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歷史上"加九錫"的人幾乎都篡位了,這二者是高度巧合還是歷史必然?

躬耕南陽說: 一句話就說完了,一個人到了加九錫地位的時候,已有了亞皇帝的權利與禮儀, 那末 一:支持他的怎麼辦…

躬耕南陽說:

一句話就說完了,一個人到了加九錫地位的時候,已有了亞皇帝的權利與禮儀,

那末

一:支持他的怎麼辦?要給他們甜頭,再大的甜頭哪有開國君主給的甜與大?

二:皇帝絕大多數成了擺式,

三:加九錫的人,都是有絕對大權在握的人,只要他們願意做皇帝,一個眼神下面就把祥瑞禪讓昭書都準備好……

總之,到了加九錫的權臣,真心做臣的幾乎沒有,

一國之君歷史研究說:

所謂的九錫是一種天子賞賜給大臣的禮制,表面上指的是九種物品,分別是:車馬、衣服、樂器、朱戶、納陛、虎賁、弓矢、斧鉞、秬鬯(jù chàng),實際上暗指的是九種特權,這九種物品並非是普通的物品,每一種物品的背後都代表一種特權。

比如說九錫中的衣服,這不是普通的衣服,而是袞冕之服與赤舄(xì),袞冕之服是皇帝或者諸侯在祭祀天地、宗廟社稷等重大慶典活動時穿的正式服裝,赤舄是諸侯所穿的一種鞋子,普通與一般的貴族階層都穿不了,只有受九錫的大臣或者特殊身份的諸侯才能穿,如果普通人敢穿這樣的衣服,就是違背禮制,輕者受刑,重者族滅。

斧鉞代表權力

再比如說斧鉞,斧鉞是兩種東西,指的是:斧與鉞。這是兩種用金屬製作的像帶手柄的斧頭一樣的禮器,雖然長得很像兵器,實際上只是禮器,是用於處決違法犯罪的人,這是天子賞賜給諸侯或者大臣的一種特權,受了九錫的大臣可以不需要報告天子,直接用斧鉞斬殺犯法犯罪的人,雖然說斧鉞是一種物品,但其所代表的就是一種特權。

車馬代表一種特殊的交通工具,與其他人乘坐的都不一樣,這是特權;樂器代表一種特殊的音樂工具,同樣是特權;朱戶指的紅漆大門,表示受九錫者家中的大門也不一樣,同樣是特權;納陛代表晉見天子時的一種特殊通道,相當於今天的VIP通道,還是特權。

虎賁衛士代表著特權

虎賁代表一群執著特殊兵器的衛士,稱為虎賁衛士,這與普通的衛兵是不一樣,同樣是特權;弓矢是一種特製的紅黑色的弓箭,代表著徵伐的權力,也是特權;秬鬯代表著祭祀時用的香酒,普通人是用不了的,還是特權。

封建社會的等級是非常森嚴的,什麼樣的階層有什麼樣的禮制,規定得清清楚楚,比如:

逸禮《王度記》曰:天子駕六,諸侯駕五,卿駕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這裡規定了天子的馬車是六匹馬拉的,諸侯的馬車是五匹馬拉的,卿的馬車是四匹馬拉的,大夫的馬車是三匹馬拉的,士的馬車是兩匹馬拉的,而普通百姓的馬車只有一匹車來拉,這就是森嚴的等級,每一個階層有自己的禮制規定,不可以逾越,否則就是違法犯罪,要受到處罰的。

車馬同樣代表著特權

正因為如此,才顯示出受九錫之人的地位非常高貴,可以說是僅次於天子(皇帝),那麼歷史上有哪些受了九錫?

1、王莽

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受九錫的人是王莽。王莽篡漢建新的故事人盡皆知,但是,王莽篡位是有一個複雜的過程的,王莽掌握了西漢的政權後,開始了篡位的歷程,他慫恿一批人不斷給自己加官晉爵,王莽由大司馬晉升安漢公,位在三公之上,然後由安漢公晉升宰衡,宰衡相當於像伊尹和周公那樣的宰相。

王莽做了宰衡之後,開始慫恿手下人給自己加九錫,漢平帝只能同意,這九種特權在當時就是僅次於皇帝的特權,王莽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特權,加了九錫之後,王莽繼續篡位的進程。

王莽篡漢

漢平帝去世後,王莽利用政權立了一個2歲的小皇帝,然後封自己為假皇帝,所謂的假皇帝指的是代理皇帝的意思,而不是假的皇帝,代理皇帝做了4年後,王莽逼迫太皇太后王政君交出傳國玉璽,同時逼迫6歲的小皇帝禪讓帝位給他,於是王莽就稱帝做了真皇帝,這就是王莽的篡位之路。

2、曹操

中國歷史上第二個受九錫的人是曹操。赤壁之戰,曹操在政治上開始了篡位的歷程,雖然曹操口口聲聲說自己忠於漢朝,並且寫下《讓縣自明本志令》為自己辯解,但是曹操是說一套,做一套,因為曹操所做的事都是篡位的標準流程。

曹操當時的官職是丞相,掌控軍政大權,到公元212年,漢獻帝給了曹操一項特權,叫「參拜不名、劍履上殿」,也就是說進宮負責禮制的人不再呼喊曹操的名字,比如以前是叫「丞相曹操上殿」,現在改為「曹丞相上殿」,別小看這個,這是曹操名字成為忌諱的開始,而封建社會只有皇帝的名字及地位高貴的人才不準人隨便叫名字的。

曹操之前是上殿是要脫鞋和取掉佩劍的,現在都不用了,跟當年蕭何一樣,劉邦當年也給了蕭何這兩項特權,不一樣的是,曹操接下來還有特權,在公元213年,曹操被封為魏公,公這個爵位東漢本來沒有的,曹操又提出來了,稱公可以建立諸侯國,還可以建立宗廟社稷,等於是篡位的開始了,所以荀彧要反對曹操稱公。

曹操加九錫稱魏王

同年,曹操加九錫,又擁有了九種特權,三年後曹操稱魏王,這是東漢的第一個異姓王,篡位之心昭然若揭,到公元217年時,曹操又獲得六駕馬車的特權,要知道六駕馬車一直是天子的特權,曹操這不是準備篡位了嗎?

只可惜曹操在公元219年擊破關羽之後不久就去世了,要不然曹操一定稱帝,曹操也是極少數加九錫沒來得及稱帝的人之一。

3、孫權

孫權應該算是第三個加九錫的人了。孫權的九錫是曹丕加封的,史書上是這樣記載的:

《三國志 吳主傳》:今封君為吳王,使使持節太常高平侯貞,授君璽綬策書、金虎符第一至第五、左竹使符第一至第十,以大將軍使持節督交州,領荊州牧事,錫君青土,苴以白茅,對揚朕命,以尹東夏。其上故驃騎將軍南昌侯印綬符策。今又加君九錫,其敬聽後命。

現在加封您為吳王,派使者持節太常高平侯貞,授予您印璽、綬帶、以及封誥文書、金虎符第一至第五枚、左竹使符第一至第十枚,以大將軍使持節的身份督管交州,兼任荊州牧,賜給您用白茅包裹的青土,以回復感恩朕的命令,令您管理東部中國。送上過去驃騎將軍的印璽、綬帶、符節及冊封文書。現在再加賞您九錫之禮,請您聽從以下命令。

孫權加九錫稱帝

這個時候的曹丕剛剛稱帝不久,劉備也在幾個月後也稱帝了,孫權為了應付來自劉備的攻擊,向曹丕稱臣,同時為了示好曹丕,把于禁歸還給了曹丕,曹丕也就順水推舟,封孫權為吳王,並受九錫。

曹丕封孫權為九錫是為了拉攏孫權,孫權已經是事實上的獨立狀態了,劉備也稱帝了,曹丕此舉不過是給了孫權一個虛名的頭銜而已,直到8年後,孫權才稱帝,其實孫權受不受九錫都不會影響他稱帝。

4、司馬昭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話是曹魏皇帝曹髦說的,自從司馬懿高平陵政變成功後,曹魏的軍政大臣就掌控在司馬家族手中,司馬懿誅殺曹爽後,魏帝曹芳也曾加封司馬懿九錫,但司馬懿認為時機不成熟,沒有接受,司馬懿在政變兩年後就去世了,隨後司馬師接手了權力,4年後因為眼疾去世,再接著就是司馬昭掌權。

司馬昭加九錫稱晉王

曹髦作為司馬昭掌控之下的傀儡皇帝,曾經九次給司馬昭加九錫,但是司馬昭都拒絕了,應該是司馬昭認為時機還不成熟,隨後發生曹髦被殺事件,導致司馬昭篡位進程中止,為了打破僵局,司馬昭發動了徵蜀之戰,一年後,蜀漢滅亡。

司馬昭因為滅蜀有軍功而被魏帝曹奐封為相國兼晉王,同時加九錫,這一次司馬昭接受了,接下來司馬昭就可以稱帝了,一切都在準備中,結果第二年,司馬昭就病死了,他沒來得及稱帝,後來司馬昭的兒子司馬炎代替他完成了稱帝。

5、司馬倫、司馬冏

八王之亂期間,趙王司馬倫控制了朝政,殺死了皇后賈南風及淮南王司馬允,逼迫皇帝加封自己為侍中、相國,並受九錫,然後逼迫晉惠帝退位,司馬倫稱帝,不久,齊王司馬冏、河間王司馬顒、成都王司馬穎聯合打敗了司馬倫,司馬倫被逼自殺。

