲取大量財富自然極有可能。

這些財富對於任何個人來說都是不小的財富,但和「聖庫寶藏」完全不是一個量級!以當時大清當時的狀況,假如聖庫確有千萬白銀,大清是不可能對「聖庫」睜隻眼閉隻眼的。

太平天國各部的最後時刻,都擁有大量財富

李秀成在出逃後,攜帶了大量金銀珠寶。村民甚至因為「分贓不均」大打出手。

石達開在被困大渡河期間,也曾經試圖重新重金收買土司。

與之相應的:北伐軍、石達開遠徵軍、石達開遠徵軍的分支,以及後來轉戰各地的太平軍餘部,甚至一些在戰爭中突然「消失」的部隊,他們都應當攜帶了不少的財富。而在轉戰之時,他們很可能對「寶藏」進行過掩埋、保存。

因此,在今天河北、四川、廣東等地,都有太平軍寶藏的傳說。我相信,這應該不是空穴來風。

廣東韶關東湖坪村流傳的太平天國寶藏尋寶訣:兩江夾一河,江江十八籮。左一丈,右一丈,前一丈,後一丈。

因此,對於太平天國寶藏的問題,我認為:「聖庫」之謎應該不大可能,而零散的各軍,很可能都曾經保存了不小的財富。

這些零散財富,與太平天國「聖庫」不是一個量級,但對任何個人來說,都是不小的財富。

祝您出門撿到寶!

關中客說:

太平天國,一個曾佔據了中國半壁江山的政權,雖然只存在了短短的十四年,但積累了巨大的財富。然而,這筆財富卻一夜之間憑空消失。民間關於太平天國藏寶的傳聞一直不斷,是是非非,莫衷一是。從曾國藩時期到民國時期,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總有不死心的人在南京城一些可疑之地,不遺餘力地進行挖掘,企圖尋找到太平天國的藏金庫。

那麼,太平天國究竟有沒有留下傳說中的巨額財寶?這個還真有,一切都要從太平天國起義肇始就施行的「聖庫制度」說起。

太平天國起義開始時,拜上帝會的信徒大多攜老扶幼,舉家參加。隨著隊伍的不斷壯大,日常的各種開銷也是一個很驚人的數字。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起義軍喊出了 「有錢一起賺,有錢一起花,有錢就上繳,花錢就報備」的口號,即所謂的「聖庫制度」。

「聖庫制度」其實很簡單,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眾籌。凡是參加起義軍的人,必須拆賣家產,並將所得交於公,即繳聖庫,所有人的衣食均由聖庫開支。

後來,「聖庫制度」在整個起義軍中全面施行,凡是在作戰中繳獲的金銀、綢帛﹑珍寶等,必須上繳聖庫,個人不得私藏。按照規定,以五兩銀子為限,私藏超過五兩會被治罪,甚至被判處死刑。而軍中將領兵士的生活需要,則全部由聖庫供給。

太平天國從起義開始到滅亡,前後歷經14年,縱橫18省,攻克600餘座城。每拿下一座城之後,城中的那些「土豪」也就成了打擊的對象。如此算來,佔領了大半個中國的太平天國,攢下了多麼大的一份家底。

清鹹豐三年(公元1853年)三月,太平軍攻佔南京,改稱天京,並定都於此。太平天國進入天京初期,曾將城中的居民按照男女分割開來,然後將他們按照年齡、所具備的技能等分別編入各館各營,同時將他們的所有財物收歸聖庫,他們的衣食等生活所需全由聖庫供給。作為供給全城居民和軍隊的聖庫,其中財物之多,可想而知。至於聖庫中究竟有多少財物,我們可以從清軍打入天京的間諜張繼庚,給清軍統帥的信件中了解一二。

張繼庚是江寧(今南京)人,其父張介福是清道光六年的進士,曾任湖南保靖縣知縣。因此他跟隨父親幕遊湖南多年,後來成為了湖南布政使潘鐸的幕僚。

清鹹豐二年(公元1852年),太平軍圍困長沙期間,張繼庚曾冒死出入長沙城傳遞消息。長沙解圍後,張繼庚便辭去幕僚,回到家鄉,時任江寧(南京)布政使的祁宿藻仰慕張繼庚的才幹,便將其招至幕府中,為應對太平軍而出謀劃策。張繼庚也是不遺餘力,四處奔走,並慷慨解囊招募了千餘名勇丁上陣抗敵。

