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問答集合

建文帝到底去哪兒了,為什麼朱棣搜遍世界,也沒找到他?_建文帝和朱棣最後見面的電視劇叫什麼?

瑤山畫音說: 1402年,建文帝朱允炆看京城被叔叔朱棣攻破,萬念皆灰,便在皇宮放了一把大火,了此殘生。這時跑來…

瑤山畫音說:

1402年,建文帝朱允炆看京城被叔叔朱棣攻破,萬念皆灰,便在皇宮放了一把大火,了此殘生。這時跑來一個太監:「太祖駕崩時,曾留下個秘密鐵箱,說大難之際才能打開。聖上趕緊打開看看吧!

眾人聞言,無異於落井得索,忙命王鉞將遺箱取來。這是一個紅色木箱,四邊都以鐵條封死,連箱上兩把鎖也灌了鐵。

程濟上前,打破木箱。木箱中存放著三張度牒,度牒是官府發給僧尼的身份證,度牒上分別寫有應文、應能、應賢字樣的法號。此外,還有袈裟、帽鞋、剃刀等僧人的必需品。

更為驚奇的是木箱內寫有一行朱紅小字:

「應文從鬼門出,餘從水關御溝而行,薄暮,會於神樂觀之西房。」朱允炆看到此處,禁不住淚如雨下,也許他命裡該當如此。

在朱家的歷史上,與僧人有著不解之緣。當年朱元璋為生活所困走投無路的時候,便進了皇覺寺為僧。朱棣20多年前要是沒有遇到道衍,就可能永遠失去揮師南京的機會。現在身為朱家第三代的朱允炆又要效祖父避難古寺了。也許,朱元璋早從佛中悟出了些道道。

度牒上所書「應文」自然是朱允炆無疑,「炆」與「文」相諧,「應能」則是吳王教授楊應能,「應賢」則是監察御史葉希賢。名分定後,眾人忙為三人祝髮,祝髮後換上僧服,披上袈裟,帶上度牒。一切工作準備就緒。

當時在朱允炆身邊近臣共有五六十人,他們發誓要永遠追隨建文帝。

「人多了不免生變,各位有職有家,勢必心有牽掛,宜各從便。」建文帝打算減少隨從人員。在他催趕下,大臣痛哭一場,散去了一些。

出逃開始了。

朱允炆在九個隨從護送下來到鬼門,水岸邊泊著一葉小舟。從舟艙內出來一位道士,一見建文帝,倒身便拜,口稱萬歲:

「臣早知陛下今日至此地,幾天前太祖高皇帝已託夢於臣,令臣在此相候。」

近侍認出他是神樂觀道士王升後,不由分說,便拉建文帝登舟,小舟駛到太平門,由王升帶入神樂觀。此時,西天落日熔金,正向世間撒著它最後的餘輝。

沒多久,楊應能、葉希賢領著其餘11人來到神樂觀會合。這樣,連朱允炆在內,這個流亡小組共有23名成員。

朱允炆開了個臨時會議決定今後事宜。他們現在最大的危險便是面臨著朱棣的追捕。

朱允炆首先要求全體人員一律以師兄弟相稱,不必拘君臣禮節。楊應能、葉希賢、程濟為建文帝貼身侍從,約定左右不離皇帝寸步。另選六人專司提供衣食物具。

朱允炆提出欲往雲南依附西平侯沐晟。沐晟是朱元璋義子沐英的孩子,與建文帝情同手足,在西南很有勢力。

史彬反對此舉,這位徐王府賓輔認為公侯大家耳多目雜,有很大危險性。不如週遊名勝之地,四海為家,由中產富足之家提供物資。在群臣一致勸說下,朱允炆改變了初衷,後來約定往來七家之間,七家是:廖平、王良、鄭洽、郭節、王資、史彬、梁良玉。

神樂觀離朝廷郊外祭天之地很近,朱棣奪取南京後,肯定不會忽視祭天這一神聖儀式。出於安全考慮,朱允炆決定第二天就離開神樂觀,前往浦江鄭洽家。

但夜半時分,允炆忽然患了足脛疼痛之疾,赴行浦江是絕對不可能了。於是眾人約定分水陸兩途取道吳江去史彬家。建文帝由七人護送從水路走,其餘皆各行其路,約定於月底在史彬家會聚。

路上很順利,沒出什麼差亂,到吳江後,朱允炆被安排在清遠軒居住。三天後,諸臣陸續到達。鑑於外面風聲頗緊,朱允炆過了兩天又令諸臣返回原籍。

建文帝亡命之始正是朱棣登基之時,南京城破五天後,朱棣先是對群臣夜以繼日的輪番勸進表示「不悅」,最後,在「無可奈何」中答應登位。他表面上不露聲色,內心的狂喜卻已無以復加,要是沒有臣子提醒,他幾乎忘記了應該先去拜謁一下鐘山孝陵中父皇的靈位。

有人統計,建文朝廷臣中迎附燕王的有24人,逃遁而去的官員數字接近470人,只有極小部分留了下來,與流亡的建文帝相始終。也有數人混在投降隊伍中,欲圖行刺朱棣,功敗遭戮。

朱棣對忠於建文不肯與他合作的官員進行了大迫害。齊泰、黃子澄被逮後即以磔刑處之,家屬也受到株連。最慘的要屬方孝孺,這位迂闊的書生堅決拒絕為朱棣起草即位詔書,邊哭邊罵,臨刑前還賦絕命詞一首,其宗親受株連被殺者達847人之多。

八月,禮部行文各州縣,追捕建文遺臣。蘇州府派遣吳江邑丞鞏德到史彬家追查,鞏德進門便問:聽說建文皇帝在你家中。史彬堅決否認,鞏德無奈,悻悻而歸。

第二天,朱允炆在應能、應賢、程濟陪同下離開吳江西行,手下一切隨從俱各走散。

朱允炆轉到襄陽廖平家後,適值廖平也受到官府監視懷疑。顯然,朱棣對允炆皇帝的線索是有所掌握的。建文帝覺得「七家」已不安全,遂決意前往偏僻的雲南。

在永樂朝22年中,朱允炆並未在沐晟家裡長駐,他在沐王府呆了十天便匆匆離去,此後再也沒有重返沐家。他又先後在西南結廬永嘉寺、白龍庵、大喜庵等處。出於避難或「七家」之請,也四出攬勝,在四川、湖北、江蘇、浙江等處都留下了蹤跡,他成了一名雲遊僧。

儘管他小心謹慎,但還是遭遇了危險。

永樂八年(1410年)春天,朱允炆在雲南道上突然遇到了工部尚書嚴震,嚴當時被朱棣任命為出使安南(今越南)大臣,實際上負有查訪建文帝下落的秘密使命。

舊君故臣驀地相見,不覺潸然淚下,久視無語。嚴震只留下了一句話:皇上從便走吧,臣自有辦法。當夜嚴震就在驛亭中自縊而亡。

這種肩負秘密使命的廷臣早在兩年前就由朱棣派出了。最早的是戶科給事中胡瀅,他的公開任務是訪求半人半仙的道士張三丰。接著便是三保太監鄭和,其公開使命是航海西洋,通西南各國。胡、鄭兩人曾數次來往雲貴之間,每當這種時候,建文帝總要走避中原或江南。

朱允炆的政治理想和權力欲望似乎消亡殆盡了,在所有記載其逃出南京後諸般事跡的史籍中,竟沒有一處提到過他對復位的願望或行動。或許,他真已成了一名僧人。

然而,朱允炆又對那些因忠於他而遭朱棣殺戮的死難諸昏抱有深深的歉疚。永樂三年(1405年),當他聽到昔日部下在南京慘死之事時,忍不住潸然淚下,諸人皆為我也。兩年後,他又親自撰寫誄文,哭祭遇難諸臣。人間的喜怒哀樂他又怎能絕然超脫呢?

