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司機撞死一頭牛,按市場價賠了農戶一萬五,請問撞死的牛該歸誰?_司機不小心把牛撞死了

財哥談說說: 一位工作了十年的警察告訴我:如果開車撞死了牛,就算你賠了農戶15000,也別想將牛帶走 ,這絕對…

財哥談說說:

一位工作了十年的警察告訴我:如果開車撞死了牛,就算你賠了農戶15000,也別想將牛帶走 ,這絕對是白日做夢,就算你報警也沒有用。

真實案例回顧:

2017年8月29日的上午,掛車司機李師傅,要將一車貨物運送到吉林省松原市長嶺縣,當時行走的是203國道。

因為路上的車比較少,再加上貨主催得比較急,所以車速比平時要快很多。

當時本地有一個養牛大戶,每天都會趕著牛群去203國道附近的牧場放牧。

沒想到掛車司機李師傅在行駛一個轉角的時候,因為沒有減速導致車輛失控,直接衝向了牛群,當場撞死了5頭牛。

幸好牛的主人躲避及時,否則後果不敢想像,當看到現場一片狼藉時,牛主人放聲大哭。

知道是自己責任的李師傅,非常抱歉地告訴牛主人:損失多少,自己會全部承擔。

聽到對方賠償自己全部的損失,所以牛主任並沒有報警,於是雙方開始計算的價錢。

經過漫長的討價還價,最後以每頭牛15000的價格來賠償,5頭牛總價在75000元。

因為掛車買了保險,所以當時李師傅就給保險公司打了電話。

等保險公司理賠員來了以後,同意以這個價格來賠償,但是有一個要求,被撞死的五頭牛,全部歸保險公司所有。

但是牛的主人卻覺得:這75000元是賠償我的損失,並不是購買牛的錢,就像車禍一樣,如果人被撞死了,司機賠償了100萬,是不是要將屍體帶走?

因為牛的歸屬權,雙方爭執不休,所以選擇報警處理這件事情。

等警察來了以後,知道事情的緣由,所以與雙方進行協商,才達成一致意見:掛車司機李師傅,賠償7萬元,但是被撞死的五頭牛,歸牛的主人所有,掛車司機與保險公司不能帶走。

一、像這種情況,被撞死的牛,到底該歸誰呢?

很多人看完這個案件之後,都非常不理解,雖然李師傅開車撞死了五頭牛,但是已經按市場價賠償了七萬元給牛的主人,相當於買下了這5頭牛,按道理來講,這5頭牛就歸李師傅所有,憑什麼牛的主人拿了錢之後,又拿牛,這種做法根本不合理。

剛開始我也不理解,所以特意諮詢了一個律師朋友,沒想到律師朋友的一句話,徹底改變了我的看法。

他所說的原話是這一句:就算你賠償了3萬塊,被撞死的牛也只能歸牛的主人所有,除非你們之間協商好了,只要賠償了錢,就讓司機帶走牛,否則就是白日做夢。

從法律的角度上來看的話,司機要想帶走牛,得看是用什麼樣的方法來解決這件事情的,一般有兩種方法:

1、以商業購買的形式來解決

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

如果李師傅在撞死五頭牛之後,與牛的主人協商,按照市場上的價格,以七萬元的價格來購買這五頭牛,不是賠償,等牛主人拿到錢以後,這五頭牛歸李師傅所有。

如果牛的主人同意,這就屬於正常的商品買賣行為,必須要滿足一方要賣,一方要買,而且雙方都是自願的行為。

所以像這種解決方法,在法律上就屬於商業購買,只要司機付了錢,就有權利將羊給拿走,因為這是一種正常的消費民事行為,並不屬於賠償行為。

2、以損害賠償形式來解決

再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

五頭牛被撞死以後,開掛車的李師傅找到牛的主人想協商,自己用市場的價格以七萬元將這五頭牛給買來不是賠償,所以這五頭牛歸自己所有。

如果牛的主人不同意這個方法並且拒絕,而且要求開掛車的李師傅以損害賠償形式來解決的話,牛隻能歸牛的主人所有。

因為在法律上,牛的主人沒有主觀出售的意圖貨物時的賠償,就屬於損害賠償。

而且損害賠償的金額,不是根據市場價為標準的,而是根據雙方協商的價格為準,在本次案件當中,牛的主人根本不同意以商業購買的方式來解決,只是要求開掛車的李師傅已損害賠償來解決。

根據這一條規定,開卡車的李師傅是沒有權利將牛給帶走的。

二、除了法律規定以外,就算牛的主人同意以商業購買的方式來解決,牛的歸屬權根本不屬於開掛車的李師傅。

當時牛被撞死了之後,因為賠償的價格過高,所以李師傅直接撥打了保險公司電話,準備讓保險公司來理賠,這次事故帶來的損失。

如果雙方協定的基礎是購買行為,保險公司賠償了7萬元給牛的主任,那麼這五頭牛就歸保險公司所有。

因為開掛車的李師傅一分錢都沒有出,全部都是由保險公司出的,從法律上來看的話,保險公司花錢買下了牛的所有權,那麼牛死了之後,該如何處理,也是由保險公司來決定的。

三、如果發生這種事情,作為車主,第一時間該怎麼辦呢?

1:下車以後,如果發現有人員傷亡,不管責任在於誰,第一時間要立馬撥打急救電話,然後再撥打保險公司,來處理這件事情。

等待救護車的時候,要拍照,錄視頻,保存事故現場的證據,打開車輛的雙閃,在150米以外的地方擺放危險警示牌,防止後方車輛出現追尾造成二次交通事故。

2:如果沒有人員傷亡,只是撞死了牛,又是自己的責任,首先要深表歉意,與牛的主人協商賠償的問題,所以這個時候要撥打保險公司電話 ,三方協商好了以後,要去交警出具完責任書,保險公司拍完定損照片以後,才可以將車開去維修,否則會很麻煩。

3:如果是選擇私了,一定要把賠償的金額談好,在付款的時候,最好要籤訂事故快速處理協議書,就是為了避免後續牛的主人,不滿足賠償的金額接著找你麻煩,只要有了這個協議書,就算徹底解決了這件事情。

寫在最後:

在公路和國道上,經常會有一些牲畜出沒,所以在開車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別是經過轉角的地方,要放慢車速。

因為有些地方,會有農戶故意把自家的牛羊趕到路上,一旦被撞死之後,就會趁著這個機會來敲詐過路的司機。

所以當這件事情發生以後,最好不要私了,而是選擇報警通知保險公司來處理,這樣就能避免後續會給自己帶來很多麻煩的事情。

對此,你覺得牛被撞死以後,司機該不該把牛帶走呢?