南京城被太平軍攻佔後,張繼庚本人也陷落在城內。後來在伍必瑞(清末湖北巡撫伍長華侄兒)的幫助下,張繼庚混入了太平天國北王韋昌輝(其王府是伍長華的故居)的典輿衙教書。他暗中秘密串聯、糾集同夥,結盟謀叛。同時,他還為天京城外的清軍提供情報。

張繼庚潛伏在天京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先後向城外清軍南大營統帥向榮寫了七封密信,報告了南京城內太平天國的政府機構、財產安置、地形建築以及兵力部署等情況。

張繼庚在寫給向榮的第一封密信中,就明確說明了太平天國佔領南京之初,就運了一千八百萬兩白銀藏入位於水西門燈籠巷的聖庫之中,然而幾個月後,就只剩八百多兩了。同時,張繼庚還提出建議,一旦清軍攻入南京城,首先派人封鎖聖庫,防止錢財流失。

兩個多月後,張繼庚在寫給向榮的又一封密信中再次提到了聖庫的情況,「偽聖庫前九月稟報時尚存八百餘萬兩,現只存百餘萬兩不足,不知其用何以如是浪費?」在信中,張繼庚催促向榮儘快攻克南京,否則這些錢財將被消耗殆盡。

至於聖庫中的錢財流向了何處,張繼庚在信中也作出了進一步說明:偽東王府有一萬餘兩,偽天王府有七千餘兩,偽北府有一千餘兩,其餘大小偽衙藏銀尚屬不少,衣服更不計其數矣。這其實只是一部分,考慮到太平軍打下南京後,曾經大興土木修建天王府,南京城內的諸王豪貴們,上下爭奢賽富,日常用度奢侈。因此,聖庫中的錢財被大量消耗也是正常的。

太平天國早期,的確是實行聖庫制度,隨著控制的區域越來越大,聖庫制度就顯得沒有起義之初那麼重要了。在外帶兵打仗的那些太平軍將領大多都設有自己的小金庫,只將米糧牛羊等戰利品送至聖庫,金銀錢財之類的大多進入了他們的小金庫。由於聖庫裡的錢財消耗快補充少,庫銀越來越少再也正常不過。

太平天國聖庫的資金來源,不僅僅是源自戰爭,還有商業貿易。太平軍進入南京時,城中一個叫吳偉堂的綢緞商人沒能逃離,只能留下來成為了太平天國的子民。作為商人,自然頭腦靈活,他覺得太平天國控制下的江浙等地所產的絲綢、茶葉等商品可以賺取十分可觀的收益,如此豐富的資源,不利用實在可惜。

吳偉堂有一位叫葉秦權的朋友,是廣東人,恰好和太平天國丞相鍾芳禮相熟。於是,在葉秦權的引見下,吳偉堂向鍾芳禮獻策,建議開設織匠營。他進一步說明,織匠營不但可以滿足太平天國內部對布匹綢緞的需求,而且還可以用綢緞和洋人做生意,以換取錢財和槍炮。最終,在東王楊秀清的支持下,成立了織匠營,每年生產大量的絲綢,為太平天國的聖庫增加了一筆不菲的收入。

到了太平天國後期,聖庫制度名義上仍在繼續實行,各王、各將領和兵士各自份額的錢糧、衣物等生活物資還是由聖庫供給,但由於他們大多都有私財﹐並不依賴於這些份額,聖庫制度其實已經名存實亡﹐蛻變成為一般的後勤供給制度。

聖庫中的錢財被太平天國內部大大小小的將領和官員瓜分一空,甚至到了太平天國後期,大量的財富更是聚集到了洪氏家族的手中。天王洪秀全每每過壽之際,東王楊秀清就會通令各級官員多備奇珍異寶為天王祝壽;洪秀全第四子出生時,東王楊秀清命令前線的將領多備財寶為四王子過滿月。

太平天國將領李秀成被俘後在獄中寫下的自述中曾談到,洪秀全的長兄洪仁發,次兄洪仁達都是橫徵暴斂,窮刑峻法地搜刮錢財。天京被清軍圍困期間,城內的百姓生活困苦,李秀成密令守城將士放百姓出城討生活。沒曾想到,洪氏兄弟卻在各個城門設點,將出城百姓身上的錢財搜刮一空。這些搜刮來的錢財,最終都進入了洪氏家族的私人小金庫。

