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真實的山東農村是什麼樣子?_山東農村實拍

濱州高考志願張老師說: 山東比較窮的,是魯西地區,以及魯中山區。 確切的說:聊城,菏澤,濟寧,棗莊,德州,臨沂…

濱州高考志願張老師說:

山東比較窮的,是魯西地區,以及魯中山區。

確切的說:聊城,菏澤,濟寧,棗莊,德州,臨沂,泰安大部分縣都不是太好。濟南,淄博,濱州,甚至濰坊,日照也有的縣不太好。

一般來說,一個地方工業好了,農村人就不再以種地為主。打工收入成了主要收入來源,種地成了副業,甚至有的農民把土地轉讓出去,一門心思務工了。山東本地工業發達,農民無需背井離鄉,在家門口就能找到就業機會。

現在山東真正發達的地區有青煙威,濰坊大部,東營大部,淄博北部,濱州南部。

這些地區已經基本實現了工業化,農民以務工經商為主。一般企業工人的收入跟機關事業單位差不多。農民有了錢,紛紛到城裡買房,真正的農村面貌反倒看上去很一般。

愛笑的Ivy說:

首先說一下我不是山東人[害羞],但是我婆婆是山東人,透過她我看到了山東人的豪爽,善良,正義,熱心,愛學習,做事認真。我同事也很多都是山東人,感覺氣質高度的統一[呲牙]人都特別好。我愛旅遊,最愛的就是大山東,路好,人好。婆婆老家在煙臺的棲霞,對,那盛產蘋果🍎🍎🍎。我吐槽一下,為什麼在煙臺吃的蘋果特別好吃,一到北京不是味兒了,好跑題了[笑哭]說回正題。

跟婆婆回了幾趟老家,讓我次次都感覺我像個貴賓一樣,山東人好客真不是吹的,真的很好。不讓我們去外面住,一定住在家裡,居然拿出給兒子結婚的被子給我們蓋,怕我們愛乾淨,床擦了一遍又一遍,海鮮的吃法讓我這個北方內陸人覺得太豪氣了,一大盆各式海鮮「咵」一下子撒在桌子上,雖沒有姜醋汁,但是海鮮的鮮美攪動舌尖的味覺。七大姑八大姨都來了,山東人本來就人口眾多,強調家族人丁興旺,滿眼的都是人,屋子裡熱熱鬧鬧,像過年一樣,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這麼多人了,大家圍坐一起,聊聊農村的新變化,新生活,所有人臉上都紅光滿面的,趕上黨的好政策,再加上人民勤奮,好日子就一定能過上。[贊]

最有出息的還是二爺爺這一支,家裡有個清華的碩博連讀,父母就是辛辛苦苦種蘋果為生,孩子念出了書成功逆襲為高級知識分子,真是厲害;叔叔們也有的開飯館,有的做生意,已經不是小康,是相當富足了。我因為去洗手間,被告知房子可以上去,因為新鮮我們就上去看了看,站在上面好舒服啊,旁邊不遠有果園,還有一條河,滿眼都是綠色,愜意得很啊!現在的農村也不像舊時那麼不注意衛生了,處處都非常乾淨整齊,小路錯落有致,曲曲折折。我喜歡田園,也相信久居城市的人都會喜歡田園生活,真有種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的暢快之感。怕自己太幸福暈了,安全起見還是下去吧,四周也沒個圍欄[捂臉]掉下去怎麼辦?