司馬倫加九錫稱帝

趙王司馬倫被殺後,齊王司馬冏等人迎接晉惠帝復位,因為有功,司馬冏被封為大司馬,並加九錫,沒過多久,齊王司馬冏被長沙王司馬乂所殺。

司馬倫與司馬冏都在八王之亂期間加了九錫,他們的目的也是稱帝,但是能力跟不上野心,雖然都加了九錫,但都被其他人殺死,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6、石勒、石虎

石勒與石虎是五胡十六國時期,後趙的君主,其中石勒是羯胡人,奴隸出身,也是後趙開國之君,最初石勒是跟隨匈奴人劉淵的,因為戰功得到升遷,劉淵建立了漢趙政權,還滅亡了西晉,劉淵去世後,漢趙也陷入爭權奪利之中。

劉淵去世後,劉聰即位,劉聰去世後,劉粲即位,不久被權臣靳準所殺,靳準篡位,石勒起兵打敗了靳準,然後劉淵的族子劉曜稱帝,加封石勒為大司馬、大將軍,並加九錫,進爵為趙公,沒多久,劉曜與石勒發生矛盾。

石勒

石勒打敗了劉曜,滅亡了漢趙,建立了後趙政權,石勒去世後,兒子石弘即位為帝,石虎是石勒的堂侄,帶兵控制了石弘,不久石弘封石虎為丞相、魏王、大單于,並加九錫,等於是石虎控制了軍政大權,而石弘只是個傀儡皇帝,幾個月後,石虎廢黜了石弘,自立為帝。

7、桓玄、侯景

桓玄是桓溫的兒子,東晉權臣,出身世家大族,桓溫滅亡了成漢政權,又三次率軍北伐,在東晉威望甚高,桓溫在世時,也有篡位思想,但受制於其他世家,沒有成功,桓玄以荊州為根據地,利用東晉朝廷的內部矛盾,勢力進一步發展壯大,最終桓玄以武力入京,控制了朝政,一人身兼丞相、徐州刺史、揚州牧數個重要職務。

沒過多久,桓玄逼朝廷給「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奏不名」的特權,再後來又加假黃鉞的特權,最後又加九錫,並逼近晉安帝禪讓帝位,桓玄建立了楚政權,幾個月劉裕率軍打敗桓玄,桓玄被部將殺死。

桓玄

侯景是羯族人,最早是爾朱榮的部將,爾朱榮被殺後,侯景投靠高歡,高歡去世後,侯景被猜忌,於是率部投靠了南朝梁,沒多久,侯景又叛變了南朝梁,這就是南北朝時期的侯景之亂,侯景與蕭正德聯手,裡應外合攻破南朝梁都城,蕭正德自立為帝,侯景被封為丞相,沒多久侯景又殺死了蕭正德。

隨後侯景立太子蕭綱為帝,自立為大都督、宇宙大將軍,2年後侯景廢除蕭綱,又立豫章王蕭棟為帝,並逼迫皇帝加自己九錫,不久又讓蕭棟禪讓,於是侯景自己做了皇帝,國號為漢,一年之後,侯景被陳霸先、王僧辯擊敗,被部將所殺。

8、劉裕、蕭道成、蕭衍、陳霸先

劉裕是東晉北府軍將領,出身貧寒,依靠軍功步步高升,並打敗了桓玄,滅亡了南燕、譙蜀、後秦,平定了盧循的叛亂,因為巨大的戰功,他一個人就身兼職22州都督,並掌控東晉朝廷,418年,劉裕被封為相國、宋公,並加九錫,一年後,劉裕稱帝建立南朝劉宋政權,他是南朝的第一個開國之君,劉裕就是宋武帝。

宋武帝劉裕

蕭道成是西漢蕭何後裔,南朝劉宋政權將領,依靠軍功入朝執政,劉宋王朝末年,皇室成員自相殘殺,蕭道成趁機獨掌朝政,479年,宋順帝任命蕭道成為相國、驃騎大將軍,加爵宋公,並受九錫,一個月後,宋順帝禪讓帝位於蕭道成,蕭道成建立了南朝齊政權,蕭道成就是齊高帝。

蕭衍是蕭道成的族侄,後成為南朝齊將領,曾兩次與北魏軍作戰,因功被封為雍州刺史,因南朝齊政治腐敗,蕭寶融另立為帝,與蕭寶卷的朝廷分庭抗禮,蕭衍聯合蕭寶融打敗了南朝齊皇帝蕭寶卷,因為赫赫戰功,蕭衍被蕭寶融封為大司馬,還有「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的特權,不久又加受九錫,沒多久蕭衍就廢除了蕭寶榮自立為帝,建立了南朝梁政權,蕭衍就是梁武帝。

陳霸先出身貧寒,後跟隨南朝梁宗室蕭暎,蕭暎擔任廣州刺史,陳霸先作為部將率軍平定了當地的叛亂,蕭暎去世後,陳霸先被任命為交州司馬,並平定了李賁、李天寶兄弟的叛亂,侯景之亂開始後,陳霸先率軍北上與王僧辯一起率軍打敗侯景,兩年後陳霸先聯合部分將領殺王僧辯,擁立蕭方智為帝,至此陳霸先掌控了南朝梁政權,並平定了境內的一系列叛亂,557年,陳霸先任命為相國、陳公,並受九錫,一個月後,陳霸先稱帝,建立南朝最後一個政權南朝陳政權,陳霸先就是陳武帝。

陳武帝陳霸先

9、楊堅

楊堅出身弘農楊氏,他的父親楊忠成為西魏關隴貴族的一員,僅次於八大柱國,楊忠去世後,楊堅繼承了其父的爵位與官職,楊堅的妻子獨孤伽羅是八柱國之一的獨孤信的女兒,楊堅的長女楊麗華被周武帝的太子宇文贇納為正妃,宇文贇就是後來的北周宣帝。

楊堅被周宣帝封為柱國大將軍、大司馬,周宣帝去世後,楊堅受詔輔佐年幼的北周靜帝宇文闡,楊堅被封為大丞相、隋國公,不僅晉封隋王,並受九錫,不久又接受北周靜帝的禪讓,自立為帝,楊堅就是隋文帝。

10、李淵

李淵出身豪門大族,在西魏時期,李淵的祖父李虎是西魏八大柱國之一,妥妥的關隴貴族,李淵的母親是八柱國之一獨孤信的女兒,也是隋文帝楊堅皇帝獨孤伽羅的姐姐,隋煬帝晚期,李淵被任命為太原留守,不久起兵反隋,並擁立隋煬帝孫子楊侑為隋恭帝,李淵被封為唐王、大丞相、尚書令,並受九錫,沒多久,李淵代隋自立,建立唐朝,李淵就是唐高祖。

唐高祖李淵

從這些加九錫的例子來看,幾乎所有加九錫的人,無一例外地稱帝自立,不是在稱帝,就是在稱帝的路上,王莽、孫權、司馬倫、石勒、石虎、桓玄、侯景、劉裕、蕭道成、蕭衍、陳霸先、楊堅、李淵等人,都是先加九錫後稱帝,曹操、司馬昭、司馬冏是來不及稱帝就去世了,如果有時間有機會,他們一樣會稱帝。

九錫已經成為篡位及改朝換代的代名詞了,也是篡位過程中的必要流程,以九種特權來彰顯獨特的地位與身份,因此加九錫成為歷代權臣的敏感詞,相當於皇帝的新衣,只要加九錫基本上就可以認定為要篡位了,這是鐵打的事實,雖然像曹操這樣反覆辯解並不想取代漢朝,但實際上他已經做好準備取代了,這就是加九錫的意義。

紀元的尾聲說:

不能說必然,但每一次加九錫,肯定就意味著皇權的失控,不得不釋放大量的權力來維持穩定的局面,而當皇權被釋放的時候,就已經意味著皇權走向末路了,被取代只是不日之事。

其實古代歷史上被「加九錫」的人物一共只有二十四位,而且集中出現在「漢——唐」這個階段,因此「加九錫者」這個群體的數量並不是很廣。

說句符合現實但是讓人難以置信的話,那就是從「漢——唐朝」這數百年間的篡位者都要比加九錫者多得多,因此這形成一種反相的覆蓋:

加九錫者都是篡位者中的佼佼者,篡位者未必加九錫,不過加九錫者一般都是壓制了皇權的人物。

那麼「加九錫」到底是什麼一個什麼級別的禮法,竟然能意味著壓制皇權,九錫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九錫之法,人臣之極。

九錫這種說法,其實也是源於周代,未必是周公創造的,但隨著周代的禮法而漸漸成型,周代是一個強調「禮法定尊卑」的時代,一個諸侯用什麼樣的禮法,就能代表什麼地位,所以不是每個諸侯的地位都一樣的。

「禮樂」這一個概念世人大多數清晰,但禮法的內容卻不止禮樂,在君臣的關係中,加九錫是一個很特殊的領域。

以前的禮法有多特殊呢,就拿吃的來說,周代的時候,規定是:

「天子食太牢,牛羊豕三牲俱全,諸侯食牛,卿食羊,大夫食豕,士食魚炙,庶人食菜。」

所謂太牢,就是祭祀中的「三牲」,包括了牛羊豬,而「豕」,也就是豬,天子能吃這三種肉食,而次一級的諸侯只能吃牛,再次一級的卿只能吃羊,更次一級的大夫只能吃豬,最低級的士就牛羊豬都不能吃了,僅能吃魚,至於庶人,也就是普通老百姓,吃的都是菜。