宣宗、英宗兩朝,朱允炆繼續過著他的流亡生涯。

漂泊不定的生活使他在各地留下了大量詩文,其中最有名的一首,比較清楚地反映了一位流亡皇帝的心境:

牢落西南四十秋

蕭蕭白髮已盈頭

乾坤有恨家何在

江漢無情水自流

長樂宮中雲氣散

朝元閣上雨聲收

新蒲細柳年年綠

野老吞聲哭未休

一種有家難歸,眷戀故地的惆悵之情躍然於紙端。

英宗正統五年(1440年),「假建文帝案」發,朱允炆被枷拿到闊別了37年的京師。那年春天,一位同寓僧人抄襲了建文帝所作詩後,向思恩(今廣西武鳴)知州岑瑛自薦,自稱建文帝。岑瑛遇此大事,不敢擅作判決,只得把責任推給朝廷,將同寓僧人一行械送京師,交大理寺審理,朱允炆與程濟也在其中。

御史廷審時,假建文帝聲稱年已90多歲,不日將死,希望死後能葬在朱元璋陵旁。實際上生於洪武十年的朱允炆當時只有64歲,這個30年的誤差頓令假建文帝露出馬腳。經三法司火速偵查,證實其真名叫楊應祥後,將假建文帝判以死刑,同寓僧人都發送北方戍邊。

朱允炆卻一心想著南歸,回到那青燈古佛、山山水水中去,於是向御史們以實相告。三法司吃驚非小,剛剛有一個「建文帝」被殺掉,怎麼又冒出來一個。但到底不敢怠慢,最後,法庭請來了建文朝老太監吳亮,委託其辨認真偽。

君臣又一次見面。對於昔日身邊的近侍宦官,建文帝是不容易忘記的,他一下便認出了吳亮。然而,吳亮卻不肯相認。那段歷史實在太令人傷心了,事過40年後,舊皇帝竟不期而至,似從天降,使他一下子不肯也不敢承認這活生生的現實。

與吳亮不同,朱允炆的腦海裡並未出現迷惘,他清晰地記得當年在便殿就餐時曾親手賜給吳亮三顆桃子,吳亮只吃了一枚,將其餘兩枚藏在懷中,因為他家中尚有老父在家。朱允炆當時就被他的孝道深深地感動了。

這段故事從朱允炆口中道出時,吳亮再也抑制不住了,他伏地痛哭,要求建文帝把左鞋襪脫下來,看一看其左腳趾上的黑痣是否依然。

吳亮當晚便自絕了。因重遇建文帝而自殺的大臣已經有好幾個了。

朱允炆的身世已無可懷疑,明英宗朱祁鎮立即對此作出了反應。他將朱允炆迎入大內,厚養於朱黃館中,宮中人皆呼為老佛。頤養天年,安樂而死。死後葬於西山,不封不樹。

野史記載繪聲繪色,建文帝失國後雲遊山水、終老天年,事實果真如此嗎?

在明代官方記錄裡卻把建文帝下落的句號劃在南京城破的那一天。當時金川門投降後,朱允炆見大勢已去,又無顏與朱棣相見,索性關上宮門,舉火自焚。方孝孺也曾以「事已失敗,當為國家社稷而犧牲」等語相激,遂使建文帝決意自焚。

朱棣遠遠望見皇宮中煙火騰起,用不了多久就會化成灰燼,便急命手下前往救火,並特派身邊親信太監前往宮中搜尋建文帝下落。

可惜,為時已晚,等燕王府太監闖入皇宮時,建文帝已被火燒死。朱棣立即將建文帝去世的消息訃告天下。37天後,建文帝的葬禮隆重舉行,朝廷還特地罷朝三日,以表達對建文去世的哀痛。

在清代官修《明史》中,史家也傾向於朱允炆自焚而亡:

南京城陷落於燕軍手中後,宮中起火,建文帝不知去向,燕王於是派太監從火中搶出建文帝後的屍體,八天以後,予以埋葬。

但是《明史》也沒有獨尊一家之理,在末尾添上了一句:也有人說建文帝從地道出逃了。

許許多多史家覺得建文帝自焚只是朱棣以假亂真,為自己登位尋找合法性的一個政治權術而已。實際上那具屍體根本不是建文帝,因為被火焚死的人大多面目焦黑難以辨清,燕王府太監對建文帝身材體徵不可能瞭然於胸,被燒焦的屍體是否真是建文帝,沒人能回答。

當年,朱棣在給朝鮮國王的詔書中也對建文帝之下落作出過定論,具定他乃「闔宮自焚」。這樣,朱允炆「自焚而亡」的說法便在當時的正史中成為定論。

明朝末年時,在南京任禮部尚書的錢謙益為「自焚說」提供了強有力的論據:

建文年間,南京下水道的水門根本不可能通到城外,所以建文帝由地道出亡的說法是不可信的。而且這位名儒還作了一種合乎情理的推測。

假如建文帝沒有死,他就有可能重新組織軍隊來推翻明成祖朱棣的統治。從當時全國的局勢來看是存在這類可能性的。因為朱允炆繼承他祖父明太祖朱元璋的基業,全國各地都服從其指揮。明成祖朱棣雖然在軍事上取得了勝利,但是並沒有把建文朝整個軍事力量摧毀,他的軍事力量只是在北京至南京沿線,其他地方還是建文帝的勢力。

朱允炆雖然柔弱,但也敢於削藩,出逃之前甚至手刃叛降親貴,論其政治抱負及對皇位的留戀都是不容否認的。如果建文帝出逃,肯定會有一番政治軍事上的復位活動。然而在朱棣即位後,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當時存在這類活動。顯然,朱允炆沒能離開南京。

清初以熟知明史著稱的史學家甚至指出:

當年南京紫禁城根本沒有水關,就連朱元璋遺字中提到的鬼門一地也無從考證,更無可出逃之理。南京危急之時,還有一個事實是不容忽視的,燕軍實際上已把南京與外界的一切交通都切斷了。朱允炆派去各地詔催勤王的使者無一例外為燕軍所獲。朱允炆出逃的可能性,朱棣也不會想不到,他肯定會有相應的防範措施。總之,南京對外聯繫的可能性已被燕軍中斷,否則,勤王之師為何遲遲不至呢?

從朱棣本人來看,他殘忍成性、意志堅定。在削藩之事上已同朱允炆水火不容,登基後殺戮建文諸臣,瓜蔓索連達數萬人,許多報復手段是令人髮指的。若建文帝出逃城外,他能不大索天下嗎?18年後,朱棣為搜查農民起義軍首領唐賽兒,逮捕了全國數萬名出家尼姑,對一個業已起義失敗的婦女尚且下詔大索天下,如建文者,豈肯輕易放過!

但是,自焚之說卻有三個致命的漏洞。

第一,停朝三日祭奠某一個政治人物在明代應屬王公以下告哀的禮儀,用在做了四年皇帝的朱允炆身上,可謂不倫不類,當時朱棣正以輔助成王的周公自居,籠絡人心尚且不及,焉能以如此簡單之禮對待故君?