天京城被清軍攻陷後,太平天國的將領們大都戰死,其中洪仁發死於亂軍之中,洪仁達被清軍俘虜後執行了死刑。洪氏兄弟死後,他們所斂聚的巨額財富也一併消失了。

太平天國的那些王爺們,基本都擁有巨額的財富,忠王李秀成獨自一人逃出時隨身帶了各種珍寶,被老百姓哄搶。作為太平天國後期的實際掌權人,天王洪秀全斂聚的財富是最多的。而且後世的人們關於太平天國藏寶的傳說,大都和洪秀全有關。

這些財寶雖然給洪秀全帶來了奢華的享受,但同時也給他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南京城破前夕,洪秀全精神已徹底崩潰,在恐懼和絕望的雙重折磨之下,最終病逝於豪華的天王府中。湘軍攻下南京城之後,湘軍統帥曾國荃命人掘開洪秀全的葬身之地,生前奢華的洪秀全卻沒有任何陪葬之物。氣憤的曾國荃將洪秀全的屍體抬至雨花臺大營,驗明正身後焚毀。

洪秀全死後,他的兒子幼天王匆匆即位,龍椅還沒坐穩,清軍就攻下了天京城。就在天京失守的當夜,幼天王在李秀成的護送下,一行人假扮清軍才得以混出城去,當時的幼天王只顧逃命,連自己的兩個親弟弟都無法帶出城,更別提帶走洪氏家族的巨額財寶了。

這一點也在幼天王被俘後所寫的親筆供狀中得以證實,為了求生,他不僅將自己所了解的太平天國的所有情況託盤而出,還對清廷大肆獻媚。他的供狀中唯一提到和財寶有關的事,就是他在逃亡路上把象徵權力的玉璽丟失了。由此可見,湘軍攻陷天京城時,洪秀全的巨額財寶還留在南京城的某處。

湘軍進入天京後,燒殺搶奪,對全城進行了三天的洗掠,可謂是撈盡了地上的浮財。因為民間一直盛傳,太平天國的富有程度是金銀入海,百貨充盈。因此,湘軍懷疑還有更多財寶被窖藏在天京城的地下深處。

為了查清楚太平天國究竟有沒有藏寶,曾國荃對李秀成進行了一番嚴審,但一無所獲;曾國藩也派幕僚趙烈文訊問李秀成,其中有問道:「城中窖內金銀,能指出數處否?」李秀成在後來的自述中以國庫無存銀米,家內無存金銀,做出了委婉的回答。

湘軍在天京城四處挖掘窖藏財寶,曾國藩也發布公告稱,凡發掘賊館窖金者,報官充公,違者治罪的命令。然而實際上,曾國藩對湘軍的行為聽之任之,任憑他們掠取浮財。因此就有一種說法認為,曾國荃把太平天國的藏寶納入私囊,為了毀滅證據,一把火燒了天王府。

真相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但後世對曾氏兄弟的非議卻從未斷過。晚清學者李伯元在他的《南亭筆記》中記載,曾國荃有一串珍珠,圓若蛋丸,大如指頂,而這件珍寶有人在太平天國東王楊秀清的府中見過。也有人宣稱曾在曾國荃家中見過一個翡翠西瓜,上有一裂縫,黑斑如子,紅質如瓤,朗潤鮮明,都是渾然天成,而這件寶貝原來擺放在洪秀全的天王府中。

更有甚者,說當年曾國藩的原配歐陽夫人離開南京回湖南老家時,有兩百多艘船隨行,而船上裝的東西被包的嚴嚴實實,誰也不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然後有些人就推測,船中裝的正是曾氏兄弟私吞的太平天國藏寶。如此傳言,枚不勝舉。

難道真是曾氏兄弟運走了太平天國的寶藏?其實這種說法沒有任何根據,清廷曾派多位欽差大臣明裡暗裡調查此事,最終並沒有查出任何蛛絲馬跡。再者說,從後來曾氏兄弟的表現來看,也不像是發了大財的人。退一步說,就連曾氏家族的後世子孫也沒有擺闊過。