中年老劉聊財經說:

貨車一頭扎進牛群,當場撞死13頭牛,牛主人現場賣牛,原價35元/斤,現價25元/斤,「肉質新鮮,物美價廉」,13頭牛一售而空。

司機撞死一頭牛,賠償1.5萬元,撞死的牛歸誰所有?與其糾結於這個問題,還不如及早「開賣」、彌補損失。

說一個真實發生的事例,看完你就知道死牛該歸誰所有了:

事發地在松原市長嶺縣新安鎮,2019年6月某天,一養牛大戶趕牛出門放牧,他家住在國道203的北邊,而經常放牧的牧場恰好在國道南邊,中間一條國道貫穿其中。

這天,養牛大戶趕著80頭牛出門了,剛把牛趕到國道上,一輛大貨車急駛而來,一不小心不偏不倚地衝進了牛群,當場造成13頭牛死亡,另有多頭牛不同程度的受傷。

事故已經發生了,誰也別怪誰了,接下來談談賠償問題吧:

在談賠償問題的時候,養牛戶和大車司機起了分歧,養牛戶堅持司機全責,應當按照2萬元/頭的市場價賠償;

司機一聽不答應了,一頭牛2萬,13頭牛26萬,這不是「訛人」嗎?雙方就賠償問題僵持不下,不得已報了警。

交警在趕到現場後對事故現場進行了仔細勘察,事後認定養牛戶趕牛上國道有不妥之處,也未盡到觀察往來車輛、安全通過的義務;而大車司機有超速駕駛、注意力不集中之嫌疑,最終判定雙方都有過錯,各承擔50%的責任。

既然已經責任已經劃分明確了,那麼到底應該按照什麼標準賠償呢?2萬/頭還是1萬/頭?

最終在交警的協調下,雙方自願達成8000元/頭的賠償價格,但是死牛依然歸養牛戶所有,大車司機不得帶走。

司機在電話中徵得保險公司的認可後,拍了現場照片,代為支付了10餘萬的賠償款後便駕車離開了。

司機離開後,養牛戶現場賣牛,因為肉質新鮮,本來市場價是35元/斤,現在只賣25元/斤,很快就被附近的村民一購而空了,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了自己的損失。

那麼遇到這種情況,死牛到底應該歸誰所有呢?

其實之所以有這樣的矛盾,關鍵在於沒有理解「損害賠償」和「商業購買」兩者之間的區別。

「損害賠償」是過錯一方因為過錯給對方造成了損失,以經濟方式給對方以彌補,這是建立在損害行為之上的,不以獲得死牛的「處置權」為回報;而「商業購買」則是雙方之間的「等價交換」,雙方本身都沒有過錯,之所以發生經濟往來,完全出於自願,本質上是商業行為,購買一方同時獲得了對物的「處置權」。

交通事故中,司機把養牛戶的牛撞死了,如果司機全責,這是對農戶利益的一種侵害,司機有義務有責任對農戶作出經濟賠償,屬於「損害賠償」的範疇。

但是,對於沒有造成人員傷亡的輕微事故來說,在司機無需承擔刑事責任(交通肇事罪)的基礎上,本質上又屬於民事責任,而民事責任的賠償又是可以雙方自行協商的,協商結果只要雙方都自願、都滿意即可。

也就是說,在這種案例中,司機一方給予的「經濟補償」,既可以認為是「損害賠償」,又可以認為是變相的「商業購買」行為,關鍵看雙方之間是如何協商的。

說到這裡,「死牛該歸誰所有」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1,如果照市場價賠償了1.5萬元是雙方協商的「損害賠償」,那麼司機依然對死牛沒有處置權,他就不能帶走;

2,如果雙方協商的基礎是「購買行為」,那麼司機給出1.5萬的同時也獲得了對死牛的處置權,此時帶走、丟棄、送人都是他的權利,與養牛戶不再有瓜葛。

當然,這裡所說的「市場價1.5萬元」也是相對的「市場價」,是當下活牛的市場價,而未來預期市場價有漲也有跌的可能性,並非一成不變,所以與其以「1.5萬元的賠償價格足不足值」來討論死牛能不能帶走,還不如以雙方的「協商結果」為準來判斷能不能把死牛帶走。

說得更直白一點,雙方之前協商的結果是「1.5萬元並把牛帶走」,那你就帶走;如果協商結果是「1.5萬元是損害賠償,殘值(死牛)不能帶走」,那自然就不能帶走。

產生這種矛盾的原因是雙方前期理解上有分歧,一方理解成了「損害賠償」,一方理解成了「變相購買」,這才導致在「處置權」的歸屬上爭執不下。

其實在處置這類問題上,最簡單省心的辦法就是報保險,由保險公司出面協商解決,如此才能省去很多後續的麻煩。

對此,大家怎麼看?歡迎留言交流;

碼字不易,給點個讚、點個關注吧。

瑪琳說:

先生開車把牧民的牛撞死了,要我們賠10000,我說賠錢可以,我們要把牛拿走,牧民不同意,雙方都爭執不下,我提了一個建議,不但我們沒賠錢,牧民還賺了。

我和先生開車去草原上放風,走到國道路口,突然躥出來一群牛,先生剎車時已經晚了,一頭牛被撞飛,牧民坐地上傷心的哭喊。

我們下車一看,牛沒氣了,牧民老實巴交的說:我們養點牲畜容易嗎?你開車看著點了哇,好好的一頭牛沒了,我還等著買個好價錢呢!牛沒了,你們給我賠錢,至少10000塊錢,不然我告你們!

一旁還有一隻小牛犢子,腳撞跛了,我說:大叔你放牧沒人說你,這是國道你肆意的趕著牲口像自己的路似的,你本身就錯了,這條路不是為你開,是國道,禁止放牧的,你上哪告去?我還想有個說理的地方呢!

先生見牧民老實巴交的,我這樣一說他結結巴巴的啥也說不出來,先生說:人家是老實人,不要為難人家,該多少錢我們賠就是了!

我說:行呢,給錢吧!但是這牛我們咋拿走唉?

牧民說:甚?要把牛拿走?憑甚?牛是我養的,憑甚拿走?

我說:牛是我花錢買的,為啥是你的?如果你不要我賠償,牛就是你的。

牧民死活不同意我把牛拿走,先生說:你要這麼個死牛幹嘛?給人家,本來就是人家的牛,我們不要。

我說:你不要我要,我把剃了吃肉!我輾轉一想,自己提醒了自己,為啥不把牛拿來賣肉,剛撞的牛是新鮮的,沒有疾病啥的,完全可以吃。

我對牧民說:大叔,你會打整牛嗎?你把剃下來,前面就服務區,我把肉拿前面賣去,我保證給你賣個好價錢,我保證只會超出10000,不會低於10000,低於10000我賠你,但是你不能讓我賠牛行嗎?不然這頭牛你拿回去也是浪費,大不了每家親戚送點。

牧民答應了,於是他回去找傢伙,不一會兒不牛打整好,我們去到服務區,我把車上的墊子拿下來鋪地上,然後把牛肉擺好。我大聲的吆喝:買牛肉了買牛肉了,現殺新鮮的牧區牛肉,外面50一斤,我這賣40一斤。機會難得,僅此一頭牛,賣完了想賣沒了。

大家一聽新鮮的牧區牛肉,大家都過來買,我記憶最深刻是一個貨車司機,一下買了100斤,他帶回去給家人各家分點,其他的最少是20斤,不一會兒,一頭牛賣光了,還有人要賣牛肉,我把我的名片留給他們,需要牛肉給我打電話。

一頭牛賣了12500多,牧民高興得合不攏嘴,牧民說:你剛才為什麼不留我的電話,你留你的電話,你沒有肉咋辦?