第二,十三陵之一的長陵中,有仁宗朱高熾的御製長陵碑,碑文上說對建文帝曾備以天子禮儀殮葬,如果真是按照皇帝的規格舉行葬禮,為什麼陵園的所在地卻避而不談呢?明末崇禎年間,有人上疏,請將建文帝祀於孝陵之旁或者太子朱標墓側。崇禎皇帝朱由檢卻說:建文無陵,從何處祭?可見正史上所謂禮葬,純屬虛構。

第三,在建文帝後死亡一事上,各種歷史記載不是隱晦不明就是自相矛盾。有的說宮中火起以後,皇后馬氏也赴火死,言下之意無非是建文帝業已先入火海。等到朱棣大肆清宮,刑訊建文帝近侍時,太監、宮女迫其壓力,都以皇后馬氏屍體應對。顯然,在一場大火後,建文帝的屍首已無從搜尋,只好指後為帝。有的開始說金川門大開後,建文帝不知所終,接著又道燕王命太監把建文帝的屍首從火海中搶救出來。

朱允炆失而復得,其中到底有何蹊蹺?令人百般揣測而不得其解。

前文中我們記錄的建文受錦囊之計出水道逃亡,後又復歸大內的故事以及民間半個世紀以來對其遺蹤遺蹟繪聲繪色的口傳筆錄,則使自焚說相形遜色。

大約在靖難之役結束數十年後,一位名叫王詔的松楊人遊治平寺時,在轉輪藏上得到了一卷書,其中記載著建文亡臣20餘人的事跡,但該書汙損嚴重,可辨識之亡臣只有九人。如梁田玉於戰後投奔佛門,出家為僧;梁良玉逃至海南,賣書為生,終老;宋和、郭節挾卜書奔走異域,客死他鄉等等。後來一位叫鄭僖的人記下了這些事跡,成為《忠賢奇秘錄》一書。其中關於建文帝出奔的史籍,幾乎都以此為藍本。

明代各種私人著作中,作者們又將各自所聞的相關故事錄之於書,儘管彼此略有出入,但在承認建文帝出亡一事上抱有一致看法。到了明神宗萬曆年間(1573一1620年),史仲彬的《致身錄》和程濟的《從亡隨筆》兩書先後向世。

《致身錄》共十八條,從洪武末年作者史仲彬充翰林院侍書起,至明仁宗洪熙元年(1425年)作者赴雲南省朱允炆,次年聞洪熙帝朱高熾死為止。《從亡隨筆》的時限要來得長一些,從南京城破起,訖於明英宗正統年間將朱允炆迎入大內供養為止。兩書都記載了朱允炆每年到過哪些地方,做過哪些事,有哪些人隨侍在側,歷歷在目。

到李自成起義失敗後,出現了一本集建文帝下落大成的書《建文年譜》,它始於洪武十年,訖於正統五年,年經月緯,有史有論,有詩有文,給人以很強的真實感。

在西南所存的地方志中,幾乎都涉及到朱允炆在當地的活動。據今天雲南地方史學者實地考證,建文帝在滇住得最久的一些遺蹟,如武定獅山的龍隱庵、保山白龍山寺等多已不存,現在只有鶴慶觀音山的石洞,由於地處偏山,臥床和桌凳等物均為石質,不易破壞,才比較完整地保留下來。

明末旅行家徐霞客對建文帝遺蹤也很關注,天啟年間,他在貴州廣順東南的白雲山間,看到建文帝手植的巨杉兩株,並說距杉樹西半裡之地的一座古寺為建文帝親手所開。附近還有供建文帝食用的「跪勺泉」、「流水洞」等具有神話色彩的遺址,以及當時人建造的「潛龍閣」和「建文遺像」。

與民間盛傳的建文出逃相呼應,朱棣曾先後三次派人秘密偵訪建文帝的下落。

永樂三年(1405年)太監鄭和與王景弘等人率領浩浩蕩蕩的艦隊越風出使西洋。關於鄭和下西洋的使命直到今天人們還在爭論。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鄭和此行負有多重使命。因為當時盛傳建文帝逃出南京城後,入滇,繼而由滇轉至今天的印度半島。鄭和肩負追蹤建文帝下落的秘密使命是完全可信的。

兩年後,江蘇武進一位名叫胡瀅的人也承擔了同樣的任務,他的分工與鄭和不同,鄭和的範圍是海外,胡瀅則是國內。

胡瀅官為戶科都給事中,朱棣命他以頒御製諸書及訪尋仙人張三丰為名,遍行全國州郡鄉邑,暗察建文帝下落。胡瀅在外將近十年之久,不斷將偵察到的情況及時上報,朱棣對胡瀅所報極為重視,讓他書寫大字,以便晚間報至,也能立即披閱。為了保證密查的可靠,朱棣在委派胡瀅出訪的同時,又另派人監視其行動。

七年後,胡瀅第一次返朝,向朱棣面告,但除去更多的傳聞之外,建文帝的下落還是懸而未決。這一年,恰巧胡瀅母親病故,按照制度請求歸家守喪,朱棣卻沒有準許。這在明朝制度中被稱作「奪情」,在一個崇尚孝道的國度裡,若非有至重至要之事,是決不會輕易奪情的。顯然,事關朱允炆的蹤跡。

在胡瀅返朝這段時間裡,又發生了谷王朱槐案。這個當年開金川門迎納燕軍的藩王當然知道建文帝下落不明。他利用蜀王之子朱悅煤得罪逃來谷王府避匿之機,詭稱當年他打開金川門時放走的建文帝,現在就在谷王府。這當然是-種拙劣的騙術。

這位朱元璋第十九子在靖難之役後對朱棣限制諸藩極為不滿,暗中圖謀不軌,妄圖借建文帝之名,號召人心,反對朱棣。第二年,他就被削廢藩王封地,禁錮終生。以谷王這樣的身份,居然也利用建文帝下落不明為己用,足以證明建文帝確實未曾焚死宮中。

幾乎同一時候,永樂朝另有一人也對建文帝之下落有過關心,這就是太子少師姚廣孝,即道衍。那年,這位功高蓋世的84歲老僧病倒在北京大慶壽寺,朱棣對此極為關心,數次親來探病。姚廣孝臨終前提了一個請求:釋放溥洽。溥洽是建文帝的主錄僧,南京破後,有人傳言他知道建文帝下落,也有人說建文帝即匿其所,被逮捕下獄後,一關就是十幾年。

道衍的請求使朱棣頗為為難,在建文帝下落未明之前釋放溥洽是不太合適的。這位肱股之臣臨終之囑竟無一句及私,朱棣感慨萬分,當然不忍心讓他失望,於是在道衍病榻前傳旨釋放溥洽。姚廣孝聞聽後闔眼過世。也許聰穎過人的姚廣孝在臨終前替朱棣分析過,任何力量都已不可能對他的皇位構成威脅了。

但是查訪建文帝下落的行動並未因此中斷,不到水落石出,朱棣是不會罷休的。

超一流特工胡瀅重膺重任,他於姚廣孝去世後第二年以禮部左侍郎的身份出巡南方各府,一去便是四年。當他還朝奏事時,國都已從南京遷至北京,當時朱棣為徵蒙古事正出駐河北宣府行宮。胡瀅披星戴月,馳赴謁見;當他出現在宣府時,已是深夜了。

朱棣業已就寢,聞聽胡瀅趕到,知必有大事,急忙起身召見。君臣兩人密談到次日凌晨,等更夫鼓打四更時胡瀅方才告退。這次談話的內容已無從知曉,但從兩個月後,朱棣便下詔赦免建文朝遺臣家屬,還給田產一事來看,他從胡瀅處肯定得到了可以放心的情報。建文帝要麼已經死亡,要麼已表示甘心讓國。