屋裡屋外都是忙活的人海鮮原來只是小吃[捂臉],還有很多菜陸續端上桌,雖說都是農家菜,但是菜的味道特別像小時候吃的,特別香,尤其像芋頭什麼的,特別香甜,菜也是真正無公害蔬菜,確實美味又健康。我真希望一分一秒能慢一點,讓我慢慢體會這份幸福與美好。雖然不是我老家的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人卻覺得格外親。

夜晚的鄉村安靜極了,想起了鄉村愛情裡面夜晚的情景,忙碌的人們結束一天的勞作準備要休息了,一切都慢慢的靜下來,微弱的路燈襯託的月光特別溫柔、可愛、明亮,內心追求的寧靜可能就是這樣吧,暫時告別一下每天繁忙的工作,緊張的節奏,生活的雞飛狗跳,讓自己的心得到暫時的舒緩和平靜。好有勇氣繼續回到現實,面對生活的零零總總[捂臉]調整狀態做好再出發的準備。

清早跟著婆婆和親戚來到田間地頭,一股泥土的味道撲面而來,很多蘋果樹,都套著袋,我想說很多人三輩以上的老祖宗都可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耕種人,大地賜予我們世世代代生生不息,是土地養育了我們,於土地我相信我們是有親切感和親近感的,要不誰小時候沒玩過和泥的遊戲呢?[呲牙]。儘管那個清華碩博連讀的孩子當初勵志不再像父輩一樣套蘋果袋為生,而要變成高級知識分子,用知識改變命運,但我想他並不是厭棄土地,厭棄農村,只是換一種方式實現個人價值和追求,發揮更大的作用和價值。但我想土地和鄉村已經深埋進他的骨髓,這裡一定是他魂牽夢縈的地方,那是他的根的所在,只是作為清華人要承擔更大的社會責任和擔當,讓我們的國家更好,不僅是城市,還有我們美麗的鄉村。[玫瑰][玫瑰][玫瑰]

我愛山東的農村[送心][送心][送心]

倔強的小蟲說:

山東太大了,差異也大。經濟、文化、語言甚至體貌特徵都有差別。我家在魯西南,現在濰坊工作。我就經濟方面簡單說說我的認識。

魯西南相對來說落後四五年吧,我說的是農民收入,不是經濟總量,也就是濰坊地區的工資水平,魯西南四五年後才能達到。

魯西南地區因為發展不好,出門打工的多,農村有點錢就去城裡買房子。因為土地不再是重要的生產資源,工作又在外地,城裡生活、醫療、教育相對較好一些。很多村落成了空心村,有的一個胡同就一兩戶人家常住,還多是老年人 ,空閒的老屋很多,一片蕭條,只有在過年時才熱鬧幾天。估計十年八年後很多小村就沒有了,也不用現在的強拆了。

濰坊這邊中小企業多,經濟發達。當地人出門打工的少,在家門口能掙五千不出門掙八千。因為農村家門口就有企業,農村人打工跟城裡沒多大區別。很多企業都給交保險,這在魯西南很少,魯西南只有大企業才給交保險,有的上市公司還只給一部分人交保險。所以濰坊這邊城鄉差距小,農村人還是住在老家的多。有錢了當然去城裡買房,但沒魯西南那麼迫切。

濰坊這邊相對安穩,魯西南就顯得急燥,從政府到民間都急躁。比如聊城的經濟倒數,但房價高,農村經濟不好但彩禮高。就怕落後了,想方設法的撈錢。農民的幸福指數也低了,因為壓力大呀!買房大部分貸款,又常年在外飄著,沒有安安穩穩的在家掙錢有幸福感。

這是我看到的現象,因為走的地方少,可能有點片面,希望大家補充。

知情達理春華說:

我婆婆家是全省最窮的縣,原來歸德州,現在歸濟南接管。

原來歸德州時窮的簡直沒法形容了,房子是土培壘起來的,床是土炕,我每次回他老家:一是睡覺得需要大的勇氣,二是上廁所更得需要勇氣。

但歸濟南接管後,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柏油馬路通到家門口,家家有自己燒的暖氣,煤氣,自來水,去掉了旱廁,無線網覆蓋。各種基本用的電器一應俱全。

他們種莊稼全是機械化,而且還有國家補貼。

疫情時,還是他們比較舒服點,因為,他們都有糧食吃,而且他們自己還種菜、養雞、養鴨。

這是我看到的現在的山東的農村。據說一些山區還比較窮。

當然,一個農村發展的好壞:一是政策的支持,二是村裡得有個好的帶頭人,三是家裡的人得勤快。

大鄉間小紀事說:

這是一個讓我為難的問題。

一、我不是山東人,也從來沒去過山東,怎麼去評說山東,而且還要評說山東農村是什麼樣子。我豈能胡編亂造去說?