這種等級森嚴的規則就叫禮法,而對於周天子來說,禮法中的「變通」,就是他施恩的依仗。

比如周禮規定諸侯食牛,那麼如果有一個功勞很高的諸侯,周天子或許允許他食牛以及食羊,如此一來,這個諸侯的地位就高了,這種變通就是周天子用禮法改變諸侯、士大夫地位的手段,也可以視為帝王心術。

那麼加九錫,也同樣是這個道理。

所謂九錫,這個「錫」乃是「賜」轉變來的,在周禮的體系中,有「上公九命」的說法,所謂「上公」,就是有著大功勞的諸侯士大夫,而九命,就是根據他們功勞來劃分的九個等級,後來九命用九種「器物」來象徵,就變成了「九錫」,而這九種器物,都是平時只有周天子能用的器物。

這九個器物分別是:

「禮有九錫:車馬、衣服、樂器、朱戶、納陛、虎賁、弓矢、斧鉞、秬鬯」

所謂車馬、衣服、樂器、弓矢、斧鉞都是日常可見,好理解的東西。

「朱戶」,就是指天子特別賜下的「門戶」,也就是皇帝給送了一個大門。

「納陛」就是一種專屬的臺階,每當上朝的時候,有「納陛」者就走納陛登朝。

「虎賁」就厲害了,這是一種特殊的護衛,也可以理解為天子御賜的守衛。

「鉅鬯」是一種祭祀酒的名字,一般都是皇帝用來祭祀的時候才用的,天子用來賜給諸侯,也就等於給予諸侯一部分「祭天」的權力。

其實整一個九錫,總體來說可以概括為皇帝對功臣的一種「追加」獎勵,即便是先秦時期,非大功者不可得,甚至還要是宗室身份才能給,所以加九錫本身的器物不代表什麼,意義卻是非凡。

如果把九錫看成是天子完整的特權,那麼每一個九錫之物,都代表著一種權力的傾斜,也可以說是天子權力、皇權的分割,因為以前是以「禮法」定地位,地位定權,既然禮法地位抬高了,權力自然就抬高。

因此九錫的誕生,不是為了篡位而生的,其本身也是一種表彰大功臣的方式,比如在漢武帝時期,就有大臣向漢武帝提出要給功臣「加九錫之物」以示勞苦功高:

「 元朔元年,冬十一月……有司奏議曰:古者,諸侯貢士,壹適謂之好德,再適謂之賢賢,三適謂之有功,乃加九錫。」

這個時候的加九錫或許就和先秦時期的方式有些不一樣了,標準也不同了,但是背後的含義是一樣的,所以漢武帝時期根本沒什麼人能加九錫,就算是霍去病和衛青也是不行,因為漢武帝總覺得加九錫很不好,也就是漢武帝已經意識到加九錫這個行為,其實是極大損失皇權的。

而歷史上第一個加九錫者,就是王莽。

在王莽以前,有沒有人被加九錫呢?

嚴格來說,有,但不夠徹底。

比如齊桓公,他在葵丘會盟,讓周天子為之側目,於是賜給了他弓矢和車馬,再比如晉文公把楚國打敗了,周天子又賜給他弓矢、車馬、鉅鬯。

有的人納悶了,不是加九錫嗎,怎麼才給兩三樣,事實上,這才是正確的加九錫,正如前文所說,如果說「九錫」完整可以視為一個皇權,那麼賜予兩三種器物,就已經是天子「割肉」了,所以說,九錫全部加上,那就等於是奪權、篡位,因為根本沒皇帝全部加九錫,起碼正常皇帝不會這樣做。

而王莽得以加九錫,全靠自己「操作」:

「故宗臣有九命上公之尊,則有九錫登等之寵」。

王莽是個人物,乃是一個極致的「偽聖人」,他雖然後來篡位,但是在奪權前,十年如一日保持清貧,樂善好施,下至長安百姓,上至朝廷百官,大多數人都支持他,所以有人提出給王莽「加九錫」,第一次全部加齊,大家也不知道加齊了會有什麼後果,但就覺得王莽值得。

拿到了九錫之後,王莽的出行、行事都仿佛帝王,久而久之大家就把王莽當皇帝了,如此一來,時機成熟王莽便篡位改朝換代,也是王莽打開了「九錫即篡權」的局面。

所以說,後世的人就算被加九錫了也不登基篡位,但卻不代表他們善良不懂,有些道理,他們都是懂得。

加九錫齊全者,二十四人。

王莽乃是第一個加九錫齊全之人,地位很高,而在王莽之後,還有「二十三」人被加九錫,他們分別是:

曹操、士燮、孫權、司馬懿、司馬昭、司馬倫、司馬冏、陳敏、石勒、石虎、譙縱、元澄、爾朱榮、桓玄、劉裕、蕭道成、蕭衍、侯景、陳霸先、高歡、楊堅、李淵、王世充

這些人裡,有篡位當皇帝的,有沒當皇帝但是兒子、孫子當了的,也有自己給自己加九錫的,還有死後被人追加九錫的。

曹操乃是繼王莽的第二位加九錫者,他把漢獻帝拿捏得很到位,於是漢獻帝無奈被操控給他加九錫,除此之外,曹操還是異姓魏王,地位高到不行,漢獻帝在他面前不僅是傀儡那麼簡單,曹操連讓漢獻帝演傀儡都懶得演,直接攝權。

不過士燮是一個很特殊的例外,士燮也是東漢末年的大官,後來趁著東漢內亂割據交州當軍閥,而曹操為了拉攏士燮,給他加九錫,不過士燮有自知之明,不可能以為曹操讓他回中原當皇帝,也就是割據交州當個土皇帝罷了。

而孫權被加九錫,跟士燮有些像,乃是曹丕賜予的,到了曹丕和孫權這裡,「加九錫」就有點像老狐狸之間的交鋒了,曹丕試圖以加九錫穩住孫權,但是孫權不吃這一套,後來還是稱帝,所以孫權本身的地位,也是和曹丕平起平坐的,加九錫也是曹丕的無奈之舉。

司馬懿則是在高平陵政變取得了大權之後,才被幼帝曹芳加九錫的,雖然司馬懿一直拒絕,但司馬懿的兒子卻暗示曹芳別當真,該加還是要加,司馬懿其實就是第二個曹操。

而司馬昭也是被曹魏加九錫的,是司馬懿的延續。

之後的司馬倫、司馬囧他倆做的事情不是劃時代的,加九錫也是在八王之亂期間造反完成的,兩人雖然都執掌了實權,但是持續的時間並不長,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加九錫」量產化,在即將到來的五代十國時代,十分「暢銷」。

在五代十國裡,「篡權」互毆乃是一種常態,各路諸侯今天是臣子,明天是皇帝,後天又被人背叛,而這些政權的交替之間,加九錫作為了一種很流行的方式:

比如前趙給石勒加九錫。

後趙給石虎加九錫。

後秦給譙縱加九錫。

而後的北魏追授元澄加九錫、北魏追授爾朱榮加九錫、晉給桓玄加九錫、晉給劉裕加九錫,東魏追贈高歡加九錫,隋給王世充加九錫這都是培養諸侯的「加九錫」,本身就是分割皇權,

至於宋給蕭道成加九錫、齊給蕭衍加九錫、梁給侯景加九錫、梁給陳霸先加九錫、北周給楊堅加九錫、隋給李淵加九錫,這些都是典型的「朝代更迭」,也就是篡位加九錫,是最高等的加九錫,而也是到了唐代之後,加九錫就停止了,似乎這一種流行的東西被人唾棄了,沒人再玩這一套了。

要知道,在魏晉南北朝中,割據的時候,更迭朝代的權臣、君主非常之多,這其中還有很多是沒加九錫的,之所以沒加,未必是不想加,而是沒有渠道,沒有地位,比如當時很多南方割據政權,根本就達不到被人加九錫拉攏的水平。

被加九錫的二十四人,都生在一個權鬥特殊的時代,王莽和曹操之間還有一個東漢的大空白時期,雖然東漢權臣、攝政宦官極多,但也不至於被加九錫,看得出來在曹操之前,大家都以王莽的加九錫為恥,而曹操再次玩起加九錫這一套,心裡對大權顯然已經有了想法。

「加九錫」制度的沒落,皇權的高度自保。

自唐以後,一樣有權臣篡位,諸侯割據,但是加九錫卻不再出現了,在魏晉南北朝很流行的加九錫,一下子就銷聲匿跡了,之所以會這樣,那都是因為加九錫這一種「邪惡」的禮法被徹底取締了。

李淵本身也是「加九錫」抬到權臣的位置,所以加九錫這種制度,讓李淵那是既愛又恨,愛就愛在他能夠靠這個方式上位,宣告他的霸權時代,恨就恨在,如果他被人擊敗了,一樣也會被迫給他人加九錫,將皇權拱手相讓。

經過數百年的驗證和約定俗成,加九錫就是皇權的分割,特徵無疑,既然加九錫有這麼一種隱患,那麼以後乾脆讓加九錫不再出現便可以了,因為加九錫再度出現的時候,肯定又是權臣奪權之時。

唐朝是有很多新的制度建設的,為了加強皇權,唐朝廷做了很多改變,比如李世民和李治時期,將丞相的品級進行改革,最終形成了「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這種三品丞相官制,這也就意味著曾經的一品、二品大官都是被架空的樣子貨,真正掌控實權的乃是三品官。

這種制度的改變很好地保護了皇權,讓皇權處在一個安全的地步,雖然臣子權力會大,但肯定不可能達到加九錫的地步,要知道,一個三品官想要加九錫,那除非是拿下了整一個歐亞大陸,除了這種級別的功勞以外,並沒有太多的可能。

同樣的道理,如果有人能建立這種等級的功勞,又何必屈於皇帝的手下,早就已經有實力和皇帝分庭抗禮了,所以加九錫就在這種制衡的局面中消失了。

而唐朝中後期的藩鎮割據,本質上是各個節度使默契的「不造反」割據,他們在明面上仍然要忠於大唐,其實他們單一的節度使力量也不足以對抗大唐,也就是一起割據才能影響大唐朝廷,所以根本達不到被加九錫的地步,久而久之,加九錫就被遺忘了。

後梁的朱溫篡位也沒有用什麼加九錫溫水煮青蛙,直接弒君,堪稱是彪悍的造反者,而五代作為「五胡十六國」一個類似的輪迴,可沒有五胡十六國篡位那麼「講禮貌」,都像是一壺沸水,大將直接造反不需要解釋,這個時候,再也沒有人提出什么九錫,因為都是逮住皇帝直接處死,兇殘至極。

而宋代以後,因為宋代的「禮法」再度加固,加九錫這種事情乃是儒家的公敵,都被前人玩壞了,根本沒人就當是一種榮耀,漸漸地,加九錫就埋進了歷史的塵埃之中。


本文原創自「紀元的尾聲」

90後駕校校長說:

所謂加九錫,從來都是掌權者的遊戲而非皇帝本人的權力!