晚清時,有人曾計算過曾氏兄弟晚年所留的家產,所有的田產和房產加一起也大概就100萬兩左右,這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個不小的數目,但是對於封侯加爵、擔任數十年封疆大吏的曾氏兄弟來說,積攢這點家產也算正常,所以並不存在來源不明的巨額財產。

就算太平天國的藏寶真落到了曾氏兄弟手中,他們不花,難道帶進棺材不成嗎?他們的後世子孫不花嗎?所以,認為曾氏兄弟私吞太平天國寶藏,可能真是冤枉了他們。

如果曾氏兄弟沒有私吞太平天國的財寶,那麼這筆寶藏會在哪裡呢?只能在洪秀全的天王府中。

天京事變之後,洪秀全開始變的多疑,不再信任別人。他深居天朝宮殿,沒有得到他的親許,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天王府。洪秀全十年沒出過天王府,這裡成了他唯一信賴和感到安全的地方。所以對猜忌心極重的洪秀全來說,他所積累的巨額財富只有藏在天王府才是最安全的。

洪秀全的天王府是在定都天京後,動用了上萬軍民拆毀大量民房,在原來兩江總督衙署的基礎上改建和擴建的。落成後的天王府周圍十餘裡,牆高數丈,內外兩重,外稱太陽城,內稱金龍城,這裡是洪秀全居住和處理政務的地方。

民間有傳聞認為,洪秀全把珍寶藏在了他的金龍殿下面。然而曾國藩曾對天王府進行修繕,並未發現寶藏的痕跡。民國時期,在天王府遺址的基礎上修建總統府,也未曾發掘出藏寶。當然,偌大的天王府,洪秀全不太可能會把所有的珍寶都藏於一處,有可能是東藏一點,西藏一點,以至藏寶很難被發現。

民國初年,在一位名叫林開泰的湖南老人的指認下,民國政府組織人手在南京通濟門城樓外對太平天國寶藏進行挖掘,這是中國歷史上針對太平天國藏寶的最大一次挖掘,也是目前所知唯一一次官方參與的挖寶工程。這次挖寶工程前後持續了幾個月的時間,最深的地方甚至挖了四十多米,但是仍然不見寶藏的蹤跡,於是挖寶工程便草草收場,不了了之。

百年來,民間尋找太平天國寶藏的熱潮從未斷過,但誰也沒有發現過真正的天國藏寶。那麼神秘失蹤的天國寶藏究竟去了哪裡?或許就在南京城內的某個地方,等待著人們的發現。

龔燕平說:

有或沒有,必要經過歷史的論證與科學的發掘和挖掘,不能眾說紜紜,去誤導眾人的財商值。

也真的對不起,我不是考古學家和探險家。

考古學家一要從歷史的角度和文獻與當地有太平天國後裔的族譜中去尋覓反原歷史的真實性等。

探險家一要具備考古的專業知識,二要豐富的歷史知識,三要勇氣,四要地理學知識,五要專業的設備器材,六要有善心誠心和善於與人溝通的超前思維轉換等。

誠謝邀請

🙏🙏🙏

風無蹤跡000說:

據傳洪秀全上位建天朝宮殿時,傾「全國」所有,掠各地寶物於宮內,其他王府也都深藏金銀珍寶。百多年來,從未對其地下進行過勘察考證。「金龍殿」下到底有什麼?至今還是個迷。

1864年,天京失陷,湘軍進入天京(今南京)後,燒殺姦淫,肆意搶掠,洗掠全城三日,可稱得上是撈盡了地上浮財,大批珠寶從人間蒸發。相傳,洪秀全之富,是金銀如海,百貨充盈,懷疑還有更多的財寶窖藏在地下深處。

李秀成被擒後,曾國藩派幕僚威逼利誘李秀成,其中一條問:「城中窖內金銀能指出數處否?」李秀成就用自述來對付曾國藩。他在自述裡十分巧妙地作了委婉敘述,然後分別引出「國庫無存艮銀米」、「家內無存金艮銀」的結論,搪塞了曾國藩。

天京城陷時,全城的口號是:「弗留半片爛布與妖(太平軍對清兵的蔑稱)享用!」但湘軍仍然相信當時相傳的天京「金銀如海」之說,城陷之後,湘軍到處掘窖,就是曾國藩在給朝廷的奏摺裡也公然提出「掘窖金」的話。其後南京民間還有太平天國窖金的事,如所傳蔣驢、王豆腐致富的故事便是。直到辛亥革命以後,還有軍閥要掘太平天國窖金髮財。從種種跡象表明,天京城應有窯金。