二、這是一個過時的問題,此問在一兩年前就在邀人回答,今天才推給我,不知何意?我拒絕回答。

三、請以後不要亂推薦一些脫離本人認識範圍且已過時效的"小濤養花知識問答"給我。

(我發幾張江西農村的圖片給大家,讓大家更好地了解這裡的農村風貌)

姬生存說:

以我所知所見,我的家鄉與以前相比,說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絕不為過。

生活方面,以前的口糧艱窘、縫縫補補又三年的穿戴,早已被豐衣足食所替代。

交通方面,從鎮鎮通到村村通,又到目前的戶戶通。各家的院子裡,也大都鋪上了水泥地面,乾淨漂亮!

通訊方面,彩電家家有,手機老少配!

車輛方面,電動兩輪、三輪、農用機械家家齊全。各種品牌的轎車更不稀罕!

環境方面,村容村貌有了很大的改善。垃圾有專人收集,村路兩邊有各樣的花草。我們村前兩年就被評為衛生文明村!

土地方面,家鄉屬於平原地區,農田屬於旱澇保收型,畝產小麥1200多斤,大哥說去年的玉米畝產快頂到1500斤了。除了糧食,兼種多種經濟作物。別說好地撂荒了,就是路邊溝沿也被見縫插針種上了莊稼。老宅地和閒置的院落在近兩年也被開墾出來種上了莊稼或蔬菜。去年,家鄉拆村並居被熱議的時候,我就考慮,各村把這新墾的老宅地當作土地指標,不比搞拆村並居模式的土地增減掛鈎要「實惠」的多嗎?!既切實增加了土地,又避免了政府和百姓的百般難處和傷痛?豈不是雙贏的局面?!我的這種想法,也曾和俺村的書記交流過,可書記說,只有拆村並居騰出來的土地,才能算土地增減掛鈎指標!

當時,我真想把自己的這種想法向家鄉的父母官呼籲呼籲!最後還是作罷了。如此簡單的一個「彎」,家鄉的專家、父母官難道不會拐?可我的心裡卻有不甘!搞土地的異地增減掛鈎指標,本來就含有遊戲的味道啊?!

現在家鄉的親人們,種地雖然機械化程度很髙,但依然辛苦,可吃穿不愁!或種地或打工?時間行程皆由自己安排!真正成為了一畝三分地的主人翁!

眼下,農村的攀比之風日甚,特別是奇髙的彩禮錢,越來越成為普通農家難以承受之重?!

農村,亟待社會主義新時代精神文明之風的吹拂浸潤!

甜糖girl說:

我老公煙臺海陽的,婆婆家就沒有那麼有農村的氣息了。

每次和老公回臨沂娘家,老公都說我那農村氣息濃

一進村看見大娘推著石碾一圈一圈推著糧食,現在很少看見了,老公居然不認識這東西,我讓他推兩圈,可真是看著簡單,沒走兩圈頭就暈了

就在石碾不遠處一去婦女結伴洗衣服,都熱情和我們打招呼

往家走的路上很多大爺都趕著羊群,去放羊,記得小時候很討厭家裡養羊,因為每天放學都不能先玩,都要先幫家裡放羊

我們臨沂的紅白喜事也很有小時候的氣氛,趕大集都感覺沒怎麼變

尋你25說:

大衣哥朱之文家鄉的農村人,雖然代表不了山東農民的形象,但也是山東農民的一個縮影。給人們許多不良的印象。呈現的是無賴無德和刁民的形象。給山東農民增添了不該有的抹黑形象。雖然很多人沒有去過山東,就所聞而言,對山東農村農民沒有留下好的印象和形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102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