一如禪讓——還得三次拒絕之後,再勉為其難的接受?奪權就是奪權,搞這麼多虛的,還得是我自己不想幹了,你有才,你來當!

九錫是啥?

這是天子賜給諸侯、大臣有殊勳者的九種器用之物,分別是車馬、衣服、樂、朱戶、納陛、虎賁、斧鉞、弓矢、鬯

而這些東西代表了什麼?皇帝如果選擇為一個人加九錫,意思就是

從今天起,加了九錫的你,除了不叫皇帝以外,衣食住行以及權力都和我差不離!

這特麼,跟禪讓是一樣的——大哥,求求你了,我不想當皇帝(連說三回)

總而言之,是被逼無奈,才會如此

少見一個小文官就篡國當皇帝的,無論是否加過九錫,篡國者都有一個共同點

手裡有兵,朝裡有人——孤家寡人的小皇帝,你還玩不?


沒有人願意背負罵名,哪怕是寧負天下人的曹操

縱觀歷史上加九錫的人,權勢都是滔天的水平,加九錫只是走個流程

因為天下早已在他的手中掌握,皇帝也只是個傀儡

試問,哪個皇帝希望有人跟自己一樣是老大,又有哪個皇帝會覺得自己水平不行,把天下拱手相讓呢?

於是,加了九錫的人,很多都是早就盯上了皇位,只不過在這之前要走個流程

但也有一批人,會為了那點面子選擇讓自己的兒子完成最後一步

最知名的當屬三國時期的曹操,誰都知道曹賊的心思,但他就是不戳破這層窗戶紙,結果他一掛,曹丕立刻就上了位

風水輪流轉,該到司馬家。篡了位的曹魏集團還沒傳幾代,就讓司馬家給奪了權

司馬昭加完九錫學曹操,讓自己的兒子完成了最後一步

還有北齊創始人高洋,都是和司馬炎、曹丕一樣,接老爹的班當老大

九錫是必不可少的流程嗎?

有些人的眼中,加九錫這種假惺惺的流程還是免了吧

優秀代表是趙大,他就是一禁軍首領,因為群眾基礎不錯,還有一幫鐵哥們。搞了個陳橋兵變就上了位,後周小皇帝柴宗訓也無話可數,連過程都不走?至少先加個九錫吧?

當然了,有的人認為這很重要,面子工程要做足

比如南北朝中南朝四國均是如此更迭,劉裕、蕭道成、蕭衍、陳霸先四人先後從前朝受九錫,之後成為新朝的開國皇帝

無論是否有過加九錫,這批人都已經有實力改朝換代,建立自己的政權

只是,有的人注重這個流程,有的人覺得無所謂(或者說,避免節外生枝)

很多時候,加九錫一事實為試探,一個人權傾天下,其他人可以接受;那麼這個人想要奪取天下呢?是不是有人就會揭竿而起?

一定程度上,加九錫作為奪權的前兆,是否有人會站出來阻撓或是反對自己的計劃

作為一種手段和試探,加九錫很好用

挾天子號令天下,有的人不會反對;但是你要是自己做天子,有的人就會反對

那麼,加九錫就成為改朝換代的前兆——餐前酒

大家先適應一下子,要是行,這事就這麼定了

要是不行,看情況再定。是滅了你繼續進行,還是說緩一緩從長計議,都能夠做到有的放矢,遊刃有餘

說到底,這就是一種政治手段,加九錫從來都是掌權者的遊戲而非皇帝的權力!


如果喜歡我的內容,不妨點個讚再走咯,關注一下是最好了!

正史漫談說:

這當然不是什麼巧合,「加九錫」這個動作的出現,本來就是權臣的刻意策劃,目的是給自己的篡位增加合法性。

「天子之職莫大於禮,禮莫大於分,分莫大於名」,按照中國古代傳統政治理論,帝王之所以是帝王,臣子之所以是臣子,依靠的並不是武力脅迫,關鍵在於由綱紀確定了雙方的名分;等級分明、上下有序,君與臣、不同級別的臣子,享受的禮儀、使用的器物等規格都是嚴格區分開來的,若果私自違背規則亂來,那就是「僭越」。

所以孔子才說,「惟名與器,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名分、器物,是區分身份、體現等級制度、實現政權體系穩固的根本所在。這就是為什麼在古代,爵位/官職紛繁複雜、所對應的待遇嚴格區分,目的就是為了以嚴格的等級制定規矩、保穩定。

如果想領略古代的規矩有多系統、複雜,可以查閱儒家經典《禮記》。

大一統時代,雖然傳統的禮制已經崩壞,但士大夫階層在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不容動搖,他們是任何王朝都必須依賴的統治基石;同時,得民心者得天下,約定俗成的理念、人們心目中樸素的正義觀,都是統治者不得不認真面對的因素。

所以,歷代統治者(只要頭腦正常)都會重視自己政權的「法理性、正義性」,具體來說,就是讓自己的統治權符合儒家傳統政治理論,連篡位者也不例外。

大一統時代的首個篡位者——王莽,就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合法禪讓」流程;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加九錫」。

說到王莽,我們首先會想到他是外戚;但他之所以能夠奪取西漢大權,外戚身份只是敲門磚,儒生集團的支持才是關鍵。

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讓西漢王朝形成了規模龐大、構成官僚集團主體的儒生群體,他們在政治和社會上的影響不斷上升,並且形成了自己的政治理念、政治理想,其中的重要一點就是「聖君治國」觀,當初推動尊儒的董仲舒曾強調「其德足以安樂民者,天予之」,即帝王只有具備了相應的德行,才會天賦皇權。

這種理論,很好地幫助西漢統治者鞏固了政權。但萬事皆有兩面性,西漢末期,政治逐漸陷於混亂、腐敗,以外戚集團為代表的統治者們「各從其欲,欲所無窮」,西漢帝國則矛盾重重,「國家空虛,用度不足。民流亡,去城郭,盜賊並起」,讓儒生階層中興起了一股「厭漢」的情緒,他們期待一位德行「足以安樂民者」的聖君出現。

出身外戚、但本身卻是一名標準儒生的王莽,就以這種形象登上了歷史舞臺。在儒士集團的支持下,他完成了由「名儒」向「聖君」形象的過渡,並且摸索出了一套完整的「合法篡權」流程,大致分為三步:

第一步是輿論營造,主要是利用儒生的話語權,操控社會輿論,人為製造天象、祥瑞、讖緯,以彰顯「天意」;

第二步,被封為安漢公、宰衡,並受賜「九命之錫」。所謂九錫,可以理解為九賜,原指天子賜給臣子的九種器物,都包含在禮記中,分別是車馬、衣服、樂縣(鐘磬類樂器)、朱戶(紅漆大門)、納陛(階梯)、虎賁(衛士)、斧鉞、弓矢、秬(jù)鬯(chàng)(香酒)。

按照《周禮》、《禮記》的說法,官爵有九個等級,「上公九命」則是最高的等級,於是王莽將「九」與天子的御賜結合,用以體現人臣的最高禮儀。

與此同時,王莽還正式「開府」,建立了一整套獨立於朝廷之外的行政機構,為後來取代朝廷中央政府打下了基礎。

第三步,在獲賜「九錫」四年後,王莽逼迫王太后交出傳國玉璽,接受孺子嬰「禪讓」,正式登上天子之位,改國號為「新」。

就這樣,王莽在中國封建時代首創了權臣篡位的先河,而他在這個過程中的一系列做法,也被後世的「同行」奉為標準指南。

比如,必定操縱輿論、製造祥瑞,體現自己是天命所歸,最經典的莫如趙匡胤的「點檢為天子」;

受賜「九錫」、獲封王、公,建立屬於自己的行政機構,實現取代原有王朝中央政權的無縫銜接。比如曹操受封魏公、建立魏國;司馬昭受封晉公、搭建自己的領導班子,為下一步奠定基礎;

最終目的就是「禪讓」,原有皇帝「禪」、權臣必須要「讓」,無論自己內心多麼渴望帝位,但一定要有再三推辭的動作,最終在眾人的再三請求下「不得已」接過皇帝之位。

可以說,王莽是權臣屆的「教父」。在後世,幾乎所有接受「九錫」的權臣,都具備自立門戶、鳩佔鵲巢之心,這不是什麼巧合,就是行業潛規則而已。

史曉生說:

是必然,更準確的說,只有想篡位的人,才會張羅著給自己加九錫,正常的人,是不會也不敢碰這玩意兒的。

所謂「加九錫」,如果單從表面上去看的話,那就是指古代的天子,賞賜給大臣的九種不同的器物。

這九樣物品,分別包括:車馬、衣服、樂則、朱戶、納陛、虎賁、斧鉞、弓矢以及秬鬯(音同句唱)。

粗略一看,這幾樣物品,似乎也沒啥太稀奇或者太貴重的東西嘛。

事實上確實如此,如果只是從物品本身來看的話,確實沒啥稀罕的,但問題是,不能僅看物品本身的價值,而是要看這些物品背後代表的意義。

只有了解這九樣東西背後代表著什麼,就知道為何在古代,凡是被「加九錫」的人,基本上都會去篡位。

咱們一樣一樣的說。

先說第一個,即車馬。

車馬,顧名思義,就是車輛和馬匹,古代沒有汽車,因此這裡所說的車馬,就是以馬匹驅動的馬車。

不過,九錫之中的車馬,可不是尋常的大馬車。

古代等級制度森嚴,從天子到平民,日常需要遵守,且不可逾越的禮制有很多,就拿馬來說吧,誰能使用多少匹馬,就有明確的規定。

比如逸禮《王度記》中就記載,「天子駕六,諸侯駕五,卿駕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啥意思呢?大意就是說,作為天子,可以使用六匹馬駕車,而諸侯則可以使用五匹,卿大夫稍次,為四匹。

再往下,士大夫為三匹,兵卒為兩匹,平民則為一。

這些規定,在如今看來似乎有些可笑,但在古代,卻是需要嚴格遵守的規定,一來,其可以彰顯身份的高低不同,二來,也是構建和穩定古代社會體系的一種重要手段。

所以,在古代一個人是什麼身份,能使用多少匹馬那是固定的。

在這種情況下,個人是不可以私自多增加馬匹數量的,即便是再有權有勢,但是該多少就是多少,如果多了,那就是大罪。

另外馬車也是如此,馬車的大小,乃至馬車的顏色等等,都是依照個人的身份,而乘坐相應的馬車。

但如果被天子賞賜車馬,那就不一樣了。

九錫之中的「車馬」,包括馬匹以及馬車兩種,第一是馬匹的數量可以增加,具體增加的數字,根據天子的賞賜不同而不同。

重點在於這裡面的「車」,據記載,只要是被天子賞賜「車馬」後,便可以使用和乘坐「金車大輅」,所謂金車大輅,就是在車的某些部位塗抹為金黃色,另外車轅上用來輓車的橫木,也要比普通的馬車大上不少。

總之就是,這不是一般的馬車,而是象徵著地位和權勢的「豪華馬車」。

不僅如此,某些朝代中,天子賞賜車馬,還代表著被賞賜之人,可以乘坐「戎輅」,也就是兵車,比如在《舊唐書·李勣傳》之中,李勣因戰功,就被賞賜可以「服金甲,乘戎輅」。

當然,古代天子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賞賜「車馬」的,根據史料中的記載,一般只有是「德可行者」,才有被天子賞賜車馬的可能性。

再說衣服,這個比較好理解,就是衣裳、服裝。

只不過,天子所賞的衣服,也不是一般的衣服,而是有專門的名稱,叫做「袞冕之服」,簡單來說就是,用料考究,且上面繡滿花紋的古代「制服」。

同時,這種袞冕之服還需要配合一種叫做「赤舄」的鞋子去穿,其和車馬一樣,只有被天子認定屬於是「能安民者」,才會對其賞賜並允許其穿著,而一般人若是穿了,那就是違例,是需要定罪的。

還有就是樂則,是指定音、校音器具,凡是那些「使民和樂者」,便會獲此賞賜。

至於「朱戶」,則是指朱紅色的大門,至於古代天子是不是真的賞一扇大門給臣子,還是賞一個象徵性的模型這個不得而知,但賞這個代表的就是,接受賞賜者為「萬民歸心」之人也就是「民眾多者」。

另外還有「納陛」,這個說白了就是能來回移動的臺階,其用處就在於大臣在登殿時面見天子時更方便,一般是「能進善者」賜之,也就是能主動進言,且進言被天子認可的臣子,可以得到該賞賜。

接下來就是虎賁、斧鉞和弓矢,這三樣,相對而言,就要比上述幾樣含金量高得多。

虎賁,乃是「能退惡者」方賜,具體是賜給被賜者若干虎賁衛士,也可以理解為賜幾個特種兵當護身保鏢的意思。

還有一種說法,說的是不賜衛士,而是賜那些守衛大內、天子的虎賁衛士手中所持的武器。

而斧鉞,便是實實在在的兵器,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刀槍劍戟,斧鉞鉤叉」中的斧鉞,一般是「誅有罪者者」,才可以受到這種賞賜。

最厲害的,莫過於弓矢,弓矢是「徵不義者」賜之,雖說其也是武器的一種,但之所以要單獨列出來,是因為背後有一個十分大的權力。

這個權力,叫做徵伐之權。

當初,在商朝末年,周文王姬昌,就是因為被商紂王賜予了「弓矢」,也就是賦予了徵伐之權,才得以打著天子的旗號,四處徵討那些小諸侯國的,也正是因為如此,周文王才在商紂王不知不覺中,將殷商的羽翼剪除了一大半。

如果沒有商紂王賜予的「弓矢」,要是周文王擅自出兵,那就等同於謀逆。

最後一樣,就是秬鬯(音同句唱),只有「孝道備者」才可被賜,具體就是指在祭禮時所用的一種香酒。

上述便是古代歷史上賜九錫中的九樣物品,總結一下,就是德可行者賜車馬,能安民者賜衣服,使民和樂者賜樂則,民眾多者賜朱戶,能進善者賜賜納陛,能退惡者賜虎賁,能誅有罪者賜斧鉞,能徵不義者賜弓矢,孝道備者賜秬鬯

從上述這些賞賜標準中,其實就能看出,只有在某一方面做的比較突出和優秀,才可以受賞這些東西,而自然而然的,一旦受賞了這些東西,那就代表著至少某一個方面,或者是幾個方面,得到了天子的認可。

但問題就出在這裡,不管是什麼時代,世界上存在十全十美的人嗎?換句話說,上述這九樣標準,有人能全部達到嗎?

答案是沒有,即便是聖人,其身上也不能說完美無缺。

所以,你要說某個臣子,因為表現突出,被天子賞賜了這九樣中的其中幾樣,這倒是能理解,畢竟古代不乏有賢臣和能臣,有能徵善戰者,也有善於理政者,同樣也有愛民如子者。

因此,受賞一樣或者幾樣,這是成績和能力使然,但如果全部都受賞的話,必然背後就有不正常的因素存在。

並且,但凡是一個腦子清楚的天子,也不會把這九樣,全部賦予在一個臣子身上。

既然幾乎沒有天子會將這九樣物品全部賦予給一個臣子,那這就說明了,歷史上獲得全部九錫賞賜的人,是通過非法手段得到這些東西的。

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歷史上第一個獲得全部九錫賞賜者,不是別人,正是西漢與東漢交替時期的王莽。

王莽是孝元皇后王政君(漢元帝劉奭的皇后)的侄子,由於背靠大樹,其家族在西漢時成為望族,而王莽自身確實有一定能力,加上家族的因素,因此仕途坦蕩,在38歲那年,便當上了西漢的大司馬一職。

之後,王莽曾因漢哀帝的祖母娘家崛起等因素,被迫卸職隱居過一段時間,但由於他積累下來的好名聲,以至於朝臣們紛紛上書,要求其復出,因此在漢哀帝時期,王莽再次回到京城。

而到了漢哀帝去世之後,王政君專權,下令大臣推舉新的大司馬,而群臣們看到王氏又將崛起,自然推薦王政君的侄子王莽,由此,王莽便開始了專權之路。

到了後來,隨著王莽在朝野上的權力越來越大,以及其黨羽越來越多,因此地位愈加穩固,在這種情況下,其黨羽為了「表彰」王莽的功績,可以說是想盡了各種辦法。

比如在元始元年(公元1年),大臣們提出,王莽的功績,堪比霍光,因此應該得到和當年霍光一樣的賞賜。

而王莽為了避嫌,特意上書辭掉封賞,但最終,架不住朝臣們的「熱情」以及朝廷的「重視」,王莽便勉為其難的領了一個「安漢公」的頭銜。

而這個「安漢公」,便是那些大臣們為王莽量身琢磨出來的。

再之後,安漢公已經不能讓王莽滿足,因此大臣們又琢磨出來一個新詞,叫做「宰衡」,並上書請求朝廷賜給王莽。

這個「宰衡」的名號,背後是有大出處的。

當初商朝時,有一位賢相叫做伊尹,他對於商朝的貢獻極大,對外擊敗夏朝的軍隊,對內整頓吏治,並前後輔政五十餘年,輔助了五位君主,為商朝的建立、興盛以及富強,立下了汗馬功勞。

因此,他就被商王上尊號為「阿衡」,即為國君輔佐之官。

而在西周時,也就是周武王去世之後,其弟弟周公旦(也就是周公),盡心竭力的輔佐朝政,不僅是西周渡過了那一段不穩定時刻,同時還平定了「三監之亂」,總之也是貢獻頗多,因此被周天子授予「大宰」一職。