20多年的索尋建文帝遺蹤之事竟這樣悄悄了結了。此時距朱棣去世還有八個月的時間。這個奪位的皇帝在登極的22年中,竟被建文帝疑蹤攪擾了21年。

建文帝自焚也罷,出逃也罷,都各有依據,又各有疑點。兩說共存,爭爭吵吵,已越過500多年時空,至今未休。

有關朱允炆的爭議直到民國才漸漸平息,但是建文帝到底是以何種方式謝世的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決。誰也說服不了誰,「自焚說」和「逃亡說」都不可能徹底解決這一疑難問題。要考察朱允炆下落必須將他的存亡與朱棣的統治意志結合起來,「自焚」、「出逃」二說,都僅是朱棣為達到他的目的而耍的手段而已。

朱棣當年攻入南京,登上皇帝寶座後,除大肆殺戮建文諸臣以外,也銷毀了一切不利於己的有關檔案資料,致使建文一朝史實,幾成空白,給後世研究帶來了極大困難。

永樂朝的官方文獻又竭力詆毀建文帝及其朝廷。在那些文字中,朱允炆被描述成一個數典忘祖、喪失人性、荒淫昏聵的帝王。朱棣此舉不惜歪曲當朝事實,敢冒為天下人恥笑之險,無非是為其靖難奪位尋找合法性而已。

同樣,在建文帝下落上朱棣也試圖大做文章,不僅假造了一個建文自焚的結局。自焚既能解釋為朱允炆對自身的否定又能為朱棣登位掃清道路,在輿論、實際兩方面使燕王應付裕如。

其實明朝官修史書對建文帝下落含糊矛盾的解釋,直接為建文帝並非自焚提供了佐證。史書上一會兒說不知所終,一會兒又說在火海中發現了屍首,令人疑竇叢生。這種隱晦的記史方法現在可被解釋為出於史官的傳統正義感,以曲筆之法保存歷史的真實面貌。

關於朱允炆逃亡的說法,大抵出於民間傳聞,被一些朝野人士採輯入集,廣為傳播,為人津津樂道。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出於對朱棣虐殺建文諸臣的暴政的反感,以及對朱允炆這一仁柔敦厚皇帝的無限同情。

奇怪的是,這種與官方說法唱對臺戲的出亡說,朱棣並沒有嚴厲禁絕,連他的後世子孫們對此也是抱著睜一眼閉一眼的態度。以至該說越演越盛,越傳越玄。追其根源,完全可以解釋為朱棣借民間傳聞為政治煙幕,掩蓋其弒君奪位,通死建文的罪名,以挽回民心。

朱棣以建文帝自焚結局尋找登基天意,又以建文帝出逃來挽回民心,一張一弛,一明一暗,充分顯示了這位雄才帝王的政治手腕。難怪朱允炆會失去江山。

那麼朱允炆到底是何結局呢?他只能有一個結局一死。不論是通殺、刺殺還是毒殺,反正他死在朱棣手中,沒能逃出南京城。

叔侄二人之爭,是政權、帝位之爭。他們之間,不是魚死,就是網破,勢不兩存。朱允炆一即位就向叔父們開刀,不到一年,先後廢黜五王、逼死一王。燕師稱反後,朱允炆在北伐詔書中語氣十分強硬,大有滅此燕地之概。

朱棣也多次在正式文字上表達過天下是太祖之天下,並非你朱允炆一人之天下的意思,無非是說皇帝輪流做。燕王入南京登上帝位後,立即廢朱允炆為庶人,取消建文年號,一反舊制,復用洪武年號,並將朱允炆之父興宗孝康皇帝朱標降為懿文太子,表示朱標、朱允炆一系無權統位。朱棣之所以這樣做,其意在於表明他之有天下,乃是直接繼承朱元璋的帝位,是正統皇帝。

明成祖朱棣除殺朱允炆外,已別無選擇。

在有明一代,朱棣的繼承者們沒有一個正式承認過這位朱元璋的皇太孫曾在中國享有四年的統治權。雖然,正德、萬曆、崇禎年間,明朝大臣們都曾奏請追諡朱允炆廟號,但這一切的努力都沒有成為現實。

有關朱允炆的傳說卻依然在繼續著。

直到清乾隆元年(1736年),經清諸臣合議,才給了朱允炆一個諡號恭閔惠帝皇帝。當朱允炆被他的親人們拋棄三個世紀後,卻由一個異族統治的朝廷給他爭取了應有的待遇。可惜他的陵墓已無地尋找,不然,清代統治者肯定會替它修繕一番的。

朱允炆的確是一位倒黴的皇帝。對生活在帝王家,他也許是很後悔的。大家覺著呢?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阿柴讀歷史說:

朱元璋,大明朝開國皇帝,其有一子,名為朱標,朱元璋對朱標寄予厚望,立為太子,朱元璋打算在自己駕崩之後,將他打下的江山交給這位太子朱標。朱標也沒有辜負朱元璋,以他的能力,接管明朝定是一位明君。

太子朱標無論是能力還是威望都得到了當時滿朝文武的認可,他成為朱元璋的繼承人,可以說是水到渠成,可惜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意外,朱標英年早逝。朱元璋打好的算盤一下子落了空,經歷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之後,朱元璋需要在四兒子朱棣和孫子朱允炆之間做出選擇,本來朱棣的能力很強,做皇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朱元璋卻偏愛自己的嫡長孫朱允炆,因為他是朱標的兒子。

朱允炆與朱棣

朱元璋再三權衡之下,下定了決心讓朱允炆做自己的接班人,雖然朱允炆年齡還小,而且威望無法與朱棣相提並論,但是朱元璋認為自己可以改變這一切。於是,朱元璋拿出了自己的屠刀,開始對那些勢力極大的開國功臣們動手,為自己的孫子朱允炆登基鋪路,一時間血流成河。

在朱元璋「大刀闊斧」的幫助之下,朱允炆順利登基稱帝,成為了大明王朝的第二任皇帝。朱允炆雖然很年輕,但不是一個「扶不起的阿鬥」。他一上臺,就開始為自己掌控權力做準備,因為朱元璋為他鋪了路,開國功臣們已經威脅不到他,如今對他威脅最大的要數那些藩王叔叔了。

朱允炆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和地位,他開始在暗中削藩,並定下了先除掉朱棣「羽翼」,最後收拾朱棣的策略,按部就班的開始落實。

朱允炆的策略定的很好,執行的也沒有問題,他成功的在朱棣不知不覺中除去了大部分的勢力,最終等朱棣有所發覺時,朱允炆的形勢一片大好,對朱棣進行了包圍,朱棣看似已經成為了「甕中之鱉」。

不過事情沒那麼簡單,朱棣在暗中訓練了800勇士,開始起兵造反,一時間他的舊部多有響應,同時朱棣戰爭經驗極為豐富,通過幾次與朱允炆軍隊的較量,居然讓他站穩了腳跟,隨後幾年的對攻過程中,勝利的天平開始倒向了朱棣,最終朱棣以清君側的口號,殺入了皇宮。

本來志得意滿的朱允炆,如今一敗塗地,選擇了焚宮自盡。當朱棣來到大火熊熊的宮殿時,派人奮力「救」出朱允炆屍體,屍體燒焦已經無法辨別是否是朱允炆,但是朱棣卻非常肯定的對外宣布了「朱允炆燒死」的消息,在「萬般無奈之下」,朱棣登基稱帝。

此時,朱棣最怕的是「朱允炆」還活著,如果朱允炆哪一天跳出來,則朱棣皇位名不正言不順,地位恐怕不穩固,雖然對外宣稱朱允炆已死,但是朱棣自己知道,朱允炆的生死尚不明確。