我笑笑不語,我憑啥留你的電話?我牧場幾百頭牛,我缺的就不是肉,我缺客戶!後來接到好多要牛羊肉的客戶的電話!牧民沒有食言,沒讓我賠牛,他自己賺錢了,開開心心的數錢。

其實這種情況,在法律的角度來說,既然賠錢了,撞下的東西肯定是歸賠償者擁有,可是有時為了這些小事,難得去爭論!當時的確不是我們的全責,讓我賠10000我肯定不服氣,但是撞死別人的牛是事實,對於養牧的人來說,的確不容易,只能理解。

我不能眼巴巴的掏出去10000吧!錢又不是大風颳來的,我只能把損失降到最少,沒想到這招果真好使。其實遇事不要認死理,隨機應變,人是活得,重要的是不能讓別人牽著鼻子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每個人都會從自身利益出發,做到不坑人不害人就行。

彩雲李新賢說:

一位律師朋友說:如果開車撞死了牲畜,如果你說錯一個字,哪怕你按按市場價賠了錢給主人家,撞死的牲畜你也不能帶走,吃虧的還是自己,報警、打官司都沒用,剛開始我不理解,但聽了律師的一席話,終於明白隔行如隔山。

車友圈真實案例:開車撞死山羊,每隻要賠2.5萬

2019年國慶期間,陝西一位車友張某駕車經過村莊時,突然從拐彎處躥出幾隻羊,張某立即重踩剎車,但也來不及了,還是和羊群相撞,事故造成農戶家2隻羊死亡,2隻羊受重傷。

駕駛員張某深知自己車速有點快,於是趕緊下車向農戶賠禮道歉,然後和對方商量這事該怎麼解決,駕駛員張某問農戶看看總共該賠多少錢,農戶當時說他要問問行情,先打電話問問自己兒子和做生意的朋友。

農戶打了幾個電話過後,便和張某逐一算起了賠償款項,農戶說他養的都是產奶的羊,每年都靠出售羊奶掙錢,死亡的羊中有兩隻是成年奶羊,那隻羊要賠2.5萬,駕駛員聽到一隻羊賠2萬,立馬不淡定了,說怎麼不去搶?

當時兩人差點吵起來了,農戶詳細給張某算了一筆帳:

他養的奶羊,一年至少有260天左右都產奶,一隻奶羊一天大概產奶1.5公斤,每公斤賣10元,只算5年產奶周期,它產生的收益差不多就2萬了,再算上買羊的成本4000元以及餵養的成本,2.5萬元都算少了。

聽到這兒,駕駛員張某開始有點慌了,他的車輛只買了交強險,沒有三者險,如果另外兩隻也這樣算,那豈不要賠七八萬了,經過一一翻協商後,雙方未達成一致,最後張某選擇報交警,交警根據現場以及雙方協商情況進行了責任劃分。

駕駛員張某因為超速,經過村莊時未仔細觀察,負此次事故主要責任,而農戶趕羊經過馬路時,疏忽大意,負此次事故次要責任,至於事故糾紛還需要雙方自己協商。

之後張某打了保險公司電話, 諮詢了相關事宜,得到的回覆是,撞死的羊可以賠,但是撞傷的羊只能賠付治療費用,但主人家又不同意,覺得撞傷的奶羊,醫好後也可能影響收益,多次協商後,張某隻能多退一步,撞傷的羊先醫治,費用由保險公司賠付,額外張某還要賠償損失2萬元。

事情到這裡還沒解決,保險公司要駕駛員帶走撞死的奶羊,而農戶卻不同意,還說難道開車撞死了人,還要把人帶走?張某瞬間無言以對,張某隻想走法律程序,但是當他諮詢了相關律師,得到的答案讓他悔不當初。協商無果,張某最後只能自己掏錢賠了2萬。

律師說,按照當時雙方協商的過程來看,即便打官司,張某也會輸,原因很簡單,事發後,雙方協商時張某說錯了話,張某當時問農戶要賠多少錢,這就默認了張某是因為自己過失造成了農戶損失,進而對農戶進行賠償,這屬於「損害賠償」的範疇,也就是「折價賠償」

簡單來說,「損害賠償」是過錯方給對方造成了一定損失,過錯方從經濟上給對方一定的補償。在此次事故中,駕駛員張某負主要責任,和農戶協商給農戶一定的賠償,雖然是按照市場價進行計算,但是這本身是建立在張某對農戶造成了實際的經濟損失,雙方並不屬於「買賣」行為,奶羊的「處置權」仍然是農戶。

律師說,如果當初協商時,張某直接說,將死傷的奶羊按市場價買下來,那就沒有那麼多糾紛了,這種行為屬於「商業購買」行為,雙方自願進行「等價交換」,那死傷的奶羊自然就屬於張某。

如果保險公司進行賠付,那結果又不一樣了,保險公司肯定要求獲得羊的「處置權」,畢竟保險公司不是「慈善機構」,死、傷的羊也可以賣出去,從而降低保險公司的損失。

這次事故中,如果從一開始處理妥當,駕駛員張某完全可以把自己損失降到最低,但就是因為不懂法,把「買」說成了「賠」,導致接下來一系列的麻煩事。

同樣的道理,司機撞死了一頭牛,按照市場價賠了1.5萬,最終牛歸誰所有,關鍵還看雙方是如何協商的,不同的協商方式,結果截然不同,對於司機來說,如何處理對自己才最有利?

遇到這類財產損失較大的交通事故,不要慌張,車輛有保險,財產損失保險公司會賠付,有人可能會問,沒有三者險怎麼辦?

沒有三者險那還有交強險,這是強制性必須購買的車險,新版交強險賠付標準:在事故中有責任的情況下,死亡傷殘最高賠付18萬,無責任的情況下最高賠付1.8萬,財產損失最高賠2000元。

只要在交強險承保範圍內的損失由交強險賠付,不足的部分由商業險賠付,如果沒有購買商業險,那就只能由肇事者自行承擔。

接下來司機首先要安撫好受害者一方,如果有人員受傷,需要及時救治的情況下,第一時間撥打120,然後撥打交通事故報警電話122(高速公路撥打12122),接著撥打保險公司的電話。

在此期間,司機要將車輛雙閃燈打開,然後在車輛後方放置好三角警示牌。(常規道路在車輛後方50-100米放置,高速路上需要在車輛後方150米外放置)。

交警來了之後會根據雙方的陳述與事故現場情況對事故責任進行劃分,事故責任明確,雙方沒有異議,交警當場會開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雙方籤字生效。保險公司則會派專員對事故現場進行拍照等,同時根據事故責任認定書,和雙方協商相關損失賠償事宜。

作為肇事者一方,在能力範圍內,可先行墊付賠償,收集好相應票據,按照保險公司要求提交資料後等待保險公司賠付即可。

以司機撞死牛這件事來說,司機只要確認自己車輛有交強險、三者險,那就不用著急私下和對方協商具體賠償事宜,首先應該報保險公司,具體賠償事宜保險公司會和雙方溝通,按照保險公司要求來處理,這樣就可以儘可能避免司機一方的損失。

如果司機車輛沒有任何保險,那只能由司機自行承擔,這時候和對方協商時就要說清楚,是「折價賠償」還是「商業購買」方式,至於哪種方式更合理、更划算,其實還要看雙方如何協商。如果選擇「折價賠償」,那就一定要商量好撞死的牛最後歸誰所有。

總之,遵守交規,安全駕駛是第一位,其次,車輛一定要購買交強險和商業險,其中三者險有條件的話儘量往高的檔次買,比如200萬、300萬,假如遇到交通事故,根據情況,依次撥打120救護車、然後撥打122交警電話、接著撥打保險電話,最後在打給「老公」。

八戒說謊了說:

作為律師的朋友告訴我,要是你開車不小心撞死了牛,想通過賠償的方式,獲取一頭死牛。你想都不用想了,死牛是不歸你的,這裡面的可沒有這麼簡單。

在我們的生活中可能就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開車撞死牛的案例,不在於少數。很多人都會對於牛的賠償的問題,鬧得不可開交。既然賠償了錢,死牛還不歸自己。這讓自己感覺到非常的氣憤。