而這麼一來,「阿衡」和「大宰」,就分別代表著古代出了名的兩位賢臣,即伊尹與周公,在這種情況下,當時西漢的大臣們,為了突出王莽的優秀,就將其與伊尹、周公類比,因此,便創造性的發明了一個官職名稱,即「宰衡」。

說白了,這個職位也是為王莽量身定做,目的就是彰顯王莽的賢能與獨一無二。

並且,「宰衡」這個職位,在當時地位位列於諸侯王公之上,也就是說,除了天子,那就是宰衡最大,是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到了這一步,王莽想幹什麼,那可真的可以說是世人皆知了。

但儘管如此,王莽依然暫時沒敢跨出最後一步,因為還有一個必要的程序,那就是加九錫之禮,只有做完這個,他才會跨出最後一步。

為什麼非要做這一步呢?第一,是為了彰顯王莽是「天選之人」。

前文說過,能獲得九錫的人,是在九個方面均做的無可挑剔之人,用大白話說就是盡善盡美,不管是德行,還是執政能力,再或者是其他方面,總之都得滿足標準才能獲得九錫的全部。

而一旦獲得九錫的全部,那就代表著王莽是個十全十美之人,而十全十美之人,該幹什麼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在元始四年,經王莽授意,公卿大臣九百餘人主動上書,要求朝廷為王莽加九錫。

而加完九錫,僅僅半年後,王莽便開始代理天子朝政,自稱假皇帝,期間連年號都改了,四年後,等到一切布置停當,王莽篡位,改國號為「新,正式登皇帝位,自此,西漢滅亡。

王莽是古代歷史上,第一個真正加九錫之人,而他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奪取政權篡位,有了他這麼一個「標杆」,後世那些不安分的臣子自然是學得有模有樣,基本上只要是加九錫的,那就離篡位就不遠了。

畢竟還是那句話,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皇帝,沒有一個會把這九錫之禮輕易的賞賜給某個臣子,因為不管是大臣,還是皇帝,都知道這背後意味著什麼。

因此,在王莽之後,那些被加九錫的大臣,基本上都是自己「爭取」來的。

比如曹操,曹操是在建安十八年時,被漢獻帝封為魏公,同時還賜其九錫,而在此之前,曹操已經擁有了「參拜不名、劍履上殿」的特權。

並且,在加完九錫之後,漢獻帝又詔令曹操可以建魏國,可置丞相、太尉、大將軍等百官。

那麼說,曹操是如何爭取的呢?其實這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當時漢獻帝已經和「橡皮印章」一般無二,他存在的唯一作用,就是曹操可以從他那裡獲得各種各樣的正統官職,然後批發出去,以籠絡人心。

在這種情況下,漢獻帝加曹操九錫,實際上說白了,就是曹操的授意,漢獻帝即便不想加,但也由不得他了。

也許有人會說,那曹操不也沒有篡位嗎?至少名義上沒有吧。

確實,曹操一直到死,都沒有在名義上推翻漢朝取而代之,但到了建安二十一年的時候,曹操已經進封為魏王,不僅地位在諸侯王之上,同時還可以奏事不稱臣,受詔不拜。

更重要的是,當時他已經開始使用天子旒冕、車服、旌旗、禮樂等,另外還可以乘金根車,駕六馬,總之一切都和天子一模一樣,只是名義上沒有稱天子而已。

這個時候,他和天子還有什麼區別呢?況且,在他死後不久,他的兒子曹丕便篡了位,完成了曹操未曾完成的夙願。

所以,曹操依舊還是脫離不了加九錫後便篡位的範疇。

另外還有孫權,在曹丕稱帝後,當時孫權也是「鬼精」的很,他看自己魏蜀吳三方中,僅剩自己還沒有稱帝(當時劉備也以稱帝),因此也動了心思。

但問題是,當時劉備恨不得生撕了他,因為雙方必然會有一場大戰,因此此時稱帝不是好時候,所以,他就先找上曹丕,表示自己願意俯首稱臣,同時為了表達誠意,還將降將于禁等送了回去。

於是,曹丕為了安撫孫權,便賜其九錫,冊封其為吳王。

但在被賜九錫之後,隨著局勢的穩定,加上劉備、曹丕的先後去世,孫權終於沒了顧忌,因此在公元229年,也正式稱帝。

像孫權這種,其實本就想稱帝,加九錫只不過是權宜之計而已。

而司馬家族的爺仨兒就更不用說了,高平陵之變後,曹魏政權基本上成了司馬家的一言堂,不然也不會爺仨兒輪著班兒的緊抓軍政大權不放,因此他們加九錫,也是為了篡位做準備。

只不過,司馬懿死之前,局勢尚未能徹底穩定,朝堂上還有不少忠於曹魏的大臣,而司馬師死的太突然,至於司馬昭,則是沒想到自己會死的這麼快。

史料記載,在公元264年5月,魏元帝曹奐賜司馬昭九錫,僅僅一年多後,也就是公元265年九月,司馬昭便病逝。

如果司馬昭這一年沒死,或者晚死半年或者一年的話,那麼西晉的開國皇帝必然是他,但他也沒想到自己會死的這麼快(有一種說法司馬昭是被「提前死的」),所以,最終開創西晉的,是他的兒子司馬炎,即晉武帝。

同樣的道理,如果把司馬炎當時篡位前的局勢,安排給他的爺爺、大伯二人的話,這二人自然也會按捺不住直接篡位,因此,司馬懿、司馬師乃至司馬昭,之所以沒有在活著的時候篡位,非不想,實不能也。

而從王莽開始,到西晉建立,中間這幾個被加九錫之人,無一例外最終的目的就是篡位,因此,這對於後世來說,就相當於一次又一次強化這個九錫的意義,自然,在西晉之後,但凡是想篡位的大臣,必然是會將九錫之禮來一遍,然後就可以「開開心心」的登基了。

這就好比,是一道必不可少的程序,儘管沒啥實際上的作用,但意義非凡,所以,那些權臣們才會樂此不疲,一個又一個的去參與到這個「節目」之中了。

不過,如果對歷史熟悉的話,就會發現,至少在唐朝之後,就很少有權臣加九錫之禮了,換而言之,這個曾經被權臣無比重視的節目,慢慢退出歷史舞臺了。

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其實也很簡單。

首先唐朝的開國皇帝李淵,本身就是加九錫的「產物」,但是他對於這個東西是又愛又恨,也深知其中的厲害,因此,包括他,以及他的後人,為加強皇權,做出了不少工作,目的就是為了防止再有權臣篡位。

自然而然的,對於這種象徵著無上權力的加九錫之禮,唐朝皇帝也在不斷弱化其意義,因此到了後來,也就慢慢沒有人再提這個了。

當然,這個原因並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後人不想這麼囉嗦了。

我們都知道,唐朝接下來就是五代十國,而五代十國的第一人便是後梁的開國皇帝朱溫,他在位極人臣之後,急於稱帝,雖說當時有大臣建議,在稱帝前需要走一遍流程,也就是封大國、加殊禮以及加九錫之類的預備程序。

但是朱溫急啊,他等不了,因此當即就拒絕了這些大臣的提議,甚至還因此發怒,所以到了最後,朱溫乾脆就沒加九錫,直接就迫使唐哀帝禪位,自個登了基。

而有了朱溫這個「榜樣」,五代十國的政權,自然也是如此,加上當時時局混亂,政權如走馬觀花一般,因此就形成了先當了皇帝再說,至於那些繁文縟節,還是放一放吧。

說得簡單點,就是從朱溫開始,篡位變得更加「簡單粗暴」,不再遮遮掩掩了。

而宋朝建立後,對於大臣手裡的權力是極為防範,宋太祖「杯酒釋兵權」,有宋一代的「重文輕武」等等舉措,均是在分化臣子手中的權力,在這種情況下,是不具備權臣產生的條件的。

而沒有權臣,自然就沒有篡位的可能,所以加九錫之禮自然也用不上。

明清時期同樣也是如此,朱元璋廢宰相,清朝設八旗,總之就是皇權始終處在一個超然的地位,同時也有相應制衡大臣的制度,在這種情況下,更不可能出現類似於王莽、曹操之類的權臣,所以也就沒有加九錫的可能了。

因此,曾經被視為無上榮譽的「加九錫之禮」,就這樣退出了歷史的舞臺。

總而言之,還是本文開頭的那句話,歷史上但凡是一個忠君愛國,沒有不臣之心的大臣,都不會去碰九錫這個敏感的玩意的,正如當年蜀漢時期,有大臣李嚴建議諸葛亮「宜受九錫」,而諸葛亮堅定表示了拒絕,由此就可以看出,忠臣即便是功勞再大,他也會拒受九錫以避嫌,而那些坦然接受九錫的,基本上都是奔著篡位去的,所以,這不是巧合,而是必然的結果。

讀書悟道說:

九錫是古代天子賜給立過大功或者很有權勢的諸侯的九種器物,分別由車馬、衣服、樂則、朱戶、納陛、虎賁、弓矢、斧鉞和鬯,這九種器物被視為是極為尊貴的物品。

「加九錫」篡位的始祖源於王莽,他在加九錫前,實際已是權勢燻天,在加九錫後,權勢更是大大增加,威儀也直逼皇帝,後來為了實現帝王夢,他鳩殺了漢平帝,扶持幼弱的新帝漢宣帝繼位,其目的只是為了過渡,以便為自己稱帝爭取時間。

為了打好輿論基礎,以實現「受命於天」的符命,為此他炮製了不少名場面,什麼打井挖出一塊石頭,上面寫著「告安漢公莽為皇帝」等等,諸如此類,最後成功實現帝王夢,不過到夢醒時只有短短的15年。