朱允炆被姚廣孝收留的可能大

如果大火中的屍體真的不是朱允炆,那麼他就一定還活著,並且在舊臣心腹的幫助下逃出了皇宮。

離開皇宮之後的朱允炆,並沒有立刻站出來反對朱棣,而是銷聲匿跡。在我國古代的民間,想要藏匿起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民間的村落出現了一個儀表堂堂的陌生人,總會有一些風聲流出,何況在朱棣有意尋找之下。

所以,朱允炆藏起在深山的可能性很大。一位養尊處優的皇帝,在深山之中自然不法生存,他落髮為僧,隱藏身份的可能性比較大,這樣做也需要有人收留他,幫他隱瞞身份。而這個幕後的人很可能是姚廣孝。

姚廣孝是一個和尚,而且他是朱棣成功登基的重要謀士,但是他沒有要高官厚祿,而是選擇退隱家中,沒想到卻遭到了他的家人鄙視,認為他身為一個出家人,不該去管帝王家的閒事。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來,姚廣孝不簡單,他的家人更不簡單。姚廣孝也因為家人的看法,而有悔意。在朱允炆逃脫之後,很有可能被姚廣孝收留,也只有這樣,才能多年未被朱棣發覺。

其他的流落寺廟的傳說也很多,但是都沒有確鑿的證據,都是猜想,不過,寺廟畢竟人多眼雜,有如此特別的真命天子進入,如果不是有人庇護,走漏風聲恐怕在所難免。

這就更增加了姚廣孝收留朱允炆的嫌疑,因為在那一段時期,寺廟多被徵用為製造兵器的場所,朱允炆在一般的寺廟很難容身,同時,朱棣還派遣了一位心腹大臣胡濙,多年以來雲遊四海,名沒尋找張三丰,但是實際是否是尋找朱允炆,不得而知。

在這種情況下,朱允炆要想在一個人多眼雜的地方藏十幾年,明顯不現實。至於胡濙最終是否找到了朱允炆沒有確切說法,史料中只記載了胡濙在1423年夜裡回到了京城,當時的朱棣已經入睡,但是聽到了胡濙回來,非常開心,立刻起床迎接,並且幾乎徹夜與胡濙交談,最後有釋然之狀。這樣的情況很像胡濙得到了朱允炆的消息,並且是一個好消息。或者朱允炆已死,或者朱允炆已不會再與他爭奪皇權。只有這樣的消息對日夜不安的朱棣才是好消息,也只有這樣的消息才能讓朱棣"釋然」。

不過,1423年卻是一個特別的年份,因為朱棣在1424年就駕崩了。也就是說,胡濙是在朱棣臨死前一年回到了京城交差。這樣的特殊的年份,讓人浮想聯翩,是否是在外十多年的胡濙得知朱棣龍體欠安,所以想早點回京,免得朱棣死後自己的差事無人知曉,再無法回到京城呢?如此想來,這胡濙可能對朱棣撒謊了,他可能壓根就沒找到朱允炆的任何消息。

朱允炆不太可能去了海外

至於鄭和下西洋是去海外找朱允炆,這一點不太實際。海外有多大?沒有人知道,這樣的漫無目的的航行,無異於大海撈針。而且當時的戰亂不斷,朱允炆能逃到哪去呢?他如果真的逃到了海外,只有兩種結果,一種是外國勢力幫助他復國;一種是討好朱棣,將朱允炆獻上。結果是這兩種情況都沒有,所以,朱允炆出逃海外的可能性很小,即便出逃也可能葬身魚腹了。

朱允炆燒死的可能性不大,畢竟每個人都願意活著,自盡何必燒毀宮殿呢?他如果出逃,出海的可能性不大,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偷渡,很可能葬身魚腹。所以,朱允炆被姚廣孝收留的可能最大,也只有這樣身份特殊的人,才能保住朱允炆一命。

123456GaaN說:

靖難之役的第四個年頭,朱棣攻破南京城,但是當他來到皇宮後,卻怎麼也找不到建文帝朱允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那麼建文帝到底去哪了呢?

關於這一點,眾說紛紜,已經成了歷史上的一個未解之謎。

根據《明實錄·太宗實錄》記載,朱棣進入南京城的時候,皇宮已經著起了大火,朱棣急忙命人前去救火。最後,部下將一具燒焦了的屍體拖出來,給朱棣說這就是朱允炆。

於是,朱棣按王爺的規格安葬了建文帝,並且就此事對外的解釋是:「不期建文為權奸逼脅,闔宮自己焚燃。」

這段歷史的可信度並不高,因為這是朱棣自說自話而已,況且其中漏洞也很多。比如,既然屍體已經燒焦,不可辨認,那朱棣是怎麼確定那就是建文帝的屍體呢?

很顯然,朱棣奪位之後為了穩定人心,隨便找了具屍體認作建文帝,為的就是告訴天下人,你們原來的皇帝已經死了,就不要再有其他的想法了,現在老老實實地跟著我幹吧。

除去朱棣的官方宣傳之外,建文帝在城破之時,通過秘道逃脫的說法更容易讓人相信。而且就連朱棣本人,顯然也是這麼想的。

朱棣在位期間,曾派一個叫胡灐的大臣,以尋訪張三丰為名,到處查找建文帝的下落。胡灐多次向朱棣進行過秘密匯報,但是匯報的內容以及查訪的結果是什麼,就沒有人知道了。

甚至還有人說,朱棣六次派鄭和下西洋,目的就是為了尋找建文帝。《明史·鄭和傳》記載:「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覓蹤跡,且欲耀兵異域,示中國富強」,也證明了鄭和下西洋,有尋訪建文帝和開展外交的雙重作用。

如果建文帝沒有死在南京,那麼他逃出去以後的下落如何呢?對此,民間流傳的版本也很多,主要是出家為僧說,出家為道說,隱姓埋名說,流亡海外說。

出家為僧說,劇情可是相當得離奇,當中為建文帝提供庇護的,居然是朱棣發動靖難之役的頭號謀士道衍和尚姚廣孝!

朱棣造反成功後,姚廣孝不肯還俗,仍舊居住在寺廟裡,只有白天上朝時才換上朝服,退朝後仍舊換回僧衣。

這一點的確很奇怪,於是就有很多人猜測,在當時大軍環伺的南京城,朱允炆即使能夠有密道逃生,也絕對無法逃遠,很可能是姚廣孝收留並保護了他。為了掩飾建文帝的身份,便為其剃度,讓其出家。

而且建文帝出家的地點,就是東明寺!據說,東明寺大雄寶殿內右側有朱允炆塑像,殿柱上還有對聯:「僧為帝,帝亦為僧,一再傳,衣缽相授,留偈而化;叔負侄,侄不負叔,三百載,江山依舊,到老皆空。」

當然這只是後人所寫,如果當時敢這麼明目張胆的把對聯寫出來,你當朱棣的東廠和錦衣衛眼瞎啊!只怕轉眼就要引來殺身之禍。

此外,一直到朱棣的重孫子明英宗朱祁鎮的時候,居然還有僧人自稱是建文帝,被當地知府抓住送到了朝廷。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當時建文帝出家為僧的說法是佔了主流的。

至於出家為道說,有學者考證,朱允炆晚年化名詹碧雲,隱蹤在江西上饒玉山三清山,還留下了很多石刻,到現在人們還不能解釋其中的意思。

這個說法比較荒誕,但也不能說毫無可能,畢竟明朝時候道教盛行,教徒眾多,魚龍混雜,建文帝藏身於道觀,更容易隱藏蹤跡。

隱姓埋名說,出自一位湖北武昌的老先生,叫讓慶光,他自稱是建文帝的後代,證據是他家藏有的一本祖傳《讓氏家譜》。根據族譜記載,讓慶光老人的十五世祖「讓鑾」就是建文帝朱允炆。

當年建文帝逃出生天后,歷經廣東、廣西、貴州、四川等地,最後來到了湖北定居,改姓換名,繁衍後代。因為明朝的天下本來是朱允炆的,現在「讓」給了朱棣,所以改姓讓,至於取名一個「鑾」字,可不就是金鑾殿嘛!