這不,在吉林松原的卡車司機,就遇到了這樣的問題,雙方為死牛的處置權,鬧得沸沸揚揚,直接打電話,讓交警部門處理此時。

案例分享

在吉林松原新安鎮,當地的養牛大戶老李,趕著一群牛出門在牧場去放牧,在經過203國道的時候,正好有一輛大貨車駛來。

老李看到大貨車以後,及時地躲閃,未能發生人員的傷亡的事情,但最終這輛大貨車直接衝進了牛群中,導致13頭牛,當場的死亡。還有幾隻牛都有原因不名的受傷。

發生事故後,貨車司機並沒有驅車逃逸,而是將車停下來,開始在馬路邊商議牛的賠償的問題,在此次的交通意外中,養牛人老李認為,貨車司機應該承擔此次事故的重要責任。

對於事故的協商認定,貨車司機無話可說,這確實是自己的一手造成的問題,當養牛人老李說出一頭牛賠償20000的時候,貨車司機可就不願意幹了。

要是賠償20000的話,13頭牛。就要賠償260000萬的費用,這樣的賠償費用,很明顯貨車司機是不願意接受的。最終在與老李協商後,一頭按照15000的價位進行了賠償。

這個時候司機靈機一動,反正自己開的是貨車,比較能裝,13頭牛還是可以裝得下的,就答應了一頭15000的賠償。在支付完賠償款以後,準備把13頭撞死的人裝上自己的貨車時,

卻遭到了老李的阻攔,老李堅決不讓司機將死牛帶走。雙方又將死牛的歸屬問題,再次陷入了僵局。司機認為,自己既然已經賠償了牛的損失,那麼死牛就應該歸賠償人所有。

而養牛人老李認為,你這個是賠償,並不是牛的買賣,買賣需要雙方的同意,死牛還是歸自己所有。要是你撞死了人。進行了賠償,難道撞死的人你還要帶走嗎?

不管雙方說什麼,老李就是不願意將死牛給貨車司機,雙方協商多次,都無法將此事解決,無奈最終,二人就只能選擇用報警的手段來解決這個問題。

待交警趕到事故現場後,對事故的現場進行的勘察,勘察後得知,老李的牛在國道上面未盡到觀察和義務的責任,在國道上面肆意的行走,是造成這起事故的主要責任。

而貨車司機,未能主動地避讓群,且貨車司機在國道上面超速的通過。導致老李損失了13頭牛的生命,雙方各付此次事故一半的責任。

其實在這個問題中,我們需要明白二個概念。一個是賠償,一個的買賣。

所謂的賠償:就是對損失、傷害或者損壞,對受害一方的補償或者賠償。舉一個例子,你將你我朋友的車開出去,發生了交通事故了。車輛損失比較嚴重。這個時候,作為你來說,就要賠償車的損失,不管花多少錢,都是要你維修的。

可能在修車的時候,修車期間所產生的費用,和車現存的價值都是一樣的,在你修好車以後,這個車還是你朋友的車,和你自己是沒有關係的。不能說是,你花了與車價值一樣的錢,將車修好以後,這個車就歸你了。

所謂的買賣:買賣一般是指,雙方通過實物或者貨幣進行交易,以換取自己所需的物品。實際上在買賣交易之中,需要雙方達成一種協議。

首先作為買的一方人,要有出售商品的意願。這個時候交易才有可能發生,作為購買的一方,也要有購買某種商品的意願,在二人的討價還價下,進行的一種交易。

在明白了這個概念以後,我們再回過頭看看這個問題,你就發現這個問題就變得簡單化了。

首先要想得到牛的屍體,就要在事故發生之前,與牛的主人達成一種交易的行為,等於說,你要是從牛的主人手中,已經購買到了13頭牛以後。你就成為了牛的主人,你對牛是有任意的處置權的。

那麼要是再發生了撞死牛的事情,這個牛就和牛的主人沒有任何關係了,通過交易,這個時候的牛已經完全屬於你了,你拉走飼養或者直接撞死吃牛肉,都和原來的牛主人沒有關係。這是一種情況,

還有另外一種情況,就是今天我們所遇到的遇到的這種,將牛撞死以後,在商議賠償的事情,想通過賠償的方式,將死牛佔為已有。這種方式是很明顯混淆了賠償與買賣的概念。

你撞死牛的時候,你是沒有和牛的主人產生任何的交易行為,就算你想買人家的牛,也要經過牛主人的同意下,才是可以購買的。既然牛的主人不同意將牛買給你。

這個買賣就不存在,我們就不能通過買賣來談論這樣的事情。你就算賠償了。只是賠償了人家的損失,並不是一個完整的生命體。那麼在賠償產生以後,剩餘的部分就和自己沒有關係了。

你只是賠償了人家的損失,並不是牛的屍體,再說人家的牛,牛會替代人幹某些事情。你的撞死只會終結牛代替主人幹活的使命。

所以說你就算賠償了,也是得不到死牛的。這裡面還會牽扯到一個保險公司,要是有保險公司進入的話,這個死牛歸誰的問題,又會發生怎麼樣的改變呢?讓我們一起看一下最終的答案。

那麼撞死的牛,司機可以帶走嗎?

根據《民典法》第1213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於機動車一方責任的,先在強制保險責任限額範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按照保險合同的約定予以賠償;仍然不足或者沒有投保機動車商業保險的,由侵權人賠償。

等於說,發生這種事情,我們需要第一時間上報我們的保險公司,這個最終是由保險公司在出面和牛主人商議賠償的事情的。

具體保險公司。怎麼賠償,保險公司有他們的自己的賠償方案的,要是保險公司賠償給牛主人的錢的話,那麼這個死牛就和自己沒有關係了,牛的處置權是歸保險公司和農戶之間的事情了。

具體他們是怎麼協商處理這個問題,是和貨車司機沒有關係的,要是保險公司給農戶賠償了損失,那麼這個牛就和自己沒有了任何的關係。

保險公司的這樣的處理法,貨車司機是不接受的。貨車司機認為,我購買了你們的保險,才會發生保險公司賠償的事情,要是自己不購買保險的話,保險公司也是不用賠償的。

也就不會發生下面的保險公司賠償的事情了,在三方都在糾結的時候,農戶就說話了,你們都別爭了,這個死牛是屬於我的。

除非你們給我賠償重量,品種都一樣的牛,那麼這個死牛,你們是可以拉走的,這個時候司機就火了,我上哪裡給你購買重量和品種一樣的牛呢。

其實你發現了沒有,不管是保險公司、司機、農戶都是在爭奪死牛。原因很簡單。撞死人和撞死牛,表現上看起來都是一樣的。

實際上二者是有很大的區別的。二者最為關鍵的點就是,牛的屍體本身是具有商業價值的,而人的屍體是不具備商業價值的。都是在爭論這個潛在的商業價值。

有商業價值,都會存在買賣的交易行為,一頭15000塊錢,只是賠償了牛主人的損失,所潛在的商業價值,並不包含在15000元的範圍之內。

要想得到這個牛的商業價值,就需要牛的主人,將牛的屍體賣給你,一個想賣、一個想買才是可以的。所以說,要是發生這種事情,牛的屍體的處置權,應該是歸農戶的。

但這個賠償的價值,還應該有待商榷,不應該按照買賣交易的價位進行賠償。這樣實際上把司機坑了。你賠償是農戶的損失,並不是牛肉的價格,這下懂了吧。

要是在生活中發生這種事情,應該怎麼辦?