但是王莽篡位時的一系列神操作卻被後人完美的「繼承」了下來,特別是「加九錫」。之後的曹操,也曾被漢獻帝賜過九錫,到他兒子曹丕改朝換代當了皇帝。這種不成文的規矩被後代沿用,之後被後人效仿。

歷史上受過九錫的人並不多,不過不少是我們熟知的名人,除了上述的王莽、曹操,還有孫權,司馬家族的司馬昭,東晉時的桓玄,再到十六國時代的石虎,還有南朝四代開國皇帝劉裕、蕭道成、蕭衍、陳霸先,甚至包括隋朝的楊堅也曾受過北周的九錫。

但這些人與王莽一樣,均在受了九錫之後,都無一例外的進行了一場改朝換代的革命,不是後代稱帝就是自己稱帝了。由此可見,加九賜,在古代可以看作是一個權臣企圖改朝換代的前奏或者信號,實際上就是「謀逆」的代名詞。

但正因為「九錫」有著改朝換代的暗示,有時也成為安撫人或謀害於人的一種手段。比如在三國時代,曹丕曾賜給孫權九錫,冊封其為吳王、大將軍、領荊州牧,使其節制荊場揚交三州諸軍事。

但是隨著形勢的發展,劉備稱帝後,為了奪回荊州,以為關羽報仇為名對東吳發起討伐,結果卻被陸遜在彝陵之戰打敗。自此,孫權對曹丕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樣對曹丕畢恭畢敬了。

於是,曹丕也怒了,派了三路大軍對東吳進行討伐,雖然魏軍財大氣粗,在整體局面上佔上風,但戰局卻沒有達到預期,再加上又遭遇了瘟疫,最終只好退軍。公元229年,孫權於武昌正式稱帝。

可見,曹丕授予孫權九錫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安撫收買人心為他所用。其中的九錫並不同於王莽、曹操之流,憑實力硬搶來的那種。

但凡事也有例外,還有人不敢授九錫的。比如公孫淵,在魏明帝曹叡時期,遼東地區有個叫公孫淵的地方軍閥,因為天高皇帝遠,基本屬於三不管的地方,所以老打著自己的小算盤,遊走於魏國和吳國之間,最終毀了公孫家三世的基業。

孫權稱帝的時候,劉備死了,曹丕也死了,他終於成了最有資歷的皇帝。孫權割據江南,平定交州後,向海外開拓,通臺灣,伐海南島,深入遼東,還與高句麗建立了聯繫,威震中南半島各國。

自打他稱帝後,更加雄心勃勃,於是還打起了盤踞在遼東的公孫淵的主意。遼東郡隸屬於幽州,也就是今天的遼寧大部分地區。公孫家族盤踞在此,至公孫淵已歷經三代,成為割據一方的土皇帝。

九錫之車馬

後來公孫家族內訌,公孫淵殺了自己的叔叔公孫恭成了遼東的大當家。魏明帝曹叡不便插手人家的家務事,於是便以官方的形式,任命公孫淵為遼東太守。

但是公孫淵為了給自己留後路,於是暗中派人又與孫權也取得了聯繫,希望得到孫權的支持。孫權自然是開心的,如果能跟公孫淵建立起聯繫,那等於是在曹魏的背後插入一根釘子,讓曹魏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

孫權決定與公孫淵交好後,於公元234年,打算派一支一萬人的軍隊進駐遼東,不料路上出了意外。同年十月,公孫淵又向東吳派來了使者,稱要向孫權稱臣,並獻上了貂皮和良馬。

孫權十分高興,於是就封了公孫淵為燕王,加九錫,並派了一萬軍馬護送公孫淵的使者。結果這批人馬到了遼東之後,公孫淵迫於曹魏的壓力,更何況也不想讓孫權在自己的地盤上駐軍,於是將說好的話都付諸東流,將孫權派來的人馬全部殺了個精光。

最後還把孫權使都的人頭、九錫、印綬、符節等物品,全部都送給了魏明帝曹叡。還說自己這麼做就是為了引誘孫權上當,曹叡也沒多說什麼,拜公孫淵為大司馬。

兩年之後,曹叡要召公孫淵入朝,公孫淵怕自己有去無回,於是就跟曹叡翻臉了,最終被司馬懿所滅。

在這個事件中,孫權授予公孫淵九錫,其目的是為了收買公孫淵,沒成想公孫淵迫於曹魏的壓力,只能又將發錫之物轉送給了曹叡。

同樣在三國時代,諸葛亮也曾拒絕過九錫。李嚴和諸葛亮的關係是後劉備時代一個引人注目的問題,因為他們倆都是劉備的託孤重臣。

按理說,同是託孤大臣,兩人在地位上應該不相上下,但我們從諸葛亮與李嚴的交往和對話來看,李嚴在諸葛亮面前總是一副低聲下氣的樣子。

三國時期有個叫孟達的人,原在劉璋手下,後降了劉備,因沒有發兵營救關羽而觸怒了劉備,此後又投降了曹魏,此後又欲反投曹魏而歸蜀漢。在與孟達聯繫的過程中,李嚴發揮了重要作用。

於是諸葛亮就寫了一封信誇獎李嚴,信中說李嚴是蜀漢難得的人才。李嚴看到信後,十分激動,於是他就給諸葛亮回了一封信,在信中就勸說諸葛亮封王,享九錫之尊。

在諸葛亮的眼中,九錫之尊非同小可,這意味著這個人可以和皇帝分享權力。李嚴寫這封信是別有用心還是發自內心的拍馬屁?總之,諸葛亮收到信後,也鄭重的又復了一封信給李嚴,以此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他說,現在加九錫還不是時候,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底層士族,因為得了先主劉備的破格提拔和重用才有今日,但終究還是功勳未建。如果有一天能滅了曹魏,匡扶漢室,實現先主遺願,到時不用說九錫,就是十命也是沒有問題的。

從諸葛亮鄭重拒絕加九錫來看,一是認為自己的功勞確實還沒有達到預期;二則是忌憚於李嚴的用意。可見,加九錫此事確實非同小可,一不小心就會著了別人的道,也未可知。

綜上所述,加九錫與篡位並非歷史必然,九錫只不過是有野心想稱帝之人所發射出的信號彈,即使沒有加九錫,他們也一樣會篡位,最終還是得實力說了算。

平沙趣說歷史說:

很顯然,是歷史必然,因為加九錫就是篡位稱帝的前奏,要麼自己來,要麼等下一代。

九錫就九種特賜用物,分別是車馬、衣服、樂縣、朱戶、納陛、虎賁、斧鉞、弓矢和秬鬯(chàng),各朝代具體事務略有區分,但象徵意義都是一樣的,即位極人臣。

九錫只是一種最高禮遇的表示,漢武帝就曾經讓臣下討論九錫之禮,而能夠篡位的大臣,哪一個不是位極人臣?為了加強自己的身份地位,在篡位之前,他們必然會接受九錫,這是個必要過程。

權臣篡位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再沒有消除眾多反對聲音之前貿然稱帝,很可能會激起叛亂,會不會大亂不好說,可有亂子總是不行的,但歷史上的禪讓篡位從未出過亂子,那是因為篡位者做足了準備,篡位前就消除了反對派。

歷數歷史上加九錫的,都是皇帝管不了的人,如王莽、曹操、孫權、士燮、司馬懿、司馬昭等等,要麼是權臣,要麼是割據一方的勢力。

當然,有些人是在準備過程中翻船的,比如司馬冏,在西晉八王之亂中他一度掌控中央政府,加九錫,然後沒多久就被其他王爺搞死了。

最後一個加九錫的是李淵,唐朝滅亡後的五代十國實在太亂,政權更迭飛快,後漢僅僅存在三年。

這時候有兵就能立國,有什麼叛亂立國後再處置,大家都這麼玩,加九錫的準備規矩就沒了,先篡了再說,好歹當幾天皇帝。

喝下這口歷史的雞湯說:

自漢至唐,強臣要篡奪皇位時,都要用「加九錫」過度一下。

當然,要篡位,需要走一個這樣的「加九錫」的過場,但也有一些「加九錫」,與篡位沒有什麼關係。

所以,「加九錫」這事情,還得細細說道說道。

加九錫

西周時,加九錫,是天子對有功的諸侯王給予的特別賞賜。

比如:諸侯王給天子推薦人才(貢士),一適謂好德,二適謂賢賢,三適謂有功,「乃加九錫」。

史料明確記載的「加九錫」的第一人,是春秋時期的第一個霸主齊桓公。

周王曾派榮叔賜齊桓公九錫。(《公羊傳.莊公元年》)

古代的「錫」與「賜」同意,所以,「九錫」,其實就是天子賜予諸侯的禮器。

只不過,「九錫」聽起來更有神秘性和嚴肅性,所以,才叫「九錫」而非「九賜」。

所謂「九錫」:1、賜車馬;2、賜衣服;3、賜樂章;4、賜朱戶(朱紅色大門);5、賜納陛(斜坡臺階);6、賜虎賁百人;7、賜弓矢;8、賜大旗斧鉞;9、賜祭祀用的美酒。

這九件賞賜,分別代表了對諸侯的九個褒獎:1、賜車馬代步,表彰其進退有節,行步有度;2、賜衣服,表彰其言成文章,行成法則;3、賜樂章,使其教化人民,表彰其長於教育,心懷仁愛;4、賜朱紅大門,表彰其加宅整潔,戶內嚴謹;5、賜斜坡臺階,以節省其體力,表彰其動作合理,行為有節;6、賜虎賁,表彰其勇敢正直,仗義執言;7、賜弓矢,表彰其忠誠仁慈,可以代天子討伐叛逆;8、賜斧鉞,行獨斷專殺,表彰其剛烈威武,執法如山;9、賜祭祀用的美酒,表彰其孝順父母,友愛兄弟。

所以,被「賜九錫」的諸侯王,說明其功勞、地位,在其他諸侯王之上。

加九錫的篡位者們

因此,這個「功在諸侯王之上」,成了強臣篡位前的一個臺階。

王莽、曹操、司馬昭、劉裕、蕭道成、蕭衍、陳霸先、楊堅、李淵,莫不是走了個「加九錫」的流程,然後改朝換代,自己作天子的。

前任天子的退位詔書一般寫:咱們王朝統治天下這麼多年,已經不得天佑了,所以天下才出現動亂。幸虧有某某某,立下蓋世大功,安定天下,得到萬民擁戴。現在已經封王、加九錫了,再沒有什麼可以賞賜的了。俺只有順天應人,效法堯舜的美德,禪讓給他!