這個事情的真實性,大家自行判斷就好。

最後一個說法,就是流亡海外說了。

這個說法純粹是從鄭和下西洋衍生出來的,屬於典型的先有果後有因,證據更少。不過前些年,有一位法國的球星自稱是建文帝的後代,也著實讓網絡上熱了一陣子,可信度還是請大家自己判斷吧。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朱棣最終找到了建文帝。但顯然朱棣不會公布這件事情,唯一可能做的就是殺掉建文帝,以絕後患,並讓這件事永遠埋沒在歷史的長河中。

其實筆者更傾向於相信城破之時,建文帝看到無法逃脫,而他也深知自己的四叔朱棣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落到他手裡肯定沒有好結果。破釜沉舟的建文帝決定,用自己的屍體作為射向朱棣的最後一支利箭。

他放火自焚,將自己燒成焦炭,這樣朱棣永遠無法找到自己的屍體,即使找到了也無法辨認。只要朱棣一天不能確定自己的死亡,那他就一天不能安心,朱允炆要的就是讓朱棣日日擔心、夜夜驚心,沒一天好日子過。

根據史料記載,朱棣當了皇帝以後,性格暴躁,極易動怒,估計就跟無法向天下人明確證明朱允炆的生死去向有關吧。只要朱允炆生還的消息流傳一天,那麼朱棣這一脈的皇位合法性就是存疑。

紀元的尾聲說:

朱棣找不到建文帝,對於建文帝來講,這反而是好事,而實際上,不管朱棣有沒有找到建文帝,建文帝「下落不明」,已經成為了一種必然。

因為朱棣和建文帝,不是什麼好叔侄的關係,朱棣不是掛念建文帝,他找到朱允炆只是為了「斬草除根」,所以建文帝如果是真的躲起來了,有辦法肯定也不會露面。

即便朱棣真的找到了他,相信朱棣也不會將他的下落公之於眾,以免落得一個「篡位弒君」的罵名。

建文在歷史上下落不明,這才是最好的結果。

公元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駕崩,因為太過寵愛嫡長子朱標,朱元璋在朱標去世後,把朱標之子朱允炆立為太孫。

這也就意味著,朱元璋還有眾多的兒子不選,跳過直接選擇了孫子朱允炆繼承皇位。

就是這樣做,激發了朱棣和朱允炆的矛盾。

在朱標去世後,朱元璋最有實力的兩個兒子也先後去世,分別是朱樉和朱棡。而朱元璋「九大藩王」的兒子裡,僅剩四子朱棣實力最強。

站在朱棣的角度來講,其實他繼承皇位才是理所當然,但是朱元璋不願捨棄嫡系繼承的傳統,於是便如此決策。

可朱元璋也給朱允炆埋下了一個大坑,那就是「藩王」制度,天下藩邊皆由藩王鎮守,假若調節不當,那麼將大廈傾塌。

而建文帝也是順應著「不歸之路」越走越遠,在即位不久,建文帝不用離間之計,不用遠交近攻,直接對所有叔叔們開戰,放出信號,要削藩,要將有實權、兵權的藩王們變成「傀儡」。

其實建文帝的思路沒錯,可方法太急,如此一來,便適得其反。

五位藩王被削後,特別是在湖南的朱柏還被迫自焚而死,天下藩王都對侄子建文帝起了戒心,這決定了建文帝後來的失敗。

面對四叔,建文帝覺得刻不容緩,於是便要將一直以來有矛盾的朱棣「逮捕」進京。

也就是這樣的背景下,激起了朱棣的反抗,在建文帝登基不久後,朱棣「靖難」,起兵要「清君側」,接下來的幾年的時間裡,建文帝的年號都變成了靖難的戰爭記錄節點。

說實在的,建文帝在位時期,被「戰爭」貫穿了一生,和劉啟與周亞夫打贏了「吳楚七國之亂」不同的是,建文帝被捲入了靖難之役的泥潭。

朱棣一路高歌,建文帝因為猜忌一路失利,最終導致雙方此消彼長。

公元1402年,南京的建文帝正式失敗,朱棣帶著燕軍兵臨城下,建文帝在南京城的紛亂中下落不明。

據史料記載,朱棣進城後,建文帝的人後宮被燒成了一片廢墟,可唯獨不見建文帝本人的「軀體」,所以若不是火勢過大,建文帝很有可能出逃成功。

出逃成功,這是幸運的一種可能,假如是火勢過大,建文帝有意「自焚」,那麼或許真的連身體殘軀都無法留下,真正的建文帝,與火焰一同成為未知的歷史。

但朱棣顯然很焦急,找不到建文,這是他糾結的地方,活要見人,死則要見屍,可一點消息都沒有,朱棣很不放心。

雖說是靖難之役,但這就是赤裸裸的「造反」,建文仍舊是大統的合法繼承者,對於朱棣來說,建文帝的存在是具有顛覆性的。

就連稱帝之後的朱棣,都不敢在南京當太久的皇帝,後面把京城遷到北京,那就是因為南京暗流湧動。

公元1405年,在靖難之役數年後,朱棣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那就是派出自己身邊極其信任的太監帶著船隊下西洋。

這是一次中原王朝偉大的遠航活動,堪稱人類史上難得的一次探索外加外交交流,而這個太監,正是被稱為「三寶太監」的鄭和。

下西洋,背後其實有著一定的「隱情」,那便是找人。

明初,外交問題也是嚴謹的問題,自大宋之後,元朝對南方屬國的控制逐漸失衡,大明朝才再次拾起關係進行維護。

鄭和下西洋,本質上就是一場外交的交流延續,而基於這個基礎上,建文帝,也非常有可能逃往了西洋地帶。

於明代的大量民間野史中,指出建文帝逃到了和大明恢復了良好關係的西洋國度。

雖然沒有真實的史料記載,但這一切不是空穴來風,結合鄭和屢次下西洋的情況來看,此事具有一定的邏輯性。

而鄭和下西洋作出的地理、外交、文化等等偉大貢獻,這是鄭和個人能力強大帶來的一些良好結果,本質上,他也不是去做「送財童子」的,背後的真實意義,也可能和建文帝的消失息息相關。

時間久了,即便朱棣再大方,下西洋這件事都不能再繼續了。

永樂年間,朱棣數次北伐,戰爭取得了巨大的成效,但卻是給予了國內巨大的經濟壓力,太子朱高熾在京城苦苦支撐著,時間久了,下西洋這件事顯得非常「離譜」,所以朱高熾即位後,下西洋就被立即停止。

總的來說,下西洋一事的動機是「蹊蹺」的,而下西洋所帶來的好處,這是鄭和的能力加成所造成的,並不是朱棣一開始所想的那樣。

而若是真的在尋找建文帝,朱棣安排的多次下西洋,都是在「白費功夫」。

這便是「西洋說」,這個說法乃是建文帝下落不明的最流行解釋,但是西洋說本身有很多細節說不清楚,例如若是建文帝真的到了西洋諸國,又怎麼會讓朱棣找得到呢,這種行為比大海撈針更加地沒有可能。