1、不要逃逸、在發生任何的交通事故中,都不要有逃逸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這樣問題是得不到有效地解決了。現在的大數據厲害著呢,你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的。

2、直接尋求交警解決、交通一般就是能做一個責任的認定,一般上這種車撞死牛的事情,一般都是牛和司機是有直接性的關係的。按照責任的認定劃分,商議賠償或者買賣的問題。

3、上報保險公司、一般情況下,你所購買的保險都是含有這種賠償的,直接把這個難題交給保險公司來處理。牛的屍體的問題,就是農戶和保險公司之間的問題了。

4、籤訂事故理賠協議:這種問題要是選擇私了的話,就要在賠償以後,與牛主人籤訂協議書,免得牛主人出現反悔的情況。到時候會有一系列問題要讓你處理。

寫到最後

我想說,開車出門安全是最重要的,在以後的行車中,遵守交通規則,要是在路途中發現其他的動物,應立馬提高警惕,減速讓行。避免發生同樣的事情。

要是在生活中,真的遇到這樣的事情了,千萬不要選擇與農戶進行私了,一定要尋求交警與保險公司的協助處理,這樣才能讓這件事情完美的解決,杜絕後顧之憂,您說是吧!

交通事故處理知識說:

我從事交通事故處理工作,已經有二十多年了,我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發生了交通事故後,關於司機撞死一頭牛,這個牛應該歸誰的問題,我覺得大家在討論的時候缺少了一個最關鍵的因素,就是這起交通事故有沒有報警?有沒有通過保險公司來進行處理?

其實在交通事故發生後,有的人不願意報警,通過私下去解決,那麼在私下解決的過程中,可能會吃很大的虧。關於這個問題應該如何去解決呢?


報警非常重要

在發生交通事故後,造成的財產損失比較大的情況下,我建議咱們個人選擇報警,由警方來處理。在這起交通事故中造成的損失已經上萬了,作為咱們當事人,司機私下與農戶要想達成協議,難度來講是非常大的,除非你選擇自己吃虧,不要牛。如果你還想談牛的問題,也就是牛的歸屬問題,選擇報警,由警方來進行協調處理。


民事賠償調解

發生了交通事故後,交警到了現場,除了進行責任認定之外,根據咱們交通事故處理程序的規定,交警還有義務給咱們雙方當事人進行民事賠償調解。

只要雙方當事人選擇讓事故辦民警進行調解,民警是肯定會給大家調解的。在調解的過程中,交警一般都會判斷讓牛的歸屬權,歸咱們司機所有。當然了,有的人會說,如果農戶不同意怎麼辦呢?雙方可以選擇人民調解委員會進行調解。在調解無果的情況下,還可以選擇到人民法院進行民事訴訟,但是我建議大家相信民警的調解。


牛的歸屬問題應該是很清楚的

發生交通事故後,其實在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桿秤。牛的歸屬問題,咱們的司機賠償完15000塊錢之後,應該是歸咱們的司機所有的。

但是我建議大家在民事賠償調解前,先將牛的歸屬問題講清楚,然後再談賠償的金額,否則大家已經談完賠償金額了,再去談牛的歸屬問題,這個談判的順序就錯了。

談判順序一旦錯了以後,那麼在調解的過程中就會出現漏洞。剛才我已經談到了,讓交警幫大家進行調解,肯定是最好的選擇。


我的個人建議

在發生交通事故後,財產損失比較小的,雙方當事人可以自行進行協商,但是呢,在這裡面肯定需要一些人要做出讓步的。

大家不要計較,節約的是時間。

但是造成的損失比較嚴重,可能會留下一些後遺症的。希望大家一定選擇及時的報警,有的車輛除了交強險之外,還有商業三者險。咱們在報警之後,保險公司也會進行賠償的,就不會牽扯到牛的歸屬問題了。


以上就是我對這件事情的個人看法,如有不妥之處,還希望大家在評論區留言補充,謝謝。

星空的陪伴說:

我是農戶,一個蠻漢撞死我家的一隻母鵝,甩給我200元後,就在這給我糾結鐵鍋燉老鵝的事兒,若不是一個女人出現,我一定要這個蠻漢賠到傾家蕩產……

五一這天,半晌午,我正在家裡給衣服脫水,突然聽到門口一陣噪雜聲,有摩託車的極速剎車聲,還有雞鴨鵝的驚叫聲,我迅速跑到門口。

眼前的這一幕,把我嚇壞了,路邊上,一個大哥騎坐在摩託車,雙腳著地,嘴裡嘟嚕著什麼,我家的雞和鴨怒目圓睜,不停地叫喚著,一隻公鵝伸著長長的脖子,對著摩託車上下鵝鵝鵝地叫著。

這時,我仔細一看,才發現,我的那一隻老母鵝被摩託車主碾壓在了車輪子地下了,鵝的身旁一攤血還在流。

我看到母鵝似乎還在動動鵝掌,就趕緊叫摩託車車主:大哥,你把我的鵝碾壓在車下了,你趕緊挪一下車挪一下!

摩託車車主,不急不慢地說:你弄些熊刁鵝放在大路上幹什麼?給你碾死完也不虧。

摩託車大哥的話,雖然有些刺耳,但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一心只想把被壓的母鵝給救出來,因為這隻大鵝已經五歲了,像個孩子一樣的陪我五年了,看著它被碾壓在車下面,我的心像在滴血。

我走到摩託車旁邊,跪著趴下來把老母鵝給拖出來了,我蹲坐在地上,抱著它,眼淚吧嗒吧嗒,不由自主地心疼它,說:我的鵝啊,我的寶貝鵝啊,你怎麼遭這麼大罪啊?……

摩託車大哥,冷冷滴哼了一聲說:當兒子養呢?有寵物狗寵物貓,我倒沒見過寵物鵝嘞!

我聽到他似帶嘲笑的話語,頓時火的不行:我的雞鴨鵝我都當作兒子在養呢!你騎摩託車把我的鵝撞死了,你不但不道歉,還在這說這樣的話,你怎麼這麼沒良心……

說著說著,我兒子從屋子裡出來了,他看到心愛的鵝身上沾滿了血,哇哇大哭起來,兒子的哭聲被鄰居聽到了,大家也都出來看情況了。

鄰居們也都知道,這兩隻老鵝和我兒子一樣大的,非常的通人性,我忙的時候都是兩隻鵝陪著兒子,兒子把它們當作知心夥伴,經常拿自己的火腿腸,麵包和鵝一起吃,兒子去串門,碰到狗狗對著兒子汪汪叫,這兩隻老鵝會向狗狗發出狠命的攻擊來保護兒子,可以說,鵝也把兒子當作了最心愛的夥伴。

年長的鄰居,看到兒子為受傷的鵝大哭,自己也暗暗落淚,勸道:我的小乖乖,明兒咱再養一隻,小鵝長的快,明年就變成你這麼高了,到時候你還帶它來我家玩,行不行?