所以,一般來說,強臣要篡位,最後的基本流程是:1、封公;2、封王;3、加九錫(功在諸王之上);4、篡位。

一步一個臺階,不可逾越,才能「名正言順」。

當然,這個流程在唐朝末年嘎然而止。

朱溫要篡位時,安排心腹蔣玄暉等人去辦。

蔣玄暉等人準備按照常規流程走:封大國,加九錫,加殊禮。

朱溫沒那個耐心,「老子不加九錫就不能當天子」?他不接受這個流程,弄死了蔣玄暉等人,直接作了天子。

此後,除後唐建立者徐知誥曾被「加九錫」外,」加九錫「這個流程基本消失於歷史了。(主要是因為隨著皇帝集權的發展,此後宋元明清也再無強臣篡位了)

「加九錫」並不意味一定能篡位

當然,如果您認為「加九錫」者最後都篡位,那就是「倖存者偏見」了。

「加九錫」而不能篡位,主要有以下兩種情況。

1、這一步沒有跨過去。

有的野心家,在「加九錫」之後,未及篡位,就敗亡了。

比如,西晉「八王之亂」時,司馬倫就曾被「加九錫」,但很快就敗亡了。

2、「外交」行為。

有時候,「加九錫」,只是天子主動拉攏某些人的行為。

比如,曹丕就曾對向自己稱臣的吳王孫權「加九錫」。後來,孫權作了天子,又對遼東公孫淵加九錫。

同樣,東晉十六國時期,後秦皇帝給割據四川的譙縱「加九錫」。

顯然,人家本來就割據一方,你一時又奈何不了人家。人家願意「臣服」,土地、人口什麼的不捨得給,這些沒有什麼實際力量的禮器還是有多少給多少的。

「加九錫」,意味著其被承認的功勞、地位,已在諸王之上,距離天子只有「半步之遙」。

對於想要篡位的強臣來說,走了這個流程,「禪讓」流程才完整。

當然,這本身是一個「虛名」,因此,有時,天子也會主動將其賜予割據勢力,以達到拉攏的效果。

所以,「加九錫」著未必能篡位,甚至可能跟「篡位」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但想要篡位者,大多會走這個「流程」。

尋根拜祖說:

「錫」通「賜」,「加九錫」就是皇帝賞賜給大臣的九種器物,分別是:車馬(豪華轎車)、衣服(名牌服裝)、樂則(校音器具)、朱戶(大紅門)、納陛(木階梯)、虎賁(皇家保安)、斧鉞(砍人的武器)、弓矢(徵伐的武器)、秬鬯(祭祀的酒)。

打眼一看這些玩意一點不稀奇,你家或許都有,甚至比它還要多。

不能這麼比,要回到歷史環境中看待。古人講究禮法,每一種器物都被賦予了特定的含義,以及特定的適用人群。比如旒冕,這頂帽子誰敢戴?再比如繡著盤龍的衣服,誰敢穿嗎?

以上九種器物也是如此,它們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豪華轎車、名牌服裝,而是代表特定含義的御用之物,誰要是敢用,那就是「僭越」,死罪。

當然,天子的御用之物遠不止以上九種,只是這九種後來經常被皇帝用來賞賜給權臣,以表彰他們的德行、功績、善行和威望等等,於是就形成了「加九錫」之禮。

歷史上第一個享受「加九錫」待遇的人是王莽。

漢平帝元始五年五月,包括漢家宗室子弟在內的902名大臣集體上書,說王莽德比「伊周」,請求給王莽授「九錫之命」,簡稱「九命」。

「九命」不是九條命,那玩意只有貓才有。它是指周朝的一種官爵等級制度,一級稱「一命」。諸侯為「七命」,天子的三公為「八命」,如果天子的三公出封,那就再加一命為「九命」,比如當年的周公。「九命」就是臣子的最高等級了,再往上走就要頂破腦袋了。

大臣們覺得光是給王莽下一道聖旨顯得不莊重,沒有儀式感,於是搞了九種御用之物來代表「九命」,「加九錫」之禮就這樣隆重誕生了。

別譏笑漢臣們搞怪,那是一個時代的特徵,事實上,他們為了表彰王莽的功績,可謂絞盡了腦汁。

元始四年,他們先發明了「宰衡」這個官職授予王莽;元始五年,又創造了「加九錫」;漢平帝駕崩後,他們又給王莽授予「攝皇帝」(代理皇帝);孺子嬰被立為太子後,他們再次給王莽加了一頂「假皇帝」的帽子。

「假」就是「借」,意思是「借用的皇位」,也就是說此刻王莽就是「真皇帝」,只不過是借來的,有期限,等孺子嬰成年後要歸還。

當然,王莽是不可能還的,於是借條被撕毀,新朝代漢,王莽成了真皇帝。

後人就粗暴多了,他們一邊大罵王莽是「竊國大盜」,一邊照方抓藥,玩得比王莽還心急,把四個程序濃縮為「加九錫」一個,就迫不及待地給自己升級了。

比如曹操、司馬昭、桓玄、劉裕、陳霸先、楊堅、李淵等等,歷史上總共有26位生前加九錫的權臣,只有區區5人沒有登基稱帝。

似乎「加九錫」成了權臣篡位前的規定動作。

「加九錫」與「篡位」的高度重合,如果非要說這是巧合,鬼都不信!很顯然這其中存在著某種必然性。

  • 首先,所有「加九錫」都發生在皇權薄弱的統治時期。

王莽「加九錫」時,漢平帝13歲;曹操「加九錫」時,漢獻帝當了24年的木偶人;司馬昭「加九錫」時,司馬師廢了曹芳,司馬昭殺了曹髦;南北朝和隋唐時期,皇帝們更是門閥、軍閥集團手中的玩偶。

「九錫」本是皇權的象徵,在皇權強盛的時期,這種利器是不可能分享給臣子的。「加九錫」之禮,代表了皇權不得不藉助權臣的勢力才能生存的窘境,也模糊了君與臣之間的界線,是一種逐步掏空皇權的伎倆。

所以,「加九錫」最終必然會演變為皇權的徹底淪喪。

  • 其次,所有獲得「加九錫」的都是政治勢力的代表人物。

很多人誤解,皇帝只要握著玉璽就能掌控一切。太天真了!權力的本質就是政治勢力的平衡遊戲,皇權只是所有政治勢力相互妥協的結果。

也就是說,皇帝只是權力結構的一極,他需要在各派勢力之間找平衡,讓自己的擁護勢力強於反對勢力,否則他的皇位就很堪憂。

歷史上「加九錫」的臣子分為三類:第一類是王莽這種佔據絕對優勢的權臣;第二類是曹操這種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權臣;第三類是王世充這種天高皇帝遠,玩自嗨的割據勢力。

這三類有一個共性,在全局或者局部,他們都是主流政治勢力的代表者,皇權所代表的勢力已經被掏空,已經具備了改朝換代的基本條件。這時候,所謂的「加九錫」其實可有可無,它起到的只是「廣而告之」的作用。

  • 最後,「加九錫」逐步淪落為權臣篡位前的固定節目。

王莽代漢跨越了宰衡、加九錫、攝皇帝、假皇帝四道門檻,這個過程從強調「臣」的身份,逐步過渡到接近「君」的身份,是個「細活」。其中「加九錫」依然不是篡位的前奏,而是為了給予王莽更大的權力,以便於他更好地推進改革。

可由於上述兩個必然性所帶來的結果,導致「加九錫」者或主動,或被動地「篡位」了,於是「加九錫」也就失去了最初「助力臣權」的意義,進而演變為權臣篡位前的固定節目。

你可能要問,幹嘛要這麼費事?不搞「加九錫」直接改朝換代不行嗎?

還真不行,改朝換代一般分為兩類,一類叫「革命」,即以暴力的方式推翻前朝;另一類叫「禪代」,即以天命的方式合法取代。

第一類簡單粗暴,但它的代價太大,同時需要打補丁,找各種理論依據說明自己這個政權的合法性。第二類投機取巧,因為是「禪代」,就表明前朝已經承認自己的天命到期了,同時承認禪代者的合法地位,所以禪代者不需要再驗證自己的合法性了。

古人為何要這麼做呢?迷信啊,古人信天命,認為沒有天命的支持政權就不合法,就會遭到天譴,天下人也就有理由搞他。

所以,這個固定節目看著很滑稽,但是古人認為必不可少。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看懂了:加九錫了,皇帝要籤訂龍椅轉讓合同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100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