太平天國在南京苦心經營十載,一直就有洪秀全窖藏金銀財寶的傳說。攻打南京城的湘軍十分相信這個說法,待到破城之日,湘軍四處掘窯,曾國藩甚至還發布過「凡發掘賊館窖金者,報官充公,違者治罪」的命令。湘軍入城後,又有了曾九得窖金的傳說,曾九是曾國藩之弟曾國荃(排行老九,故名)。其部隊是最先進入天王府的,相傳曾挖得洪秀全的藏金而入私囊,最終為毀滅證據,一把大火燒了天朝宮殿。清人有筆記記載,洪秀全的窯金中有一個翡翠西瓜是圓明園中傳出來的,上有一裂縫,黑斑如子,紅質如瓤,朗潤鮮明,皆是渾然天成。這件寶貝後來居然在曾國荃手中。

當年,太平天國為了應付殘酷的軍事鬥爭,所有公私財產都必須統一集中到「聖庫」(即國庫),人們生活的必須品由聖庫統一配給,百姓若有藏金一兩或銀五兩以上者都要問斬。這種制度使得太平天國的財富高度集中,為窖藏提供了可能。「聖庫」制度在太平天國後期「天京事變」後己名存實亡。李秀成在臨刑前的供狀中說:「昔年雖有聖庫之名,實系洪秀全之私藏,並非偽都之公幣。王長兄(指洪秀全)、次兄(指楊秀清)且用窮刑峻法搜刮各館之銀米。」這就說明天京事變後,太平天國政權由洪氏嫡系掌管,「聖庫」財富己成洪秀全的「私藏」。而洪秀全進入天京後便脫離了群眾,避居深宮,十年未出。如果沒有其親許,任何人都不能進天王府,對其他異姓諸王更是猜忌日深。天王府成為他唯一信賴和感到安全的地方,如果要窖藏的話,最有可能就在天朝殿地下。

洪秀全建天朝宮殿時,是傾「全國」所有,掠各地寶物於宮內,其他王府也都藏金。據《淞滬隨筆》記載:「城中四偽王府以及地窖,均已搜掘淨盡。」雖然沒有天朝宮殿窖金記載,曾國藩也向同治帝奏報否認天王府窖金之事,上報朝廷說除了二方「偽玉璽」和一方「金印」別無所獲。但在實際行動中,他聽憑湘軍掠取浮財。另有記載:「宮保曾中堂(指曾國藩)之太夫人,於三月初由金陵回籍(湖南),護送船隻,約二百數十號。」如此多人,是護送窖金,還是其它重要物品?

當年湘軍劫掠天王府時搜查得很仔細,甚至連秘密埋在天王府內的洪秀全遺體都被挖了出來,焚屍揚灰。一大批窖金怎會發現不了呢?但是,其實天王府並沒有全部毀掉,有不少還未燒盡,當年的核心建築「金龍殿」依然存在,有人甚至將天王府後花園湖水放幹,掘地三尺,結果也是一無所獲。如此窖藏珠寶,甚吊世人胃口,對於寶藏追蹤,一直沒有消停!始終是個迷。

資料來源:《揚子晚報》

《中國青年報》

遼寧資深球迷二代說:

眾所周知,太平天國時期,洪秀全建立了聖庫制度。所謂的聖庫制度,簡單的來講就是,一切搜集到的錢財要高度集中,要統一放置到一個稱之為聖庫的地方去保管。從太平軍的地方將領到基層士兵,眾人是不許私自留下個人錢財的。

可創立聖庫制度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答案其實也很簡單:因為太平天國早期沒錢!至少在金田起義時期,當時的太平軍是沒錢的!

洪秀全,小產階級出身,家裡的財富也只能保證洪秀全這一代人去念書。馮雲山和石達開的家庭情況也差不多是如此。

楊秀清和蕭朝貴,乾脆就是燒炭工出身。

太平天國的六大王當中,也只有韋昌輝出身於地主家庭,是六大王中最有錢的一位,可他們家也只能算得上是小地主,因為根據歷史的記載,他們家的田地也不過260多畝而已。

所以早期的太平軍,真可謂是地地道道的農民軍,因為開始階段的他們根本沒有巨額的收入來源。可隨著起義軍的慢慢擴大,即便在不發軍餉的情況下,官兵的吃飯需要錢,軍服和武器的製作需要錢,那錢從何來?正因為不好搞錢,所以才間接推動了聖庫制度的誕生——誰的兜裡也別揣錢,大家一塊兒把所有的錢都交上來!