兒子趴在鄰居奶奶的身上,哽咽到:太太,我不要新鵝,我就要我這一隻,就要這隻老鵝……

那個摩託車車主,估計也沒想到一隻鵝在一個孩子心目中的份量,他幾次試圖想說什麼,但又沒有開口。

最後,他遞給鄰居爺爺100元,說:算了,賠你們100元,給孩子買個玩具吧。

鄰居爺爺爺試圖勸說我,接受現實,他把錢剛遞給我,兒子就嗖地一下子跑來,接過錢就扔給摩託車車主了,並說:媽媽,我只想要我的鵝,我不想要錢,不想要錢……

面對傷心的兒子,我也難受不已,後悔在雞鴨鵝要回家下蛋時,我沒站在路上看著。

摩託車車主這時一臉的傲慢說:你也別帶著兒子胡攪蠻纏,我賠錢消災算了。

我一聽,他把一個天真純粹的小男孩想的這麼惡劣,看來他本身就不懂情感,是一個不善良的人,對於不善良的人,我不喜歡手軟。

就問他:你想怎麼賠償,你先說說看?

他二話沒說,依舊傲慢的假笑著哼了一聲,甩給我兩百元錢。

我還沒說話,鄰居爺爺就說:兒媳婦,差不多就行了,都是鄉裡鄉親的,咱還能給孩子一樣啊?

說完,鄰居大爺就把200元錢遞到我手裡,我拿著錢,心裡特別苦,特別亂:我該怎麼給孩子交代啊……

誰知道,司機一看到我拿著錢了,就立馬說:錢也賠你了,死鵝我拿走了,唉,200元錢買只死鵝,虧大了,還不知道回去咋給老婆交代呢,鐵鍋燉老鵝吧!

嘿,我一聽,他想賠我200元,把老鵝帶走啊,這哪行啊,他這帳算的夠本啊!

我就說:不行,你這200元,你拿走吧,我不賣鵝,我只要我的活鵝,你賠我那隻活鵝吧!

他一聽我變卦了,就說:你這是胡攪蠻纏,你一個活鵝能賣幾個錢,我高價賠你,死鵝難道我不該帶走嗎……

就這樣,一個大男人給我僵持了幾個小時,他覺得我不講理,要為社會整治我,我覺得他不通情意,必須要付出相應的賠償。

下午的時候,村支書來了,兩方勸說無效,希望我們自己各自退一步,達成共識。

摩託車車主說:賠錢可以,死老鵝必須給我!

我說:我不想賣鵝,也不想讓鵝死,是你主動撞死我的鵝呢;這隻鵝陪伴了我兒子五年,它死了,我兒子不知道幾天才能不傷心,感情是無價的;這五年年來,我養它餵它,付出了大量的精力財力,心意是無價的;它下的蛋,豐富了我和兒子的營養,貢獻也是無價的;它活著的話,會給我和兒子帶來很多的快樂,幸福是無價的;與我家另一隻公鵝而言,它失去了一生的伴侶,真愛是無價的……你說說你賠多少合適吧?

摩託車車主,有點著急,打斷我的話:你這是不講理啊!

村支書,趕緊勸說我:理雖然是這個理,但咱不能這樣算啊,你看是不是,咱不能這樣算啊……

聽著村支書,坑坑巴巴的重複著一句話,我直接說:無價的東西,如果你非得讓我用價錢來衡量的話,100000元,是對你仁慈,50000是對你客氣,20000是對照顧,你們覺得多少合適?

摩託車車,說:一隻破鵝,我報警,你這是無賴啊!

旁邊的年輕人說:你慎重點,你有駕駛證嗎?你酒氣這麼大,喝酒了嗎?

車主囂張的氣焰頓時散了一半,隨後,他打了一個電話,怒氣兇兇地說:一隻破鵝,要我賠到傾家蕩產啊,我不賠,大不了我去坐牢!

然後,過了半個小時,一位中年婦女手裡提著滿滿的禮品,笑呵呵地向我走來,說:大妹子,實在對不住啊,你看因為我家這個倔驢,把孩子的大鵝給撞死了,啥都是有感情的,更何況這是孩子陪伴了五年的老鵝啊,對不住孩子啊,對不住鵝和孩子的感情啊……

這位中年婦女,說著說著就抹起了眼淚,原來她是摩託車車主的老婆,先不說別的,就衝著這位大姐的話,我都控制不住向她點讚。

中年婦女,走到我兒子身邊,蹲下來,給我兒子說:小乖乖,我知道你傷心,給你說對不起也沒用,老鵝年齡大了,它要上天堂享福了,我們接下來給鵝找個好地方,埋起來,你想它的時候,就去它墳頭陪它說說話,行不行?

說著,她就遞給我兒子兩百元錢,說是給大鵝買點零食放在身邊埋了,兒子眼淚汪汪地答應著。

然後,那位中年婦女走到我身邊一隻手摟摟我的肩膀,另一隻手迅速塞到我圍裙口袋裡一疊錢,我想反手把錢掏出來,卻被她死死按住了,並且說:大妹子,你看咱都是鄉裡鄉親的,別給我家這個倔驢犟,他腦子有問題,我給你張名片,趕明兒你需要家具了,去我那,不說不收錢的話,咱肯定得比人家便宜得多……

摩託車車主低著頭,悶悶怒道:我有啥病,你腦子才有問題!

中年婦女扭頭罵道:蠢驢,閉嘴!

然後她又笑呵呵地,把名片給看熱鬧的人,一人一張,她的幽默和通情達理把眾人看得嘖嘖咋舌!

咱先不說其他的,就衝著中年婦女說的話,那麼讓人舒服,我也不再計較賠償不賠償的事兒了,畢竟人是有情意的。

最後,我也表達了我的想法,我說:大姐,今天就衝你這話,我心裡舒坦多了,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小寶也不哭了,鵝的事情就算了,我把錢給你,你們走吧!

中年婦女趕緊說道:大妹子,你這是打我臉啊,這件事對不住啊。

說完,她就拽著她男人要走,只是她男人還二愣子一樣地說:你給陪她多少錢,把老鵝給我要過來,我今天晚上燉老鵝吃……

中年婦女,狠狠地朝摩託車車主背上捶了幾下,他們在眾人的笑聲中離去。

回到題主的問題:司機撞死了一頭牛,按市場價賠了一萬五給農戶,請問死牛該歸誰?

首先,農戶認為是損失賠償:是你主動撞死牛的,不是人家農戶逼著你撞的,所以錯在你,你賠一萬五,是給農戶失去牛的損失賠償,是補償一下農戶的心理,那死牛為什麼要歸你!

然後,你卻認為是同價購買:你認為你按照市場價賠償的,活牛也不過是賣這個價,如果死牛歸農戶,那農戶實在是賺大發了,自己白白掏了一萬五,結果啥也沒落到,其實,人家農戶壓根沒想著利用牛來賺你這個錢,他並不想賣牛,為什麼要把死牛給你!

有些矛盾,主要是雙方立場不同,考慮問題的結果也不同;

遇到這種事兒,低調,謙卑,溫和一點了事,凡事計較,凡事都不順利。

夢潭月說:

今年9月在黑龍江曾發生過類似事件,貨車撞死14頭名貴牛,牛主人損失高達上百萬。

貨車撞死14頭牛,現場一片狼藉

事情發生在今年的9月28日上午11時左右,黑龍江省黑河市至呼瑪縣的G331公路上,一輛黑M牌照的藍色大貨車正快速行駛,車上拉著許多煤。當車子行駛到一個下坡加轉彎處時,與迎面而來的牛群發生激烈碰撞,事故導致14頭牛死亡,13頭牛重傷,所幸此次事故並無人員傷亡。

據當地村民王先生介紹,這是一個事故多發地段,2020年這一路段就曾經發生過類似事件,那次事故造成10多頭牛死亡,賠償了近20萬元。

運煤貨車與牛相撞後,交警很快抵達現場,現場勘察顯示涉事貨車頭部保險槓因強烈碰撞已嚴重變形,牌照散落在不遠處,路面上還有散落的其他汽車零部件,數道剎車痕跡清晰可見,車頭「午夜狂奔」字樣的車貼很是醒目。被撞而亡的牛倒在貨車車輪處和底部,在它們附近還殘留著大片血跡。

這些牛的主人李先生是遠近聞名的養殖大戶,他一共養了400餘頭牛,被撞死、撞傷的27頭牛中小一點的牛體重有300多斤,大一點的牛體重已經達到1200多斤,其中包括14頭日本和牛、2頭韓牛,其餘為西門達爾牛,初步估計這次事故的損失高達上百萬元。

車撞死了牛,這是誰也不願意看到的悲劇,但是事故已經發生,急需解決的還是「責任該如何認定」「損失該如何賠償」的問題,其中還會涉及到「牛到底歸誰處理」的問題。

車撞死了牛,責任該如何劃分?損失該如何賠償?