除了「西洋說」以外,還有一種說法也較為合理,那便是「自焚說」。

這個說法的本意,就是指建文帝其實在朱棣攻入南京城之前,就已經和後宮葬身火海了,而實際上,朱棣也發現了建文帝的遺體。

但是朱棣不能放出消息,說建文帝被逼得「自焚」,如此一來,朱棣就真的脫離不了「造反」的罵名了,而且還要被後世人辱罵。

所以面對建文帝,朱棣採取了「秘不發喪」的辦法,聲稱建文「下落不明」,為的只是告訴世人,建文帝「心虛」怕了,而不是被殺了。

在禮法上,朱棣才有著可以閃躲的空間,不然的話,這會成為朱棣一脈的隱患,逼死皇帝,等同於「弒君」,後果很嚴重。

也有可能,朱棣」囚禁」了建文帝,建文帝後半生都是被困鎖度過。

更有一種說法,那便是「隱居說」,這個說法,有著一定的感情色彩,那就是朱棣和建文帝和好了,但二人有約定,井水不犯河水,建文帝隱姓埋名,朱棣裝不知道,當好他的皇帝就行。

可是從朱棣對待建文帝的兒子來看,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

最是無情帝皇家,建文的命運是悲哀的,也有後世人認為,建文是自作自受,削藩操之過急,根本沒有章法可言,最終失敗得連皇位都丟掉了。

而他最後去了哪裡,於何年何月離開人間,這一切都不得而知。

在永樂朝,建文帝的存在是很隱晦的,知道朱高熾登基後,才對當年靖難之役被判錯的功臣平反,朱高熾也因此得到了「明仁宗」的諡號。

在此之後,建文帝成為了朱棣一脈的「警鐘」,後世皇帝不斷削弱宗室,導致大明的皇族,被後世人戲稱為「養豬」。

在本質上,大明天子對於宗族之人,形式和養豬相差無幾,都是為了加強皇權的安全性。

建文這一「悲劇」,也是歷代皇朝史上特殊的,反映的是皇權矛盾之下的一種人性的悲哀。

而在朱棣的後半生裡,他可能找到了自己的「大侄子」朱允炆,朱允炆有可能是生,也有可能是死,但他逃不過的,是年輕的決策下,命運的輪迴。


本文原創自「紀元的尾聲」

太宗悅史說:

建文四年七月十三日,南京城內混亂不堪,百姓都躲在家中不敢出來。當時的首都南京城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是因為在北平發動叛亂的燕王朱棣此時已經攻破南京城。

勝利在望的朱棣並沒有攻破南京城的皇城,只是包圍起來,希望皇城內的建文帝識趣一點,不要鬧得太難看,自己退位。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朱棣遲遲沒有收到建文帝退位的文書。

突然有一天,朱棣收到皇城起火的消息,不安感油然而生,急急忙忙的率領手下衝入皇城,吩咐手下尋找建文帝。朱棣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發生了,整個皇城內都沒有建文帝的身影,聽宮裡的太監說,死在大火中的那一具屍體就是建文帝的。

大火將建文帝的屍體燒得面目全非,根本沒有辦法辯認,朱棣無奈之下只能將眼前這具無法辯認的屍體認作是建文帝的屍體,向天下人宣布,建文帝已經駕鶴西去,目的是讓忠於建文帝的那些臣子趕緊死心,不要想著造反。

當時那具屍體是否是建文帝的?根據現在的種種跡象表明,當時的那具屍體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不是建文帝的。建文帝應該是趁著火災逃到了宮外,至於那具屍體,則是宮中的某一位不知名人士的。

現如今流傳最廣的建文帝出逃故事是出自於《明史紀事本末》:

朱棣攻破南京城時,建文帝朱允炆在皇城內走來走去,想要自殺,編修程濟建議建文帝自殺不如出逃。就在這時,有一個太監跳出來說,高祖(朱元璋)駕崩時,曾經留下過一個鐵箱子,說是要等到遇到不可解決的事情時再打開,這個箱子現如今存在奉先殿。建文帝一聽這話,連忙命令太監將這個箱子抬來。

程濟一見到這個箱子,一腳將這個箱子踩破,發現這個箱子裡面竟然是袈裟、僧帽、剃刀、僧鞋、度牒以及白金十錠。除此之外,箱子中還有一則文書,文書中寫著:「從鬼門(暗道)出去後,有一條河,河中有一條船,坐上這條船即可逃生。」

就這樣,裝扮成僧人模樣的建文帝通過暗道到達一條河邊,這條河邊有一條船,床上有個道士叫做王升,是神樂觀的道士。王升對建文帝說,高祖昨天已經給他託夢,先到神樂觀居住,到時候再轉移往他方。

這個故事的漏洞要多明顯,有多明顯。箱子既然是鐵的,程濟為何能夠一腳踩碎?再者說了,這個箱子如果說是高祖留下的東西,程濟如何敢直接一腳往上面招呼。特別是高祖託夢,這真的是假到沒邊。

這個故事雖然是假的,但是關於建文帝是死是活,皇室應該是有定論的,而這個定論就是還活著!

萬曆二年十月,十二歲的萬曆可能是在皇宮中聽到了什麼,突發奇想,問當時的首輔兼老師張居正,建文帝去哪了?張居正回答萬曆,史書中並沒有記載此事,但是我聽說建文帝當年削髮為僧,從暗道中逃出了南京城,然後雲遊四方。

從這裡可以看出皇室中人認為建文帝當年並沒有死,而是逃出了宮外。

眾所周知,朱棣分別派出兩個人尋找不知死活的建文帝,一個人是鄭和,一個人叫胡濙,鄭和負責出洋到他國尋找,而胡濙則以尋找張三丰為名,負責在國內的南方尋找。

鄭和下西洋雖然沒有找到建文帝的消息,但是卻將大明王朝國力強大的消息傳播給遠在重洋的各國,給朱棣帶來「萬國來朝」。胡濙雖然沒有給朱棣帶來萬國來朝,但是卻給朱棣帶來朱棣想要的消息,那就是建文帝的下落。

永樂二十一年,也就是朱棣駕崩的前一年,在外尋找建文帝尋找了長達十六年的胡濙,想返回北平向朱棣報告他的成果,但是此時的朱棣正在北徵。胡濙無奈之下只能前往宣府,也就是朱棣的營地所在地。此時朱棣已經睡覺,胡濙叫朱棣的手下趕緊去通知朱棣。朱棣一聽到胡濙要求見他時,興奮萬分,立刻傳胡濙。

至於胡濙與朱棣談了什麼,沒有人知道,當時朱棣的寢室內只有胡濙一人,只是知道兩人談的時間非常久,一直談到四更,胡濙才出來。雖然說不知道胡濙與朱棣談了什麼,但可以肯定,胡濙與朱棣談的內容絕對與建文帝有關,而且從談的時間上可以看出建文帝還活著,如果說建文帝已經死了,根本用不著談這麼久。

談話的內容應該是,建文帝現如今在某個地方活著,表示對皇位已經沒有執念,只想好好的生活。以朱棣的性格他根本不會信胡濙的一面之詞,要麼建文帝給了胡濙一些信物,表明胡濙見過自己,要麼朱棣後來還派人過去查證過。事實證明,胡濙說的話是真話,因為後來的胡濙沒有被朱棣處死,而是一直活著,善終而亡。

建文帝如果還活著的話,他在那裡呢?