這就是聖庫制度的誕生背景!

當然,隨著太平軍的一路北上,在攻城掠地之下,太平軍的聖庫腰包自然也慢慢鼓了起來

1、1853年2月,太平軍攻佔安慶,清軍在城內尚未轉移的40多萬兩白銀和4萬貫銅錢全部被太平軍繳獲。這還僅僅是太平軍攻佔一地所獲得的收入,考慮到太平軍一路沿途北上攻佔大小城池數十座,無論是查抄官府的銀庫,還是強行沒收地主的財產,太平軍手中的錢財絕對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2、一個月後,太平軍攻佔南京,潛伏在太平軍內部的著名間諜張繼庚在傳遞情報時,曾提供過一個重要信息:太平天國在南京的銀庫中存儲了一千八百萬兩百銀。不出意外的話,洪秀全在將這座城市定為太平天國的首都後,太平軍一路北上所建立的聖庫也安在了這座城市。

但在一年後,張繼庚又傳出了一個更新後的情報,城內的銀庫只剩下八百萬兩白銀。由此可見,太平軍的剩庫存儲雖然驚人,但在戰爭的高消耗之下,太平軍在軍費花銷的層面也是相當驚人的。

不過這也並不意外,因為在太平軍攻佔南京之後,太平軍隨即就發動了三大徵——北伐、東徵和西徵,十幾萬軍隊東徵西討,即便是清朝自己展開這樣的軍事規模作戰,一千萬兩的白銀也是瞬間就會被花光,而太平天國將這種戰爭狀態一直延續到了自己的最後一刻。

所以太平天國的聖庫是存在的,它的實際存放地點在南京也是毫無疑問的,可在城破的那一刻,這個聖庫還剩下多少金銀珠寶?真實的答案恐怕是不容樂觀的!

至少想想同一時期的清朝,幾次對外戰爭經常把國庫打得空空如也,戰爭賠款甚至需要對外借債,連清朝都是如此,同樣不斷發動戰爭的太平天國,又怎麼可能會長期保持一個龐大的國庫?

尤其在太平天國的最後幾年,軍事領域的高耗費已經難以支撐一個國庫的存在。

1862年9月,歷時48天的雨花臺之戰開始,號稱60萬的太平軍(實際人數至少也在十幾萬)背靠南京與湘軍展開激戰,這樣的軍費開支就得是多少?

1863年3月,進北攻南戰役開始,李秀成以南京作為發起點,先後調集30萬大軍渡過長江前往江北,結果連連受挫,最終只率領不到兩萬人逃回,這個慘敗又消耗了多少軍費?

尤其是自1863年11月開始,在曾國荃湘軍的包圍下,南京城基本喪失了對外聯絡,十幾萬軍民被困於城內,這種狀態持續到了第二年7月南京城破,大半年的時間享受著物價飛漲的環境,最後的國庫又能剩下多少銀子?

儘管野史傳聞,南京城破後,返回湖南老家的曾氏家族僱傭了200多艘船隻,但從曾國藩兄弟去世之後,曾氏家族在後期的發展來看,這個家族並沒有實現一夜暴富,也絲毫找不到他們在南京吞併寶藏的事實。

或許真實的情況是:聖庫制度是存在的,聖庫和裡面的天價金銀也是存在的,但在太平天國即將滅亡之際,面對一個苟延殘喘的政權,一個瀕臨滅亡的農民政權還能剩下幾個錢?

進取原野45說:

稍微用腦子想一想,洪秀全的窮奢極欲在歷代帝王中也是少有的,更何況濫封的幾千個王!印信有的都只能用木頭!銅都沒有了!南京周圍沒有一日不打仗,稅收可想而知!洪秀全的家底也就是攻陷南京時繳獲的幾千萬兩白銀,至於聖庫,那些什麼東望西望忠王英王,自己花還不夠!李秀成就在蘇州修了超豪華的住宅!這些個過了今天不考慮明天的神棍,能有積蓄?那是神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048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