「車撞死了牛」一般也按照交通事故來進行處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確規定:交通事故是指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

交通事故的構成有四要素:一是事故主體車輛;二是事故空間在道路上;三是事故原因系過錯或意外;四是事故後果包括人身傷亡或財產損失。

「車撞牛」案件顯然是符合這些要素的。

牛作為主人的個人財產,倘若被車撞死或者撞傷,都應當屬於財產損失,司機應當賠償一定損失。不過具體責任如何劃分,還要考慮到當時的具體情況。

如果車輛在正常行駛的過程中撞上突然闖到公路上的牛,牛的主人作為牛的飼養人和管理人,放任牛在公路上四處遊走,未盡到管理責任,應承擔管理不當的責任。當然,最終結果還需要看交警出具的責任認定書是如何認定雙方責任的。

賠償金額如何界定,還需要司機、牛主人、保險公司共同協商解決,多數情況下賠償費用是由保險公司承擔的。

車撞死了牛,牛主人得到賠償,死牛歸誰處理?

對於這個問題,保險公司、司機、牛主人似乎都有發言權。

保險公司:給牛主人的賠償金是由保險公司支付的,死牛理應歸我們所有。

司機:保險是當初我出資購買的,死牛理應由我處置。

牛主人:如果被撞而亡的是人,你們不會把人的遺體帶走吧?所以同理死牛也不該由你們帶走,應該由我處置。

三方說的似乎都有道理,這該如何解決呢?

其實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並不難,只需要弄清楚,支付給牛主人的錢到底屬於什麼性質,這筆錢既可以認為是「損害賠償」也可以認定為「商業購買」。

損害賠償」顧名思義,就是一方因為過錯對另一方造成了損失,為了彌補損失所以給付對方一定金額的賠償款。

這種情況下,支付賠償款的一方是沒有資格獲得死牛的處置權的,因此死牛既不能給司機,也不能給保險公司,而是歸牛的主人處置。

「商業購買」本質上是一種購買行為,這是一種完全出於自願的「等價交換」行為,顯然出資購買的一方有資格獲得物品的「處置權」。這就和我們平時去商場買東西是一個道理,買回來的物品如何處置完全由我們決定。

如果保險公司支付給牛主人的1.5萬元屬於「商業購買」行為,那麼死牛可以歸保險公司處置。

所以,在「車撞牛」案例中,「死牛最後到底歸誰處置」還取決於牛主人得到的那筆錢到底算「損害賠償」還是「商業購買」,關鍵看雙方之間是如何協商的。

現實生活中如何處置「車撞牛」事件

我們不妨來看一個真實的案例:

2019年6月在吉林松原一處公路上有13頭牛被貨車撞死,牛主人和司機就賠償問題爭執不休,牛主人堅持要讓司機按照市場價2萬元/頭的價格賠償損失,司機對此並不認可。

最終在交警的協調下,車主按照每頭牛8000元的價格對牛主人進行了賠償,但是撞死的牛歸牛主人所有。車主找來了保險公司,這筆費用最終由保險公司支付給牛的主人。

牛主人倒也豪爽,在事發現場便開始賣肉,價格只有25元/斤,結果半天時間牛肉就被一搶而空。

這一案例,對於「車撞牛」事件如何處理提供了很好的借鑑。牛被撞而亡,保險公司對牛主人進行賠償,保障了牛主人的利益,如果是全額賠付,那麼牛就該歸保險公司所有,保險公司擁有對牛的處置權。但對於保險公司來說處理死牛也是一件很棘手的問題,扔了可惜,畢竟牛肉價格不便宜,拿到市場上去賣顯然又太麻煩。

所以,折中的辦法就是和牛的主人進行協商,雙方各退一步,對牛進行折價賠償,然後死牛歸牛主人處理,像松原這位聰明的牛主人一樣,現場賣肉,因為價格低於市場價,所以應該不愁賣不出去,得到的賣肉錢也算是彌補了自己的損失。

寫在後面的話

「車撞牛」事件時有發生,牛被撞而亡實在可惜,如果造成人員傷亡也是讓人覺得遺憾,由此引發的責任紛爭更是會給人造成困擾。

這樣事件的發生可能是由於司機駕車時不夠專注,也可能是因為牛的主人安全意識淡泊,放任牛在公路上四處遊蕩。所以,在此提醒大家,無論何時都要謹記:安全第一,時刻都要提高警惕,防患於未然!

你認為撞死的牛該歸誰處理呢?歡迎交流!

餃子看法說:

我跟老公去內蒙自駕遊,路上突然竄出一頭牛,老公剎車不及把牛當場撞死,老公報了保險,賠償15000元給牛主人。我們要把死牛拉走,保險公司和牛主人卻不同意。我花錢買的保險,現在死牛相當於我用保費換來的,憑什麼不讓我帶走!

說起這件事我最有發言權,因為幾年前我就經歷過一模一樣的事情,就因為車撞牛的事情,我和牛主人、保險公司差點鬧上法院。

我家車每年繳納8000元的車險,從不斷保。照理說:只有交了保險,出了事故,保險公司才會出險進行賠償。賠償錢雖然是保險公司出的,但保險公司在這起交通事故中只承擔了經濟責任,進行了車險理賠,車險費用是我花錢買的,憑什麼死牛不讓我帶走?

幾年前我跟老公開車自駕遊去內蒙古,在牙克石到滿洲裡的國道上,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一頭牛。當天因為天陰,視野也不好,老公看到突然竄出的牛剎車不及時當場把牛撞死,我們車頭保險槓也被撞掉。

事故出了後,牛主人哭嚎嚎的從遠處牧區跑來,抱著死去的牛要求我們賠償。因為車買了全險,我們當場打了保險公司電話出險報案,並用手機拍攝了現場事故照片和視頻,等待保險公司理賠員到來。

1個小時後保險公司工作人員來到了事故現場,因為車禍事故受傷對象是牛,現場並沒有任何人員傷亡。保險公司經過現場勘測,偷偷告訴我們,全責在我們身上,建議我們直接走理賠程序解決就行。牛主人表示死牛因為是母牛,按照市場價值20000元,後來經過我們三方協商(畢竟牛自己突然跑到路上,還把我們車保險槓撞毀了,也應該承擔點責任)最後把賠償金額定在15000元。

保險公司同意出這筆賠償款,牛主人也沒有任何意見,我跟老公更加沒有什麼意見。三方籤署協議後,我指揮老公準備把死牛拉上車後備箱。沒想到保險公司和牛主人卻攔住我們,死活不同意我們把牛帶走。

牛主人莫名其妙來一句:「我雖然得到了賠償款,但這頭牛是我養大的,死牛應該歸我所有。就像車禍中,人被車撞死了,作為家屬難道不該把遺體帶走嗎?」

牛主人這番話簡直把我們逗樂了,人和牛可以相提並論嗎?牛主人已經得到了15000元的賠償款,這頭牛的損失我們已經補償完了,憑什麼死牛要歸他?