雲南武定獅子山有一座寺廟叫做正續禪寺,正續禪寺有一座「惠帝祠閣」,這個惠帝指的就是建文帝。惠帝祠閣中有三尊佛像,左右兩尊平平無奇,但中間那尊雖然身體袈裟,但坐的卻是龍椅,佛像上方的匾額上還光明正大的寫著三個大字——「明惠帝」,直接說明這尊佛像就是建文帝朱允炆的佛像。

正續禪寺內之所以會有建文帝朱允炆的佛像,據傳聞當年建文帝朱允炆曾來過此寺,封建社會的古人基本上都有擁立正統的思想,寺內的和尚為了紀念建文帝,在寺廟內設置起建文帝的佛像,以供後人敬仰。現如今當初的那尊佛像已經消失不見,現在能看到的是清朝康熙年間所造的佛像。

武昌有一族人姓「讓」,他們自稱是建文帝之後,證據是他們這一族的家譜。有的人或許好奇,建文帝朱允炆不是姓朱嗎?怎麼改姓「讓」了?根據讓姓族人的解釋,建文帝朱允炆隱居於民間後,改姓為「讓」,叫做「讓鑾」,所以後代也就一樣姓「讓」。

《文匯報》的記者徐作生曾為了驗證建文帝是否從南京城中出逃,親自到江蘇吳縣去考察,結果發現江蘇吳縣普濟寺內有不少建文帝出逃時留下的蹤跡,最具特徵性的當屬寺中的建築,無意中凸顯出建文帝應當在此居住過的痕跡。

徐作生記者結合當地的《地方志》以及各種文獻得出結論,建文帝當年就是藏在普濟寺內,後來在姚廣孝的幫助下轉移到穹窿山的皇駕庵,於1423年病死,埋葬在庵後的山坡上。

很遺憾的是,這些有建文帝蹤跡的地方都沒有直接證據表明建文帝還活著,只能隱隱約約地表明建文帝到過此地。

現如今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表明建文帝還活著,但是有學者根據地方志、遺址、遺蹟、文獻等等資料考證得出結論,建文帝逃出南京城後,應該是流亡於貴州、四川、雲南、湖北、江浙、廣東等地。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隨著證據越來越多,建文帝將會被證明並沒有死於火災,而是逃亡於各地。

結語

建文帝是一位好皇帝,在位期間提倡仁政。元朝末年,江浙一帶的百姓都支持張士誠,而不支持朱元璋,朱元璋統一全國後,為了報復江浙一帶的百姓,將江浙一帶的田賦提到其他地方的兩倍,建文帝一繼位,即取消了這一區別對待。《明史》稱讚建文帝「天下莫不頌德焉」,但是無奈命運不眷顧建文帝,而是選擇眷顧朱棣。

文書001說:

我個人認為,對於建文帝到底去哪兒了,為什麼朱棣搜遍世界,也沒找到他?這個問題,不管你是史學家還是業餘歷史愛好者,列入失蹤人員名單就好。理由有以下幾點。

一、通過歷史研究得出建文帝到底去哪兒了,為什麼朱棣搜遍世界,也沒找到他的正確答案的可能性很小。況且,研究者只是理論上論證,即使論文推理邏輯頭頭是道,也難以說服廣大的歷史研究者和歷史愛好者。因為現代的人們對於共識的知識,不是假設說,而是事實說。讓事實說話的最好辦法當前是基因對比和親子關係鑑定。現代科技用於上述問題的解決,目前尚沒有滿足全部條件。

二、古代君王,如果真的想造成一定的假象,可以說是輕而易舉的。就說朱棣在沒有打起清君側武力對抗前,對人員、後勤、士兵(敢死隊隊員)的暗中進行一樣,是嚴格保密的。類似的還有帝王將相及古代名人的墳墓,雖然經過世世代代盜墓專業人員偷盜,以及現代考古人員考古,仍然有下落不明的。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三、古代的歷史記錄沒有聲頻和視頻科技。只是從史官或者當事人文章文字來推測,難度很大。說朱棣搜遍世界,也只能是一種文字描寫,真相有待揭曉。即使將這個問題研究得一清二楚,學術意義不是很大,畢竟改朝換代已經多少年了,科研人們的精力大部分投入了科技創新創造中去了。

個人見識。一笑。

漁樵之人W說:

謝謝邀請!大明第二個皇帝朱允文到底去了哪裡?這個話題談論了幾百年,至今仍沒有準確的定論,永樂皇帝朱棣有生之年就沒有找到,別人就更不好說了,至於可能性只有兩個,一個是逃走活著,隱居山林,一個是燒死。如果是燒死,那就啥話也沒有了。如果活著,難道朱棣找不到他?能想到的辦法都想了,能去的地方都去了,由城市到鄉村,由國內到國外,由團體查詢到專人私訪,哪個闢鄉沒去?哪個廟宇未到?竟然沒有迅影,可以說燒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有人說逃走了,只是沒有能力復闢,這個可能性也不否認,不過他逃走也不可能是他一個人,只要他活著,總會有迅影的。不能沒有一點兒蛛絲馬跡。對於永樂皇帝來說,他自覺他這個皇位得來是奪取的,沒有親眼看到朱允文的死,心裡是不踏實的,是否要來爭皇位?是否要來指責他名不正言不順……許多問題在心裡考慮,確實難解這個心結。有人說,一個姓胡的私訪使臣為永樂皇帝解開了心結,永樂皇帝知道了朱允文的下落了,這也沒有定論,也是兩種可能,一是燒死,一是活著,沒有能力奪取皇位了,說到底,燒死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委曲求全123說:

不是搜不到,而是不想搜,搜到了能殺嗎?所以,故張聲勢,做給反對派看。建文帝大勢已去,做為一個曾經正統的皇位繼承人,朱棣並不想趕盡殺絕,因為民心民意難調,而是施壓讓其永遠世隱,讓建文帝一生可以看到朱棣的雄才大略及豐功偉績,讓文帝及民眾心服口服,

用戶72884892758說:

朱允炆到底跑哪去了,這一直是千古謎團,一直有人想要解開這個謎團,但幾百年來,迷還是沒解開。朱棣曾暗地裡在全國調查,甚至還派船隊七下西洋,但到朱棣死,也死不見屍,活不見人。仿佛憑空消失了一樣,他到底跑哪去了呢?

官方的記錄是沒找到朱允炆,但民間卻有幾種說法記錄了他的去處,比較靠譜的有四種。

第一種說法是死於亂軍中了,當朱棣的軍隊打入南京城時,朱允炆的大臣和屬下跑了個光,他也喬裝成難民和難民一起朝城外逃命,當朱棣的軍隊進城時,把他當難民誤殺了。由於死人太多,掩埋時也沒人注意他是朱允炆。於是,他失蹤了。

第二種說法是朱允炆在軍隊進城前就已逃出了城,傳說宮裡的水池下有一條暗道,他在一名太監的幫助下從暗道逃了出來。從此隱姓埋名,逃入人煙稀少的地方。過上了農人的生活,最後老死幹鄉野。也算安安穩穩地度過了餘生。

第三種說法是朱允炆當了和尚,逃出的方法和前面差不多,但逃出來後,在手下人的幫助下弄到一張度諜,最後在一座寺廟當了和尚。從此不問塵世事,一心研究佛學,終成一代大師。

最傳奇一種說法是他逃出南京後,在心腹大巨的幫助下一路向南逃,先是浙江,然後福建廣東最後帶著十多個心腹逃往了南洋,也就是現在東南亞一帶。鄭和下西洋,傳說就是為了尋找他,但終無所得。。

就這樣,建文帝朱允炆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他最終去了哪裡?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只是幾種野史的說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瓦要問答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vawelsh.com/archives/89200

作者: 瓦要問答

返回顶部