之後保險公司工作人員也氣憤的說道:「這場交通事故,賠償牛的錢是保險公司出的,就相當於保險公司花錢買了這頭牛,那麼保險理賠結束了,保險公司應該把這頭牛帶走自行處理,牛的所有權也應該歸保險公司所有。」

我和老公聽到保險工作人員的話覺得特別無語,我們每年按時繳納8000元的車險,已經交了好幾年了,從來沒有更換過別家保險公司,更沒有斷過保,作為保險公司忠實的客戶。

出了交通事故,保險公司過來處理理賠是職責所在,雖然15000元的賠償金是保險公司所出,但每年的車險費用是我繳納的,如果我們沒有買保險公司保險,他們會幫忙理賠嗎?肯定不會,那最後還不是我們自己掏錢賠償牛主人?死牛應該就算交通事故保險處理後的衍生品,理應歸我所有。

因為這件事我們三方爭論不休,最後報了警,交警到了後還是判我們全責,處理流程跟保險公司說的一樣,但至於死牛最後歸誰,交警建議我們請律師來處理,現在保險公司交了這15000元補償金,保險公司應該把死牛帶走,如果我和牛主人有問題可以向法院提出訴訟。

這件事處理後,我跟老公都覺得吃了虧,老公更表示以後要換一家保險公司,因為這家保險公司真的太會「算計」了。

「車撞牛」事故中,死牛到底應該歸誰所有呢?

畢竟我們不是學習法律的專業人士,對交通事故中責任判定如何劃分的也不太了解。這件事雖過去很久了,但卻一直讓我們耿耿於懷,直到有一次去律師事務所諮詢房產過戶問題時,我對受理律師諮詢了關於「牛撞人」的事故,哪知道律師之後的話,讓我大吃一驚。

受理律師告訴我們:當初交警最後做法是對的。這頭死牛車主和牛主人沒資格要,應該歸保險公司所有。

根據我國《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第四十條規定:因交通事故損壞的車輛、物品、設施等,應當修復,不能修復的,折價賠償。牲畜因傷失去使用價值或者死亡的,折價賠償。

在當初這起交通事故中,事故對象是牲畜,在車禍中被撞死,按照交通法規定,如果事故責任在車主,那麼車主要對牛主人進行折價賠償。

法律上「折價賠償」的定義是什麼?

通俗地說就是,在交通事故或者因其他事故造成對方物品損壞,已經無法復原或者沒有必要還給對方,對方需要我們進行賠償和補償時,我們要根據這件物品進行折價,用一定的現金賠償。

就比如這起交通事故中的牛,牛被撞死了無法活過來,當牛主人要求我們賠償時,我們就需要按照市場價對牛主人折算現金補償,且牛主人無權漫天要價。

為什麼死牛最終歸保險公司所有?主要有以下幾點原因:

1、在生活中如果遇到類似的交通事故,保險公司出險後,在定損時都會評估殘值費用。

2、撞死的牛在活著的時候價值2萬,那麼牛死了,牛肉(殘值)市場價值大約在1.2-1.5萬間,那麼保險公司按牛活著的時候價值2萬賠牛主,那麼牛殘值歸保險公司處理。如果牛主人想要回死牛(牛殘值)那麼保險公司就按活牛價值減去死牛殘值賠給牛主人。

3、而這起事故中,最終的賠付金額是保險公司付的,雖然車主每年繳納了車險費用,但造成這起交通事故的原因在車主身上,車主理應承擔一定的責任。在法律上,賠償的目的是為了懲罰責任人而進行的懲罰性規定,車主人開車撞死了牛,賠了1.5萬後又拿走了牛,交通事故責任完全沒有承擔,換句話說,就相當於車主強行買走了農戶的「死牛」,這是不合情合理的。

4、買賣是需要雙方自願進行交易才能進行的,車主撞死牛是單方面行為,是在牛主人不知情的狀況下導致的,牛主人並未參與其中,因此雙方不能構成交易行為。車主需要付出的是賠償責任,而不是交易,所以這起「車撞牛」事故中,無論結果怎麼處理,死牛都不歸車主所有。

5、保險公司賠償牛主人15000元,就相當於保險公司「花錢」買了牛的所有權,死牛之後怎麼處理也應該歸保險公司決定。

6、根據《保險法》的規定:保險只是補償損失,並不是讓人額外獲利。牛並不是人,是財產,雖然被撞死了,但仍然具有一定的經濟價值,比如死牛的肉拿到市場上依舊可以進行變現。如果死牛歸牛主人所有,那麼牛主人在獲得經濟賠償後又獲得了死牛,就屬於額外獲利了。

而車主在這起事故中的損失(第三者責任、車損)都已經由保險公司來「買單」了,車主並沒有花費一分錢,要是拿走牛,也屬於額外獲利。如果車禍雙方都產生了額外獲利,那麼事故的性質就變了,保險的本質也變成了「騙保」,這個是不被法律所允許的。

聽完受理律師的解釋後,我們才恍然大悟,這麼些年因為自己的無知冤枉了保險公司,也慶幸當初沒有因為死牛的事情鬧上法院,否則結果真的不堪設想了。

針對類似的交通事故,車主第一時間該如何處理?

開車路上出現交通意外這個是很正常的事,畢竟天有不測風雲,生活中會遇到各種意外,就算車主如何小心翼翼在開車時規避行人,也阻止不了半路「殺」出一頭牛的情況。

無論是撞了人還是撞了牛,都屬於交通事故,如果車主在這起事故中屬於全責,就需要向對方進行經濟賠償。那麼,針對類似的交通事故,車主第一時間該如何處理?

1、在有人員傷亡的情況下。車主一定要保持冷靜,不要妄想駕車逃逸,要是人員傷亡慘重,無論事故責任在誰,先給120打急救電話,第二個是給撥打報警電話122,第三個電話打給你的保險公司,通知他們過來一起處理。

2、打完電話後保護好車禍現場,用拍照或者錄視頻方式保留好事故後的現場情況,照顧好傷亡人員,等待120的到來。

3、如果沒有任何人員傷亡情況,只是車輛受損或者其他物品受損。這個時候,先撥打報警電話122,原因是需要交警過來出具交通事故責任書,需要劃分責任,這關係到後面賠償的問題。第二個電話是保險公司,記住一定要交警出具完責任書後,保險公司也拍照定損後,才能把車開去維修。

4、如果事故中,對方要求直接私了處理,車主需要注意的是:私了一定要當面把賠償現金結算清楚,還要籤署事故快速處理協議書,避免後續麻煩。

結語。

總而言之,如果在開車時一定要遵守交通規則,注意駕車安全,特別是在一些農村小路、國道上經常會從路邊竄出一些家禽、牲畜,甚至有時候還是當地一些心術不正的農戶故意把這些牲畜趕上公路,藉此機會「敲詐」。

所以車主們遇到此類交通事故一定要當心,第一時間報警和通知保險公司來處理,由保險公司出面協商解決,如此才能省去很多後續的麻煩。

最後提醒各位:安全第一,開車時刻都要提高警惕,防患於未然!

大家認為撞死的牛該歸誰處理呢?歡迎交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060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